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65章 封号弥勒!

第1165章 封号弥勒!

    名为余一痴的胖子,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微笑,笑容透着说不出的慈悲洒脱。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宛如弥勒!

    “有点想会会这个东阎罗了呢,既如此,便以这大千彩虹为赌,看看是贫僧佛高一尺,还是此子魔高一丈…”

    胖子藏在袖中的右手,指如拈花,掐了一个佛门指诀,同船众人,无人察觉。

    在这指诀掐出的瞬间,星舟后方遥远海面上,忽然有无数肉眼不可见的金色幻术花瓣,从天洒落。伴随着幻术力量发动,后方遥远处,原本平静的海流忽而变得怒涛冲天,更有成百上千的凶兽从水中钻出,怒吼着朝星舟杀了过来。

    那些凶兽是极其高深的幻术所化,就算是半圣级老怪,没有一定眼力,都未必能瞧得出这是幻术。

    林姓渡真等人自然更加不可能看穿此事了。这些人原本还在对宁凡无意间造就的焚海奇景啧啧惊叹,骤然察觉星舟后方遥遥出现大批上古凶兽,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哪还有欣赏焚海奇景的闲心,几乎都要吓脲了好吗!

    “什什什什么情况!后面为何忽然出现了大批上古凶兽!”

    “一千头!起码一千头!且其中绝大多数的凶兽,修为都比林前辈强!我们完了!”

    “我们肯定遇到了大批凶兽猎食!林前辈,快救救我们!”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林前辈,你不是无敌吗!你不是寂寞吗!请你出手!将这些凶兽全部斩杀吧!”

    “求你了!”

    一个个幻云宗弟子因为过度恐惧,面如土色。虽说他们已经在星海历练了七年,但却从未遭遇过眼前这等规模的凶险,怎可能镇定自若。

    慌乱之下,居然病急乱投医,请求林姓渡真斩杀上千凶兽,救他们脱劫。

    被众人报以期望的林姓渡真,听了这话,内心好似被一万头***碾过。开什么玩笑!他哪有那个本事斩杀眼前的上千凶兽!这里面随便挑出来一只,他都未必打得过好吗!上千头凶兽一拥而上,他一瞬间就能被揍成渣渣好吗!

    “胡胡胡胡闹!上上上天有好生之德,老老夫怎可多造杀孽,不不不愿和它们打。且且且放他们一马,我我们换个方向逃一段路,看看能不能甩掉这些凶兽…”

    林姓渡真吓得说话发抖,却还是死要面子,硬装前辈高人,也真是难为他了。

    后方已经被上千凶兽堵死,往回走是走不回去了,势必要和这批凶兽正面撞上!

    死生之间,林姓渡真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那便是将星舟往深海区域开,在这些凶兽杀到眼前以前,去找六七年前进入深海区的那名仙帝前辈救命。

    若是正常情况下,他是绝对不敢跑到深海区的。

    可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吗!不跑到深海区求仙帝前辈出手相救,谁有本事干掉这么多强大凶兽!

    于是乎,在胖子刻意安排之下,众幻云宗修士开始仓惶逃命,一路朝深海区逃去,朝宁凡接近。

    这一路进入深海区,星舟没有撞上任何一只凶兽,只有上千幻术所化凶兽在后面追。这自然是因为宁凡之前来这里时,便已一路杀光了所有凶兽的缘故。

    不知逃了多久,林姓渡真忽然发现前方海域,出现了一道犹如巨龙吸水的九色彩虹,悬于海面。

    那彩虹之瑰丽,是林姓渡真此生所见彩虹之最,可惜如此美景,他没有任何心思欣赏,一心只想活命。

    彩虹下方,看不到任何凶兽,但却残留着大战的气息,七年不化,显然这里曾发生过竟是大战,至今煞气冲天,非低阶修士可以承受。

    在那彩虹之下,煞气最重的地方,有一个白衣青年站在水面上,在水面栽种着一株九色植物。

    林姓渡真只能看到那名白衣青年的模糊背影,看不到他的相貌;想要将星舟朝彩虹所在稍微开近些,但却有一股柔和之力,阻止星舟继续前进,显然是那名白衣青年不欲旁人打搅他办事。

    虽无法看清那人相貌,林姓渡真却从此人身上,感受到了强大无匹的万古老怪气息,十分肯定这名白衣青年,就是焚干海水的那名仙帝前辈,终于找到了溺水中的那根救命稻草,激动地涕泪横流,隔海呼喊道。

    “前辈救我!晚辈是幻云宗弟子林虫!只要前辈肯救晚辈一命,晚辈愿给前辈做牛做马,生生世世不叛!”

