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202章 第二个!

第1202章 第二个!

    “此女居然可以召唤业火伤敌!”

    宁凡面色微变,实在是业火的名头太大了。他身上的厄兽之火,号称天下无双,但那终究还是在火的范畴。

    业火则不同,此物只存在于传说中,已超脱了火之存在,和火焰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东西。

    业火不是第二步修士可以驾驭的东西,红莲当然也做不到这一点。若宁凡没有看错,红莲只能使用极为少量的业火力量。

    业火是消弭罪业的火焰,遇善则弱,遇恶则强,是佛宗的至高绝学,也是佛宗圣人们降服古魔的常用手段之一。

    宁凡从来都不是良善之辈,他的修真路堪称是血腥之路,一身恶业滔天。他有杀人不沾因果的手段,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摆脱业力缠身。

    杀人不沾因果,只是欺瞒天道轮回,只是斩断天机感应,但那终究只是瞒,而不是无。自身的罪业,不会随着欺瞒而洗净。

    且,业火也不是单纯的业力伤人,而是以业力为燃料、却高于业力的存在。宁凡纵然不惧业力加身,也不敢说自己绝对不惧业火。倘若真有取巧面对业火的方法,古往今来的佛修也就不会惧怕触犯戒律的业火焚身刑罚了。

    面对业火临身,宁凡再度有了被克制的感觉。

    他的逆海剑被红莲克制!

    他的一身罪业同样被此女克制!

    从来都是他克制别人,这一会儿却处处被克,这种弱势的感觉,他不喜!

    “若此女是圣人,以无量数目的业火来攻,或许我真的只能认命了。可惜她不是圣人,她召唤的业火,数量太少!”

    宁凡一跃腾空而起,面露无情之色,迎着红莲冲了过去!

    十字光环,开!

    万古真身,现!

    虚幻灭神盾影幻化于真身左手,心念一动,盾影无限变大,滚滚业火竟被灭神盾影生生挡了回去。

    倘若业火临身会给自己造成伤害,那么…便不让业火临身吧!

    “不可能!我召唤的业火虽少,但即便是先天中品法宝,也不可能阻挡业火的,你那盾影分明连法宝都不是,如此虚幻之物,怎可能直接挡回业火!”

    红莲惊得无以复加。

    她本打算一上来就给宁凡个下马威,是以方一交手,就使用了业火底牌,殊不料,她的业火竟无法穿透宁凡的防御!

    “这不是盾影,这是盾魂,你不会明白的!”

    宁凡眼神微微一暗,金身握着虚幻巨盾,好似又回到了当初灭神盾大杀四方的岁月。

    盾,为主人而亡,其魂尚在!就算只是一缕盾魂,那也是开天之魂!更是开天榜上赫赫凶名的魂!如此少量的业火,岂能焚其魂,灭其存在!

    持盾冲撞!

    宁凡化作一道金光,顶着灭神盾的虚影,整个人好似炮弹一般,直接朝红莲撞了过去。

    这是他从前常用的招数,此刻既然以灭神盾来主防主攻,这一招自然顺势用了出来。

    业火的火海,被一道横冲而至的金光轻易贯穿,丝毫阻挡不了他的脚步!

    红莲下意识想要避开宁凡的撞击,没有人愿意被一头蛮牛迎面撞上。可,她的骄傲不容许她退缩,哪怕只是闪避都不行!

    她要以硬碰硬,以刚克刚,要和宁凡撞个头破血流,方能消心头之恨!

    “业火聚!”

    红莲柔掌一招,漫天业火顿时倒卷而回,既然烧不到宁凡,那便不烧了,省得白白浪费火焰!

    业火开始在红莲掌中凝聚,顷刻间,竟凝聚成了一朵镂刻着八瓣莲花图案的风灯,原来红莲召唤的业火,只是那风灯中的小小灯火罢了,难怪数量如此少!

    这风灯的造型,有很多佛宗的装饰,看起来就像是寺庙僧人用来照明的灯笼,也不知红莲从哪里搞来这东西的。

    灯笼本身不是法宝,只是以业火来照明的工具当然,为了不被业火烧穿,打造灯笼的材料无不是世间罕有材料,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竟是不在五行的材料。

    以业火照明,以五行外的材料打造灯笼,如此大的手笔,末法时代绝对没有哪间寺庙拿得出来,多半是真界才有的东西。

    红莲神通一展,那灯笼立刻迎风而长,挑灯笼的竿子一瞬间伸缩到了千丈之长这恰恰是十字光环的锁敌距离,她才不想再给宁凡任何近身的机会。她就这般持着竿子,抡着灯笼,狠狠抡向了宁凡,姿态没有半点仙风道骨,反而充满了粗狠。

    轰!

