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69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一)

第1169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一)

    是巧合吗?

    不,不是巧合!

    宁凡能够分辨出,这些文字当中,蕴含着他本人的气息,是他的字迹无疑!但他的气息,为何会出现在真雷族的典籍之上,令人费解…

    宁凡目光一凝,待要深思,却又见那些卷首语光华一闪之下,一行行得消失了,好似根本不曾存在过一般。

    再细看,这本皮书哪有什么卷首语,第一页分明空白无物,一个文字也没有,之前看到的卷首语,宛如幻觉。

    宁凡目露沉吟之色,又翻到皮书第二页,阅读之后,方才明白第一页的卷首语,为何如此古怪。

    原来真雷族的这本典籍,每个人头一次翻开时,都会看到不同的卷首语。翻书者看到的卷首语,别人看不到;这些卷首语也并非幻觉,而是诸天轮回经过自行推演,给予翻书者的某种警示。

    倘若能参透这些警示话语,翻书者可以在未来的某一时刻,规避某些凶险灾厄。

    “有趣,想不到刚刚翻开此书,就给了我一个惊喜。那三行文字,居然又是轮回给我的警示。当初遇到司盈月、苏满月二女时,我便机缘巧合,隐约感了一次轮回预警;而这一次,此书又给了我类似的警示…修士一生,伴随着无数凶险,为了预知这些凶险,故而才会有人热衷于研习卜算推衍之术;而轮回本身给出的预警,级别又在普通的卜算之上。倘若能参透这三行文字的玄机,于我而言,好处不小…”

    此言是在说轮回的本质吗…

    嗯,这一点,宁凡之前倒是已经有所领悟了,稍微有些涉及世界的真实了…

    答案?什么答案不能去寻找呢,费解…

    宁凡反复思索,终不能领悟其精要,最终只能放弃了此事。

    明明轮回给了警告,他却无法看懂,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件事更让他无奈了。

    想不通便不再多想,船到桥头自然直。宁凡静下心,开始细细研究逆命雷术的奥秘。

    其中,逆命二字包含了逆天改命的深意,也正是创造此术的人想要达成的事情。

    想要改命,就得先知命,故而卜道的修炼,是此术最基础的部分。

    单只是知命还不够,想要改命,更需要具备在过去、未来之间穿梭的能力。于是创造此术的人,以雷遁术为基础,揉合了时间、空间的力量,创造了一种可以在不同时空穿梭的逆天神通。

    此术和古魔魔腔类似,分为三个修炼阶段。

    修炼小成的人,可以借由献祭,令一丝意识撕开轮回、回到过去,短暂停留,而这丝意识,其他时空的人一般是不可见的;也有极少数天赋异禀的人,可以无视献祭,但那样的人,在整个真雷族历史上都很少,原因也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修炼大成者,可以令大量意识在轮回之间穿梭,长期停留。

    修炼圆满者,可令肉身直接脱离当下身处的时空,横渡轮回,前往任意想去的时空。

    可以说,逆命雷术和古魔魔腔的终极目的是相同的,都是横渡轮回,只是修炼过程不同而已。

    飞凤说让宁凡回到过去,其实只是想让宁凡一丝意识回到过去,而非整个人回到过去。

    她将宁凡带到真雷族的血池密地,就是打算让宁凡借由血池中的大量献祭,做到此事。

    当然,若是宁凡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无视献祭,她更加乐见其成,故而才会提及此事。

    “先试试将此术修炼小成吧…”

    宁凡翻开了逆命雷术的第一重修炼功法。

    根据书中介绍,此术需要修炼到二十重以上,才算小成。

    幸运的是,宁凡并不是卜道初学者,修成第一重的内容,自然无需百年时间。他将第一重的所有文字浏览了一遍,又思索了十来个呼吸,便直接将第一重的内容全部领悟了。

    逆命雷术第一重,修成!

    修成的瞬间,宁凡的卜道修为,居然直接精进了少许!

