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98章 二归一...

第1198章 二归一...

    宁凡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擒拿准圣的行为,竟将鹰扬尊者直接吓跑了。

    后方只有尸奴王一个人追了上来,鹰扬尊者已不知所踪。谁都看得出来,鹰扬尊者已经逃离了此地。

    岂止是鹰扬尊者惧怕了宁凡,更远处,那些原本想要追杀宁凡的光蚁族强者,纷纷选择掉头逃窜,哪还有继续追杀宁凡的勇气,惶惶如丧家之犬!

    宁凡能够清晰感受到,锁定在自己身上的无数杀机,正一一远去…

    光蚁族错了!他们高估了宁凡的实力!他们误将宁凡当成了一个毁天灭地的远古大修,他们…怕了!

    “柯比雄!老夫临时有事,先走一步!你和尸奴王合力,将这红名大修拦住,不得放他追杀老夫,这是命令!”

    极远处,鹰扬尊者一面逃跑,一面给柯比雄仓促传音,下达命令。许是鹰扬尊者内心太过紧张,传音的口气有些发抖,完全没有做到传音入密,反而声闻于天,连宁凡都听到了鹰扬尊者的传音,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之极。

    大修?呵,那鹰扬尊者居然将他当成了一个远古大修…

    “开什么玩笑!本将又不是你的手下,本将效忠的是皇女一脉!凭什么牺牲自己给你们祭司一脉争取逃跑时间!”

    接到鹰扬尊者传音的柯比雄,气得破口大骂,骂的自然是鹰扬尊者无耻:此人简直就是一个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典型,一见风头不对,居然直接抛下同伴,掉头就跑;更过分的是,居然还要求同伴给自己殿后…

    柯比雄当然不肯牺牲自己,给别人争取逃跑时间,他又不是灵智低下的尸奴王!他也想逃!他也被宁凡十息擒拿准圣的行为震住了!

    柯比雄不敢想象,宁凡要有何等高深的修为,才能在短短十息生擒一名准圣。对!鹰扬老匹夫说得没错!此人就是一个远古大修!因为就算是二阶准圣,也不可能十息擒准圣的!

    这个念头一生出,柯比雄对于宁凡的惧怕顿时翻了无数倍,心中叫苦不迭,恨自己头脑一热,跟着皇女跑来抢功。末法时代的远古大修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无敌于天下!意味着已经站在了末法时代的!连花火殿下都只能在宁凡手上支撑十息,他这种靠着融合暂时提升的准圣,能在宁凡手上撑几息?

    五息?三息?还是一息?

    又或者,他连宁凡的一招都接不住…

    “蚁人遁仙术!”

    柯比雄使出了圣蚁宗的招牌遁术,没有任何起步动作,瞬间跳出了吸魂树等不灭鬼卒的包围,一个纵身就飞出了数个大陆的距离。

    “又是这种遁术,真是麻烦…”

    宁凡皱了眉头,想要去追柯比雄,却有姗姗来迟的尸奴王,将他拦住了。

    这尸奴王好生厉害!张口喷出滔天尸气,轻易就将周围数个大陆罩入尸气之中,以尸气封天锁地!

    如此一来,宁凡的所有遁光都被封锁,想要追赶柯比雄,却是无从追起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柯比雄逃走。

    他召出逆海剑,尝试着斩碎这封天锁地的尸气,却发现这股尸气看似只是漫天气体,刀剑斩上去却能发出金玉碰撞声,诡异至极;逆海剑砍在无形尸气上,斩击的力量更是直接就被尸气吸收了,根本无法破开尸气。

    “这是尸奴王的灭法结界,此结界一开,莫说你我跑不出结界,就算是远古大修,也无法直接冲出结界。想要跑出结界,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尸奴王主动解开结界;二是从结界内部将这尸奴王斩了!小友…你该不会真的是远古大修吧。”

    雷泽老祖挣脱了束仙丝的束缚,飞至宁凡身边,解释了尸奴王的神通之后,小心翼翼看着宁凡。

    倘若宁凡真的是一个远古大修,他再和宁凡相处,说不得要以晚辈自居了…

    “不是。”宁凡没有冒认远古大修,此刻身处战场,他纵然有心冒充远古大修,和尸奴王一战也会露出马脚他是不可能向碾压花火那样,碾压眼前这只尸奴王的。

    “真不是?那你为何能够十息擒准圣…”雷泽老祖似乎不相信宁凡的话语。

    宁凡还没来得及回答,尸奴王的铁拳已经砸了下来。乖乖!这尸奴王好生巨大的体型,拳头居然比修真星还大!这哪里是拳头砸落,这是星辰在坠落啊!

