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91章 相信即存在

第1191章 相信即存在

    在宁凡冲入光蚁巢穴的瞬间,巢穴深处的几道身影似有所感,不屑冷笑。

    “呵呵,中计了,中计了…又是一个被母后蛊惑进来的可怜人。母后的幻术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在这世上,以光为媒介来施展幻术的人,没有谁比母后更强了…”其中一人不屑道。

    “可惜此子只是一个小小仙王,就算消化了他,估计母后也得不到太多有用的养分…”另一人遗憾道。

    “嗯?你们感觉到了没有?全知老疯子也进来了,这老货可不好对付啊…”又一人道。

    “全知老疯子也来了?哼!谁都别和我抢!这老杂毛是我的猎物!那个仙王小儿我可以不吃,唯有全知老杂毛,我一定要亲手干掉他!”

    忽有一个壮硕黑影从角落里站了起来,冷哼一声,摇身一晃,不知所踪。

    见这壮硕汉子如此做派,其他人都有些不满了。

    “该死!居然又被黑蚁抢先了!他的眼里还有长幼尊卑吗!每次吃第一口的都是他!”

    “哼!若不是临近蚁后之争,我一定会建议大祭司重罚此人!”

    “算了!当年黑蚁曾被全知老疯子抓走研究过,事后修为大损,岂能不恨。若全知老疯子不进巢穴也罢,我等也奈何不了他,但偏偏他斗胆踏入了此地,如此,一切便都由我们说了算!这种难得一遇的报仇机会,黑蚁是不会放过的…”

    …

    光蚁巢穴中,一个金焰巨人手持两仪护宗剑,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拦路的低阶光蚁也好,从巢穴深处爆射出的触须也好,但凡有谁敢临身,皆被金焰巨人持剑斩灭。

    两仪护宗剑不愧是先天上品法宝,手持此剑,宁凡修为暴涨两成,一身法力居然上升到了一万七千劫!

    此剑杀伤力更是叵测,之前让宁凡感到头疼的神秘触须,根本挡不住此剑锋锐,剑锋所指之处,神秘触须皆被斩成齑粉!

    宁凡就这么一路杀入到光蚁巢穴深处,但当他踏入巢穴深处的瞬间,眼前的景色忽然发生了改变!

    周围的环境,不再是地底洞穴,而是变成了一处光怪陆离的血肉世界!

    天空与大地,皆是由不明生物的血肉构成。这是一片血色空间,更诡异的是,整个血色空间好似生物一般,居然在蠕动。

    很强大的生命气息!

    这处血色空间,居然像是活物!

    “小蛮真的困在这里吗?我之前听到的声音,是真实的,还是一种幻觉…人道关心则乱,想不到我也会有这种时候。之前一听到小蛮的声音,我便一怒冲入此地,然而冷静后再听,那道声音似乎有极为细微的幻术气息…”

    “罢了!管那声音是真是假,杀进去看看不就清楚了!”

    冷静后,宁凡眼神怒意稍减,但在这处血肉空间一探究竟的决心,却没有任何减少。

    近了,近了,再往前不远,似乎就是这片血肉空间的终点…

    但就在此事,一道黑色山影忽然凭空出现,从天而降,朝宁凡砸了下来!

    这黑山一镇之威,堪比半圣全力一击,浩瀚声势之下,整个血肉空间都被震得剧烈摇晃了。

    “哈哈!哪里来的仙王娃娃,居然真的被骗进来了!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成为母后的食粮吧!本将这便秒杀了你,再去杀全知老杂毛!”黑色山影纵声大笑,全然没有将宁凡放入眼中。

    嗤!

    回应黑色山影的,是宁凡冲天而起的剑芒,那剑芒好似太阳般耀眼,是两仪护宗阳剑的全力一击!只不过随手一剑,威能居然就相当于古魔破山击七八千连击的威力!