    一击之下,二人皆是倒飞而回,红莲被宁凡的冲撞之力震退了百步不到,暗暗心惊于宁凡的气力之强,和表面的柔弱完全不符。

    宁凡金身倒飞了几百步,高下立判。

    他的肉身力量不如红莲!并不是灭神盾输给了这个破灯笼,而是宁凡输了。

    “你的左道手段,我已经全部看破,想借这一撞欺近我身前暗使魅术?想得倒美!你不会再有偷袭我的机会!”

    红莲得意一笑,神通一展,同样开启了万古真身!

    这一次她不会再有任何轻敌!

    她要以最强、最强的实力,彻底碾碎宁凡!

    红莲的真身不是人形,而是一只猩红、千足、数十万丈长的巨蚁,巨蚁的口中,衔着那业火灯笼。

    真身一现,红莲气息顿时暴涨,一身法力生生千劫,直奔一万五千劫而去。

    这,并不是终点。紧随其后,她将二段真身发动,真身模样再度有了变化,变得更加狰狞、凶恶,身上缠绕着熊熊火焰,成了一个火蚁。

    二段真身之下,红莲的气息再度暴涨,堪比一万六千劫的准圣!

    “二段真身么…此女真身如此巨型,以我十字光环千丈锁敌,根本锁不了她整个身体,即便近身交手,我也无法占到任何便宜…此女真身甲壳更是坚固,似乎还能防御魅术一类的左道侵入体内…”

    宁凡眉头一皱,他知道,这一战无法有任何取巧了。

    只能来硬的!

    “你以为这就是我的最强姿态吗,你,错了!蚁之祖力,发动!”

    红莲冷笑,她居然还能继续变强!

    她的巨蚁之身上,出现了金色甲胄,那甲胄不是实体,而是道魂族的魂力凝聚而成!

    此为…魂甲!

    宁凡目光登时一变。冥界鬼花之前给他讲了古魔返祖之术的秘闻,同时也提到了一些其他族群的最高秘术。

    返祖术是古魔一族的最高秘术,与之类似的,古神一族的最高秘术是封神术,古妖一族的最高秘术是灵甲术,道魂族与古妖族阴阳对立,他们的最高秘术和古妖族身份类似,名曰魂甲。

    身为最高秘族,魂甲自然不是随便哪个道魂族都能修成的。此刻红莲完全是借着祖先的力量残留,强行召出了魂甲,而不是她自身的手段。

    这样的半吊子魂甲,自然也不会强得逆天,但也足以令红莲的实力进一步提升了。

    魂甲加身之下,红莲不仅防御大涨,且能够免疫更多左道偷袭了!

    魅术之流的自不必提,可以直接借魂甲的力量反弹了。定身、眩晕、剧毒等一系列左道神通,对她的伤害都会大大下降,这下子,宁凡的定天术彻底对红莲没有威胁了。

    “这就是真正的准圣全力爆发的结果么!我战过吸魂树,战过光蚁族融合准圣,战过光蚁族皇女,战过尸奴王,这些人不是不强,但他们都有各自的缺陷,给了我种种取巧胜利的机会。尸奴王不必说,实力虽强,却限于灵智太低,手段缺乏,只能以蛮力战斗;光蚁族的融合准圣,和红莲一比,完全就不应该算是准圣;至于吸魂树和光蚁族皇女,则都是半吊子的准圣…红莲和他们不同,她代表了末法时代中游层次的一阶准圣实力,这才是…真正的准圣实力。”

    面对红莲得意冲天的笑声,宁凡的心反而越来越清醒,以往战胜准圣的战绩似乎都不值一提了。

    只有战胜红莲,他才算真正拥有和准圣平起平坐的资格!

    他个人实力不如红莲,好在召唤鬼卒,同样是他整体实力的一部分,他也有胜过红莲的地方!

    “不错,比起之前,此刻的你聪明了不少,知道一开场就全力出手了,可你还是和之前一样大意,你似乎没有察觉到,此地的天地被我动了手脚。”

    随着宁凡话音一落,此地天地之间,忽然出现了成百上千亿的封印符文,将红莲周围的天地彻底封死!

    “封天锁地!你卑鄙!你竟封锁了此地天地,故意等我来临!难怪,难怪你原地不走,等我前来,我本以为你是狂妄,原来…如此!你可敢光明正大和我打一场!”

    红莲一见周围天地被封锁,登时大怒。

    她知道,她这次莽莽撞撞的杀至,又着了宁凡的道!

    封天锁地,不仅是断了她的逃遁之路,更切断了她与整个十三脊椎界面的联系!

    红莲当然不觉得自己对付宁凡,还需要逃跑,但切断界面联系一事,却真的切中了她的要害!

    她之所以有信心干掉宁凡复仇,最大的依仗,并不是自身的强大实力,而是整个十三脊椎的界面之力!

