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零一章 可借金书见敌我

第一百零一章 可借金书见敌我

    张衍拿着手中书信细观,不禁若有所思。

    这是魏子宏半日前送来的一封书信,言及补天阁欲邀诸派签约契书,以守定此方灵机。

    而消息源头,却是骊山派弟子身上得来。

    他不难看出,此是玉陵真人故意泄露给他知晓的。

    之所以不直接通传,那是为不落于文字之上,以免授人以柄。这位一门开派祖师还隐约透露出,为还补天阁人情,此一回不会站在溟沧派这一边。

    张衍对此不以为意,溟沧派与骊山派并未真正结盟,自然也不能指望对方为自家出力了。

    且玉陵真人这口信一带到,溟沧派怎么也得领下这份人情,无论此议结果如何,她两边都不会得罪,这也是此等小派的生存智慧,无需计较太过。

    又对书信看了几眼,身为渡真殿主,他对守定灵机一事也是知晓一二。

    当年平定东华等四洲之地后,原来西洲修士也是元气大损,所剩大神通者寥寥无几,若论实力,反而比不上天外修士,双方主客之位已是颠倒过来。故在后来划分各自地界之时,其也处于弱势。

    就如如今东华洲上四大宗门,开派祖师一个也不是原来西洲土著,却反而占据了大片灵盛之地。

    西洲修士当时虽知大势不可挽回,却也不肯甘心,这议书便是在此等情形下应运而生,名义上是诸真共立,不再使灵机生变,实则就是用来限压天外修士所立宗派的。

    那时大战方休,为不另起干戈,一众天外修士也不愿逼迫过甚,故也退让了一步。应下了此议。

    初时东华灵机清盛,各派也是依照约定,溟沧派也不例外。但到得前任掌门秦清纲时,因门派日盛。接连出了一十二位洞天真人,对补天阁几番催促皆不作理会。

    但自定下平定北冥洲之策后,却又不得不对其妥协,这一局扳了回来,被补天阁视作大胜。

    张衍想了一想,自秦掌门继位之后,也未前去签契,此次情形与上回有些相似。不难看出,补天阁又想串联诸派,重演前局。

    他忖道:“此事非小,当尽早报于掌门知晓。”

    一抖袖,挥开阵门,出了渡真殿,直奔上极殿而来,经得通传,就入殿中,见得掌门之后。先是见礼,而后将书信递上。

    秦掌门看罢之后,笑道:“果是来了。难为其等忍到如今。”他关照下面童子,“去把云天与昼空殿主唤来。”

    童子领命而去。

    两人在殿上坐有未久,齐云天与霍轩先后入得殿来,上来见过掌门,又与张衍见礼,这才入得座中。

    秦掌门命把书信传了下去,两人看过之后,神情俱是微露冷意,当下若论洞天真人人数。自以溟沧居首,故这一回补天阁矛头。无疑是直指自家而来。

    秦掌门先问霍轩,“昼空殿主以为该是如何?”

    霍轩言断然道:“此事绝不能从!不过。这其中却有一虑。”

    秦掌门道:“虑在何处?”

    霍轩沉声道:“我溟沧坐拥一十三名洞天真人,已是极盛之势,若否决此议,无疑是告知诸派,我欲以力化劫,其必有所动作。”

    此回若不签契,仍是我行我素。虽动地根之事诸派未必会知,但也不难看出溟沧派这是在为重劫积蓄战力,那么回去之后,无论是出于自保还其余目的,下来定也会全力备战,

    张衍笑道:“固然如此,然诸派受灵穴所制,提拔后辈,乃是铤而走险之举,有亡派之危,其未必敢如此做。”

    齐云天与霍轩皆是点头。

    因魔劫未过,清消浊盛,诸派维持灵穴已然不易,多得一人弟子成就洞天,便需多供养一份灵机,不定还未撑到人劫之时,自家便要维系不住了,而在位洞天乃是先天得利之人,多半宁可坐着不动,也不会出头冒险。

    齐云天这时言道:“这也非全然坏事。”他朝掌门一礼,道:“弟子以为,正可借此机会一看,看谁人心向于我,谁人是我溟沧之敌!”

    与此同时,太昊派都广山中,史真人黄羽公将迎入洞府之内,坐定之后,问道:“道兄可也见过补天阁卜真人了?”

    黄羽公呵呵一笑,道:“我料道友请来此,便为此事。”

    史真人沉声道:“溟沧派不顾大劫将至,灵机缺损,一味成全门人弟子,如此下去,又叫诸派如何存世?这番既然大义在手,我太昊当前去助阵,不知贵派是何意思?”