    对于天意的聆听,似乎更清晰了…

    “哦?逆命雷术的修炼,居然还能提升卜道修为,这可真是出人意料…”宁凡眼中精光一闪,这世间能够直接提升卜道修为的功法典籍,少之又少。修士的卜道修为,基本只能通过修士本身的经验、学识累积,来缓慢增长。只从这一点上看,逆命雷术便算得上惊世骇俗了。

    一瞬间,宁凡对于逆命雷术的修炼更感兴趣了。

    宁凡仍然只十来个呼吸,便领悟了第二重的全部内容。

    卜道修为,再度精进!

    又十来个呼吸便修成!

    十来个呼吸…

    十来个呼吸…

    …

    短短一炷香功夫,宁凡就将前面二十重的内容,全部修炼完了,完成了初学者几万年才能修完的进度。

    之所以能有如此惊人的速度,不仅是因为宁凡悟性极高,更因为宁凡的起点高。他本来就不是卜道的初学者,哪里需要花费时间领悟卜道的基础部分。他就算不是末法时代罕有的卜道宗师,也绝对算得上准一流的卜师了。

    而在连续修炼完二十重功法以后,他的卜道修为获得了大幅提升,算是真正踏入到了一流卜师的门槛。

    别的不说,单只是对于自身吉凶的感知,便敏锐了数倍不止;若是事先推衍,宁凡甚至能模糊推衍出未来较短时间内,将会发生的事情。

    从二十一重功法开始,就不算是入门卷了,而是小成卷。

    小成卷包括了二百重功法,需要全部修完才能将逆命雷术修炼大成。

    此卷糅合了大量雷术、空间术的内容,难度极大。小成之前,宁凡修炼逆命雷术一番风顺,但到了第二十一卷,他花了整整五个时辰,才修炼成功。

    难度提升的同时,修炼结束后,好处也提升了。

    这一次,不止是卜道修为获得了提升,雷道修为、空间感悟全部都提升了一些。

    宁凡没有继续修炼第二十二重功法,第二十二重的功法,难度比二十一重更高,呈几何方式递增。按照宁凡的估计,没有十天半个月,他是休想修成第二十二重的。

    飞凤留给他的思考时间不多了,逆命雷术暂时够用了,是时候回到过去,看一看真雷界的历史了…

    至于逆命雷术的修炼,以后再找时间也无不可。

    “先试试我施展此术,是否需要献祭吧…”

    宁凡闭上眼,开始发动小成阶段的逆命雷术,整个身体氤氲在一股似阴似阳、时黑时白的雷光之中,说不出的玄妙。

    他好似老僧入定一般,一坐便是一个时辰。

    许久,宁凡才从入定中苏醒,微微一笑。

    “飞凤前辈说她祖父无需献祭便可施展此术,我本以为她的祖父是因为对轮回之力有所研究,才能做到此事,但原来不是…”

    献祭与否,关键其实在于阴阳二字!

    绝大部分的人需要献祭,是因为他们需要吸收大量死者的阴气,将自己的阳气掩盖。

    以逆命雷术穿越时空,首要前提就是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死人,一个不存在于当前轮回的人。

    这也是太素雷帝无法办到此事的原因,他虽是真雷族近些年来资质最高的人,但因为不修阴阳,故而无法无视献祭施术。

    反而是飞凤那声名不显的祖父,能够做到此事,大概是因为此人机缘巧合,对于阴阳二字大有研究吧,与资质高低倒是没有太大关系。

    “若非我本身就是阴阳变的修炼者,可能也判断不出献祭与否的原因…”

    宁凡再度闭上双眼,将逆命雷术催动到极致。

    他开始锁定真雷族过去所在的时空坐标。

    每一个轮回中的每一个时间点,都有独属于自己的时空坐标。时空坐标包括时间坐标、位界坐标、次元坐标三大坐标,缺一不可。

    位界坐标用于锁定空间节点。

    时间坐标用于锁定时间节点。

    次元坐标最是玄奇,也最让宁凡难以理解的东西…此坐标的用途,居然是区分同一时间空间的不同平行轮回…

    根据此书记载,次元坐标只有第三步圣人,才具备解析的能力。且就算是圣人,也需要耗费巨大代价,才能获得某一平行时空的次元坐标…

    幸运的是,逆命雷术的典籍之上,标注了真雷族兴盛之时的完整时空坐标,其中的次元坐标,是真雷族的先祖耗费巨大代价获得。故而每一个逆命雷术的小成者,都可以凭借坐标,前往这一时空节点观看真雷族的过去。

