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零二章 九洲天上卷洪雷

第一百零二章 九洲天上卷洪雷

    到八月下旬之时,谭定仙终从玉霄回来。

    此行还算顺利,虽未见得灵崖上人当面,但亦由传音之法说了几句话,玉霄已然答应此次出面牵头对溟沧派施压,

    回至门中,他沉声道:“卜师弟还未回来么?”

    童儿言道:“还未回返。”

    谭定仙皱起眉头,虽是卜经宿要去地方较他为多,但以补天阁脸面,该是十分顺当才是,莫非是有什么变故不成?

    他问道:“可有书信回来?”

    童子道:“有,皆在案上,弟子不敢擅动。”

    谭定仙过去翻了翻书信,见卜经宿自离门之后,多是三日一书,将行程经过都是详细写明,只是自去了冥泉宗,已然五日还不见有回书来,

    他不觉有些皱眉,补天阁地位超然,历次玄魔争斗,所出人力也是不多,不过是表明自家是玄门一方而已,也未冥泉宗与结有什么深仇大怨,且此番是遣使上门,对方按理也不会为难才是。

    他考虑下来,决定再等上几日,下月就是诸真聚议,此时最好不要再闹出什么事来,便是受点委屈,损了些颜面,只要不坏了大局,也不是不可忍得。

    所幸未曾有什么意外之事,离那约定之日还有两日时,卜经宿终于自外回返。

    谭定仙立刻把他唤来,见面第一句话便问,“师弟此去,可曾说服冥泉宗?”

    卜经宿道:“已然说服其等。”

    谭定仙又问:“为何去得如此之久?”

    卜经宿道:“那万里冥泉道比之上回去时似又多了些变化,故此耽误了一些时候。”

    冥泉宗为防备外敌,在通往山门之处,修有一万里黄泉道,说是万里,但修士真正行至此处时。阵门转合,兜转来去,不知路程要翻上多少倍。便是自家人熟识路径,也要一天功夫。更不用说外间来人了。

    谭定仙道:“那为何又不来书信告知?”

    卜经宿也是无奈,言语之中似有不少怨气,道:“却是那冥泉宗不许如此。”

    谭定仙点了点头,语重心长道:“师弟,只要事情成了便好,师弟要顾全大局,莫要生怨。”

    卜经宿低下头去,道:“是。师兄。”

    谭定仙颌首道:“后日便是定约之期,你下去尽快安排事宜,莫要耽误了。”

    卜经宿诺诺而去。

    补天阁平时内外俗务便是由卜经宿料理,他只用了一日就安排的井井有条,禀过谭定仙知晓后,当日二人便带了弟子门人上得丕矢宫坐镇,等候诸真到此。

    倏忽一夜过去,到了九月初一,自有百余名力士上前,拽动旋柄。将殿门隆隆拉开,后而两排童子下去,扫洒玉阶。

    到了卯时初。旭日当升,暖光耀云,瑞气千条,光彩翻腾,此一座云中大宫虽在飞挪之中,却是金光万丈,便是低辈修士,也遥遥可以见得。

    只过去一刻,忽然一道剑芒冲照天际。眨眼追至宫阙上方,绕空一旋。落在台阶之上,却是以个年约三十许。留着八字清须的道人,此人目光犀利,头戴法冠,身罩着宽大鹤氅,除此之外,别无任何饰物。

    卜经宿神色一凛,“少清清辰子?”

    补天阁虽一样给少清派去了书信,但并未登门造访,结果与以往一般,好如石沉大海,并未有任何回音,且此派一向对此等事置之不理,未曾想此回其当真会遣人前来。

    他暗道:“看来少清与溟沧交好之言果是不假。若非此次请来玉霄、冥泉两派,怎能压住其等。”

    脑海中转着念头,人却是迎了上去,对起笑容,执礼道:“清辰道友有礼。”

    清辰子一语不发,还了一礼,又对座上谭定仙打个稽首,而后目不旁顾,去了少清派席上坐好。

    过去未久,还真观庞真人与平都教伍真人前后也是到了,不过二人只淡淡与谭、卜二人打了声招呼,就在殿中坐定。

    谭定仙心下忖道:“平都观与溟沧向来亲厚,与其站在一处倒不奇怪,不想还真观也是如此,不过无妨,只这两派,尚还无法左右局面。”

    正琢磨间,忽然天中漫天花海飞来,玉陵真人乘一驾鸾翅载青轿,两侧花翼舒展,站着百十余美貌侍婢,他面上一喜,赶忙迎了上去,彼此问礼之后,笑语晏晏往殿里去。

    很快到了卯时末刻,就见一只百丈大小的鹏鸟乘风而来,背上左有一个老道,相隔不远,却是一柄白羽大扇,亦是站得一人,手中垂有一根桃木枝。

    两人背后,却是百十个弟子仆婢,灵光道道,虽是无甚功行,但此时俱被两人法力护住,不至被飞遁之时罡风伤得半分。

    卜经宿在殿门之前打个稽首,笑道:“两位道友来了。”

    黄羽公还了一礼,笑道:“卜真人,贵派掌门可来也?”

