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82章 无量丹的隐患!

第1182章 无量丹的隐患!

    站在火焰山上,宁凡深受触动。

    有生以来,他头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轮回,看到…另一个平行时空的自己!

    四十二个轮回,四十二座火山,这,或许不是巧合!

    宁凡好似忽然获得了某种顿悟,从前关于轮回的诸多不理解之处,都在这一刻变得念头通达,感悟加深!

    倘若将他此刻所处的轮回时空,设定为第四十三个轮回,则火焰山的轮回痕迹,应该是在上一个轮回第四十二个轮回留下的,彼此的时空顺序,有着因果层面的主次关系!

    那些轮回痕迹里,宁凡察觉到了一道熟悉又陌生的气息。

    逆樊的气息!

    除蛮荒山以外,其他四十二座火山,每一座都有逆樊停留过的痕迹!

    那些痕迹并不存在于这一时空,而是存在于其他平行时空!

    宁凡目露追忆之色,他记得第一次遇见逆樊这个人,是在蛮荒大乱的时候。那时候,他遇到了一个名为辛甲的敌人,敌人手中持有一块贯空石,贯空石上,刻的正是‘逆樊’二字。

    当时那贯空石之中,更封着一个扶离古妖!那个扶离古妖,就是逆樊!逆樊被辛甲从贯空石内放出,辛甲的本意,是借用逆樊的力量杀死宁凡。

    逆樊刚开始意识不清,也想灭杀宁凡。

    可随后,逆樊感知到宁凡的扶离气息,便停了手,并随即灰飞烟灭。

    但就在逆樊灰飞烟灭的最后一刻,他的双目忽然恢复清明,对宁凡露出了一个笑容。似彻悟,似了然,似满意,似欣慰。

    宁凡永远忘不了逆樊当时的笑容!

    那笑容,就像是同一个人的过去、未来交织在一起,就像是不同时空的自己,在和自己相遇、微笑…

    宁凡又想起,自己在极丹圣域,在黄泉,曾陷入到幻象之中,在那些幻象中,他变成了逆樊这个人,他骑着圣人修为的鸦天狗,闯入六道轮回,大开杀戒…

    宁凡还想起,当他在极丹圣域初遇剑祖白骨时,剑祖对他说的莫名其妙言语,其中有一句,是这样的。

    【原来是宁凡才对…原来…不是逆樊,难怪我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

    一次又一次的经历,让宁凡深信,他与这个逆樊关系匪浅。

    此刻听了黑魔的话,宁凡仿佛找到了更多证据,来证明自己和那曾经存在过的逆樊,其实是同一个人。

    若将宁凡的一世轮回比喻成一个圆,则宁凡的轮回圆上,没有逆樊这个人。

    但若宁凡的这一世轮回,还存在着之前的平行时空,则可以在之前的平行时空里,找到逆樊这个人。

    逆樊未必是宁凡的过去,也有可能是宁凡的未来,还可能是一种不同于过去、未来的存在,类似于物化。

    这些概念很难理解,宁凡更是不敢深想。轮回这种东西,你越是想要找到源头,越找不到;越是想要看得仔细,就越不懂,想不明白。

    因为轮回本身存在着无数彼此矛盾的答案!

    世间存在逆命雷术、古魔魔腔这等逆天神通,修到以后,修士可以横渡不同轮回时空,可在同一轮回的古今未来任意遨游。

    曾有一些无法看透轮回的修士,在得知了世间存在这类穿越秘术以后,开始思考种种稀奇古怪的轮回悖论,宁凡就曾在一些珍稀典籍中,见过类似的悖论。

    悖论之一:倘若一个人真能返回过去,那么这个人在他外祖母怀上他母亲以前,将他的外祖母杀死,会发生什么呢?

    在那些修士看来,这个人的外祖母若是死了,过去的历史就会改变,就不会有这个人的母亲出生,也就更不会有这个人本人出生了!

