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63章 余生一个痴

第1163章 余生一个痴

    宁凡看那滂沱秋雨,看那闪雷天空,看那更遥远的星云深处,化龙尊者昔年留在此星的气息,被雨水冲刷到泥土里,渗入到大地里,湮灭在轮回里,一点点散尽,最终无迹可寻。

    那雨,是宁凡的神通所化。

    这一幕,就像是宁凡特意在为化龙尊者举办一场雨的葬礼,在送他远行。

    许久,宁凡才从沉默当中回过神来,雨已停,而他的内心也重新趋于平静,好似之前的提问,不曾发生过。

    “是时候收取化龙星上的空间秘术了。我以搜宝罗盘搜索整个东天星空的空间秘术、秘宝,共搜出光点上千,其中最为璀璨的光点只有六个,也唯有这六个东西,与古魔相合,可对我开发伪魔腔神通提供巨大帮助…”

    宁凡自语着,朝远方的群山极目望去。

    这里是化龙星的最高山峰,远远看去,此山宛若一条沉睡着的苍龙,在大地上蛰伏。

    宁凡眼覆青芒,看此地群峰,澄澈的目光似能洞穿群峰间隐藏的一切隐秘。他缓缓挪动脚步,沿着山路走到峰顶的悬崖边,在临近悬崖的瞬间,忽然纵身一跃,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宁凡的身体,朝着悬崖下方坠落,对于仙王修士而言,这等高度的坠落,没有任何危险可言。

    雨后的山风带着一丝凉意,在宁儿耳边呼啸!

    宁凡内心飞速计算着下坠的距离,当下坠到半空某一高度后,猛然间十指翻飞,一瞬息间便掐了数百个指诀!

    以数百指诀发动神通,可大幅提升神通威能。宁凡使用的是只掌握了皮毛的天牛空间皮纹,一经发动神通,宁凡的掌心、掌背乃至整个右臂之上,霎时间生出一道道奇异纹路,好似刺在皮肤上的刺青。

    在这些刺青般的天牛皮纹幻化出的瞬间,宁凡右手猛地一撕,居然从半空中撕开一个散发妖芒的空间小门!

    此星之上,居然藏了这么一个空间小门!此事就连曾经的化龙星之主化龙尊者,都不知晓。若非搜宝罗盘显示了这一信息,以宁凡的目力都很难洞察,此星之上有什么密地存在。

    在撕开空间小门的瞬间,宁凡闪身进入其中,眼前先是一片黑暗,待穿越过一个狭窄的空间通道之后,入目景致,豁然开朗,有了光亮。

    这里是藏在化龙星的一处密地,密地之中,存在着一整片难辨年代的古代墓葬群。无数古墓坐落于此地,不知埋葬着何人;在墓葬群的四方,各有一座笔直冲天的葬峰,好似守陵人一般亘古矗立,气势冲天。

    “何人…擅闯…天空龙神…长眠之地…”

    喀喀喀!

    四座葬峰忽而剥落岩石,化作四个山岳傀儡,从大地上站了起来,对宁凡杀机毕露。

    四只山岳傀儡,都有仙王修为,可以想象,这片墓葬群所葬的天空龙神,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生前极可能是一名仙帝,甚至修为更高。

    “天空龙我知道,似乎是真龙一族的某个分支;天空龙神倒还是第一次听说,那一个神字,指的似乎是种族。我从此地最大的墓葬当中,感觉到一股带着真龙气息的腐朽古神气息。莫非此地长眠的天空龙神,是一只弃古妖、修古神的妖族强者么…”

    古妖修神道,则为神兽!

