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73章 准圣鬼卒,不灭吸魂树!

第1173章 准圣鬼卒,不灭吸魂树!

    半步准圣虽说距离准圣只差一丝,但那一丝,却好似不可逾越的鸿沟。

    此刻宁凡面对天妖雷树,便是这种感觉,他的修为虽只是仙王,但其战斗力绝对可以碾压末法时代的大多数半圣了。

    饶是如此,宁凡面对天妖雷树时,仍旧感觉气势上落了下风。

    天妖雷树的气势横扫整个真雷界,宁凡有势字秘还好些,阿芙洛等人直接被天妖雷树的气势冲出极远,颇有几分狼狈。

    “五分之一的修为,居然能强大到如此程度,这就是准圣的力量吗,果然不是如今的我可以企及的…但此战我占据四大优势,未尝没有机会将此树真正斩杀!”宁凡目光一眯。

    第一个优势,是天妖雷树只能动用五分之一的修为。

    第二个优势,是宁凡一方人多势众。

    第三个优势,是天妖雷树本体为树,修的是木之大道!宁凡的木之父神身份,对于树类存在,有着绝对克制!

    第四个优势,自然是还有黑魔当做底牌了…

    有这四大优势在,宁凡对于战胜天妖雷树,信心还是很足的,可下一个瞬间,天妖雷树便抹平了宁凡的一个优势。

    “古妖失落术,树妖分身!”

    随着天妖雷树神通一展,其周身顿时妖芒大作,于冲天妖气中,幻化出了四具分身木人。那些分身不仅和本尊模样相同,大小相同,就连流露出的修为气息都如出一辙,皆是五分之一的准圣修为!

    “想围攻老夫?休想!”

    天妖雷树本体一声冷嗤,四个分身顿时朝着阿芙洛等人杀去,其本体则朝着宁凡所在一路杀至。

    人数优势,不存在了…

    好在阿芙洛等人都不是易与之辈,纵然各自单独面对一只树妖分身,也能拼个不落下风,但想要取胜却很难,显然无法再抽身协助宁凡了。

    “分身类的古妖失落术么,此术我还是第一次遇到,确实实用…”

    万古真身现!

    宁凡化作金焰巨身,迎着天妖雷树本体就是一拳古魔破山击。

    奈何天妖雷树的树皮,乃是准圣树皮,宁凡未达成连击的古魔破山击,对于天妖雷树而言,简直就是挠痒痒。

    “只有这点本事么…妖术,叶舞术!”天妖雷树的本体不屑一哼,他却不知,自己看不起的古魔破山击,其实是一种极为恐怖的古魔体术。

    可惜的是,宁凡因为多次使用幻术,心神消耗过于巨大,此刻不宜多用十字光环;不开十字光环,宁凡做不到法力无限,也不适合大量使用古魔破山击,来形成连击,只能另寻手段,对付天妖雷树。

    但见天妖雷树一抖树冠,数百万飞剑般锋利的天妖树叶,朝宁凡席卷而来,入目处,漫天都是叶舞。

    叶舞术是妖族极为常见的小妖术,地位和剑修的基础御剑术差不多。此术等级明明很低,但由着天妖雷树施展出来,其威力足以秒杀弱小一些的仙帝了,当真匪夷所思!

    可惜,此术用来对付宁凡,显然并不合适。

    掌木领域,开!

    随着宁凡领域一开,整个天地的所有木之气息,好似都要受到宁凡支配一般!

    那些攻击宁凡的数百万叶舞,根本无法打在宁凡身上,有一股无形神格力量,不允许它们如此!

    “居然是木掌位!这下子麻烦了…”

    天妖雷树的本体大吃一惊,倘若宁凡真的具备木掌位的力量,它的一身木系神通,基本都要废掉了,无法用来攻击宁凡。

    掌位,就是这么无解,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神通行不通,就以法宝分个胜负吧!神农鼎,现!”

    霎时间,一道绿光从天妖雷树本体之中射出,化作一尊布满铜绿的古鼎,朝宁凡当头镇下。

    此鼎赫然竟是一件先天中品法宝,由准圣境界的天妖雷树使用,一镇之威,宛如天地倾覆,力震一界!

