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70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二)

第1170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二)

    “那紫光,为何要阻止我…”

    “我为何,我想要去追那个红衣女子…”

    宁凡目光茫然,思索着这个问题,却注定找不到答案,久久回不过神。 .

    天意之风,平息了,那重要的轮回转折,随着红衣女子的离去,看来已经过去了。

    暮色西斜,倦鸟归林,天边的火烧云转而变淡,直到最后,暮色终于被夜色替代。

    宁凡看着夜空,许久,许久。他虽说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三十八年,但他仍旧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

    “为何我什么都记不起。我,不想呆在这里了…”宁凡自语。

    那种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感觉,太痛苦,太折磨,让宁凡厌恶了这里的一切。

    他想要离去。

    而当他刚刚生出这种念头的瞬间,周身瞬间化作一道雷光,从天地消散了。

    逆命雷术,施术失败!因为术者滋生了反抗意识…

    宁凡从入定中苏醒,面露奇异之色,周围的时间,距离他发动逆命雷术,只过去了极短一段时间。

    就在这极短的时间当中,他借由逆命雷术,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轮回,度过了漫长的三十八年…

    借由逆命雷术,他居然真的令一丝神念化雷,穿越到了另一个轮回,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尘界,真雷国!毫无疑问,他的一丝神念,穿越的是三大真界的某段轮回,绝非幻梦界的历史!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逆命雷术,可以说,有太多的心得体会,需要总结。

    “原来小成阶段的逆命雷术,穿越轮回之后,是无法保留记忆的…”

    “原来当术者有了反抗意识后,可以随时脱离轮回,回到现实…”

    “从我穿越轮回的一刻,我的意识便随着时间流逝,一点点衰弱。轮回中的我因为当局者迷,故而无法察觉此事,但此刻接收了那三十八年的记忆,重新回想,还是能发现一些端倪的。若非意识不断衰弱,我不会被凡人的母子感情感动到流泪,也不会因为逃避现实,选择离开…如此说来,在小成雷术的轮回中滞留三十八年,差不多就是我的承受极限了么…”

    宁凡总结完了逆命雷术的使用关键,继而目光一凝,开始思考轮回中所遭遇的几件不解之事。

    第一个不解,真雷族的轮回坐标,为何落点会在真雷国的来龙镇。

    来龙镇有什么特别么?

    硬说特别的地方,似乎只有那个名为施的凡人,居然以凡人之身开了天人第三门,要不要这么资质逆天…

    “看来真雷国也好,施也好,都与真雷族的因果有着巨大联系,否则真雷族代代相传的轮回坐标,不可能恰好出现在此时此地…”

    第二个不解,那个疑似红衣的女子,究竟是谁?自己想要追赶那个女子时,轮回中为何会出现一道紫光阻止此事…

    “曾经我在蛮荒梦中,遇到过那个红衣女子,此女应该是一个名叫红夜叉的太苍劫灵…她与红衣太过相似,这其中必定是存在某种因果的…但她带给我的感觉,偏偏又像极了剑祖。未对剑祖如此了解以前,我可能无法察觉此事,但此刻,却是可以察觉,此事有些古怪,此女莫非与剑祖之间,有着某种关联么;此女与红衣,又会是什么关系呢…”

    前世今生什么的,太复杂了,任宁凡心智极高,但凡涉及此间种种,还是会觉得脑袋发涨。

    而他最最不理解的是,那道紫光,为何要阻止他…

    “毫无疑问,那道紫光是紫斗轮回的力量,是紫斗仙皇隔着轮回时空发出…紫斗仙皇,不允许我在穿越轮回之时,接触那个女人么…又或者,这里面还有其他事情,是我所不知的…”

