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61章 做我的儿子吧!

第1161章 做我的儿子吧!

    说是要大宴十日,但宁凡当然没有那个心情,真的欢庆十日的。

    为了这场胜利,东天修士的牺牲很大当然了,因为宁凡的介入,牺牲人数远比预期要少就是了。

    第二步仙修,战死了六十万人。

    强如仙帝强者,都战死了六人,叛逃了三人,疯了一人。

    准圣强者同样付出了惨重代价:向螟子失去半边肉身,木松道人失去整个肉身,后土老人毁了掌位虚空,南族五长老、六长老同样受伤惨重。

    这场胜利,来之不易。

    与这种动辄波及一界的大乱相比,东天以往的战乱、宗派战争,实在不值一提。

    因为荒古封印拦路,宁凡暂时没有办法前往北天,不得不耐着性子,为这场席卷了整个东界河的战乱收尾。

    生者是幸运的,死者、伤者却是不幸的。

    在这场界河大战当中身负重伤的东天修士,足足有二十万人。这些伤者不宜远行,大多就近安置在太渊渡口,无数擅长医道、丹道的修士,负责照看这些负伤的英雄。

    身为一名金丹级九转炼丹师,宁凡的炼丹术,自然是治疗伤者不可或缺的东西。

    欧阳暖的炼丹术同样很高,为医治伤者付出了不少汗水。

    暗地里,宁凡甚至还打算命令香火空间的几名金丹炼丹师,为东天伤员炼制丹药。

    不幸的是,这些香火奴身份的炼丹大师,根本无法为宁凡效命了。

    他们不是东天修士,他们是极丹圣域的土著,于情于理,是无法生活在外界的。

    虽说居住在香火世界,和直接居住在东天不同,他们仍旧承受了离开极丹圣域的巨大副作用南药圣的诅咒。

    极丹圣域的本土修士,无法生活在外界的最大原因,就是圣人诅咒,这也是当初宁凡没有带多兰离开的原因。

    当初宁凡从极丹圣域带出来的香火奴,所有人的修为都开始一天天跌落,并一日日走向死亡。

    那些为宁凡开采金银矿的香火奴,因为一日日虚弱,已经有些挖不动矿脉了。

    那几个炼丹大师,同样无法再未宁凡效劳,恳求着宁凡将他们早些放回极丹圣域,否则再呆在东天,他们迟早会虚弱而死的。

    考虑到这几个炼丹大师曾帮自己炼制过龙马十六心丹,宁凡倒也不忍心让这几名炼丹大师真的陨落,不得已之下,以修真界一种保存生机的冰封秘法,将这几个炼丹大师在龟息状态冰封了。

    虽然无法抑制这几人的修为跌落,但至少能保住他们一息生机不灭。待来日,宁凡找到办法返回极丹圣域,会依照承诺,放他们自由。

    至于其他香火奴…

    抱歉,宁凡没有那个本事,将所有人都龟息冰封。这种保存生机的秘法,对施术者本人会有不小的损伤,宁凡就算把生命耗尽,也没有本事拯救所有香火奴,且他有什么义务救这些人呢?

    这些香火奴本来就是他的敌人,当年就该赶尽杀绝的。宁凡从来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让他损伤自身去救敌人,没有任何可能的。

