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78章 又闻赵简!

第1178章 又闻赵简!

    楚家遇到麻烦了!

    此刻,一个满面倨傲的红衣老者,正以一己之力,进攻着楚家真炎星。

    老者道号赤焰仙君,是北天一方名宿,有着三劫仙王的高深修为,一身火道修炼得出神入化,随着斗法余波散开,就连虚无星空都被焚烧得火光冲天。

    三劫仙王不是楚家可以抗衡的,即便楚家拥有仙尊修为的楚道人,结果也是一样。

    “哼!楚道人,不要再负隅顽抗了,你不是老夫的对手,便是你和你楚家修士全部加在一起,也不是老夫一合之敌!你应该看得出来,老夫对你们楚家已经手下留情了,毕竟老夫出手至今,可还没灭杀你们楚家一个人。但若你仍旧拒绝老夫的要求,便休怪老夫心狠手辣了!速速将北诗交出来!”

    赤焰仙君语气透着不耐,大手每每挥出,必有成百上千的楚家修士被轰飞,被赤焰仙君的火焰烧伤。

    楚道人暗暗叫苦,他深知自己不是赤焰仙君的对手,可作为楚家最强之人,作为楚家唯一一名万古仙尊,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和赤焰仙君正面交锋。

    北诗是楚家的贵客,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交给赤焰仙君!

    “赤焰,你堕落了!北诗乃是遗世宫大小姐,你居然想拿她的命去找界兽一族邀功!你无耻!”楚道人骂道。

    “我无耻?哼!界兽一族的底蕴,不差秘族多少了。若是牺牲北诗一人,就能交好界兽一族,请动他们出手驰援界河,于我北天局势有大利!难得界族少族长居然看上了此女,欲纳此女为鼎炉,嘿嘿,这是北诗的福分,也是她身为遗世宫大小姐的责任,岂能推却!”赤焰仙尊冷笑道。

    “责任?嘿嘿!真以为老夫在避天棺待久了,不知道遗世宫的权力斗争吗!赤焰!我不管遗世宫大长老给了你多少好处,才请动你出手打压元瑶宫主和她的女儿,我只管一件事!那就是我楚家从来不会让外人欺凌自己的贵客!更不容许一界存亡的重要关头,自己人相互厮杀!”

    “哼!区区一劫仙尊,也敢在老夫这等三劫仙王面前大放厥词,真是不知所谓!你有本事阻止老夫吗!”赤焰不屑道。

    “有没有本事,楚某都要阻止你!爆炎剑,解封!”

    楚道人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把赤铜古剑,将古剑上的封条全部撕下,霎时间,原本处于封印状态的古剑,气息一点点复苏,达到后天十二涅等级的灼热剑气,横扫星空!

    “十二涅后天仙剑么,有点意思,可惜你修为太弱,想凭一把十二涅仙剑越两级战胜老夫,无异于痴人说梦!老夫最后说一次,交出北诗,否则莫怪老夫将你重伤!”赤焰仙君沉声道。

    “破釜式!!”一剑斩出,是楚道人最后的回答。

    这一刻,楚道人周身爆发出极为强横的剑意。那是一种孤注一掷的剑意,剑如其名,有着破釜沉舟、不惜一切的气势!

    这一剑斩出,就连倨傲无比的赤焰仙君都有了片刻动容。因为这一剑的威势,居然无限接近三劫仙王全力一击了!这是一劫仙尊可以发出的斩击吗?

    “可惜了,哪怕你有二劫仙尊修为,这一剑我也是不敢硬接的,可谁叫你只是一劫仙尊呢?今日老夫便让你见识见识,三劫与一劫之间,有着何等的云泥之差!”

    四溟仙术,【火神下凡】!

    一声咒语,赤焰仙君开启了四溟宗特有的万古真身火神下凡!

    他整个人化作一个百丈火焰巨人,巨掌巨力一拍,周天火焰凝于掌中,有着翻覆星空之威,一掌便拍碎了楚道人的全力斩击。

    又一掌,将楚道人的十二涅爆炎剑断为两截!