    不幸的是,此书记载的坐标只有一个,没有第二个。宁凡本人并不知道其他时空坐标,也没有能力独自解析完整的时空坐标。

    让他独自解析某处界面的位界坐标还行,时间坐标也能尝试一二,但次元坐标…此事涉及对于平行时空的第三步理解,目前的宁凡,完全没有能力做到此事。

    所以他只能凭借书上记载的唯一完整时空坐标,施展逆命雷术。

    所能穿越的过去,只能是真雷族的过去…

    “逆命雷术,发动!”

    当浑身雷光璀璨到了极致,宁凡的识海深处,忽有一缕神念化作雷光,闪烁了一下,不知所踪。

    而他本人则好似沉睡了一般,久久不醒。

    …

    陌生的时间。

    陌生的天地。

    一个白衣青年目光茫然,行走在天地之间。眼前的天空布满了经年不散的雷云,空气中有着超出青年认知的庞大雷元力。

    “这里的雷之气息,好浓,就算是资质再差的雷修,到了这里,最多也只需百年,便可修到化神期,千年可以炼虚,再千年便可碎虚…可是,碎虚是什么,炼虚又是什么,化神又是什么,这里又是哪里…”白衣青年目光茫然,他好像忘了很多事情,很多很多。

    “这里是尘界真雷国,太苍劫灵的领地。”就在白衣青年不远处,几名在河边垂钓的老者,解了白衣青年的疑惑。

    那几名老者似乎闲聊当中,无意提及了此事,并非有意给白衣青年解惑。

    他们根本看不到白衣青年。

    明明白衣青年走到了他们身边,但他们,看不到。

    “尘界…真雷国…太苍劫灵…这些词语好耳熟,似在什么地方听过,可我记不起来…”白衣青年眉头皱得很深。

    “为什么这里的人看不到我…”白衣青年试了试,他的身体明明不是虚幻,但居然可以直接从其他人的身体中间穿过去,可以从眼前的所有事物当中穿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眼前世界的所有事物,他都无法触碰?

    “我,又是谁…为何出现在此地真雷国…”白衣青年感到十分困惑。

    他不知自己是谁,不知真雷国是什么地方,不知自己为何而存在。

    他不知该去何方,他站在垂钓老者们的身旁,听着他们闲聊。

    这些垂钓老者,聊得大都是凡人世界的事情,有家长里短,有乡里趣事…他们似乎都只是真雷国的凡人。但凡人,又是什么呢…不明白,想不起来了…

    白衣青年沉默聆听,从晌午,一直听到日落。

    钓了一下午的鱼,那些老者都要回家了。

    白衣青年不知该去何方,他便跟着那些老者,一直走,一直走。

    他来到了一个繁华的小镇。

    小镇当中,大多都只是凡人,但忽然间,天空中飞来一道流光。

    踏空而行!

    是融灵修士在飞行!

    “看!是仙人!仙人来我们来龙镇了!”镇子里,许多正在吃晚饭的凡人,或惊或奇,纷纷出门,观看天空上的仙人。

    没人有看得到白衣青年。

    那名融灵修士同样看不到。

    没人知道这白衣青年,其实是宁凡穿越轮回的一缕意识。

    就连宁凡本人,都忘了此事,这就是小成逆命雷术的瑕疵所在,若是大成,则不会有这种记忆遗忘…

    “融灵修士么…可融灵,又是什么…”白衣青年困惑道。

    他静静看着事情的演变,看着那名融灵修士从空中降落,召集了整个小镇有头有脸的乡绅,宣读了来自真雷圣宗的命令。

    原来,真雷圣宗是真雷国的第一大宗,也是三大真界当中,尘界声名显赫的超级势力。

    原来,这名融灵修士是真雷圣宗的分宗弟子。

    原来,此人来到这处城镇,是来替分宗挑选门徒的。

    “太好了!时隔四十年,白雷分宗终于又来我们镇挑选弟子了!”很多镇中老者开始欢呼。

    “四十年前,我们也曾参加过一次仙人考核,可惜当年没有考过。不知这一次,我们的子侄后辈,是否有人有幸成为仙人的弟子…”也有一些四十六七岁的中年人,唏嘘不已,似想起了当年往事。