    “想拼法宝是么…”

    宁凡召出逆海剑,金焰巨身持剑斩鼎,一剑将神农鼎劈飞。

    但宁凡也不好受,被巨鼎镇压之力生生砸入地面数十丈,整个金焰巨身有一般以上被砸进地面。

    下风!这一记法宝道兵的对轰,宁凡落了下风!

    不是逆海剑弱于神农鼎,而是宁凡的实力差天妖雷树太多,输在宁凡身上!

    “这是…混鲲圣宗弟子剑!”天妖雷树似乎很有阅历,一看到逆海剑,就被吓了一跳。

    可下一刻,所有惊讶都变成了愤怒。

    混鲲弟子又如何!

    他杀的就是混鲲弟子!

    那些该死的混鲲门徒,通通该杀!

    “神农百草焰!”

    神农鼎当然不是砸人那么简单,这是一件炼丹药鼎,鼎内蕴有先天火焰,极其了得。

    随着天妖雷树神通一催,草绿色的神农百草焰从神农鼎内倾泻而出,若九天神火从天而降,攻向宁凡。

    “先天中品的火焰么…”宁凡目光一凛,张口喷出滚滚雷火,迎着神农百草焰烧去。

    神农百草焰是专门用来炼丹的火焰,火性太古温润。宁凡的炎雷之火则不同,天生就是用来攻击、用来杀人的,威力更加霸道!

    一番斗火,整整持续了一炷香时间!

    其结果,却是神农百草焰落败,一路逃回神农鼎内,被宁凡的炎雷之火打怕了。

    “废物!废物!堂堂神农百草焰,居然被吓得落荒而逃!”

    天妖雷树气得破口大骂,眼见神农鼎奈何不了宁凡,他对于干掉宁凡,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神农鼎是他身上唯一一件先天中品法宝,也是他诸多木系神通被宁凡神格压制后,唯一能够动用的强力攻击手段。

    神农鼎用不了,神通用不了,难道要他堂堂准圣,和宁凡打肉搏战?

    他的准圣树皮防御虽然不错,但其攻击力却是不敢恭维的;而宁凡的万古真身防御同样不低,纵然打肉搏战,也没有任何可能击杀宁凡…

    更麻烦的是,宁凡掌位领域一开,天妖雷树发现自己无法吸收天地木力了,这即是说,他一身妖灵力消耗以后,无法恢复…

    短时间还看不出问题。

    但若是和宁凡打持久战,消耗战,他最后一定会妖力枯竭…

    天妖雷树越想越怕,他已经不想再和宁凡打了,也不想再和宁凡交恶了。

    他想要和宁凡罢手言和,然而宁凡压根不理会他的求和之言。

    不会错!在这棵天妖雷树身上,宁凡感知道了无数因果,全都是真雷族的因果!

    此树无数年来,吃过成百上千亿的真雷族人!

    此树,该杀!

    “小辈!你一定要如此逼迫老夫吗!逼急了老夫,老夫大不了和你同归于尽!”天妖雷树威胁道。

    “那你就同归于尽好了!”

    宁凡杀意已决,此刻虽然没开启十字光环,但他有的是强攻手段,对付天妖雷树。

    更乌财宝,【金刚破甲珠】,现!

    当日击败血神更乌,宁凡从血神更乌体内获得了大量财宝,诸多财宝之中最让宁凡重视的,是先天中品等级的金刚破甲珠!

    这是一件神奇的法宝,本身杀伤力不强,但却有着逆天的破甲神效。

    宁凡在金刚破甲珠内注入了大量法力,此珠表面顿时出现成百上千古的佛宗文字。那些文字一个个只有蚂蚁大小,似乎是某种佛宗高级文字,宁凡也不认识。

    宁凡注入的法力越多,此珠散发的金光便越强。当那金光增强到一定程度后,宁凡骤然抬手,将金刚破甲珠祭出,打在天妖雷树本体树身上。

    嘭!

    金刚破甲珠为数不多的攻击力,当然打不穿天妖雷树的准圣树皮。

    见状,天妖雷树大感不屑,并没有察觉到,他的树皮防御,在接触金刚破甲珠的一瞬,被此珠弱化了九成。

    金刚破甲珠的破甲神通很少有人能察觉,除非是那种专修感知的一阶准圣。若非如此,也显不出金刚破甲珠的本事了。

    “被破甲了尚不自知,真是可悲…此树本体已不具备准圣级树皮防御了,可以对他一击必杀了!”宁凡目光一厉,在这一刻,对阿芙洛等人传音道。

    【闭眼!收神念!】

    阿芙洛等人顺从地闭上双眼,屏蔽了目力感知,并收回了神念。

    便在这一刻,宁凡祭出了太古雷鼎。耀眼的雷光,一瞬间遮盖了世间所有色彩。

    啊!