    第三掌,将楚道人轰地吐血倒飞,沿途撞碎了好几颗废弃星!

    败了!

    身为楚家最强者的楚道人,居然接不住赤焰仙君真身三掌,败得太快!

    楚家全体修士,被这一幕打击得无以复加,再看赤焰仙君时,眼神透着浓浓地畏惧。

    那些视楚道人为心中神明的楚家年轻修士,一个个恍惚失神,在这一刻失去了崇高信仰。

    楚家少族长仰望着赤焰仙君,神情灰败。平素他被称作北天俊杰,可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所谓的年轻俊杰根本不值一提…楚家号称是北天顶级势力,但却被对方一个仙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今日一过,楚家将声名扫地…

    “抱歉,北诗小姐,看来我楚家护不住你了…”楚道人已经连站立都做不到了,伤势重得吓人,被几名楚家长老一路抬回真炎星,一路咳血,神情颓废。

    “不,应该道歉的是我。若非为了保护我,楚家上下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被赤焰仙君打伤,前辈也不会重伤至斯。今日楚家救护之恩,北诗没齿难忘,也请前辈放心,北诗绝不会再让楚家任何一人为此事受伤…”

    北诗愧疚一叹,飞上星空,朝赤焰仙君飞去。

    见此女终于露面,赤焰仙君解了万古真身,不屑道,“小贱婢,终于肯露面了么!藏头露尾,果然和你娘是一路货色!”

    贱婢,多么刺耳的称呼…更有着对于娘亲的侮辱!

    北诗美目愤怒,却不敢在此刻反驳,将唇咬得滴血。她不敢惹怒赤焰仙君,她怕给楚家惹下更大的祸。

    “我可以跟前辈走,但请前辈放楚家一马!”北诗请求道。

    “你多虑了!不用你说,老夫也不可能真的在楚家大开杀戒。若是老夫真这么做了,天条不会放过我,四溟宗更不可能放过我。这里可不是战乱的东天,哪有人敢在北天屠宗灭门,老夫也不例外!老夫的目标只是你!”赤焰仙君冷漠道。

    “若我娘知道我被尔等算计,献给界族,必定会为我报仇的!”北诗咬牙道。

    “哈哈!你娘不过是个小小舍空,名义上是遗世宫宫主,实际上却不过是傀儡般的存在,实权太小。想找一个三劫仙王报仇?别开玩笑了!”赤焰仙君哈哈大笑。

    “…”北诗沉默,知道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命运。

    她将会被赤焰仙君擒走,献给界兽一族的少族长为鼎炉。

    传闻被界族少族长临幸过的女子,都活不过三日,基本都会被采补成干尸…这,就是她的命运么。

    明明北天正面临着异族的入侵,生死一线,却还有人在争权夺利,不顾天下危亡…

    和那些奋战在界河前线的北天战士相比,那些仍旧忙着争权夺利的人,真是太无耻了…

    若娘和妹妹们知道我死了,大概会很伤心吧…

    “好了,跟老夫走一趟界族吧…”

    赤焰仙君大手伸出,想要抓起北诗离去。

    便在这一刻,星空中忽然有了雨落,冰凉的雨滴打落在他的手背上,凉得沁骨,凉得心寒。

    更有一个鬼面银发的身影,随雨水骤然出现在赤焰仙君眼前,轻易就将北诗护在了身后,使得他那一抓,落了空。

    “你是…”

    北诗当然认不得眼前这个鬼面银发的身影。

    但却不知为何,总觉得此人的背影有些眼熟,好像这些天刚刚在哪里见过一般。

    她看不出这个鬼面修士的修为气息。

    赤焰仙君也看不出。

    没有人看得出!

    谁都不知道这个鬼面银发的修士什么来历,什么修为,更不知他是如何凭空出现在此地的。

    竟没有人能看清此人如何出现!