    宁凡没有离开来龙镇,他不知道离开后要去哪里,索性留在这里,观看白雷分宗的收徒考核。

    考核将会持续十日。

    参加考核的,必须是骨龄八岁以下的孩童,此刻就可以报名。

    暮色中,整个来龙镇一共有三百个孩童,被父母欢天喜地送到融灵修士面前,报名参加了考核。

    在三百多个孩童当中,有人修仙资质极佳,也有人资质低下,不适合修仙。融灵修士基本只需看一眼,便大概看得出此子修行资质。不过资质并不是白雷分宗择徒的最高准则,比起资质,白雷分宗更重视修士的毅力,故而才会有十日考核存在。

    宁凡的目光,没有多看那些资质较高的孩童。

    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某个资质低下的孩童身上。

    那是一个名叫施的孩童。

    在真雷国,在尘界,姓氏是十分重要的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配拥有姓氏,绝大多数的凡人都只有名字,而不配拥有姓氏。

    施便是这样一个典型。

    他不配拥有姓氏,除非有朝一日,他能出人头地。

    他渴望出人头地,渴望成为仙人的弟子,渴望飞天遁地,执掌乾坤。

    那种渴望,宁凡感到很眼熟,当年他第一次看到老魔踏天而立时,便是那种眼神。

    可老魔是谁…

    当年又是哪一年…

    想不起来了…

    更让宁凡有些在意的是,这个名叫施的孩童,他的身上,似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因果,与自己的到来有关。

    可因果又是什么…

    什么都想不起来…

    接下来的十日,来龙镇好似举办庆典一样,欢天喜地的举行着仙人考核。

    第一日的考核时间,是在清晨。考核的内容,是在日落以前徒步跋涉一百里。

    对于成年人,此事似乎不难,但对于一群七八岁的孩童而言,此事难度相当大。

    第一日考核,便刷掉了二百多个孩童,只有五十多个家境优越、从小以药材淬体的孩童,在日落前完成了考核。

    施也通过了考核。

    他是一个异类,他家境穷苦,从小饭都吃不饱,哪有钱财购买药材淬体?

    他完全是凭借毅力,走完的全程,在通过考核的瞬间,便因体力过于透支,昏迷了过去。

    这一昏迷,就是半个月。

    半个月后,施苏醒过来,得知自己因为昏迷,错过了剩下九日的考核,已经失去了成为仙人弟子的资格。

    无论父母怎样安慰,都无法缓解施的难过。

    他想像仙人一样翱翔天际,可他错失了这个机会。

    下一次考核,会是哪一年?

    再等四十年吗。

    那个时候,他已是四十八岁的中年人,还有资格成为仙人弟子吗…

    “我儿莫要难过了,仙人咱当不了,就不当了。等地里的谷子熟了,娘便卖了钱,送你去乡学读书。娘知道,我儿是个上进的人,日后肯定能有大出息…”

    “娘,我不想读书…”施擦了擦泪水,摇头道。

    想要读书,就要给族学的老师交纳束脩,那可是很大一笔开销,对于他们这种穷人家,负担很大。

    娘已经好几年没扯过布,做过新衣裳了,却还攒钱给他读书…他不想让娘活得那么辛苦…

    他想要当仙人,想要出人头地,仅仅是想让娘亲过上好日子…

    “哎,我儿真的懂事了。可娘还是想让你读书,种地太苦了,娘苦了一辈子,不想让你以后也吃这份苦…等我儿出息了,当大官了,再来孝敬娘也是一样,现在苦几年,以后才能享福,我儿明白吗?”

