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53 天牛苏醒!

第1153 天牛苏醒!

    #kn?b??n-??t??”b?rmdx?9???9y?v?lx?p???k?d?b:?,??界是超越第二步修士驾驭能力的世界,宁凡所处幻梦界加在一起,也不过算是一个完整大千.uuk.la

    得知虚空帝的大千界宝的世界并非完好,而是一处损毁世界,众人这才神色一缓,但多少还是有些惊讶的。

    完整大千界宝所蕴含的时空重量,直接就能压死远古大修。

    即便只是损毁大千,也足以拘禁一些不算强大的仙帝强者了,拿来拘禁此地修行的异族仙帝,再合适不过。

    “白兄,你可使用青天白玉楼罩住我等天灵三尺,此宝克制业力颇有奇效。”金衡帝道。

    白老魔点点头,将掌中拖着的白玉小楼高高祭器,散出云光罩住众人,此楼神通一开,周围的业力顿时受到压制。

    见状,金衡帝又吩咐了众人几句,这才带队进入到遗迹深处。

    金衡帝的修为不是众人最高,但因为金牛宫自古镇守界河,金衡帝对于界河的诸多隐秘最为了解,故而此行由他发号施令。

    根据宁凡搜宝罗盘显示,这片遗迹的西北角、东北角、东南角各有一名异族仙帝,在此闭关。

    因为界兽一族的空间障壁隐蔽性极高,众人藏在障壁之内,悄悄朝着其中一名异族仙帝靠近,居然没有引起此地丝毫察觉。

    那是一名龙蟹族的六劫仙帝,庞大的身躯卧在一处坍塌建筑之上,小心翼翼炼化着此地的业力。

    龙蟹一族对于业力的抗性奇高,故而他才敢吸收寻常修士避如蛇蝎的业力。当然,他每次也不敢吸得太多,此刻,这名龙蟹族仙帝正小心翼翼地将周围业力拉成一条极细的红线,然后咀嚼到肚子里。

    忽然间,周围出现了微弱的空间波动。

    那股波动极其微弱,微弱到只有近在咫尺的龙蟹族仙帝能够察觉一些,间隔太远的人则无法感知到。

    在这空间波动出现的瞬间,龙蟹族仙帝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已被强行拽入到虚空帝的界宝空间之内。

    这是一处弥漫灰色气息的破败世界,已不知荒废了多少岁月,饶是如此,也令那龙蟹族仙帝面色剧变,惊怒道。

    “是哪一族的道友!居然以传说中的大千界宝拘禁于我!老夫元蟹,乃是大神司的从属官,此间是否有些误会?”说的却是异族特有的语言。

    在场自然无人能懂,唯有宁凡懂得异族语言,笑道。

    “误会?呵呵,没有误会,捉的就是你,留下吧。”

    此言一出,宁凡一行人的身影,在这片荒芜的大千世界悄然浮现。

    “嘶!白衣阎罗!且居然还带了这么多东天仙帝!我命休矣!”那名龙蟹族仙帝一瞬间骇得面无血色。

    单只一个宁凡,他便知今日要糟,且宁凡身后居然还有诸多东天仙帝跟随,他今日岂有生还之理!

    逃也是逃不掉的,被拘禁在大千世界当中,没有数日时间,他根本无法从此地找到空间裂缝逃出去!

    那么问题来了,宁凡等人会给他数日时间,慢慢寻找出口逃跑吗?

    轰轰轰!

    只一个照面,这名龙蟹族仙帝便被宁凡等人制住,打晕之后,暂时封印在了这片大千世界。

    并没有击杀,若是击杀,异族立刻便会察觉此地有变。

    “还有两人。”

    众人退出了大千世界,再次躲藏在空间障壁下潜行,欺近到另外一名异族仙帝闭关之地,如法炮制,将其拿下。

    不多时,最后一名在此闭关的异族仙帝也被拿下了。

    “可以开始修复封印塔了,不过在此之前,我等需要在这片遗迹之上,布置一些遮掩阵法。倘若被周围路过的异族强者察觉此地波动,可是不美。我金牛宫中有一式遮掩阵法,名为四角之阵,需四名道友各据一角,同时操控,不可擅离其位。此阵一开,便是一阶准圣都能欺骗;倘若此阵阵眼处,再有宁道友斩缘之剑居中坐镇,则此阵便是二阶准圣也可欺瞒!宁道友,可否借剑一用。”金衡帝问道。

    “自然可以。”宁凡点点头,召出斩缘剑,暂时借给了金衡帝。

    金衡帝在遗迹之上观察良久,大致看出了此地大势格局,选择了主阵眼的位置,将斩缘剑插在了主阵眼之上。又请虚空、神空、八景、罗睺四人各自守住遗迹一角,合四人之力,在这片遗迹之上,张开了四角之阵的阵纹。