    “阁下是谁!莫非是想阻我界族办事!”面对眼前的鬼面仙修,赤焰仙君摸不清对方来历,习惯性地就将界兽一族搬了出来,想要震一震对方。

    “界族?哪个界族?北天的秘族之一?”鬼面人故意令声音显得苍老沙哑,问道。

    他听说北天有三个秘族,其中两个秘族的名字他都打探到了,有紫族、光族在内。第三个北天秘族的名字则尚未打探到…

    “秘族?哼!真是孤陋寡闻,界族可不是秘族,不过其势力也不差秘族多少就是了,全称是界兽一族!”

    “界兽一族,似乎有点印象…”鬼面人露出追忆之色,隐约记得他在下界的时候,界兽似乎得罪过他。

    “总之今日之事,你若就此退去,老夫可既往不咎;若你真要插上一脚,阻我界族办事,就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说话间,赤焰仙君绕过鬼面人,大手伸出,再次朝北诗抓去。

    然而这一抓却只抓到残影。

    那鬼面人居然用他看不清的速度,一瞬间带着北诗飞出了百丈距离。

    “好可怕的速度!我堂堂仙王,居然看不清他是如何移动的!此人难道是鬼怪吗!”赤焰仙君感到一阵头皮发麻,隐隐觉得这鬼面人不好惹。

    可他收了遗世宫大长老的好处,要害死北诗,却也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只要阁下将此女交给我,从今日起,你就是我赤焰仙君的朋友!”赤焰仙君凝重道。

    “区区三劫修为的你,有什么资格,做我赵简的朋友!”

    什么!

    赤焰仙君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侮辱!他忌惮鬼面人是一回事,被人侮辱发怒则是另一回事!

    至于赵简这个名字…

    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算了,既然记忆不深,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名字!

    干死这个赵简!

    “万古真身,火神下凡!”

    面对鬼面人,赤焰仙君不敢托大,直接开启了万古真身,一身气息一路攀升到三劫仙王的顶峰。

    开了万古真身,赤焰仙君的底气似乎足了很多,再面对鬼面人时,口气倨傲了不少,“老夫再说一次!把此女交给我,否则老夫不介意把你烤成人干!”

    鬼面人顿时目光一寒。

    这种威胁的话语,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听过了呢。敢这么威胁他的人,都死了!

    且北天天条不是规定,列仙之间不能胡乱杀人吗?

    这赤焰仙君居然想把他烤成人干…呵呵,真是有趣,原来所谓的天条,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也是不值一提的么。

    “我听说北天有四溟宗天条管束,本不愿意胡乱杀人,不过你的话,改变了我的想法…三息之内,不滚,则死!”鬼面人无情道。

    什么!

    他没有听错吧!

    赤焰仙君一怔,继而纵声大笑。

    他不信鬼面人能杀他。

    更不信鬼面人敢杀他!

    “老夫乃是四溟宗四品中等天监,你是什么仙位,也敢对老夫大放厥词!三息不滚则死?老夫偏不滚,不仅不滚,老夫还要把你烤成人干!”

    火神下凡,十手连击!

    赤焰仙君出手了!以万古真身的巨掌,一瞬间朝着鬼面人发动了十掌连击!

    他三掌之力可以一瞬间击败楚道人,十掌之力便是四劫仙王也要费些功夫才能抵挡。

    他的攻击不弱,可却挑错了对手。

    名为赵简的鬼面人看都懒得看赤焰仙君的攻击,只随手一道劫闪,便将赤焰仙君劈成了飞灰。

    静!

    整个星空死一般的安静!

    三掌秒杀楚道人的赤焰仙君,居然被一个神秘鬼面人一招秒杀了!

    “这位赵简前辈好生厉害!竟能一招秒杀三劫仙王,便是巅峰仙王也做不到此事吧!此人难道是哪个隐藏身份的仙帝不成!”

