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67章 魔头作风!

第1167章 魔头作风!

    宁凡似有所感,目光一眯,索性等在雷海外围,任那两名凶恶仙王一路杀至近前。

    这两名仙王相貌十分古怪,虽然保持着人形,但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人族,反而更像是妖类。整个身体都是由精纯雷力构成,没有一丝血肉,诡异至极。

    更出乎宁凡意料的是,宁凡居然从这两名仙王体内,感觉到一丝极为稀薄的古妖气息。

    居然是古妖!

    这两名雷妖仙王血脉稀薄到如此程度,基本上是无法修炼古妖专属的妖灵力的。之所以具备古妖气息,并非二人修炼而来,而是祖先代代相传下来的。

    “死!”

    没有给宁凡开口的机会,其中一只雷妖刚一临近,便释放出了强大神通,召唤出了一副巨大雷图,将宁凡卷入雷图之中。

    “真雷族果然盛产蝼蚁,此子明明也是一名仙王,居然如此容易便让本王拿下了。弱,太弱!”那名一招擒下宁凡的雷妖,不屑一哼。

    但他话音刚落,忽然面色一白,喷出鲜血。同一时间,他一招“制服”宁凡的雷图,轰地一声从内部爆开,宁凡毫发无伤地现了出来。

    “不是太素雷图,形似而神非…”宁凡自语道。他之所以会被敌人一招擒入雷图,不过是故意为之,想从内部看看对方的雷图构造,仅此而已。

    于他而言,逃出一名仙王修士的雷图围困,太过容易,反而没有什么好夸耀的,更谈不上半分凶险。

    但此事落在两名雷妖仙王眼中,却惊骇欲绝,如看鬼魅。

    “仙王大圆满!此人绝对是那种大圆满的仙王老怪!否则怎可能从雷图内部脱困!”

    “此人非你我可胜!速走!”

    前一刻,两名雷妖还万分嚣张,后一刻,他们便被宁凡吓破了胆,居然转身便走。

    可惜现在才想走,未免也太迟了些。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但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又将杀意压下了。

    以他一贯的行事作风,若有人都杀到了家门口,他是绝对不会放过此人的。

    不过他才刚刚来到真雷界,对于此地之事一无所知,并不清楚这两名雷妖和太素雷帝是否有关,担心杀错。

    念及于此,宁凡改了杀招,只随手扔出两道雷光,便将二妖捆成了粽子,绑了回来。

    连定天术都没有使用。

    仅仅以雷之道则的力量,进行形态变化,化作绳索,便能捆得二妖没有脾气。

    谁叫宁凡的法力,远远超出这两名雷妖呢?

    “这、这是什么级别的法力!随手扔出的雷力,都能轻易制服我们!”

    “准圣!此人从法力上看,毫无疑问是一名准圣!但若真是准圣,他身上的圆满气息为何如此稀薄。且我从未听说身为奴隶的真雷族,居然有准圣存在,便是仙帝都没有一个,最强者仅仅是三名仙王大圆满。莫非此人并非真雷族人,而是从来到此地的睁眼修士!不行,必须将此事禀报给十二雷尊!”

    两名雷妖几乎被宁凡表现的浩瀚法力吓傻了,下意识忽略了宁凡的仙王境界,将宁凡当成了一名刻意伪装修为的准圣,拼了命想要挣脱逃命,将此事禀报给十二雷尊。

    可惜一切挣扎都只是徒劳,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二人连逃跑都做不到。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总觉得这两名雷妖话语里的信息量,有些大呢…

    圆满气息稀薄。

    仙王大圆满。

    表世界。

    十二雷尊。

    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身为奴隶的真雷族。

    仙王大圆满只有区区三人。

    太素雷帝的族人们,似乎在真雷界过得并不好呢。

    逆灵术,搜魂!

    宁凡对二妖使用了伤害较小的逆灵术,来读取二妖的记忆。

    这一搜,不要紧。

    他是彻底不打算对二妖手下留情了。

    敢情这二妖不仅不是太素雷帝的族人,反而还是真雷族的头号大敌,是真雷族最为痛恨的存在!

