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77章 离臣,知错了...

第1177章 离臣,知错了...

    楚家收留了大量难民,却自然不可能一辈子白养着这些人。

    在北诗的安置下,难民们大都加入真炎星,成了楚家修士的一份子,只一日便重新安定下来。而一些重症伤患,则被北诗重点照顾,留在身边治疗。

    约有一千名重症伤患,留在北诗身边,宁凡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个。

    起初,北诗是想好好治疗宁凡的精神疾病的。

    不过和宁凡的精神问题相比,其他的伤患要么重伤昏迷,要么元神半毁,哪一个都比宁凡严重。

    如此一来,北诗只能优先救治那些濒死伤患了,一忙起来,就忘了宁凡这回事儿。

    楚家,真炎星。

    这是宁凡来到北天的第二日,此刻的他,正在一间草庐搭建的病房之中盘膝疗伤。

    昨日降临北天,他受到了仙皇无相封印、时空风暴的双重伤害,一身伤势极其严重。

    好在他肉身回复力本就惊人,身上有不乏九转金丹、帝丹疗伤,这才来北天第二日,他的伤势便恢复了一成,气息流畅了很多。

    “古神失落术,神愈!”

    窗外,隐约传来一声声少女施法的言令声,那声音透着一股圣洁不可侵犯的威严,出自北诗之口。

    宁凡循着声音散出神念,暗中观察。原来,北诗正在隔壁不远的某间重症病房,给一个濒死的伤者疗伤呢。

    重伤者只是一个金丹修士,因为兽潮的缘故,肉身毁掉了大半,就连苦修二百年的金丹都被打成了粉碎。这种情况,一般是没救的,不过也要看是谁出手。

    若是宁凡这种级别的存在出手,救活此人轻而易举。

    可北诗只是一个鬼玄巅峰而已,这等修为想要救活此人,除非使用丹药,否则难度很大。

    却见,北诗整个娇躯氤氲在古神神光之中,广袖飘然,宛如古仙。她选择的救人方式,是使用一种古神失落神通。

    北诗身上的神光,并不是真正的古神光芒,只是伪古神之光。这一点,身为祖血古神的宁凡,轻易便可判断。

    在北诗的神光照耀下,那名濒死修士先是金丹复原,继而残破的肉身开始重新生长。只一炷香而已,居然完好无损,活了过来!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那名伤患感激涕零。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你性命虽然保住,根基却还是有所损伤,十年之内不可妄动法力,需多加静养…”北诗满脸认真,对那名金丹修士叮嘱道,并没有端任何架子。似这种救死扶伤,只是她生命长河当中极为寻常的事情。

    略作歇息后,北诗前往下一个重症病房,开始治疗下一个伤患。

    古神失落术,神愈!

    在北诗的神光照耀下,不多时,又一名元神半毁的化神修士恢复了健康。

    古神失落术,神愈!

    古神失落术,神愈!

    古神失落术…

    …

    宁凡目露奇异之色。他倒是没有想到,这才刚来北天,便能遇到一种极为神奇的古神失落术。人言北天尚术,此言果然非虚。若是在东天,古神失落术可是极难遇到一次的。

    但也仅此而已。

    北诗毕竟只是一个伪古神,修的不是正统古神血脉。她使用的古神失落术,威力还不足以令宁凡侧目。

    和刚刚降临北天时的蓬头垢面、浑身血污不同,此刻的宁凡已经打扮干净,外表上却已恢复一贯的风采。

    连续服食了十多颗九转金丹后,宁凡决定略作歇息,暂缓疗伤。在休息的同时,他也不忘和花花草草、树枝石头打探打探北天的情报。

    如此一来,当北诗治疗完一批病人,筋疲力尽地路过宁凡的病房时,看到的便是如此奇异的一幕。

    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居然好似傻子一般,在和一盆花谈心。

    尴尬…

    尴尬…

    尴尬…

    感觉到病房外的少女凝视,宁凡微微沉默,将花盆放回到病房的窗台上。

    而后…

    宁凡听到了少女幽幽一声叹息,那叹息声中,透着无比广博的同情。

    “你,你也不容易啊…等我治完了所有重伤者,就来帮助你…你等我几日,就算整个世界抛弃你,我也不会抛弃你的。”

    北诗幽幽叹息着,离去了。

    只留宁凡一个人在病房中哭笑不得。

    他这是又被当成神经病了么,居然又博得了这个少女的同情….