    见此一幕,雷泽老祖哪还有闲心刨根问底,面色大变道,“且不管你是如何擒下准圣的,你我联手,速速斩了尸奴王!那鹰扬老儿逃跑前,定是对尸奴王下了死命令的!不斩此獠,你我休想活着走出这方结界!”

    封号之器,风伯口袋!

    雷泽老祖口中说着话,手上动作也不慢,连封号之器都祭出来了。这风伯口袋当真了得,可跨域捉人,亦可放风杀人。口袋一张,银色的风之符文顿时宣泄而出,化作银色飓风,迎着尸奴王的巨拳撞了过去。

    轰!

    这一对轰,却是尸奴王略占上风!

    尸奴王的拳头被飓风挡了回去,可尸奴王没有半点受创;反而是雷泽老祖的飓风,被尸奴王一拳之力砸碎成亿万风之符文,继而风之符文开始大片大片的崩溃,只一个照面,就损失了半成左右的符文!

    见此一幕,宁凡面色微变,对这只尸奴王的实力有了清晰认知。

    这只尸奴王比雷泽老祖厉害得多!

    这是一个棘手的敌人,它最棘手的地方,是它还能持续吸收其他小尸奴,融合己身,变得更强!

    倘若宁凡和雷泽老祖真的被尸奴王在内的四名准圣围攻,下场绝对会很惨。幸运的是,四名准圣被宁凡抓了一个,吓跑了两个,只剩尸奴王一个人独撑大局,显然是不够的。

    “小友,我攻这尸奴王左路,你和你那些不灭鬼卒攻右路!这尸奴王强则强尔,但也不是没有弱点!此尸奴对于体术的防御极其逆天,但却惧怕法术攻击。它是在极火之地诞生的尸奴,身具火行,你以水行攻之,可奏奇效!”

    说话间,雷泽老祖已经攻向了尸奴王的左路,尸奴王的左拳攻击,再一次被雷泽老祖挡住。

    吼!

    尸奴王勃然大怒!

    左拳的攻击频频被雷泽老祖挡住,一怒之下,尸奴王右拳也挥动了,竟是打算双拳合力砸死雷泽老祖。

    右路进攻已经划分给了宁凡,尸奴王的右拳攻击,宁凡自然不会漏到雷泽老祖那边。

    他仗着心神联系,给三名不灭鬼卒下了命令,三名鬼卒得令,立刻阻挡在了尸奴王的右拳前方!

    不灭吸魂树!不灭墨麒麟!不灭万圣龙王!

    阻挡尸奴王右拳的,是一名准圣,两名半圣!在宁凡看来,尸奴王再厉害,这一拳应该也会被挡住了。

    可他错了!

    尸奴王的肉身力量太恐怖了,这一拳砸落下来,除了吸魂树勉强撑住没有暴体,墨麒麟、万圣龙王都被尸奴王一拳打爆!

    倘若墨麒麟和万圣龙王不是不死之身,尸奴王这一拳,可以说直接就能毙掉这两名半圣!

    这一刻,不灭鬼卒的厉害也显现了出来。即便被尸奴王打爆了形体,墨麒麟与万圣龙王眨眼间便肉身重凝,再度迎着尸奴王的右拳,发起一阵阵攻击。

    尸奴王大怒!它的灵智太低了,无法理解眼前的一幕。被自己杀掉的两个半圣,居然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死而复生,它不喜!它非要将这几个不灭鬼卒砸成烂泥!

    可惜…

    无论它将墨麒麟、万圣龙王击杀多少次,对方仍旧能在冥界鬼花的力量影响下,超速再生。

    若是脑袋正常的人,见不灭鬼卒难缠至斯,肯定明白对付不灭鬼卒的正确办法,是斩杀宁凡这个操控鬼卒之人。

    可尸奴王想不到这一点!

    于是它悲剧了!

    左路有雷泽老祖狂攻,右路有三个不灭鬼卒纠缠,甚至不用宁凡出手,尸奴王就已落入下风。

    它开始被一人三鬼压着打!