    如此一来,宁凡哪里还会放过这二妖的性命,随手甩出两道劫闪,就把二妖轰成了飞灰。

    对付这等仙王,宁凡连多倍劫闪都不必使用…

    唯一让宁凡有些无语的是,在灭杀两名雷妖之后,他的身上有了淡淡血光发出,那血光带着几分诅术、追踪术的气息,让宁凡十分不喜。

    根据二妖的记忆,在这真雷界,只要下等奴隶胆敢击杀雷修,身上便会沾上。

    审判血光无法凭法力抹除,唯有特殊手段才能抹除。身上沾有审判血光的人,无论走到真雷界哪里,都会被封族雷修锁定位置,从而对其展开无止尽的追杀;审判血光会吞噬修士的气血,令修士一步步气血枯竭而亡。可惜,以宁凡吃掉半只血神更乌所培养出的庞大气血,这点程度的审判血光,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实质性伤害。

    审判血光吞掉他一单位气血的时间,足够他身体自行恢复几百、几千单位的气血了,些许诅术,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宁凡试了试,发现凭正常手段,确实除不掉身上的审判血光,便放弃了。等到了真雷族地,再想办法解除审判血光也是一样。

    反正根据他的感知,此界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他的性命,如此一来,便是真有强者追杀他,他也不惧。

    “那两名雷妖,是封族修士。根据二妖记忆,在这真雷界,一共有三个阶层,等级森严。上等修士,便是封族雷修,他们是真雷界的掌权者,是此界权贵,在这真雷界可以肆意妄为,即便随便杀害中层、底层的修士,也可无罪;中层修士,是上等修士的从属族群;处在最底层的,则是太素雷帝的族人真雷族修士,在此界,所有真雷族人,都只是奴隶身份,生活十分艰辛…”

    “我此刻所处位置,是真雷界的第二层封印所在。整个真雷界一共被两层封印封锁,内围封印是紫斗仙皇亲手布下,为的是困死真雷族人,以免此族向紫斗末裔复仇;外围封印是太素雷帝所布,为的是不让意外闯入此地的人,察觉到真雷族所在,是一种半阻挡、半遮掩的封印…我有太素雷帝所传太素雷星,从某种意义上,等同于是半个真雷族人,外围封印是不会阻止我进入的…至于那两名雷妖,他们之所以可在外围封印自由出入,是因为他们身份高贵,此封印默认不敢伤害他们…”

    宁凡看着眼前茫茫雷海,沉吟片刻后,一头钻入其中。他才方一踏入外围封印,周围顿时便有成百上千的虚幻雷图幻化而出,欲万雷轰落。

    不过当宁凡展示了太素雷星之后,外围封印的万雷攻势顿时散去,放任宁凡一路进入到内围封印所在。

    “内围封印是紫斗仙皇亲手所布,即便是远古大修,没有紫斗仙皇的许可,都无法自由出入。那两只雷妖之所以能穿透这层封印,是因为紫斗仙皇赐予了它们这一特权;而我,因为学到了紫斗仙皇的一丝轮回力量,似乎也有一定特权…”

    宁凡尝试着,以紫金色的轮回风烟护住周身,果然,这一路穿越内围封印,再没有任何阻挡。

    穿越内围封印的瞬间,宁凡感到身体一轻,开始朝着下方坠落。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陌生大陆,在这片大陆之上,天地灵气以雷为主,是诞生雷修的绝佳之地。宁凡一面从天空坠落,一面神念化雨,在这片大陆之上散开,对于这片大陆的格局分布,渐渐了如指掌。

