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201章 再战红莲!

第1201章 再战红莲!

    荒芜的血肉大地上,冥界鬼花越长越多,渐渐地,方圆数千里,全都成了荆棘与藤蔓的世界。

    冥界鬼花的根,扎入一处处岩层裂缝,贪婪地吮吸着含有微量圣人血的地下水。

    此地大地不知有多厚,准圣自爆的威力虽然可怕,却也只炸开了极薄一层岩层,冥界鬼花的根,只能喝到大地表层的少量地下水,更深处的地下水则不可触及。

    圣人一粒尘可填海,一根草可斩尽日月,随便一滴血,都有无上伟力。冥界鬼花哪里是在饮血,分明是在服食世间最为大补的良药。随着饮下的血越来越多,她的藤蔓上,开始释放出淡淡清气,若是细看,会发现那些清气根据清浊不同,其实还能细分为三种深浅不同的清气,三清时聚时散,玄妙不可言。

    雷泽老祖看不到三清聚散,自然对这清气的出现不感兴趣,开始专心致志疗伤了。

    宁凡倒是对这三清聚散很感兴趣。

    “你身上出现的清气,是何物?”宁凡向冥界鬼花问道。

    【错了。这不是气,而是炁。】

    炁与气同音,于是乎,这句话听起来就有些难以理解了。

    “不是气,而是气?不懂。”

    【后天为气,先天为炁;呼吸为气,存在为炁;气是万物苏生的起点,炁是万物得道的终点;气是…炁是…气是…炁是…】

    宁凡哦了一声,这才知道冥界鬼花说的是炁和气的区别。

    很多修真典籍,都会有炁这个字,甚至有很多典籍会将炁与气混用。炁是什么,宁凡也不懂,末法时代也没见过有谁修成过,此刻虽说冥界鬼花解释了一大堆,宁凡还是不知,炁为何物。就像他不知道为何物一般。

    总有一些东西,是言语无法描述的,再多的语言描述,都切近不了本质,只能以心去悟。

    “算了,炁是什么一点也不重要,你刚刚说的方法,真的能让我直接饮用圣人血?”

    【大量不行,微量可以。】

    “能生食微量的圣人血,我已经很满意了。想不到古魔一族还有这等秘术,需要第三步强者的鲜血才能开启修炼…”

    之前的交谈中,冥界鬼花给宁凡讲了一些古魔族的隐秘。

    其实也算不上是隐秘,在真界,此事人尽皆知;在幻梦界封魔巅尚存的年代,此事同样不是什么秘闻。可现如今幻梦界中古魔一族衰微,此事早已成了历史,故而宁凡才会不知此事。

    古魔修血,古妖修灵,古神修心,不同的修炼道路,自然也会有各自不同的天赋本领。古魔的天赋,全在一个血字。血若修至极限,则会质变,形成古魔特有的杀伐秘术返祖。

    古魔与万古修士对应的境界,被称作返祖之境不过,对于多种血脉同修的宁凡而言,称作返祖还是称作万古其实没什么差别,他也不是太在意。宁凡一直觉得,返祖只是一个名称,叫错也无妨,故而不甚在意,但其实不是。

    封魔巅尚存的年代,任何一个封魔巅古魔,只要修炼到返祖境界,都有资格着手修炼古魔返祖之术。可惜的是,能够真正修成返祖之术的,万中无一。古魔渊下镇压的九个魔祖,之所以威名盖世,倒不是说他们修为高深,而是他们机缘巧合下,全都开启了返祖之术的修行,是古魔族中高人一等的存在。

    返祖之术的修行难如登天,仅仅是获得此术的修炼资格,就需要生食圣人血这一苛刻条件。圣人血何其珍贵!万古境界的古魔,能弄到第三步圣人血的寥寥无几,机缘巧合得到、能生食圣人血不死的,更是少得可怜。且,圣人血只是开启此术修炼的一个门槛,此术想要修炼到至高境界,条件更加苛刻,除了墨重大帝,曾经的封魔巅就没有第二个人修到返祖最高境界的。