    宁凡皱了眉。

    第四步仙皇,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出手的,出手必有因果,必有重大理由。

    问题是,紫斗仙皇出手的理由是什么,这太奇怪了…

    宁凡摇摇头,将内心深处的古怪感觉扫去,闭目调息。

    待调息到最佳状态,宁凡第二次施展了逆命雷术。

    仍旧是陌生的时间。

    仍旧是陌生的地点。

    宁凡行走在来龙镇的街道上,不解。

    两次施展雷术的落点,似乎不对…

    但雷术又是什么…

    落点又是什么…

    不明白…

    宁凡行走在来龙镇的街道上,这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熟悉,感到陌生。好似他曾来到过这里,并在这里待过很久,又好似…他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没有人可以看到他,没有人可以告诉他。

    他在来龙镇中茫然欲失,似寻找着什么,偏偏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寻找什么。

    许久,许久。

    宁凡在一间熟悉而又陌生的破屋前,停下了脚步。

    这间屋子很破了,看上去像是有些年代的古物。

    “我似乎,来到过这里…”宁凡茫然,他并不记得,这间屋子曾是施的家。

    这间破屋子不知为何,被来龙镇的居民保管的很好,甚至还有一些居民,自发得充当守卫,看守这间破屋子,不允许游者来参观。

    更奇怪的是,就是这间破屋子,居然真的有不少游者,拼了违反规定,也要参观一二。

    且这些游者与来龙镇的乡民不同,他们基本都不是凡人,无不是手眼通天的大能修士,其中不乏仙帝!

    “这间破屋有什么奇异之处么…又或者,此屋本身不值一提,但曾居住过什么大人物…”宁凡沉吟。

    在他沉吟的时候,一旁几个游者,忽而朝圣般对着破屋三叩九拜。

    “这里就是【惠施圣人】的旧居吗!如此陋室,竟能诞生圣人,了不得!”

    惠施圣人,是谁…

    “惠施圣人的一生,当真算得上传奇!年少之时,因天资不足,被白雷分宗舍弃。及至中年丧母,惠施圣人忽然立下大志,要当仙修。呵呵,四十八岁开始修真,按理说是没有任何筑基机会的。可惠施圣人硬是做到了此事,并一路修到了圣人境界,当真了得!”

    四十八岁开始修真,圣人…

    “这世间,不是所有人都是年少成才,也有很多人是大器晚成,后发先至。惠施圣人便是这类异才,四十八岁开始辟脉修真,只三个月便踏入融灵,又三月竟已结丹。十年结婴,十年化神,百年炼虚,百年碎虚,又百年成就仙人之境。千年渡真,千年舍空,千年碎念,又万年,竟一路冲破万古境界,成了一名骨龄一万三千岁的圣人!一万三千岁啊,如此成圣速度,据说可以列入真界前十了,听说更有不少仙皇断言,惠施圣人有第四步之资,甚至于劫主还曾亲自召见过惠施圣人…”

    一万三千岁的圣人…

    “你的消息都过时了,我得到最新消息,惠施圣人受劫主任命,即将接管整个真雷国,成为真雷国史上最年轻的国主!”

    真雷国国主…

    “只要惠施圣人继续成长,真雷国的时代,一定可以到来!”

    宁凡皱眉,离去了。

    这不是他想要知道的消息,不是。

    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在来龙镇寻找什么,但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去找这个惠施圣人,看看此人的能耐。

    可这名惠施圣人在哪里呢…

    他不知道。

    于是走出来龙镇的一刻,他又茫然了。

    茫茫天地,宁凡不知该去哪里。直到偶然间,宁凡从路人那里听说了一个消息,那名惠施圣人,如今就在真雷国的国都,举办真雷国主的加冕典礼。

    “所以说,只要前往真雷国的国都,便能见到此人么…”

    宁凡开始朝真雷国的国都赶路,从一些路人那里偷听到国都的方向,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麻烦的是,真雷国太大了。