    可让宁凡心惊的是,即便被雷泽老祖等人压着打,即便雷泽老祖动用了多种水行手段攻击尸奴王的弱点,尸奴王的气血衰减速度,仍旧可以用缓慢来形容。

    被两名准圣、两名半圣围攻,尸奴王不可能不受伤,但它的气血太庞大了!再严重的伤害打在它身上,都没有明显效果。

    宁凡估算着尸奴王的气血,越算越惊,这尸奴王即便站着不动让雷泽老祖等人砍,后者都需要砍上十天九夜,才能干掉尸奴王…

    问题是,人家尸奴王会站着不动让你打么…人家不会防御么…人家损失的气血,不会随着时间推移缓缓回复么…

    一番交手之后,雷泽老祖同样估算出了尸奴王的庞大气血,脸都绿了!

    这要怎么打!尸奴王的气血回复速度,都快赶上受伤速度了好吧!

    他虽然对光蚁族的尸奴王了解颇多,但却从来没有和尸奴王亲自交手过,这还是第一次正面对上尸奴王!

    从前,他也只是听说尸奴王的厉害,今天才知道,这厮岂止是厉害,简直就是怪物啊!末法时代,能被称作怪物的人少之又少,这厮绝对是其中之一!

    尸奴王的气血看不到尽头,他的法力却有限!尸奴王的弱点是法术攻击,他必须维持相当速率的法术攻击,来对尸奴王持续造成伤害,这对于法力的消耗,堪称巨大!

    照这个法力损耗速度,他顶多能和尸奴王打上三天,就会法力耗尽。

    三天之内,他能斩杀尸奴王吗…

    三天之内,他能逃出尸奴王的结界吗…

    光蚁族的人会不会察觉到宁凡不是远古大修,去而复返,再来围攻宁凡…若时间拖得太久,对方一定能够察觉,宁凡不是远古大修!

    远古大修是不可能被区区尸奴王困死的!大可斩了尸奴王走出结界!

    “若法力耗尽,老夫仍旧斩不掉这只尸奴王,老夫便使用最后的手段…无论如何,都要将宁小友送出此地!我身可死,两仪香火却不能断!”

    雷泽老祖内心一横,有了决断。

    他心中所想的最后手段,指的是准圣元神自爆!准圣的元神自爆极其恐怖,便是远古大修也不敢贸然卷入其中。若是雷泽老祖自爆元神,舍命一击,就算仍旧杀不死尸奴王,至少也能将灭法结界炸开一个裂口,给宁凡创造逃生之路…

    做这一切,也不是为了宁凡这个萍水相逢之人,而是为了两仪宗的传承使命!

    这与他性格是否软弱无关,这是无论如何都需要贯彻的信念!

    且,准圣自爆也不是一定会死,准圣准圣,已经十分接近圣人了。那些准圣中的高手,就算自爆元神,也有不少的机会能够保住一线生机,当然修为上的损失绝对是十分巨大的…

    宁凡自然不知道,雷泽老祖已经被尸奴王的强悍气血吓得失去了信心,甚至都有了舍命一击的打算,死也要保护自己。

    若知道此事,他或许会有些感动吧,可惜他不知。

    他没有参与围攻尸奴王,他在观察尸奴王。

    “吸魂树擅长木行攻击,墨麒麟擅长火行,万圣龙王倒是擅长水行,可万圣龙王本身攻击力太弱,还不足以给尸奴王造成可观伤害…雷泽前辈是一个封号风修,水行虽然也会,却不够强大,这也导致他面对尸奴王时,往往打不出有效伤害…”

    “嗯?这尸奴王居然又开始召唤小尸奴了。”

    宁凡面色一沉。

    却是那尸奴王不甘心落入下风,发出一连串尸吼,将整个十二层的小尸奴全部召唤过来了!

    光蚁族惧怕宁凡这个“远古大修”,尸奴们可不怕!他们没有脑子!他们只知道贯彻光蚁族的命令,死战不退!

    被召唤到此地的小尸奴们,纷纷融合到尸奴王的体内,使得尸奴王的气势又有了暴涨的苗头!

    它还在变强!它还能变强!只要无限吸收小尸奴的力量,它便无所不能!