    “赵简,好陌生的名字,应该是化名吧。”

    “这位赵简前辈是来救我们楚家的吗!他真是一个好人!”

    “又或者这位赵前辈和遗世宫宫主有某种关系?他专程来此地救遗世宫大小姐?”

    整个楚家议论如潮!

    可这些,鬼面人似乎并不感兴趣,对于北诗因何惹上赤焰仙君,同样不感兴趣。

    对于赤焰仙君本人,以及赤焰仙君的界族背景,也不感兴趣。

    救人,只是顺手而已,不求回报,也无需感谢。

    更不需要留下真正的身份、姓名。

    鬼面人看了一眼楚家,发现楚家有很多人被赤焰仙君重创,虽然没有人死亡,但很多人根基都受损了。

    这不好,很不好!

    “黑星术!”

    鬼面人双手一合,无数黑色大星出现在星空中,滚滚黑星星光朝着整个真炎星照耀下来。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在黑色星光的照耀下,一个个楚家伤员的伤势急速好转,就连被打得半死不活的楚道人,也由重伤变成轻伤,由轻伤变成无伤,活蹦乱跳了!

    “好惊人的星术!这不是普通星术,这是黑星术!是古天庭的不传绝密!”整个楚家一片惊声。

    震惊之后,则是铺天盖地的感谢声!

    若非鬼面人出手,楚家半数以上都要重伤卧床,岂能不谢!

    “此人究竟是谁,居然一招治好了几万名伤员!他的治疗术比我的古神失落术厉害无数倍!”北诗惊得合不拢嘴。

    不过鬼面人显然没有功夫理会目瞪口呆的北诗,而是深深看了一眼真炎星方向,看了一眼楚家。

    这一次,他看的不是楚家,不是楚道人,而是楚家的少族长楚悠然。

    “少族长已经快要突破人玄命仙了么,不错…”

    惊!

    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位赵简前辈居然说话了,且居然是和楚家少族长说话,在称赞楚家少族长的修炼进度!

    听这位赵前辈的语气,莫非竟认得我们少族长不成?莫非很赏识少族长不成!

    楚悠然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是何等卑微的身份,偶尔执行四溟宗任务跑到下界九界,或许还能算是一方人物,但在北天之上,绝对只是蝼蚁。

    他这种蝼蚁,居然能得到疑似仙帝的赵前辈称赞,这是何等的荣幸!

    一时间,楚悠然竟然激动地说不出话!

    “这些道果是我偶尔杀人所得,你且拿去,想必不日便可突破命仙了。”

    名为赵简的鬼面人屈指一弹,一道流光轻巧地落在楚悠然手中。

    那是一个储物袋,一个装满了道果的储物袋,里面的道果最低都是命仙道果,甚至不乏渡真道果!

    “这、这么多道果,莫说是突破命仙,便是在人玄境界更进几步都够了!多谢前辈赏赐!”楚悠然大喜过望,朝着鬼面人方向就要拜倒。

    但鬼面人当然不可能任由楚悠然跪拜的。

    他赠送道果,只是为了偿还当年的情谊。君子之交淡如水,他此刻不便暴露身份,也不想点破当年的情谊,能稍稍帮到楚悠然便好,至于跪谢就有些过了。

    楚悠然还想再拜,但下一刻,一道传音传入他的耳中,将他雷得里焦外嫩,震惊之余,再也拜不下去了。

    “我是故人,莫要点破…”

    简单的一句传音,用的不是故作苍老的声音,而是本来的声音。

    这声音,楚悠然听来好熟悉,但却感到震惊,感到不可思议!

    是他,居然是他!

    是那个雨界的小修士,是那个韩老魔的下界弟子!

    但这怎么可能!

    距离当年才过去了多少年!

    当年的小修士已经从雨界飞升了吗!

    飞升到了北天吗!

    已经强得可以秒杀三劫仙王了吗!