    于是这批人深信,这个人的存在会被轮回抹去!

    但若是这个人的存在被抹去,他就没有能力再返回过去,杀死外祖母了,这一结果,显然和他之前杀死外祖母的事实不符,起点和终点连不到一起,这是一个无法解释的悖论。

    为了解释这个悖论,又一批人发明了平行时空的概念!

    若是这个人所杀死的外祖母,并不是他所处轮回时空的外祖母,而是另一个平行时空的外祖母,一切不就解释得通了吗?

    平行时空互不干涉,这是第二批人得到的答案。

    那么问题又来了…

    第三批人开始提问了!

    杀平行时空的外祖母,真的不影响自己时空的历史吗?谁证明的这个结论?

    好吧,假设真的不影响,那若是这一次,这个人不去平行时空杀外祖母,而是在本身时空的过去时间段杀死外祖母呢?

    这一次,不允许再用平行时空的概念,取巧回避这个悖论。

    这一次,假设只要这个人杀了本时空的外祖母,就一定会抹消自己的存在,那么抹消之后,他便不具备回到过去的能力…他又该如何做,才能让轮回成为圆,完成这个击杀外祖母的行为呢!

    悖论之所以称之为悖论,不是因为没有答案,而是那答案,超出了你的常识!

    而在宁凡看来,只要某个修士开始研究这种无聊悖论,就说明他已经踏入了轮回的误区。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你若是站在轮回里面研究轮回,找不到答案有什么稀奇呢?

    因为答案可能早就超出了你的常识,不是你用常识的那些理论就能推理的东西!即便你真的推理出了某个答案,答案看上去也十分合理,但那答案多半还是错了。

    研究轮回,太烧脑!

    所以,宁凡虽然隐约感觉,自己和逆樊是一个人,虽感觉到逆樊在黑魔派留下过轮回痕迹,但他不打算深入研究这些轮回奥妙!

    他知道,自己此刻具备的轮回常识,根本不足以找到答案!强行去找,也未必正确。

    “若我觉得轮回中有什么事情奇怪,那只说明我活得短,见得少;若我觉得轮回中有什么事情因果矛盾,那只说明我目前具备的轮回常识,还不足以看穿此事的真正因果…轮回玄妙得让人着迷,但也正因如此,此刻的我不会去碰这种东西,不会去自找苦吃。”

    “至于那什么外祖母悖论…悖论的答案,我没有兴趣知道。我更想知道的是,究竟是哪个丧心病狂的修士,最先提出了这个悖论。想要回到过去杀死自己的外祖母…这人是有多恨他的外祖一家,脑子有问题么…”

    宁凡无语道。

    他不愧是道心坚韧之人,即便逆樊一事带给他的震撼极大,还是在极短时间内,平复了七成左右的心境。

    长舒了一口气后,宁凡回到了蛮荒山。又花了数日,才将余下的心境彻底平复下来。

    恢复到最佳状态以后,宁凡又一次去了蛮荒山山腹的黑魔掌门密室,去接收初代黑魔掌门剩下的记忆、感悟了。

    【…极冰上仙恨我将两仪宗分裂,于是他将白宗一脉更名白魔宗,屡屡与我作对。可惜我乃掌位准圣,他非我对手,故而无法得逞;因我有蛮荒山所剩祝融封号之力相助,故而立足于黑魔派可平添三成实力。极冰上仙随后又请了三位准圣,欲联手灭我黑魔派,夺蛮荒山,最终却被我叠加封号、掌位之力击溃!极冰上仙身受重创,逃回白魔宗沉睡,自此销声匿迹;我亦顾念当初共事之谊,终究不忍杀之…】

    听了这一段,宁凡眉头一皱。

    他猜出白魔宗内沉睡准圣的身份了!

    那准圣极可能就是初代黑魔掌门记忆里,所提到的古天庭叛将极冰上仙!

