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60章 荒古封印!

第1160章 荒古封印!

    异族准圣们去而复返,回到天影族遗迹。一番探查封印塔后,得出一个结论:完好度九成九的仙皇封印,已经没有任何破坏的可能。如此一来,自前度入侵东天之后,异族筹备了数千万年的第二次入侵计划,终于成了一纸空谈。

    封印修复了,且比数亿年以来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力量强大!此后相当长的时间里,受九成九威能的仙皇封印限制,不仅仙帝级别的异族无法出水作乱了,便是低阶异族,都极难出水了!

    东界河的异族之乱,终于平定了!

    在这场持续了数十年的战役之中,毫无疑问,要数宁凡的功勋最大!屠仙帝,斩半圣,收雷婴,修封印,打爆血神更乌…雪片般的情报,从界河发回东天,无数人被宁凡最新战绩震慑,敬畏难言!

    宁凡居然强大到连远古大修都能打爆了吗!

    很多人都开始私下讨论这个问题,更多人的开始疯狂打探此战的细节。对于这一切,宁凡并不知晓,便是知道,也不会关心的。

    又一次回到第六路水面,宁凡脚踏河水,沐浴在界河黄昏的景色中,看着水面修复得近乎无损的仙皇封印,长长松了一口气。

    “东界河的异族之乱,总算是告一段段落了。不知其他三大天界的界河乱局,是否也都平定了…”顺着第六路水流,宁凡遥望着北天方向,沉吟不语。

    喀喀喀!

    识海忽然传来一股撕裂剧痛,是牛满山的真灵,正在一点点分离他的身体。

    剧痛之下,宁凡几乎无法站稳,直接跌坐在水面上,忍着剧痛,一点点和牛满山的真灵分离。

    因为虚弱,牛满山幸运地昏睡了过去,避免了要替宁凡分担一半的分裂痛苦的结果。如此一来,所有分裂之痛,几乎全部由宁凡一个人承受了。

    整个真灵分离过程,足足持续了四个时辰。

    夕阳落下江面,黄昏变作深夜。

    许久之后,宁凡终于呼出一口浊气,从识海当中逼出了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真灵。

    牛满山的真灵。

    和偷袭宁凡时的真灵大小不同,此刻的牛满山真灵因为力量耗尽,已无法保持人形大小,和那狼狈逃走的更乌真灵一样,都缩小到了蚂蚁大小。

    蚂蚁大小的牛满山,在宁凡的掌心呼呼大睡;明明气息虚弱,呼噜声却十分响亮,意外地中气十足。

    这牛满山真的力量耗尽了么?中气居然还这么足…

    宁凡暗暗腹诽,却没有吵醒牛满山的意思,而是取出了几颗九转帝品的疗伤丹药,抽出药力,注入到牛满山的真灵体内。

    这些九转帝丹是更乌体内的财宝,被宁凡战后缴获,此刻拿来治疗牛满山再合适不过。

    倘若没有这些丹药救治,牛满山起码要沉睡数百年才能苏醒;使用了丹药就是不一样,随着药力的吸收,牛满山的蚂蚁真灵越长越大,只一炷香便长到了拳头大小。

    又一炷香过去,真灵已经恢复成人大小,并终于苏醒过来。

    “还算你小子有良心,知道给本座恢复力量,孺子可教也!”

    牛满山舒服得伸了一个懒腰,继而大口呼吸着界河水面的空气。

    太清新了,太令人怀念了,这就是自由的味道啊!他有多少年没呼吸过水面上的空气了!快十亿年了吧!终于离开了该死的水底!

