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95章 肉汤

    象妖板着一张死人脸,领着宁凡将整个校场大致熟悉了一遍,这也是全知老人的命令。

    从他的态度可以看出,倘若不是全知老人有令,他根本不屑于将时间浪费在宁凡身上,傲气太重。

    不止是象妖对宁凡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此地其他古之存在,同样是这样的态度,当宁凡从他们身边走过时,他们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看。

    这是一群见惯了大人物、大场面的古之存在,更有一部分人是全知老人从真界带来幻梦界的,已经活了千秋万代。面对宁凡这等末法小辈,难免都会有些倚老卖老的心理。

    堂堂东天阎罗,走到哪里都被人无视,这还是宁凡第一次展露全部法力后,受到如此冷遇。

    冷遇而已,宁凡还不至于因为这种原因扰乱心境。比起这些倚老卖老的古之存在,他对于此地的修炼器械更感兴趣。

    校场一角,有魔族少年利用一个巨大紫砂石磨,一次次碾碎自己的神念,每一次神念破碎重生,都可令神念细微提升;另一角,有山妖老者端坐青色池水中,周身仙雾缭绕。吐纳之间,似可吸收池水力量强化妖瞳;有麒麟模样的古兽喷着熊熊烈火,烧着一壶无论如何都烧不开的仙水,却乐此不疲;有古神老汉一身樵夫打扮,手持巨斧,砍伐着一棵永远砍不倒的桂树,挥汗如雨,那汗水脏如泥浆,更有一股死鱼的臭味…

    乍一看,这些人的修炼都很奇怪,但宁凡何等眼光,他越看越惊,这些人的修炼居然全都恐怖如斯!

    “此人居然在修炼神识不灭之术!且居然已经初入门庭!”

    “此人身下的一池青水,并非是水,而是他自碎妖魂化作的魂液!身为妖修居然舍弃妖魂改修妖瞳,打碎了妖魂居然还能活着!”

    “这仙壶有古怪,此壶烧得不是水,烧得居然是此兽一身麒麟血!”

    “此人砍树而已,为何竟能洗经伐髓到如此程度,这又是何原理!”

    宁凡当真有了大开眼界的感觉。

    “我本是抱着无所谓的心情,来此地随便看看,不过见过这些修炼器械以后,我却改了想法。使用这些器械来修炼,或许真能有所收获也未可知,全知前辈的手段,似乎更在我想象之上…”

    宁凡正自沉吟,忽然听得一声冷哼,将他打断。

    “哼!主人令我指导你修炼,我虽不愿,却也不得不从。此地修炼器材分为三种等级:初级器材修的是力、法、速等基础;中级器材更加细致,以力量一项为例,会将力量修炼细分为拳力、踢力、掌力、握力、力量精度、极限力量;高级器材修的最为高深,仍以力量为例,高级器材修的是力之变化、力之道则…”

    这象妖最擅长的,就是一身力量,故而才会拿最熟悉的力量修炼来举例。

    宁凡十分意外,他倒是没有料到,只一个力量修炼,在这里居然有这么多的门道。普通修士进行力量修炼,一般只注重力量的大小,但在这里,讲究得似乎更多…

    “好了,接下来,本座会指导你进行力量修炼…”

    “且慢,我想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什么修炼器材,可提升法力纯度。”果然,宁凡眼下最想提升的,还是他那低得可怜的法力纯度。

    “法力纯度?有是有,只是…”象妖好端端一个大老爷们,顿时涨得脸色通红。

    原因无他,他是个肌肉狂人,他只会修炼力量,也只懂修力量。

    法力纯度的修炼,他不是很擅长。一般来讲,正常人根本不必专门修炼法力纯度好吧?

    毕竟正常人的修炼速度都很缓慢,尤其是到了万古境界以后,每一层境界的提升都千难万难,一卡就是数百上千万年。在一个境界滞留如此长的时间,足够令本境界的法力获得充分的凝练了,纯度自然不存在问题。

    可宁凡偏偏是天地间极少数的异类,境界提升得快也就罢了,十几万骨龄就修到了仙王境界,放在真界也是一等一的资质;偏偏由于血脉四修的缘故,法力层次还远超自身境界,一万四千八百劫的法力,完全不是仙王应该有的等级!

