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84章 养道仙粮!

第1184章 养道仙粮!

    当你走在路上,突然下起了雨。

    你会抱怨这雨来得太突然,其实你知道天总会下雨。

    所以也说不上来,这雨到底是突如其来,还是如期而至。

    人生如雨,你不知此刻与某人的相遇,是偶然还是一场注定,又或者,这之间没有分别。

    “伯父,你是要传我雨之道么…”雀九娘弱弱问道。

    当得知了宁凡高深莫测的修为后,她若连这点事情都看不出,那真是不用再修道了。

    宁凡点点头,道,“给我看看你的雨意。”

    “是。”

    雀九娘深吸了一口气,让内心平静了下来,而后将自己一生所悟雨意,展示给了宁凡。

    生在鬼雀宗,生在这片终年降雨的古雨星海,雀九娘和绝大多数的上界鬼雀弟子一样,都是雨修。

    虽然同样是雨修,但每个人领悟到的雨,都不同,这正如世间千万滴雨,没有完全相同的一滴。

    雀九娘领悟到的雨意,是一种思念之雨。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落灯花棋未收,叹新丰孤馆淹留。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

    “原来如此,你年少时,雀神子前辈不在你身边,故而你的雨意当中,才有会一种思念,思念的,是远在下界的老父…这很好,神意虽有等级之分,却没有高下之分。你的神意就是你的内心,融入了你的情与感动,单只这一点,你已比千千万万模仿他人雨意的人,要超出太多。”宁凡微微颔首,赞许道。

    “我、我没有伯父说得那么厉害了…我只是习惯每天看雨,每天等待父亲归来,久而久之,在我不经意时,雨意便修成了…”雀九娘很少被长辈夸奖,一时间又有些脸红了。

    “不经意时,便修成了雨意么…看来你的资质比我想象的还更高呢,于无声处,道自在于心。世间有无数仙佛,苦求道法的大自在,却通通求而不得…他们不如你,当他们心中有了求道之心时,越是渴求,便距离大自在越远…”

    “小九愚钝,听不懂这些…”雀九娘汗颜,她压根不明白宁凡所言的道法大自在是个什么玩意儿,她还真是笨呢。

    “听不懂就算了,你的长处,就是不懂,就是无知,因是一张白纸,故而更近于道。我本来是想传你雀神子前辈的当年感悟,不过现在改变了想法。你的雨意,不应当由我来雕琢,也不应当由雀神子前辈的雨意来干涉。你就是你,你天生就是一个完整的圆,只需要沿着这个圆,慢慢磨练,终有一日,你的成就将超过所有末法时代的修士…而我不同,我的圆,需要我自己一步步画下…”

    宁凡的话,雀九娘听不懂。

    宁凡的眼神,雀九娘看不懂。

    宁凡眼神落在雨上,心却回到了茫茫过去,回到了冥坟中天青落雨的那些往昔。

    从冥坟走到鬼雀宗,再从鬼雀宗走回冥坟,这是一个圆满。

    这不是宁凡修道人生的圆满,仅仅是他雨意的一个圆满,一次轮回。

    这场雨之圆满,只走了一半而已,所知只是一个…半圆!

    普通人看不到这个半圆,但宁凡经历了太多,感悟过太多,这个半圆,他可以看到!

    “小九,等伯父一下,稍后,伯父带你看真正的雨。”宁凡眉心雨阴阳星点闪烁,眼中则浮现出无法想象的庞大雨之道则!

    “哦…”

    雀九娘弱弱应了一声,她甚至完全没有听清宁凡说了些什么。

    她已经被宁凡此刻的眼神震撼了!

    她好似在宁凡的眼中,看到了无数场瓢泼大雨,那是宁凡一次次的生死经历;又好似看到了无数江南烟雨,那是宁凡这一生所经历的所有温情。

    她好似从宁凡一个眼神里,看到了宁凡的血海一生,又好似,只看到一个携美出游的普通公子。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

    雀九娘不知,只有那些通过圆满之法领悟掌位的人,才能拥有这等眼神!

    往事如潮!宁凡此生所有的雨之感悟,在这一刻,追溯!