    “按照约定,晚辈已经将前辈带出封印塔了,希望前辈也能遵守承诺,此生不胡乱伤害任何一个紫斗仙修。”宁凡看着一脸幸福的牛满山,深为感慨。空气这种东西,拥有的人是不会珍惜的。有些东西果然还是要失去一次后,才能明白它的可贵。

    “放心放心,本座可是连因果大誓都发下了,怎么可能违背誓言。好了好了,你我交易已经完成,快将你的断剑交给本座,本座这便打算启程前往西天了。”

    “这便前往西天,这么急?”宁凡一诧,却还是遵守承诺,将蕴含了莲花剑意的斩缘断剑交给牛满山。

    “嘿嘿,本座这不是急着去西天见老相好…咳咳,急着去西天挑战各大佛宗吗?本座守卫了封印塔近十亿年,漫长的岁月中,欲寻一对手都寻不得。哎,还是西天好啊,那些佛宗一个个深不可测,本座到了西天想必能找到不少势均力敌的对手。”牛满山故作正经地说道。

    宁凡却抽了抽嘴角,心中腹诽不已:牛老伯,你已经说漏嘴了好吗?别掩饰了,急着去西天见老相好才是真相吧!

    “不知她是否还在人世…毕竟已经过了十亿年,亘古至今,又有多少修士能活过十亿年…难,太难了。”牛满山忽而想到了什么,开始唉声叹气。

    宁凡不知道牛满山口中的老相好是谁,自然也不会胡乱出声安慰,只面瘫般冷眼旁观,任由牛满山一个人叹了许久。最终,牛满山没好气地瞪了宁凡一眼,“老前辈在这里唉声叹气,你就不知道安慰一二吗?无趣,真是无趣。罢罢罢,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好了,你去找你的东天同伴吧,本座要去西天了。通往西天的水路,应该是第三水路…”

    嗤!

    牛满山话未说完,整个人已经缩成了天地间的一线光芒,消失无踪了。

    “前辈且慢,你不是要乌贼团子和义子…”牛满山行事风风火火,走得太快了!宁凡话都来不及开口,便无奈地将话咽回到肚子里。

    牛满山明明要求他帮忙寻找义子的,明明还想拿更乌肉块做乌贼团子,这些事还没做呢,居然就这么走了…

    果然,比起老相好,义子什么的,乌贼团子什么的,都不重要对吧!

    宁凡无奈的摆摆手,又稍作歇息了一番,便从水面站起,打算离去了。

    可惜不待他离去,远处水天之间,居然又有一丝光芒闪烁而来,不是原路返回的牛满山又是何人?

    牛满山铁青着脸,回到了宁凡的面前,要多不爽有多不爽,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前辈为何去而复返?不是急着去西天么?”宁凡一诧,询问道。

    “去不了了!西天的界路居然被另外一位仙皇的封印封死了!”牛满山不爽道。

    “另外一位仙皇的封印?什么意思!”宁凡面色一沉。

    “哼!你亲眼去看看就明白了!快帮本座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打通界路!”

    嗤!

    牛满山大手一挥,一缕光芒席卷而来,将宁凡卷离了原地。

    这是天牛族特有的遁术,速度快到无法想象。以宁凡的极限速度,从第六水路飞到第三水路,最快都需要一两日;牛满山从第六水路飞到第三水路,居然只需要几百个呼吸。

    远古大修的速度居然快到了这一步!

    宁凡自问,自己的速度绝对可以和弱一些的准圣一较高下的。但与牛满山一比,他的速度简直微不足道。

    果然,他和真正的第二步顶级强者,仍然有着巨大差距。在远古大修面前,他那点速度恐怕连逃命都办不到…

    牛满山带着宁凡飞到第三水路的白虎关,这是第三水路最后一座关隘,若再往后走,便是通往西天的漫长界路了。

    前番收复白虎关的行动,宁凡连参加都没参加,自然更没有前往白虎关更后方的。

    若非牛满山带着宁凡一路走到西天界路的尽头,宁凡都不知道西天界路的入口处,已经被一股巨大的封印之力封死!

    入目处,水天之间,一股透露着荒芜、腐朽气息的封印之力,将西天界路的入口封死,以牛满山的大修实力,居然都无法突破封印,前往西天。

    宁凡双目覆上青芒,定睛看那荒芜封印,越看越心惊。

    这不是普通的封印!

