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55章 自作多情...

第1155章 自作多情...

    正常情况下,仙王修士是绝对没有资格与远古大修一战的。

    君不见,当年阴墨老祖与眼珠怪决战时,多少仙帝被阴墨老祖随手干掉,强如四溟宗、真龙族的掌舵者,也不是远古大修一合之敌。

    宁凡深知自己不是牛角大汉的对手,但让他漠视斩缘剑的陨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却也绝无可能!

    亏,不能白吃!

    忠仆,不能白死!

    十字光环开!

    定!

    眼见牛角大汉一拳轰断斩缘剑后,还欲再攻,宁凡眼中寒芒一闪,骤然将十字光环开启,整个塔顶都被卷入十字光环的范围!

    墨印翻飞,黑芒闪烁!

    牛角大汉不似那些异族强者,他没有克制定天术的平东符,直接就被十字光环定死在原地,面色微微一诧。

    宁凡则趁机抢走跌落地上的断剑,并在狭窄的塔顶抽身飞退,忌惮极深地看着牛角大汉。若他没有感知错,自己的十字光环,似乎还不足以定住此人…

    断剑在手,宁凡忽而眉头一挑,似从断剑之中,察觉到了什么奇异之处,继而神色有些古怪了。

    “这是什么光环,居然融入了东妖祖那老货的定天术?有点意思,可惜你定错了人!若是东妖祖本人施展,或许还能定本座少许时间,以你这点微末修为,定本座瞬息都难的!雕虫小技,就不要拿来献丑了!天牛皮纹,空间纹!”

    牛角大汉冷笑一声,周身用力一挣,瞬间就将定天术的定身挣脱了。又一次使出了天牛空间皮纹,欲将宁凡吸至身前,重拳攻击。

    宁凡真身金焰大作,双目青芒连闪,霎时间,牛角大汉发动天牛空间皮纹的动作,在宁凡的眼中,变得极慢,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变得清晰起来。

    嘶嘶嘶!

    无形的空间吸力发出嘶嘶之声,一瞬间便将宁凡又一次吸离了原地,无法挣脱。

    “死吧!蝼蚁!”

    轰!

    牛角大汉神情不屑,朝着身前一拳轰落,这是他第三次朝宁凡挥拳了,自信这一拳能将宁凡干掉。

    但却打了个空!

    身前空无一人!

    本该被他的空间皮纹吸到身前的宁凡,居然不知所踪,并没有被吸到身前挨揍!

    嗤!

    牛角大汉身后的空间,忽然撕裂,宁凡的金焰真身从中冲出,左右手各握着一块斩缘断剑的碎片,朝牛角大汉的背心狠狠刺落。

    他隐约看出了一些天牛皮纹隔空吸人的道则规律,居然破掉了此术,不仅没有被此术吸到牛角大汉身前,更借助此术一瞬间转移到了牛角大汉背后,予以偷袭!

    这是牛角大汉攻击打空、露出破绽的一瞬间!

    这是一次完美偷袭,无法闪避!

    “天牛皮纹,遁甲纹!”

    牛角大汉面色难看,被宁凡现身的位置惹怒了。他没有想到宁凡居然能以仙王修为破他的空间皮纹,近乎本能地,就将可以增强肉身防御的遁甲皮纹开启了,试图直接以后背血肉硬抗宁凡的断剑斩击!

    何其自信!

    宁凡能以仙王修为破他的空间皮纹,此事确实令他惊讶,可惜宁凡的偷袭与断剑斩击,威胁程度太低,丝毫没有被他放入眼中。

    毕竟就算是完好无损的斩缘之剑,都无法带给他任何危机感。斩缘之剑的攻击力,在先天中品一级当中只算普通,想伤远古大修本就不易;加之此刻此剑已毁,断剑的威能百不余一,宁凡更不可能凭此剑将他刺伤的。

    且他还发动了遁甲皮纹来增强肉身防御!

    若这种情况之下,他还被宁凡以区区断剑刺破肉身,那才真的是…可…笑…

    噗嗤!

    是断剑刺破皮肤、刺破血肉的声音!

    牛角大汉面色剧变,背心痛楚才刚刚传出,他便感受到了巨大危机,身形一闪,直接避至数十丈之外。幸而他反应够快,背后只被断剑刺破了一点点皮肉,并没有刺入太深,伤势近乎于无。

    饶是如此,牛角大汉的额头还是流下一滴冷汗,再看宁凡的眼神,带着几分胆寒。

    身体本能告诉他,若刚刚他没有及时闪避,会被宁凡一剑斩杀,即便他是远古大修,也挡不住宁凡断剑的一剑之威!