    甚至于乱古大帝都没有修到返祖最高境界他所学太杂了。

    这一切,宁凡自然不知。他只是从冥界鬼花那里听说了返祖之术的种种强大之处,才对此术感了兴趣。

    返祖之术的修炼分为三个阶段:汲血再生,洒血暴走,祭血返祖。

    顾名思义,汲血再生就是吸收敌人散落的血气,来恢复自己的伤势、法力。这一点,和古魔杀生之术原理十分相似,当然,杀生之术还有其他妙用就是了。宁凡有些怀疑,墨重大帝就是基于返祖之术一阶段的原理,才创出了杀生之术,奠定了封魔巅主人的地位。

    洒血暴走就厉害了,是一种短时间内提升实力的秘法,通过牺牲自身血液,强行提升己身实力。血脉等级越高的古魔,暴走的提升越是明显。此术提升实力的部分原理,和杀生术杀人提升原理很像,不同的是,杀生术是牺牲敌人的生命来提升自己的实力,暴走则是牺牲自己的血。

    第三阶段祭血返祖最恐怖。第三阶段是何模样,冥界鬼花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她又不是古魔。冥界鬼花只给宁凡讲了一个故事,在真界,曾有一只辟脉修为的古魔,遭遇意外直接返祖,返祖状态下,神智彻底时空,屠戮了数个中等仙国,杀了十多个圣人…

    辟脉古魔灭国杀圣人!此事听起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若是真的,返祖之术就太恐怖了,三阶段的返祖之术,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啊。

    当然,返祖的代价也很沉重,那个辟脉小辈由于过度跨越境界使用返祖,事后所有平行轮回的自我全部崩溃,彻底被轮回抹去存在了。强如第四步仙皇,也无法将此子从无尽轮回的沉没中捞回来…

    扯远了…

    有圣人血的滋润,一炷香不到,冥界鬼花便伤势痊愈,元气满满了。随着冥界鬼花痊愈,宁凡制造的那些个不灭鬼卒,也全都恢复如初,活蹦乱跳了。

    接下来才是重点!冥界鬼花声称,她能给予宁凡一定程度的帮助,帮助宁凡生食圣人血,开启古魔返祖之术一阶段的修炼。

    一阶段是汲血再生,若能获得这种古魔手段,宁凡身上的伤势根本不是问题,吸点圣人血,一会儿就能痊愈了。

    冥界鬼花并不指望能帮宁凡修出二阶段返祖术。返祖术是那么好修炼的吗?此术的修炼需要圣人血液来开启,更需要对于返祖之术的高深领悟。便是真界那些凶名赫赫的古魔圣,刚着手修炼此术时,都需要漫长岁月来领悟返祖术的精髓。若对于一阶段的感悟不足,二阶段根本无法踏入门槛。

    【接下来,由我直接吸收地底圣人血。你咬破我的根茎,饮我根液,从中获得圣人血的稀释成分即可。我的根液可以调和圣人血的庞大能量,令其易于吸收。但不是任何人都可服食我的根液,唯有与我订下契约之人可以如此,其余人服之,将受冥之诅咒…】

    冥之诅咒?

    宁凡点点头,并没有多问冥之诅咒是什么。他只要知道一点就够了,只有他这种契约者可以获得冥界鬼花的帮助,以这种手段取巧生食圣人血。

    冥界鬼花从岩层抽出一条碗口粗细的根茎,送到宁凡跟前,给宁凡咬。

    宁凡接过这段根茎,观察良久,确信此事不会对自己产生危害后,终于还是张了口,咬了下去。可就在牙齿快要触到根茎时,他又有些犹豫了。冥界鬼花是个女子对吧,这根茎相当于她的肢体对吧,根液形同血液对吧。他这般咬破对方的身体,吸食此女的血,似乎有些残忍。对敌人,宁凡当然不会在意这点残忍,可偏偏,冥界鬼花是他数次生死大战的同伴…