    法力纯度这种东西,是独属于天才的烦恼,这种烦恼,象妖漫长的一生,从未体会过…

    “本座知道你的法力纯度差,不过…我们还是修炼力量的好,法力什么的都是虚妄,再高深的法力一旦用尽,便会陷入困局,唯有力量不会欺骗你,唯有肌肉不会辜负你,挥洒血液才是男儿的正确战斗方式。看看你,瘦的像个猴,力量也小的可怜,弱得像个娘们儿…”

    象妖恨铁不成钢地推了宁凡一把,似乎是想证明宁凡的小身板有多弱,一推就倒。

    然而这一推,他却骇然了!

    他用了半分力量的一推,居然没有推动宁凡的小身板!

    这文弱的表皮下面,居然蕴含了令他措手不及的巨大力量!

    殊不知,宁凡同样感到骇然。

    他肉身有多强,已经无数次证明过了,虽然他的肉身守强攻弱,但他的力量绝对也不弱的,能挥舞十八星之重的逆海剑,力量能弱吗!

    但他居然险些被象妖一推摇晃了身体,象妖这是有多大的力气!

    且若宁凡没有感觉错,这象妖根本没有用全力,甚至只用了极少一部分力气…此人若是力量全开,准圣之下,根本没有人能抗衡他那恐怖力量!单比力量,宁凡不得不承认,自己要逊色象妖一大截!

    难怪此人言语倨傲,却原来也有几分本领…

    “哈哈哈,看走眼了!本座本以为小友也和其他人一样软弱,却不料,小友也是体修中的高手!若本座没有看错,在这个校场,除了本座,没有任何人能在力量一项上胜过小友。好好好,本座这便指导小友修炼力量…”

    一见宁凡也是体修高手,象妖见猎心喜,态度顿时转了一百八十圈。

    他更像拉着宁凡修炼力量了!

    以他的眼光来看,宁凡如今的力量虽说尚可,但比起他还是有不少距离的。他想把宁凡的力量训练得更厉害,而后…让宁凡陪他进行体术上的切磋比武…

    可宁凡眼下只想提升法力纯度。

    因为法力纯度一旦提升,他的实力会有飞跃式暴涨,这种修炼收益是其他项目无法相比了。

    “真是一个固执的小家伙…你真的一心想要修炼法力纯度,不后悔?”

    “修炼个法力纯度而已,为何要后悔?”宁凡不解。

    “因为修炼法力纯度的地方,不在这里。法力纯度的修炼太特殊了,需要配合特殊的地脉环境。主人确实建有一座专门修炼法力纯度的修炼场,那个地方十分危险…你确定要去那里?”

    “确定。”危险,能有多危险?难道那个地方,会在光祖地渊的蚁巢里面?就算真是如此险地,只要能提升一下法力纯度,宁凡都是乐意过去看看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真有危险,大不了再回来就是了。

    “那,好吧…本座其实不太擅长法力纯度的修炼,给你找一个擅长此道的人,陪你同去,如何?”象妖好端端一个汉子,又一次涨红了脸。

    “陪同之人就不必了,法力纯度的话,在下也有一些心得,只要到了地方,自行摸索修炼即可。”

    “这可不行,主人需要你的修炼数据,必须有人在侧,记录你修炼的所有瞬间…若小友不让人陪同,反而会让本座为难…”

    象妖的目光在整个校场逡巡,忽然一亮。

    怎么把这厮忘了!这厮不就是一个法力纯度的高手吗!法力纯度都高到可以烧死敌人了!

    此刻某个角落中,正计划着排挤宁凡的某只软泥怪,忽然浑身一颤,有了不妙之感。

    “凤沼,你陪这位小友,去一趟十二层,他要到那里修炼法力纯度!”象妖不容拒绝道。

    “什、什么!去十二层!老娘不去!谁爱去谁去!”软泥怪面色大变,也不装软萌少女了。打死她也不去地渊十二层,那里可是光蚁族的禁地所在,便是准圣都不敢跑去那里撒野,她连准圣都不是,她是疯了才要陪个傻子去那里,修什么法力纯度!