    此剑芒一出,那砸落半空的黑色山影笑声生生卡出,哪里还笑得出来!

    他几乎被吓死!

    他完全想不到宁凡一介小小仙王,居然能斩出如此恐怖的一剑!

    该死!该死!

    这是什么程度的法力!此子哪里是什么仙王,他的法力绝对超过了一万七千劫!这他娘的明明是准圣,且还是一阶准圣的强者!

    犯规,太犯规了!这小仙王居然还有先天上品法宝!这怎么打,这让他怎么打!当一个一万七千劫法力的一阶准圣,拿上末法时代凤毛麟角的先天上品法宝,就算是二阶准圣都可一战了吧!

    就算此地是母后的领土,就算他在这里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也不可能以半圣修为,战胜这样一个存在!

    他想要逃,但却已经晚了!

    一声惨叫传出,宁凡一剑将那从天砸落的黑色山影斩成齑粉。确实是斩成齑粉,在被斩杀的一刻,敌人已经被两仪护宗阳剑烧成了灰烬…

    “原来这处巢穴还隐藏了光蚁族的半圣么…半圣,又如何!”

    宁凡面露无情之色,继续前进。

    “什么!黑蚁居然被这小子一剑秒杀了!不可能!黑蚁人品虽劣,但其实力放在我等几人之中,绝对算是强者的!”

    “该死!小瞧这小子了!他根本不是什么仙王!此子持有先天上品宝剑,带给我的危险感觉几乎不弱大祭司多少了!”

    “什么!阴母大祭司可是二阶准圣啊!这小子居然能媲美阴母大祭司?!”

    “哼!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管他是一阶准圣还是堪比二阶准圣,都容不得他在此撒野!我们几个单独不是他的对手,但若是融合的话,难道还能怕他不成!”

    融合!

    几名光蚁族高手在这一刻气势爆发,居然全都是仙帝、半圣之流的存在!

    这几人一经融合后,修为叠加在一起,传出的气息,赫然暴涨到了一阶准圣的层次!

    “嗯?在这片空间的尽头,有准圣气息传出来了…”

    宁凡眉头一皱。

    下一个瞬间,一道光芒闪现天地,化作一个银甲大汉,在这片血肉空间踏空而立。

    这银甲大汉不是单一个体,而是数名光蚁族强者融合后的产物!

    这是一个法力气息达到一万一千劫的一阶准圣,论法力,要弱于宁凡很多。但不知为何,这银甲大汉似能操控整个血肉空间,带给宁凡的危机感并不小。

    “你杀了黑蚁,便是与我们阴母大祭司为敌,死不足惜!”

    那银甲大汉怒喝一声,这片血肉空间的大地顿时裂出无数裂缝,有数以百计的巨人手臂,朝宁凡拍了过来。那些巨人手臂皆是由光芒构成,看似轻盈,但一拍之力却往往有十数颗星辰的重量,恐怖异常。

    若是正常状态的宁凡,面对如此可怕的巨手围攻,多半是要苦战的。

    可现在不同,他的手上有一件强大兵刃!

    嗤嗤嗤!

    阳剑剑芒闪过,所有的巨人光手都被宁凡斩成灰烬!

    “果然,此子此刻表现出的战斗力,真的快赶上阴母大人了。既如此…召唤,光之母镜!”

    但见银甲大汉指诀一掐,血肉空间的所有光芒,顿时凝聚成一个古老光镜,将宁凡吸入镜中。

    宁凡顿时感到一身头晕耳眩。待回过神来,他已经被银甲大汉的神通,封印到了镜子里。

    “母镜世界,无始无终,困入其中的人,想要脱困,难如登天。你小子能死在此术之下,也应瞑目了。接下来,该去对付那个全知老疯子了…什么!”

    银甲大汉正自得意冷笑,忽然笑容一僵。

    下一个瞬间,他拿来封印宁凡的光镜,连同镜中无穷世界一道,皆被宁凡斩碎!