    大陆以西,是封族的地盘,唯有上等修士可以居住,这些人几乎占了这片大陆九成以上灵脉。

    大陆以东,是中等修士杂居之地,这些人都是封族雷修的仆从,占了余下一成灵脉。

    在大陆东北的一角,有一小片苦寒之地,划分给了真雷族。在这里,真雷族是最卑贱的存在,所居住的地方,更是灵气贫瘠,难以修炼。

    宁凡要去的地方,正是那一角苦寒之地。认准了方向,身形在半空中一晃,顿时消失。

    在他离去后不久,几名封族仙尊、仙王,面沉如铁地来到此地。

    “能确定是什么人吗!”其中一名封族仙王向身边人问道。

    “难,很难。此人神通诡异,审判血光居然感知不出此人修为、相貌、血脉。很难断定此人是中等修士,还是下等卑奴。唯一可以断定的是,封豹、封驹的死,与此人抹不开关系!他的身上毫无疑问,拥有审判血光的气息!从方向上看,此人杀完人之后,应该是朝方向逃跑的…”一名封族仙尊回道。

    “养道山,那里可是下等卑奴的族地。果然,此人有很大的嫌疑,是一名下等卑奴。”

    几名封族强者顿时神色阴沉,沿着宁凡离去方向一路追去。

    可惜,以他们的速度,想要追上宁凡,纯粹是痴人说梦。

    一炷香后,这几名封族强者朝着养道山所在,前进了千分之一的路程。

    而宁凡,早已来到了养道山山脚。

    入目处,是一望无际的雪原,整个雪原灵气匮乏,生存环境恶劣,却唯有雪原中心的唯一一座雪山,拥有不弱的灵气,可供人修炼。

    这里,正是真雷族最为重要的地方养道山!

    整个真雷族,一共只有三名仙王强者,皆在这养道山上。

    宁凡一共答应了太素雷帝两件事:一是除掉仙皇封印、拯救真雷族;二是找到某个人,将一卷丹方交给此女。

    第二件事显然比第一件事更容易,故而宁凡打算先找到那个名叫飞凤的老前辈,将丹方交给此女。

    根据宁凡感知,那个名叫飞凤的老前辈,此刻就在养道山上,正是真雷族三大仙王的一员。

    拥有三名仙王,按理说真雷族的整体实力还算那不错了,放在东天那也算一流势力了。

    可让宁凡感到奇怪的,是真雷族的强者比例。

    整个真雷族,共有族人四十余万,其中绝大多数的修士,都只是辟脉、融灵的修为,化神之上的都见不到几个。

    炼虚期零人。

    碎虚期零人。

    命仙零人。

    渡真零人。

    舍空零人。

    碎念十一人。

    万古仙尊九人。

    仙王三人。

    这个比例构成十分古怪,就好似真雷族的族人当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修为断层,炼虚到舍空的修士,不知为何,居然一个都没有,这太不正常了…

    即便是两名雷妖的记忆,也没有提及此事原因,似乎真雷族的强者缺失之谜,连那二妖都没有资格知晓答案,乃是真雷族的不传之秘。

    宁凡从来不是好奇心泛滥的人,本能得觉察到此事有古怪,自然不会去打探真雷族的秘密,触犯此族忌讳。

    “我身上的审判血光,倒是一个麻烦,我虽不惧此物,但若是被真雷族的普通族人看到了此物,也不知他们会不会因此而恐慌。根据二妖记忆,真雷族已经给人当了十亿年的奴隶,骨子里最为惧怕有人触犯法律,不允许任何族人招惹中上等修士的…”