    这是仙皇等级的封印!出自紫斗仙皇以外、另一名第四步仙皇之手!

    “是哪个仙皇封死了西天界路!”宁凡倒吸一口冷气。

    没想到在他拿紫斗仙皇封印对付界河异族的时候,也有人暗中布下另一名仙皇的封印,封死了界路…

    “这是荒古仙皇的封印,不过不是仙皇亲自下手,紫斗仙皇布下的幻梦界,便是第四步仙皇也没有能力从外部干涉的。怕是幻梦界中,有人不知从什么渠道,获得了荒古仙皇赐予的封印,借其力量封死了西天界路。”牛满山道。

    “荒古仙皇…”这位仙皇的名字,宁凡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眉头深锁。

    他很想知道,荒古仙皇的封印,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将西天界路封死。

    可以肯定的是,此次界河之乱,背后绝对有暗族、封魔巅的手笔,莫非其背后还有荒古仙域修士的手笔?

    “小友,你本事不俗,有没有办法将这封印毁了!”牛满山头一次对宁凡使用如此礼貌的称呼,目的居然是急着见老相好…

    “前辈说笑了,此地荒古仙皇的封印,完好度足有十成,晚辈哪有能力将之破坏。”宁凡苦笑。

    九成九的紫斗封印,都能把十多个异族准圣封死在东界河;十成完好度的荒古封印,绝非宁凡能够破坏。

    “你可是天人第二境的目力,都看不出这处封印有何弱点?”牛满山惊讶道。

    对于牛满山能看破他天人第二境的事情,宁凡并没有太过意外,摇头道,“此地封印,毫无弱点。想要将之破坏,唯有在漫长岁月中,等待封印力量损耗到一定程度,才能图之…”

    不好!

    宁凡忽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沉,对牛满山道,“西天界路的封印姑且不提,前辈且带晚辈前往第六路一探究竟!第六水路连通北天,不知北天界路之上,是否也有这等荒古封印…”

    牛满山点点头,神通一开,只数百个呼吸,便带着宁凡飞回了第六水路,直奔第六水路的尽头,北天界路的入口。

    如宁凡所料,北天界路的入口处,果然也被荒古封印封死了,且此地的封印之力,居然比西天界路入口处更强数倍!

    “去第九路!”宁凡又道。

    牛满山依言而行,又带着宁凡探查了第九路的南天界路入口。

    此处同样被荒古封印封死了,封印之力不如北天入口,只和西天入口相当,饶是如此,也足以令远古大修无法通过了。

    “麻烦了…”宁凡面沉如水,许久,长叹一声。

    东天有宁凡在乎的人,北天,同样也有。据传闻,北天的乱局是四天当中最严重的,宁凡十分担心北小蛮等女的安危…

    平定了东天的界河之乱,本是一件喜事,宁凡本还打算在平定东天乱局以后,火速前去支援北天。

    他本以为只要扫平了东界河的异族,便能打通前往北天的道路,岂料操控此次界河之乱的幕后主使,居然还在各大天界的界路入口,布置了第二重保障荒古仙皇的封印。

    如此一来,纵然西、南、东三天的修士能够平定本界乱局,也无法穿过封印,支援其他天界…

    四天被彻底的隔断了!

    紫斗封印将异族与四天修士隔开,荒古封印却又将四天隔断…

    一切正如纳兰紫的预言进行着,分毫不差!孤立,孤立!那孤立二字,原来并非指异族阻拦,而是指荒古封印隔断四天!

    “啊啊啊!是谁在界路入口布置了如此可恶的封印!如此一来本座要如何前往西天!师太啊师太,不是老牛我不想去找你,实在是荒古仙皇的封印太厉害。”牛满山在哪里长吁短叹。

    宁凡则面色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荒古仙皇的封印,不是他一介小小仙王可以打破的。

    但北天,他必去!荒古封印的出现,更加凸显了此次四天界河大乱的不同寻常。背后的水太深!作为乱局中心的北天,又该是何等凶险!