    就算整个世界抛弃你,我也不会抛弃你的…

    如此肉麻的情话,却成了安慰神经病的话,宁凡表示他有点笑不出来。

    转眼间,宁凡来到北天已经五日。

    在大量九转丹药的治疗下,宁凡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三成。

    当初安排在此地的一千多名伤患,也已经被北诗治愈了四百多人。剩下的伤患,大都不会危及生命了,只要时间充足,北诗有信心让所有人恢复健康。

    在这种情况下,北诗终于有空间来处理宁凡的问题了。

    她是这么打算的,可谁料在这个关头,楚家真炎星附近,又有一颗修真星被兽潮袭击了。

    这是楚家掌管范围内,所遭遇的第十四次兽潮袭击。又有一大批难民、伤患,被楚道人带回楚家。

    没办法,北诗只能优先治疗新来到的濒死修士,不得不将宁凡的问题搁置在了后边。

    她是真的很想给精神病人一点关怀啊。

    可惜,她太忙了,忙得每一天之中,只有一小会儿的时间,能从宁凡的病房路过。

    她甚至忙得没有时间和宁凡打招呼,只在每次路过之时,偷偷看宁凡一眼,看宁凡今天是在和什么玩意儿聊天。

    她记得前天,宁凡是在和狗尾巴草聊天。

    大前天,宁凡好像在和泥巴聊天。

    昨天是和苔藓聊天。

    今天的宁凡,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了一个蘑菇,居然在和蘑菇聊天。

    一个和蘑菇聊天的俊美青年,我的天,那画面太美…

    北诗感到自己的同情心真的要泛滥了,等她空闲下来,她一定要把宁凡治好,一定!

    第十五天,她终于又一次空闲下来了。

    她决定去找宁凡好好聊聊,她准备了二十多套措辞,来开导宁凡的心理疾病。

    她甚至愿意做出牺牲,在必要关头扮演一个蘑菇,配宁凡进行深入灵魂的交流。

    她想好了种种剧情,只是没有想到,当她再一次路过宁凡的病房,宁凡却不知去了哪里。

    “他,去哪里了…”

    没由来的,北诗感到了一阵怅然若失。

    她还没来得及给宁凡治病了,宁凡却…走了…

    不过北诗从来都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宁凡的离去,只是她生命中微不足道的小波澜罢了。

    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在她治好了大批伤患后,楚家的少族长派人来找她了。

    “诗小姐!大事不好了!我楚家将有大祸临头,少族长令我请你去真炎堂,商议紧急军情!”

    看着满面焦急的楚家传讯修士,北诗花容变色,随来人匆匆赶去了楚家真炎堂。

    …

    这一切,宁凡并不知晓。此刻的他,已经治好了身上大半伤势,离开了楚家。

    余下的伤势,他无法治愈,因为体内有荒古仙皇的无相封印阻挠。

    想要伤势痊愈,便需要打碎体内的封印,这需要借助外力,而宁凡此刻离开楚家,便是去寻找外力了。

    这些日子他住在楚家,除了疗伤外,也和花花草草打探了很多北天情报,对于北天的战况,算是有了初步了解。

    北天的局势,果然比东天严重得多!

    要知道,当初宁凡在东界河战斗时,所面对的只是异族的小股力量而已,真正顶尖的异族高手都被封印在水下,根本没有和东天修士直接交锋。饶是如此,东天一方也被打得节节败退,若非宁凡力挽狂澜,成功修补了仙皇封印,东天极有可能沦陷。

    北天的情况比东天更严重!据情报显示,北界河的水面封印早已在数十年前被完全破开,准圣级别的异族,可以随时出水!整个北界河真正成了异族的领地,没有任何北天修士敢跑到北界河撒野,便是北天准圣都不敢独自前去!

    北天修士面对的异族,是全军出动的异族,是拥有异族准圣参战的异族!

