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零八章 海内妖蛟兴风雨

第一百零八章 海内妖蛟兴风雨

    周如英手中拿着底下之人报来的一封书信,心中异常烦躁,目光一横,其顿时化作一蓬灰烬,再对立在一旁的弟子挥了挥袖,喝道:“你等都下去吧。”

    那弟子如蒙大赦,伏地一拜,赶忙退了下去。

    周如英一拍案几,满是怨气道:“怎这等事又要我来处置?”

    这时远处妆台一亮,自镜中出来模糊一具人影,其人笑道:“师妹又为何事烦恼?”

    周如英也不回身,叹道:“溟沧派前日遣使骊山派,据闻其愿全力相助玉陵门下弟子成就,两家合盟,已是近在眼前。而门中传令,要我设法坏了此事。”

    那化影一惊,语声凝重道:“玉陵真人可是应下了?”

    周如英哼了一声,道:“玉陵虽未还曾开口,但也是迟早之事。”

    那化影闻言顿时轻松许多,道:“只要未曾立约,便还有文章可做。玉陵真人法力高绝,若站在溟沧派这一处,于我日后大是不利。”

    只看大局,眼下玉霄所占之势,还在溟沧派之上,但对面若多一名修为几近飞升的修士,立刻可抹平这点优势。

    周如英恼道:“此事本来早些报于我知,也能提早做了防备,可偏偏等得事发才找上我,这分明是看《我好欺,想看我笑话。”

    实则此回,玉霄是在应对上慢了一拍。

    本来丕矢宫上,玉陵真人并不支持溟沧派,让玉霄误以为其即便不在自家这处,也当如以往一般秉持中立,可谁曾想,其转过身来就又与溟沧派亲近。故此反应不及。

    那化影笑道:“师妹前几次失手,诸位同门皆有微词,此次说不准是一立功之机呢?”

    或许此言起了作用,周如英把首转来,轻叹道:“我现下已是无了主意,师兄说我该如何是好?”

    那化影道:“眼下有三法。一是想办法把骊山拉拢过来,如此我所出条件,必要高过溟沧。”

    周如英冷笑道:“我要是玉陵,就把此事暗中泄露溟沧派知晓,不难谋得更多好处。”

    那化影道:“这便是难处所在,玉陵真人早年上位之时,因曲解我玉霄好意,心中存了芥蒂,要想在此处化解。极是不易,这仓促之间,更是难为。”

    周如英蹙眉道:“那不知第二策为何?”

    那化影沉声道:“此前布置在风陵海的暗子,可以动手了,如坏了两家情谊,也能阻碍此事。”

    周如英冷笑道:“师兄是言那几个北冥妖修?哼,其等久无动静,当是无甚指望了。不过小妹可去得一书,再催促一二。师兄不妨说说那第三策。”

    那化影沉声道:“这第三策,就是设法把玉陵自此界送走。”

    周如英一怔,她仔细想了想,琢磨道:“此法倒有几分可能,可助其飞升,必是少不得元炉丹玉。可我手中却无有此物,又哪里做得了此事?”

    那化影道:“此是宗门大事,你可与门中诸位同门商量,要是无人应从,也非你之过了。大可如实禀明上人。”

    周如英眼前一亮,道:“师兄言之有理。”

    此事若成,因非她一人做主,日后如有人计较,也算不得到她一人头上,但要是同门回拒,自然可以由着这个由头顺利推脱了出去。

    她自席上起身,道:“这这便去往殿上击磬,请诸位同门前来商议,师兄到时可要帮衬小妹一把。”

    那化影笑着点头道:“那是自然。”

    只是周如英未曾成行,忽然外间有一溜星光飞来,神色略略一紧,接过来一看,心情又是极为糟糕,恨声道:“不过一个背门弟子,竟敢欺到我玉霄门前来!”

    那化影问道:“又出何事了?”

    周如英道:“原先躲在东海的陶真宏,而今正往风陵海去,信中报言,他连清羽门也是一并迁去,实是可恶!”

    那化影稍作沉吟,道:“听闻陶真宏与张衍交情不浅,这必是溟沧派在后布局,师妹绝然不可小视。”

    周如英烦躁道:“那又能如何?我杀上门阻他不成?”