    更让宁凡在意的是,初代黑魔掌门提到了封号之力。蛮荒山之所以能让黑魔掌门平添三成实力,居然是因为山内藏有【祝融】封号的力量!

    在修真历史长河中,祝融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不小,每每出现,都是与火有关。

    若是蛮荒山真的具备祝融封号之力,那么它的岩浆能够烧死准圣的事情,就有了合理解释。

    “祝融封号似乎是火行封号,也确实可以叠加火掌位的力量使用。只是不知,凤阴阳修到极致后,获得的封号是不是也是祝融封号,还是说我会获得其他火行封号…”

    宁凡扫去了内心杂念,继续听初代掌门的话语。

    【…祝融封号之力为两仪圣人所留,是我黑魔派掌有两仪宗正统的证明,白魔宗,非正统!我黑魔派虽然从两仪宗内分裂了出来,但有一事,务必铭记于心!我黑魔派,可以不敬两仪宗,甚至可以不敬紫斗仙域,却唯独不能不敬两仪圣!黑魔派始祖,绝非我南玄子区区蝼蚁,而是两仪圣!】

    【此画像载有老夫一世修火感悟,后世门徒得之,自有益处!】

    听到这里,终于开始有大量火修感悟,传达到宁凡的识海!

    这是初代黑魔掌门的一世火修感悟!

    吸收了这些感悟,宁凡凤阴阳力量暴涨,隐隐感觉凤阴阳的封号,距离真正修成迈近了一大截!

    至此,画像中的初代话语,也只剩最后一句了。

    【…感悟传承到此为此。老夫只剩最后一件事,要提醒尔等后人了。切记!切记!无量丹是一个阴谋!所有生长在紫斗幻梦界的阴沉木,皆有巨大隐患,被人动了手脚,不可用于入药!若尔等执意服食这等无量丹,终有一日,尔等会步吾祖南宫神师的后尘,死于非命…】

    宁凡皱了眉头!

    初代掌门这是在危言耸听吗!什么叫无量丹是一个阴谋!什么叫幻梦界生长的所有阴沉木,都存在隐患,不可入药!

    南宫神师在初代黑魔的回忆里出现过数次,听初代掌门的口气,此人似乎就是因为无量丹的某种隐患,最终死于非命…

    初代掌门之前说了,他本来是不愿分裂两仪宗的,但却在得知其祖南宫神师死讯以后,一怒分裂了两派。

    两仪宗分裂成白魔宗、黑魔派两派,背后的意义是什么?和南宫神师的死,又有什么关联?

    “初代掌门说无量丹是一个阴谋,让后人不得服食无量丹修炼,他没有必要对后人危言耸听…难道,无量丹真的有什么不妥…”

    宁凡眉头越皱越深!

    如果无量丹真的有隐患,那他日后还要不要再服食无量丹提升修为!

    万古修士提升修为的最主要方法,就是服食无量丹!若不服食无量丹,他的修炼速度将会很慢,很慢…

    …

    接下里的一个月,宁凡都在闭关检查自己的身体。

    他这一路吃过不少无量丹,倘若无量丹真的存在隐患,那么他的身体,极可能已经有了某种问题。

    可惜无论宁凡怎么检查,都检查不出身体异常。

    他手上还有少量八亿阴沉木,同样的,无论他怎么检查,都查不出这些阴沉木被人动过手脚、存在隐患。

    难道初代掌门真的只是在危言耸听吗?

    又或者,无量丹和八亿阴沉木的隐患,等级太高?以自己如今的天人第二境目力,都无法看穿?

    到底哪一个答案,才是真的!

    如果无量丹真存在某种巨大隐患,宁凡宁可修为提升慢些,也不使用这等隐患手段提升修为。

    但如果这一切,只是初代掌门的错误认知呢?

    那么宁凡将因为听信了一个谣言,放弃了无量丹提升修为的捷径,损失同样巨大。

    “无量丹在我的修为提升计划中,太重要了!这件事情必须弄清,否则一旦我的判断出错,无论错在哪边,都可能付出巨大代价!”