    宁凡暂时除不掉审判血光,但不代表他不能遮掩一二。随着左目妖芒一闪,宁凡将幻术力量发动,周身的审判血光顿时消失无踪,被幻术遮掩得相当完美。

    至少普通人是看不见的。

    至于封族的追杀者们能否在幻术遮掩的条件下追踪,就不是宁凡操心的事情了。

    又一想,干脆连仙王气息都隐藏了。免得只有三个仙王的真雷族,被自己的仙王境界吓得鸡飞狗跳。

    在养道山山脚,建了着连片的村庄、城镇。真雷族人已在这里生活了十亿年,早已习惯了此地的苦寒,习惯了此地的白雪皑皑。

    宁凡一路行至养道山山脚,所遇到的真雷族修士大都十分怕生,一见宁凡是生面孔,大都匆忙回家,闭门不出。

    但若是宁凡主动拦住某人问话,对方又会恭敬无比地作答,丝毫不敢惹怒宁凡。

    不少真雷族的族人,背都是驼的,那是常年跟人弯腰行礼,所留下的后遗症。

    一路上,宁凡偶尔也会看到一些中等修士,在真雷族地游玩、赏雪、悟道。

    遇到这种人,真雷族人一般都很怕,面对这些人时也很恭敬,恰如面对宁凡之时,如出一辙。

    “这些人是将我当成了中等修士,故而才怕我…”宁凡一叹。

    奴性。

    宁凡在这些真雷族人骨血里,看到了这种可悲的东西,那是遭受了十亿年压迫以后,根深蒂固的观念,已无法改变。

    宁凡可以想象,能让紫斗仙皇大费周章封印的真雷族,在紫斗仙域创立以前,一定也是真界凶名赫赫的势力吧,否则如何能让紫斗仙皇都大为忌惮?要知道就连北斗后裔都没有被封印,被封印的仅仅是底蕴庞大的紫薇后裔。

    紫薇后裔的强大,让宁凡感到震撼,若无牛满山相助,他都未必能从血神更乌的手中生还。

    和紫薇后裔同样命运,被封印的真雷族,却只剩三名仙王,只剩一骨髓的奴性,不禁让人感叹。

    若是宁凡以一个陌生身份,前往东天任何一个仙王宗派,一定都会被严格盘查。

    但在养道山上,得到的却是另外一种优渥待遇。

    他明明是生面孔,但一路上养道山,居然没有任何一个真雷族人敢阻拦。在那些人看来,只要宁凡是生面孔,不是中等修士,便是上等封族修士,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他们惹得起的,又怎敢盘查宁凡,惹宁凡不悦。

    他们的凶狠目光,只敢对本族之人流露,面对宁凡时,一个个都是畏畏缩缩的。

    宁凡皱着眉,一连穿过了五座哨卡,才在第六座哨卡位置,被真雷族人拦住。

    那些人哭丧着脸,不敢不拦,拦了又怕。因为再往上,可就是真雷族的碎念洞府了,十一名碎念大人,此刻可都在洞府内闭关修炼呢,哪敢放外人打扰。

    “大人留步,前面是我真雷族要地,大人若是为游玩而来,第五哨卡便是极限了。这是十二雷尊亲口给我族的恩赐,希望大人稍微遵守以下,不要让小人们难做。只要大人不往上走,要小人们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几名守山修士近乎哀求,对宁凡恳求道。几人之中,甚至有一名姿色不错的少女,媚眼如丝哀求着宁凡。

    那眼神太媚,就仿佛只要宁凡不让她难做,她甚至愿意牺牲色相,平息宁凡的怒气。

    这是一个已非完璧的少女,骨龄不过十四岁,修为不过辟脉。

    十四岁的少女,应该拥有怎样的生活…眼前的少女,又经历过怎样的人生…

    宁凡没有窥探此女的心声,亦没有和此女春宵一度的打算。毕竟这些都是太素雷帝的族人,宁凡也不愿让这些人难做,在风雪中停下了脚步,对几名可怜兮兮的守山修士道,“我来此地,并非为了赏雪游乐,而是有事寻找飞凤前辈一见。既然诸位不愿让我上山,我便在这里等候一二,还望诸位替我通传一下,请飞凤前辈来见…”

    一听宁凡是来找飞凤仙王的,众守山修士顿时愤怒了,但转而察觉到这种面色变化极为无礼,他们立刻诚惶诚恐,强行将表情改换成了恭敬的笑脸,“大人稍等,小人这便给大人通传。不过此刻日头还早,飞凤大人昨日…昨日失血过多,此刻应该还在休息。大人可不可以傍晚再过来采血,多给飞凤大人一些恢复时间…”

    失血过多?