    这类弃古妖、修古神的神兽,宁凡曾经机缘巧合之下,倒也遇到过一些,故而此刻才会有这么一个猜测,隐隐逼近事实。

    长眠的天空龙神,早已死得渣都不剩了,对于闯入陵墓空间的宁凡而言,这个死者没有任何威胁。

    唯一打算阻碍他行事的,只有四名山岳傀儡。四名仙王而已,宁凡根本不会放入眼中,不过宁凡搞不清楚,葬在这里的天空龙神,是不是紫斗仙域的英烈一员。倘若此人曾为守护紫斗仙域而战死,则宁凡擅闯陵墓,已是不敬;盗取对方秘术,更是无礼;若再击杀对方的守墓傀儡,则真是愧为紫斗仙修了。

    出于这种考虑,宁凡对区区四只仙王傀儡,倒是难得的礼貌了一回。

    “晚辈此来,并非有意打搅天龙族前辈沉睡,只是想借前辈的某件遗物一观,绝无恶意,还望四位傀儡前辈通融一二…”

    轰轰轰!

    回应宁凡请求的,是四名傀儡的无礼攻击。

    四只傀儡的灵智太低,他们只知道执行守护陵墓的命令,根本不会放任宁凡在这里盗取宝贝。神通一催,无数山石秘术从四个方位轰向中心位置的宁凡。

    “对话无效么,既如此,得罪了…”

    宁凡首先发动了悼亡之术!

    悼亡之术号称是世间最克制傀儡的秘术,虽说当年宁凡获得的悼亡术,只是一个残本,无法控制高阶傀儡。不过近年来,宁凡偶尔会抽空改进此术。他很想知道,自己改进后的悼亡术,能否控制住仙王级傀儡。

    若是可以…

    宁凡很快便失望了。

    在他发动改进版悼亡术以后,四名仙王傀儡倒是有短暂的一瞬间,被悼亡之术控制,眉心多了黑月印记,那是被宁凡强行操控的证明。

    可惜改进版悼亡术只制住了四名仙王傀儡一瞬间,便被四傀挣脱。事实证明,即便宁凡改进悼亡术,此术仍旧无法在面对高阶傀儡之时派上用场。

    如此一来,宁凡只能粗暴地发动了定天术,将四只山岳傀儡定在原地。以他一万三千五百劫的法力,全力去定住四名仙王,起码能将他们定上数个时辰。

    四名仙王傀儡怎么挣扎,都无法从定身之中挣脱,惊骇不已。它们的灵智太过低劣,很难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宁凡看起来明明就是一个仙王,为何竟能一招制住四名山岳傀儡,这可是古之仙王都难以做到的事情…

    没有了山岳傀儡干扰,宁凡降落在墓葬群中心位置。此地墓葬格局是群星拱月的格局,格局的中心位置,正是那位不知名的天空龙神长眠之地。

    宁凡没有立刻打搅这名前辈的沉睡,他先是取出燃香祭品,祭拜了一番,而后才以浩瀚法力撕开了此地墓门的禁制,闪身进入坟墓地宫。

    许久之后,宁凡从坟墓地宫走出,同样带出的,还有一片古老龙鳞。

    这是一片天空龙族的传承龙鳞,龙鳞中,传承了一门名为【天书传送】的空间秘术。

    天空龙族的大能者,大都精通空间之力,天资高超者,更可以凭空间之力具现化出一本【空间天书】。只要将世界各地的空间坐标采集到书中,需要使用时,翻到天书的那一页坐标,便能直接跨域传送到哪个地方。

    此术无疑是一种极为高深的空间传送术了,其空间传送的原理,比绝大多数的跨域传送阵都要高深。当然,比起古魔魔腔来,此术还是大有不如的。单单采集空间坐标的过程,便极其繁琐、复杂,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的完成,远远不及古魔魔腔实用、方便。

    且此术还有巨大的副作用,天空龙族每回使用空间天书进行传送,都需要损耗数以百万年的仙寿。可以说,此术是直接以修士的寿命为动力,来进行空间传送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宁凡想凭天书传送的空间秘术,直接传送到北天,有很多前提条件都无法达成,显然是不切实际的。

    此术宁凡并不打算精修,只打算初步修成。他的目的是想借鉴此术的空间妙理,来开发独属于自己的伪魔腔,对于天书传送本身,并不是多么看重。

    “得罪了…”

