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62章 古烈今修皆落寞

第1162章 古烈今修皆落寞

    十年,对于修士而言太短。

    界河大战仍然是整个东天津津乐道的话题。

    十年当中,宁凡服食了大量的乌贼团子,整个人的气血,暴涨了数倍不止。这等气血数量,比之一些准圣都不弱太多了,当然,和黑绳那种生命力旺盛的怪物还是没法比的,和血神更乌就更加没法比了。

    同样气血暴增的,还有葬月,她的气血强度,已经超越了一阶准圣的范畴,可以真正二阶准圣媲美了。

    气血的增强,对于宁凡的实力,自然有这不小的提升。

    回神米的耗尽,则使得宁凡的战斗力有所跌落,难以超水平战斗了。

    当日与血神更乌一战,宁凡将剩下的回神米全部吃光了,没有回神米,十字光环是无法无限开启的。

    好在宁凡如今的修为,和界河大战以前截然不同了。现如今,以宁凡全盛状态的心神强度,可以持续开启十字光环半个时辰左右,比当年的415息提升了太多。

    半个时辰的十字光环,足够他解决绝大多数的半圣对手了;当然,远远不够他对付一阶准圣就是了。

    面对准圣,可以自保而无法取胜;面对半圣,已经无敌。这就是宁凡目前的实力定位。

    十年过去,葬月的伤势终于痊愈了。

    而宁凡也终于在某一天,悄然离开了杀戮殿。

    同样离开杀戮殿的,还有牛满山。他给宁凡烹饪了十年的乌贼团子,也教导了三名义子十年,是时候好好出去逛逛了。

    他在河底憋了太久,他要花些时间,在东天的各大星空游山玩水,寻访食材,好好玩个痛快。

    “哎,为父教导了你们十年,能领悟多少天牛皮纹的精髓,就全看你们三人的造化了。小八,小二,小鸦,你们三个记得勤学苦练,以振兴天牛族为己任,不可懈怠。”牛满山即将离开杀戮殿,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乌老八、朱二、鸦天狗。这十年,二人一狗对他还算孝顺,故而对于这二人一狗,牛满山还是稍微动了一点真感情的。

    这也是宁凡有意让乌老八等人牛满山为父的原因。牛满山有义子在宁凡身边,宁凡就更不担心牛满山会没事破坏世界了。

    “父亲!一路保重!”

    “阿爸,一路小心,早些回家!”

    “汪汪汪!”

    一人二狗全都涕泪横流,真情流露,让牛满山更加感动。

    有儿子的感觉真好!

    他牛满山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是孤独一人了!天牛族还有四个族人,哈哈哈!

    “哎,可惜你们坚决不让为父除掉你们的奴禁,否则为父说什么都不能让我天牛族人,继续给那宁凡当奴仆了。”言及于此,牛满山又有些恨铁不成钢,没好气地瞪了乌老八等人一眼。

    “一日为奴,终身为奴!小八承诺过要一生服侍宁凡主子,誓言犹在,岂能抛弃主子,请父亲原谅!”

    “小猪让父亲失望了!”

    “汪汪汪!”

    牛满山被乌老八等人的忠义感动了,虽说他不喜欢天天口呼正义的傻瓜,但也希望自己的三个义子,懂得感恩,不会背叛自己,不会背叛天牛一族。

    在牛满山看来,自己这三个义子,连主人都不愿背叛,又怎么可能背叛自己的父亲?都是好孩子啊。他虽然气他们不愿恢复自由身,却也感动于他们的赤子之心。

    “好好好!既然是你们的决定,为父也不逼你们。为父这便走了,你们三个切记不能将天牛一族的秘术传出…”

    又叮嘱了一番,牛满山才老怀欣慰地飞离了杀戮殿。

    而当牛满山一走,乌老八等人一瞬间变了脸,那变脸速度比翻书还快。

    敢情这些人对牛满山的父亲神情,都是装的!