    采血?

    宁凡眉头一皱,他当然注意到了众守山修士面色的变化。那一瞬间的愤怒,不是伪装。

    “看来这些人是误会了什么…采血…飞凤前辈的日子,似乎过得也不好…”宁凡暗暗猜测。

    一路来到真雷族,所见之事多有古怪。若非他实在不愿过多触碰真雷族的忌讳,以他的本领,绝对能将真雷族所有秘密,掘地三尺挖出来。

    想要对那个媚眼如丝的守山少女发动窃言术,可宁凡最终还是忍下了。

    “也好,那我便等飞凤前辈睡醒,傍晚再来吧…”

    宁凡忍下了所有好奇,下了山。整个真雷族的氛围,沉默中带着压抑,带着逆来顺受,让他不喜。

    宁凡很想知道,五千万年前的太素雷帝,在这座养道山上,在这片白雪皑皑的天地,是怎样一份心情。

    他亦十分好奇,太素雷帝至死都念念不忘的女子,又该是何等的风姿。

    和太素雷帝一个年代的人,又只是仙王修为,就算再怎么驻颜有术,恐怕也已生机萎靡,垂垂老矣了吧。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

    在宁凡这等采补修士看来,女子的外在只是红粉骷髅,更重要的是内在,是真心。

    人谁不无老,谁都有颜色消尽的那一日,所谓的驻颜,只是延迟,而不是避免。

    宁凡更看重的,是这名飞凤前辈与太素前辈的刻骨深情,白头不忘,方得始终。与此事相比,世间太多感情显得肤浅。

    被太素雷帝如此牵挂的飞凤前辈,极可能也痴心不改地等着太素前辈归来…可惜,再也等不到了,日后恐怕也不会等了…

    一想到此事,宁凡的内心又有些沉重了,他很难想象,一个苦等了太素雷帝几千万年的女子,当得知苦等之人身死道消以后,该是何等的悲痛,何等的老泪纵横。

    且太素雷帝道灭的原因,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救他…

    山道铺满白雪,宁凡每一步都会在山道留下深深的脚印,发出滋滋的响声。

    “或许我的内心,也存在这种愧疚、不忍,故而才会同意等到傍晚,再去见飞凤前辈吧…若非为了救我,太素雷帝或许能在道消以前,亲自看一眼飞凤前辈的。有些遗憾,一世也无法弥补,这也正是我拼命变强的意义所在,不愿让同样的遗憾,发生在我的女人身上…”宁凡叹息更甚。

    忽然间,山路更下方的吵闹声,打断了宁凡的沉吟。

    那是一个老汉在惨叫,在被三个衣着华丽的青年踢打,山路上的雪,被老汉咳出的鲜血染红,触目惊心。

    那三个青年贵气十足,明显不是真雷族人,而是中等修士,即便在真雷族的要地公然欺负人,也没人敢阻拦的。

    事情的起因,似乎是老汉走路时被雪滑了一下,挑得一担大粪不小心洒到了三名青年身上。

    于是三名青年便要卸掉老汉一条手臂,以惩罚此人带给他们的耻辱。

    宁凡微微皱眉。

    他从来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可这老汉明显也是一个真雷族人。看在太素雷帝的面子上,他无法对此事坐视不理。

    当然,帮忙的方式有很多种:譬如暗中刮一阵狂风,把行凶者吹走便是了;又或者施展一个幻术,让三名青年放过这名老汉。宁凡本人不怕麻烦,但他不能不考虑真雷族。在真雷族杀人,总归会给真雷族带来麻烦吧。

    宁凡藏在袖中的手,正欲远距离释放神通,弄走三人。可下一个瞬间,三名行凶青年吐出的言语,却让宁凡有了目光微变,继而转冷。

    “你这老汉好不长眼!我们可是高高在上的紫斗仙修,你居然敢朝我们泼粪!找死吗!”

