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85章 北璃

    多重封魂术是一种封印术,封印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

    此术的阳封印术式,变化十分单一,随便找个化神修士,都能看懂其中的术式变化。

    不过此术的阴封印却复杂到无法想象,就算是宁凡,也只能大致看出,阴封印的术式采用的是融合术式,术式的内容就好像是几百个迷宫彼此交错,每一处迷宫又都有上百万条岔路,每条岔路更有成千上万个术式陷阱。

    这不是普通人能够看懂的封印术!强如宁凡,也只能稍微看懂此术的皮毛,想要完全理解,太难。

    创造此术的人,将神、妖、魔三族的上万种封印术融合在了一起,这才创造出了多重封魂术。

    此术的术式需要同时吸收神、妖、魔三系的力量,才能正常运转。故而唯有同修神、妖、魔三种血脉的人,能正常使用此术。

    修真界充满了诡谲与算计,没有人能一辈子不被人盯上。幸运如宁凡,这一路走来也没少被人算计。

    他刚一出生,就被掌运大帝算计。

    初修古魔时,又被魔罗大帝算计。

    去了一趟蛮荒,又被阴墨老祖算计。

    好不容易修到仙王境界,宁凡无语地发现,他居然又被算计了!

    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他被人当成了家畜饲养,身体成了养道仙粮生长的土壤!

    不是所有的算计都能躲过,倘若无法逃避,便只能勇敢面对,设法解决了。养道仙粮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

    创造多重封魂术的人,似乎也曾被养道人算计过。为了战胜体内的养道仙粮,此人不得不倾尽毕生心血,创造出了此术。

    借助万物沟通的能力,宁凡和多重封魂术的典籍聊了很久的天,问出了这些情报。

    而后,他开始专心修炼多重封魂术。

    修士的法力,会经过多次质变:法力甲子化;甲子归元;元会化无量;无量成劫。

    从命仙境界开始,修士开始法力无量,这无量并不是指法力无限,而是指一种从可计量到不可计量的改变。

    这一阶段,修士的法力好似成了一个大湖,湖中水的规模仍然可以看见,但水滴的数目却无法用眼去数了。

    随着命仙修为继续提升,这片法力之湖会化作涛涛江河,会化作磅礴大海。

    大海中的水滴数目不可用肉眼计量,但大海本身的规模却可以计量。

    若将一劫数目的法力,比喻成一片固定规模的法力海洋,则这样的法力海洋,宁凡体内一共有一万三千七百多处。

    其中,每一片法力海洋,都被人偷偷洒了一把养道仙粮,种在其中。

    想要排查掉所有的养道仙粮,需要将一万三千七百片大海,全部打捞一遍;需要将大海捞针的细致活,重复一万三千七百遍!

    此事难度很大,更需要大量时间才能完成,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一个月后,宁凡初步修成了多重封魂术。

    他在体内种下了十三层封印,将体内一万三千七百劫的法力,全部封印!

    此刻的宁凡,浑身再看不到半点修为气息,宛如一个凡人。

    多重封魂术的原理,是将法力之海冻结,从而避免海水的流动,减少打捞异物的难度。

    排查法力异物的过程,一般是不建议修士撕开封印的,否则会有一定程度的副作用。

    当然,那副作用并不严重,若有必要,宁凡可以随时撕碎封印,恢复所有法力,不用担心封印法力的过程中,遇到准圣来袭。

    若敌人只是一些蝼蚁,则宁凡完全没有必要动用法力,只凭神灵身躯就能和末法仙帝交锋。

    宁凡还发现了一件事!

    当体内法力之海被冻结后,不仅可以减少打捞异物的难度,还可以减少提纯法力的难度!

    根据宁凡测算的结果,当多重封魂术与炼纯诀叠加使用时,法力提纯速度可以上升二十六倍左右!