    毫无防备的天妖雷树,被太古雷鼎的雷光刺瞎了巨目,燃尽了神念。

    他失去了感知外界的能力!

    他陷入到了无比恐慌之中!

    继而便感到巨大树身之上,传来一股剧痛。

    天妖雷树的树身太过巨大,使得宁凡即便闭上双眼,也能大致认准方向,在雷光中一剑贯穿天妖雷树的身体。

    这一刻,逆海剑轻易贯穿天妖雷树防御弱化的树皮,刺入其要害。

    这一刻,逆海剑的所有天勾玉,在天妖雷树体内引爆!

    轰!

    一声巨响传出,天妖雷树的本体,直接被宁凡一剑爆掉小半个树身!

    在漫天刺目雷光散去的瞬间,宁凡从天妖雷树的树身之内,捉出了天妖雷树的真灵,又是一剑,刺透其真灵。

    嘭嘭嘭!

    天妖雷树的真灵受到攻击,他所召唤的四具树妖分身顿时无法维持,一一化作妖雾消散了。

    阿芙洛美目异彩连连,怎么也想不到这场准圣之战还没开始多久,便已经收尾了。宁凡似乎又变厉害了…

    天妖雷树的真灵,被宁凡擒在手中,激烈地咳嗽着。

    虽说他真灵被擒,并被宁凡攻击,可真灵是那么容易毁掉的东西吗。尤其是,这还是一名准圣妖修的真灵,更加不容易毁去。

    “咳咳咳…想不到,想不到老夫纵横一世,最后会栽在你的手中…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老夫一马!”

    “放了你?凭什么!”宁凡冷笑,他好不容易才抓到天妖雷树的真灵,怎么可能放他走。

    放了天妖雷树,那么多被此树吃掉的真雷族人,他们的魂魄要如何才能安息…

    “哼!既然你不放老夫走,老夫便自己走!”

    雷树真灵怪笑一声,整个真灵忽然开始急剧枯萎,这一幕,和他之前中了宁凡幻术时,如出一辙。

    他之前就是如此这般,自灭真灵,而后令真灵重生,避开宁凡幻术的。

    此刻,雷树真灵又想故技重施,利用死后重生,逃出宁凡手掌。

    可惜他的真灵枯萎到一定程度,便无法继续枯萎了,反而平白消耗了大量生机,更加虚弱了。

    “不可能!我的重生能力竟被封印了!”雷树真灵大吃一惊,浑身冷汗直冒。

    转而想到了什么,怒吼道,“难怪!难怪你擒到我的真灵以后,要刺我一剑,原来竟是趁机将你的木掌位力量注入到我的真灵内,形成了封印!”

    “不错,你已经没有死后重生的机会了,休想从宁某手上逃掉!”宁凡冷笑。

    却当然不会给雷树真灵解释,他拥有的不是木之掌位,而是更高层次的木之神格。

    “哼!老夫认栽了!可你若以为擒了老夫真灵,便能轻易击杀老夫,就大错特错了!你以为老夫只是一棵天妖雷树那么简单吗,老夫说过,今日老夫要和你同归于尽!”

    吸魂术,发动!

    宁凡目光一变,他明明封印了雷树真灵的重生能力,但雷树真灵不知为何,还是从他手中逐渐变淡,消失了。

    被此妖逃掉了吗?

    不,没有!

    此树没有逃跑。

    他居然胆大包天到,侵入到了宁凡的识海内部!

    此刻,宁凡的神灵识海中,雷树真灵骤然浮现,并在宁凡的识海之中扎了根,住了下来。

    道魂万族中,有这么一族,名为吸魂树族。

    此族皆是树修,族人生来便有一个同归于尽的天赋能力,名为吸魂树,可牺牲自己的躯体、修为,占领敌人的识海,并一步步吞噬敌人的灵魂,化为己有。

    此刻眼前的天妖雷树,便对宁凡发动了吸魂术。

    他的本体,根本不是天妖雷树,而是一棵吸魂树!