    “不愧是曾被我们紫斗仙修击败过的下等民族,连个粪都挑不好,要这条胳膊何用!砍了吧!”

    “我紫斗仙修何惜一战,何惧一战,生死全为紫斗仙!哈哈哈!砍手好麻烦,把这老头杀了算了!”

    三名青年的言语太过刺耳,刺耳到让宁凡无法无视,让宁凡的内心,忽然有了无比不爽的感觉!

    这句话,乃是无数紫斗先烈临死前的壮烈嘶吼,却被三人以这种语境、这种起因说了出来。

    宛如亵渎。

    最让他不满的是,那三名青年,从气息看,好像真的是紫斗仙修的后人。所以人家自称是紫斗仙修,也没有错啊。

    但为什么有点不爽呢!

    魔头需要对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吗!

    不,魔头最多只能忍两次!

    这是宁凡临时总结的修魔原则,想要约束自己渐渐暴躁的内心。原则的中心,紧密围绕着老魔传授的魔道,不曾背离。

    “殴打太素雷帝的族人…算一次;亵渎紫斗仙修的荣耀…算第二次。正好两次,不够…”

    也就是说忍完这两次,还要等到第三次的时候,才能出手?

    宁凡揉了揉脑仁,最后决定,改一下他的临时修魔原则,因为这个原则太麻烦了。

    嗤!

    宁凡堂而皇之出现在老汉身前,只一个眼神,便让三名行凶青年冷汗淋漓,感到了不可抑制的恐惧。

    他已经有了全盘计划,决定好要如何取走第五件东西,以及如何完成太素承诺了。

    计划就是,先充满理智地大闹一场,然而再充满理智地打爆一切敌人,最后充满理智地拯救整个真雷族。

    “三息之内,自断一臂,滚下山,否则,死!”宁凡看着三名行凶青年,无情道。

    临时修魔原则,再加一条!

    三息后…

    三名被宁凡煞气吓脲的青年,自断一臂,屁颠屁颠逃下养道山。

    宁凡太可怕了,这么凶恶、霸道的人,他们在真雷界头一次遇到!

    他们怂,他们表面不敢忤逆宁凡,但不代表他们背地里不敢。

    他们要回家搬救兵!

    小的挨打,不喊老的,岂不是白被人欺负了!

    …

    “哎,这位年轻…这位前辈,谢谢你救了老汉,可是你惹上大麻烦了。那三个人,来头很大的。”

    被宁凡救下的老汉,对宁凡感激涕零。他本打算叫宁凡一句年轻人,毕竟真雷族普遍修为不高,很多青年模样的人,其实本身就是青年,是他的晚辈。

    不过他又不傻,很快就想通了,宁凡表面上是个青年,但实际上可能是一个老怪物,比他老一万倍。

    所以又改口成了前辈。

    被险些称作年轻人的宁凡,嘴角抽了抽。他的骨龄给这老汉当一千次祖爷爷都够了好么…

    “小友不必担心,那三人请来救兵更好,反正我还要在养道山上等到傍晚。”宁凡笑了笑,对老汉安慰道。

    正因为要等到傍晚,他才很闲啊,有很充足的时间来搞事情。

    宁凡遣退了老汉,索性在半山腰的雪地上盘膝而坐,等待着那三名青年请帮手。

    半个时辰过去。

    帮手来了!

    那是三名老气横秋的老者,一个个居然都是万古仙尊修为!

    “哦?居然能请来三名万古仙尊,看来这三个小辈本事不小啊…只不知,我把这三个老的也打了,还能不能来点更老的…”

    那三名仙尊老者丝毫没有掩饰气息,怒气冲冲飞至养道山,整个真雷族全部震撼了,除了因为失血过多,尚处于昏迷的飞凤仙王。

    无数真雷族人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中等修士当中大名鼎鼎的雪山三尊盛怒而至,发生的绝对不是小事!

