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七章 小霖界开待远客

第九十七章 小霖界开待远客

    涵渊门观海台上,大雨磅礴,满山水涌之声,台下则是海涛汹汹,让人几疑数百年前那场涡潮又至。¢£頂¢£点¢£小¢£说,

    傅抱星自那天回山后,门中一切俱已在这些天中安排妥帖,今是启行去往东华之日,虽眼下时辰未到,不过门下诸弟子已早早立在阶前相候。

    二弟子阮顾风忽然大声道:“恩师起行之日,这雨水却忒多,待我化去了。”

    说着,他拿诀作法,欲使雨水得下。

    大弟子龙怀山却是伸手阻他,冲他摇头道:“这风雨雷电,乃造化自然之功,非因人情而变,师弟何必相扰。”

    阮顾风一听,立刻罢手,躬身一礼,道:“是小弟不是。”

    龙怀山见他如此恭敬,不似平常,不觉一怔,随即醒悟过来,不觉深深望了其一眼。

    这位师弟近来功行日涨,甚至有后来居上之势,故近来门中呼声渐高,其应是知晓自家即将总领师门,故意在众同门面前如此施为,以示屈居下位之意。

    这时忽有弟子高声道:“恩师来了。”

    众人望去,果见傅抱星一身法袍,手握拂尘,坐飞车而来,忙都是躬身下拜。

    傅抱星来自观海台上,望着海波涌动,思及此去未必再有机会回返,故把门下这二十三名弟子逐一唤至身前说话,并赐下法器丹药。

    众弟子自小就跟随他修行,数百年相处下来,可谓师恩深重,眼见他即将离去,俱是不舍,几名女弟子更是暗自垂泪。

    傅抱星叹道:“为师是去你等师祖处修道。本是一桩好事,你等又何作此态。”

    一名弟子忽然问道:“恩师,我等日后能去东华么?”

    傅抱星道:“东华不比东胜,资才出众之辈比比皆是,你等若是功行不到家,就不要去丢为师的脸了。”

    诸弟子心下都是明白。自家老师这般说,是让他们好生修行,不要懈怠,但即便如此,心下还是有不服输的念头,有几个弟子暗自决定回去便就闭关,下来一心修持,却不见得能弱了上宗同辈。

    半个时辰之后,傅抱星交代完毕。在众弟子拥送之下来至一艘大海舟前。

    此舟是他借张衍当年所辟地火天炉,用了近百载炼造而成,本是为方便同门能横渡重洋,不想而今自家先用上了。

    他转头往南方看了几眼,却不见任何动静,静思片刻,决定不作等待,转身起步往舟上去。这时忽闻海外有龙吟之声,他知是姒壬来相送。脚下一顿,就对郑重北面一揖,而后一甩袖,不再回头,快步上舟。后面弟子纷纷跪下,眼见着这一艘渡海大舟。行云驾雾,出得涵渊山门,往西方去了。

    海舟一行半月,到了西摩海界之上,傅抱星正要过万里雷云时。忽然上空有一道光虹飞至,竟是将压顶乌云从中分开,而后有清光徐徐洒下。

    他似早有所料,并无讶疑之色,反而站了起来,对着天中一个稽首,道:“可是两位真人到此么?小道有礼了。”

    须臾,两道虹光下落至大舟之上,罡风鼓荡,将下方海水也是排挤开来,自光中走出二人,道袍飘拂,各自手持法器,吉襄平与甘守廷这两名洞天修士。

    甘守廷道:“我二人回去商议过了,决定与你同去东华。”

    傅抱星一揖,道:“能请得两位大驾去往上宗,小道欢欣至甚。”

    吉襄平冷声道:“凭你可请不动我二人,此回只是看在张真人的颜面上罢了。”

    傅抱星暗自一笑,他也知两人此番说是被请,实则是受了自家老师逼迫,难免心中有所不满。

    不过他并不知晓,这也是吉、甘二人未免堕入无情道中,故近段时日又再造情志之故,否则任凭外界人世再如何变化,也是心如死水,不会起得半分波澜。

    两人在自顾自在舟上寻位坐下后,甘守廷望着前方波涛,道:“傅掌门这法舟虽好,但行进太缓,要到东华洲,怕是要一年半载之后了,不如我来作法,送上一程。”

    傅抱星一听,忙道:“两位且慢。”

    他自袖囊中拿出两枚丹药,道:“我东华玄门与魔宗争斗激烈,两位真人乃是外洲之士,且这一路之上,还要经行鲤部及崇越真观这两家,若起误会,难免不美,此是恩师所赐丹药,可助两位掩去自身气机。”