    这不可能!不可能!但这话语,这声音…

    “悠然儿,发生何事了,你的面色为何如此古怪…”楚悠然的父亲楚家明面上的族长关切询问道。

    “不,没什么事情,突然被这名赵前辈赏识了,有些震惊而已…”楚悠然没有点破鬼面人的身份。

    “呵呵,这是我儿的造化,能被如此强大的前辈伤势,是我儿的荣幸,也是楚家的荣幸。诶?那位赵前辈呢?”

    走了…

    鬼面人行善之后,便离去了。

    “行善不留名,真仙侠风骨也!”楚道人对鬼面人赞不绝口。陡然间,他想起了什么,面色大变。

    赵简!赵简!

    这个名字不是列入四溟宗朱红之卷的最高绝密吗!

    普通人不知道这个名字不奇怪,因为四溟宗对这等绝密管得很严,从不外泄。

    但楚道人身为万古仙尊,还是听说过一些绝密的!

    赵简!赵简!

    这个名字,不过当年蛮荒大劫当中,救了四天、妖族无数仙帝的那名大修前辈之名吗!

    难道刚刚施恩于楚家的鬼面人,就是那个大修前辈!

    这个消息太震撼了!

    若此人真的是那个赵简大修,或许会对北天的危局大有帮助!

    “此事必须上报给四溟宗!”楚道人不敢怠慢,立刻去办理此事。

    至于四溟宗听说了这个消息以后如何震惊,就不是宁凡关心的事情了。

    不错,救了北诗、帮了楚家的鬼面人,正是宁凡。

    他受过楚家不少恩惠,自然不会任由楚家被小小的赤焰仙君欺凌的。

    不过考虑到北天的局势十分复杂,宁凡暂时不想让暗族、封魔巅的人知道,他从东天跑到了北天。

    如今四天消息塞绝,普通北天修士可能不知道【杀戮殿主,东天阎罗】这八个字意味着什么,但封魔巅、暗族的人一定知道。

    若被敌人知道自己来了北天,说不准,等待宁凡的将是无穷无尽的追杀。

    宁凡还没有自大到能被暗族、封魔巅的准圣追杀不死。如此一来,以另一种身份在暗处行事,显然更加方便、安全。

    远古大修,赵简!

    使用这个身份,有三个好处!

    第一,可以瞒过封魔巅、暗族的耳目。

    第二,蛮荒大劫时,宁凡曾以赵简的身份救过不少北天、四溟宗仙帝,对这些人有活命大恩。这个身份可以方便宁凡在北天行事,可以鼓舞北天的士气,可以震慑宵小。

    第三,倘若眼珠怪得知“赵简”来了北天,第一时间就会知道是他宁凡来了。

    “若我以宁凡的身份击杀赤焰仙君,肯定会因为触犯北天天条惹来一大堆麻烦,但若是赵简杀人,我敢打赌,四溟宗的仙帝们绝对不会过问此事,不会给我降罪。”

    某处无人星空,宁凡解除了鬼面银发的状态,变回本来面貌。

    救北诗,帮楚家,都只是宁凡眼中的小事。

    他所关心的大事,是北天的局势,是他的女人、朋友在北天的安危情况。

    下一步该怎么走呢…

    要直接跑去北界河参战,支援北天修士吗?

    宁凡摇摇头,否决了这一想法。

    如今北天最大的危险是什么?不是北界河的战事,而是兽潮降临的问题。

    毫无疑问,界河异族被眼珠怪等人限制在了界河范围,无法大军入侵北天,否则异族一方也不会大费周章,借助古魔魔腔的力量,朝北天范围内投放兽潮了。

    这是一种入侵,却也是一种示弱,说明异族在界河并没有占据绝对上风,所以他们才会在北天修士的后方动些小手段。

    不得不说,这些小手段很致命。北天修士的强者,绝大多数都跑到界河参战了。

    后方的修士,绝大多数都是老弱病残,这样的后方,一次次被异族兽潮降临、入侵,损失相当惨重。

    只楚家掌控的星域范围,便已接连发生了十多次兽潮入侵,十多颗修真星被异族毁灭。放眼整个北天范围,起码已有数千颗修真星被毁灭,北天修士死伤无数。

    “若我能解决兽潮入侵后方的问题,无疑可以对前线产生巨大帮助。只是,这个问题要如何解决…”