    更有传闻,北界河异族大军中,还有一个类似于血神更乌的远古大妖参战,无数北天修士被那大妖生生吃掉!

    若不是四溟宗在第一时间,请动北天的秘族出手,在北界河边界和异族死战了十一次,北天可能早已沦陷…

    十一次浴血奋战,虽说勉强挡下了异族的兵锋,却也让北天修士付出了惨重代价。只仙帝强者,北天一方便陨落了十一人,甚至还有两名准圣被打得境界跌落…

    幸运的是,在北天修士近乎绝望之时,忽有一个来历神秘的眼珠怪,带着一个先天弓灵,强势加入到北天阵营,协助北天修士,暂时击退了异族的大妖,一界震惊!

    没人知道那眼珠怪什么来头,不过有人声称,那眼珠怪是一名远古大修…

    有了眼珠怪加入,北天面对异族大军,总算有了几分底气。可好景不长,没过几年,又有一个晴天霹雳从天而降,震得北天修士人心惶惶!

    消失于历史长河的封魔巅,现世了!且封魔巅居然和界河异族达成了某种盟约,扬言要一同覆灭北天!

    那些上了年纪老怪,哪一个不忌惮封魔巅的凶名!要知道封魔巅可不是等闲势力,那可是和十大秘族齐名的存在,唯有十个秘族加在一起,才能和古之封魔巅相提并论啊!

    纵然北天有三个秘族,但三个秘族能打得过一个封魔巅吗?没人相信此事。

    对于封魔巅的入侵,没有任何一个北天修士有信心面对,强如秘族也感到仓皇失措。

    悲观者甚至以为,只要封魔巅介入到这场战争,北天将会在十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全面沦陷。

    于是北天一方,开始出现投降派,建议北天修士直接投降异族与封魔巅的联军,希望通过一定程度的退让与牺牲,来换取北天修士的存续。

    这种投降舆论,一度成了北天修士的主流,不过让那些投降派尴尬的是,封魔巅现世以后,并没有直接出面参与战争,进攻北天,仅仅是通过魔腔的手段,不定时朝北天投放异族兽潮,似乎想用这类小手段给北天修士添堵。

    此事不符合封魔巅一言不合血洗一界的作风,令北天投降派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也因为此事,如今的北天还能苟延残喘,没有在封魔巅、异族的夹攻下一败涂地…

    “古天庭、妖府、封魔巅、十大秘族…”

    宁凡神情凝重,心中默念着十亿年前,幻梦界的四个最强势力。

    对于封魔巅的介入,宁凡不敢有丝毫小觑。一个封魔巅等同于十个秘族,此言绝非言笑,不可轻忽…

    “不过封魔巅曾从历史长河中消失,如今重现天地,未必还保有从前的实力,当年的封魔巅魔头们,也有很多死在了岁月长河中,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封魔巅没有直接加入战争,可能正是因为他们实力削弱了,想要某种程度保留实力,坐观北天和异族厮杀;当然也有可能,封魔巅不合理的行为,背后有着某种算计…”

    “北天修士只知道异族和封魔巅联手了,却不知还有暗族这等秘族倒戈到了异族这边。若此事传出,恐怕北天投降派的投敌之心将会更坚决…”

    “帮北天修士对抗异族的,应该就是眼珠前辈了,他果然无法对北天的危亡坐视不理…”

    “古怪的是,我所获得的情报当中,并没有乱古师父的消息,这和我之前的推测不符。乱古师父真的在北天么。若在,此刻又会在哪里…”

    宁凡眉头紧皱,内心猜测纷纷,转而又将所有杂念散去。

    想再多也没用!

    战争,终究需要靠武力来厮杀!

    “故而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打碎体内封印,治愈所有伤势,恢复巅峰实力,全盛的我,才能对北天局势产生微弱影响,此刻的我,不够!”

    “破掉无相封印的方法,有数种,其中最快捷的办法,是吸收外部力量,将这封印撑爆…”

    “来北天以前,我曾向乌老八索要北天的星图。根据星图显示,乌老八的老巢黑运宗,就在楚家不远某地星空隐藏着。”

    “根据乌老八的说法,黑运宗内藏有一只孽离巨尸,于我而言,此物有大用,可令扶离阴阳真正修成;此刻的话,则正好吸收了那只孽离尸身的能量,冲开无相封印,一举两得!”