    十三脊椎的存在,类似于蚁主巢穴,她可以借用巢穴的庞大力量,轻易弄死宁凡。

    可偏偏,宁凡太过狡猾,居然切断了她与此地界面的联系,使得这种借用界面之力的优势,顷刻间荡然无存…

    她失去了地利!

    她怎么也没想到,宁凡居然对蚁主巢穴之事如此了解,分明不是第一次见到蚁主巢穴了…

    “你封天锁地又如何!我照样可以杀你!业之光丝,射杀他!”

    红莲竟将灯笼中的业火光芒抽了出来,化作成百上千亿业火光丝,朝宁凡射杀而至。这等抽取光芒演化神通的本领,倒真不负她光蚁族之名了。

    对方以光来攻,宁凡自然以暗应对,暗阴阳的力量在这一刻发动,可他的暗,完全敌不过红莲的光。

    这并不是因为暗被光克制,应该说,这世间本就没有真正的克制。水可以灭火,火同样可以将水烧干;斩命人剑号称可以压制不死生灵,但若是不死之力强到一定程度,斩命人剑可能就要反过来被压制了。克制的关键,是打碎力量的平衡,并占据其中的优势。倘若没有优势,则只能被克!精研阴阳之道多年,这种道理宁凡早已领悟。

    他的暗,打不过红莲的光!

    他使出古魔破山击,借数千连击之势猛攻红莲,但也只在红莲的魂甲上打出少量裂痕,她的魂甲防御太强大了!

    逆海剑,诡异地被红莲的业火灯笼压制着,轻易就能化去逆海剑的大半力量。

    太古雷鼎,定海神针,七宝妙树,炎雷之火,日月星辰碑…达到先天中品的手段,被宁凡全部用了出来,这一打,便打了两天两夜!

    两天两夜的交战,宁凡所展现的攻击力,让红莲越打越惊,心中逐渐有了不妙之感。

    毫无疑问,眼前这个狗男人实力不如她,可他的底牌手段为何这么多!单独一种先天中品攻击,不至于让红莲忌惮,但多种先天中品攻击叠加在一起,红莲就有些吃不消了。

    她的半吊子魂甲又不是无敌的,被宁凡猛攻了两天两夜之后,已经有了中量裂痕。不过,只要魂甲没有真真碎掉,她就能一直无伤。反观宁凡就惨了,灭神盾终究只剩下一道影子,无法守护他毫发不损。两天两夜的交手,宁凡早就被打得…

    被打得…

    被打得没了人形???

    这不可能!这狗男人不是被她的二段真身打得重伤垂死了吗,怎么抽身咬了几口冥界鬼花的根液,就伤势痊愈了!

    等等!什么时候开始,这狗男人身上冒出了如此可怕的血蒸气!这不是古魔返祖之术的一阶段形态吗!这小子…竟有如此可怕的疗伤术!

    再等等!这狗男人什么时候召唤的冥界鬼花!他居然能召唤这种禁忌植物!身为混鲲圣宗的弟子,怎么敢无视三界律令,私自与冥界鬼花勾结!

    红莲刚来的时候,宁凡早就解除了冥界鬼花的召唤,他可不想一上来就让红莲知道,他还有这种强大底牌。

    两天两夜的苦战,宁凡始终落在下风,所受伤势越来越重,不得已,宁凡最终还是现学现卖,将刚刚学成不久的返祖术一阶段使了出来,借着冥界鬼花传输的圣人血,一次又一次治好了身上的重伤。

    他和红莲打了两天两夜,始终没有召唤鬼卒,最多也只是使用返祖汲血来疗伤,这是为了衡量自己与红莲的实力差距。

    他要把这次的实力差距永远记在心头,以此为警醒!

    此地有足够的圣人血可以给他超速疗伤,照着这个势头打下去,他再磨个十天半月,就能彻底磨碎红莲的魂甲;之后再磨几个月,应该就能重创红莲的万古真身…他虽说实力不如红莲,却不代表他会打输。

    可惜,宁凡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红莲慢慢磨蹭,所谓夜长梦多,倘若时间磨得太长,难免会有变故发生,或是光蚁族那边有了支援,或是红莲同样磨碎了此地所有天地封锁,逃之夭夭了…

    宁凡一直缠斗着红莲,不给她击碎此地天地封锁的机会,可他二人斗法波动何其猛烈,只那些斗法冲击就足够不断削弱周围的天地封锁了…

    “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实力虽说弱的可怜,一身手段偏偏抵消了你我实力差距!看起来,我想凭本身实力杀你,是有些不太现实。既如此,便索性打碎你这天地封锁,重新和天地获得联系好了!”

    红莲打累了!

    宁凡瞬间伤势痊愈的事情,重重打击了她。她知道,再和宁凡磨下去,吃亏的肯定是她自己。于是,她决定连最后一个底牌也用掉。

    “莲子分身,现!”