    “逆命雷术的修炼,可以提高卜算、推衍的能力。若我的卜道修为可以更进一步,就能事先预测出北天何时何地会出现兽潮入侵,予以预防…这是一个办法,但却治标不治本…”

    “异族投放兽潮,需要借助古魔魔腔的力量…异族的背后,肯定有固定一批能够使用魔腔的古魔高手,在帮助异族投放兽潮,若能将这些古魔击杀,无疑可以从根本上解决兽潮降临的问题,但这些古魔极可能躲在北界河深处,躲在异族准圣的保护下。且能使用魔腔的,哪一个不是绝顶古魔强者…想要杀他们,难度不亚于直接和异族准圣们开展…”

    “我的实力还是不够,看来需要进一步提升实力,才能更好得解决眼下的难题…”

    宁凡沉默少许,忽然取出搜宝罗盘,认真搜索了一番。

    而后,大感失望。

    他曾在东界河偷盗了大量阴沉木,炼制了大量无量丹,使得实力飞升。这一次来到北天,他本打算故技重施。

    但经过搜索,宁凡无奈地发现,北界河的方向,并没有多少阴沉木的光点出现。

    北天和东天不同!

    东天的异族,本身对于无量丹并不看重,不会拿阴沉木炼丹,只吸收木气修炼即可,故而阴沉木可以保留。

    但北天的敌人不止有异族,更有封魔巅,有暗族!异族不需要无量丹,封魔巅、暗族需要!北界河的阴沉木储备,似乎已经事先被人取光了…

    “慢了一步,都落入敌人的腰包了么…”宁凡一皱眉。

    没有北界河的阴沉木储备,宁凡想要快速提升实力,便需要另辟蹊径了。

    算了,先去看看北天的故人们过得如何吧。

    好不容易来一次北天,对于北小蛮等人的近况,宁凡还是很关心的。

    还有黑魔派。

    还有老魔的铁哥们卫玄。

    说起来,河洛卫家似乎就在下一个途径的星域…

    宁凡取出星图,目露追忆之色。年少时,他受过卫玄的传道之恩,可以说他的阵道才华都是在卫玄的指导下开启的。

    某种意义上,卫玄可以说是宁凡的半师。

    卫玄又是老魔的生死交,曾为了老魔跌落命仙境界,永远毁了根基,成了一个晚景落魄的碎虚修士。

    老魔暂时回不了北天,回报不了卫玄的恩情。这一切,需要宁凡代师回报。

    “便顺路去卫家,治疗一下卫前辈吧。以我如今手段,帮助卫前辈恢复根基,重新登上命仙之位,并不难!”

    …

    宁凡已经离开很久,北诗仍然怔怔回不过神。

    在鬼面的遮掩下,她看不到宁凡容貌,感知不到宁凡气息。

    但她真的觉得宁凡的背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赵简?不,不对…

    不对,不对…

    不知为何,北诗的眼前,回想起一幕幕奇怪的画面。

    夕阳西下,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在和苔藓对话,那画面美不胜收…

    晨风熹微,那青年又跑去和蘑菇聊天,那画面叹为观止…

    “错觉,一定是错觉!那个蘑菇公子,只是碎虚修为,怎么可能秒杀三劫仙王…我一定是累坏了,才会产生这种错觉…”

    北诗并不知道,她以为的错觉,其实是一种直觉,是女人的直觉,是正确的!

    当然,她没有那么多时间思考这个问题。

    经历了赤焰仙君的掳掠事件,遗世宫宫主元瑶震怒,派人来楚家接北诗回宫了。

    她不放心大女儿一个人在外!尤其是在眼下的多事之秋!