    正在水面培育九色植物的宁凡,目光微闪,转过身,“做牛做马倒是不必,你这种修为仆人,宁某已经不太需要了。不过救你一命也无不可,只是有些难度…”

    实际上,宁凡早就察觉到星舟之上发生的一切,也知道那些追杀星舟的凶兽,都是幻术所化,并不会真的伤人。

    胖子是一个佛修,既是佛修,又怎会胡乱杀生,平白惹一身因果,自损道行,有些不值。

    这是一个腹黑的胖子,被林姓渡真呵斥了好几年,被同船修士耻笑了好几年,于是乎,故意变化点幻术,来吓唬吓唬这群低阶修士;当然,这幻术更重要的任务,是拿来试探宁凡的实力。

    堂堂半圣存在,居然会和一群小辈斤斤计较。表面上看,这胖子肚量有些狭小,实则这正是其肚量宽宏的体现,也是其性格爽直的体现。

    换一个半圣老怪被低阶修士无数次羞辱,绝对不会放过那些小辈的,轻则杀之,重则算计之。

    这名胖子却只是变化些幻术吓人,并不伤人性命,已经比很多人要强了。从这一点来看,此人虽然腹黑,肚量却还是有的,身含七分佛性,三分痞性,倒也算是一个妙人。

    不由得,宁凡对这名胖子,高看了几分。与实力无关,高看的,是此人处世作风。

    一听宁凡肯出手相救,众幻云宗修士皆是大喜过望,哪里知道身后追杀的凶兽,只是幻术所化。

    宁凡转过身,目光落在遥远处的星舟上,与胖子目光短暂交汇后分开,他从胖子的眼神当中,看到了几分挑战的意味。

    挑战?

    有趣。

    宁凡眼覆青芒,目光转向遥远海面的上千凶兽,似要洞穿其中所有幻术真虚。

    可惜,看得并不是很清楚…那名胖子的幻术造诣相当高,即便宁凡身具天人第二境的目力,也无法一眼看穿所有幻术脉络,只能看穿四五分。

    余下的五六分,则需要凭以往积累的幻术经验来破了,这也是宁凡感觉破解此术有些难度的原因。

    此事显然比击杀上千凶兽要难上千百倍,是宁凡与这名来路不明的胖子,第一次正面交锋!

    “居然是天人第二境!这东阎罗当真出人意料,若只论天人目力,我不如他。可想破我幻术,却并非只凭目力便可办到。这世上有太多的东西,你看得到,却碰不到;你越想靠近,越得不到。那触手不可及的部分,才是幻术最玄妙的地方…”

    胖子目光十分自信,他要看看这位名震界河的东阎罗,能在他幻术之下,支撑几息。

    “很厉害…此人的上千凶兽,每一只,都是以不同的幻术手法变化而出。上千凶兽,便涉及上千种幻术手法,此人幻术才能,在我之上,以我掌握的幻术手法,最多能破其中六百凶兽,余下四百,很难…”

    嘭嘭嘭!

    宁凡抬指,隔海连点,每一指落,必有一只凶兽被点成齑粉。

    一息过去,两息过去,三息过去…

    转眼,一百四十息过去了。

    宁凡已经点碎了六百头幻术凶兽,最后四百头,他无法凭幻术经验破除。

    更棘手的是,他发现自己着了胖子的道。上千幻术手法,只是一个表象;胖子的幻术当中,居然还有幻术陷阱!

    顾名思义,幻术陷阱就是在自己的幻术中,添加的陷阱。若无法察觉陷阱,越是破除幻术,反而越会被幻术蛊惑。

    此刻宁凡便是这种情况,他头一次遇到如此狡猾的幻术。一个不慎,竟被对方的幻术直接侵入到识海,额头传来阵阵眩晕。

    “此人幻术才能,更在一些准圣之上…”宁凡苦笑,给出了这一评价。

    他不得不承认,单论幻术造诣,如今的他,还比不过这个胖子。

    但让他被胖子随便一个幻术陷阱击败,也是不可能的。

    “一百四十息才触发幻术陷阱,这东阎罗倒也了得,可惜终究没能实现察觉到陷阱存在,以至于被我幻术偷袭,侵入到了识海。他输了,十息之内,他的识海必为我幻术所伤…”胖子自信一笑。

    但这自信只持续了十息,便转变成了错愕!

