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90章 蚁主

    容当力量重回身体,那种美妙的感觉,难以用语言形容。就仿佛太古年代的冰川融化为海,干涸了无数纪元的陆地重新获得了润泽。

    驴傀儡的杀气本来惊天动地,但随着宁凡的气势节节攀升,它的气势,逐渐被宁凡了气势压了下去!

    两千劫!

    三千劫!

    五千劫!

    八千劫!

    一万劫!

    宁凡的法力节节攀升,只瞬息间,便一路攀升到了一万四千二百劫的高度!

    驴傀儡距离宁凡最近,也是受到宁凡气势冲击最强烈的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宁凡的气势震退了十多步,才勉强稳住身形。僵化的傀儡脸上,虽然无法流露任何表情,但它的傀儡身体却在微微颤抖,本能得从宁凡身上感受到了巨大危险感。

    就连那说话颠三倒四的老者,也被宁凡骤然爆发的气势吓到了,诧异不已。

    “一万四千二百劫?居然能在仙王境界修出这么多的法力!这可不是随便哪只神灵都能办到的,看来这小子,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一些…不过我的驴兄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驴兄,使用【天崩地裂十三连环夺命星辰拳】!”

    “遵命!”驴傀儡恭敬答道。

    宁凡有些无语,令他无语的,自然是敌人的招式名称,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人比他更不会起名字…

    可惜宁凡并没有太多时间无语,因为驴傀儡已在第一时间,以一种极其危险的体术,攻了过来!

    这只驴傀儡的四蹄,似乎被精心改造过,前蹄变化成的拳头之上,闪烁着星光,有着轻易击穿天地的伟力。

    对方以拳攻至,宁凡自然也已拳还击,古魔破山击顺势打出,这一次的古魔破山击,是他的全力!

    “愚蠢!居然敢硬接驴兄的星辰拳,这可是连普通准圣都不敢硬接的拳头,就算你小子是神灵也休想…什么!”

    老者面色一变!

    在他惊讶的目光中,宁凡居然以自己的拳头,接下了驴傀儡的拳术!

    轰轰轰!

    短短一个照面,宁凡与驴傀儡便对轰了数十拳,结果居然是势均力敌!

    “怎么可能!此子只是血肉之躯,居然能硬接星辰的冲击!要知道驴兄的左拳,可是由六颗修真星为材料打造的,右拳更是使用了七颗修真星…驴兄随便一拳之威,都有六星乃至七星的冲击力,此子居然这么轻松就挡下了这种程度的冲击…”老者似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宁凡真的轻松挡下了驴傀儡的攻击吗?不,并不轻松。

    随便一拳都有六七颗修真星的冲击力,这是什么概念!宁凡虽然和驴傀儡打得势均力敌,但每一次拳拳对轰,他的拳骨都好似骨裂般剧痛。

    这驴傀儡明明只是一具半圣傀儡,但似乎…比很多末法准圣还要厉害!之前能一蹄子踢飞铁将军使用的准圣傀儡,便是其实力的体现…

    古之半圣的实力么…宁凡目光认真起来,他知道,自己必须使用全力了。

    十字光环,开!

    继而古魔破山击的连击,暴雨般打出!

    “什么!那是圣人环!不,不是!居然不是!天才的想法!这真是天才的想法!”老者看宁凡的眼神更火热了!

    全力出手的宁凡,自然不是区区驴傀儡可以抵挡的。开始的几十拳,驴傀儡还能和宁凡拼个势均力敌,可随着古魔破山击的拳势越来越猛烈,驴傀儡终于开始落入下风。

    三百击!

    五百击!

    八百击!

    一千五百击!

    三千击!

    当宁凡打到三千古魔破山击的时候,驴傀儡已经被打得破破烂烂,不成人形,已经完全不是宁凡的对手。

    自己的傀儡明明被打得破破烂烂,老者却不怒反喜,眼中的绿光浓烈到可以吞噬世界!

    “天才!绝对的天才!连击之术古来有之,但以古魔破灭道为承载,同时糅合古魔暴击、火山宗连击等特性的体术,老夫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若此子只凭此术,就想战胜驴兄,老夫不得不说声痴心妄想!驴兄,使用【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十世炼化星光甲】!”

    “遵命!”

    驴傀儡召出了一身星光闪闪的甲胄,一瞬间武装到了牙齿。

    那甲胄看不出品阶,看不出材质,然而却逆天得将宁凡的所有攻击全部折射,没有一拳能命中驴傀儡!