    这让他无法理解!

    完好无损的斩缘之剑,明明都没有能力伤到他,为何此剑断掉之后,威能百不余一,反而能将他轻易破防!

    在牛角大汉瞪圆的目光中,宁凡手中的断剑剑意散开,一朵朵纤尘不染、发着淡光的远古白莲花,在宁凡周身带着雾气,氤氲而生。

    “嘶!竟是【剑意生莲】!不可能!这等传说中的远古剑意,怎可能被一介仙王修成!”牛角大汉骇然色变。

    剑意生莲,那可是传说中的第三步剑修,才能修出的无上剑意!莲剑一开圣人死,端得是厉害无比!

    这等远古剑意,宁凡区区末法仙王为何能懂!为何能使用!

    难怪他会被断剑轻易斩伤!

    连圣人都能杀的剑意,杀他一个远古大修,自然是绰绰有余的!

    “卑鄙!你故意让我打断你的剑,试图令我对此剑生出轻视之心,疏于防范;而后再以断剑中的无上剑意偷袭杀我,攻敌不备!好算计,真是好算计啊!若非本座行事谨慎,还真有可能被你一剑斩杀!当真可恨!”牛角大汉怒骂道,一面怒骂,一面本能后退,似不敢太过接近宁凡的莲花剑意。

    更加不敢再胡乱拿空间皮纹吸宁凡了,万一宁凡再借着空间皮纹的力量飞到自己身侧,以这无上剑意偷袭呢…

    “…”被远古大修如临大敌、痛斥卑鄙的宁凡,微微物语,感到自己十分无辜。

    实际上,宁凡本人也不知道,斩缘之剑之中,居然会藏着一缕远古剑意,形似莲花。在此之前,他可不知道什么剑意生莲不生莲的,他也是在此剑断掉之后,才发现此剑有所奇异的。

    这莲花剑意之中,蕴含了第三步剑修的力量,因为铸造此剑的剑修刻意限制,唯有斩缘之剑断裂之时,这深藏的莲花剑意才可以重见天日。这不是古之剑修无意间残留在剑中的剑意,而是古剑修特意饲养的剑意。

    不错,剑意这种东西,是可以饲养的!

    传闻古之剑修人人都是铸剑高手,而这些古剑修平生喜爱做的事情,就是饲剑!嗜杀者以苍生人命饲剑,疯狂者甚至拿自己的性命饲剑,当然也有一些不喜杀戮的剑修,通过铸造剑胚的方式,以剑胚饲养剑意。

    斩缘之剑的真实身份,不是杀人利器,而是一个剑胚。它存在的意义,是作为载体,饲养名为【剑意生莲】的远古剑意;当其内剑意养熟,此剑会自行选择毁灭,来释放其内成熟的远古剑意。

    自行护主?

    别开玩笑了!

    此剑和宁凡没有多少感情,怎么可能自行护主!想想都不可能好吗!它只是想找个合适的场合自行毁灭,将其内已然成熟的远古剑意释放出来,以完成它的使命。

    普通人就算想毁掉先天中品法宝,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身为远古大修的牛角大汉,却有本领轻易做到此事,故而斩缘之剑才会舍身赴死,来履行它的使命。

    它确实和很忠诚,为了将它铸造出来的初代主人,可以舍弃性命,释放体内的远古剑意。

    可它忠诚的对象,和宁凡一点点关系都没有…宁凡因为此剑陨落而愤怒,完全是在自作多情…

    宁凡面色不显,内心却是有些无语。当他察觉到斩缘剑内部的剑意后,便隐隐猜到了事实。

    枉他还感动于此剑的忠心护主,打算为了此剑和远古大修拼命,敢情是他想多了…

    牛角大汉如临大敌地戒备着宁凡,他何等眼力,渐渐也看出来了,宁凡使出的第三步剑意不是他本人领悟的东西,而是斩缘断剑当中藏着的东西。

    原来是一个剑胚啊,难怪断剑比无损剑还厉害,原来如此…

    牛角大汉明白了其中关键,却仍旧不敢对宁凡疏忽大意。

    他看得出来,斩缘断剑当中蕴含的莲花剑意并不多,他之前其实有些小题大做了。宁凡持有的剑意数量,杀他是绝对不够的,但伤他根基,还是有不少机会的…

    他好不容易才苏醒,气息本就虚弱,急于进食补充体力,哪肯在这一关头被宁凡损伤根基。

    如此一来,宁凡纵然持有的莲花剑意不多,他却也在权衡了利弊之后,不愿再和宁凡打了。

    轰轰轰!