    “若没有乌老八指路,旁人几乎没有可能找到黑运宗的星界入口,便是找到,也未必敢进。那黑运二字,便是世间最大诅咒,可这一诅咒,却吓不倒我…”

    嗤!

    宁凡化作一道流光,在星空中寻找着。

    这一路,他路过了当日爆发兽潮的白运星,路过了楚道人开坛讲法的龟仙星。

    他一路疾驰,不知飞了多久,忽然在星空某处停了下来。

    继而取出搜宝罗盘,定方位。

    许久之后,宁凡忽然锁定某个方位,祭出了逆海剑,一剑刺落。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逆海剑明明刺在黑暗无光的虚空之上,但所刺位置,却骤然爆发出了璀璨星光,更有一个巨型无比的九翼玄武图腾,在星空中呈现!

    “看来地方找对了,这里就是乌老八所说的黑运宗星界入口…”

    嗤嗤嗤!

    宁凡食指隔空连点,指力点在那副玄武图腾的几处关键位置上。

    随着他位置一一点对,图腾逐渐由虚转实,化作一个星光巨门,继而巨门开,滚滚黑烟从巨门内传出,朝宁凡席卷而来。

    那是黑运的力量!

    等闲北天老怪,即便具备准圣修为,骤然被如此规模的黑运袭击,也要退避三舍。

    可宁凡不同,他是黑运修士,是扶离,是世间最污浊的人,何惧黑运!

    吞!

    宁凡张开了七彩气运大伞,直接将滚滚黑运吞噬吸收。

    理论上,杀戮殿传承的逆转北斗神通,只能帮助修士修出七彩气运。

    不过在宁凡的改良下,他的气运大伞可以通过吞噬,继续提升,七彩并不是极限!

    一番吞噬之下,宁凡的气运大伞光泽更艳丽了,他以气运大伞护住天灵,淡然踏入黑运宗的领土,在他踏入的瞬间,巨门,闭合。

    有好事者被此地波动吸引过来,却来得太迟,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能望而兴叹。

    …

    黑运宗是北天的一大禁忌,无论是先代黑运老祖,还是此代黑运主人乌老八,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是秘族也不愿轻易得罪的存在。

    身为乌老八的主人,黑运宗的宝藏就是宁凡的宝藏,宁凡早就想搜刮黑运宗的地皮了,此刻来到北天黑运宗的领地,自然不打算空手而归。

    一入黑运宗,宁凡便感受到有一股庞大的气息,盘踞在黑运宗一角,若他没有感知错,那气息的主人,正是乌老八口中,那只死去无数年的孽离巨尸。

    “主人!这里的妖气让黑魔不安,黑魔,很怕…”心神中,难得地传来小猫儿紧张兮兮地声音。

    作为道魂族排名第四的九狸,且还是王族九狸,小猫儿向来眼高于顶,天不怕地不怕,但此刻面对一只死去无数年的孽离巨尸,却感到一丝紧张。

    这就是扶离一族的威势吗!

    宁凡隐隐觉得,自己从前似乎小瞧了扶离一族,此族全盛之时,或许实力十分恐怖…

    “不要怕,不会有危险的。”宁凡安慰道。

    “可黑魔压抑不住内心的恐惧,主人可不可以抱抱黑魔…”居然要抱抱!

    宁凡微微无语,不过转而一想,这小猫儿极少如此无助,既如此,确实应该宽慰一二。

    于是他把黑魔放了出来。

    少女形态的黑魔,立刻挤到宁凡怀里,变成一只炸了毛的小猫。

    “真是拿你没办法…”

    宁凡拍了拍黑魔的小脑瓜,将她的炸毛全部理顺。

    许是躲在宁凡怀里终于找到了安全感,黑魔懒洋洋地缩成一团,在宁凡怀中睡着了。

    见黑魔不再恐惧,宁凡放宽了心,朝孽离巨尸所在一路走去。

    一路走,一路吞噬此地黑运,不多时,弥漫此地无数年的庞大黑运,居然被宁凡的气运大伞吞噬一空。

    说好的准圣都不敢踏入呢…

    很快,宁凡来到了孽离巨尸面前。这是一只死去无数年的孽离,是一只长着九翼的巨型玄武。

    犹豫这只孽离已经死去多年,宁凡无法准确判断这只孽离的死亡时间、死前修为。不过可以判断的是,这只孽离生前,起码也是那种无限接近第三步的存在!