    她竟忽得召唤出三具莲子分身,朝宁凡夹攻而来,试图以分身拖住宁凡的脚步。

    这三具莲子分身,只是半圣修为,实力远远不如之前自爆的准圣分圣,不过突袭之下,用来拖延宁凡的脚步,还是可以做到的。

    只需三具分身拖住宁凡片刻,她就能打碎此地的天地封锁,重新获得界面联系,以整个十三脊椎的力量,杀死宁凡!

    “召唤分身么…”宁凡冷笑一声,对于红莲这一招,他早有防备。

    几乎在红莲三具莲子分身出现的同时,宁凡一声令下,四个凶悍的不灭鬼卒撕碎虚空,现出身形,再度将红莲围住。

    在他召唤冥界鬼花疗伤的同时,已经暗中召唤出了不灭鬼卒,藏于无尽虚空,随时待命。鬼卒不一定要光明正大召唤,以鬼卒来偷袭,有时候更能奏奇效。

    “尸奴王!你竟连尸奴王都做成了鬼卒!且你居然还有一只吸魂树的准圣手下!”

    这一次,红莲是真的感觉不妙了!吸魂树也就罢了,可尸奴王的存在,真真吓到了她。尸奴王有多强,她身为光蚁族的掌权者之一,不可能不知道。连这等气血怪物都被宁凡杀死做成鬼卒了,她真的能战胜宁凡吗!

    啊啊啊!

    三声惨叫忽然传出,赫然竟是宁凡使用了太古雨夜的幻术,秒杀了红莲的三具分身。

    半圣分身,或许能拖延其他准圣的脚步,却拖延不了宁凡的脚步!只要不是准圣,他杀起来,一点也不困难!

    “你、你竟能一招秒杀三名半圣!这不可能!半圣又不是垃圾,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做到此事!”

    红莲被宁凡展现出了彪悍秒杀手段震慑了!

    她心头开始发冷,她感觉宁凡隐藏了自己的真实实力,之前的战斗,故意伪装成了弱小实力和她打,此刻才真正展露獠牙!

    “红莲,我说过,你是我的鼎炉,你,跑不掉!”

    灭了红莲的三具分身,宁凡掉过头来,和四个鬼卒一起,围攻起红莲。

    一日后,红莲的魂甲被击碎!

    又一日过去,红莲的二段真身被打退到一段真身,而后,一段真身也被打散。

    奄奄一息的红莲,已经无力反抗宁凡的生擒,被宁凡召唤出的神灵树木关入到木笼子里。

    红莲悲愤地发现,原来宁凡仍旧留了一手,直到最后才使用!

    掌位!这绝对是掌位级别的木行道则!否则她纵然奄奄一息,也不至于打不碎这木头笼子!这笼子连法术都不算好吗!仅仅是本身坚韧异常好吗!

    “你…卑鄙!”

    伴随着红莲的怒骂声,宁凡给红莲种下重重禁制,关入玄阴界。

    第二具准圣鼎炉,终于还是到手了!

    “又、又擒了一个准圣!”雷泽老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这才过了多久?宁凡已经干翻多少个光蚁族准圣了!站在末法顶峰的准圣,在宁凡面前这么不堪一击吗!这小子好像真的不是远古大修,但实力却是真的强大!

    没有任何投机取巧,仅凭种种手段,将高高在上的红莲打到奄奄一息生擒…雷泽老祖还能说什么?他自问是做不到此事的。

    “太好了!英雄哥哥将红莲狗贼拿下了!这下子,我们可以去更深处的脊椎冒险了!”软泥怪欢呼雀跃了。

    “更深处的脊椎,什么意思…你对此地似乎很了解啊…”

    宁凡微微一诧,退回本相,降落于地,对软泥怪问道。

    “诶?英雄哥哥不知道这里是蚁主脊椎所在?那你是如何闯入此地前来救我的?”软泥怪大萌眼睁得圆溜溜,大惑不解。

    “若我说我是意外闯入此地的,你可信?”宁凡苦笑道。

    “这、这难道就是那些功德圣人们说的行善不留名!英雄哥哥明明跋山涉水来救我,却不愿得到我的感谢,故而撒了善意的谎言…”软泥怪更崇拜宁凡了,开始疯狂脑补宁凡的伟岸人格。

    “…算了,你爱怎么想随你。先给我讲讲此地究竟是何处。还有,不要再叫我英雄哥哥了…”

    “好的!英雄哥哥!遵命!英雄哥哥!我叫凤沼,有凤来仪的凤,有凤来仪的沼…”

    所以,你只想强调有凤来仪对吧?将自己比喻成高贵美丽的凤鸟,这坨泥巴还真是自恋…

    “说重点。”

    “哦,此地名为十三脊椎,说起这十三脊椎,话可就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

    “好的!英雄哥哥!遵命!英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