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守得灵心见月明 四海潮冲蜕鳍鳞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守得灵心见月明 四海潮冲蜕鳍鳞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张衍入关悟剑,外事皆交予门下打理。gege如您已阅读到此章節,請移步到 筆趣閣( )閱讀最新章節,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笔.趣.阁”或者“”,敬請記住我們新的網址筆-趣-閣 http://,,,,

    过有一月之后,他收得一封自海上寄来的书信,考虑下来后,就化出一道分身,出了溟沧派,往东华东南沿海奔去。

    半日之后,已至海上,到了此处他仍不停留,一路出去数百里,见下方有一方隐于雾中的岛洲,就知自家到了地界,便压下云头。

    此岛名渤来山,山上有摩天高崖,夜挂月钩,日拽行云,古时陆上凡人,曾以“仙岳”称呼。

    他先前在虚空之中撞得荆仓老祖分神时,后者为求他帮衬,共是赠出了三座小界,后来三上殿各是分去一处,而渡真殿所占小界,便在此地。

    这山虽在海上,但亦在东华界疆之内,自也是灵机勃旺,然则数千年下来,凡在这处开立山门的宗门,门下修士总觉吐纳不畅,法力难以搬运,因无人能找出真正原委,无不是忍痛弃之。

    因此处距东华洲陆不远,本来修士摒弃,自当被凡人占去,然此以往宗门布下禁制阵法仍在,故许多岁月过去,任无丁点人踪,倒是奇禽珍兽多了不少。

    直至张衍遣弟子傅抱星来此,又将小界占据过来后,才知此前种种,乃是开辟此界的那位大能修士所做布置,只为不令他人染指这处福地。

    <

    张衍对所有禁阵视若无物,径自穿过,到了岛中高崖之上,往下一瞧,见两方齐整大石之间,起有一座碧玉牌楼,高有六丈,两侧挂有数盏灯笼,而楼门之间有烟雾涌动。如云出岫,正是那出入界关所在。

    傅抱星此刻正带着两名弟子站在门前。他先前得过传报,知晓自家老师今日到来,故早早出来迎候,这时见一道清光自天而落,立刻恭敬下拜。口言:“弟子恭迎恩师。”

    张衍下得云阶,道:“起来说话。”

    傅抱星道声是,这才立起。

    张衍问道:“两位真人可是到了?”

    傅抱星躬身道:“回禀恩师,两位真人皆至,三家门下弟子也俱已迁入小界之中。”

    陶真宏、米秀男二人与玉霄斗过一场之后,借龙宫之助转挪出了南海,因需有一处修持所在,张衍便把这处小界放开,以安置两家及那延重观弟子。

    张衍又问几句之后。就往小界中出步去,方过那层云雾,面前就望见一座悬桥,飞挂险崖,下临深壑,桥前一座凉亭,陶、米二人正站在前方,同是稽首道:“张真人有礼。”

    张衍还礼道:“两位有礼。”

    这小界自上回全力汲取清气之后。灵机早已积蓄足满,再加补给二人的丹玉。足够其等借之修行,不过两人为怕坏了此处,故不入界中,此时真身皆在海下仙宫洞府之中修持,到此皆只一具分身。

    三人寒暄几句,就往此界深处一座高峰之上飞去。到了那处之后,寻了一座极为宽敞的法坛落下。

    陶真人指着那些驾于山梁之上的宫观飞廊说道:“这处界主留下楼宇殿阁极多,容我三家弟子当是绰绰有余,无需再筑居处,由此多出许多修行时日。却要在此多谢真人了。”

    张衍微笑摇头,道:“两位为我溟沧奔走,只一处小界,委实算不得什么。”

    三人说话之间,便就在台上落坐下来。

    陶真人叹道:“可惜此回对敌玉霄,我等抵挡尚不足一日,就不得已退出风陵海,实是有愧贵派所托。”

    张衍道:“陶真人言重,玉霄数人联手,二位能撑过一夜,已足显高明,何况此回不是争一时之成败,进退攻守皆是寻常,道友实不必记挂心中。”

    米真人此前一直不作声,这时哼了一声,道:“若非此次迁派仓促,准备有所不足,玉霄未必能逼走我二人。”

    陶真人笑道:“以玉霄实力,绝非我等所能抵挡,但此回确如米道友所言,匆匆而为,尚还欠了许多思量,事后想及,要是能把大阵再稳固几分,至少不会如此次这般狼狈了。”

    张衍微笑道:“陶掌门谦言。”他顿了顿,他望向二人,道:“经此一战,已可看出,玉霄门中修士珍惜功行,哪怕对威胁自家后院之举,也吝于出战,下回再是布阵,不妨以此入手。”

    陶真人目光投来,道:“张真人可是有了谋划?”