    他最后的仁慈,仅限于施展幻术,令这些日渐消亡的香火奴全部沉睡,起码感受不到濒死的痛苦和恐惧。

    也算是奖励他们这些年来挖矿的功劳吧。

    扯远了…

    一连数月,宁凡和欧阳暖带着一大批东天炼丹师,忙于炼丹,救治伤者。

    数月后,包括向螟子等准圣在内,所有伤者都脱离了危险,剩下的便是漫长岁月的自我疗伤了,至少宁凡已经没有继续逗留太渊渡口的必要了。

    终于有一天,宁凡和向螟子等准圣辞行,决定离开太渊渡口,带着麾下众人先一步返回东天。

    宁凡打爆血神更乌的战绩,震撼着每一个东天修士的内心,所有人都敬畏着强大无敌的宁凡,只有向螟子一如既往,以忘年交的身份,和宁凡自然交谈着。

    木松道人也好,南族两名长老也好,一个个面对宁凡之时,则都有些局促、客气,宛如晚辈面对长辈一般,低人一头的感觉。

    “此子连血神更乌都能打爆,隐藏得好深,暗族也好,异族也好,所有人都被此子的表象实力欺骗了!不论他是本身修为达到了远古大修,还是拥有某种特殊手段达成了此事,都非我可比!幸好,老夫之前无心插柳,和此子结了一段善缘,故而不必担心日后会与此子成为敌人。只是日后面对此子,再也不能以前辈自居了,须对此子礼敬三分…”这是木松道人的内心活动。

    “还是我们南族聪明!早在此子当年掌毙准圣分身的时候,就知道此子是一位深藏不露的远古大修!只是没想到此子居然能打爆同为远古大修的血神更乌,看来此人即便在远古大修一级当中,都属于顶级强者。这种人,我南族不可得罪,只能礼遇!”这是两名南族准圣自以为是的内心活动。

    宁凡不知道木松、南族准圣的内心活动,也并不关心,只是对这些人的拘谨有些无语。

    看来这些人是铁了心,要将他当成一个远古大修来对待了…

    因为牛满山有言在先,不愿宁凡暴露他的存在,故而宁凡并不打算和木松等人解释太多,只能任由木松等人暂时误会着。

    “这就打算回东天了?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帮助我们几个老不死疗伤了?”向螟子笑道,一半肉身是血肉之躯,另一半肉身则是法术虚构,暂时拿来充数的。这等半实半虚之躯,本是因为半边肉身被毁,不得已而为之。但近来,也不知向螟子领悟到了什么,这种半实半虚的肉身,居然带给宁凡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捉摸不定,飘忽难测,令人称奇。

    “嗯,打算回去了,诸位前辈的伤势已经稳住,剩下的部分,想必诸位前辈内心深处早有办法应对了,否则这些日子也不可能面露喜色的。”宁凡答道。

    此战,向螟子等准圣看似付出巨大,但得到的好处更大。

    当日一战,几名准圣命悬一线,险些战死,濒死之际,每一个准圣都获得了巨大的生死体悟,对于日后修为继续提升,有着巨大好处。

    木松道人隐约看到了一线道路,可通往三阶准圣!

    向螟子愈加确认了二阶准圣的道路,一旦修复肉身,便可正式着手突破二阶准圣,更似于虚实之间,领悟到了什么无上妙法!

    后土老人虽然碎了掌位虚空,但对于土之一道的理解,更加深刻了,精进了不知多少!

    两名南族准圣同样获得了玄妙体悟,对于修为提升大有裨益。

    如此一来,这些准圣自是心情不错。可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中,就有些奇怪了。付出惨重居然还如此高兴?一般人还真想不明白,向螟子等人是在高兴什么。

    宁凡自然明白,此刻这么一提,向螟子等人果然笑容更多了。

    “看你急于返回东天的模样,想来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做吧?需要人手帮忙吗?”向螟子笑问道。

    若宁凡有要求,他一定会帮助,这一点毫无疑问,即便他只剩半边肉身,也是一样。

    宁凡摇摇头,“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前辈安心疗伤便是,不必担心。”

    “也好,既如此,我们也就不留你了。东界河的乱局虽已平定,不过返回东天以后,还是要多加小心,谨防有古魔开启魔腔,降临偷袭。”向螟子早已听说玄尾道人魔腔降临的事情,故而提醒宁凡,希望宁凡不要大意。

    “嗯,我会小心的。”

    …

    让宁凡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趟回到东天,一路上居然遇到了好几拨迎接他的修士。

    这些修士是自发迎接他的,一得到宁凡即将返回东天的消息,这些人便在途径杀戮殿的必经之路上,没日没夜地等待,只为迎接英雄凯旋。

    没错,英雄!