    宁凡沿着国都的方向步行了十年,仍旧没有到达国都。

    某一日,宁凡看到天空飞过一名修士,忽然福至心灵:我为什么不飞呢。

    于是宁凡换飞遁来赶路,他的速度很快很快,比一路上遇到的任何万古老怪都快。

    可如此赶路了十年,他距离国都仍然很远。

    十年,足够宁凡沿着环游四天九界几百遍了。

    但居然不够从来龙镇抵达真雷国都的路程,真雷国,究竟有多大;尘界,又该有多大;三大真界加在一起,又是多大…

    可惜,没有记忆的宁凡,根本无法思考这么复杂的事情,甚至于他都不明白,心里为何经常冒出奇怪想法。

    又十年,宁凡终于抵达了真雷国都。可此刻距离国主加冕典礼,已经过去了三十年啊!

    那名惠施圣人,早已经不在国都了,居然出门访道了…

    宁凡不得不离开国都,继续寻找惠施圣人。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找他,只是一种本能,一种野兽般的直觉。

    再次寻找了十年无果,宁凡意识崩溃,逆命雷术施术结束。

    宁凡第二次从入定中苏醒。

    整理着轮回中获得的种种信息,宁凡唏嘘不已。

    那个名为施的凡人,最后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姓氏,全名惠施,只一万三千年不踏入圣人境。

    一万三千岁的圣人…真是卓绝的资质,让向来傲视同龄的宁凡,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一堵修为墙。

    宁凡的骨龄,已经十七万岁了,才仅仅修炼到仙王境界。

    这等修炼速度,放在末法时代可以惊世骇俗,放在三大真界也可以震惊一方。

    但绝对算不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起码宁凡自问,这名惠施圣人,就胜过他很多。

    以凡人之身打开天人第三门,以一万三千岁骨龄踏入圣人境。

    他,比不了。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他又不想当什么天下第一。只要他的力量,足够保护某些人,便足矣。

    而让宁凡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第二次逆命雷术的落点,似乎和第一次不同。

    首先是空间地点不同。

    第一次,他的空间落点是来龙镇郊外的河边。

    第二次,直接落在了来龙镇之内。

    其次,时间落点也不同。

    第一次,他降落时,惠施还不姓惠,年龄也只有八岁。

    第二次,惠施已经成了一方圣人,时间过去了一万三千年。

    “我施展逆命雷术,时间、空间坐标明明是固定的,为何抵达的时间点、空间点并不固定…”

    “坐标是相同的,落点却不同…”

    “若轮回是一成不变的东西,同样的坐标,绝对降落在同一位置;但若是,轮回是时时刻刻发生改变的呢…”

    “轮回是日晷那样的死物吗?时时刻刻都在随日照变化…”

    “又或者轮回不是死物,而是…活物!可以生长,可以改变,有自己的喜怒与意志…呵呵,这种想法似乎有些太逆天了,但我又没有亲眼见过轮回,怎知这种可能性不存在呢…”

    轰!

    巨大的感悟,一瞬间侵入宁凡内心,使得他眼中精光爆射,似在这一刻,又一次接触到轮回本质!

    无人知,他都感悟了什么。

    许久之后,宁凡开始了第三次逆命雷术的施展。

    与之前两次不同,这一次的施术,宁凡稍微做了一些手脚,一些尝试…

    陌生的时间。

    陌生的地点。

    第三次施展逆命雷术,宁凡居然没有降落在真雷国。

    入目处,是大片大片的荒芜土地,有无数真雷国居民,迁移到了这里,在这里繁衍生息。

    真雷国居然迁国了!

    背叛了太苍劫灵,加入到了紫斗仙皇麾下的紫斗仙域!

    叛出尘界,加入逆尘界!

    在真雷国新迁移的国土,许许多多紫斗仙修,来到此地,对真雷国表示欢迎。

    “哈哈!太好了!有了惠施圣人的加入,我们的紫斗仙域更强大了!”

    “那群骄傲自大的太苍劫灵,想必是要大受打击了!”