    宁凡破镜而出!

    倘若是普通状态,他绝对无法这般轻易脱困,但幸而…他此刻手持了两仪阳剑!

    “小蛮在哪里!”宁凡阳剑一抖,抖落一地光镜碎片,冷声道。

    “什么小蛮?我不知道!你居然敢打碎本将的光镜,不可原谅!”

    “果然,小蛮不在这里么,看来我真的是被你们欺骗了…你知道诱骗我来到此地,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么…”

    “代价!哼!需要付出的代价只有你和全知老疯子的性命!你们都将成为母后的食粮!看来普通手段对付不了你呢,既如此…融合!”

    银甲大汉身体碎开,化作光芒,光芒飞入天地,与整个血肉空间合二为一。

    “原来如此,诱骗我的初衷,也只是为了捕食么…难怪底气十足,原来这些光蚁族强者还能与此地血肉空间融合。融合后,这片血肉空间好似真的成了活物一般,带给我的危机感,居然不亚于木松道人一级的二阶准圣了!”

    “可惜,你们光蚁族的融合无法持续太久吧,这种融合是有时间限制的!便看看是你这处血色空间厉害,还是我与这把阳剑联手更厉害了!”

    轰轰轰!

    宁凡和这片血肉空间打斗在了一起!

    为了困死宁凡,这片血肉空间封了来路,不打算放宁凡逃跑。这意味着,紧随宁凡之后到来的全知老人,失去了进入这片血肉空间的道路。

    站在完全被堵死的血肉空间之外,全知老人气得直跺脚!

    进不去!

    他不过慢了半步,居然进不去了!蚁主的血肉外硬内软,想要从外破入内部,难如登天!

    不妙,不妙啊!毁灭蚁主巢穴明明是他的任务,这一次居然被一个外人抢先了!

    若是宁凡不幸被这片血肉空间杀死了,他会后悔一辈子的宁凡可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稀奇的研究材料啊!所有研究都还没有开始,就要无疾而终了吗!

    和蚁主战了十纪轮回,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蚁主的可怕。即便此地只是蚁主新建的巢,也足以灭杀很多准圣了。

    “蚁主!你个臭老娘们!你若敢杀死我的研究材料,莫怪我违背约定,杀光你的子子孙孙!”

    “恶兄,给我砍,狠狠地砍!我们一起砍碎这片血肉路障,砍出一条道路!”

    “可恶,可恶啊!老夫只是元婴修士,即便将自己改造,也无法发挥此剑多少威力,根本斩不碎这些血肉障碍…若是驴兄在就好了,可驴兄偏偏被打碎了晶核,没有十天半个月根本修不好…”

    “可恶,可恶啊!臭小子,你干嘛跑那么快,你跑慢点老夫辅助你干死蚁主不好吗!活着不好吗!现在好了,老夫帮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全知老人手持两仪阴剑,砍了半点也砍不开血肉世界的路,无奈放弃了。

    喀喀,喀喀,喀喀!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的血肉世界,忽然裂痕密布,开始崩溃了!

    全知老人一愣,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宁凡居然凭一己之力,镇压了一处蚁主巢穴!

    轰

    血肉世界彻底崩溃了!

    那种崩溃之力,太过恐怖,足以将二阶准圣都撕成碎片!可以说,打败那些光蚁族仙帝、半圣都不算危险,真正的危险,是镇压巢穴成功后的瞬间,被血肉世界的崩溃之力吞噬!

    “不好!那小子虽说侥幸镇压了这处蚁主巢穴,但恐怕逃不出这等程度的崩溃…他死了,他肯定还是死了…老夫的研究材料没了…”

    全知老人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却忘了,此刻他所在之地,就在血肉世界之外,当血肉世界崩溃,他同样被那恐怖的崩溃之力卷入其中。

    这可是能够撕裂二阶准圣的恐怖崩溃之力啊!