    宁凡解开了四名仙王傀儡的定身,道了一声歉,而后闪身离开了这片天地,并重新封住了此处空间的小门。

    “此人…好强…”四名山岳傀儡灵智虽低,却还是被宁凡的浩瀚法力震住了,沉默了许久,才从惧怕中回过神,无奈地变回四座葬峰,再度沉睡了。

    …

    宁凡一路离开了化龙星,随便寻找了一颗废弃星,临时闭关。

    数月后,这颗废弃星忽然有巨大的空间风暴爆发,直接将此星刮成齑粉。

    宁凡浑身是血,从空间风暴中逃出,暗暗心惊于【天书传送】的修炼危险度。他不过修炼过程出了少许纰漏而已,居然险些被此术反噬重伤,空间秘术果然是世间最难修炼、最危险的神通分类之一。

    宁凡不得不换了另一颗废弃星,闭关修炼,半年后,这颗废弃星又因为宁凡一个失误,爆炸了。

    而后宁凡寻找到第三颗废弃星,又数月,星球爆炸…

    而后是第四颗,第五颗,第六颗修真星…

    时光一晃,十一年过去。

    在牺牲了二十多颗修真星以后,宁凡终于把天书传送修炼成功。

    而当他又花了六年时间,将天书传送的空间妙理融入到自己的伪魔腔当中后,伪魔腔的开发进度,达到了百分之三十!

    能只用十七年的时间,便将伪魔腔开发到百分之三十,宁凡在神通方面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若是那些亘古活到今日的古魔,知道宁凡在不用人教就能开发伪魔腔,且进度居然还能这么快,绝对是要惊掉下巴的。

    可宁凡还是对自己的开发进度不满意。

    十七年,居然才从百分之十开发到百分之三十,太慢了!他可是天人第二境修士,开发一个伪魔腔而已,又不是修炼正版魔腔,居然如此困难吗!

    十七年过去,界河之乱最严重的北天,会在这段时间多死多少人?他的女人会不会也成为众多牺牲者的一员…

    必须加快进度了!

    “还有六件空间秘术、秘宝可以取…”宁凡取出搜宝罗盘,一番搜索之中,确定了新的方向,一步踏出,消失无影。

    与从前的遁术不同,宁凡此时使用的遁术,隐隐带有一股渐露峥嵘的空间之力,使得他飞遁的速度,有了几何式提升,几乎暴涨了数倍。

    可以说,如今宁凡的速度,放在一阶准圣当中,都算是巅峰之流了,能和他速度比肩的末法一阶准圣,很少,很少…

    …

    数日后,宁凡出现在了赤虹星海。

    赤虹星海是东天鼎鼎大名的真仙绝地,每年都有很多第二步仙修来此地历练、寻宝,但能真正进入到星海深处的人,很少。便是万古老怪,贸然进入星海深处,都有不小的凶险。

    宁凡自然不惧怕此地凶险的,他的第二个目标物,正在这赤虹星海的最深处。

    他来此地,为的是一缕彩虹。

    不是普通的彩虹,而是每隔八百万年,星海深处才会诞生一缕的【大千彩虹】。

    根据宁凡的推演,此地星海距离诞生下一缕大千彩虹,还需要四百四十万年。

    宁凡当然不可能在这片星海苦等四百四十万年的,若等上那么久,等他赶到北天,黄花菜都凉了。

    通过古国交易阵,宁凡从通天教购买了一种培育、催熟大千彩虹的秘术。有这一秘术帮助,他最多只需要在这片星海忙碌二十年,便能获得一缕大千彩虹…

    “若能获得此物,我的伪魔腔便能拥有一丝大千属性,横跨中千世界将变得极为容易。麻烦的是,即便我有秘术相助,也要在这片星海持续不断地施法二十年左右…”

    宁凡急于赶往北天,故而多浪费一秒都觉得心疼,何况是多浪费二十年。

    二十年对于修士而言,很短,但对于北天战局而言,却有着太过深远的意义…

    与二十年的时间相比,守卫在赤虹星海的种种上古凶兽,倒不算什么麻烦。

    即便那些守卫彩虹的凶兽之中,包括了数名半圣凶兽…

    “传闻赤虹星海的凶兽都是古之恶仙死后恶念所化,擅入星海的修士,无论修为高低,都会被这些上古凶兽追杀,绝无幸免。我这一路进入星海深处,怕是要有一场血战了。雷婴,时刻准备参战!阿芙洛姑娘,此次进入星海,若有必要,我可能需要你来助战…”