    “先是劫主麾下八部雷将的红夜叉叛走,后又有真雷国倒戈,可见人心所向,都在我紫斗仙域啊。”

    “听说惠施圣人如今已是九百纪轮回的修为,距离第四步已经不远了呢,即便不足千世轮回,也可成就功德逆圣了…”

    “骨龄三百万岁的半步仙皇,这资质真是可怕。”

    “你错了,对于圣人而言,骨龄什么的都是虚妄,轮回纪数才是真实…”

    “原来如此…”

    宁凡茫然看着真雷国的新国土,看着周遭的一幕幕。

    耳边是错综复杂的情报。

    眼前是一片陌生。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出现在这里。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要前往何处。

    他茫然行走,没有人看得到他,便是偶尔飞过的圣人,也看不到。

    他从人群熙攘,走到了灯火阑珊。

    他一路走,前方忽然有了一条河,河上有桥,桥上有人。

    那是一个同样孤独的老者,在灯火阑珊处,看着湍急的河水,目光茫然。

    老者已是白发苍苍,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但这一切并不是宁凡关注的重点。

    重点是,这个老者的容貌,给了宁凡莫名的熟悉感,虽然宁凡根本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老者。

    更让宁凡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当宁凡目光落在老者身上的一刻,老者居然同样转过头,看了宁凡一眼。

    他看得到!

    他居然看得到!

    “是你!”老者似乎认出了宁凡,但又有些不确定的样子。

    “你认得我?”宁凡有些动容,走到桥上,走到老者身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看得到自己的人,宁凡当然很重视。

    “或许老夫认得你,或许老夫认识的并不是你,而是另一个轮回,不同的人…”老者的话语带着一丝迷茫,那迷茫,似乎是让他站在此地独自一人的原因。

    “不懂。”宁凡摇头,他是真的不懂。

    “老夫也不懂,很多年了,还是不懂。”老者也叹息了,他也是真的不懂,越是修道便越是不懂。

    “你在这里看什么?”宁凡皱眉问道,直觉告诉他,这个老者很不简单,可惜他记忆不全,看不透老者底细。

    “看鱼。”

    “看鱼?”

    “对,看鱼。连鱼都活得很快乐,而老夫不快乐。老夫本以为自己所憧憬的世界,是真正的理想国度,但或许,这世间本就不存在这种场所。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我有一种预感,我的决定,会牵连整个真雷国的人,将他们带人此地为数不多的阴影。哦不,再过些日子,真雷国就不存在了,紫斗仙域没有国别,日后这里只会有真雷族了吧…”老者苦涩叹息。

    “这些鱼,真的活得很快乐么…”宁凡沉吟。

    “呵呵,这位小友真有意思,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关注点很奇怪。正常人不是该关心老夫的不快乐么?”

    “你快不快乐,关我什么事?”宁凡不以为然道。

    老者一怔,继而笑道,“说得有理。你我本是不相干之人,因果不沾,何必深谈,倒不如论道于此地濠梁之河,只言道,不言因果,方为最妙。”

    “我不是这个意思。”宁凡皱眉道。

    “老夫是便好。你要说鱼,我便说鱼。鱼如道,道亦如鱼,君不见道之太极,化阴阳二鱼,乃是得其真意也。”老者说着说着,便将话题扯到了论道上面。

    可记忆全失的宁凡,似乎对论道并不感兴趣。

    “我更关心这里的鱼,是否真如你所言是快乐的。”宁凡道。

    “鱼得其水,岂能不乐,它们当然是快乐的。”老者叹息道。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宁凡摇头道。

    “子非我,焉知我不知鱼之乐?”老者洒脱道。

    “你自然不知,因为你本身就不快乐。”

    “此言何解?”