    “哼!主人令我负责此子修炼的一切事宜,自然也包括给此子临时安排陪练之人。这一趟,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否则主人怪罪起来,你我都将承受不起!”

    “可恶,你就会拿主人压我…”一听主人会怪罪,软泥怪脸色更怕了,就仿佛全知老人的怒火,比那光蚁禁地还危险一千一万倍一般。

    她此刻的心情好似被一万只野狗哔过一般!

    想要才不会管软泥怪的心情,打开了一座极少使用、布满灰尘的传送阵,终于还是将宁凡、软泥怪一起传送走了。

    “小友!主人的修炼器材全都有千百倍的修炼效果,有凤沼指导,你一定很快就能完成法力纯度的修炼!等你完成修炼归来,本座定要好好指导你力量修炼。我辈男儿还是应该以肌肉来对话,到时候你可不能再逃跑了!”象妖满怀期待道。

    “…”宁凡微微无语,他才不想和谁肌肉对话。

    …

    一阵传送后,宁凡直接从地下校场,传送到了光族地渊第十二层。

    一入十二层,宁凡便感到一阵扑面而来的炽热,顿时面色一喜。

    此地好强的火元力!这里分明也是一处世间罕有的极火之地,且还是极为上佳的那一种!

    大地如同太阳的表面,温度高得可以融化十二涅法宝,更有精纯到发指的火苗贴着地面燃烧,这不是普通人能停留的地方!

    软泥怪来到这里以后,整个泥巴身都快被烤干了,表面干得起了皱,泥手一招,取出一个水葫芦,咕嘟咕嘟喝着水,想要补充身体失去的水分。

    她是真的不想来这个地方!

    这里的环境也好,隐藏的危险也好,都是她不想来到这里的理由!

    她更加不想陪宁凡来!

    更加不想指导宁凡修炼!

    把宁凡指导强大了,宁凡岂不是更难排挤走了!她可不想做这种资敌的事情!

    可她没有法子!

    象妖拿主人压她,她不得不从!

    “喂,小子,我可警告你!主人在地渊十二层偷偷开辟的修炼场地虽然隐蔽,但若是你闹得动静太大,还是会被光蚁族的那些个骚娘们察觉,届时小心她们一个个跑来此地,将你捉回去日一百遍,一千遍…”这妥妥的女魔头口气是怎么一回事!

    “…”宁凡嘴角微微一抽。

    这才是软泥怪的真性情吗?已经不想再维持之前的软萌萝莉形象了吗?已经完全在使用女魔头老妖婆的口气说话了吗?

    没有理会软泥怪,宁凡观察着此地的极火地脉,微微失笑。

    有趣…

    他之前曾用搜宝罗盘搜过北天的极火之地,其中有四处最强的极火之地。

    当时,宁凡只搜出了黑魔派的极火之地具体位置,其他三处则位置隐秘。

    此刻,自己脚下踏着的这片火焰大地,似乎就是当时位置不明的三处极火之地之一。

    这还真是巧了。

    在这片极火之地上,就算不使用全知老人的修炼器材,宁凡也能用《炼纯诀》提升法力纯度。

    若是用上全知老人的修炼器材,辅助炼纯诀修炼,他的提纯速度或许还能提升许多…

    只是…

    “此地为何只有茫茫火海,并没有全知前辈的修炼器材…”宁凡不解问道。

    “真是傻子,这么大一个修炼器材,看不到么!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便是这个道理。臭小子,你且飞上天,再看看这片火焰大地,像个什么东西!”软泥怪嗤笑道。

    宁凡闻言,一晃飞上天空,俯瞰这片火焰大地。

    当他看到这片大地的全景,蓦然一惊,这片绵延数个大陆的辽阔大地,其形状,居然像是一个被人生生撕碎的巨大心脏,每一片心脏碎片,都是一座火焰大陆!