    此刻的尸奴王,都能强大到让雷泽老祖绝望,若是变得更强…

    雷泽老祖大急,正打算出声提醒宁凡,斩掉驰援而来的小尸奴,宁凡却已经先一步出手了。

    他不可能一直站在旁边观战!

    他已经观察得够多了,也已深知,只凭雷泽老祖和三个不灭鬼卒,无论如何都干不掉这只尸奴王。

    这只尸奴王已经强得可怕,他不会任由尸奴王继续吸收小尸奴变强的!

    嗤嗤嗤!

    逆海剑连连斩出,一只只尸奴被宁凡砍爆,但还是有不少尸奴避过了宁凡的斩击,强行融合到尸奴王的体内。

    被尸奴王召唤来的尸奴,不只有仙尊尸奴,还有很多修为低微的第一步尸奴。

    尸奴的数量太多了,绵延无际,何止百万,倘若这些尸奴全部融合到尸奴王体内,届时宁凡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干掉尸奴王了。

    “漏网之鱼太多了,必须使用范围更大的攻击…只怕水行攻击的尸奴王是么…很不巧,水行攻击,正是宁某擅长的东西!”

    召唤,无涯海水!

    宁凡一掌阵纹,排在火焰大地之上,霎时间,火焰大地被凭空出现的一片海,淹没!

    这些海水淡红如血!

    这些海水来自真界,名为无涯!此海一现,宁凡范围内的水行攻击可威能大涨!

    “此子竟能在无水之地召唤如此规模的海洋!”雷泽老祖大吃一惊。

    水淹一界瓶,现!

    陡然间,火焰的苍穹,被逆尘海所取代,天空成了倒悬的海!

    而后,地面的无涯海海浪冲天而起,天空的逆尘海海浪宣泄而下,怒涛终于汇合,将结界内的所有一切,都淹没在了海浪之中!

    这是宁凡能够动用的最强水行攻击,是宁凡以无涯海、逆尘海的海水融合而成的最强水攻逆海无涯!

    这一次攻击,宁凡毫不犹豫地用上了最强法力,所产生的威力,连雷泽老祖这等存在都惊得面色大变。

    “这小子,居然使用如此规模的无差别攻击,他是想连老夫一起灭杀吗!”

    宁凡当然不会连雷泽老祖一起攻击的。

    逆海无涯虽然会无差别攻击一切生灵,但却有一处不会受到攻击,那就是水淹一界瓶所在。

    “委屈前辈了,且在晚辈的瓶子里避一避吧。晚辈的法力又变强了,这一招的威力也是更胜往日。如此一来,晚辈也不敢待在外界,承受海浪了…”

    宁凡带着雷泽老祖,躲入到水淹一界瓶的瓶中界,至于水淹一界瓶本身,则在海浪之中浮浮沉沉。

    三个不灭鬼卒宁凡没有收入瓶中界,反正它们死不了,正遵从宁凡的命令,顶着海浪淹没,继续攻击着尸奴王。

    尸奴王可就惨了!

    他召唤来的小尸奴,连仙帝都没有一个,面对逆海无涯这等无差别攻击,来多少都是白搭,来多少死多少!

    只几个呼吸而已,此地所有小尸奴全部被海浪灭杀!陨落小尸奴超过三百万!其中包括四百多具仙尊尸奴!

    这可是光蚁族全部的小尸奴了,不幸地被尸奴王召唤到了此地,不幸地被宁凡一网打尽…

    尸奴王本人更是可怜,他是干尸,他是火行,他最怕的就是水,此等规模的水行攻击,已经能让他本能地感到惧怕了!

    当然,逆海无涯虽然厉害,却也秒不掉尸奴王这等存在的,以他的庞大气血,即便承受逆海无涯的攻击,也能支撑一个时辰不死的。

    若它聪明一些,它随时可以解除结界,逃出海浪范围。

    可偏偏它是一个死脑筋!鹰扬尊者令它缠住宁凡,不允许它逃跑,它便不敢逃!即便战死在此地,也不敢逃!