    “三宫之争在即,大长老欲对你四姐妹不利,一次不中,必不罢休,见信速归…”

    北诗看着娘亲的传信,大吃一惊。

    遗世宫的三宫之争居然又开始了?!在眼下这种一界危亡的时候?!

    难怪,难怪赤焰仙君会来害她,果然还是为了争权夺利吗…

    只不知这一次遗世宫东、北、西三宫的争权夺利,会不会又把整个北天的宗派卷入其中…

    …

    河洛卫家。

    卫玄最近心情不好,因为他的四溟宗执事职位,被四溟宗罢免了!

    当年卫家为了保韩老魔,得罪了纯阳宗在内的一大批北天势力,所以他才会被罢免职务啊。

    秋后算账,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

    “韩兄,你在雨界过得还好吗,算算时间,你的徒儿宁凡,应该已经快飞升了吧。可惜我已经被罢免了四天执事一职,无法对他的飞升给予太多帮助。哎,不知他会飞升到四天哪一天,若是北天的话,拼了我这身老骨头,也要照看你徒儿一二…”

    卫玄满面沧桑,看着庭院的秋风落叶,感叹连连。

    人一老,就爱瞎回忆。

    他想起了年轻时和韩老魔纵横北天的纨绔往事。

    他又想起了当年在雨界教导宁凡阵法知识的过往。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现如今,豪气减,顺风脲湿鞋…

    哎,老了,老了…

    “师父,有客找你!”忽有一个小童急急忙忙地跑来,打断了卫玄的感叹。

    见小童冒冒失失,卫玄下意识就想板着脸,教训一二。

    所谓人比人,气死人,此小童是他收得徒儿,资质还算聪敏,就是心性太过浮躁,和韩老头的徒儿沉稳性格根本不能比啊。

    不过一听小童的话语,卫玄便教训不出口了,而是有些愤怒地问道,“有客找我?又是纯阳宗的人吗!他们还打算寻我卫家的晦气不成!这一个月以来,已经上门三次了!”

    “不不不,这一次不是纯阳宗的人,是一个碎虚修士要找师父,说是师父的故人。”童子解释道。

    “碎虚?故人?”卫玄一诧,面露不解,实在想不到是什么碎虚故人来找他。

    不过考虑到对方的碎虚修为,卫玄也不敢太过怠慢对方。卫家比不了楚家,并没有仙尊修为的祖师,全族修为最高者也不过是命仙。

    对于这样的小家族而言,碎虚强者也算是贵客了。

    “只不知是哪个北天碎虚找我…”

    卫玄满面不解,出门迎客。

    在看清客人容貌的瞬间,卫玄先是一惊,继而大喜过望。

    “小友终于飞升北天了?好好好,没有辜负你师父的教导!”

    “飞升?”

    宁凡一怔,继而失笑,他可不是刚刚从下界飞升到上界的菜鸟,卫玄前辈似乎误会了什么。

    本打算给卫玄解释一二,不过下一刻,宁凡注意到卫玄体内隐藏的暗伤,顿时目光一沉。

    崭新的伤势,受伤世间绝不超过十年!

    十年之内,居然有人二度毁坏卫玄的根基,将卫玄的修为从碎虚境界打落到炼虚!

    “谁干的!”宁凡眼神冷得可怕。

    在他年少时,卫玄宁可牺牲自己,也要帮他提升实力。

    卫玄是老魔的兄弟,更被宁凡视为半师,如今卫玄被人欺凌,被人二度打落修为,宁凡岂能不怒!

    “哎,小事,小事而已…先进来喝口水,许久没见你了,倒是不知道你的近况如何。”

    卫玄苦笑一声,将话题岔开,并没有和宁凡多做解释。

    大概只是顾虑“刚刚飞升北天”的宁凡,会被卷入到北天一流势力的报复之中。

    “谁干的!”宁凡没有进门喝水,而是问了第二次。

    卫玄心头一暖,伸出手,拍了拍宁凡的肩膀,笑了。

    “…老夫没事。”

    宁凡不再和卫玄多问,他知道,若卫玄不愿牵连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说的。

    不过…如今的他,需要顾及那些牵连吗!