    一瞬间,整个遗迹的天机全部被切断,其内更无一丝法力波动可以泄出。如此一来,即便宁凡一行在里面搞出再大波动,都不易让人察觉了。

    “四角之阵离不开人,虚空道友等人必须守住阵法,无法参与修复封印塔,故而真正修塔的只有我们四个。宁道友,请你以搜宝罗盘定位出封印塔的准确位置。封印塔自带隐匿功能,即便此地封印塔损毁多年,也不会让人轻易察觉塔的位置…”

    即便有搜宝罗盘的帮助,宁凡也花了许久时间,才勉强搜出封印塔的大致位置。

    金衡帝带着宁凡、白玉楼、苍帝前往了封印塔大致位置,而后盘膝于地,口中念念有词,居然就地念起经来。

    那经文名为【大紫斗封魔经】,可沟通与封印塔的联系,将之从隐匿状态召唤出来。

    一日过去。

    两日过去。

    直到第三日,某处残垣断壁的废墟之上,忽然紫光大作,一座由紫玉打造而成的牛角妖塔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便是第六路三座封印塔的其中一座,损毁相当严重,塔身裂痕弥补,腐蚀严重,更有无数水藻、贝壳,寄生其上,塔内半点封印之力都不剩了。

    这是一座废塔,早在无数年前,便随天影族一起覆灭了。

    塔身之上,密密麻麻全是破损的符字,那些符字起码使用了数百种语言,皆是古修士的语言,以宁凡的阅历,居然也只认得其中少数几种语言。

    古神文,古妖文,古魔文,蛮文…

    这些文字反反复复,都是同一句内容。

    【紫星居左,斗星居右,睁眼为梦,闭眼为空】。

    封印塔上刻着这么一句咒语,宁凡早已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句咒语了。连接真界的九座天荒石门上,都有这句咒语。当年在木岛,宁凡也从木松道人处听说过这句咒语。

    紫斗仙皇似乎很爱将这句咒语到处乱刻呢,传说这一句话里,藏有仙皇留下的一式神通。可惜,宁凡对于这句咒语也是研究多年,却根本明悟不了此句关键所在。

    他不再看那咒语,而是跟着金衡帝,着手修复封印塔。

    修塔,只是修复仙皇封印的第一步。

    修塔的仙料,都是金衡帝提供的,取自金牛宫库房,很多仙料都是从古时传下来的。

    在金衡帝的带领下,修塔工作一度进行得很顺利,十日后,封印塔修复完毕。

    一座焕然一新的牛角妖塔,呈现在众人眼前,此塔透着庞大意志,除了宁凡身具战阴阳力量,对意志层面的力量抗性颇高,其余几人皆被那股意志压得喘不过气。

    “这是…仙皇意志!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此塔之中居然还保留了这等程度的仙皇意志,倘若此塔全盛,我等怕是连接近此塔千丈都做不到的!”苍帝等人感慨道。

    封印塔也修好了。

    接下来是最最关键的一步,需要派出一人进入塔内,借由封印塔的力量,将修复材料添加到整个界河的仙皇封印当中,将仙皇封印修复。

    封印塔,一次只能进入一人,绝无例外,故而倒不需要所有人都进去。

    只要能够完成此事,异族便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无法再大举出水作乱了。

    然而派入塔内的人会承受巨大风险,一个不慎,直接就会被封印塔内的封印之力封灭所有轮回,这般死去的人,会被轮回内的所有生灵遗忘…

    遗忘么…

    真是很有紫斗仙皇风格的死法呢…说起来,紫斗仙皇的轮回之力,本就包含了抹灭记忆的力量呢…

    那么,四人当中,该派谁冒险修复封印塔呢?

