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51章 虚名即牢笼

第1151章 虚名即牢笼

    界碑关是第六水路的第二雄关,其规模宏伟,仅次于此路主关玄武关,因关内有一准圣所书古碑守卫此关,而闻名于世。

    几乎有四成以上的界河盟军,集结于此关,更有盟主苍帝、盟军唯一九劫仙帝白老魔亲自坐镇。

    此刻,苍帝等二十多名万古老怪,正在界碑关内开一个小型会议,众万古老怪皆是满面愁云,就连前段时间大胜界河异族的白老魔,此刻都面色难看。

    会议的内容,是商讨一个办法,如何抗衡第六路的四名异族半圣。前几日,一名东天准帝冒死前往玄武关搜集第四名半圣的情报,结果被那名半圣发现,当场击毙于玄武关,血肉都被异族分食了。

    好在那名东天准帝没有白白牺牲,他恰有一式神通,一旦陨落,可将陨落时的战斗片段传回生前布置的阵法。

    于是乎,苍帝等人看到了玄尾道人击毙那名东天准帝的画面。

    苍帝也好,白老魔也好,都不是上古活到今日的修士,只看一些战斗片段,根本判断不出玄尾道人的身份来历,只能大致看出此人确实拥有半圣之上的实力。

    可冲和大帝认得玄尾道人!

    冲和大帝之前所在水路,早已全境收复,故而得到调令,被调来了第六路。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再怎么说冲和大帝也是乱古大帝一个时代的老人,纵然他故意藏拙,显露在外面的实力不多,仍然能让绝大多数的东天老怪尊重有加。

    冲和大帝一看这名半圣居然是封魔巅的悍将玄尾道人,当场面色一青。众人询问缘由,冲和大帝便把玄尾道人的来历娓娓道来。

    当得知玄尾道人竟连准圣都毒死过,哪还有人能镇定自若?界碑关中,有能够匹敌玄尾道人的存在吗?

    “这可如何是好?敌军多出的半圣,就算只是一个普通半圣,我等都难以应付,没想到这第四名半圣居然还不是普通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玄尾道人。老夫虽然自负,却也知自己不是那玄尾道人的对手。传闻那玄尾道人最强神通乃是毒术,诸位有所不知,老夫的弱点,正好也是毒术…若敌人是普通毒修,老夫还能仗着实力碾压,将之战胜。但若是玄尾级别的毒修…”白老魔长叹一声,日后若与异族交手,他身为界碑关的最强者,肯定是和玄尾道人对位的。

    他一对一交手,都不是玄尾道人对手,其余人要对付异族余下三名半圣,难,太难了。

    “八景道友、罗睺道友得到消息,正从第三路赶来,八景道友是老牌八劫仙帝,罗睺道友新近成帝,虽然境界才刚刚稳固,但据八景道友声称,其战力却已超过绝大多数的八劫仙帝了,比当年开了始圣之环的森罗还强一线。若这二位道友来援,我等想必可以轻松不少。”金牛宫的金衡帝道。

    “有这二位来援,确是一件好事,可惜,还是不够啊…”有人叹息道。

    “虚空道友、神空道友接到消息,同样在往这里赶。神虚双帝擅长合击之术,二人联手,纵然不能匹敌半圣,或可短时间内牵制一人,给白道友分担压力。”东天老牌仙帝黄巾大帝道。

    “哎,那都是从前了,如今的神空帝前番重伤,被打落了境界,只余七劫修为。他和虚空帝的合击之威,自也大大缩减,如今想凭他二位拦住一名半圣,有些难了,不过他们能来,对我界碑关的实力,确也有极大提升的。”又有人摇头道。

    “果然,我们能够依靠的,只剩宁道友了么。”有人感慨万千。

    宁凡的实力,如今公认的是界河盟军第一人。但要知道,界河之战时至今日,才刚刚开始了数十年不到。

    数十年以前,宁凡是什么情况?那时候东天没有面临危机,那时候东天修士还没有众志成城,那时候宁凡还在被暗族喊打…

    在座老怪,不乏有人曾讨好过暗族,暗中针对过宁凡。就算是保持中立的人,也往往对宁凡好感不高。

    然而数十年之后,随着东天危机来临,宁凡居然成为众人的希望,成为界河盟军最坚实的壁垒,以一次次煊赫战绩,令无数盟军修士推崇、崇拜,人望极高,甚至比苍帝这位盟主大人都高!