    整个封印塔忽然开始剧烈摇晃,是外面的金衡帝等人在攻击封印塔,试图将宁凡救出。

    牛角大汉原本阴沉的面色,忽然化作爽朗的模样,哈哈大笑,对宁凡道,

    “好好好!你能以仙王之身伤到本座的些许,你,有继续活下去的资格!感受到封印塔的摇晃了没,你那些同伴,似乎在塔外急着救你呢,真是一群可靠的伙伴啊,你这小子,很不错!本座很欣赏你!本座今日不杀你,你走吧!”

    牛角大汉一副“我今天大发慈悲你走吧小子我很看好你”的口吻。

    宁凡面色古怪,看着牛角大汉,被这名牛角大汉的无耻弄无语了。

    这人明明是忌惮斩缘断剑的莲花剑意,居然能说成是大发慈悲,脸皮之厚也是没谁了。

    实际上,宁凡倒也不介意和这名牛角大汉罢手言和的。他本来就不想和这等强者拼个你死我活,之前动怒,不过是因为斩缘之剑护住被毁,不过是因为感动…

    可惜那感动只是自作多情…

    他似乎没有理由再和牛角大汉打了。

    莲花剑意倒是一个意外收获,也很厉害,但那等剑意的数量,想要击杀远古大修,明显不够;就算拿来击杀二阶准圣,都不太够…

    无法对这名牛角大汉一击必杀,宁凡自然不打算将意外收获的莲花剑意全部用光。

    没有足够的好处,他干嘛要把珍贵的莲花剑意用掉?这是他失去了斩缘剑换来的战利品好么!

    封印塔剧烈地摇晃着,这是金衡帝等人在外面急于救他的证明,让宁凡感到了丝丝暖意。

    有同伴一起打怪的感觉,似乎真的很不错,虽然那些同伴很弱就是了…

    不过么,他现在还不打算离去。

    实际上,在他有能力破掉天牛空间皮纹的吸力时,就已经有能力无视牛角大汉的追杀,独自逃出此地了。

    他固然不是牛角大汉的对手,但熟悉了对方的皮纹神通后,宁凡若想走,对方也已经留不住了。

    且他还意外得到了一个莲花剑意,可以拿来震慑这名虚弱状态的远古大修。

    没错!此人是因为处于虚弱状态,才会忌惮这等数量的莲花剑意的!

    倘若此人回复全盛,宁凡手中的莲花剑意,未必能给此人造成足以损伤根基的重伤,威慑也就不复存在了。

    “小子,本座都打算你放你一马了,你怎么还不走?难道你还打算留在这里修复仙皇封印?本座可警告你,此事没得商量!本座与仙皇有仇,紫斗仙皇欺骗了本座,本座不会给你们修复封印的机会,本座十分乐意看到那些紫薇后裔跑出水域,追杀你们紫斗仙修!”见宁凡迟迟不走,十分不识相,牛角大汉有些不满,冷哼道。

    此人似乎真的和紫斗仙皇有仇,故而才会对所有紫斗末裔抱有敌意。不过见识过此人无耻、能屈能伸之后,宁凡隐隐觉得此人并不是那种顽固之人,反而是那种圆滑通便之人。和这种人打交道,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商量的才对。

    “真的没得商量?”宁凡大有深意地看着牛角大汉,破掉对方的空间皮纹后,他已经不怕此人了,对话之时,底气也足了不少。

    “哼,倒也不是真的不能商量,这样吧,你先把你手中的断剑送给我,我便任由你在此地修复仙皇封印,如何?”牛角大汉忽然话锋一转,贪婪地望着宁凡手中断剑。

    “前辈是在说笑么!”宁凡皱眉。

    这断剑可是他此刻面对牛角大汉的保命底牌之一,怎么可能拱手送给对方!

    他又不是白痴!

    “哼!一点诚意都没有,既如此,修复封印一事,没得商量!有本座在,绝对不会让你修复封印的!”牛角大汉嘴上说着没得商量,眼珠却忽而一转,嘿嘿笑了出来。

    看来还是有得商量的宁凡暗道。

    “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和我紫斗仙修有何恩怨?”宁凡忽然开口问道。

    “老夫牛满山!至于本座和你们紫斗仙修的恩怨,你何必明知故问!”一提到往昔恩怨,牛角大汉的语气一瞬间有些不善了,似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往事。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