    宁凡闭上了眼,好似重新回到了雨界,回到了冥坟,好似又听到了雀神子近在耳边、远在天边的那些感悟。

    【雨,生于天,死于大地,中间流淌的过程,便是雨的一生】

    【天分四溟,地分九界,中有雨界,绵雨不绝。雨生于天,死于大地这雨之所以死,非身死,而是心死他的身会化云气,返苍天。然他的心,却在坠入凡尘之际粉碎碎裂的雨滴,重新凝聚之时,可还是他?一场雨,亿万滴雨水,看似相同,实际每滴雨都有他的不同韵味身虽同,道终不同。斩尽亿万之雨,化吾一场道悟】

    【雨不来,方有势山不动,故有势潜龙在渊,有腾飞之势青虫结茧,有化蝶之势人王不杀,有服人之势天地不争,有倾覆之势…】

    【修道修到最后,只剩孤独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这孤独如雨,不散,如秋,乱心但若无这孤独的过程,道便无法可修。雨不孤独,而我心孤独,则雨,亦是孤独。此为,雨之神意】

    【何为雨?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以心动杀,以杀化剑,以剑成雨,以雨杀人】

    【平地生雷,天要下雨,我要杀人!】

    【本尊要让这雨,生于大地,战于苍天,长生不死!】

    【我让你下雨,你便得下这,是命令!】

    …

    宁凡闭着眼,抬指手指,在半空中一划。

    这一划,整个古雨星海忽然出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整个海面的雨水,仿若时空凝固,静止在了海天之间!

    雀九娘惊得合不拢嘴!

    所有来这片星海修行的雨修,所有鬼雀宗修士,都在这一刻,惊叹于海天间的变化!

    “是有大神通修士在这里感悟雨意吗!要知道这片星海的范围,几乎有中级星域那么大了,能一念静止一海之雨,此人起码是舍空后期,不,定是舍空巅峰的老怪!”

    所有人抬头望天,望雨,希望亲自观摩这位不知名的前辈施展神通,希望能从中获得大感悟,大造化。

    周围的一切,宁凡丝毫不关心,他只专注着,画自己的雨之半圆。

    更多的回忆浮现,他好似回到了修行雨术的那一年,好似又成了凶名赫赫的雨界素衣侯,素衣一出,天下缟素…

    他好似又回到了雨祖的天地四关,好似又一次接受了雨祖的试炼。

    【九天有雨,念通一界,云为吾眼,雨为吾念,天地融于吾心,此为窥天之雨…】

    【我喝的不是酒,而是雨。】

    …

    宁凡已经画下四分之一个圆。

    这一刻,海面上的雨意开始升华,开始化作丝丝缕缕的道念。

    那是宁凡的念!

    好似每一滴雨,都成了宁凡道念的本身!

    这一幕和窥天雨术十分相似,但,也有不同!

    不同的是,这些雨念不是用来感知的,而是用来杀伐的,每一滴雨所承载的道念之强,都足以镇死命仙!

    见此一幕,整片古雨星海处处都是倒吸冷气之声。

    那些观雨修士,本以为在海上感悟的人是舍空修为,但如今看来,此人分明不是舍空,而是碎念!

    且不是普通碎念,还是那种修到了后期、巅峰的碎念,念起而道生,恐怖至极!

    “是碎念前辈!我们竟有幸观摩碎念前辈的感悟!若能从中领悟一星半点,造化无量!”

    “造化?先担心担心我们自己的安危吧!这片海上的雨,每一滴都成了那名神秘前辈的道念,若他心狠手辣,只需降下这场道念之雨,我们当中恐怕有很多人,直接会被这场雨灭杀!”

    “嘿嘿,你真是修道修傻了,这里是北天好吗,又不是东天,哪个前辈老怪会冒着天条滥杀无辜,你我只管放心感悟这场天赐机缘!”

    “这么说倒也在理,越是修为高深之辈,越不敢违反天条的…”

    …

    宁凡继续追溯着,他好似回到了加入杀戮殿的那些日子,好似又一次,经历了北斗问道。

    他好似又一次进入蛮荒,杀戮十方。

    他好似又一次闯入极丹圣域,与一界敌对。

    他将经历中的雨之感悟剥离出来,融入到指尖,画在雨里。

    海上的雨念,再度升华,变成了强大无匹的雨之道则!