    于是,宁凡修炼五劫法力纯度的过程,变得十分轻松了,这倒是一个意外收获。

    …

    又一个多月过去,正在闭关的宁凡,被韩十七叫出关,原因是北天宗门大比的日期临近了。

    遗世宫是北天最前势力,当然这个最强,不算入秘族和四溟宗联盟。

    在遗世宫内部,有北宫、东宫、西宫三个派系。三宫之间的争斗由来已久,具体为何事而争斗,普通人无法了解。基本上每隔五百年左右,遗世宫的三宫之间便要打一次,争一次。

    他们自己打就算了。

    可麻烦的是,他们打架的时候,还要拉上整个北天的第二步宗门,一起打!

    于是遗世宫的三宫之争每每开始,便意味着席卷整个北天的宗门大比又要开始了。

    只要参加遗世宫举办的宗门大比,并在大比中获得不太低的名次,事后就能获得遗世宫奖励的大量道晶、丹药,壮大宗门的势力。

    对于那些小宗派而言,宗门大比意味着巨大的捞钱机会,他们当然乐意参加。

    大宗派们倒是看不上道晶、丹药的奖励。

    不过根据韩十七的说法,道晶、丹药只是第一轮区域赛的奖励,一旦闯入第二轮,能够获得的奖励远比这些东西丰厚,甚至足以令万古老怪心动。

    故而大宗派同样对宗门大比趋之若鹜,不过和小宗派们不同,他们的目标,往往放在第二轮的奖励上。

    “我们黑魔派和那些大宗门不同,我们的目标,是在第一轮区域赛闯入前二十的名次,二十名以后是没有奖励的;一旦闯入前二十,最少能拿到五亿道晶的奖励…哎,有了这些钱,我们就能招收更多的弟子,可惜,前二十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总之,尽人事听天命吧…”

    “宁老弟,你也准备准备吧,明日起,我们就要去【紫衣宫】参加区域赛了。我们和紫衣宫、白魔宗划分在同一个战区,本战区一共有124个第二步宗门势力,其中要数紫衣宫最强,拥有四名舍空老怪坐镇。此宗门已经连续十六届蝉联本战区第一位了,故而这一届大比,场地仍然设在紫衣宫。紫衣宫距离两仪星有点远,我们需要在大比开始以前,提前出发,赶去紫衣宫所在星域…”

    韩十七和宁凡聊着宗门大比的事情,不经意提到了紫衣宫。

    宁凡觉得紫衣宫听着有些耳熟,于是翻了很久的记忆,终于在记忆的角落,找到了和这个宗门有关的事情。

    原来,当年他化名陆北时,曾杀过紫衣宫的人,不过都杀了哪些人,他已经记不清了。

    且,他不止杀过紫衣宫的人,他还杀过许许多多北天青俊,一度让陆北这个凶名,在北天的青年一代之间盛传。

    当然了,随着时过境迁,陆北那点热度早就过去了,北天青俊已经很少提及这个名字。

    不过当年见过“陆北”的北天青俊不在少数,宁凡并没有全部杀光,所以他也不确定,这一次替黑魔派参加宗门大比的话,会不会被人认出来是“陆北”。

    呵呵,认出来又如何,认不出又如何?

    如今的他,需要忌惮那些北天青俊背后的命仙、渡真、舍空势力吗!

    …

    数日后,宁凡跟着韩十七一行人,来到了紫衣宫所在的星域。

    北天宗门大比的参赛标准,最低需要派出碎虚修士。黑魔派能够参战的人并不多,只有两个命仙,六名碎虚,以及宁凡这个异类,故而出行人数也不多。

    除了参加大比的九名高手,就只有四十多个精英弟子随行了,这些人是跟来增长见识的,他们是黑魔派的未来。

    这些日子里,宁凡的法力经过多重封魂术的筛查、过滤,已经有一部分法力筛查结束,封印融化后,流回到宁凡的体内。

    宁凡目前恢复的法力,差不多相当于渡真初期。

    这个速度快吗?

    一点也不快!渡真初期的法力加在一起,也不到一劫数量!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宁凡居然连一劫法力都没有筛查完。

    按照这个速度,他想要筛查完全部法力,起码需要上千年时间!

    太慢了!