    “我去吧!我对修复封印了解最多。”金衡帝面色挣扎,最终还是叹息道。

    “我为盟主,此事既然凶险,自然应该我来。”苍帝苦笑摇头。

    “哼!我修为最高!自然应该我去!尔等修塔的话,失败率太高了!”白老魔别扭道。

    这三个人居然抢着要进封印塔,好似完全不惧封印塔的凶险一般。

    当然不是真的无惧。

    只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只是有些信念必须贯彻。

    只是虽千万人吾往矣。

    每个少年的心中,最初都有一腔热血,只是那热血最终都被岁月熄灭,棱角也都被岁月抹平。

    苍帝等人早已不是热血冲动的毛头小子了,此刻居然会抢着以身犯险,让宁凡内心一颤,一瞬间,竟想起年少时种种热血冲动的画面。

    热血冒险的人是愚蠢的,明哲保身的人才是明智的。前者很容易死在修真长河当中,水花都溅不起几滴,后者却往往能活到最后。

    可比起那一张张精明世故的嘴脸,宁凡反而觉得,此刻争着冒险的苍帝等人,更可爱。

    “还是我去吧。”宁凡终究也开口了。

    他没有苍帝等人那么高尚,他的动机十分简单,那就是他去修仙皇封印,比其他人去修成功率更高。

    此地仙帝,要说谁对紫斗仙皇的力量最为了解,当然是曾经师从紫斗仙皇的宁凡了。

    他熟悉紫斗仙皇的意志压迫。

    他熟悉紫斗仙皇的轮回风烟。

    苍帝等人去修封印,可能是九死一生的局面,而他则没有这么大的风险,纵然无法修复成功,也有信心自保。

    可其他人不知道宁凡有信心自保啊。

    苍帝等人见宁凡居然也和他们一样,争着死,皆是动容,感慨不已,对宁凡的品格更加高看了。

    四人争了一会儿,最终,宁凡争到了进入封印塔的机会。

    这让苍帝等人越发惭愧了。水面关隘的收复,宁凡功劳最大;水下仙皇封印的修复,居然也让宁凡冒最大的风险,他们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可惜,在宁凡踏入妖塔的一刻,便再无第二个人可以踏入其中了,除非宁凡出来。

    如此一来,苍帝等人便是想进塔换人,都来不及了…

    塔内,充斥着令人窒息的仙皇意志压制。

    塔顶,无数骸骨陈列于此,都是曾经为了各种目的,试图进入此地,修复或破坏仙皇封印的遇难者。

    修复仙皇封印,真的十分凶险,这些骸骨便是证明。其中有修士骨,有异族兽骨,有仙帝骨,有准圣骨,起码有上千名仙帝、数十名准圣死在塔顶。

    死在这里的人,将失去自己的名字,将从一切历史记载之中抹去。

    没人知道这些人都是谁。

    就连这些人的亲人、门徒,也早已遗忘他们的存在。死于此地,不会有任何人记得;死于此地,有这些人有关的一切东西,都会被轮回抹去。

    所以这些人死后,就连法宝、储物袋都无法保存下来…

    按理说,宁凡是无法从后世的典籍、传说、现场痕迹当中,推测这些人的来历的。

    可偏偏,他是一个万物沟通的修士,他可以直接和这些骸骨对话,询问对方的身份。

    宁凡:“你是谁?”

    骸骨甲:“紫斗仙修,涣仙宗,远古大修涣仙子。”

    惊!宁凡随便问的第一具骸骨居然就是一个远古大修!

    “你是谁?”

    骸骨乙:“紫斗仙修,烈元宗,陆元大圣四徒儿卢云舟。”

    居然还有烈元宗的人死在这里!有点巧…

    烈元宗的弟子,且还是那位陆元大圣的弟子。宁凡记得,陆元大圣还像是乱古大帝的师父,也就是说,这名骸骨的主人,原本是乱古大帝的师兄弟了?

    以乱古大帝的性格,倘若知道此地有烈元宗修士的遗骨,重生后,怎么也要把这具遗骨带走吧。

    没有来找这具遗骨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具遗骨被乱古大帝遗忘了…这便是紫斗仙皇的可怕之处,能让最最亲密的人,忘记你…

    宁凡一叹,继续询问,发现这些骸骨的来历,还真是什么人都有。

    有紫薇末裔。

    有北斗后裔。

    有当年跟随掌情仙帝入侵幻梦界的入侵者。

    有真界某宗门潜伏在幻梦界的暗子。

    还有跑到这里寻宝的小贼。

    呃,寻宝,寻什么宝,这里有什么宝贝么?

    居然还有人抱着修复封印、破坏封印以外的第三种目的来到这里,让宁凡大感诧异。

    很快宁凡发现,来这里寻宝的小贼,似乎不止一个呢…这空荡荡的封印塔,莫非你真的有什么宝贝?

    宁凡将这些贪念压下,宝贝不宝贝的,不是首要问题,先修复封印吧。

    他之所以花费时间和骸骨对话,不过是想搜集一些情报,了解一下这些人的死因。

    可惜什么都了解不到。

    目前为止,他一路走到塔顶,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也就是说,要在他开始修复仙皇封印以后,才会出现凶险么。