    雨之道则之中,更有一丝掌位之力,在升华,在趋于圆满!

    “居然是道则的力量!”

    “不是碎念!这位神秘前辈不是碎念,而是一名仙尊,不,仙王!”

    “看不懂!我完全看不懂这位前辈想要感悟什么!”

    “无法理解!我从未见过如此诡异莫测的雨!”

    无数雨修被此情此景震撼。

    在这片震撼声中,宁凡在半空中画下了一个雨之半圆,起点是雨界冥坟的雨,终点是北天鬼雀宗的雨。

    最差最后一笔笔落,则这个半圆,便算是真正画成了!

    只差最后一笔笔落,宁凡便可将雨阴阳的力量,提升到掌位中境,便算是真正成了一个掌位雨修!

    然而这最后一笔想要落下,十分困难。

    这是宁凡第一次尝试圆满之法,无法一次成功,并没有什么奇怪。

    反复尝试了几次以后,宁凡似乎明白了什么,收了手,从天地间抹掉了自己画下的半圆,叹了口气。

    “想要一次突破雨之掌位,果然不可能。不过,经过了这一次圆满之悟,我的雨阴阳力量已经提升到掌位的临界点了,只差最后一步便可真正掌位。这最后一步无法凭人力物力强行突破,而是要等…等一场生死危机,或是等某种机缘巧合的顿悟…”

    “想不到来北天鬼雀宗一趟,我竟能顿悟到修炼掌位的圆满之法。若我画下雨之半圆的最后一笔,可以修至掌位中境;若我画完整圆,则可以雨意圆满,掌位大成…”

    宁凡一念散,整个星海上的雨水恢复如初。

    雀九娘仍然沉浸在宁凡的庞大雨之道则中,不能自拔,无法清醒,似沉醉,似迷失。

    “小九,醒醒!”

    当宁凡将她从迷茫中叫醒,她才意识到此刻的自己有多么失礼。

    “对不起,伯父,小九有些走神,没听到你在喊我…”雀九娘红着脸道。

    “不要被我的道则力量迷惑,我要带你看的,并不是这些。道则这种东西,只要你境界达到,自然会水到渠成掌握。我要带你看的,是其他东西…不,不只是看而已。若是顿悟前的我,大概只能带你用眼去看;但此刻,我可以做得更多,可以带你化为风雨…”

    宁凡握住了雀九娘的手,闹得雀九娘脸更红了。

    不过宁凡没有杂念,雀九娘也没有那种旖旎念头。

    被宁凡牵着,她只觉得温情,只觉得…好似是被一个长辈牵着。

    爹爹从来没有牵过她。

    她时常幻想,凡人家的小女孩被爹爹牵着上街买糖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现在她懂了。

    大概就是眼下这种感觉…

    “化雨…”

    宁凡话音一落,下一个瞬间,他带着雀九娘,化作云气,升腾到天空,而后化作雨滴,朝着海面洒落!

    雀九娘整个人都震撼了!

    碎虚化身她知道,可以令修士变化为万物,是一种极为高级的变身术。若宁凡只是带她变身为雨,她绝对不至于如此震撼的!

    可眼下不同!

    她是真的成了雨!

    她的一世修为,都消散了!她失去了形体,失去了重新变化为人的资格,失去了神念,失去了语言!

    她只是雨!

    她真的成了雨!

    于是接下来整整半个月时间,她作为雨水,在星海的海天之间往复。

    时而化作雨水洒落海面,时而升为云气重返上天。

    雨对于时间的感觉,和人不同。

    对于人而言,雨从天空落在海上,只是很短的几十息。

    对于雨而言,那是漫长的一生。

    从头到尾,宁凡没有点拨雀九娘任何一句,更没有将自己的雨意直接传授给她。

    仅仅是给了她一场…化雨的机会!

    仅仅是在半个月时间里,帮助雀九娘体验了几十场雨的人生!

    半个月后,宁凡解除了雨掌位的力量,将雀九娘重新变回为人。

    重新变回成人的雀九娘,经历了几十场雨的人生,已经忘掉几十次轮回前,自己曾经为人。

    于是,她变回人身后,做了一个极蠢的行为。

    她脱净了衣物,扑通一声,从半空中跳到海中,像一滴雨一般,落在海里。

    然后美人鱼一般跃出海面,朝天空飞去,试图回到云层,再跳一次…

    她还以为自己是雨!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人!