    宁凡不得不改变计划,等此地区域战结束,他打算抽个时间去趟遗世宫总部,去看看北小蛮和她的“姐姐”元瑶,顺便租个遗世塔筛查法力。

    “来者止步!”

    当黑魔派的星舟开到紫衣宫范围时,一队紫衣宫修士神色不善地拦下了星舟,仔细盘查之后,才继续放行。

    一路上,这样的盘查经历了数次,那些紫衣宫修士盘查黑魔派强者时,神色相当的不友好。

    但仅仅是对黑魔派不友好而已。

    盘查其他宗门时,紫衣宫的修士表现的十分客气,令人气结。

    “我们黑魔派和紫衣宫有仇?”宁凡微微皱眉,问韩十七。

    “算是吧,你刚刚碎虚不久,很多事情可能不知道。我们的宗主年轻时,横行无忌,得罪过很多宗门,北天的渡真、舍空势力,一小半都被宗主得罪过;又因为白魔宗暗中针对我派,也有不少宗门是收了白魔宗的好处,才处处针对我们的…哎,若非我们黑魔派处处树敌,也不会处境困难,连招收门徒弟子都招收不到了…”韩十七叹息道。

    宁凡眉头皱得更深,不过没有多说什么。

    当黑魔派一行人住进紫衣宫的客馆,宁凡才真正见识到了,黑魔派有多么不受人待见。

    “呵呵,这不是黑魔派那群魔修吗?这一次又来宗门大比丢人现眼了?还嫌上一届的七十一名不够丢人?”有人当面挖苦黑魔派。

    “区域赛赛制,要求每个宗门派出二十名强者参赛。黑魔派太可笑了!居然连二十个碎虚都凑不齐,居然只有九个人能参赛!”有人背地里嘲笑黑魔派。

    “这一届大比,我们收了白魔宗的好处,一旦在赛制当中遇到黑魔派的人,定要给这群人一些教训…”有人收了白魔宗的好处,想要对付黑魔派。

    “黑魔派!韩元极的宗门!哼,当年韩老魔将我打成重伤,此次大比不遇到黑魔派也罢,若是遇到,老夫定要在韩老魔的徒子徒孙身上,好好收些利息!”也有人是因为被老魔欺负过,才想找黑魔派报仇。

    宁凡何等感知,明里暗里,他听到了太多针对黑魔派的声音。

    “没有了师尊,这些年黑魔派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么…”

    宁凡不高兴,很不高兴!

    他可是黑魔派掌门,他的宗派被别人欺负了,小瞧了,他岂能高兴!

    一开始,宁凡对场这宗门大比并不上心,不过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他要在这场宗门大比之上,将所有针对黑魔派的人教训一遍!

    护短?没错,宁凡就是要护短!

    黑魔派的传统,就是护短!

    当年宁凡年幼,是老魔在护短,在不问理由保护宁凡。

    如今轮到宁凡保护老魔,保护黑魔派了!

    他不问老魔都因为什么事,惹过哪些人。无论如何,谁都不能欺负他的黑魔派!

    三日后,宗门大比正式开始!

    紫衣宫会场之上,124个第二步宗门聚集在这里,只为争夺各自的名次!

    玄武宗也是其中之一。

    玄武宗是一个渡真势力,参战者有渡真1人,命仙9人,散仙10人。

    在这10名散仙参战者之中,有一对少年少女十分惹人瞩目。

    少年道号一清,是道童打扮;少女名叫北璃,一袭紫裙,背后背着一个精致的剑匣。

    按理说,这对少年少女只是散仙修为,根本没有资格成为全场的焦点,不过谁叫人家背景深厚呢?

    一清道童乃是掌碑大帝的座前童子,人家有仙帝主人撑腰,故而就算是真仙看到一清道童,也得客气一声,不敢得罪。

    北璃的身份就更高了,她是遗世宫宫主的女儿,更是掌碑大帝的入室弟子!