    吉襄平哼了一声,他毕竟是洞天真人,这般遮遮掩掩,心下很是不喜,不过想及那诡异莫测的天魔似与东华魔宗有些关联,也是大为忌惮,纵是再如何不情愿,也只得拿了过来。

    他检视那丹药片刻,并不吞服,而在手中一抓,其便化作一团米分屑洒下,可还未落地,又忽起烟腾起,化作薄尘环裹周身。

    这一刹那间,他顿觉己身似与天地分隔开来,不觉啧啧称奇,琢磨片刻,心下竟隐有所得。

    与他相比,甘守廷便就爽快许多,此人早已看明情势,什么也未说,直接把丹药拿过,起两指夹碎,就罩得一身尘衣上来,随后一掐拿法诀,这海舟在他催动之下,就散发无边毫光,忽然向前一跃,好如浮光掠影一般,飞去天际。

    得他法力相送,舟行极快,六十来日后,顺利到得东海上端,二人这时把舟缓住,正犹豫时径直往洲上去,还是着人先行通报之时,忽然前方有一道灵光过来,竟在舟前化作一道流水,承托着海舟往北而去。

    傅抱星作出聆听之状,仿似有人与他说话,半晌,他回转身来,揖礼道:“两位真人,此是恩师以门中阵力接引,好接我等去往山门所在。”

    吉襄平正欲说话,却似感应到什么,忽然抬头看去,而甘守廷本来安坐舟中,也是猛然站起来,两人眼中,皆是现出惊色。

    只见东华洲上空,清气盈空,灵机冲霄,看去蔽日遮天,只可惜被清光遮掩,无法看清虚实。而溟沧派所在之地,竟有十余宏盛灵机连天接地。

    吉襄平怔怔问道:“傅掌门,不知溟沧派中有几位真人?”

    傅抱星道:“我溟沧上宗之中,掌门座下,共有一十三名洞天真人。”

    吉、甘二人先前猜测溟沧派修士不少,当在五六人之数,此刻得闻竟有一十三人,皆是骇了一跳,对视一下,顿生畏凛之心。

    吉襄平暗道:“听闻溟沧派乃东华三大派之一,如此说来,其余二派声势当也不下于此,更休说还有与玄门对敌万余载的魔宗中人,不想东华修士,竟是强横至此。”

    甘守廷却觉庆幸,要是先前不是应邀而来,难说对方不会施展手段,凭他二人,又如何抵挡。

    而他更注意到一事,越是接近溟沧派,灵机越是清盛,心忖这来此一趟许是对了。

    海舟随那河流而去,不多时到了一处小界之内,甘守廷看了看左右,见此地重峦叠嶂,江河蜿蜒,只虽是白昼,却不见日月之光,便问道:“此是何处?”

    傅抱星方才已得了明示,这时从容道:“这处名为‘小霖界’,乃我溟沧前人为招待如两位真人一般的外客,特意开辟出得一处的小界。”

    两人听了,心下更觉惊叹,这溟沧派果是强盛,连招待外客都有一处小界。言语间客气了许多,吉襄平道:“傅掌门,不知张真人何时见我二人?

    傅抱星道:“这却不知了,不过稍候要去拜见门中恩师,可为二位真人问得一问。”

    甘守廷道:“吉道兄,张真人师徒久别,想有话要交代,我等拖着他不放,可不是为客之道,

    吉襄平也并未多想,道:“傅掌门见了张真人,可待我二人问好。”

    傅抱星道了声好,送二人到了客馆中安顿下来,就道别而去。

    甘守廷站在阁楼之上,望着外间苍翠青山,道:“这里灵机充润,山水风光俱佳,我方才稍作吐纳,就觉功行略长,却是一方好地界。”

    吉襄平哈哈一笑,道:“我等跨洋而来,也是担惊受怕,这回却要占些便宜回来。”

    甘守廷点头称是,各是回去榻上安心打坐。

    但二人并不知晓,这界内除了风景秀丽之外,实则灵机不彰,无法与各处洞天相比,只比东胜洲这等无有灵穴的所在略胜几分,尤其小霖界,本与小寒界一般是门中用来囚人所用,他们入了此间,想要再出去,却是千难万难了。

    浮游天宫之上,张衍与霍轩二人目注那一道天河将大舟接入阵中,待其完全入得小界之中,霍轩道:“张师弟算得极准,这二人果然送上门来,如今事成,不知何时走那下一步棋?”

    张衍微笑道:“且先不忙,先令其等在小霖界内宿住一段时日,不必去理会,待门中议定之后,再作计较。”

    霍轩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这二人离了东胜洲,此洲上再无洞天真人坐镇,离得久了,老妖罗梦泽会否趁机侵占地陆?”

    他原来打算是要威逼二人签下法契,再放其回去,不过看张衍意思,是要将之圈禁在此,那东胜洲上却不得不虑了。

    张衍淡声道:“妖部本与我等本不是一路,,若他敢动手,却是正有借口将其铲除,免得大劫之时再多一番手脚。”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