    怎能不让人唏嘘。

    “宁道友什么时候能来!若他来了,区区玄尾道人何足道哉,我刚刚得到第九路传来的又一消息,这个玄尾道人,疑似出现过第九路的战场,还曾被宁道友击败。宁道友的灭道雷婴,当时直接就碾压了玄尾道人。”

    “什么!宁道友的灭道雷婴居然直接碾压了玄尾道人?不可能吧,那只灭道雷婴似乎也只是半圣左右的修为,固然算是厉害,但想要碾压一位上古年代的半圣,应该还不太够。”

    “据说那只灭道雷婴,骑着一只始祖雷雀,二者之间雷力融合,故而灭道雷婴可以成倍发挥实力,这种琪雀而战、提升实力的事情,真是闻所未闻。”

    “老夫倒是听说过一些。上古年代很多修士都携坐骑而战,似乎是十分寻常的事情。对我等末法修士而言,骑坐骑可能只是为了代步,不过一些上古势力似乎懂得秘法,可配合坐骑、提升己身实力。这种原理,便如同凡间的将军可借战马的马力,大幅提升武力。战马的优劣,有时候会成为凡人将生死对决的决定性因素呢…”

    “那玄尾道人在第九路被宁道友击败过一次,如今来到第六路,极可能已经想出克制灭道雷婴的办法,不可不防啊。”

    “若对方真有所布置,这一次宁道友是否还能再度击败玄尾道人,有些难说了啊。”

    “哎,界河之乱,什么时候才能平定,每日看到知交、门徒一个个死去,却无力阻止,老夫这心有些难受。”

    “林道友也是见惯了杀戮的人,居然会如此多愁善感,真是令我等意外。”

    “哎,老夫确实心境不足,不过若能和平,谁会愿意深陷战争泥沼呢?老夫还是喜欢曾经风平浪静的界河。”

    “等宁道友来了,可能就有办法将第六路彻底收复了。”

    “宁道友何时能来?”

    “据说十日前便已从第九路出发,为何还不到。”

    “盟主大人何不联系一下宁道友,看他此刻走到了哪里?是否路上遇到了什么麻烦,有所耽搁。倘若真有麻烦,我等也好派出人手援救。”

    “咳咳咳,宁道友何等实力,怎会需要我等援救。”

    “老夫也只是一番好意,出于关心…”

    一谈到宁凡,众东天老怪的压力忽然就减轻了。笼罩在众人心中的阴云,稍稍散了些。

    他们深信只要宁凡来援,再多的异族半圣,也有办法对付!

    苍帝听从了一些老怪的建议,开始和宁凡联络了。

    他同样有些担心宁凡路上可能遇到麻烦,毕竟他已知晓,宁凡不借助战舟便能在界河自由来去,按照他的速度,应该在数日前便赶到第六路才对。

    然而迟迟未至,也不知是个什么原因。

    叮叮叮。

    是苍帝的跨域传音玉符,在发出声音,尝试着和宁凡取得联络。

    滋滋滋。

    是与宁凡成功取得联络的声音,不过因为界河磁力的干扰,传音联络的效果并不是十分理想,时常会伴有滋滋干扰声。

    这很烦人,但以苍帝的修为,没有办法改善。

    “盟主有事找我?”玉符另一端,传来宁凡的声音。宁凡大概知道,苍帝找他是为了公事。私下里,他会直接和苍帝道兄相称,但一谈公事,他便会称苍帝为盟主,以示尊重。

    “嗯,你离开第九路已然十日,还未抵达界碑关,我和其他道友有些担心你路上遇到了麻烦。”

    闻言,玉符另一端,似乎传来了宁凡的笑声,是那种心情愉悦的笑声。

    不只是因为刚刚经历一场大胜,以一己之力踏平玄武关。

    更是因为有苍帝等人,在发自内心地关心他,故而感到温暖。

    从前十个东天修士之中,有九个都对宁凡抱有敌意,因为宁凡的名声太臭了。

    但如今不同了。

    宁凡和无数东天老怪成了袍泽,成了战友,是一同淌血的感情,是男人性命相托的感情,是一同守卫东天的志士。

    那些没有参战的东天修士,宁凡不清楚,至少界河盟军之中,已经找不出对他抱有敌意的人了。

    战场上,他们和宁凡是生死相托的战友。

    倘若战争结束,众人返回东天,也不会再度成为敌人,会保留这一份袍泽之情…

    “你的心情似乎不错?看起来,你似乎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如此便好。”知道宁凡安然无恙,苍帝松了一口气,也笑了。