    “这是什么甲胄,居然能折射我的古魔破山击…看不到任何道力流转,此甲胄并不是以道为源做到此事的,这是一种我从未遇到的法宝种类,甚至不能用简单的法宝品阶来定义…这种折射很厉害,但肯定也有极限。若我能打出此甲胄无法承受的攻击,这种折射便可不攻自破…”

    宁凡眼中青芒一闪,只短短数息的交锋,便看穿了这件甲胄的弱点。

    他的拳势更猛烈的!

    他的连击数节节攀升!

    可惜的是,八千古魔破山击都打出来了,居然还是奈何不了这件甲胄!

    这件甲胄的防御能力,不,折射能力太逆天了!只要驴傀儡穿着这一身甲胄,恐怕就连二阶准圣,都奈何不了它!

    等等!折射!

    宁凡忽然精芒一闪,有了猜测!

    他知道该如何攻破驴傀儡的这一身甲胄了!

    只靠单一的猛攻是不行的,这甲胄固然逆天,但也不是毫无弱点,其优点,正是其缺点!

    “是光么…是与不是,一试便知…”

    暗阴阳的力量,被宁凡悄然发动!

    宁凡的下一拳,忽然缠绕上了暗之道则!

    自驴傀儡召出甲胄,老者便气定神闲地看着这场打斗,内心已经认定宁凡会落败。

    但当宁凡使出黑暗力量,老者再也无法镇定,下巴都快惊掉了。

    惊的并不是宁凡可以使用暗之道则,而是…宁凡居然能看穿他的甲胄设计!

    轰!

    第八千零一拳,宁凡成功命中了驴傀儡,一拳击穿了甲胄,击穿了驴傀儡的腹部,打碎了驴傀儡的傀儡晶核。

    驴傀儡眼神顿时变得黯淡,失去控制,跪倒在地,落败了。

    “果然是光…这件甲胄之所以能折射攻击,是融入了光之折射的妙理,这种融入与普通的法宝打造不同,故而我第一时间没有看穿此事。对付光,黑暗是最好的选择,但若是换成其他没有修炼过暗之道则的人,想要取巧攻破此甲,几无可能…”

    虽然击败了驴傀儡,但是宁凡没有感到任何轻松,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太过忌惮驴傀儡。

    他忌惮的从始至终都是那个老者!

    对于这个神秘老者,宁凡没有任何取胜的信心,他唯一需要考虑的事情,不是如何取胜,而是如何从这老者身边逃离。

    在击溃驴傀儡的瞬间,宁凡袖袍一卷,将黑魔、阿芙洛、灭道雷婴全部收回玄阴界,转身就走。

    见宁凡一击溃驴傀儡就逃,老者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

    “中计了!我全知老人居然会被一个仙王小辈欺骗!哈哈哈!真是个狡猾的小子,有意思,老夫喜欢!看来他从老夫现身开始,就察觉到老夫飞不快的事实了,所以才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逃跑,而是先击碎老夫的代步驴兄,再逃…”

    “明智的决定!老夫身为一个元婴修士,确实飞得不快,可你以为,老夫这等身份,只有驴兄一个代步工具么!老夫看上的猎物,从来没有一个能逃掉的!驴兄,回来休息吧!雕兄,就决定是你了!”

    老者打出一道光芒,将受创的驴傀儡收回,而后召出了一个金雕傀儡。

    这金雕傀儡只是六劫仙帝修为,战斗力完全没有驴傀儡高。当然了,此傀儡本来就不是战斗傀儡…

    “雕兄,若你好好表现,小弟这个月给你吃五颗【傀儡晶】!”

    “唳!”

    …

    宁凡在沙漠中疾驰,几乎是以极限速度在飞遁!

    “猜对了么,又或者,猜错了…那老家伙或许真的不擅飞遁,又或者只是我的错觉…不好!”

    轰!

    全力飞遁之下,宁凡不幸撞上了天地间残留的某个上古禁制,险些殒命。

    幸运的是,宁凡反应一向够快,在最后关头闪开了绝大多数的禁制攻击,没有毙命。

    不幸的是,他还是被那禁制重创了,浑身是血,神灵肉身都没用,根本挡不住那种程度的攻击!