    “你看的不是鱼,而是将那鱼当成了你自己。你不是知道鱼儿快乐,而是希望鱼儿快乐。所谓的寄情山水,正是此意。然而若此情并非自己真实情感,则为虚妄。”

    “…”老者忽然沉默,似被宁凡的话语触动,叹息之色更重。

    许久,老者指着河下的鱼,道,“如你所言,既然我不快乐,那条鱼肯定也是不快乐的。既如此,我纵然与他相遇,也只会使他和我一同不快乐,看来是没有相遇的必要了…子非鱼,焉知此鱼等了你几百纪轮回,可纵然自己与自己相遇,又能如何…”

    “人生是一场不断失去的旅行,婴儿初生,明明无功于世界,却能获得最多的关爱与呵护。及其少年,便需要承担各种责任;及其壮年,便需要适应各种生离死别;及其老年,更需要体验人世间最无奈的孤独…人生,是从最快乐,走到最不快乐,修道亦如是…若我的不快乐,能让更多的人快乐,这种牺牲,或许值得,只可怜了那些真雷族人,要为我的意志而陪葬…”

    “不懂。”宁凡满脸茫然,觉得老者的话语太过深奥,便不想深想了。

    如此一来,老者一大堆肺腑之言,完全成了对牛弹琴,尴尬无比。

    “老夫名为惠施,你究竟是来自何方的时空旅者,尊姓大名,可否告知?”老者无语道。

    “我不知我是谁…”宁凡茫然道。

    “原来只是第二步旅者么…相逢即是有缘,这是你我第三次相遇,若连你的姓名都不知,未免也太可惜了…”老者遗憾道。

    “第三次相遇…”宁凡更茫然了。

    “是我的第三次,但可能,只是你的第二次。你上一次来找我,并没有找到,否则你我本可以在轮回宿命中,相遇四次的…”

    老者还欲说些什么,忽有一道传音飞剑传至,似包含了什么重大消息。

    老者接收完消息,不敢怠慢,立刻告辞宁凡,匆匆离去。

    最终,灯火阑珊的桥上,只剩宁凡一个人,孤独看鱼。

    他不知道自己要看什么。

    也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

    他明明听不懂老者的言语,但却似乎有了巨大体悟般,看着河中的鱼儿。

    那些鱼儿当中,有一只,给宁凡的感觉十分古怪。

    那个鱼儿在看他,居然并不怕人,那种眼神,像极了刚刚离去的那个惠施。

    “果然,他是在看自己…”宁凡说着自己都听不懂的话语,闭上眼,完全沉浸到那只鱼儿的眼神当中。

    自己与自己相遇,这种事情,宁凡不是第一次听说,更不是第一次遇到。

    但强大到惠施这一层次的相遇,绝对是第一次遇到。

    他明明没有任何记忆,任何目的,却当真融入到了这种相遇的感悟中。

    或许正是因为毫无目的性,才能看得纯粹,看得透彻。

    相遇,相遇,相遇…

    何谓相遇…

    是起点与终点的重合么…

    不,不是的…

    这是一种物化。是一种…平行存在的碰撞!

    我与鱼,没有先后。

    我与蝴蝶,也没有先后。

    我是宁凡,也是蝴蝶!我活在当下,但同样,活在蝴蝶的岁月当中!

    宁凡闭上眼,并没有看到,自己的身体,逐渐从一个人,变成了一个蝴蝶…那种变化,不是形态的改变,也不是道的改变,反而应该说,没有任何改变。

    “居然未成圣,便明悟了物化之妙…”紫斗仙域,大罗天中,正给众生传道的紫斗仙皇,忽而露出欣慰的笑容。

    继而他便对门徒传达了一道命令。

    真雷国新国土,濠水上的石桥,不可有任何人踏足打扰!

    没人知道紫斗仙皇为何要下达如此古怪的命令。

    没人知道宁凡站在石桥,感悟物化,一感悟便是数百万年。

    期间有多少人在此地来来去去,宁凡通通不知。

    期间轮回的法则,无数次要将宁凡的小成雷术意识驱散,但,驱不散,此事宁凡同样不知!