    “查!一炷香之内,本王要知道事情始末!”除飞凤仙王外,另外两名真雷族仙王面色难看,吩咐道。

    同一时间,在养道山上空悬空而立的雪山三尊,怒气难扼,吼声回荡天地。

    “是谁卸了我们后辈的手臂!十息之内,滚出来受死,否则我等定要夷平这养道山!”

    一听此言,两名真雷族仙王顿时气急败坏了,还需要打探原因吗?不需要了!雪山三尊的子侄后辈,居然被人卸了手臂,难怪会发怒!这可不是小事情!虽说身为修士,被卸掉手臂有的是修复的办法,可此举无异于打雪山三尊的脸啊!

    手臂事小,脸面事大!

    是哪个族人忘了真雷族的尴尬地位,居然敢招惹雪山三尊,简直是在为真雷族吸引仇恨!

    不想活了吗!

    “三位道友,这是一场误会!请息怒!”两名真雷族仙王是打算这么说的。

    可惜他们没有机会开口。

    因为宁凡先一步开口了。

    “三息之内,自断一臂,滚离此地,否则,死!”

    旁人听宁凡的声音,感觉不到宁凡的威压。

    但那是因为此话语的威压,全部集中在雪山三尊身上。

    宁凡的声音好似炸雷一般,在雪山三尊耳边回荡,没回荡一次,雪山三尊都要喷一口血。

    三人难掩惊骇欲绝之色,在喷出第三口血的一瞬间,自断了一臂,仓皇逃走。

    不逃不行!

    不逃一定会死!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家后人会招惹到宁凡这种狠人!

    但也不能白逃!

    在宁凡的故意压制下,这一吼之威,仅使用了五千九百劫法力的威压。

    五千九百劫法力,也就相当于巅峰仙王。

    雪山三尊只凭自己,不敢招惹一个巅峰仙王,但他们可以喊人啊!

    “道友是谁!为何在我真雷族养道山惹事生非!可是我真雷族有什么地方,对道友怠慢不周!”两名真雷族仙王一瞬间找到了宁凡所在,面色难看,质问道。

    但也不敢质问得太狠,因为他们怕宁凡也是某个中等修士,甚至可能是一个上等封族雷修…

    “没有任何怠慢,不过是想打发一下时间。放心,有我在,真雷族不仅不会因今日之事惹祸,相反,我正是为解救真雷族而来。”宁凡十分认真地回答道。

    “你骗人!”两名真雷族仙王在心中疯狂吐槽,却当然不敢真的说出口。

    他们摸不准宁凡的来头,反正不是真雷族族人就对了。在真雷界,只要不是真雷族人,不是中等修士就是上等修士。即便宁凡只是中等修士,也不是他们得罪得起的。

    “此人肯定本来就是雪山三尊的死对头,这是中等、上等修士的内斗!此人故意在这里寻衅挑事,是想布局对付雪山三尊;又或者,他连雪山三尊背后的靠山都想一起扳倒…”两名真雷族仙王暗暗猜测。

    “道友可要小心了,雪山三尊的背后,是上等封族雷修的紫雷道君,那可是仙帝大能,非我等仙王能够得罪。”二人带着几分试探口吻,对宁凡提醒道。

    终于要有仙帝来了么?

    宁凡看穿了两名真雷族仙王的试探,但却不以为意,笑道,“二位道友放心,在下等的就是对方的仙帝。”

    “果然,此人背后有更大的靠山,丝毫不惧紫雷道君…”两名真雷族仙王好似确定了什么事情一般,松了一口气。

    只要宁凡的背景足够大,惹再多的事情,最后一定都能摆平吧。

    如此一来,二人自以为是地把心放回了肚子里,更对宁凡起了几分攀附之心。以真雷族的卑微地位,若能攀附到上等修士当中的权势人物,对全族的发展可是大有好处的。

    于是奇怪的一幕出现了。

    两名真雷族仙王和宁凡一起盘膝在雪地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雷银木小茶几,烹起真雷界特有的灵茶,盛情款待起宁凡,

    二人为了讨宁凡开心,极尽口才,无论宁凡谈到什么话题,他们都能和宁凡谈笑风生。

    这让宁凡有点无语,他是来搞事情的好么,不是来何人聊天的。

    好在他的无聊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

    在喝了十几壶灵茶后,养道山的上空终于又有人来了。

    可惜这一次来的人不是紫雷道君,让宁凡有些失望。

    这些人,居然是为了审判血光追杀而来,是宁凡刚入真雷大陆时,发现宁凡行藏的巡逻者!