    这也是为什么,光蚁族准圣们使用尸奴王时,往往都会派一个准圣随同。没办法,尸奴王的脑子太蠢了,必须旁边有人提点,告诉它面对不同的敌人时,使用不同的针对手段。

    若鹰扬尊者不逃,有他在旁边提点,尸奴王绝对会打得宁凡一行怀疑人生。

    可惜没如果…鹰扬尊者做了一个错误决定,尸奴王不得不一个人承受宁凡的怒火。

    它看不破冥界鬼花的弱点。

    它明知不敌逆海无涯,却不敢逃跑。

    它战意不减,在海浪淹没中怒吼,一次次将围攻它的三个不灭鬼卒击退、砸扁。

    可无论如何,它都杀不死那三个讨厌的不灭鬼卒。

    就连逆海无涯,也淹不死那三个鬼卒…

    冥界鬼花简直就是世间一大邪祟,它所召唤的鬼卒不死不灭,它本身好似也不会被真正毁灭一般。

    海浪淹没中,冥界鬼花一如既往,开得妖艳,更由于吸收了三百多万小尸奴的生机,这一刻的冥界鬼花,更积蓄了强大的力量。

    又能制作不灭鬼卒了!

    这是一个绝佳机会!只要宁凡能在此地干掉尸奴王,他便有一定几率,将尸奴王制造成不灭鬼卒!

    若真能如此,他的麾下不仅能再多一个准圣打手,且这一次的准圣,还不是吸魂树那样的准圣弱者,而是一个比雷泽老祖都要强大的强力存在!

    “水淹一界瓶,这莫非是水淹大帝的成名之物,幻梦界水行法宝排名前五的水淹一界瓶?”以雷泽老祖的手段,即便躲在瓶中界内,仍能隐约感应外界变化,对于水淹瓶的威力,他感到阵阵心悸。

    他听说过水淹大帝的种种战绩,听说过水淹一界瓶的古老传说,此刻亲眼见到水淹一界的威力,他却觉得那些传说对于水淹一界瓶的威力描写得太低。

    真正的水淹一界瓶,似乎比传说得更强大,更厉害!连尸奴王这等气血怪物,都在水淹一界的攻击之中,遭受到了可观伤害!

    雷泽老祖自然不知,宁凡使用的已经不是单纯的水淹一界,而是融合了逆尘海、无涯海的双重水攻,威能自然要比传说更强。

    “嗯。”

    宁凡只随口应了一声。

    此刻他所有心神,都用在操控外界海浪上面了。

    逆海无涯秒不掉尸奴王,如此一来,宁凡不得不做好和尸奴王持续对抗的准备。

    长时间操控逆海无涯,对于心神的损耗极其厉害,也幸而宁凡的心神强度早已今非昔比,若非如此,恐怕无法维持逆海无涯太久的。

    尸奴王被淹没在海浪之中,海浪之间,无数暗流在宁凡的操控之上,形成漩涡激流,欲将尸奴王绞碎。

    可尸奴王的气血太强横了,即便每一次海浪冲击都能给他造成大量杀伤,气血的削减速度仍然不算太快,只能说是不慢。

    不够!不够!不够!

    照这个速度,宁凡需要维持一个时辰以上的逆海无涯,才能杀死尸奴王。不说他的心神无法维持海浪攻击那么久,单说他堂堂“远古大修”,一个时辰都干不掉尸奴王,绝对会让光蚁族产生怀疑…

    如宁凡所料。

    此刻的光蚁族内部,已经对宁凡的大修身份产生怀疑了。

    怪只怪宁凡之前十息生擒准圣的行为太吓人了,这等强势碾压准圣的行为,完全就是远古大修的做派!是以鹰扬尊者才会错估宁凡的实力!

    可这并不代表光蚁族的准圣们都是傻子!

    宁凡中了光蚁族的红名追杀,所有光蚁族强者都能借由一丝联系,感应到宁凡的情况。

    之前宁凡只是观战,没有插手攻击尸奴王也就罢了。只凭雷泽老祖和几个不灭鬼卒,干不掉尸奴王一点也不奇怪。

    可随后宁凡明明出手了,却仍然没能在短时间内干掉尸奴王,这不得不让光蚁族的准圣们,对宁凡的大修身份产生怀疑。

    是!宁凡的逆海无涯攻击力相当不错,便是等闲准圣也要避让三分,可这距离远古大修的法术威力,似乎还差很多吧。

    “莫非此人并不是远古大修?本祭司的天意红名感知,并没有出错?”光蚁族皇城之中,阴母大祭司秀眉一蹙。

    “不对!情况不对!老夫留尸奴王殿后,早已做好了尸奴王会被碾压的准备,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尸奴王虽然敌不过此子的水攻,但那只是因为属性相克而已,从此术威力来看,此子若凭本身实力,完全无法匹敌尸奴王,这是为何?难道说…”

    数百大陆之外,鹰扬尊者顿住了逃遁的脚步,面色有些难看了。

    难道说宁凡根本不是一个远古大修?