    考虑到有不少修复封印的紫斗仙修,都死在了此地,也就是说其中的风险,不以紫斗仙皇的意志为主导,不受紫斗仙皇本人控制。

    因此才会无差别地杀戮妄动封印之人,不管此人是存了好心还是歹意…

    宁凡沉吟许久,终于一拍储物袋,从中取出一个画有金牛图案的金竹筒。

    竹筒内封印着一些金粉,是以古之天牛的天牛角研磨而成,可用来在塔顶刻画阵纹,并借由阵纹,将成百上千种修复材料炼入仙皇封印之内。

    刻阵难不倒宁凡,只数个时辰而已,宁凡便将阵法刻了出来。

    接下来,只需要按照金衡帝传授的法门,将种种不同类别的修复材料放入各自阵眼位置即可。

    阵法一旁摆了一个香案,宁凡摆好修复材料,便取出一把天牛肋骨制成的金牛宫弯刀,点燃了好几张符纸,开始施法。

    一遍,一遍,又一遍…

    宁凡如道士挥舞桃木剑一般,挥舞着金牛宫弯刀,念着金衡帝教授的口诀。

    渐渐地,塔顶阵纹开始亮起光芒,一件件修复材料被吸收到阵法之中,化作庞大修复之力,朝着整个东界河的仙皇封印融入。

    枯竭多年的仙皇封印,在经历了漫长岁月以后,第一次融入新的力量!

    一瞬间,整个界河的封印力量,有了加强的趋势,无数异族瑟瑟发抖,唤醒了血脉深处对于紫斗仙皇的恐惧。

    紫斗仙皇绝非仁皇,从来不是。

    他的功绩,在于开创了紫斗仙域这一众生平等的世界,但在创世以前,他夷平了紫薇、北斗两大仙域,血债累累。

    这是紫薇仙修憎恨紫斗末裔的原因。

    也是紫薇仙修畏惧紫斗仙皇的原因!

    第六路神殿,异族大神司正和众异族准圣商议着什么,忽然间,众人察觉到了界河封印有了加强的趋势,当即面色剧变。

    “该死!仙皇封印为何会突然加强!”

    “莫非被东天修士潜入到了第六路封印塔吗!”

    “我们忍辱负重,和封魔巅交易,我们一次次牺牲族人,供奉血神更乌,所求不过是将东界河的封印打破,让所有的紫薇仙修回到陆上,将所有紫斗后裔屠灭!千辛万苦才令封印枯竭到今日局面,岂容旁人修复封印!”

    “该杀!紫斗仙修通通该杀!”

    “是哪一座封印塔被入侵了,速速派人支援!”

    “神殿的封印塔无恙,天影族的封印塔早已毁去。看来是圣莲族的封印塔出了问题!”

    “请大神司下令,速速支援圣莲族!决不能让东天蝼蚁们成功修复东界河的仙皇封印!”

    当即便有数名异族准圣,想要驰援圣莲族,但却被大神司阴沉着脸拦下了。

    “错了,不是圣莲族!那些东天修士可没有本事在圣莲三圣眼皮子底下修封印,他们怕是用了不为人知的手段,在使用天影族的封印塔。”大神司阴沉道。

    “什么!天影族的封印塔不是早已毁去了么!”

    “愚蠢!不要忘了那些封印塔是由何物变化而成,更不要忘了东天修士当中,还有金牛宫的人!那些个天牛门徒,有办法修复毁掉的封印塔很奇怪么!可惜,那些蝼蚁的计划百密一疏,并不知道天影族的那座封印塔,当年出过多大的乱子!化作此塔的天牛,早已背叛了当初对于紫斗仙皇的承诺!紫斗仙修想通过这座塔来修复仙皇封印?可惜,太可惜!那些东天蝼蚁都会被那只叛乱天牛杀死的!他们根本不可能修复封印!”

    “让老夫心烦意乱的,不是东天修士。他们没有能力修复仙皇封印,这是肯定的。真正麻烦的,是那只叛乱天牛!那可是远古大修!当年我们死了多少准圣,才将他塔身毁灭,就连天影族都因为这一战而灭族…来人,去通知血神大人!就说当年重创它的大仇人,又要苏醒了!血神大人一定会很感兴趣,前来和那叛乱天牛一战的!”

    …

    一切都很顺利。

    仙皇封印有条不紊地被宁凡收服着。

    偶尔有紫斗仙皇的封印之力溢出,朝宁凡攻来,都被宁凡开启万古真身化解。

    倒是受了些伤势,但那些伤势绝对称不上致命。

    或许能令苍帝等人九死一生,但想杀他宁凡还不够,想杀远古大修级人物,同样不够。

    那么问题来了…塔顶骸骨之中,那几个远古大修,是谁杀死的!

    暗处,似乎还潜藏了什么凶险,有别于仙皇意志,拥有独立意识,不为人知…

    宁凡正自疑惑,忽然间,一股空前危险的感觉传遍全身。

    他只觉眼前一黑,继而万古真身传来骨裂般的剧痛,似被什么东西一击重创。

    更在一瞬间天旋地转,不知被什么东西吞入到了腹中。

    是什么东西吞了他!

    他竟连反抗都做不到!

    “终于,睡醒了…”

    整座封印塔,忽然传出活人一般的气息,与声音!。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