    在场所有老怪,都被宁凡从玉符中传出的笑声感染了,压力顿减,仿佛只听到宁凡的声音,便可不再担心眼前的困局。

    “既然路上没遇到麻烦,便快些来界碑关吧,我们还等着你来到以后,制定计划,狠狠给异族一些颜色瞧瞧呢。”苍帝道。

    “呃,这个可能不行,我现在无法分身前往界碑关,我暂时得待在玄武关…”

    宁凡话未说完,在场老怪已全部倒吸冷气了。

    他们听到了什么!

    宁凡说他此刻位于玄武关!

    开什么玩笑,他不要命了吗!

    他竟一个人潜入到了玄武关?潜入到了异族腹地?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你在玄武关潜伏!你是想和我们里应外合,一举击破玄武关吗!虽不知你如何瞒天过海,潜进玄武关的…速速掐断联络,不要让玄武关半圣侦测到联络!一旦对方察觉到你在玄武关,你会十分危险!不过这也是一个机会,一个绝佳的机会,里应外合,里应外合…”

    苍帝强大的脑补能力,已经脑补出了一副画面。

    宁凡之所以迟迟未至界碑关,是因为暗中潜入到了玄武关内部。

    想要瞒过四名异族半圣的耳目,潜入玄武关,对普通人而言难如登天,但对宁凡而言,却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宁凡肯定是想里应外合,一举收复玄武关,故而才特意潜伏进玄武关的!

    难怪迟迟不至,原来竟然在谋划如此危险的事情,一个不慎,便会被玄武关的强者群起攻之,死无葬身之地!

    苍帝脑补出了这种可能性,一瞬间,竟有些感动了,俊美的少年脸上,眼眶湿润。

    感动于宁凡为了守护东天,不惜以身犯险,此举和之前那名准帝为了大义而献身,太像,太像。

    东天古称多感慨悲歌之士,古人诚不欺我,诚不欺我…

    其他东天老怪何等心智,同样在一瞬间,脑补出了宁凡潜伏玄武关、试图里应外合破关的种种计划。

    一瞬间,宁凡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更崇高了,无私的品质,对大义的坚持,感动了一个又一个铁血男儿。

    冷漠自私的修真界,有多少人敢为了天下兴亡,舍一身皮囊,潜伏进敌人的腹地?

    何其勇敢!

    何其热血!

    如此方为男儿!

    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个人觉得宁凡跑得玄武关,是为了以一敌万,正面攻打玄武关。

    更没有人想得到,此刻宁凡已经踏平了整个玄武关,灭掉了此关所有异族,敌人四名半圣,居然一个都没跑掉。

    “呃,事情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玉符另一端,宁凡感觉苍帝等人误会了什么,哭笑不得。

    “事情是这样的,三天前,我便来到了第六水路,然后,我顺势就将玄武关给攻破了,因为我一个人的力量,很难在短时间内修复玄武关的阵法,恐敌人去而复来,重新占领此关,故而暂时无法离开,必须守在这里…”

    静,死一般的寂静!

    苍帝也好,白老魔也好,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被宁凡平静语气说出的惊世内容,震住了!

    “…盟主速速将界碑关的主力迁至玄武关,唯有将玄武关重建,阵法修复,此关才算是彻底回到我等东天修士的手中。”宁凡建议道。

    静,仍然是死一般的寂静!

    苍帝第一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神情精彩之极,以十分严肃的口吻,对宁凡道,“严肃些,玄武关之事,攸关第六路的局势,攸关界河的成败,不可开玩笑…”

    他觉得宁凡所说的收复玄武关之言,只是开玩笑。

    其他东天老怪同样觉得宁凡是在开玩笑,没人认为宁凡能凭一人之力,碾压敌人四名半圣、二十二名仙帝、两百多名仙尊仙王,踏平玄武关。

    这太玄幻了!

    就算是准圣前来,都未必能做到此事吧!

    敌军四名半圣之中,不是有一个大名鼎鼎的玄尾道人吗,连准圣都毒杀过,何其厉害。

    此人更可能已找到对付灭道雷婴的办法…怎可能让宁凡轻易破关!