    很多年前,那时候的吸魂树还不是此刻的天妖雷树形态,那时候他修为尚弱,那时候,他遇到了一只比他修为略高几分的天妖雷树。

    这棵吸魂树当然打不过那只天妖雷树,无奈之下,他引爆了自己的吸魂树身,发动了吸魂术,占领了敌人的识海,并一步步吞噬了敌人的灵魂,拥有了敌人的身体、灵魂、躯壳。

    从那一日起,他不再是吸魂树,成了一棵天妖雷树。

    这一次,这棵吸魂树又倒霉的撞到了宁凡手中。

    这一次,他打算故技重施,舍弃天妖雷树时的一切,占领宁凡的识海,并一步步吞掉宁凡的灵魂。

    只要他成功,日后,世上便没有宁凡这号人物。

    日后,他便是新的宁凡!

    “哈哈!你的识海已被我扎根,现在,我便占领你的意识…嗯,怎么回事?”

    吸魂树大吃一惊。

    识海本是修士最薄弱的地方,他本以为占领宁凡的识海会很容易。

    但他错了,错的离谱!

    宁凡的识海太坚固了,太变态了!

    他虽然在宁凡的识海内扎了根,但他的根,却扎得很浅很浅,根本无法深入到宁凡识海最深处。

    且他之所以能在宁凡的识海扎下浅浅的根,还要多亏宁凡此刻识海有伤,之前和紫斗仙皇意志碰撞,识海被撞出了七道裂痕…

    他奶奶的,这根本就是一处无法占领的识海好吗!

    他根本就无法进一步吞噬宁凡的灵魂好吗!

    世间怎会有如此变态的识海,简直就是吸魂术的天生克星!

    “这就是你身为道魂族时的手段吗!很厉害的手段呢,和夺舍术很像,但却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与夺舍术不同,不会有任何副作用呢。若非我识海异于常人,可能真的会被你吞噬一切,被你夺舍,被你取代。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宁凡试了试。

    若他愿意,他可以轻易将识海内的吸魂树重新抓出来。

    可这样做的话,会让他原本就受伤的识海,伤势加重。

    毕竟吸魂树的根须已经扎入他的识海,就算扎得很浅,终究还是有害。

    若无黑魔在身边,宁凡大概会拼了受伤,将吸魂树强行拔出识海。

    但既然有黑魔在,为何不向黑魔讨教一些取巧办法呢?

    “哼,主人终于想起来要找黑魔了吗?”小猫儿一肚子怨念,还在为宁凡没有派她参战而委屈。

    “好了,别任性了,乖一点。说说怎么才能无伤拔掉此树吧。”宁凡无奈道。

    “除非主人以后打架,带上我,否则黑魔什么都不说。”

    “…”宁凡失笑,这只小猫儿已经不像刚遇到时那么惟命是从了么?居然懂得和他讨价还价了。

    这是好事,说明小猫儿和他更亲近了,不是么。比起一味听从命令的小猫儿,宁凡反而觉得此刻淘气的小猫儿更可爱。

    “主人生气了?黑魔错了,黑魔不该和主人讨价还价…”小猫儿只道宁凡生气了,急得都快哭了,匆忙将对付吸魂树的办法告诉给了宁凡。

    宁凡当然没生气,对小猫儿安慰了几句,便开始使用黑魔给出的办法对付吸魂树。

    修真界有夺舍秘术,可夺舍敌人,但夺舍是有风险的,若是失败,可能会反过来被敌人吞掉意识。

    吸魂术也是如此。

    小猫儿给出的方法,就是一种专门对付吸魂术的方法,可以反过来吞噬侵入识海的吸魂树。

    “根据黑魔的说法,若我反过来吞掉识海内的吸魂树,可以令心神之力大增。这倒是一件好事,无论是施展强力幻术,还是使用十字光环,心神都是必不可少的…既如此,便吞了此树吧!”

    于是乎。

    扎根于宁凡识海的吸魂树,恐惧地发现,他的意识开始模糊,正在被宁凡一点点吞噬。

    他想要反抗,但于事无补!