    黄羽公暗忖道:“诚如掌门所言,此回能迫得溟沧派低头,那是最好,若是不能,也于我无损,便溟沧派要寻麻烦,也当去寻玉霄、冥泉二派。”

    他笑道:“你我两派向来同进共退,既贵派已然应下,我南华也不妨去凑回热闹。”

    还真观中,庞真人站在一座洞府门前,一语不发,似在深思什么。

    过去许久,有一名弟子过来,神色恭敬道:“庞真人,掌门请你入内。”

    庞真人回神过来,理了理袍服,往洞府中去,行走百步,到了一虹桥之上,往下一瞥,下方竖着一根根铜柱,横接锁链,将一面足有百丈大小的幡旗撑展开来。

    旗面九成作那琉璃之色,而余下一成,却是形如水渍的一圈黑沿,上有无数狰狞魔头挣扎,欲图逃出,只去得稍远一些,就有雷光闪过,打得其痛嚎出声,不得不回转原处。

    这面大幡乃是茹荒真人所遗,摆在此处已有两千余载,这幡旗本身却是由珍奇宝材所炼,还真观自得了此物后,便想要用雷法洗练去其上魔气,再炼得一件降魔至宝出来。

    她看了几眼,比上回来,那黑气又蜕去一些,看来用不了百余载,就可真正将之炼化了。

    连过九座虹桥之后,来至一晶玉大台之前,前后左右,皆有镜光照下,看去足有千数,照得此间纤毫毕现,光霞彼此来回映闪之时,还有雷光跳跃其中,其声连成一片时,悠远沉闷,滚滚荡荡,好似自九天之外传来。

    台上坐一名面相柔弱的年轻道者,只两道剑眉横扬,一双眼目时闪精芒,其坐姿极正,背脊好如铁尺笔直,正是还真观掌门濮玄升。

    庞真人走上前去,揖礼道:“拜见掌门师兄。”

    濮掌门道:“我正炼宝紧要关头,若无要事,想师妹也不会扰我,不知外间出什么了变故?”

    庞真人道:“昨日补天阁长老卜经宿来我门中,邀我下月去往丕矢宫签那守灵之议。”

    濮掌门颌首道:“原来是此事。”

    他沉吟片刻,道:“补天阁此回无非欲遏溟沧之势,若从补天阁之意,则必然得罪溟沧派,可若不从,便需与溟沧派站在一处,我观师妹面有犹疑之色,可是拿不定该投何方?”

    庞真人又是一拜,道:“瞒不过掌门,此事涉及宗门存续,却不敢一人作主。”

    濮掌门道:“我久不问俗务,所拿主意,未必能胜过你去,但我属意溟沧,非为别事,而是天魔肆虐之时,只溟沧派敢挺身而出,担当干系!”

    庞真人听到这里,也是神色动容,她吸了口气,正要说话,濮掌门却是站了起来,道:“师妹且退吧,日后门中俗务皆由你来定夺,无需再来问我了。”

    说完,万千光华照下,面前晶台,已然飞去不见。

    半月之后,卜经宿来至平都教山门之下,远望而去,见三座好如象足的巨山之上,承托有一座堆雪砌玉之城。此处名为白云台,正是平都教正坛所在。

    平都教与别派不同,因有藏相灵塔,弟子并不靠坐观修持,只需请得法灵入身,祭炼纯熟之后,斗法之能就可不弱同辈,故此派收徒只看缘法,资质出身反在其次,也正是因此,其在十六派之中,门徒也是最多,足有数百万之众。

    这些弟子多是出身周边诸国,故连带王公贵戚,也是对那些个神异法灵顶礼膜拜,数千载以来,不断设祀建庙,一眼望去,山下宫台林立,车马喧嚣,人烟繁盛,自魔劫之后,东华洲中已少得见此景象了。

    卜经宿对这些视若无睹,飘身到那云台之前,连呼数声,但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出来。

    又再唤了几声,山门大阵一开,出来一名容采丰秀,天庭饱满的道人,却是平都教洞天真人伍威毅,他神情很是冷淡,上来一礼,道:“卜真人有礼,你怎有闲到我云台来?”

    卜经宿还了一礼,道:“敝派近感灵机生变,有不稳之象,推算下来,却是有宗派为一己之利,罔顾大局,任意侵夺灵机,为遏其势,故想请诸派同道,同往丕矢宫,再签定灵金书。”

    伍威毅道:“原是此事,不知定在何时?”

    卜经宿道:“定在下月初一。”

    伍威毅面无表情,拱了拱手道:“届时必至。”

    卜经宿也是回了一礼,彼此干巴巴说了几句,就告辞而去。

    到了天中,他不觉摇了摇头,平都教连请他入内都是不屑于做,显然是决定站在溟沧派这一边了,不过念及这两家关系,倒也不出预料。他看了看天,玄门诸派皆已走访,下来便该往冥泉宗去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