    距离东界河的平定,已经过了数月,数月时间,足够有心人将宁凡的战绩无限放大、渲染了。宁凡拯救东天的功勋,早已传遍东天,成了无数不明真相的修士心目中的英雄!。

    从前,宁凡固然也算名满东天,但那时的名声,都是凶名、恶名,令人闻之生畏。那个时候,会崇拜宁凡的,只有少数东天魔修,更多的人还是对宁凡报以恶感的,甚至为了讨好暗族,背地里对宁凡暗中下手。

    今时不同往日,但凡了解界河之乱严重性的修士,无不对宁凡打爆异族、拯救东天的事迹报以感恩!再谈起宁凡,东天好汉哪一个不竖起大拇指,夸宁凡一句真好汉、真英雄!

    就连许多从前看不惯宁凡的人,经此一事后,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看走眼了。这些人开始悔悟,开始顺着大流,歌颂宁凡的功绩。

    于是乎,无数歌颂宁凡的诗篇开始出炉!

    于是乎,世人的舆论开始一面倒地扭转,朝着对宁凡有利的方向快速演变!

    有人说,宁凡不是霪棍,只是稍微有点风流罢了,英雄嘛,风流一点有什么关系,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有人说,宁凡不是杀人狂,只是行事风格稍微有点偏激罢了,英雄嘛,屠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不杀人算什么英雄好汉,不杀敌怎么拯救世界!

    有人说,宁凡不是坏人,不是魔头,恰恰相反,宁凡是好人,是大德者,是拯救天下的功臣,是脱离了蒙寐低级趣味的人格战士。

    更有人说,宁凡的功绩,可以比拟东天祖帝了。东天祖帝死前曾有遗言留下,异日若有人能救东天于危亡,可登极为祖帝。很显然,如今的宁凡已经符合了继任祖帝的资格…

    以宁凡搜集情报的能力,如何不知,现如今,整个东天处处都有与他有关的讨论。毫无疑问,他已经成了时下最热门的话题。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吹捧他,几乎将他吹成了道德圣人,正义楷模…

    这让宁凡十分无语,他是个什么货色,他有自知之明。道德楷模?他可当不了,舆论吹得有些过了。

    这不是什么好事。

    任何事情被吹得太过,最终一定会起反效果,引来一大批反对者。

    考虑到越来越多的人在讨论东天祖帝的遗言,宁凡不得不怀疑,这种过分的吹捧,是有某些人在刻意推动。不愿坐视他凭借拯救东天的盖世功勋,接受东天祖帝的遗命,登临那至高无上的祖帝宝座,成为又一个东天祖帝。

    东天祖帝,呵呵…

    这种毫无意义的虚名,宁凡一点也不在乎,甚至于,若非有舆论提到了这件事,宁凡都不知道原来东天祖帝还曾立下过遗命,拯救东天者,居然可以继位祖帝…

    “真是无趣。我等在前方浴血厮杀,后方却有少数宵小,在图谋算计一个虚名。与那些奋战前线的修士相比,推动这些流言的人,当真有些寡廉鲜耻了…”宁凡冷笑道。

    他不知道是谁在推动这些流言,也并不关心。

    与什么劳什子的东天祖帝遗命相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懒得理会此事。

    宁凡带着麾下修士,一路回到杀戮殿,一回杀戮殿,便诡异地闭了关。

    没人知道,宁凡闭关期间都在干什么。

    众人只知宁凡闭关之地,每一日都会散发烹饪海鲜的奇异香气,那种香气,绝非四天任何一种菜肴可以发出。

    “这小霪贼,一个人在洞府里干什么…”葬月十分不爽。

    她为了宁凡的安危,不惜冒着刚刚突破准圣、境界不稳的危险,跑去界河救援宁凡。为了宁凡,她受了一身伤势,虽非诸位准圣最重,却也绝对不轻的,可宁凡居然没有给她足够的嘘寒问暖。

    不爽,真是太不爽了!

    哼!真是个没良心的小霪贼!她就不该急匆匆地跑去救他!