    “嘿嘿,居然想让贫道背叛煞星!你虽是远古大修,可煞星日后的成就,却绝对在远古大修之上。此刻背叛了煞星,等煞星日后比你还强时,秋后算账怎么办!且跟在煞星身边,能获得多少好处,你根本不懂!你却不知,当初煞星主动要放贫道自由,贫道都没有同意!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乌老八怪笑道。

    “乌兄此言大善!给宁老魔当奴仆不仅不是屈辱,反而是一种荣幸,一种机遇!宁老魔为人,外冷而内热,只要我等尽心服侍,日后获得的好处,绝对比跟随任何一个主子都要大的!傻子才想要自由!”朱二深以为然。

    “汪汪汪!”

    乌老八等人的真正想法,牛满山注定是不懂的。不是牛满山憨厚老实,实在是乌老八等人太善于伪装真实感情了。

    …

    星空某处,宁凡忽然似有所感,朝身后遥远方向望了一眼。

    他的雨念传来感应,牛满山已经离开了杀戮殿。甚至于,雨念还将牛满山等人的对话,传到他的耳中。

    【为父这便走了,你们三个切记不能将天牛一族的秘术传出】。

    这是牛满山临行时的嘱咐,可惜这嘱咐,似乎只是牛满山的一厢情愿…

    宁凡一拍储物袋,从储物袋中取出三张牛皮古卷,分别是乌老八、朱二、鸦天狗献上来了。

    早在这三人刚得到天牛族秘术的时候,便争抢着将这秘术献给了宁凡。

    《天牛皮纹空间卷》,得自乌老八之手。

    《天牛皮纹遁甲卷》,得自鸦天狗之手。

    《天牛皮纹心灵卷》,得自朱二之手。

    据皮卷记载,天牛皮纹最初有十二种,半数失落在岁月长河当中,余下的六种皮纹,牛满山也并未全部掌握。

    天牛皮纹博大精深,想要全部修成,全部精通,太难。牛满山担心三个义子贪多嚼不烂,故而每个人都只赐予了一种最适合他们的皮纹修炼法门。

    却不料,这三种皮纹修炼法门,最终都便宜了宁凡。

    “【空间皮纹】,【遁甲皮纹】,【心灵皮纹】…其中空间皮纹领悟最难,如今的我居然连皮毛都难懂;遁甲皮纹所需修炼材料最贵;心灵皮纹反而是最易入门的一种,只需冥想便可修炼,无需借助外物。我体内本无天牛血脉,须择一入门,才能修出天牛血。十年前,我选的是心灵卷,可惜十年过去,我距离真正修出天牛血脉,仍旧差了一丝。从无到有,果然很难…”

    宁凡一叹,将三种皮卷收好,妖灵力催动之下,左目妖星之中,多了一个将凝未凝的天牛星。

    随着他妖灵力一收,左目妖星又一一消失了。

    “北天,我必去,那里的战况让我担心,但想要去北天,却绝非易事。我能使用的办法,只有古魔魔腔。可正统的古魔魔腔,修炼太难…”

    【魔腔分下品、中品、上品三等:下品魔腔可横渡一切中千世界;中品魔腔可横渡一切大千世界;上品魔腔可横渡轮回。】

    【下品魔腔,要求修炼者是具备一滴以上祖血的古魔,同时将空间之力修炼到掌位的临界点…】

    宁凡的魔血等级,达到了要求,无法达到要求的,是对空间之力的领悟。

    起码需要达到空间掌位的临界点才行!

    这个要求太高了,倘若宁凡真有这种空间资质,还修炼魔腔干嘛,四天九界皆可任意穿梭!

    正统魔腔暂时没有可能修成,如此一来,宁凡只能退而求其次,另外制定计划,打算自己创造一种修炼要求较低的【伪魔腔】,姑且先偷渡到北天再说。

    宁凡有着天人第二境的道悟,手中又有正统魔腔的修炼法门,想要在正统魔腔的基础上,创造一种伪魔腔神通,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但过程绝对不容易就是了。

    十年当中,宁凡除了吃团子、修天牛心灵皮纹、夜晚啪啪啪,余下的时间基本都在研究伪魔腔。

    目前为止,伪魔腔的研究进度,才进行到十分之一,便遇到了无法攻克的难点,让宁凡头疼不已,这也正是他离开杀戮殿的理由。

    宁凡取出搜宝罗盘,也不知以罗盘搜索了什么,而后罗盘上便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光点。