    “我很严肃…”玉符另一端,传来宁凡略显无奈的声音。

    他就知道,自己干下的事情,又会让无数人深受打击。

    可这有什么办法呢?

    我强大,怪我咯…

    要知道异族还有很多比我更强的存在,更有血神更乌…

    若是尔等知道异族有血神更乌存在,怕是会直接对东天的未来绝望吧…

    果然,血神更乌的事情,不能乱说,太动摇军心了。

    但也不能不说,这会让苍帝等人对于平定界河的决策,出现过于利好的误判。

    “你真的…一个人收复了玄武关?”这一句话不是苍帝问的,而是有着青天白玉楼美誉的白老魔问的。

    和其他人不同,白老魔一点也不怀疑宁凡话语里的真实性,他和宁凡性格相近,若他实力足够,同样敢一个人打上门,将玄武关踏平的。

    问题是他没有那个实力。

    他前番被三名半圣围攻,其实是处于下风的。无奈之下,冒险卖了个破绽,幸运的是水牛神上当了,这才一举将倒霉的水牛神重创。

    东天修为因为他的这一战绩,对他愈发推崇。

    敌人也因为此事,对他愈加提防。

    唯有白老魔自己知道,同样的战绩,是无法复制第二次的。若再度被水牛神等三名异族半圣围攻,对方绝不会再上当,而他也会因为实力不济,败于三名半圣的围攻。

    他没有实力匹敌敌人三名半圣。

    更没有实力战胜算上玄尾道人的四名异族半圣。

    若再多二十二名仙帝、二百多个仙尊仙王围攻…

    白老魔想想都冷汗直冒。

    宁凡真的能做到此事吗!

    若是如此,宁凡比他强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他一直认为宁凡虽比他强,却强得有限…

    “是的…”宁凡无奈,又一次回答道。

    “我等需要证明!事关重大,不容儿戏!”白老魔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此事容易,我会将此战的部分影像,发过去…”

    宁凡无奈,将此战的部分影像发回,事关冥界鬼花这等隐秘的东西,则隐去了一些,使得影像看起来明显有剪辑过的痕迹,并不完整。

    饶是如此,也足以让苍帝等人确认宁凡话语的真实性了。

    透过影像,宁凡碾压异族的无敌身姿,深深映入一个个东天修士眼中。

    做不得假,宁凡当真只凭一人之力,便踏平了玄武关…

    死一般的寂静后,众老怪忽然开始欢呼,以发泄内心的狂喜!

    前一刻他们还在为攻打玄武关而发愁,后一刻直接得到消息,玄武关早被攻破了,怎能不喜!

    宁凡绝对是界河会盟的最大功臣!

    宁凡不愧是东天的希望!

    太可靠了!

    玄武关的战报,很快传遍了界碑关,此关很快就陷入到了欢声的海洋。

    苍帝等人喜不自胜,却也知此刻的首要大事,不是忙着庆祝,而是调集人马,进驻玄武关,修复玄武关的阵法,将界河所有关隘的阵法,彻底连成一体!

    如此,异族仙帝级存在再想要出水,将会空前艰难!

    如此,修复仙皇封印、彻底封死异族得计划,也可以着手进行了!界河之乱再有不久,就可平定了!

    大喜,大喜啊!

    当然也有人并不是那么高兴。

    白老魔好似石化了一般,待在原地,一副深受打击的姿态。

    他并非不为这场胜利高兴,他只是被打击得太深、太重。

    前代东天第一魔,不止被后人超越了,更超越了好几条街,那种感觉,不好受,不好受啊。

    “白兄,你没事吧…”金衡帝看出了白老魔的异常,叹息一声,询问道。

    “没事,让我缓缓,让我缓缓就好。老了,真的老了…后生可畏,新时代的激流,没有可以容纳老夫的船…长江后浪推前浪,不服老真的不行了,这个时代,已经不是我白玉楼的时代了,更不是什么过了气的森罗时代。不属于苍帝,亦不属于金牛宫,不属于神虚阁…这个时代,名为宁凡,名为宁凡…”

    白老魔深受打击道。

    打击过后,却也有一种欣慰,一种释然,心境反而有所提升了。

    原来他的心境,一直都被东天第一魔的虚名束缚着。

    当宁凡彻底打碎掉这一虚名,白老魔才感觉到,前方的修真路有多么宽广,一直以来自己的目光有多么局限。

    他的准圣之路,似乎也能看清一些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