    张衍一点头,道:“下回如我再于海上结阵以待,其等若亲身不至,那定还是如此回一般,使动真器相攻,我若能使计坏得一二,就可削其几许战力。”

    就是玉霄派这等大派,眼下能御使如意的真器,当也不过十余数,至于杀伐之宝,那更是稀少了,假设能够设法破去一二件,那到劫起之时,对溟沧派一方威胁也能降低几分。

    陶真人思忖片刻,道:“我明真人之意,那此回布阵,不但要求坚稳,还需精于变化,但如此所需时日更多,恐是未至海上便被玉霄破去,需得另谋对策。”

    张衍道:“贫道已是想过,不妨于外间先炼阵图,事后再去海上布置。”

    陶真人沉吟道:“如此也是一法,只如此做,花费数倍代价尚在其次,所耗时日恐也极长,想要祭炼成功,便是倾百年之功,也未必能成。”

    张衍微微一笑,道:“岂能让陶真人一人出力,我可下得谕令,调门下方尘、紫光、灵机、宝阳四院一同施为。”

    陶真人盘算片刻,打个稽首,道:“得能贵派相助,五十载当也足够,敢问一句,贵派可容陶某做到哪一步?”

    张衍淡然一笑,道:“陶真人尽可放手行事。”

    溟沧派万载大派,底蕴深厚,积蓄无算,论宝材、丹药这等外物全然不缺,但这些平日白白摆在门中也无用处,还不如在劫起前,将之演化为对自家有用的战力。

    陶真人听了这句,眸光一亮,他想了想,伸袖一拂,以法力在三人面前演化出南地海陆景物,道:“如此,陶某也大胆一言,下回布置,不妨布下两处玄阵,其一,依托风陵海,作那诱饵,引玉霄来攻,”他又朝南一移,以指一点,道:“可于此再布一阵,深藏不动,待敌松懈,露出破绽之后,再一举发动!”说到这里,他抬头道:“陶某未敢说此策必成。但只要贵派下得决心,当能添得不少成算。”

    虽战阵之上,变数极多,谁也不还能保证自家必能占得胜机,但若溟沧派此回当真不惜代价,他自忖胜算也是不小。

    张衍道:“真人以为,按此布置,要用多少时日?”

    陶真人道:“贵派如能全力支应,诸般外物不缺,五十载可收全功。”

    张衍一思,陶、米二人虽只斗法一日,但耗损也是不小,要想恢复功行,也差不多要这许多时日,到得那时,想阵图也当炼成了,便点头道:“便依真人之策。”

    事机议毕之后,他便与二人告辞,分身往山门回返,布置下来诸般事宜。

    忽忽时日一晃,就是十余年过去。

    这日西绝洲上空,旱天起雷,响起隆隆之音,且声响一声高过一声,惊得洲上生灵胡乱奔窜,凡人则跪首叩拜,祈求神明。

    这声响有数日之后,一道霹雳自天闪下,将一座山头劈作两段,与此同时,天幕之中似被撕开一条裂口,自里飞出一道乌光,霎时落在峰上,仔细看去,竟是一条百余丈长的金蛟,只是不同寻常的是,此蛟头上,竟是长有一对乌黑短角,上方有雷光盘旋,竟已现出化龙之兆。

    “守得灵心见月明,四海潮冲蜕鳍鳞,神通本是石人授,玉磬敲动龙门音!”

    这蛟把身一转,盘旋而起,便在氤氲雾气之中化作一名束发修眉的少年修士,正是此前躲入小界之中修行的李岫弥,他借了妖廷送来的那枚断角之助,磨砺二十余载,终是以下法成得洞天!

    他立在半空,仰首往天看去,那里正绽开缕缕晕光,万里方圆之内七色霞光四洒,一层层徐徐开散,有如水中涟漪倒映天穹,却是那小界破散之象。

    因在成就洞天之时,这一方小界灵机被他夺尽,故而随之崩塌,只是在其彻底破灭之前,他若不得出来,则必陷入浑冥之中,再无踏入现世可能。

    初始他尚以为以自家此刻法力,破界而出当是易为,哪知试过几次,却皆是失手,法力也消损极大,所幸身边还有不少丹玉留存,终于在全数用尽之前撞开界关,得以逃出生天。

    此刻回想起来,也是心悸,那丹玉哪怕只要少得一二枚,就再也难以出来,可以说得上是凶险之至。

    他把自身气机稍作收敛,转目四顾,暗忖道:“看此地灵机微弱,大泽连绵,山石颓陷,应是不在东四洲,倒似传闻中的西洲之地,好在是此处,若依旧自那风陵海而出,不定会引来玉霄围攻。”

    洞天之辈尽管有望气之法,但若相隔遥远,除非修士自身法力太过强横,难以遮掩,那么只要不刻意施为,同辈也是难以感应。

    不过他要回去东华洲,挪移之中,难免要泄出气机,一旦到了东华洲,也难不被察觉,他深思下来,将自家行迹隐藏起来,对大局当更是有利,于是决定由深海潜渡回去。

    思虑停当,便把身躯一晃,重化蛟龙之身,跃入汪洋之中,往东游渡而去。

    ……

    ……(未完待续……)r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