    “小九,醒醒!”宁凡嘴角抽了抽。

    他看得出来,雀九娘在这半个月之间,获得了巨大雨意感悟,甚至能忘掉自我,从内心深处真正化雨。

    此女资质之高,令他咋舌,该说不愧是雀神子的女儿么?

    不过此女太容易犯迷糊了,光着身子飞来飞去什么的,画面一度让宁凡感到尴尬…

    不过宁凡好歹是红粉骷髅见多了的人,也不至于对一个小姑娘的身子随便动念,几声呵斥后,将雀九娘唤醒。

    于是,雀九娘从化雨的奇妙体悟中醒了过来。

    于是她哭着将衣物重新穿好,哭的是自己太过不堪,居然当着宁伯父做出如此行为,简直无地自容…

    “好了,不要哭了!伯父什么都没看到!”宁凡安慰道。

    “真的么…”雀九娘擦了擦泪,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居然相信了宁凡的话!

    “真的!”宁凡无语,此女真是好骗,和纸鹤小分队的智商情商有得一拼。

    “哦,那我就放心了…”

    羞涩之后,雀九娘惊讶的发现,她的身上出现了巨大变化!

    修为没有改变!

    境界没有改变!

    但她体内的雨意,竟增强了数十倍不止,甚至于,她居然在渡真境界修出了雨之道念!

    道念可是碎念境界的力量!她居然在渡真初期掌握了!

    雨意升华的同时,渡真瓶颈似乎也松了不少!

    雀九娘感觉,若她此刻立刻闭关,要不了多久就能冲开卡了很多年的渡真中期瓶颈。

    “多谢伯父传道之恩!”雀九娘感激不已。

    “谢什么,若你资质不足,我就算送你一场化雨机缘,你也无法从中获得太多好处的。你的资质真的很高呢…”

    “伯父又在表扬我…”雀九娘嘴上谦虚着,内心却十分欢喜。

    她从未体会过长辈的关怀,从未被长辈表扬过。

    宁凡是第一个,每一次表扬都让她找到了童年时的缺失。

    “好了,要送给你的东西,已经都给你了。我还有事,就不在这里久留了,我与你相见的事情,不要告诉旁人;若你日后有困难,可以捏碎这个玉牌,向我求救…”

    玉牌是用宁凡的神念凝聚而成,包含了宁凡掌位临界点的雨念。

    只要宁凡还在北天,无论身在北天何处,都能感应到玉牌。

    “伯父这就要走了么…”雀九娘好想挽留宁凡,可她看得出来,宁凡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可能留在她身边。

    “嗯,这些丹药你留着,对你突破渡真中期大有好处。”

    宁凡伸出手,习惯性地想要拍拍雀九娘的头。不过想起了雀九娘之前的抗议,手顿在半空,停住了。

    然后…

    雀九娘红着脸,把脑袋送到了宁凡的手边。

    宁凡一怔,而后失笑,拍了拍雀九娘的头,离去了。

    “此女已经从内心深处,认同了我长辈的身份么…”

    笑过之后,宁凡又有些沉默。

    他在送给雀九娘的储物袋里面,留下了一个录音玉简。

    玉简之中,录了一些留言。

    关于雀神子曾被夺舍的事情,宁凡不打算隐瞒雀九娘。不知此女得知了事情真相以后,会是何等心情…

    …

    宁凡离去后许久,雀九娘仍站在海上,站在雨中,怔怔望着宁凡离去方向。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长辈关心自己,却又走了…

    雀九娘幽幽一叹,返回了宗门。

    回到宗门内,她才有闲心翻看宁凡给予的储物袋。

    看完之后,雀九娘整个人感动地稀里哗啦!

    宁凡留下的丹药,岂止是能帮助她修到渡真中期,一路修到舍空境界都足够了!

    储物袋内,更留下了宁凡渡真时的一些感悟,这些感悟对雀九娘帮助更大!