    小猫儿给出的办法,将他的吸魂术破解地干干净净,他无力反抗,他不明白宁凡为何对他的吸魂术如此了解,竟能如此完美的破解,更能反过来利用、吞噬…

    “你,究竟是谁!为何对我吸魂树一族的弱点如此了解!”弥留之际,吸魂树不甘地问道。

    “并不是我对你们吸魂树族有所了解,而是我家小猫儿对你们十分了解。”

    “小猫儿,什么小猫儿…”吸魂树的意识更模糊了。

    “就是我!”小猫儿的声音,适时窜入宁凡的识海世界。

    “什、什么,王族九狸,不可能,这不可能!居然把王族九狸当家猫养,这不…可能…”

    带着无穷震惊,一代准圣就这般陨落了。

    倘若不是吸魂树舍弃身为天妖雷树的所有修为,使出了吸魂术,宁凡想要灭杀吸魂树,绝不会如此容易,多少要费些周折。

    如今倒是省了这些麻烦,且宁凡还从中获得了不少好处,吞噬掉了吸魂树的全部心神力量。

    这可是一名准圣的全部心神力量!

    直接使得宁凡的心神力量,在原有基础上,翻了两倍有余!

    可以说他此刻的心神力量,比很多一阶准圣还要强大了,日后再使用太古雨夜幻术,或者使用十字光环,都会更加容易。

    还要一个好处…

    吸魂树的所有木系感悟,木系神通,居然随着心神,传入宁凡识海。

    其中的内容,还需要很多时间来吸收领悟。一旦完全接收吸魂树的全部木系感悟、神通,宁凡的战斗力肯定会有不少的提升,这是肯定的。

    “这是我第一次击杀准圣。他并非全盛修为,只有五分之一力量;他的木系神通全部被我克制;他被我金刚破甲珠暗算,破了防;他的吸魂术恰好对我神灵识海无用…我有绝对的优势,却还是费了不少力气,才能灭掉此妖。若换成是其他准圣,则很难再有占尽优势的机会了…”

    “击杀此妖,并非结束。接下来,还有一件事要做…”

    宁凡开始借助冥界鬼花的力量,制作吸魂树的不灭鬼卒。

    这是他第一次以准圣为材料,制作不灭鬼卒,成功率低得可怜,居然只有半成。

    幸而他使用的祭品数量多,三成身负血债的真雷界修士,成了祭品。甚至于,为了保证此刻的祭品数量,他都没有制作半圣雷尊的不灭鬼卒。

    祭品的数量,达到了八千万人!

    如此一来,不灭鬼卒的成功率,也由最初的半成,上升到接近一成。

    如此低的成功率,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嘛…

    宁凡虽然也期待有一个准圣修为的不灭鬼卒,可他经历过失败,心态放得很正。

    若是制作成功,我很高兴。

    若是制作失败,我也接受。

    总之尽力而为便是,尽量不在手法上出错,减少人为失误就行了。

    宁凡并没有奢望奇迹,但人生总是如此。你越是追求什么,越难得到什么;反而无心插柳,往往会出现奇迹。

    当准圣修为的不灭吸魂树,正式加入到宁凡的鬼卒阵营,宁凡惊讶地合不拢嘴。

    当初七八成的几率都失败,如今一成几率反而成功了!

    真是…太幸运了!

    “有了准圣鬼卒加入战斗序列,日后我便是正面对上一阶准圣,也能一拼,且胜算极大!”

    “唯一可惜的是,吸魂树本身擅长保命,擅长重生,攻击虽然不弱,却也不是强项。这和我之前确定的鬼卒选择方针,有些不符…算了,难得有一个准圣鬼卒,要求那么多就不好了。”

    “封族的人已经教训过了,该讨额血债也通通替真雷族讨了,接下了就只剩一件事要做了…”

    打碎真雷界的界面封印,将真雷族放到外界!没有了紫斗仙皇的意志,此界封印已经无法维持,可以一击而碎!

    终于,要兑现当年的全部承诺了,太素前辈,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从今日起,真雷族,再非任何人的奴仆…

    “不灭吸魂树,从今日起,你便是宁某之奴了。宁某给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随我一起出手,打碎此界封印!”

    “遵命!”不灭吸魂树恭敬地垂下木人头颅,巨目茫然道。

    他居然以准圣为奴…

    阿芙洛感觉宁凡今日带给她的冲击,有些大了…

    宁凡不仅杀了一名准圣,更顺手将此准圣变成了一个鬼奴,此事若是传出,整个末法修真界都要震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