    “只能另寻他法了么…”宁凡暗道。

    能够无视荒古封印,在四天自由穿梭的办法,宁凡只想到一个。

    古魔魔腔!

    荒古封印能让牛满山这等远古大修头疼,可当初,半圣修为的玄尾道人却能顶着荒古封印,直接开启魔腔,从北天飞到东天…

    倘若宁凡能修出古魔魔腔,他想要前往北天,绝对不难的。即便只是玄尾道人那种半吊子的古魔魔腔,都够用了。

    可惜,他手上没有半吊子的魔腔修炼之法,有的仅仅是苛刻到无法想象的正版修炼方法…

    真是棘手!

    “罢罢罢,这西天,本座暂时就不去了!本座就不信了,等四天界河大乱结束以后,幕后之人还会永远封印着界路,对方达成目的后,总会将界路打开的,本座姑且等待便是!”牛满山无奈道。

    牛满山能等,宁凡却不能等!

    不过宁凡没有就此事多说什么,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让牛满山腹诽不已。

    “喂,臭小子!是本座见不到师太好不好,是本座应该哭丧着脸好不好,你干嘛也和本座一样,一副死了爹娘、吃了大便的表情?又不是你见不到师太!莫非你是对本座的痛苦感同身受?”牛满山感动地拍了拍宁凡的肩膀。

    宁凡嘴角抽了抽,将牛满山的脏手拍掉,没有搭理牛满山:废话,这么不会聊天的牛满山,他会搭理才怪。

    “哦,对了,本座好像还要求你,帮本座找义子来着…”你终于想起来儿子的事情了吗…

    “对了还有乌贼团子,等回去以后,本座便给你做一顿扶桑仙国的美味…”

    可惜,此刻心事重重的宁凡,对于牛满山的话,是一句都不想接了。

    “本座暂且呆在东天吧,来来来,让本座再住进你的身体…”

    “不行!”宁凡终于开口了,拒绝了牛满山的提议。

    开玩笑!他的神灵肉身那么多秘密,之前不过是为了带牛满山瞒天过海离开封印塔,才允许牛满山附身的。现在没有那个必要,干嘛要让对方住进自己的身体?

    窥探自己的神灵秘密怎么办?

    窥探自己和妻妾们卿卿我我怎么办?

    “哼,真是小家子气!不住就不住,你以为本座很喜欢住进你的肉身吗!一股子和更乌小鱼相似的气息,你不就是想掩饰你太苍劫灵的血脉嘛!”牛满山自以为是道。

    宁凡眉头一挑,暗道这牛满山眼力好尖,他明明刻意隐藏过,牛满山居然还能看穿他太苍劫灵的身份。

    可惜,牛满山似乎看不穿他远古神灵的身份,毕竟远古神灵是上一个修真时代的东西了,牛满山不知道,一点都不奇怪。

    也正因如此,才不能让牛满山继续住在身体里,否则纵然牛满山不知道远古神灵的事情,迟早也能看出一些问题的…

    远古神灵,才是天地间的最大禁忌,与此事相比,什么太苍劫灵身份的暴露根本不重要。

    “放心!本座看得出来,你和尘界的劫族不是同族,劫血只是诸多血脉的附属。考虑到你是乱古传人,身具四种血脉一点也不奇怪。古神、古妖、古魔、劫血,你的四系同修,比你师父还厉害,难怪才刚刚仙王境界,就拥有一万三千五百劫的恐怖法力。若是让你四系修为全部踏入远古大修,末法时代谁还是你的对手?恐怕圣人你都能越级斩杀了…”牛满山啧啧称叹。

    转而却又话锋一转,“不过你的法力纯度,未免也太低了点。”

    “法力纯度?”这个概念,宁凡还是第一次听说。

    “嘿嘿,一看你就没有正正经经的远古族群传承,连这个修真概念都不知道。你以为,末法修士为何比同等级的古修士弱小?末法神通的没落是一个方面,但最重要的,还是末法修士的法力纯度,远远不如古修士。你那一万三千五百劫法力,拿来吓唬末法修士完全足够,拿来糊弄半吊子的古修士,也够。但若是对上古修士当中的真正强者,对方即便法力数量不如你,却可以凭借纯度上的优势将你碾压…哎,这种事情说再多,你也不会明白,不说这个了,快些回去了,本座饿了。”

    所以说要赶回去吃乌贼丸子是么?