    卜经宿道:“在殿内坐候,正与玉陵真人说话。”

    黄羽公道:“稍候当要前去问候。”

    三人寒暄几句,卜经宿忽然看向黄羽公背后一名少年,其修为竟只差得一步就可化丹,略显讶异之色道:“好一块璞玉,可是道友新收弟子么?”

    黄羽公道:“正是。”

    卜经宿不觉叹道:“这等美材,便是那三派中也寻不得几个,道友却是好缘法。”

    史真人也是点头,只以资质而论,他门下弟子,却无一个比得上这名少年。

    黄羽公摇头道:“道友可莫要夸他,因同辈难有胜他之人,故是骄心太盛,我带他来此,便是让他知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去去身上傲气。”

    卜经宿道:“不经琢磨,难以成器,以道友手段。不难调教出一个良才。”

    黄羽公连连摆手道:“道友过奖了。”

    三人在殿阶上说了未几句话,天中来一只数十亩大的彩玉碟,与云相裹。飘飘摇摇,盘旋而下。

    碟上横着一驾玉榻。上坐着一名身材娇小玲珑的女修,双眸生辉,玉颊晕霞,身披霓裳轻舞衣,身后有五百余对年少男女,俱是一般服色,佩剑踩云,傲然四顾。

    因此回是补天阁郑重发书相邀。又涉千前签契大事,所有洞天真人都是亲身至此,故多是带了随从来此,似清辰子那般孤身一人而来的,却是少数。

    卜经宿上去一礼,口称:“巫真人。”

    巫真人回了一个万福,道:“卜道友,前回你来往元阳派,坐未一日便就走了,可是我元阳弟子招待不周么?”

    卜经宿道:“哪里话来。只是身负门中之命,又时日紧迫,不敢多留。”

    巫真人道:“若是你当初应了师命。坐了掌门之位,又至于做这等迎来送往的活计?”

    卜经宿显是不愿接这话头,只打个稽首,道:“请几位入里安坐。”

    巫真人咯咯一笑,往史真人和黄羽宫处撇去一眼,面露轻鄙之意,衣袖一甩,对二人竟连半句话也欠奉,就带着身后千数名弟子来里去了。

    到了殿内。她美眸飘去,见清辰子端坐上方。不觉玩味一笑。

    黄羽公与史真人也是往殿里来,与殿中先前来人一一问礼。

    又过半刻。见天中有一道浑浊长河奔腾而来,其后黑云白气,秽烟迷雾一齐飞来,还未真正到来,竟是迫得这丕矢宫不停晃动,看去有翻覆之危,

    谭定先神色一变,忙起法力镇定宫阙,卜经宿见状忙也是出力相护,可只凭二人却是完全无法稳住。

    恰在此时,忽然却一道星光洒来,柔光道道,平和舒缓,让人心静神清,将那大殿稳稳定住。

    那光华一散,出来一个隽爽雅士,袍带飘飘,丰仪出众,行止雍容,

    而那浊泉之中,也是转出一名两眉飞扬的黄袍道人,望去孤高特立,挺俊绝俗,两人目光一对,就各自退去。后者与身后五人去了魔宗那殿,而那隽爽修士则往玄门这处过来。

    谭定仙神情一振,不觉心中大定。

    他认得来人,乃是玉霄新晋洞天周雍,其人门中地位,却是不亚溟沧派齐云天,极可能便是玉霄派下代掌门,既然此人到得这里,那么玉霄显然极为重视此次金书签契,那么压下溟沧派的把握就大得许多了。

    他面上露出几分笑意,与玉陵真人告罪一声,出殿来相,稽首道:“周真人有礼。”

    周雍从容回礼,道:“谭掌门有礼。”

    谭定仙抬手往侧虚虚一引,道:“请上座。”

    黄羽公见了方才景象,不觉摇了摇头,感叹道:“不愧是当世大派,每代皆有超拔出尘之人。”

    史真人冷言道:“以一洲灵机兴一派宗门,若是你我山门也是如此,也不难做到。”

    此刻除了溟沧派尚未到来,十六派真人皆已有到得。

    诸真等有大半个时辰,眼见快到辰时末刻,外间忽起风雷之声,由远及近,震荡不绝。

    众人精神稍振,皆知是溟沧派来人,只是似得气机遮蔽,不见来人形貌,少顷,有水声光霞落在台阶之上,而后脚步声沉稳而来,所有目光不觉望了过去,只是这一眼之下,却皆是一凛,而后一个个不由自主站了起来。

    张衍道袍飘摆,当先踏步而来,来至殿上,而在他之后,却是有四人紧随。

    沈柏霜、韩载阳、孙至言、彭文茵。

    溟沧派,竟是来一气来得五名洞天真人!

    轰隆!

    殿外一声大响,五名洞天真人同时来此,虽未展布法力,可却引得外间雷声震动,鸣响不绝,电光倏地明暗一闪,整座丕矢宫皆在震颤之中。

    张衍停下步伐,迎着众人目光,一扫全场,略一抬手,道:“诸位,有礼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