    那化影一时也是无言,洞天真人出手,若是在风陵海上斗法还好,要是挨近南崖洲,可又是一场祸事,除非动用灵崖镇定洲陆,但此宝也不是说动便能动的。

    半晌,他才道:“实在不成,可约他出来斗法,逼他离开此处。”

    周如英扶了扶额头,恼道:“此事八成还是落在小妹这处,不过此时无暇,待回来再言吧。”她唤进来一名侍婢,嘱咐了几句,便就动身出府,脚踏彩云,往正殿而去。

    风陵海一处无名岛上,仓内侍一人乘云到此,他往身后扫了一眼,又取三根翎羽在手,轻轻弹了出去。

    一刻之后,见周遭并无动静,便放心自天中降下身来,而后自袖中取出一枚黑丸,丢入水中。

    等了有半个时辰,忽有一条妖鱼跃出水面,自腹内吐出一封束柬,就重落海中,眨眼随浪飘去。

    仓内侍探手取了那束柬过来,解开一看,脸色却是变得阴晴不定。

    这信中要他速速动手,这几日内便是杀不了李岫弥,也要除去一二骊山弟子,以坏两家和睦。

    只是他是以妖使身份到来后,在延重观中还不受信任,平常走动,都有人在后跟随,在这般情形下,他又哪里做得了此事?便是这回,还是找了机会才溜了出来……

    只才想到这里,他忽然一醒,暗道:“不对!”

    他方才只顾着出来接信,未及顾忌其他,此时回想起来,今日岛中敌手分明少了许多,才使得戒备不严。

    他在原处思虑许久,觉得这定是门中有事,指不定是李岫弥离岛外出,这才少了许多人,既是如此,那正时下手时机,要是错过,下回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了。

    本来做此事当要还查探一番,至少要弄明详情,不过玉霄逼得如此之紧,他又哪来这等功夫?只能凭着平日打听来的消息,试着闯一闯了,至于能否成功,只能看自家运气了。

    他一咬牙,拿出一只大螺,用力吹了几口,可尽管如此,却也无半死声息发出。

    过不多时,海上忽起大浪,而后就见两条黑蛟轰隆一声,破水而出,到了半空。把身一旋,化作两名魁伟妖将,身上甲胄齐全,手中皆持一柄长锤,到了他面前,抱拳揖礼节,道:“见过大侍。”

    仓内侍也是多日不见二人了,对其一点头,道:“两位将军也知,我奉王上之命,来此坏那叛逆之事,为此不惜屈身事贼,今日机会已至,决定动手,稍候就要依仗二位了。”

    说到最后,他躬身一拜。

    两名妖将都是大声道:“愿凭大侍驱策。”

    仓内侍暗中拿了一面牌符出来,对两人一照,见其并无什么异状,显然分开这段时日并未落入他人算中,心下一定,便一挥手,道:“那便先委屈两位,先到我袖中藏身。”

    两名妖将当即一抖身,化作两道小蛟,入他袖中。

    仓内侍起手一笼袖口,把头一缩,小心看了看左右,就驾起风云,往回折返。

    往南行有百数里,就落在一处戒备森严的乱石岛上,此处不得飞遁,他只好脚下迈步,往小界门户走去,到了门前,立刻有人上来查问,应付了几句,就被放了进去。

    李岫弥立派之后,就在原先小界所在之处定了山门,寻常弟子只得在岛外修行,只一些资质尚可的弟子方可入内,至于骊山门下,或是魏子宏调来听用的瑶阴弟子,都在小界之中修行。

    不过他身为妖使,名义上也有出入之权,平时往来此间,皆是有人盯着,然今日却无人理会,知是自己猜测当是不差。

    到了小界之内,他往一处隐在雾中的山峰看去,先前曾几次见得有一名骊山女弟子在峰头之上出入,当是在那里修行,如其还在,只要将她杀了,便算对玉霄有了交代。

    此刻四下空旷,他见无人留意自己,低低一笑,就一纵身,就往那处飞遁而去。

    与此同时,风陵海上,李岫弥、魏子宏、方柔嘉、及婵宫宫主肖莘,四人皆是在站在一座云筏之上,因知陶真宏今日到来,故都是迎了而出,不过为防备玉霄弟子暗袭,故仍是在海界之内。

    而肖莘手中捧着一面妆镜,目不转睛地看着,而镜中所照之人,竟然便是那仓内侍!

    此刻其一举一动,皆落在众人眼中。

    方柔嘉美眸飘去,道:“李掌门外出,可是给了宵小之辈机会。”

    魏子宏冷言道:“不如此,怎可引其发动。”

    李岫弥点了点头,正要说话,这时忽然有所感应,便望向远处,道:“陶真人当是到了。”

    魏子宏与方柔嘉随之望去,初时看不到什么动静,可过了五六息,但见风陵海上厉风障陡然一顿,如卷帘幕,竟是往外分开,就见一头青鸾飞来,其上坐有一名英姿焕发年轻道人,正对众人点头示意。

    李岫弥等人连忙上前见礼,而后道:“有真人到此坐镇,李某终可放心修行了。”

    陶真人笑言道:“贫道不过先行一步,过得几日,还有一位道友要至,到了那时,此处方可无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