    但见水天之间一缕光芒闪过,二人顿时从原地消失。数百个呼吸后,二人寻到了葬月等人所在关隘第六路玄武关。

    宁凡的本意,是让牛满山正大光明地现身,将击败血神更乌的最大功臣牛满山,介绍给东天诸修。

    不过牛满山不愿意暴露于人前。

    在这一点上,他和阿芙洛倒是有着如出一辙的固执。他可以承诺不胡乱杀紫斗后裔,却不愿和这些紫斗后裔相处、相见。

    终于还是对紫斗仙皇有一丝怨言呢…

    “你自己进去吧,不要将本座的存在告知给任何人。本座在玄武关外即可…”

    牛满山身影越来越淡,将身影隐藏在了水天之间,隐藏在了苍茫夜色之中。那背影消失前,说不出的落寞与寂寥。

    若他不愿,则便是东天准圣也不知他在这里。

    他可以将身体隐藏,却无法将内心的孤独隐藏。

    天牛族灭,举族都为紫斗仙修而死,只剩他最后这个天牛族人,苟活于茫茫红尘,举目无亲,何其寂寞。

    宁凡叹了口气。牛满山背负的情绪,他能看懂,却终究无法切身体会那种沉重。若有一日,他失去一切,同样举目无亲,同样孤老一人,同样对红尘滚滚感到茫然,或许会和牛满山一样,拥有如此孤独的背影…

    世人只知紫斗仙修一个个壮烈无双,豪气干云,谁又能懂这背后的心酸与付出。

    就如这一次的界河之乱,虽说因为宁凡的介入,东天修士的伤亡并没有预想中的惨重,但终究,还是有大批的修士战死于界河…

    人死如灯灭,轮回吹复燃,仙死如念散,此生不复还…

    宁凡沉默,催动掌中的扶离灵轮,他能收纳的烈士英魂,终究只是少数,更多人死在了他的能力范围之外…

    “是爹爹回来啦!”忽有一道欢喜的身影,从玄武关中飞出,一把钻入宁凡的怀抱。

    继而,一个又一个带着关切的身影,从苍茫夜色中飞了出来。

    葬月、小妖女、欧阳暖、姚青云…

    乌老八、朱二、鸦天狗、土魔、铁鸦…

    苍帝、罗睺、吕瘟、云雷…

    “哈哈!我说什么来着,宁兄绝对不会有事的!”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

    “我们的大英雄回来了!咦,说好的美人呢,怎么没有带在身边,难道金屋藏娇了?”

    “开始举行宴会吧!今夜大喜,当不醉不归!”

    大英雄?

    宁凡失笑,他好端端一个魔头,怎么混着混着就成了英雄…

    若可以选择,他更愿意当奸雄、枭雄,或者直接当一个大反派。他习惯于被人畏惧,反而不习惯被人崇拜、敬仰…

    即便这些敬仰、崇拜大多发自真心…他仍旧有些不习惯。

    当初成为雨界神皇的时候,雨界修士虽然对他惟命是从,却仅仅是畏惧他的强大。

    如今则不同,很不同。

    他已经不是当年初入修真路的报仇小子了。

    他已经越来越像一名紫斗仙修…

    “向前辈说了,十日后,整个东天都会为战死界河的修士缟素三月,期间可是有三个月不能饮酒的。不过向前辈又说了,今夜不在禁令范围,理应迎接英雄的回归,大宴十日!请宁前辈与我等同醉!”

    “请宁前辈与我等同醉!”

    越来越多的东天修士开始高呼,宁凡只得苦笑着,被众人拉入到玄武关的宴席。

    盛情难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