    宁凡借由心神一丝联系,对玄阴界传音道。

    “宁大哥何必客气…你救过我性命,我自然愿意帮你一战的…”心神之中,传来阿芙洛薄嗔,似乎有些不满意宁凡对她的客气。

    居住在玄阴界的这些年,她做媋梦的频率明显上升了,几乎每隔数日,都要梦到和宁凡这样那样疯狂…

    明明没有和宁凡真正行过男女之事,但她却感觉自己已经和宁凡这样那样过几千几万次了…且宁凡还救过她的命!

    这种情况下,宁凡还对她如此客气,她当然是不高兴的。为宁凡而战,她十分乐意。

    “主人放心,雷婴在我的训练下,随时都可以参战,至于黑魔也是可以参战的,请主人批准。黑魔不想废物一样待在角落,黑魔想成为主人征战天下的利刃。”并不是灭道雷婴的回答,反而是负责训练灭道雷婴的黑魔在说话,语气有些委屈。

    为宁凡近些年没有重用她,感到委屈。

    “怎么还委屈上了?罢了,若有机会,我会让你一同出战的…”

    宁凡正借由心神,安慰着失落的小猫儿,忽然目光微动,将身形隐藏于无尽虚空。

    此刻,他尚未进入赤虹星海,尚位于赤虹星海的入口。

    此刻,一队东天修士正乘着星舟,从遥远星空飞了过来,恰好降落在赤虹星海的入口,距离宁凡隐身的位置并不远。

    这是一队来赤虹星海历练的修士,人数约百余人,除了带队修士是一名渡真老怪,其余修士都只是第一步修士,修为相当得低;更弱者,甚至只是金丹、元婴期修为,根本没有独自在星空中存活的能力,只能躲藏在星舟的防护阵法之下,小心翼翼,生怕被星空之力撕碎。

    “此人是想带门下小辈,来此地见识上古凶兽的凶威么?若修士能在低阶之时,见识上古凶兽的凶威,对于胆魄的提升,道心的升华,倒是极具好处。不过此人的门徒弟子未免也太弱了点,前来此地历练好处固然不小,死亡的几率却更大。这批修士有几个能从赤虹星海生还呢?是生是死,全在造化,这也是修真界的无奈,弱者必将被淘汰的…”宁凡暗暗叹息。

    宁凡不想让外人知道他的行踪,故而才会隐身,以避开这队修士的耳目。

    旁人行事,自有旁人的因果,宁凡并不打算胡乱干涉。他正欲隐身进入赤虹星海,忽然听到那小小星舟之上,传来了两道少女谈笑声,脚步微微一顿,有了意外。

    “嘻嘻!想不到才刚刚飞升,就能跟着幻云宗的师兄师姐参加历练,今日想必能够大开眼界了,真是开心!,我还从未见过真仙前辈出手呢!”

    两名少女居然是刚刚从下界飞升而来的修士!

    不过二女并不是宁凡认识的人,甚至不是来自雨界,而是来自其他下界。

    也并非是使用神虚阁的名额飞升的,而是使用东天幻云宗的飞升名额。

    宁凡记得,幻云宗是东天一个仙尊势力,没想到这等势力,居然也有飞升名额,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不过宁凡也知道,飞升名额并非都控制在神虚阁同一级别的四天超级势力当中。一些传承古老的四天宗派,同样拥有飞升名额,只是比起神虚阁等超级势力,他们的飞升条件较为简陋,时常会发生飞升事故,直接导致有八到九成的此类飞升者,会在半路上陨落。

    飞升失败率相当高。

    可以说,这两个少女能够凭借这种残次名额,成功飞升东天,是十分幸运的事情。

    但她们也是不幸的。

    因为她们即将进入赤虹星海试炼了。可惜对于赤虹星海的凶险,刚刚飞升东天的二女,显然还不知晓,还在为即将见识到真仙出手而兴奋。

    但这种激动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生活在下界的修士,有什么机会见识真仙老怪出手呢?