    葬月的抱怨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没过几天,宁凡便走出洞府,拿出第一批烹饪好的乌贼团子,要喂给她吃。

    “这是什么东西!我不吃!”葬月傲娇地拒绝道,内心却有些美滋滋,为宁凡的良心发现感到高兴。

    “这是乌贼团子,据说是流传自扶桑仙国的…”宁凡答道。

    “炼食!莫非是传说中,和丹药同等效果的炼食!”葬月微微动容,以她的十分阅历,自然听说过扶桑仙国的炼食。

    扶桑仙国是真界的诸多仙国之一,国中修士不修丹道,而修食道。不炼丹药,只炼食材,是为炼食。炼食炼食,其实和丹药用途差不多,有的炼食可以提升修为,也有炼食可以疗伤、解毒。比起味道单一的丹药,炼食的味道美味得太多,只是制作起来,比丹药更加繁琐,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烹饪,需要许多特殊手法,甚至需要具备与同等级的。

    扶桑仙国的炼食名声虽响,却向来不外传。当年的葬月并未到过扶桑仙国,对于炼食一事,只是道听途说,从未品尝过。

    今日还是第一次品尝。

    “这乌贼团子,是用更乌的大修血肉烹制而成,药力极强,吃一个团子,几乎等同于服食一颗九转帝丹级丹药了。你伤势不轻,吃一些,对身体好。”宁凡关心道。

    “嗯…”葬月居然难得地小鸟依人了一次,没有和宁凡对着呛,红着脸,吃了一个宁凡喂得乌贼团子。

    “好吃。”葬月满意地笑道,也不知是对团子的味道满意,还是对宁凡的亲手喂食感到满意。

    “不是让你吃味道,是让你炼化团子里的药力!”宁凡无语。

    “你没有食魂,这种炼食,你绝对做不出来,是帮助你战胜血神更乌的人,帮你做的么…”葬月好奇地问道。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宁凡没有隐瞒,点点头。他虽答应牛满山不主动泄露此事,但这是葬月自己看出来的,可不关他的事。

    “与虎谋皮,小心反受虎伤…”葬月有些担心宁凡,提醒道。

    “不怕,他有因果大誓在我手中,不会对我不利。”宁凡没有多做解释,只说了一个因果大誓,便让葬月放了心。

    因果大誓的保障性,比心魔大誓更好,有此一誓,她倒是不必担心宁凡的安危了。

    “我还要吃。”

    “好,你拿着这盘团子,自己吃,我得帮助牛前辈,再做些团子…这团子不仅可以拿来疗伤,更可用于修炼,不过由于团子药力太强,反而不是普通人可以服食的,起码需要半圣以上实力才可服食,若非如此,倒是能拿来给其他人吃…”宁凡遗憾道,转身要走。

    葬月又不爽了!

    只是因为别人修为不够,吃不了乌贼团子,这小霪贼才拿来给她吃的么!

    这个理由,让她不高兴!

    而且宁凡居然不喂她了!

    她一点都不想自己吃啊,她比较想让宁凡喂!

    不过这种羞耻的要求,傲娇如她,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如此一来,葬月只能眼睁睁看着宁凡转身离开,一个人端着盘子,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郁闷得直跺脚。

    “这个女人,居然会跟我撒娇…”宁凡虽然背对葬月,敏锐的感知,却把葬月的动作看了个完全,内心失笑不已。

    他可从来不知道,葬月还会有如此小女人的一面,稍微有点可爱呢。

    于是乎,当宁凡过了几天,端出第二盘乌贼团子给葬月吃的时候,他十分负责任的把葬月睡了。

    嗯,这个转折有点突兀,让葬月羞愤不已。

    她虽然不是第一次和宁凡这样那样了,但别忘了,她现在可是一个伤员啊!宁凡怎么可以对她这样那样…

    难道都不顾及她的身体吗!