    怀着沉重的心情,宁凡进了玄阴界一次。

    这一次,他不是来玄阴界修炼的,也不是来找人双修的。

    他是来找纳兰紫的!

    纳兰紫曾触发过三命之术,此术一生只可使用三次,用完必死。纳兰紫已经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用过一次了,曾早早预测出眼下的界河大乱局面。此事,末法时代基本没有人能够提前预测,可见纳兰紫的三命之术算得有多准了。

    【我看到了未来,可怕的未来四天会被孤立,北天会有大战之后灵王会死,会死于西妖祖之手被灵王吃掉的灵儿,也会死,也会死】

    事实已经证明了三命之术的神奇,所以这一次,宁凡打算借用纳兰紫的第二次三命术,来算算无量丹的隐患是否存在。

    他不知道纳兰紫能否算出一个结果,无论算出还是不算出,他都将欠纳兰紫一个人情。毕竟三命之术的使用机会珍惜无比,用一次少一次。

    “主人想让我使用三命之术,帮主人算某件事情?”纳兰紫闭着盲眼,为难道。

    她当然愿意帮助宁凡,让宁凡欠自己一个人情。这样,以宁凡的性格才会更认真地帮她救妹妹。

    可问题是…她压根不会什么三命之术啊!

    虽然宁凡说,她曾经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触发过三命之术,可事后她便失去了所有施术记忆,根本不记得自己触发过三命之术。

    “主人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三命之术可是我紫鹃一族的最高禁术,更是上古年代排名前十的妖术之一。这么高深的妖术,我一介第一步小妖怎么可能会…”纳兰紫不自信道。

    “你觉得这种事情,我有必要骗你玩?”宁凡无语道,这些年的相处,他对于纳兰紫,早已没有当年恨意。

    “这倒也是…”纳兰紫点点头。

    “我查阅了一些古籍,找到了三命之术的一些资料,我念给你听,你领悟领悟这些资料内容,试试能不能再次触发三命之术…”

    宁凡取出了几十本古籍,每一本都记载了一些关于三命之术的资料,宁凡则将那些资料段落逐字逐句念给纳兰紫听是。

    纳兰紫有些面红,她和宁凡做过太多亲密的事情,却还是头一次坐在宁凡身边,听宁凡念书。

    明明二人办事时是负距离亲密接触,然而纳兰紫却觉得,这一刻的宁凡,才是离她最近的一次。

    这个男人似乎真的有什么棘手的事情,需要三命之术卜算。

    既如此,我便稍稍努力,帮他一把吧…

    宁凡念书,一念就是一整天。

    纳兰紫听了一些关于三命之术的文字记录以后,似乎找到了窍门,可以主动触发三命之术了。

    只是这件事,纳兰紫没有告诉宁凡。因为一旦告诉了,她很确定宁凡不会再给她念书,而是会立刻要求她使用三命之术占卜。

    她还想多听宁凡念会儿书呢…

    这种感觉,好温馨…

    “不对!这个男人好像懂得读心术来着,我的小心思,肯定早就已经被他发现了!”纳兰紫忽然面色一变,想起了宁凡的本领,生怕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被宁凡看穿,因而惹怒宁凡。

    幸运的是,宁凡似乎并没有动用读心术,因为宁凡还在给她念书呢…

    “看来他并没有看到我的小心思,若是知道了,以他的个性一定不屑于再给我多念书的…”纳兰紫松了一口气。

    宁凡嘴上仍在给纳兰紫念书,内心则十分无语。

    纳兰紫的小心思,他早就看穿了好吗!

    不过这一次他是有求于人,所以他不介意稍稍迁就纳兰紫。此女爱听他念书?他便多念些,又有何妨。

    于是这一次念书,一只念到了第二日天明。

    宁凡这才合上书,他已经没有和三命之术有关的典籍可以念了。

    纳兰紫则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在宁凡的朗朗念书声中,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于是乎。

    当纳兰紫醒来,险些没有被自己的蠢举动吓哭。当着大魔头宁凡的面呼呼大睡,她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看来这些年的安逸生活,已经让她遗忘了曾经一度被宁凡支配的恐惧!这样不好!要改!