    他不用逃吗!

    他还真的不用逃!

    他屹立于地底风暴的中心,毫发无损,片叶不伤。若他不愿,则所有的攻击都会从他身体穿过去…那一幕,就好似这世间没有什么力量能够触碰到他一般,诡异至极…

    “我的研究材料没了…”

    “这辈子最珍贵的研究材料没了…”

    不知过了多久,地底的崩溃平息了,原本存在于此地的巢穴地洞,也被崩溃的沙土填平。

    全知老人一路唉声叹气,从沙漠地底爬了出来,一副生无可恋的嘴脸。

    不过当他发现,宁凡居然好端端地站在沙漠中等他时,顿时一扫哀戚之色,兴奋地仰天大笑。

    “哈哈哈!你小子果然没有那么容易死掉!真是让老夫惊讶啊!那可是蚁主的血肉自爆啊,你居然能从那等自爆中逃出来,真是怪物!”

    怪物么…

    宁凡微微苦笑,对全知老人的评价不置可否。

    他可配不上怪物二字,他只是在血肉天地崩溃之前,冒险使用了六道传送门,瞬间传送出了爆炸范围,这才没有殒命。倘若真被卷入到那等崩溃之中,以他眼下的肉身强度,最多只能撑几息就会陨落…

    在此地地磁干扰下,六道传送门的传送失败率可是很高的,幸运的是,这一次传送没有出问题。若这样的事情再来一次,宁凡可不敢担保他还有这种好运,从那种程度的崩溃中逃出。

    且,他虽然打爆了那处血肉世界,却没有杀死那个由光蚁强者融合而成的银甲准圣,被对方跑掉了…准圣果然不易灭杀,即便对方只是取巧融合而成的劣等准圣。

    硬要说谁是怪物的话…全知老人才应该是怪物吧!

    在那种程度的爆炸中,全知老人居然慢悠悠地承受着爆炸,不紧不慢地回到地面,最终更是毫发无伤。

    见过这一幕,宁凡相当怀疑,这全知老人就算站着不动挨打,他都未必能伤到此人半点…

    “抱歉,前辈的剑,被我用断了…”

    见全知老人爬出地面,宁凡面色微微尴尬,将两仪阳剑的断剑还给全知老人。

    按理说,先天上品法宝是不会这般容易毁坏的,可不知为何,这把两仪阳剑居然十分不耐用。威力没得说,此剑能打得血肉空间崩溃就是其威力的证明,放在先天上品法宝中,估计都不是凡品;但此剑最终也被血肉空间打断了,太脆了,若早知此剑如此容易折断,宁凡一定不会将此剑威能用到极致,而是会有所留力…

    “什么!你居然将我的善兄玩断了!你你你,你简直是禽兽!老夫真是看错你了!”全知老人抢过断剑,心疼不已,斥责宁凡的语气,就好像宁凡对这把剑做过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宁凡嘴角抽了抽,但却没有反驳。

    他向来都是这样一个人,敌我分明。之前老者二话不说就要捉他研究,算是敌人;但后来老者又扬言要保护他,更借剑给他…再说是敌人,已经有些不合适了。

    把别人的先天上品法宝弄坏,可不是什么小事。以此宝的价值来看,换成末法时代的其他人,若被宁凡毁掉如此重宝,绝对不亚于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了。

    老者被宁凡弄坏如此珍贵的法宝,居然只是埋怨了几句,并没有其他诘难,这已经十分让宁凡敬佩了。

    换位思考,若是宁凡的逆海剑、灭神盾被人毁掉,他肯定会发疯一样报仇的…

    “此剑…我会设法赔偿给前辈的,当然前提是前辈不再找我麻烦。我不知道前辈是何人,也不知前辈究竟要研究我什么,但我好端端一个人,不可能随随便便给前辈研究的…”宁凡叹息道,这一叹,却是恩仇两消,不再记恨全知老人之前的追击了。