    对于刚刚飞升东天的修士,渡真老怪已经是无上存在了,当年的宁凡是这么认为的,如今的两名飞升少女,同样是这么认为的。

    但其实,渡真老怪远远不是四天当中的巅峰强者…

    “有趣,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飞升修士。这二女体内,并无雨界气息,反而更像是天仙界、地仙界的气息…真是难得,已经有多久,没有在东天遇到飞升修士了?”隐身中的宁凡,暗暗散出神念探查,很快便有了结论,露出难得的笑容。

    从下界飞升到东天的修士,太少了。偶尔有之,也往往因为修为太弱,轻易便死在了东天战乱、凶险当中…

    如此一来,宁凡在东天一路走到今日,竟极少遇见飞升修士。因为绝大多数的飞升修士都在飞升后不久死掉了,只有极少数能在四天站稳脚跟,但也大都不是什么杰出人物…

    下界,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诞生过威震四天的飞升修士了…宁凡只是例外中的列外。

    骤然见到两名飞升修士,宁凡倍感亲切,更勾起了一丝对于故乡的思念。

    实际上,以宁凡和神虚阁的交情,向神虚阁讨要几个飞升名额,让雨界的妻妾们飞升到东天,易如反掌。

    可他并没有这么做,甚至反过来借助神虚阁的力量,向雨界传达了一些书信,其中就有一些要求,希望诸女不要飞升,而是选择耐心等待。

    等待他返回雨界的那一日,再相见。

    与雨界相比,东天太危险,宁凡不愿让所有女人都跑到最危险的地方。若有可能,宁凡甚至想让东天的妻妾全部前往雨界,生活在更加和平的地方。

    随着宁凡修为越来越高,他越来越想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

    东天没有道路,能让他这等仙王老怪返回雨界。于是他只能将心中的计划暂时搁置。

    若有朝一日,他回到雨界,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以如今的无上修为、诸多逆天手段,打通雨界与上界的通道,打破雨界的境界限制,让雨界也可以诞生第二步仙修,让自己的大本营,从东天搬回雨界,搬回越国,搬回七梅城…

    “林前辈,你这等真仙高人,是不是已经无敌于天下了!”两名飞升少女,对带队的渡真前辈崇拜不已。

    被称作林前辈的林姓渡真,捋了捋花白的胡须,满脸陶然,显然对下界飞升修士的崇拜十分受用。

    笑容中,同时还包含着淡淡的鄙夷、满满的优越感。

    渡真就想无敌于东天?别开玩笑了!这种蠢话,恐怕也只有刚刚飞升的修士才会说吧!

    不过这林姓渡真生来脸皮极厚,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并没有纠正两名少女的错误观点,理所当然接受着两名少女的崇拜。

    “飞升不易,尔等飞升修士要好好观摩此次历练的机会,仔细看老夫如何以真仙无上修为,和那些上古凶兽生死搏杀。若能从中体悟一二,于尔等而言,可是大有造化的事情!左满舵!老夫感应到那个方向有一只幼生期上古凶兽,与此**手相当危险,不过老夫何惧!因为这类生死决战,老夫已经经历过太多,太多!若畏惧,这道,不修也罢!”

    林姓渡真这话说得极有风范,仿佛前去和那幼生期上古凶兽对决,是一场九死一生的对决。

    霎时间,包括两名飞升少女在内,星舟上所有不明真相的低阶小辈,都被林姓渡真的大无畏气概折服了,同时开始为即将到来的大战感到紧张。

    他们有些担心,倘若林姓渡真被那只幼生期上古凶兽斩杀,他们是否会一起陪葬…

    “前辈,我们会不会死…”两名飞升少女,脸都吓白了,显然是惧怕林姓渡真口中的幼生期上古凶兽。

    “不必怕,有老夫在,尔等谁都不会死!老夫便是自己陨落,也绝不会任由小辈死在眼前的!老夫想要保护的人,便是天意要收,老夫也要将之夺回!”林姓渡真忘乎所以道,真当自己是天王老子了。