    这不是普通的孽离,这是…孽离之祖!

    孽离是扶离一族的罪人,是扶离一族的奴仆,而孽离之祖,值得便是同一时代的最强孽离!

    【主族…】

    宁凡的耳中,忽然传来一道激动的声音。

    那是孽离巨尸发出的声音,那是唯有扶离一族,才能听到的血脉之音!

    【主族…离臣,知错了…】

    离臣,是这只孽离生前的名字吗…

    【离臣…知错了…请主族…化我残尸…赐我解脱…】

    这孽离巨尸,在恳请宁凡,毁其残尸!

    他,想要解脱。

    他,知错了。

    宁凡沉默,他不知这个离臣生前犯过什么错。今日他是来吞噬这只孽离巨尸力量的,自然不介意给他一个解脱,毁其尸。

    【离臣,知错了…】

    【主族,请饶恕…请赐我,一个解脱…】

    孽离巨尸还在哀求,他能感受到,若是错过了宁凡,他将再难等到下一个扶离妖祖赐他解脱,为他净罪。

    “好,以我扶离妖祖之令,从今日起,予你解脱。”

    【谢…主族…】

    那血脉声音再没有响起,终于长眠了,沉寂了。

    而孽离巨尸则以惊人的速度开始风化,只因为宁凡允许他消散,他才敢消散!

    只十来个呼吸,孽离巨尸风化到只剩一个骨架。

    又十来个呼吸,就连骨架也风化得一无所留。

    原处,只剩下尸腐的臭气,以及庞大的扶离精血,洒落于地,一点点干涸。

    宁凡当然不会任由这些扶离血脉干涸!

    所有的孽离,都是犯了罪的扶离,他们的血脉,从本质而言也是扶离血脉!

    这是宁凡第一次找到如此高阶的扶离精血,岂有浪费之理。

    接下来一连七日,宁凡都在吞噬此地扶离精血;七日后,宁凡豁然站起,扶离祖血,增加一滴!

    扶离阴阳,真正修炼成功!

    古妖修为虽然还是万古第三劫,却增加了两百劫左右的法力总量,使得宁凡的法力总量,达到了惊人的一万三千七百劫!

    “可惜了,那只孽离之祖去世太久,体内的精血虽未干枯,却也和干枯差得不多。若非如此,我的古妖修为肯定能提升更多…”宁凡有些遗憾。

    他却不知,末法时代法力超过一万劫的人,基本都是准圣老怪。这等老怪想要在原有基础上提升二百劫法力,若无继续,起码需要几千万年的苦修。

    可以说,一万劫以后,每一点极小的进步,都是准圣层次的巨大跨越!七日暴涨二百劫法力?若是有那个准圣老怪有这等际遇,做梦都会笑醒,而不会像宁凡这样不知足。

    当然,准圣的强弱,法力的总量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且,法力的强弱,不知需要看量,还需要看质。宁凡的法力总量固然可以吓唬人,但因为近些年修为突破过快,他的法力纯度相当低…

    不过有一点,宁凡还是很满意的。

    他体内的无相封印,借由扶离精血的外部冲击,终于全部冲开!

    又五日,宁凡将体内伤势全部治愈,此刻的他,彻底恢复到全盛状态!

    “既如此,搜刮完黑运宗的宝库,便离开吧…”

    以宁凡如今身家,对于黑运宗的宝库,已经没有太多期待了,顺手取光了乌老八师徒的多年储藏,便离去了。

    重新回到北天星空,宁凡正自思考下一步该往哪里走,忽然似有所感,朝楚家真炎星的方向望去。

    却见此刻真炎星的方向,火光整整染红了一整个星域的星空!

    楚家,似乎遇到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