    “就是此人!虽有幻术遮掩,但审判血光毫无疑问就在他身上!是他杀了封豹、封驹,且居然还和真雷族的金雷、木雷仙王谈笑风生,敢情真雷族也是帮凶!”

    噶擦!

    两名真雷族仙王傻眼了。

    茶杯摔在雪地里,滚烫的茶水把二人身前的雪都融化了。

    封豹、封驹,那不是封族十二雷尊的心腹爱将吗!

    真雷族什么时候和人密谋,谋害这二人了!

    太他娘冤枉了!

    眼前这个搞事情的人,究竟都借着真雷族的名义干了些什么!又杀封豹、封驹,又揍雪山三尊,他的背景难道比封豹封驹还大吗!但为何这些封族雷修巡逻者,对这人一点都不礼貌!情况好像不太对…

    “道友你究竟…”金雷、木雷二人,正欲向宁凡求证一二。

    可惜他们没有开口的机会。

    因为那些巡逻者一发现宁凡所在,便立刻朝着养道山杀了过来,这是半点情面都不打算讲啊!

    “找死!”

    宁凡目光一寒,身体微微一晃,好似移动过,又好似不曾移动过。

    但那几名喊打喊杀的巡逻者,却已在那一瞬间,被宁凡的拳力轰成粉碎,妖魂都没有逃掉。

    血洒长空!

    洁白的养道山,开始被血雾染红,好似雪中盛放的七梅!

    “居然敢灭杀封族雷修!此人究竟什么来头!莫非竟是十二雷尊某一人!”

    因为身份太低,金雷、木雷根本没有资格知晓封族的十二雷尊,各自都是什么相貌。

    宁凡的无法无天,肆意妄为,在他们眼中,完全就是身份使然!

    宁凡灭杀数名仙尊仙王,那身法快得他们都看不出一丝痕迹,这正是实力使然!

    “此人绝对是仙帝修为,且还是仙帝当中极强的那种,定是十二雷尊中实力较低的某人!”

    金雷、木雷被宁凡的“身份”镇住了!

    他们愈加深信,宁凡此刻所做的所有行为,都是出于十二雷尊之间的权力争夺!

    于是乎,他们对宁凡更加热情了,更加想要攀附了!

    至于为什么巡逻修士对宁凡不礼貌,那还不简单吗!

    封族雷尊之间,也是有不同山头、派系的,他们不是一拨的!

    暮色渐沉,傍晚来临。

    白发苍苍的飞凤仙王,从沉睡中苏醒,刚一醒转,就感觉到了养道山附近传来了滔天煞气。

    那是唯有仙尊仙王陨落,才能散出的煞气规模!

    有仙尊仙王死了,且不止一个!

    且死得不是真雷族修士,而是…封族雷修!那独一无二的古妖气息,做不得假!

    “老身不过睡了一觉,小家伙们都干了些什么!金雷、木雷人呢!”飞凤仙王焦急道。

    “两名仙王大人在请人喝茶。”

    “喝茶?开什么玩笑…”

    飞凤仙王正欲散出神念,探个究竟,但便在此时,一股排山倒海般的仙帝气势,朝着整个养道山兵临城下!

    “老夫紫雷!是谁断了雪山三尊手臂,滚出来!”

    紫雷道君至!

    赫然竟是一名六劫大帝,竟是整个真雷界凤毛麟角的存在!

    他的到来,恐怖如斯!

    罕有人知,紫雷道君的到来,起因居然仅仅是因为三个倒霉蛋欺负了一名挑粪老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