    “前辈!谢谢你!谢谢你愿意舍弃性命保护我们!”包括两名飞升少女在内,所有不明真相的幻云宗弟子都深受感动。

    林姓渡真内心得意不已,还想继续大吹法螺一番,便在这个时候,一个怯生生、略显憨厚的少年声音,传了过来。

    “林前辈,幼生期上古凶兽不是只有碎虚实力么?为什么你堂堂渡真,需要和一个碎虚生死搏杀,九死一生?好难懂,好难懂啊。”一个呆头呆脑的憨厚胖子,揉了揉后脑勺,大惑不解道。

    静。

    星舟上死一般的寂静。

    敢情幼生期上古凶兽只有碎虚实力!

    林前辈居然能把斩杀碎虚幼兽,吹嘘成是九死一生的惊世对决,也是没谁了…

    “前辈,原来幼生期上古凶兽很弱呀…”包括两名飞升少女在内,所有人都不崇拜林姓渡真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落差,一种感觉自己被欺骗的淡淡失望…

    气氛一瞬间好尴尬。

    林姓渡真狠狠瞪了那憨厚胖子一眼,心道这是谁家破孩子,嘴怎么这么欠,没好气呵斥道,“就你话多!就你话多!去,绕船跑二百圈!少一圈你就滚下老夫的船!”

    “啊?为什么要我跑步?好难懂,好难懂啊。”憨厚胖子挠了挠后脑勺,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但还是乖乖去跑圈了。

    “真是的,这胖子哪里来的,老夫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林姓渡真看着胖子乖乖跑圈,犹不解气,骂骂咧咧道。

    “大概是外门派过来的弟子吧,外门弟子都是边缘人物,没见过也不奇怪的。”有弟子答道。

    “不过这一期历练,似乎没说要安排外门弟子来参加呀,这个人该不会是冒充外门弟子,混上船的吧?”林姓渡真目光一眯,看着傻傻跑圈的胖子,内心有了几分探究。

    不过他很快又摇头否决了这种猜测。

    冒充本门弟子参加历练,哪有那么容易。非本门修士,一上特制的星舟,一定会触发警报的,除非是万古级别的老怪物,才能例外。

    这傻胖子会是那等万古老怪?可以避开星舟的身份核查?当然不可能啊!

    “对了!我听这胖子说,他叫余一痴。”有个弟子插嘴道。

    “哦?这胖子名字里居然有个痴?难怪看这里又痴又傻,乱说话得罪了林前辈都不知道。”有弟子无语道。

    …

    “余一痴…余一痴…”

    宁凡头一次皱了眉头,有了凝重。

    他眼覆青芒,看那渐渐远去的星舟,看那个在星舟上挥汗如雨跑圈的胖子,看他每一分道韵。

    这胖子,看起来很平凡。

    但不知为何,又给宁凡一种极不平凡的感觉。

    余一痴,余一痴…

    “此人真实修为确实不高,但他的道却很古怪。似无情,却又有情,似有情,却又无情。他道里的无情,像极了木松前辈的无情睁眼之法;他道里的有情,却又有说不出的玄机,道不尽的执念…余一痴,余一痴,原来如此…这名字的意思,原是指余生一个痴…不对,痴的不是他,是我…”

    当星舟远去,消失于视野,宁凡方才现出身形,自语道。

    似自语,却又似别有用心,故意说给什么人听一般。

    在宁凡道出此言的瞬间,远去的星舟上,那正在跑圈的胖子眼皮微不可查地一动,但继而目光又恢复了茫然。

    “愚者见我名,以为愚;真者见我名,得其真。余生一个痴,痴的不是我,而是你。这东阎罗,原来竟是如此执念入魔之人么,痴而不悔者,方为无上真魔。想不到我无心之下,一场花开一见,竟遇到了如此人物,这便是缘法的奇妙了。此人,也是为大千彩虹而来么。这倒是有些麻烦,我这花开一见之躯,若拼武力,可只有化神左右的修为,绝非东阎罗对手的;但若拼道念…”

    胖子明明没有说话。

    但却似乎有另一个声音,从另一个宁凡看不到的世界,用一种宁凡无法听到的方式,回荡天地,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