    …

    宁凡走出房门,没有再看这对母亲的脉脉温情。

    此刻他没有记忆,没有往日的心机城府,骤然看到这一幕母亲温情,竟不知为何,沟通了内心最温柔的一根弦。

    待察觉时,眼眶竟已湿润。

    哭了…

    宁凡摸着自己的眼角,感到错愕。

    他似乎已经很多年没有哭过了。

    他似乎,真的很想念娘亲,但却内心有愧…

    通过神虚阁的援助,他给雨界送了很多灵药,应该有助于娘亲恢复健康吧。

    可娘亲是谁…

    神虚阁又是什么…

    我又为何而哭,为何而酸涩…

    或许是施身上的某种因果联系,吸引着宁凡。

    又或者是这对母子之间的脉脉温情,吸引着宁凡。

    总之,接下来的日子,宁凡没有离开过来龙镇,每日都在镇中行走、停留。

    他不知自己为何而生,为何而死,为何而存在。

    他想要融入到这个世界,寻找自我,可这个世界对他存在着排斥,没有任何人能看到他。

    一年过去。

    两年过去。

    转眼七年过去

    当年八岁的施,如今已是十五岁的美少年,已经是来龙镇小有名气的人物。

    周围的人都在随岁月变化。

    唯有宁凡没有被岁月所改变,他的骨龄,他的时间,定格在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瞬,离开时,也仍然会在那一瞬,不会偏离太久,只会是一场梦。

    “我似乎不受此界岁月影响,这是为何…”宁凡感到茫然。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年,可很多事情,他还是想不起。

    还是不知道自己是谁。

    他无法干涉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也无法干涉他。

    另一方面。

    十五岁的施,自认为学有所成,想要出门寻找门路当官了。

    真雷国内,没有科举制度,想要当官,只能被人举荐,只能给达官贵人当食客。

    来龙镇太小了,呆在这里,施一辈子也无法一展所长,一辈子也无法赚到很多很多钱,让娘亲过上好日子。

    他必须离开这里了。

    “就算不能成为仙人,我也一定要成为凡人中的佼佼者,让娘亲过上好日子!”

    离开来龙镇的一刻,施暗暗发下誓言。

    却不料这一离开,就是三十一年。

    这一年,施已经四十六岁了。

    这一年,施已经娶妻生子,可妻因为疾病早忘,爱子也早夭。

    他孤身在外三十一年,不曾回来龙镇一次。

    不是不想回去,不是不思念娘亲,只是没有脸回去。

    年少时,他以为普天之下大可去得,以为自己只要身负经天纬地的才学,就可以成为人上人。

    可这个世道太艰难了。

    年少气盛的他,因为不小心得罪了某些贵胄,竟整整三十一年无法出头,无法做官。

    越是落魄,他便越不敢回家,越不敢面对母亲。

    他不知道自己以这般落魄的姿态回家,会让娘亲何等失望。

    他想家,想得心里发疼,可他没有办法。

    他想念娘包的饺子,想念娘烙的饼,想念娘左省右省,给他的饼上偷偷加一个土鸡蛋。

    很想,很想…

    但,回不去…

    他呆在一个离家很远的小村子里教书。

    他有满腔才华无法施展,满腔思念无处诉说。

    他麻木得活着,他苟且得活着。

    直到有一日,一个来龙镇的同乡,千辛万苦,找到了他。

    在这个穷乡僻壤打听到了他。

    那个同乡带给他一个噩耗。

    他的娘亲,他那风刀霜剑都打不倒的娘亲,病倒了。

    他已年过四旬,母亲也已年过六旬。

    这个年纪,一旦病倒,可能就是…永诀…

    这一刻,脸面什么的都不再重要的。

    施想要回家,只想回家。

    他急得鞋子都穿反了,匆匆跟着同乡离开了这处穷乡僻壤。

    并没有注意到,房门外,有一个宁凡,默默注视了他三十一年。

    不,或许他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因为施出门的瞬间,好似朝着宁凡站立的方位,皱了皱眉头。

    “有趣,此人从未修道,居然隐约感知到我的存在…”

    “可修道,是什么呢…”

    宁凡叹了口气,悄然跟在施的后面,辗转一路,回到了来龙镇。

    或许是近乡情怯,家门外,施踌躇不前,不敢走进家门。

    他不敢面对娘亲,不敢想象娘亲知道他蹉跎一生,该是何等的失望。

    他就这么犹豫着,转着圈,好似一只胆怯的蚂蚁。

    就在他内心痛苦、挣扎的时候,一道苍老、激动的声音,猝不及防,从屋内传了出来。

    “是我儿…是我儿回来了吗…”