    他不知自己曾经物化为蝴蝶,亦不知,自己何时脱离蝴蝶身,变回本相。

    宁凡感觉自己只感悟了很短的一瞬,但清醒时,周围已是沧海桑田。

    真雷国的迁国,成了数百万年前的历史。

    整个真雷族,已然不在…

    从行人口中,宁凡偷听得知,此刻时间已经过去数百万年后,这令他十分惊讶。

    在这数百万年当中,真雷族发生了剧变,据传闻,整个真雷族在惠施仙皇的带领下,犯了叛乱之罪,被紫斗仙皇镇压。

    叛乱?怎么可能…

    宁凡很难想象,那个会对鱼儿说自己不快乐的老人,居然会背叛紫斗仙域。

    从当日的交谈中,宁凡似从惠施口中,听出了很多苦衷。所谓的叛乱,背后应该有很多原因吧。

    宁凡虽说记忆不全,但却隐约觉得,自己的存在,就是要了解这背后的缘由。

    可惜这一次,他没有了解的机会了。

    因为感悟到物化妙理的缘故,他整整在此地轮回滞留了数百万年。

    按理说,他的小成雷术,只能在此地滞留四十年左右。

    过度滞留的后果,是出现了轮回使者,要捉拿宁凡治罪!

    “区区第二步蝼蚁,竟敢无视轮回律令,强行滞留其他时空数百万年。此子,该杀!”

    一个周身藏在黑暗当中的古魔,借着轮回之力,朝宁凡潜行而来,杀机毕露。

    没人看得到那只古魔,正如同旁人看不到宁凡!

    宁凡同样看不到那古魔,但他却隐约感知到了对方流露的杀机。

    “此子似乎只是一介小小仙王,我本身修为便胜过他,更有六道轮回井的力量加成,杀之,如杀鸡!”

    轮回之暗,发动!

    宁凡只觉得整个时空开始扭转,下一个瞬间,他被一股庞大的黑暗轮回力量,拉出了第三次雷术进入的轮回,拉到了一个充满断肢残尸的奇异世界。

    “这里是哪里…”宁凡微微皱眉,他不知是谁将他带出了之前的轮回,亦不知此刻身处何地。

    幸运的是,随着他强行脱离之前的时空,之前被轮回剥夺的记忆,正一点点回归身体,使得宁凡面对此刻的危险,并非没有一搏之力。

    “这里是我魔罗大仙耗费三百万年,锻造出的审问空间,来到这里,你的未来,便只有死,连逃回之前的轮回都做不到!可惜,本大仙目前处在修炼的关键时期,不可妄动目力、神念,却是连你的容貌都看不到。六翼,你看过此人容貌后,将其容貌拓印下来,存入本大仙的审问手札当中。若是上面追问起来,本大仙明明击杀了一名时空罪犯,却连其容貌都没有登记,可是很麻烦的。”后半句,却是魔罗大仙和他的仆人说的。

    “是。”另一个声音,恭敬答道。

    下一个瞬间,魔罗大仙卷着滔滔黑暗,现出身形。他骑在一个六翼巨人背上,那六翼巨人实力似乎同样强大,但却甘心给魔罗大仙充当坐骑、奴仆。

    魔罗大仙居高临下,不屑地看着宁凡,如看蝼蚁。

    “本大仙有轮回之暗在手,你想怎么死!”

    “大仙?”

    宁凡微微一怔,继而面色古怪。

    魔罗大仙?

    随着记忆逐渐恢复,他怎么觉得这个魔罗大仙好眼熟。

    似乎有点像年少时遇到的那个死对头幻梦界古魔渊魔罗大帝…

    随着记忆不断回归识海,更多与魔罗大帝交恶的记忆,浮现在宁凡眼前,使得他愈加确定,此刻遇到的神秘袭击者,居然好巧不巧,就是那个面目可憎的魔罗大帝…

    如此一来,宁凡再看魔罗大帝时,顿时露出耐人寻味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