    【你迟疑了,你怀疑我会用这种手段害你,是吗?放心吧,契约这种东西,是你无法想象的强大限制,我既然与你订下契约,就无法作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了,除非你我契约终止。且我身处囚笼,你是我求生的希望,我也没有理由害你。】因为宁凡的忽然迟疑,冥界鬼花似乎有所误会了。

    宁凡苦笑,却没有多做解释,怎么解释?要说他对一堆藤蔓根茎生了怜香惜玉的心思?至于怀疑…自从听了全知老人一番话,宁凡方才醒悟,这世间每一件事其实都充满了疑点与虚假。你可以怀疑所有一切,甚至怀疑自己的存在,但终究…需要所有相信。他选择相信冥界鬼花,他相信一路走来的生死携手,不是虚假,若最后还是被欺骗,那他也只有认了。世界的真理,不就是这么一回事么…

    这一口,他终究还是一狠心咬了下去。

    见宁凡选择相信自己,冥界鬼花似乎很开心,没人喜欢被同伴怀疑。她的藤蔓与枝叶欢快得摇动着,也不知道是不是风吹的缘故。

    根液很苦,苦得就像女子思念良人的泪水。

    这种苦涩之中,又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甜腥,那是血的味道,是进一步稀释在鬼花根液里的圣人血!

    烫!好烫!

    那比微量还要稀少的圣人血,竟有着无法想象的热度,好似只需要极少一丝血丝,就能将宁凡的所有存在烧成灰烬!

    比极阳还要灼热!

    比世间任何第二步的火焰都要炽烈!

    那是血液沸腾的温度,若是微观到无尽程度,会发现圣人血液的每一个血液细胞,其上都铭刻着古经!

    刻经文于血!这是真正的圣人才拥有的手段!只要未入第三步,任你如何逆天,都无法做到此事!

    宁凡盘膝于地,持根茎饮血,面露痛苦之色。他的面色越来越涨红,身体好似鞠球一般鼓了起来,胀痛难忍。

    不行!

    单凭自己此刻的修为,无法强行炼化圣人血,哪怕在冥界鬼花的帮助下,他服下的只是微量中的微量,微不可查地一丝。

    但这一丝血,却代表了第二步与第三步不可逾越的鸿沟!代表了第三步的威严,无论如何不可被第二步侵犯!

    敢饮我血,便取尔命,这是圣人的威严!

    恍惚间,宁凡好似透过那一丝圣人血,看到了一只巨如大千世界的雌蚁,正对他怒视。

    宁凡喝的,是蚁主的血!

    他看到的幻象,是蚁主留在血液深处的道与念!

    在蚁主道念的影响下,宁凡震撼地发现,他自身的道念竟因为圣人血的融入,有了崩溃的痕迹!

    果然,他这点修为,还不足以生食圣人血,即便他有着逆天的神灵躯体,但还是不够。

    他尚且做不到此事,亘古至今,又有几个第二步能做到此事!

    古魔一族偏偏是一个异类,这个嗜血的民族,对于血的研究,远超常人!

    就在宁凡几乎承受不住体内圣人血侵蚀的时候,他体内的古魔血脉,开始反击!魔符的符文,开始在宁凡整个身躯浮现,奇异的纹路布满全身,使得宁凡的模样充满了邪异之感。

    他始终压抑的魔性,好似在这一刻火山喷发。双目逐渐变得猩红,好似要噬人一般;体内的魔血开始沸腾,好似那火山之中喷发的岩浆!

    吞,吞,吞!

    魔血开始强行吞噬微量圣人血,任你贵为列圣,只要身为敌人,便要撕下你的皮,咬碎你的骨,吞掉你的血!

    这是疯意,是狂念,是魔苏!

    血液沸腾到极热之境,忽然一转,变得极冷,冷如八寒之下的地狱!

    这一刻,魔血的沸腾,出现了极之变化!

    这一刻,宁凡体温开始下降,身躯膨胀开始恢复如初,但意识却更模糊了,脑海中的疯狂之念暴涨了无数倍!