    嘴巴虽然怨言不少,不过葬月的身体比较诚实,完全没有任何反抗行为,反而十分迎合宁凡的碰撞。

    “哼!果然…果然是小…小霪贼…就会…就会欺负啊…啊…轻点…慢…慢点…我的伤…”

    “别怕,我有双修之法,可以帮助你吸收炼食的药力,加速疗伤的。口是心非的女人,你的身体远比你身体诚实!”

    “休…休得胡言!我可是…可是名动上古的…大帝…”

    “再名动上古,今日也要叫你求饶!”

    “啊啊啊…不要…疼…”

    …

    总之,接下来的日子,葬月的伤势以空前的速度痊愈了,一身气血更是比受伤前增长了一成不止,这都是乌贼团子与双修的功劳。

    就连突破准圣的境界,都在宁凡的帮助之下,彻底稳固了。

    实际上,宁凡参加界河大战的数十年间,葬月虽说侥幸突破了准圣,但境界其实还有些不稳,本不应立刻参战的。

    但她还是去了,因为受伤的原因,根基本来都有些受损了。这一切,她都没有告诉宁凡。

    不过宁凡何等眼力,又岂会看不出来。眼见葬月的根基得到修复,境界真正稳固,宁凡这才放了心,心道牛满山果然没有骗他,乌贼团子确实有稳固准圣境界的奇效。

    宁凡与葬月白天吃团子、晚上啪啪啪的事情,怎么也不可能瞒过姚青云等女。

    诸女知道宁凡是在帮助葬月疗伤,倒也没有什么不满,不过杀戮殿主大人,你可以稍微雨露均沾一下吗?

    怀着这种疑问,开始有女子自行加入到晚上啪啪啪的行列。

    乌贼团子不是谁都能吃的,她们也不屑于为一道美食争风吃醋。

    但啪啪啪这种有关自身幸福的事情,她们多少还是要争取一下的。反正宁凡也榨不干,乱古传人可不是吹的,一夜想来几次就来几次可不是说说而已…

    和平的气息笼罩着杀戮殿,笼罩着整个东天。

    这种和平气息一持续,便持续了整整十年!

    整整十年,牛满山才将宁凡获得的更乌血肉,全部炼制成了炼食。

    莫看乌贼团子小小一颗,但为了炼制一颗团子,往往需要动用一座山数目的肉块。如此一来,即便更乌肉身巨如星空,也不过烹饪出了一万多个乌贼团子。

    这些乌贼团子,一半被葬月吃了,一半被宁凡吃了。

    饭是牛满山做的,可牛满山却没有福气多吃乌贼团子,因为他没有肉身,只有真灵!他没有足够的气血,承受乌贼团子的药力,偶尔吃一个,都需要很长时间消化,故而只能偶尔吃些,尝尝味道,大部分团子都入了宁凡、葬月的肚子。

    但他还是乐此不疲地给宁凡做着乌贼团子,任劳任怨。

    这是他给宁凡的回报。

    回报宁凡的理由,是因为宁凡居然一口气,给他找了三个合适的继承者,来继承天牛血脉,来给他当儿子!

    犹记得十年前,宁凡刚回杀戮殿,便一口气叫来了几十个资质绝佳的仆从,让他挑选几个当儿子。

    对于宁凡的这种行为,牛满山一开始是愤怒的,觉得宁凡小瞧了他选择儿子的标准。

    他的儿子,自然要修天牛族血脉。天牛一族人丁不丰,但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是资质绝顶之辈。

    不是身为天牛,资质就一定绝顶,而是只有资质绝顶的人,才能资格修天牛之道!

    天牛神通,全在皮纹之上。人言天牛皮纹,犹如逆圣掌纹,堂堂逆圣掌纹,是那么容易修炼的吗!

    非拥有大智慧的人,修炼不得!

    非百万年一出的人杰,修炼不得!

    修炼天牛血脉的门槛,起码要是百万年一遇的人杰;若想将天牛血脉修到,则唯有那种心存邪念的人,才能做到此事。

    为什么!

    因为天牛一族的来历!

    太古某皇得道之日,天意化剑斩其半掌,化天牛一族,是为天牛族之始。

    天意为何要斩那名太古仙皇?