    “麻烦了,在这光祖地渊里面,真的不能乱飞…若是线性飞遁,我撞上此地禁制的概率太大,但若换成是点型传送,撞上禁制的概率应该会很低,但此地干扰太强,甚至会干扰六道传送门的传送路径。在这种干扰之下使用六道传送门,极易传送失败,一个不慎,又会如之前传送来北天那样,有殒命风险…”

    宁凡服下了几颗丹药,连嚼碎丹药都来不及,再度向前飞遁。

    没飞多久,又撞上一处上古禁制。有了之前的经验,宁凡这一次的反应更快了,在禁制攻击临身以前闪避得更加及时,但还是被少数禁制攻击打中。

    “此地限制感知,在这里,我无法事先预知上古禁制的位置,唯一能够依赖的,只有无数次生死锻炼出的身体本能。以本能,在禁制触发、攻击的时间间隔中,做出闪避…这是第二次,若再遇到几次上古禁制,我对于此地禁制的触发机制,定能真正了解,令身体记忆禁制触发的时机。如此一来,就能在禁制攻击临身前的短暂间隔做到完美闪避!唯一麻烦的,是这种适应需要付出数次撞击禁制的代价,受伤太重。和六道传送一样,都有弊端…”

    宁凡再次咽下几颗丹药,压住伤势,强行前进。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在这之后,他又接连撞上五次上古禁制,所受的伤,一次比一次轻。

    到了第六次撞上上古禁制之时,他居然完全凭借身体本能,在那短暂的禁制触发时间中,闪开了禁制的攻击!

    这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事情!这种身体反射的速度与修为无关,只有历经生死才能锻炼,是那些在和平环境中苦修的人,一辈子也无法掌握的才能!

    “可怕,太可怕了!这小子明明对此地禁制分布一无所知,居然还敢飞这么快!这是打算和老夫玩命吗!老夫只是想抓住你做做研究好吗,又不是想害你性命,你为何要想不开!”

    “疯子,真是一个疯子!就连一次次撞上上古禁制也是故意为之吗,居然想用身体记忆来本能闪避禁制攻击,这种事情真的有可能吗!”

    “不可能!他被禁制攻击,受的伤居然一次比一次轻!”

    “六次!才六次就能完美闪避此地的禁制攻击!这可是老夫当年镇压【蚁主】残留下的禁制,就算时过境迁,禁制威能十不存一,也不可能被人以身体本能闪避!这太荒谬了!他只是一个小小仙王,又不是圣人!怎可能做到此事!”

    “该死!这小子全力飞遁的速度居然这么快!老夫的雕兄居然追不上!不好!这小子走错路了!不能再往前了!再往前是【那个怪物】的【新巢】!”

    …

    宁凡大感头疼,在这第六层,他的感知虽然被限制,但却还是感受得到身后有一道神念,始终锁定着他。

    那老者的神念没有被限制!

    那老者的神念还锁定着他,还在追他!

    即便他已经速度全开,但却还是甩不掉老者的追赶!

    “要不要冒险开启六道传送门,直接传送出地渊?在此地干扰之下,此事虽然有风险,但若是成功,势必可以一瞬间甩掉这个老疯子…但小蛮还在此地,我还没有找到她的位置。就这般离去,岂不是把小蛮一个人丢在这片危险之地了…”

    “果然,还是要先找到小蛮,再一起离开!”

    身后明明有神秘老者在追赶,宁凡居然还敢在这第六层中搜索北小蛮,也真算得上是胆大包天了。

    眼看老者越追越近,宁凡更觉头疼。他在沙漠上空乱飞,无意间,飞到了一个巨大地洞所在。

    这地洞可不是通往第七层的入口。

    这里居然是一处光蚁的巢穴!

    在这处巢穴当中,有数以亿记的光蚁卵,还未孵化。巢穴中,也有十多万光蚁已经孵化,但由于都是刚刚诞生,修为都很低,根本无法对宁凡造成任何困扰。

    对于这样的光蚁巢穴,宁凡并不感兴趣,正打算直接从巢穴的上空飞过去,骤然间,异变突起!

    那巢穴深处的某物,似乎感应到宁凡的路过,忽然射出成百上千的触须,朝宁凡缠绕而来。

    那触须攻击的速度,比此地上古禁制攻击的速度还要快,以宁凡的身体本能,也只闪避开了少数触须攻击,仍旧被大多数触须缠住了。

    那触须也不知是什么生物发出来的,宁凡此刻明明已经修为全开,但居然挣不断这触须!越是感知,宁凡越是心惊,他居然从这些触须之中,感受到了极为浓郁的…第三步气息!

    第三步气息,圣人触须!末法时代是不会有圣人的,但这触须的难缠程度,却绝对超出了第二步!

    “猎食的光蚁,疑似远古大修的老疯子,还有这疑似圣人攻击的不明触须…这光祖地渊太凶险了,难怪堂堂光族都拿此地没办法…所以这一次找到小蛮后,我一定要好好教育她,没事别往危险的地方乱跑!”