    要,撕碎这天!

    要,踏碎这地!

    要,扫尽一切敌!

    舍我一身残血,打碎浊世,伸张魔念!

    吼!

    宁凡一声魔吼冲天,身体出现了大量血蒸气,竟只凭一丝圣人血,打开体内魔念禁锢,踏入到了返祖一阶段的汲血之境!

    血,他想要更多的血!

    宁凡意识越来越模糊了,他近乎粗暴地抓起鬼花根茎,狠狠一口咬下,大口大口的根液流入腹中。

    甜,真甜,这血液的味道!

    宁凡的脸上挂着残忍嗜血的笑容,身上原本颇为严重的伤势,随着圣人血的强行汲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三十息!

    只用了三十息,宁凡一身伤势,彻底痊愈!如此惊人的伤势恢复速度,堪称逆天!就是宁凡所有恢复手段加在一起,也远远不及此刻爆发出的伤势恢复速度!

    “嘶!这小子做了什么!他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他的气息怎么冷得让我心悸!还有…他的伤怎么恢复的这么快!普通准圣受了他这等伤势,没有十数年绝对无法好转的!这还是他没有损伤根基的缘故,似我这等根基大伤,则需要漫长岁月来治疗的。此子的疗伤速度太可怕了吧!”雷泽老祖震撼难言,他很难静下心自我疗伤了,已经完全被宁凡引起了动静吸引了。

    “宁兄他这是怎么了!他的气息…变得好冷。”阿芙洛不小心对上了宁凡无情的眼神,竟被颤得发抖。

    “主人他…他似乎正在进行某种修炼…”黑魔倒是能够看出来一些,可她的记忆太残缺了,根本记不得宁凡此刻的姿态,是发生了何事。

    “你们都不要急,英雄哥哥这是有了大造化,正式修成了古魔返祖之术一阶段。真是了不起!在真界,很少有古魔能修成此术了。这就是汲血再生吗,真是可怕的恢复力!那般严重的伤势,三十息不到就痊愈了!听说真界的古魔圣们,即便手持圣人血,都需要漫长岁月的领悟,才能踏入一阶段。英雄哥哥肯定已经花费无数岁月来领悟此术,借由之前和红莲女贼的一战,终于有了顿悟,突破瓶颈…”软泥怪解说道。

    她却不知,宁凡根本没有花费漫长岁月来领悟返祖之术。宁凡刚听说有返祖之术存在,就一股脑地修炼成功了。

    是运气,却也不是。

    说是运气,是因为恰好此地有圣人血,又恰好有冥界鬼花帮他稀释圣人血,减少了他生食圣人血的难度。

    说不是运气,是因为返祖一阶段的原理,和杀生之术太像了,宁凡早就将杀生术领悟到了极高境界,返祖一阶段于他而言,几乎没有任何理解上的难度。

    对于旁人而言难以理解的返祖原理,对他这种杀生术修炼者而言,理解起来不要太容易。

    “这就是返祖一阶段,汲血的力量吗,此术给我的感觉,就仿佛只要杀人饮血,便可无所不能!唯一的缺点,是此术产生的疯魔之念太过狂暴,若非我道心坚固,怕是一开启汲血状态,就会直接被魔念吞噬理智,成为一个人形杀戮兵器!”

    原来,这才是古魔的真正模样!

    只领悟到古魔破灭道是不够的,真正的古魔,唯有浴血才能强大!

    “返祖一阶段的原理不难理解,二阶段的话,理解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了。毕竟二阶段虽有部分原理和杀生术雷同,却也有一定程度的不同。不知我能否借助此地的圣人血,一跃踏入返祖二阶段…”

    宁凡开始做出尝试。

    于是,他的身体开始出现惊人变化!

    他分明没有主动开启万古真身,但真身,却自行开启了!

    而后…

    万古真身的形态,居然在原有基础之上,有了巨大改变!