    距离他所在位置最近的光点,位于化龙星。

    化龙星原本不叫化龙星。五百万年前,化龙星还只是一颗废弃星,直到有一天,一个道号化龙尊者的人,来到这这颗废弃星,以大神通为此星开辟灵脉,迁移宗派。自此,此星开始以化龙为名。

    宁凡倒是没有想到,他要找的第一个东西,会在这化龙星之上。

    说起来,此星曾经的主人化龙尊者,还是宁凡刚入界河时的部将,有过袍泽之情。

    可惜那只是曾经了,此星的主人早已不是化龙尊者,因为化龙尊者已经战死…

    【属下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副将军答应。】

    【嗯?】

    【倘若属下和羞花道友一样,不幸战死于界河,希望副将军能将属下的本命法宝带回东天,交给属下的后人。】

    【…好。】

    【属下也有一个请求。若属下不幸殒命,希望副将军能将这封书信,转交给吾弟,就说来年的仙宗花会,大兄不去了…】

    【…好。】

    当年的回忆,重现于眼前,让宁凡微微一叹。

    化龙尊者战死了。

    至于化龙尊者的本命法宝,早已在宁凡返回东天的第一时间,便派人送回了化龙星,交到了化龙尊者的后人手中。

    既然恰好路过此星,宁凡倒是不介意散开神念,看看化龙尊者的后人生活是否还好。

    这一看,不要紧,宁凡竟看得目露寒芒。

    他将神念一收,朝着化龙星降落,此时此刻,化龙宗之内,正在举行一场小型拍卖会。

    此次拍卖会的压轴之物,不是旁物,正是化龙尊者的本命法宝黄龙索!

    这是一件十二涅法宝,是化龙尊者临死前,留给后人的护身之器,也是化龙尊者留给后人的唯一遗物。

    要知道化龙尊者战死之时,连全尸都没有找回…

    可此刻,这件遗物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拍卖会上…

    化龙尊者的后人居然将先祖的唯一遗物给拍卖掉了…此物既然归了化龙后人,如何处置,宁凡本不会过问,更不会动怒。

    让他动怒的,不是此事,而是其他!

    “三百五十一亿道晶!没有人再加价了吗!”主持拍卖会的,是化龙尊者的三个徒儿,皆是舍空修为。

    而化龙尊者的嫡亲后人,则坐在拍卖会下方。那是一个黑瘦的年轻人,区区渡真修为的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三名师伯拍卖掉先祖的遗物,眼中深藏一丝恨意。

    岂能不恨!

    化龙尊者为守东天,嫡亲族人中的强者全部带去了界河,也最终全部战死。

    剩余嫡支之中,就数他修为最高了,可区区渡真的修为,又如何守得住十二涅法宝这等珍贵之物。

    最终,此物被三名师伯串通外人,强行夺去,并举办了这次拍卖会…

    不仅黄龙索易了主,就连化龙宗,都不再属于化龙尊者的后人…

    “三百五十二亿!”又有人报出了新的价格。

    “三百五十四亿!”

    “三百六十一亿!”

    “三百八十…”

    一名万古一劫的仙尊老怪,举了牌子,正打算报出价格,可价格还没报完,忽有一阵狂风席卷整个拍卖会场,继而那名仙尊老怪手中的牌子,毫无征兆地,喀嚓崩为齑粉。

    “是谁!竟敢在我化龙宗的拍卖会撒野!”

    那仙尊老怪还未报价,便被人毁了举牌,颜面大失,正欲发怒。不过不待他出言,主持拍卖会的三名化龙宗舍空老怪已经冷着脸出声了。

    由不得他们三人不怒!

    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化龙宗,是化龙尊者的地盘!

    虽说化龙尊者已经战死,但化龙宗的护宗大阵尚在,等闲仙尊都不敢在化龙宗放肆的。

    来人的胆子太大了,居然敢砸化龙宗的场子,不想活了吗!

    “哼!”

    一声冷哼传来,带着无可想象的法力气势,将三名舍空老怪震得吐血倒飞!