    难道他错估了宁凡的实力?他给大祭司传回的情报全都是错误的?

    难道…整个光蚁族,竟被一个连尸奴王都不如的小子,吓成了狗?

    奇耻大辱!

    奇耻大辱啊!

    若这一切都是真的,他鹰扬将会成为光蚁族最大的笑柄,竟被一个蝼蚁小辈吓得逃跑!

    不,不只是他,整个光蚁族,整个圣蚁宗都会颜面扫地!

    噌!

    鹰扬尊者眼中有了怒火燃烧,他不逃了!他要原路返回,联手尸奴王,将宁凡毙掉,洗刷耻辱!

    不只是鹰扬尊者,无数光蚁族杀机再度锁定到宁凡身上,那种锁定,即便隔着瓶中界都摆脱不掉!

    “麻烦了…光蚁族的人,正在朝此地返回,他们的杀机又开始逼近了…”

    宁凡面色难看道。

    “什么!难道你真的不是远古大修!难道他们已经发现了此事!”雷泽老祖面色大变。

    单独一个尸奴王,他们都干不掉,倘若鹰扬尊者去而复返,倘若还有更多光蚁族准圣驰援而来,他们必死无疑!

    “早说了我不是远古大修,前辈偏偏不信。”

    宁凡微微一叹,叹息之后,目光陡然变得凌厉,变得疯狂。

    他不会给那些光蚁族强者去而复返的时间!

    一步错,就必须让你步步错!是你们给了宁某单独面对尸奴王的机会,不斩这尸奴王,不尝试收了这个不灭鬼卒,岂非浪费!

    尸奴王的弱点真的只有水攻吗?未必!

    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弱点吗,那是所有不死生物都会存在的弱点!

    阴阳五剑,人剑斩命!斩的就是不死生物!

    当然,气血庞大到了尸奴王这等程度,就算是斩命人剑,也不见得能在短时间内干掉这厮。

    但若是斩命人剑配合逆海无涯使用呢!

    学成阴阳五剑以来,宁凡头一次有了一个念头,也可以说是一种顿悟!

    阴阳五剑,未必要以剑来使用!只要领悟了其中精髓,诸天万道,皆可融合阴阳五剑的精髓,对敌人造成致命杀伤!

    理论上,这淹没一切的海浪,同样可以融入阴阳五剑的剑理!或许…阴阳五剑从一开始就不单单是剑术!而是一种不拘于任何武器、任何法术、任何攻击形式的杀人术…

    宁凡尝试性地将阴阳五剑的精髓,融入到逆海无涯之中,一瞬间,每一滴海水都有了剑意,成了亿万万水滴之剑。

    理论似乎可行。

    只是…

    实际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融入了阴阳五剑精髓以后,逆海无涯的海浪,忽然剧烈滚动,这一幕,就好像滚油之中滴入一滴水,天地都开始震荡了…

    “宁道友,你做了什么,外面的海浪似乎变得相当狂暴…这片海该不会是要爆炸了吧!这,这是什么情况,从未听说过水系神通会产生火系爆炸的效果,不知为何,老夫内心狂跳,难以抑制,就好似遇到了天大的凶险一般…”雷泽老祖隐隐有了不妙之感。

    “玩大了!得罪了,前辈,此次你所受的所有伤势,晚辈都会负责的…”宁凡面色苍白如纸,看起来就好像法力透支过度一般,更不知为何,忽然给雷泽老祖道了歉。

    “呃,小友此言何解…”

    雷泽老祖还没反应过来宁凡的意思,下一个瞬间,眼前的瓶中界已被炸成了粉碎。

    逆海无涯的海洋,爆炸了…且是以宁凡始料不及的一种恐怖力量爆炸!

    连藏身瓶中界的宁凡、雷泽老祖,都无法幸免,被卷入到那股爆炸之中。爆炸声中,更有尸奴王比爆炸声更为猛烈的惨叫声,气血随着一次次海浪崩溃急遽衰弱!

    …

    “假的!全都是假的!什么远古大修!全都是狗屎!看老夫斩你狗头泄恨!”