    有生以来,雀九娘头一次被父亲以外的人如此善待,岂能不感动。

    感动之后,雀九娘忽然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玉简。

    她打开了玉简。

    她听完了里面的录音。

    而后泪流满面,放下储物袋,捧起了父亲的骨灰盒。

    她知道了真相,她终于明白,父亲去了一趟蛮荒回来,为何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原来父亲早就死了,死了那么多年。而她,竟然不知…

    “爹…小九想你…”

    …

    一回黑魔派,宁凡就看到自己的蛮荒山洞府外,站着焦急万分的韩十七。

    “宁道友,原来你是外出了啊!我还以为你在蛮荒山出事了呢,险些没有掘地三尺寻找你的尸骨…”韩十七见宁凡平安归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而后,沉了脸,生气道,“道友有事出门,居然也不知会老夫一声。老夫一直担心你在蛮荒山闭关出事,你若平白无故消失,不知道的人都会以为你已被此地火元力焚成飞灰。下一次出门,一定要告诉老夫,不要让老夫瞎操心!”

    这韩十七脾气相当冲呢!

    不过宁凡却难得地没有生气,因为他感觉的出来,这个韩十七是真的热心肠,真的担心他出事。

    “抱歉,让道友担心了。下次出门,宁某会给道友知会一声的。”宁凡歉然道。

    “好了好了,道友没事就好,老夫是个急性子,有什么说什么,只是无心之言,道友没必要为了这种小事道歉的。对了,老夫此次前来,除了来看道友的安全情况,还有一件事要告诉道友。三个月后,北天宗门大比正式开始,第一场大比是区域战,届时我黑魔派需要和周围星域一百多个宗门交手,你也准备准备,需要丹药还是法宝,可以和老夫说一声,老夫带你去宗内库房取用…”

    …

    送走了韩十七,宁凡这才回到洞府,一路土遁,进入到蛮荒山山腹的掌门密室。

    比起那不顾大局的北天宗门大比,宁凡对于无量丹的隐患更加担忧。

    多重封魂术已经到手,接下来,便该拔除体内修为隐患了。

    幸运的是,他在东界河服食的无量丹,绝大多数都是从小山界交易来的。

    不幸的是,他服食过隐患无量丹,数量也不在少数…

    反复研究后,宁凡发现,这个多重封魂术居然只有同时具备古神、古妖、古魔三种血脉的修士,才能修炼的秘术!

    这是一种封印术。

    封印术式十分简单,基本上化神修士看一眼都能学会。

    不过大道至简,这世上越简单的事物,往往越是奇特,越是不凡。

    宁凡经过了十多日的研究,骇然地发现,这封印术式其实极其高深莫测!

    见过此术的人之所以觉得此术术式简单,是因为他们看到的术式,只是展露在外面的阳封印。

    此术式其实还包含了极为可怕的阴封印,那阴封印即便是如今的宁凡,也只能隐约看出存在的痕迹。雀神子及那些鬼雀宗门徒看不到阴封印的存在,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接下来的日子,宁凡尝试着修炼此术。

    不修不知道,一修炼,宁凡居然真的发现,自己修为存在隐患!

    借着此术,宁凡居然从法力深处,逼出来一颗颗稻米一般的小颗粒!

    这些疑似稻米的东西,似虚似实,真要用手触摸,根本触摸不到,一旦逼出体外后,立刻就会消散!

    起初,宁凡以为自己法力深处的稻米,是吃了回神米遗留下来的东西。

    但事实却并不是这样!

    从古国交易阵购买了一些真界典籍后,宁凡找到了此物的真正名称!

    【养道仙粮】

    真界有一宗养道人,以人体当做土壤养道,种植仙粮!仙粮不可离体,一离体则灰飞烟灭,故而到了仙粮成熟之日,被当成土壤的修士会和体内仙粮一起,被人吃掉!

    这种养道方法十分残忍,完全是将被养之人,当成了家畜!

    “是谁!竟将我们紫斗末裔当成家畜饲养!当年的南宫神师是以为达到了仙粮成熟的标准,才会被人吃掉的吗!”

    宁凡震惊了!

    他头一次觉得,原来紫斗仙皇给紫斗末裔们留下的世界,并不安全,反而危机四伏!

    以所有紫斗末裔为土壤养道的人,又是谁!莫非是紫斗仙域当年的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