    “对不起!主人,我不是有心睡着的!主人花费时间给我讲解三命之术的要领,我却不认真听,请主人责罚!”

    “你从我念第五本书开始,就已经没有认真听了吧…”宁凡无语道。

    “是,是的,因为主人念到第五本,我就掌握了触发三命之术的要领,后面的就没必要认真听了…啊!不是的,主人,我不是故意欺骗主人的!我只是想,只是想…请主人饶命!”纳兰紫急哭了。

    “好了,你的小心思,我早就看穿了,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哭什么?不用解释,也没有必要解释。是我要找你帮忙,为你做些小事又有何妨?现在还需要听我念书么?若是还需要,我最多再给你念十本,再多,你也听不下去…”

    “不,不用了,我现在就可以替主人占卜…”纳兰紫面红道。

    “也好,那你便帮我算算这件事情吧…”

    宁凡将想要占卜的事情告诉了纳兰紫。

    一个时辰后,宁凡将妖力消耗过度、昏倒的纳兰紫抱回床上,给她口中含了一颗恢复元气的丹药,然后为她盖上薄被。

    离开玄阴界时,明显可以看到宁凡的面色有多么阴沉。

    那阴沉,并不是针对纳兰紫,而是针对纳兰紫的占卜结果!

    【无量丹,是阴谋!此处幻梦界所有八亿阴沉木,皆被人动过手脚,所有紫斗后裔都在算计之中!服食存在问题的无量丹,未来的某一天必定惨死!若主人需要无量丹,可以凭古国交易阵,从其他世界购买…由于主人服食过问题无量丹,一身修为已经存在隐患,若想保命,则必须寻找排除隐患的方法,北天恰好就有一种…】

    宁凡只感觉空前的阴谋笼罩着所有紫斗后裔!

    是谁对幻梦界的所有阴沉木动了手脚!他的目的,是要害死所有服食无量丹的紫斗后裔吗!

    但又不是一服食无量丹,立刻死…看来想要被这些无量丹害死,还需要一定前提。那种前提,当年惨死掉的南宫神师肯定是满足了。宁凡还没满足条件,所以和绝大多数紫斗末裔一样,还没有被害死。

    被无量丹害死的前提条件会是什么呢…

    不知!宁凡只知从此刻起,他再也不会吃有问题的无量丹了!那简直是自寻死路!

    实在需要无量丹,他会想办法用古国交易阵购买!否则,他只能使用别的方法提升修为了!

    等等!

    若紫斗幻梦界的八亿阴沉木存在有问题,他好像害了一个人!

    “当日我缺乏炼制无量丹的主材,故而直接把一大批阴沉木,兑换成了成品无量丹。那是一场私下交易,是和一个名叫小山界的幻梦界进行的交易。我记得交易对象是一个代号灵小姐的圣人女修,当时她急需一大批阴沉木…我的阴沉木既然有问题,很有可能已经害了她…”

    宁凡决定找个时间,再联系联系那个圣人女修,问一问女修的近况。

    虽说宁凡这辈子都不可能和那个女修见面,可还是有些愧疚。有问题的东西是他卖出去的,他理应给那个圣人女修一些补偿!

    当然,这件事要等有时间了再做!

    眼下最该做的事情,是根据纳兰紫的占卜,去北天某处拿一本秘术!宁凡需要用这种秘术,将自己体内的修为隐患消除掉!

    “【多重封魂之术】此术并不是闻名北天的大神通,而是某个北天渡真势力藏经阁中,一本不起眼的神通,因为无人修成过,故而从未惹人重视。若不是纳兰紫占卜出了此事,我甚至连此术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不过此术真的能解除我的修为隐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