    施感觉自己的内心被狠狠锤了一下。

    偌大的汉子,直接红了眼眶,却咬着牙不掉眼泪。

    …

    宁凡没有看这对母子重逢的一幕。

    他走出很远,远到看不到这对母子,才抬头望天,沉默。

    他虽然很多事情都记不起了,但还是隐约看得出来,施的母亲已经面露死气,无药可医。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短暂地重逢后,却迎来永久的别离。那个名叫施的人,大概会很受打击吧。

    “奇怪,风起了…”

    宁凡忽然察觉到了什么,皱了眉。

    他说的风起,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风起。

    而是天意之风。

    似有什么重要的轮回转折,将要发生…

    天边,好似有一道猩红雷霆一闪而逝…

    “夜叉神雷么…”宁凡目光迷茫,似认出了那猩红雷光,又似乎没有认出。

    下一瞬,全部遗忘。

    “夜叉神雷,是什么…”

    他不知那一闪而逝的红色雷光是什么。

    他只是隐约觉得,那道红色雷光当中,有一缕刻骨铭心的气息,让他留恋,沉醉。

    好像是剑祖的气息…

    但剑祖又是谁…

    又像是红衣的气息…

    但红衣又是谁…

    嗤!

    一个与红衣极为肖似的女子,穿着一身大红的裙裳,飘然而至。

    好巧不巧地,降落在宁凡面前。

    不,不是巧合!

    她正是循着宁凡的气息,寻找而来。

    可是找不到。

    明明宁凡就站在这里,但她,看不到…

    “果然又是错觉么,我要找的东西,不在这里…我的,蝴蝶…”

    “可我为何要苦苦寻找蝴蝶…又该寻找怎样的蝴蝶…我不知,从来不知,似有什么东西,终其一世也无法想起…我曾向劫主询问心中疑惑,但他的答案,却是不要多问,若想活命,就远离剑与蝴蝶,远离世间所有紫色…”

    “昨夜,又做梦了…还是相同的梦,我孤独的舞剑,等十年朝月,等一只不知是何模样的蝴蝶…”

    “明明梦中使用的所有盖世剑术,一招一式我都记得,为何梦醒后,我却无法在现实世界使剑…就连初学者使用的基础御剑术,我居然都无法使用,好似天生就被世间所有的剑排斥…”

    红衣女子幽幽一叹,正欲离去,忽然间,她好似察觉到了什么,秀眉一挑。

    “想不到偶然来到一处凡人城镇,居然会遇到开了天人第三门的凡人,这等人才居然没被白雷分宗的人选入宗门,白雷分宗真是蠢到了家。”

    天人第三门!

    宁凡被红衣女子的话语震到了。

    若他没有看错,红衣女子目光所看方向,恰好是施的家所在方向。

    凡人有可能开启天人第三门吗!

    宁凡被如此惊人的事实震到了,可转瞬,他又不明白自己为何震惊了。

    他忘了天人第三门是什么。

    之前的震惊,似乎只是一种本能与习惯。

    比起此事,他更在意眼前的红衣女子是谁。

    他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红衣女子。

    但他的手,直接就从红衣女子的身体内穿过去了。

    果然还是碰不到…

    “若是以往,我倒是不介意将如此人才举荐给劫主,可惜,眼下我已厌恶了太苍劫灵的生活,日后多半会背叛太苍劫灵,没有必要将如此人才举荐个敌人,平白添加一个大敌…”

    红衣女子狡黠地笑了笑,身形一晃,不知所踪。

    宁凡本能得想要去追,但却有一股庞大的紫色,从天而降,将此事阻止。

    那紫光一闪即逝,不知从何而起,不知从何而散,停留的时间太短,但却带给宁凡太过熟悉的感觉…

    “这是,紫斗轮回的力量…可紫斗又是谁,轮回又是什么…”宁凡一阵茫然。

    他不知那股力量为何阻止他去追红衣女子,百般尝试之后,只得无奈放弃。

    然而内心深处,却似有一道裂痕,悄然滋生。

    他不知道那裂痕是什么,记忆全失的他,察觉不到此事。

    但当他苏醒以后,当他的意识再度回到真雷族血池边,或许能想明白什么事情吧…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