    因为那名仙皇走的是世间最为纯正的无上邪道!他的半掌演化而成的天牛一族,更是邪祟中的邪祟。

    可笑天牛一族的族人,也不知是基因突变还是怎么了,居然一代比一代老实,当真变得憨厚如牛了,完全偏离了天牛族的邪道本质。

    天牛族始终无法诞生圣人,固然有天意阻碍的原因,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却是天牛族始终无法诞生一个将无上邪道修到顶峰、修至纯粹的人。

    那些真界圣人、仙皇不愿帮天牛族培养圣人,也是因为他们惧怕沾染天牛族的无上邪道,怕因为此事受到天意的牵连。

    培养一个圣人,对于真界第四步仙皇,能有多难?

    可那么多仙皇都不愿沾染天牛族的无上邪道,最可见此族邪道是何等可怕了。

    紫斗仙皇是唯一一个不惧天牛邪道的异类,可惜,他死得太早,最终也没来得及帮助天牛一族诞生圣人。

    而那些憨厚的天牛族人,从来没有认真想过,本族强者无法成圣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族人太过忠厚老实,无法贯彻邪道。

    牛满山是唯一一个异类!

    他年纪轻轻,就敢调戏灵山上的尼姑,惹得真界灵山天怒人怨!

    他明明身为紫斗仙修,却敢怨恨紫斗仙皇,之前更是一怒,对所有紫斗后裔动过杀念!

    他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他的身上,邪气凛然,但可惜,他还没得及贯彻他的邪气,就为了天牛一族的未来,答应紫斗仙皇的承诺,变成了封印塔,永镇幻梦界的界河…

    牛满山很生气!他觉得宁凡随便找几十个人让他挑选,是在糊弄他!是对承诺的不负责!

    他是邪道中人,自然之道自己想找的义子,不仅需要拥有百万年一遇的资质,更需要拥有百万年一遇的邪道天赋!

    唯有崇拜邪道、从内心鄙夷正道的人,才有望将天牛族发扬光大!

    他拒绝收宁凡为义子,并不仅仅是因为宁凡父母尚在,更重要的是,宁凡表面是一个邪魔,但内心,却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原则与正义,这正是与天牛族邪道主旨相违背的东西!

    所以纵然宁凡资质逆天,他还是找了个天牛族惯用的父母条约,否决了宁凡。

    他从来不是守规则的人,若非宁凡本性不适合修炼天牛皮纹,他哪里会管祖先有什么规矩,就算宁凡有八个爹妈,他也会设法逼宁凡拜他为义父的!

    他可是以不择手段闻名上古的牛满山!

    所以他很生气,非常生气!

    他要找的是普通儿子吗,宁凡随随便便就找几十个人给他选,他凭什么要从一堆垃圾里面选天牛族的传承者!

    “你,资质太低,不合格!”

    “你,长得太丑,不合格!”

    “你,正气太多,不合格!”

    “你你你,还有你,通通不合格!”

    牛满山一副颐指气使的姿态,只几句话的功夫,就将宁凡安排过来的魔道、妖道天才,否决了大半。

    那些被他否决的人,一个个悻悻离去。他们来之前,宁凡吩咐过了,说牛满山是一个古之前辈,神通广大,若能拜他为父,此生最低都能成为仙帝。

    一听能成为仙帝,这些滚刀肉谁不希望能入牛满山的青眼。

    可惜牛满山的眼界太高了,根本看不上他们!

    牛满山越看这批人越气,心道宁凡都给他安排的什么歪瓜裂枣,简直不堪入目,和古修士没得比!

    随着牛满山的不断否决,最终,他的面前只剩下最后三个人了。

    不,说是三个人不准确。

    其实只是两个人,一条狗。

    “你爷爷的!宁凡小儿居然拿条狗来凑数,难道想让本座收条狗当儿子!本座若是收条化形都做不到的狗当儿子,岂不是要被人笑死!一条狗,居然是一条狗…”

    牛满山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把眼前的鸦天狗给炖了烧肉吃。

    但当他认真打量了眼前的鸦天狗几眼,怒气一瞬间就僵在了脸上。

    嘶!这、这是天狗!