    “主人镇压蚁主十纪轮回,曾打碎蚁主心脏,带来此世。这片火焰大地上,有主人刻下的阵纹,常人不可见,便是那群光蚁族的傻子们,也不知道这里有主人留下的大阵。我等需要借助此阵修炼,只需掐诀驱使,便可发挥此阵威力…”

    软泥怪的泥巴小手忽一掐诀,整个大地顿时有了血管一样的纹路升起,阵光微微闪烁。

    那阵光经过刻意得掩饰,若不细看,根本不明显。

    此阵一经催动,顿时有了一股异香传出,朝远方散去。

    “这是什么阵法?”宁凡问道。

    “【厨神第一老子第二诱杀猎物阵】…主人起的名字,都很奇怪…”

    “…同感。”

    阵法的名字奇怪归奇怪,但确实不凡。

    此阵可以产生一缕奇香,那香气,似乎对某些特定的生物有着致命诱惑力。

    果然没多久,远方就有动静了,有一具不知死了多少年的干尸,分开火海,遵从于身体本能,走了过来。

    那是一具古修士的干尸,面目狰狞,怨气冲天,已死去无数年,却好似还是无法安息一般…

    那干尸的步子看起来十分缓慢,然而每一步踏出,都能瞬间闪过无数距离,诡异至极。

    那干尸的尸身已经风化、脆弱到随时都会变成飞灰了,却还是给人一种不亚于万古仙尊的强大气势。

    “全知前辈设在此地的阵法,可以吸引此地的干尸前来,莫非是这干尸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够提升我的法力纯度?”宁凡语带猜测问道。

    “嗯?看不出你这傻子还是有几分小聪明的嘛。不错,这些干尸是蚁主的尸奴,但凡被蚁主杀死的人,都会变成这般模样,永世不得超生…你去斩杀了此尸,一来可以解脱此人,二来可以从此人体内获得蚁主的蚁种,此物剥皮煮烂,熬制成汤,服食后大补!你去猎尸,我给你生火煮饭!”

    软泥怪变戏法一般,变出锅碗瓢盆,也不用刻意生火,直接借用大地上的火焰,烧起来开水。

    神情不情不愿的。

    显然她内心深处,一点都不想帮助宁凡修炼,却不得不从。

    “尸奴么…”

    宁凡看着那具不断接近的干尸,微微沉默。

    这干尸,不知是哪一年哪片仙界的古修士,不知生前善恶功过,更不知死前是否还有遗憾。一朝死去,一生苦修尽付流水,即便死去,仍不得安息。

    这便是修真界的残酷,你若不变得强大,不仅无法选择如何死亡,便是连死后安息都是一种奢求…

    “晚辈宁凡,送君一死!”

    宁凡说着软泥怪无法理解的话语,逆海剑一剑斩过,将干尸打爆成漫天残灰。

    “居然和半点灵智也没有的尸奴对话,真是傻子…”软泥怪屁颠颠地烧着开水,只将宁凡的行为当成一种发疯。

    宁凡不需要软泥怪来理解,他起的念,做的一切,也不是为了任何人来理解。

    干尸肉身成灰,体内却有一物没有被斩灭,被宁凡缴获。

    那是一个鸡蛋大小的肉珠子!

    肉珠子上,长着几十条蚕丝般纤细的触须,每一根触须都有三尺长,当这肉珠子寄生在干尸体内时,可以用触须操控干尸的血肉躯体…

    这便是蚁主留在每一个干尸体内的蚁种了。

    便是这恶心玩意儿,服食之后大补,补到可以提升法力纯度。

    宁凡将蚁种交给软泥怪,软泥怪立刻乐呵呵得给宁凡烹饪起这道蚁种“美味”了。

    闻着锅里逐渐传出的腥臊肉汤味道,宁凡一阵反胃,一个寄生在干尸内无数年的肉珠子,用这玩意儿煮的汤,真的…能喝么…

    似乎有点恶心…

    但若是真能提升法力纯度,恶心一点也没有办法…

    最终,宁凡几欲作呕地喝完了半锅肉汤,法力纯度果然有了不少提升,也算没有白白恶心一场。

    软泥怪笑得嘴都歪了,兴许是不情愿来陪宁凡修炼,一看到宁凡吃瘪的表情,她就感到一阵愉悦,全身上下四万八千个泥巴毛孔,全部舒展,如沐春风!