    倒飞中,三人的肉身更是不断崩溃,竟连来人的一声冷哼都承受不住。

    所有人都被来人的恐怖实力吓得面色惨白!

    那名没来得及发怒的仙尊老怪,此刻冷汗直冒,暗暗庆幸。在他的认知当中,即便是仙帝强者,也未必能一声冷哼震碎舍空修士肉身,来人却能做到此事,起码是仙帝修为,甚至更强,此人绝对不是他招惹得起的!

    还好没有祸从口出,他真是太幸运了!

    “谁来给宁某一个解释,化龙道友的遗物,为何会被拍卖!”

    毫无征兆的,整个化龙宗暴雨骤降,冷冽地杀气传遍整个化龙宗。

    在绝大多数老怪惊骇欲死的目光中,宁凡一袭白衣,面色冰冷,走进了拍卖场。

    不是所有人都认得宁凡的容貌。

    但经过界河一战,绝大多数的东天修士,都知道了宁凡的大致容貌。

    如此一来,当场内修士发现来人居然是宁凡时,有人欢呼,有人恐惧。

    欢呼者,是因为亲眼见到了界河大战的英雄!

    恐惧者,是以为内心有鬼!

    三名舍空修为的化龙门徒,被宁凡一声冷哼崩溃了肉身,此刻只剩元神侥幸不死,自然是宁凡手下留情了,要留三人问话。

    三人一个个元神小脸因为过于恐惧,几乎扭曲。他们可是知道的,当日化龙尊者的遗物,还是宁凡派人送回来的。

    但他们不知道,宁凡居然关心化龙尊者身后事,关心到了如此程度,居然连如此不起眼的拍卖会都会亲自前来!

    “杀杀杀杀殿大人!小小小人有有眼不识泰山,请请请大人原原谅小人的出出出言不逊…”

    连血神更乌都能打爆的宁凡,要杀他们三个舍空小辈,简直易如反掌,他们岂能不惧!

    嗤!

    场内忽有某个二劫仙尊,面带恐惧,拼命朝拍卖会场飞出。

    “如此急于逃命,看来此事与你也有关呢,给我滚回来!”

    天牛皮纹,空间纹!

    宁凡大手一按,那名已经逃出化龙星的二劫仙尊,居然被宁凡跨越空间,直接捉回,随手扔在地上!

    空间皮纹他虽说尚未修炼入门,但即便只用个皮毛,对付一个二劫仙尊也足够了。

    这一手神通,震惊了无数人!堂堂二劫仙尊,面对宁凡居然连逃命都做不到,这太吓人了。

    “你为何要逃!”宁凡懒得看那三名舍空小辈,直接一个冰冷的目光,扫向那名二劫仙尊。

    他的煞气太恐怖了!那是屠戮过上百名仙帝的人,才能拥有的恐怖煞气!

    恐怖到只一个目光对视,被注视的二劫仙尊便直接瘫软在地,牙齿打颤,因为剧烈恐惧,已经一丝法力都用不出了!

    “小小小人该死!请请请杀殿大人饶命!”那名二劫仙尊终于还是咬着牙,求饶道。

    “宁前辈,不能饶恕此人!”却有另一道声音传来,那是一个黑瘦的年轻人,是化龙后人。

    “化龙道友的后人么…也好,你来给宁某解解惑吧,化龙宗,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

    化龙后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化龙尊者死后,化龙宗已无仙尊坐镇,甚至连碎念都死完了,可宗派宝库内的修真资源都还在。

    这样的化龙宗落在一些君心叵测的东天老怪眼中,就如同剥光了衣服了美人,可以任意施为的。

    有好几个万古仙尊,都盯上了化龙宗这块香饽饽,暗中一番争斗后,最终,万古二劫修为的寒山仙尊,成了化龙宗背后的新主人。

    化龙尊者留在宗派内的三名舍空徒儿,全部在第一时间,投靠了寒山仙尊,并仗着寒山仙尊的势,欺压着化龙尊者仅存无多的后人。

    甚至连化龙尊者唯一的遗物,都被夺来拍卖了。

    倘若不是宁凡恰好要到化龙星寻找某物,绝对不会知道,化龙尊者的后人,居然沦为了人人欺凌的羔羊。

    烈士为守卫东天而死,死得不值!那些胆小没有参战的人,不善待烈士后人也就罢了,居然还在后方欺凌烈士遗孤,此情此景,宁凡岂能不怒!