    “你弄坏了老夫的上品先天剑,居然还不愿付出代价给老夫做做研究,老夫纵横一世,从未见过如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全知老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宁凡,如看禽兽。

    “…我说了,此剑会以其他方式设法补偿前辈的…”

    “不行!别的补偿老夫不稀罕!老夫只要你!”全知老人痴迷地看着宁凡,若不是知道这老家伙眼神当中没有掺杂不正常的情感,宁凡一定会掉头就走。

    “抱歉,晚辈还有事,没有太多时间在这里和前辈浪费…”宁凡不打算再和此人胡搅蛮缠,他暗下决心,日后找件先天上品法宝补偿给此人就是了。

    “找人?你找谁!你在此地用不了神念对吧,想要在这茫茫沙漠找人,完全是痴心妄想!你听说过海市蜃楼么?嘿嘿,这片沙漠可不是普通的沙漠,这里的海市蜃楼也不是普通的海市蜃楼,而是蚁主的幻术残留!你之前也是因为中了幻术才会莽撞冲入蚁主巢穴吧?那等幻术的威力你也见识过了,中幻术之时,你甚至无从察觉。”

    “…若我事先小心,应该不会被这片沙漠的海市蜃楼迷惑的。”

    “哈哈哈!此言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不会被这片沙漠的海市蜃楼迷惑!若老夫说,这里从一开始就没有沙漠,你待如何!当你看到沙漠的时候,你已经中了蚁主的幻术,再小心海市蜃楼,也是没有意义的!”

    “什么!这片沙漠本身就是幻术?!”宁凡一惊。

    他是真的惊讶了!

    因为即便是此刻,他也察觉不到这片沙漠丝毫的幻术气息!要知道他的幻术造诣可不低,可以说末法时代没有几人可比的,若连他都看不出这片沙漠的丝毫幻术气息,这片沙漠就有些吓人了…

    “你不信这片沙漠本身就是幻术?哈哈,闭上你的眼睛,再感知这片沙漠!不要使用视觉!”全知老人提点道。

    宁凡依言闭上了双眼。

    刚闭眼的时候,宁凡还察觉不到什么异样。

    但当时间渐渐推移,宁凡脑海中对于这片沙漠的印象渐渐模糊,他终于察觉到了这片沙漠的一丝幻术气息!

    就然是从视觉上下的幻术!

    找到了幻术的突破口,以宁凡的造诣,很快便破掉了幻术!

    闭着眼睛的他,渐渐地,开始听不到耳边的风沙声;渐渐地,脚下踩着的沙地似乎也感觉不到了。

    屏蔽了视觉之后,宁凡发现,此地居然真的并不存在什么沙漠!

    但当他再度睁开眼时,即便一心防备着此地的沙漠幻术,仍旧还是中了幻术,眼前出现了一望无际的沙漠。

    “这居然是一种只要使用视觉、就无法防御的幻术!”宁凡震惊不已,这种级别的幻术,他还是第一次见!

    以光为媒介来施展幻术,他知道!

    但光的存在本身就是幻术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见!

    原来在这第六层当中,每一缕光芒,都是蚁主的幻术!

    除非在此地闭着双眼前进,否则根本摆脱不了幻术。可此地本就对感知限制巨大,若在自封视觉,在此地赶路难度会更大…

    “等等!若沙漠皆是幻术,则意味着从我踏入此地开始,便中了幻术!那么中了幻术之后,我所经历的一切是真是假!我是否真的遇到了这个疯老人,又是否真的经历了蚁主巢穴之战…这段时间里,我做的事情里面,哪件是真,哪件是假…我此刻察觉沙漠是幻术,又是否仍旧是幻术中的一环,仍未摆脱…”