    整个北天能让他顾及的势力屈指可数,伤害卫玄的人,显然不在此列。

    便是在,也无妨!也无碍!

    宁凡蹲下身,捡起一块石头,冷声问了些问题。

    卫玄也好,卫玄的童子徒儿也好,皆对这一幕目瞪口呆,不明白宁凡在做些什么。

    片刻后,宁凡站了起来,对卫玄道,“前辈稍等,晚辈去一趟纯阳宗。”

    “什么!你怎么知道是纯阳宗!”卫玄大急。

    纯阳宗那等庞然大物,是宁凡一介小小飞升菜鸟惹得起的吗!

    要知道就算是当年嚣张无比的老魔,也因得罪纯阳宗大受伤害。

    如今的纯阳宗更是不同于往昔。与日益没落的卫家不同,纯阳宗也有万古级别的老怪,借助避天棺的力量无视岁月,从古时活到了今日!

    这是北天宗门的特色!

    也是他认定宁凡惹不起纯阳宗的原因!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小子大概连万古老怪是什么都不清楚吧!

    那可是四天之上的巅峰存在,随便一个手指,都能将河洛卫家按死几百几千次…

    “宁凡,且慢!你不能…什么!”

    卫玄正欲阻拦宁凡前往纯阳宗,忽然面色剧震。

    却见,宁凡当着卫玄的面,召出了鬼面,银发因怒火而乱舞。

    而后一步踏出,消失无影!

    卫玄根本看不清宁凡的身法!那速度太快,快得超出卫玄的想象,比卫玄偶然见过的一名仙尊老怪还要更快无数倍!

    “这小子…不是碎虚!他,他究竟修炼到什么境界了!仙尊吗!还是仙王!”

    卫玄不傻,修阵道的人,无不是心智绝顶之辈。

    他猜到了很多事情。

    一时间,他竟唏嘘得说不出话。

    “师父,那个前辈是谁…他是传说中的万古仙尊吗!”卫玄的徒儿羡慕得看着星空,看着宁凡离去的方向。

    “或许…是吧。”卫玄感慨万千。

    “他是师父的朋友吗?”徒儿又道。

    “不是朋友关系,他是我一位故人的徒儿,若是从这一情分来看,他和你恰是同辈,你可以叫他一声世兄…千万不要叫前辈,以此子的性格,若你叫他前辈,他反而怪你生分…”卫玄一眼便看透了宁凡的性格,恰如他当年一眼看透老魔的性格。

    “骗、骗人的吧!他是我世兄!他和我同辈!”卫玄的徒儿大受打击。

    他性格浮躁,是因为他始终觉得自己是年轻一代天之骄子。

    但如今…他居然遇到了同辈中的一名万古仙尊!

    那是何等的打击!

    他简直感觉自己一辈子的道都白修了好吗!

    当他作为同辈之中罕有的炼虚修士沾沾自喜之时,同辈的宁凡,已是万古仙尊…

    “不,老夫看走眼了,他不是仙尊…”卫玄忽然凝重道。

    “呼,吓死我了,幸好他不是仙尊,要不然我有何颜面自称是北天青俊领军人物…”童子松了一口气。

    “…他好像是仙王。”卫玄感叹道。

    “师父,不带你这样打击人的…”童子被打击得快哭了,仙王比仙尊更打击人好吗!

    “你以后要好好修炼,要以这位世兄为榜样…”卫玄语重心长道。

    “没用的,我一辈子都超越不了这位世兄的,我活着还不如一只贝壳,我比蚯蚓的粪便还要渺小…”

    看着备受打击的徒儿,卫玄反而笑了。

    此子年纪还小,受些打击才好,否则永远不会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不过…韩老头还真是收了一个好徒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