    鹰扬尊者恼羞成怒,全力朝宁凡所在之地返回。

    他要杀宁凡泄愤!

    他要揭穿宁凡虚假的大修面具!揭穿宁凡的所有伪装!

    呃,这么说似乎有些不对,宁凡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有伪装远古大修,是他自己误会了,所有丢脸的行为都是咎由自取…

    哼!那些细节怎么都好!总之,他要杀了宁凡泄愤!否则他回去后,没办法和大祭司交代!

    “一个连尸奴王都打不过的人,怎么可能是远古大修!这点实力也敢惹我圣蚁宗,真是找死…嘶!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轰轰轰!

    是极远处海浪爆炸崩溃的轰响!

    嗡嗡嗡!

    是短暂的失聪与耳鸣声!那爆炸声太猛烈的,以鹰扬尊者的修为,尚隔着十多座大陆,居然还是被那声音震得耳鸣难止!

    鹰扬尊者一瞬间面色狂变,他又一次被吓到了!

    身为光蚁族准圣,他能清晰感知到,就在那一声声爆炸声中,尸奴王的气血正急遽减少!

    九成五气血!

    八成八气血!

    六成三气血!

    五成五气血!

    四成二气血!

    三成一气血!

    二成气血!

    一成气血!

    气血散尽!

    尸奴王…只在那等爆炸之中支撑了九息,就陨落了!

    那是什么爆炸,只用九息时间,居然炸死了尸奴王!

    那小子真的不是远古大修吗?若不是…为何能用九息,干掉尸奴王这等高手!

    “中计了!他之前假装打不过尸奴王,都是欺骗,想骗我回来杀我!此刻见我离他不远,便不再伪装,而是干脆地干掉了尸奴王!”

    “十息擒花火,九息灭尸奴王,此子若不是远古大修,还有何人敢自称是远古大修!”

    “十一个大陆!我与他的距离,只剩下区区十一个大陆了!我为什么要掉头回来!我简直是世界上最蠢的蚂蚁!这点距离以远古大修的速度,顷刻就能追上,我必须逃,死在这里没有一点意义!唯有和其他准圣光蚁融合,才能与此人一战!”

    鹰扬尊者惊得魂不附体,又一次被宁凡吓跑了…

    他又一次误判了实际情况!

    唯一幸运的是,这一次只是鹰扬尊者一个人误判了宁凡的实力。

    这一次远在光蚁皇城的阴母大祭司十分确定,宁凡不是一个远古大修!

    即便宁凡只有九息,就干掉了尸奴王!但那只是侥幸!对上任何一个光蚁族准圣,此子都不会有这种侥幸!

    “蠢货,蠢货!你为何又跑!快去抓那红名罪人!他被自己弄出来的爆炸炸伤了!这是他最虚弱的时候!蠢货!蠢货!”

    “远古大修?此子怎么可能是远古大修!远古大修杀一介尸奴王,哪会如他这般大费周章,甚至连自身都卷入爆炸,身负重伤!”

    “鹰扬!鹰扬!听得到吗!妾身在跟你说话!你怎么不回话!抓住那小子!妾身命你回头去抓他!混账东西!”

    阴母大祭司想要联络鹰扬尊者,告知对方实情,可鹰扬尊者根本听不到阴母大祭司的声音!

    他被爆炸声震出的耳鸣,还没有停止!他根本听不到阴母大祭司的跨界传音!他,正被他自己虚构出的恐惧支配…

    …

    地渊第六层。

    全知老人正在研究室中,组装石兵的新傀儡身,忽然手中一停,似有所感。

    “刚刚那种感觉,好像是…二归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此路不可逆,逆则仙崩界灭…不不不,怎么可能是二归一,应该只是错觉。两仪宗都灭了,曾经有资格修炼这种力量的人也都已经被剥夺了使用此力的资格,如此末法世界,不可能有懂得这种力量的人…错觉,一定是错觉…只是,两仪宗又是什么…二归一又是什么,对了,师父说二归一就是合二为一,就是循着本源去追溯,可师父又是谁…道统已灭,道不可存…呃,我在说些什么,怎么我自己都听不懂…”

    记性不太好的全知老人晃了晃脑袋,将刚刚产生的“错觉”抛诸脑后,继续乐呵呵地忙碌,组装傀儡可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