    “姑娘要不要也来尝上一口?毕竟是你辛苦煮的汤,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全占了去。”还剩半锅肉汤,宁凡本打算全部喝光,忽然觉得不给软泥怪留一些,有些不妥,故而开口一问。

    “不用不用,你全喝光便是,那坨肉丸子也得吃掉,一滴汁都不能剩。哎,你怎么呕出来了,就算这肉丸子是米田共的味道,你也不能浪费食物呀。来来来,本姑娘喂你吃,张嘴,啊…”

    最终,一锅汤全部入了宁凡的肚子,就连那个有着大便味道的肉丸子,都被软泥怪硬喂到宁凡肚子里了。

    蚁种煮汤,蚁种本身是不用吃的,因为这味道实在太刺激了…软泥怪就是在故意整宁凡,宁凡越痛苦她越开心。

    宁凡倒也看得出来软泥怪的一些小心思,只是懒得和她计较。蚁种确实难吃,但更难吃的东西,宁凡也不是没有吃过。

    而且,这蚁种煮成肉丸子以后,药效比单纯的肉汤重得多。他吃了蚁种,可大幅提升法力纯度,何乐而不为。

    至于软泥怪的小嘚瑟…

    不觉得这只浑身烤得干巴巴的软泥怪…很可爱么…

    宁凡用看宠物的眼神,欣赏着软泥怪。他这一生收服过的宠物很多,有貂儿,有黑猫,还有麻雀乌龟天狗猪…他杀人时相当冷血,但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对于奇模怪样的生物,有着一定程度的包容…

    被宁凡灼热的目光盯上,软泥怪忽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有点紧张了!

    她感觉自己的美色,被宁凡觊觎了!

    这不好,很不好!

    她都已经变化为泥,隐藏了人身,怎么还是有人觊觎她的美色!

    她都成一堆泥巴了,这世间的男人还不肯放过她吗!

    为何这世上会有对泥巴都能硬的起来的恐怖男人!

    “我、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死给你看!”这算哪门子威胁!令人智息!

    宁凡又笑了,越发觉得收养这只软泥怪当宠物,会是一件乐事,可以无聊时解闷。

    他寻思着,若他和全知老人做个交易,多给全知老人做几次研究,全知老人应该很乐意将这只软泥怪卖给他…

    可旋即他便收了笑容。

    因为更多的干尸被阵法吸引了过来!

    被六七十具万古仙尊实力的干尸包围,是什么样的一种遭遇!

    软泥怪只觉得头皮发麻,她的一身手段,只对活物有效,对死物伤害极低。若只是她一个人,对上这么多仙尊干尸,非死不可。

    她几乎都想撇下宁凡独自逃跑了。

    可又怕事后全知老人会怪罪!

    “逃!我们一起逃!这么多干尸不是你能够对付的…你你你,你疯了吗!”

    软泥怪面色大变。

    在她震惊的目光中,宁凡直接迎着干尸群飞了过去。

    就算敌人真是六七十个万古仙尊,宁凡也不会惧怕,当初他可是一个人战界河、挑暗族,什么场面么经历过。

    且,这些干尸空有仙尊实力,却没有仙尊灵智、仙尊法术,尸身更是脆弱不堪,一击即碎。

    这样的仙尊干尸,纵然有六七十具,宁凡也不觉得难对付。

    逆海剑连连挥动,一具具古之干尸,被宁凡葬为飞灰,获得安息。

    而宁凡,则轻易获得了大量蚁种。

    “继续,煮汤!”

    当宁凡将一大堆蚁种扔到软泥怪面前时,软泥怪不由自主咽了咽口水。

    乖乖,这傻子居然如此厉害!有这傻子在身边保护,她在这第十二层,似乎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

    若是如此…她似乎可以利用这个傻子,做些这样那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