    不是普通的天狗!

    居然是天狗一族百万年一遇的叛血妖犬!

    顾名思义!一般的天狗是忠诚的,是不会背主的。

    可这一只不一样啊,这居然是一只拥有叛乱血脉的天狗!

    若是让这只叛血天狗修炼天牛血脉,说不准还真能修炼出一些门道,走出一条和天下所有犬类背道而驰的道路!

    牛满山的目光又落到乌老八身上,更惊讶了。

    被骗了!

    他一开始,只注意到乌老八丑陋不堪的容貌,下意识就像驱逐此人。

    但当他察觉到此人资质,顿时惊为天人!

    黑运!且不是普通等级的黑运!

    此人完全就是世间所有倒霉事物的载体!和天牛族的无上邪道,竟有着异曲同工的玄妙!

    人才啊!

    牛满山的目光,最终落在朱二身上,继而瞪圆了双眼,惊讶不已。

    他发现了什么!

    一只猪,一只幻术天赋高到发指的猪!

    但这并不是让他吃惊的重点。

    让他吃惊的是这只猪,道心深处,居然充满了人性的污点,道德的沦陷!

    暴食,**,贪婪,暴怒,懒惰,悲观,自负,怕死,无耻,嘴贱,丑陋,自私…

    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的道心,能修炼到如此负面、罪孽的境界。

    这只猪的身上,简直找不到优点,只有数不尽的缺点。

    但缺点多到如此程度,有时候,反而可以成为无人企及的才能!

    又是一个人才!

    “第一个问题,父母尚在否?”牛满山哈哈大笑,问道。

    “早就没了。”

    “记不得了。”

    “汪汪汪。”

    朱二掏耳朵,乌老八挖鼻屎,鸦天狗追着尾巴转圈,谁都没把牛满山当回事。

    “很好!第二个问题,愿意做我的儿子吗!”牛满山又问道。

    “不合适,这不合适。贫道命中犯煞,只能给人当爹,不能认人当爹。”

    “叫我一声猪爷爷,老猪就考虑考虑当你爸爸。”

    “汪汪汪。”

    没有宁凡在这里,乌老八也不是最最忠诚的小八了,朱二也不是最最听话的小人了,一个个都牛气得没边。

    “敢跟本座这么说话,有点意思!第三个问题,你们愿意为了紫斗仙域战死吗?这个问题,很重要,本座只想收破坏世界的义子,可不想收保卫世界的义子。”

    “开什么玩笑!你居然怀疑贫道对紫斗仙域的忠诚!你居然唆使贫道破坏世界!哼!你可知,贫道乃是世间顶顶不怕死的战士,为紫斗仙域战死,又有何难,更有何惧!只是纵然贫道壮烈就义,也不是为了主人的赏赐,而是为了一腔忠诚,满腔热血!你不懂!贫道看到的世界,你,看不到!”乌老八极尽装逼道,倒是把当日木松道人的口气学了个七七八八。

    “少废话,叫我一身猪爷爷,我就给你当猪爸爸!”朱二不耐烦道。

    “汪汪汪。”鸦天狗屁股对着牛满山,噗嗤放了个屁,然后不屑一顾地走了。

    想走。

    但哪有那么容易!

    “哈哈!居然没有一个对紫斗仙域忠心!本座看你们真是太顺眼啦!你们都不是什么好鸟,都是人才!本座很满意,哈哈哈!”

    轰!

    一室之内,牛满山毫无保留地将远古大修威压释放出来,将乌老八、鸦天狗、朱二死死压在地上,震惊到无法言语!

    乌老八怂了!

    朱二怂了!

    鸦天狗怂了!

    他们一想到刚刚对牛满山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语,恨不能时光倒流,重新来一遍问答!

    “做我的儿子吧!”

    于是…

    三个怂包屁颠屁颠认了干爹…

    一认便是十年…

    而且认得甘之如饴,逆来顺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