    十息过去,他的幻术没能伤到宁凡的识海!

    二十息,三十息,四十息…一百息!

    整整一百息,他侵入宁凡识海的幻术力量,朝着宁凡识海进攻了三千多次,竟无法对宁凡的识海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势!

    这是何等防御变态的识海!即便中了半圣等级的幻术攻击,也可以无伤吗!简直闻所未闻!

    “你的心乱了,这一乱,正是幻修的大忌。幻术反弹!”

    宁凡一直在等,等胖子心乱的一瞬间,以扶离幻术天赋,将所中幻术反弹给了胖子。

    噗!

    毫无征兆地,星舟上的胖子咳了一口鲜血。星舟后方剩余的四百凶兽,也都在这一瞬,全部崩溃,化为乌有。

    “安全了!我能安全了!咦,余一痴怎么吐血了!”

    眼见宁凡数百息内击杀了所有凶兽,星舟上传出阵阵欢呼,却也有人注意到胖子的吐血,深感古怪,却也懒得深思。

    “第一轮交锋,是我输了…”胖子苦笑,似自语,又似在和宁凡隔海对话。

    “不,这场交锋,姑且算是平手吧。我幻术造诣不如你,是事实,之所以伤到你,不过是用了其他手段,胜之不武。”宁凡摇摇头,同样在自语,但又像是在给胖子一个回答。

    “好一个东阎罗!既如此,第二轮对决,我不会再输的!”

    胖子擦净嘴角血迹,忽然跳下星舟,脚踏海浪,朝宁凡所在的九色彩虹走去。

    宁凡布置的阻挡之力,自然挡不住他,于是在所有人惊疑不定的神色中,胖子一步步走到了宁凡所在。

    “怎么可能!连星舟都无法穿透的阻挡之力,区区化神修为的余一痴,居然能闯过!”无数幻云宗弟子惊得合不拢嘴,一个个看待余一痴的眼神,如看怪物。

    “假的!这小子的化神修为是假的!他是一个大能!是修为远超我的存在!难怪此人不在历练弟子名单之内,他不是外门弟子,他是混入船上的万古老怪!”林姓渡真几乎吓傻了。

    一想到自己这段时间,天天欺负胖子,他就感到手脚冰冷,浑身发抖。

    会不会被报复!

    会被会被灭杀!

    被我天天欺负的二货胖子,居然是一名万古前辈!我命休矣!

    林姓渡真正自长吁短叹,忽然神情一震,发现了更加可怕的事情。

    随着海雾被风吹散,他的神念,终于看清了遥远海面上,宁凡的容貌!

    他身后的小辈大概不认得宁凡,毕竟他们修为太低。但身为渡真,林姓渡真怎可能不认识宁凡!

    宁凡的画像早已在东天第二步圈子传遍了好吗!

    “居然、居然是杀戮殿主在此!”林姓渡真从没有想过会在赤虹星海,遇到心目中的偶像,一瞬间呼吸急促了。

    那可是几乎以一己之力平定界河的大英雄啊!他虽说生来胆子小,但却最佩服大胆之人,更佩服宁凡这类肩负天下兴亡的大英雄!

    一想到这一次居然是被心中偶像救了一命,林姓渡真一瞬间幸福到无法言语,眼中几乎洋溢出了泪水。

    不过一想到自己得罪了余一痴这名万古老怪,他又感觉天地崩塌,只觉得未来一片黑暗,没有了希望。

    “什么!这名前辈就是传说中的杀戮殿主,雨之仙君?”

    一名幻云宗弟子无意间听到林姓渡真自言自语,吃惊不已。

    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遍星舟,所有幻云宗弟子都带着崇拜的眼神,隔着海浪,瞻仰着宁凡的英姿。

    他们虽说没有资格一览宁凡画像,却大都听说过宁凡在界河上的活跃与战绩,对这种拯救东天的英雄,早已崇拜到无以复加,从未想过能亲眼看到宁凡。

    唯有两名飞升少女,刚刚飞升不久,对于界河之战并没有听说太多,只知道个大致。

    她们同样被宁凡的容貌、名声惊到了。

    她们认得宁凡的容貌,早在飞升以前便认识!