    宁凡越想越惊,幻术的可怕就在于,让你根本分不清虚幻与现实。

    “真与假,重要么…你可知,从你出生于这个世上开始,从你眼中射入第一缕光芒开始,你就中了世界的幻术。自出生起,你便以视觉接触世界,了解世界。你记忆中的山川河流、香车美人,都是光芒带给你的。可若是光芒从一开始就在欺骗你呢?你所看到的东西,真的是你看到的样子吗?若要怀疑,请不要只怀疑这片沙漠,最好把你这一生经历全都给怀疑一遍,那时候你会发现,你对于过去的记忆居然有很多谬误,无法信任;甚至连你是活着还是死亡都无法确定了,你所了解的一切,都是他人想让你了解到的东西;你对于这个世界,根本一无所知…”

    全知老人越说越荒诞,宁凡却反平静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

    “多谢前辈指点。”

    “指点?嘿嘿,我这可算不上指点,只不过是照搬了他人的学说罢了。当年我也曾迷茫,却被人指点,因而得以睁开双眼,重新审视这世界。那个指点我的人,他从很早开始就知道,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什么真实,也不存在什么虚幻。没有存在,也没有不存。没有过去,亦没有未来…世界的真实,不是真虚,不是因果,没有善恶,更无唯一…而是你决定相信什么!这是一个相信就能存在的世界!”

    睁眼修士!原来这全知老人居然是睁眼修士!

    “好了,不说这些了!还没有自我介绍过,老夫就是光祖地渊当中声名狼藉的全知老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古今未来无我不知!还未请教小友姓名?”

    “宁凡。”

    “原来是宁兄,失敬失敬。听说宁兄要找人?”颠三倒四的全知老人,前一句还称呼宁凡是小友,后一句就兄弟相称了。又或者,被全知老人称呼为兄台,根本不是一种尊敬,因为在全知老人眼中,驴也是兄,兄亦是驴…

    “是。”

    宁凡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他此刻能够确定的,是这全知老人的无比强大,以及对方对他并无恶意,只有研究之心。

    “宁兄想找什么人?若你不怕亏欠小弟因果,小弟倒是很乐意帮宁兄找人的。”

    “亏欠就亏欠吧,已经弄断了你一件先天上品法宝,不在乎再多点因果了。此地太危险了,有前辈相助,早些找到小蛮也好。”宁凡无奈道。

    “嘶!小蛮!你是说小蛮!你要找的可是名为北小蛮的小魔头!”却不知为何,一听到宁凡要找的女子名为小蛮,全知老人先是大惊,继而大喜过望!

    “前辈认识小蛮?”宁凡一诧。

    “哈哈哈!苍天有眼,这可真是苍天有眼!总算有人来收那小魔头了!小友确定能将那小魔头带走对吧!确定她会听你的话,跟你走对吧!你会赔偿她给老夫造成的所有损失么!你会狠狠揍她一顿给老夫出气吗!”全知老人激动道。

    “…”宁凡微微无语。

    他怎么觉得这全知老人的话语里,有很大的信息量,似乎在北小蛮的手上吃了很多苦头一般。

    一个如此至高无上的存在,有可能被一个小丫头拿捏吗,此事怎么听都觉得荒谬…

    “前辈认识的小蛮,可能和我所说的小蛮,不是一个人…”宁凡猜测道。

    “真的?你认识的小蛮,是不是一身红衣红丝?”全知老人皱眉问道。

    “是。”

    “是不是修的癸星血脉!”

    “是。”

    “是不是身边有一大堆石兵保护!”

    “一大堆石兵?或许…是吧…”

    “是不是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且一旦抓住别人的把柄,就不择手段欺负别人,即便对方是一个风烛老人?”

    “…那丫头有这么差么…”宁凡无语道。

    “有!!!”全知老人气得脸都红了,皱巴巴的老脸,好似怒放的菊椛。

    “什么都别说了!你跟老夫走一趟,把那个小魔鬼带出老夫的研究室,立刻,马上!”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