    遗世宫四位小姐中,大小姐北诗资质最高,三小姐北璃的机遇最好。

    四姐妹当中,只有北璃有幸拜到了仙帝师父,这机遇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完美的出身,姣好的容颜,再加上不俗的修炼资质,使得北璃成为不少北天青俊的倾慕对象。

    此刻就有六七个大势力的少主、道子,围在北璃身边,大献殷勤。

    北璃蹙着眉,应付着这些烦人的追求者。如果不是大比马上就要开始,这些北天青俊必须回去准备接下来的战斗,他们估计还得继续缠着北璃。

    “师姐,你为何闷闷不乐…”一清道童注意到北璃的蹙眉,不解问道。

    “北界河正爆发着异族大乱,一个不慎,便是灭天之祸。每一天都有兽潮降临,每一天都有北天修士被兽潮所杀,如此严峻的形势下,仍然有人只忙自己的事情,不关心天下安危。三宫老祖还在为了那虚无飘渺的【石兵八阵之主】,明争暗斗…这些大宗门的少主、道子,则忙着风花雪月…师弟,难道你不觉得这一届三宫之争,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吗?”北璃摇头道。

    “呃,师姐慎言。你可是遗世宫的三小姐,有些话别人能说,你不能说…”一清道童苦笑一声,劝道。

    “是啊,有些话我不能说。娘在遗世宫的处境本就十分艰难,我若再说错了什么话,被大长老一系抓到把柄,只会给娘惹祸…”

    北璃幽幽一叹。

    她对这场宗门大比,着实不感兴趣。如果不是因为玄武宗是师父的附属势力,她都不屑于答应玄武宗的要求,替玄武宗出战。

    北璃的目光在各宗的席位上扫过,越看越心凉。

    “雪剑宗,命仙势力,为了参加区区宗门大比,派出了三名命仙;可之前响应四溟宗征兵令时,他们只派出了五名碎虚,前去北界河参战…”

    “火山宗,渡真势力,征兵令时,只派去了一个命仙;参加大比则派出了两名渡真,六名命仙…”

    “神锤宗,渡真势力,征兵令时只派出几名碎虚敷衍了事;大比却反而强者尽出…”

    “落天宗,命仙势力,征兵令只派去两个碎虚…”

    “瀚海宗…”

    “飞仙门…”

    “哎…”

    北璃无法理解。

    绝大多数的北天宗门,对于界河大战都不关心,面对四溟宗的征兵令,都只是随便派些强者敷衍了事。

    界河之乱的恐怖,北天修士并没有真正体会过。

    东天曾被异族入侵到星空内部,死伤惨重,故而面对异族入侵时,绝大多数的人都抱着必死的决心,参加了战斗。

    北天却不同,北天太安逸了,没有经历过那种灾难,故而体会不到被异族侵略的痛苦。

    这里是四溟宗的总部所在,更因为拥有避天棺的缘故,北天实际沉睡着的高手无数,总体实力远不是东天可比。

    北天实力太强,给人的安全感太重,所以即便爆发了界河大乱,绝大多数的北天修士,仍然没有多少危机感。

    天塌下来,不是有个高的顶吗?有四溟宗顶在前面,那些人压根不信北天会真正灭亡。

    战乱会磨砺血性,和平则会导致腐朽。

    因为此地处处都天条约束,武力不能决定一切,所以修士对于权力的渴望比任何地方都要重。

    而权力,其实恰恰是修士最不需要的东西…

    “奔雷宗,命仙势力,征兵令时,只派出两名碎虚应付了事…”

    “黑魔派,命仙势力…黑魔派倒是一个异类,明明宗门实力低微,征兵令时居然还派出了一名命仙、四名碎虚参战,这几乎是当时黑魔派的一半强者了。可惜界河大战太危险了,黑魔派送上界河战场的四名碎虚全部陨落,派去的命仙,也因为在战场之上被同伴算计,身负重伤后,不得不从战场撤回来,此人就是他们的副掌门韩九…”

    对于绝大多数自私自利的北天宗派,北璃都好感寥寥,唯有黑魔派在内的少数宗门,能让她稍稍钦佩。

    咦?