    此人…不就是雨界神皇宁凡吗!

    他怎么成了威震东天的杀戮殿主!

    两名少女虽然阅历尚浅,但也不是傻子,知道有些事情可以知道,却不可以说破,没有告诉任何人,雨界神皇的事情。

    只是再看宁凡时,二女都不自禁地,脸上带着一抹羞人红晕。

    无人知,飞升以前,她们最崇拜的人,就是雨界神皇宁凡了。

    她们一直憧憬着雨界神皇,可惜无缘一见。下界传闻,雨界神皇早已飞升,只是不知飞升到了哪一天。

    她们从未想过,从前崇拜的偶像,会以这样一种绝强姿态,呈现在眼前。

    这是第一次相遇。

    却绝对是最为波澜壮阔的相遇。

    雨界神皇飞升之后,居然混成了东天绝顶高手,成了无数传说中的仙人景仰崇拜的偶像…这个秘密,她们要好好保守,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

    宁凡自然不知众幻云弟子的心情,也懒得理会。

    此地能让他重视的,只有名为余一痴的胖子。

    眼见胖子一步步踏海而来,宁凡目光微微一眯,他倒要看看,这胖子接下来要如何挑战他。

    “看来你是在以真界灵植秘术,催熟大千彩虹。”胖子及到近前,只看了一眼宁凡栽在水面的九色植物,便叫破了此物来历。

    “余兄也是为大千彩虹而来么?”宁凡不置可否,语气极淡,反问道。

    “不错。”

    “既如此…你我便各逞手段,看谁能最终获得这缕大千彩虹吧。”

    “固所愿尔。”

    胖子拍拍大肚腩,开口一笑,忽而抬指一点,身前空无一物的水面上,忽然有一朵金色小草长出。

    那小草本只一种颜色,但随着胖子神通变换,小草越长越高,颜色也越变越多,最终长成一株九色植物。

    和宁凡培育着的九色植物极其相似,显然是打算使用同一种方法,收取大千彩虹!

    “你来迟了七年,你的九色藤,生长速度比不过我,这大千彩虹,你带不走。又或者,你有某种秘术,可以无视这七年的差距。”宁凡大有深意道。

    “呵呵,这便是你我第二轮交锋了。东阎罗,贫僧奉劝你拿出全部本领,否则你的七年培育,可能要全部付诸流水了。花开一见,逆生花!”

    胖子自信一笑,抬指一点水面,其九色藤顿时以惊人的速度开始生长!

    而宁凡的九色藤,则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枯萎!

    “这是什么神通,竟能夺人道念,化为己用!”

    宁凡目光微微一变。

    那九色藤不是旁物,正是他以道念所化,以此作为催熟大千彩虹的媒介。

    但居然被胖子诡异神通吞噬掉了。

    花开一见,逆生花…

    这绝不是普通佛修能够拥有的神通。

    此术之玄妙,极可能是【封号佛修】才能传承的真界佛术!

    “阁下来自西天!”宁凡一瞬间有了判断,不是猜测,而是肯定。

    “不错!”胖子坦然一笑。

    “可有封号!”

    “十九代弥勒!”

    “原来如此…看来这余一痴若非化名,便是阁下拜入沙门前的俗名了。没想到阁下居然是此代弥勒,看来真的只有全力出手,才能与阁下一争高下了!”

    宁凡气质陡然一变,古魔破灭意志贯穿全身,同样一指点在水面,竟一瞬模仿了胖子的些许神通原理,逆其古佛理念,强行逆夺那些被夺走的道念!

    于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宁凡身前枯萎的九色藤,开始重新焕发生机。

    胖子身前的九色藤,则停止了生长之势,并一点点枯萎。

    形势逆转!

    弥勒和尚内心一震,怎么也没有想到宁凡居然敢以古魔修为逆运古佛神通,来抢夺道念,太嚣张了。、

    末法以来,就没见过如此嚣张的魔头,敢在真佛面前撒野!

    他,又小瞧了宁凡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