    宁凡一身魔道,最厉害的是木行,毕竟木行都已经开了神格,成了父神,比掌位更掌位,比封号更封号。

    如此一来,他此刻真身变化的趋势,竟是沿着木人的方向变化的。

    万古真身的形态,不再是单纯的金甲巨人,而是朝着金甲树魔的形态演变着!

    宁凡有些搞不懂状况了,他明明是在修炼返祖二阶段,但万古真身却不合时宜有了变化。这种变化的出现,居然有些像万古真身的二段变化!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是想使用返祖二阶段古魔暴走的力量,为何反而有了修成二段万古真身的趋势…

    是每个古魔都这样,还是…只有他这种远古神灵是这样!

    返祖…返祖…

    宁凡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好似明白了什么。

    古魔返祖,返的是什么祖!

    世间先有神灵,后有仙灵,仙灵后裔之中,又有古魔之类的族群划分…莫非,返祖返的不是古魔的祖先,而是一切生灵的祖先神灵?!

    返祖想要返修士为神灵,而自己…直接就是一个神灵…返祖之术用在自己身上,极可能…和其他古魔效果不同!

    宁凡并不知道,他的猜测其实十分接近真相了。

    普通古魔返祖,是想变化出神灵姿态,以普通等级的神灵之力杀敌。

    可宁凡本就是神灵,他的祖,不是普通神灵,而是神灵的祖。

    他此刻真身变化的树魔之相,也不是普通的树魔,而是木之祖神的姿态!

    宁凡幸运的成了木之父神,这是因为这一时代,木系神灵死绝了,否则木之父神一位,绝对轮不到他。

    所谓的木之父神,必定是同一时代的最强木系神灵但那也只是就同一时代而言。

    凌驾于所有时代木之父神的最强父神,才能被称作祖神!

    倘若宁凡完全踏入返祖二阶段,他的万古真身,极可能会朝着木之祖神的方向演变,并发挥出少许祖神的力量。

    可惜,他做不到此事。

    返祖一阶段产生的魔念,就几乎吞噬他理智了。二阶段所产生的魔念,是一阶段的数十倍,这等魔念太过恐怖,他的二段万古真身不过变化出了部分轮廓,整个人就已经处在崩溃边缘;倘若强行踏入二段真身,他将彻底失去理智,被魔念吞噬,走火入魔之际,将只知杀戮。眼前的雷泽老祖、小猫儿等女,都会成为他的无差别杀戮目标…

    于是,宁凡没有继续尝试进入返祖二阶段,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敢乱来,怕伤害身边亲近之人。

    他平息了体内魔念,退出了不完全的返祖二阶段,又退出了返祖一阶段,身上的血蒸气都消失一空了。

    见宁凡搞完大动静后平安无事,雷泽等人皆放了心,唯有软泥怪张大了大泥嘴,因为过于震撼,怎么也合不拢。

    “返祖二阶段!英雄哥哥刚刚绝对踏入返祖二阶段了,他分明才刚刚修成一阶段,居然一眨眼就踏入到二阶段,这怎么可能!放眼真界古魔圣,就没有一个能做到这种逆天之事的,莫非英雄哥哥的资质,竟凌驾于所有真界古魔之上!”

    软泥怪越发崇拜宁凡了!

    她家英雄哥哥居然有希望成为史上第一古魔,跟在英雄哥哥身边,还有谁敢欺负她!

    “宁老弟,你究竟…”雷泽老祖满腹狐疑,开口想要问问宁凡刚才在干什么,转而一想这可能是宁凡的秘密,又不好开口问了。

    “抱歉。”宁凡歉然道。

    道歉,是因为无法坦诚相告。神灵的身份太过禁忌,若是传出,还不知道要引起什么样的乱子,他不告诉雷泽老祖,也是为雷泽老祖好。

    “嘿,道歉干嘛?哪个人还没有点秘密?我九岁的时候闻过师姐的亵衣亵裤还不是谁都没告诉,呃…”雷泽老祖尴尬地捂住了嘴。

    这厮说漏嘴了!