    正观察黑魔派的北璃,忽而怔住了,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居然在黑魔派的席位上,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是他!是当年在云海化神的那个人,是当年在十步桥上回头的那个人!”

    北璃看到了宁凡!

    她记得宁凡的样子,亦记得宁凡的名字!

    曾经,她还曾为了谁是年轻一代资质最高之人,和母亲、小蛮妹妹争论过一次。

    曾经,宁凡斩凡化神的一幕幕,惊艳了她的岁月。

    北璃的脸没由来一红,继而将脸红藏起,装作很平静的样子,起身,朝黑魔派走去。

    然而偶遇一般,走到宁凡跟前,和宁凡打了招呼。

    “宁公子,别来无恙…”

    正在和韩十七聊天的宁凡,一愣。

    “你是…”宁凡一时之间,居然没有认出来北璃是谁!

    “…”北璃美眸一暗。

    她有些被打击到了,宁凡居然连她是谁都不记得了,当年的她,并没有给宁凡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吗。

    “我叫北璃,宁公子不记得云海化神的事情了么…”北璃幽幽一叹。

    “呃,原来是故人。抱歉,我记得姑娘的身份,更记得你在斩凡三步给我的帮助,只不过我对姑娘的容貌记忆得并不是太深,故而第一眼没有认出你,还请见谅…”宁凡歉然道。

    可惜他的道歉,似乎让北璃更受打击了。

    居然对她的容貌记忆不深…

    她的容貌好歹也属于倾国一级了,居然无法被宁凡记住…

    莫非宁公子,是个脸盲…

    噗嗤。

    想到这个可能性,北璃破嗔为笑,大感有趣。

    殊不知这一笑,整个黑魔派席位都炸了锅!

    副掌门韩五和韩九,皆是大吃一惊,他们不明白,自己宗门刚刚招收的客卿长老,为何会认得北璃这种大人物!

    韩十七等碎虚老怪则通通对宁凡表示无语。以北璃小姐的身份,主动上门搭讪,宁凡居然傻乎乎说不记得对方,这么木头也是没谁了…

    不只是黑魔派席位!所有暗中关注北璃的人,都注意到北璃与宁凡的交流!

    “此子是谁,老夫可从来不知,黑魔派的人和遗世宫三小姐交好…”有老怪暗暗不解。

    “该死!这小子是谁!璃小姐从来没对我们笑过,为何要对他笑!这小子居然敢和我们抢璃小姐!”北璃的追求者们,全都对宁凡生出了敌意。

    不过宁凡是谁?一个人屠戮几百上千万异族的大场面都经历过,一个人单挑整个暗族的事情都干过,他会被些许敌意扰乱心境?

    不存在的。

    “宁公子,你到北天多久了?是破碎虚空飞升而来,还是用的飞升通道名额?遗世宫的飞升名额,似乎没有公子,莫非公子是破碎虚空飞升?又或者,是使用了其他北天势力的私有名额?”北璃在宁凡身边的席位座下,好奇问道。

    “我确实才刚到北天不久,至于如何来的,你还是不要多问了。”宁凡随口一笑,没有多做解释。

    他记得北璃是北小蛮的三姐姐,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不会把太多秘密告诉此女。

    “宁公子这一次是要替黑魔派出战么?”北璃感受到宁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口吻,有些失落。

    “嗯。”

    “既如此,公子还请小心些,我得到消息,白魔宗的人暗中勾结了紫衣宫,这场区域赛的赛程将对黑魔派极为不利…”北璃担心道。

    “哦?还有这等事?多谢姑娘提醒。”

    嘴上说着感谢,但实际上,宁凡完全没将白魔宗的阴谋诡计放在心上。

    一群白魔宗渡真、命仙就想算计他宁凡?太可笑了。若是白魔宗沉睡的准圣出面,宁凡或许还会重视一二,不过很显然,人家准圣对这种区域战的破事没有任何兴趣,根本不会介入。

    “可恶!这小子究竟是谁!璃小姐居然坐在他身边,和他有说有笑!”