    轰!

    宁凡周身忽然爆出细微轮回之力,并仗着这些轮回之力,强行挣断了缠在身上的触须。

    能与第三步力量抗衡的,只有第三步的力量,宁凡体内的轮回之力固然不多,但此地的不明触须也并非真的威力恐怖,宁凡还不至于被这些触须弄得无力还击。

    嗤嗤嗤!

    更多的触须从巢穴深处射出,虽然不至于再度绑住宁凡,但却挡住了宁凡的去路,使得宁凡困于此地上空,无法在短时间内离开。

    也因如此,宁凡第一次被骑着金雕傀儡的神秘老者追上了!

    “麻烦了,只能冒险使用六道传送门了么…”

    宁凡目光一凛,正打算开启六道传送门传送出此地范围,老者却先一步出手了。

    老者没有攻击宁凡。

    老者只是攻击着缠绕宁凡的无数触须,以及地洞深处的某个存在。

    “小子,这里由老夫给你挡着,你快走!这家伙若是暴走,不是你应付得了的,就算你那不成器的乱古师父,也不是他的对手,何况是你!老夫已镇压了此獠十纪轮回,对它的了解,没有人比得了,在这末法时代,也只有老夫能够取巧制得住它!”

    那神秘老者居然在掩护宁凡撤退!

    宁凡眉头一皱,凭他的本领,也能凭六道传送门脱困,只是会冒不少风险罢了…

    若是被这老者掩护,他可就平白无故欠下因果了,欠老怪物们因果,很麻烦…

    “哼!不想走是么,怕欠老夫因果是么,老夫真是看错你了,想不到你也是一个平庸之人,整天把狗屁的因果二字挂在嘴上!行,你怕因果是吧,老夫不怕!来来来,换老夫欠你一回因果,你不要走了,你留下来帮老夫斩那蚁主!此物借你!等会儿老夫说斩,你便斩!”

    老者不耐地取出一物,抛给宁凡。

    宁凡微微一怔,此物居然是一件先天上品法宝!

    【两仪护宗剑?阳剑?善非罚】!

    拥有万物沟通的手段,宁凡一瞬间知道了此剑的名字!

    不过…这是什么二货名字,他真的无力吐槽了!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剑很强,非常强!仅仅握住此剑,宁凡便感觉自己一身法力凭空暴涨了两成,似乎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此剑和自己的阴阳变、乱环诀功法契合度极高,故而加成了宁凡的修为!

    宁凡更能感觉此剑之中蕴含的庞大伟力!这是末法时代难得一遇的先天上品法宝!持有此剑,宁凡甚至有信心战胜纯阳祖师一级的人物!

    “如此法宝,居然说给就给,这老头也不怕我拿着法宝跑了么?是瞧不起我,还是信任我,又或者是无所谓…”宁凡眉头皱得更深。

    这种夺人法宝的念头,他不是没有,不过考虑到自己与那老者的实力差距,他很快放弃了这一念头。

    那么,该如何选择呢…

    是留在此地帮老者对付什么劳什子的【蚁主】,还是把剑还给老者自己离开,又或者,抢了剑离开…

    【周明,周明,好想你,好想你…】

    宁凡忽然听到了某个声音,从那光蚁巢穴深处飘渺传出!

    那是,那是…北小蛮的声音!那是只有北小蛮会喊出的称呼!

    周明!

    该死,这疯丫头难道被困在这处巢穴里面了!她脑子里在想什么,这种地方是她能随便来的吗!

    身体的反应,比宁凡怒气上升得更快!

    宁凡一路走来,积累无数年的煞气一瞬间冲天而起,整个人化作万古真身,好似一个绝世魔神般,手持两仪护宗剑,凶焰腾腾杀入下方的光蚁巢穴!

    这一刻,他的脑子里,再不考虑什么老疯子,什么蚁主!

    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把北小蛮从那该死的光蚁巢穴之中捞出来,再找个无人之处,狠狠打一顿她的屁屁!

    比起说服教育,宁凡果然还是更喜欢体罚!

    “什、什么!你小子真的疯了吗!居然敢直接冲进蚁主的巢!你你你,你是想被蚁主消化掉吗!以乱古婆婆妈妈的个性,居然会收你这种无法无天的徒儿,真是,真是…太对老夫的胃口了!恶兄,就决定是你了!我们也杀进去!”

    【两仪护宗剑?阴剑?恶即斩】!

    老者又取出一把先天上品剑,紧随宁凡之后,杀入光蚁巢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