    岂能不寒心!

    宁凡忽然很想知道,那些为东天战死的烈士,他们的后人都是何等处境!

    “本殿问你,你可曾参加界河会盟!”宁凡对匍匐于地的寒山仙尊冷声质问道。

    “不、不曾…”寒山仙尊冷汗淋漓。

    “化龙尊者为东天而死,于你有恩否!”

    “有、有是有,但修真界本就是弱肉强食,本就是…”寒山仙尊想要辩驳一二,可惜,宁凡根本懒得听他辩驳。

    他知道强存弱亡是修真界的常识!

    可在那常识之上,还有着更重要的东西,既然寒山仙尊不懂,那么宁凡也不指望他懂了。

    今日他要以寒山仙尊为戒,让整个东天知道,欺凌烈士遗孤,是何等下场!

    “给你十息,逃吧!”宁凡无情道。

    “什、什么!”寒山仙尊面色一震,一瞬间听明白了宁凡的意思。

    宁凡要杀他!

    不服,他不服!可不服又能如何!他打得过宁凡吗!

    这修真界一切道理,最终都要靠拳头来说。若没有相应的实力,谁会管你公平不公平!

    “一息!”

    玛德居然已经开始计时了!

    嗤!

    寒山仙尊内心发狠,咬断整个舌头,以痛楚刺激神经,令身体暂时脱离了恐惧,恢复了动弹。

    而后又一次,拼命朝着拍卖场外逃去。

    他逃得十分拼命,一次次喷出精血,借血遁跨越星空!

    他无比后悔,后悔自己动了贪念,打了化龙宗的主意,可一切都已经晚了!

    二息!

    四息!

    八息!

    十息!

    即便寒山仙尊已经逃出极远,宁凡还是一瞬间将他吸回身前,只一根手指按下,便将寒山仙尊的肉身碾压崩溃,元神按杀!

    何其强势!

    何其霸道!

    所有人的都安静了,有人恐惧,有人羞愧。

    “你们三个背师之徒,想怎么死!”宁凡的目光又扫向三名舍空老怪的元神。

    以他的情报能力,轻易就从此地一些女修心中,知道了这三人身份、所作所为。

    这三人是化龙尊者的爱徒,曾被化龙尊者赋予深深的信任!

    若非信任,化龙尊者又怎会留这三个徒儿坐镇宗派,守护后人。

    可这三人辜负了师尊的期望,居然联合外人谋害师尊的后人。

    以宁凡的偏激,是绝对不会饶恕这种欺师灭祖之徒的。那三人也是深知这一点,惊骇欲绝之下,夺路便逃。

    可万古仙尊都逃不掉,他们三个又岂能逃得掉?

    随着宁凡虚空连点三下,三名舍空老怪惨叫而亡,连拍卖会场都逃不出去。

    “多谢前辈为我报得大仇!”化龙后人见仇人们都死掉了,对宁凡感激涕零,激动地跪在地上,对宁凡不停叩拜。

    宁凡摇摇头,以袖风将化龙后人扶起,又抛给此子一个储物袋,而后飘然离开拍卖会场。

    “恭送杀殿大人!”

    无数修士感慨于宁凡威势,起身相送,可实际上,宁凡并未离开化龙星。

    他身形一晃,飞至化龙星最高的一座山峰,并没有急着从此星之上取走某物,而是沉默。

    正是秋季的化龙星,毫无征兆地有了寒冷彻骨的秋雨洒落。

    宁凡立在秋雨中,看着那无边雨幕,好似从雨幕中,看到了无数东天修士死战界河的身影。

    又好似看到了无数紫斗仙修为守护紫斗仙域,身死族灭的壮烈身影。

    “这就是你们想要守护的世界吗…”

    “这就是紫斗仙皇想要改变的世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