    “什么!这不可能!璃小姐居然在给这小子倒茶!此子何德何能,居然能让璃小姐伺候!”

    “这小子分明是个小白脸,看着就让人讨厌!”

    北璃的追求者太多了!这些人一见宁凡和北璃说说笑笑,根本不能忍!若非有天条约束,他们绝对会直接冲上去,把宁凡群殴一顿!

    宁凡懒得理会那些小辈的敌意目光,仍旧和北璃谈笑自若。

    嗯?

    聊天过程中,宁凡忽然注意到什么事情,皱了眉头。

    而后,他做了一件让此地所有北璃追求者愤怒的事情。

    他握住了北璃的手!

    然而,细细抚摸着北璃的掌纹!

    “不可原谅!这小子居然握住了璃小姐的手!他该死!我要杀了他!”

    “别冲动!天条禁止这类私斗,尤其是在这种公共场合!”

    “哼!那就等一会儿大比开始,好好揍揍这个小子!小爷要把他打残废!”

    宁凡还是没有理会那些小辈的敌意。

    他皱着眉头,全神贯注观察着北璃的手掌,观看那掌纹,越看眉头皱得越深。

    “宁公子!你在做什么…”北璃闹了个大脸红,她好端端地和宁凡聊着天,宁凡却突然抓住她的手,抚摸她的掌心!

    这,这可是登徒子的行径,太无礼了!难道宁公子是登徒子?不,不可能!

    若是普通人这么做了,北璃估计会斥责对方的无礼。

    但由于这么做的人是宁凡,北璃虽然羞恼,却还是给了宁凡面子,没有任何斥责的言行。

    只是低着头,红着脸,嗔怪道,“宁公子…请自重…”

    “呃…你以为我在调戏你?”宁凡无语了。

    “不然呢…”北璃微微一诧,她不是笨人,从宁凡的话语里,她听出了别的意思,知道自己误会了宁凡。

    “你最近不要洗澡,不要喝水,不要淋雨,尽量减少与水有关的接触…尤其是不要修炼水行法术。”

    “宁公子,你的意思是,我被人算计了?体内有某种隐患,不能与水接触?更不能动用水行法力?”北璃花容微惊,这一句,是传音。她不笨,猜出了宁凡的意思!

    身为遗世宫四位小姐之一,又在三宫之争的紧要关头,她会被人算计,再正常不过了!

    要知道前段时间,她的大姐北诗就险些遇害,差点被人抓走献给界兽一族。幸而最后,被一位来历神秘的鬼面前辈所救…

    如今,轮到她被人算计了么…大长老一系的人,就不能安生几天吗!

    “难怪我最近修炼水行法术,进境十分缓慢,且一旦修炼得久了,还会头晕乏力,气血亏损…宁公子,你能治好我的症状吗?我不想将这件事告诉娘、告诉师父,你若有办法解决,就请你帮帮我,拜托了…”北璃软语请求道。

    “小事而已,等大比结束,我会找你,给你医治的。”

    对于宁凡而言,北璃体内的些许算计,确实只是小事,稍微出些力气就能救治。

    “谢谢!”北璃内心一甜,感激道。

    咚!咚!咚!

    忽有一通激荡人心的战鼓之声,从会场中心处传出,打断了二人的闲聊。

    一通鼓声之后,一名紫衣宫老怪,身形一晃,出现在了会场中心。

    此人是紫衣宫掌教,苍紫真君!舍空巅峰修为!

    此人一出面,便释放出了强横无匹的舍空气势,霎时间,满场都在此人的气势之下安静了,不敢喧哗。

    “此届大比,由本君主持!尔等既然来此参加大比,就要受本君的规矩!大比过程中,若有任何人敢违反比赛规则,莫怪本君手下无情!”

    苍紫真君语带威胁道。

    此言一出,不少老怪顿时面色一变,收敛了不少小心思。有苍紫真君亲自坐镇,敢在此地闹事的人,还真没几个。

    “现在,本君宣布!第九十二战区的区域战,正式开始!接下来,被本君点到名字的人,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