    他小时候貌似干过一些天怒人怨的事情,幸好他师姐不知道,若是知道,怕不是要把他打死…

    “前辈小时候,还真是…调皮。”宁凡骤然听到这种不伦言语,也是有些尴尬,几乎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

    “玩笑而已,玩笑而已。”雷泽老祖尴尬笑道。

    宁凡才不相信这是玩笑…不过,他也没有再提此事,免得雷泽老祖尴尬。

    治好了冥界鬼花,顺带还修成了返祖之术一阶段,宁凡的心情相当不错。便是红莲本尊杀至,他也有信心不借由魅术,和红莲分个高下了。

    可惜,红莲本尊杀过来,貌似还需要很久。

    于是,剩下的时间,宁凡又开始着手制作尸奴王鬼卒了。

    若是能在红莲到来前制造出尸奴王鬼卒,绝对能给红莲一个大惊喜。

    让宁凡高兴的是,由于此刻冥界鬼花一面吸收地底圣人血,一面给他制作鬼卒,鬼卒的成功率相当逆天,居然接近百分百了,制作速度也是快得惊人!

    没多久,尸奴王鬼卒就被造了出来!宁凡麾下又多了一个大将!红莲本尊若是没头没脑杀过来,铁定要倒霉!

    可…有一件事宁凡却不太满意。

    造出来的不灭尸奴王,似乎有些…不听话…

    “怎么回事!不灭鬼卒不是对主人的命令绝对服从吗!为何这尸奴王对我的命令如此抗拒!”宁凡皱眉道。

    【此鬼卒太强,你修为不足,无法完美驾驭…硬要完美驾驭,只有一个办法…】冥界鬼花答道。

    “什么办法?”

    【打服他!】

    “这…”

    宁凡有些头疼了。

    尸奴王可是一个气血怪物!没成鬼卒以前,就不是斩命人剑可以轻易对付的,此刻成了不灭鬼卒,不死能力更逆天了。想要以斩命人剑克制它,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红莲本尊已经没多远了,宁凡可不认为,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尸奴王打服打听话,尸奴王可不是万圣龙王那样的弱渣渣…

    “算了,之后有时间再处理尸奴王的服从问题。此刻他虽对我的命令有所抗拒,但也不是绝对不听从,我若下令他攻击红莲,他纵然不认真出力,总还是会参战的。”宁凡无奈道。

    近了,近了。

    这里没有地磁干扰,宁凡的雨术能畅通无阻地感知遥远之地,他能感知到,红莲本尊已经很近。

    这一次,红莲不是莲子分身来临,实力肯定要胜过之前的一战,更会对魅术有所戒备。

    可宁凡也不是之前受伤的状态了,这一次,他可以百分之百发挥实力,更可以动用鬼卒,且鬼卒之中,还多了一个不太听话的尸奴王。

    不灭尸奴王、不灭吸魂树、不灭万圣龙王、不灭墨麒麟…再加上全盛状态的宁凡本人,如此豪华的阵容,若还是干不掉红莲,宁凡真要羞于见人了。

    …

    近了,近了!

    红莲能感觉到,宁凡等人就在前方,就在之前发生大战的地方!

    此子简直狂妄!她不信宁凡不知道她本尊来临,此子明明知道她本尊要来,居然不逃跑,而是留在原地等她到来,完全不把她放在眼中吗!

    “你以为你还能再用魅术阴我一次吗!狗男人,你会后悔的!”

    红莲的娇喝声回荡天地,在这声音响起的瞬间,她本人终于出现在了宁凡一行人视线中!

    “你可知我损失一具莲子分身,需要多少年才能修回来!你该死,该死!”

    “宁凡!宁凡!!宁凡!!!我说过我会找回场子的,你既是混鲲弟子,大概也做着极乐净土的白日梦吧!正好!我便以你们混鲲一脉的八宝红莲业火送你前往极乐世界!”

    红莲怒极反笑,张口就喷出了滚滚烈焰。

    她喷出的不是火。

    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