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47章 等你来...

第1147章 等你来...

    世界从何而来.uuk.la

    战争为何会发生。

    棍与洞的相遇为何可以创造生命。

    女人是胸大好看还是腿长好看。

    是夜,宁凡苦笑着陪两个醉汉探讨了一整夜稀奇古怪的话题,总算是把这两个醉汉打发了。

    吩咐了几名低阶修士,将吕瘟、云雷扔回各自房间,宁凡便回自己的房间,进入玄阴界闭关了。

    上山为仙,下山为人。

    和真正的朋友喝酒倾诉,确实能让宁凡放松不少,就连最近这段时间,血神更乌带给他的巨大压力,都减轻了不少。

    敌人再强又如何?

    为何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压力大也好,压力小也好,要做的事情并不会因此而改变。他是来守卫界河的,仅此而已。若敌人强到他无法凭武力战胜,那便凭阴谋诡计,扭转劣势吧!

    宁凡呼出了一口浊气,当他将血神更乌带给他的压力都释放后,心境获得了巨大提升。从今日起,只要敌人未达到圣人,很难再带给他任何心理压力了,遇到这种大敌,宁凡依旧可以冷静对待。这种心境提升,倒也是一件收获。

    与玄尾道人一战,宁凡体内积压的碧波火毒很多,那些毒力只是被他暂时压下而已,若不彻底拔除,他休想打坐、修炼的,稍稍运行周天,都会引发毒力反噬。

    按理说,毒力强到玄尾道人这等程度,以宁凡的修为很难拔除才对。他几乎都考虑,要不要跟通天教赊账,再买个高阶解毒丹药了。

    幸运的是,这一次不用他购买解毒丹药,战利品当中,居然恰好就有极为高阶的解毒丹药。

    击毙摩诃大帝,宁凡缴获了摩诃大帝的储物袋,里面有四个封印玉盒,封印着四颗古怪丹药。

    那是宁凡从未见过的丹药类型,绝非他熟知的任何一种炼丹手法,可以炼出。

    当宁凡使用了万物沟通,立刻知道了丹药的类别,原来这四颗丹药,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太古魔药】。

    这是只有纯血的古魔炼丹师,能够炼制的丹药,古魔服食,丹药的药力可以数倍发挥出来。非古魔服此丹,只能获得基础药力;倘若是古魔的敌人佛修服食,则纯属自找苦吃,没有一丝好处,反而等同于服毒了。

    太古魔药没有那么繁琐的丹药名称,因为古魔不喜欢花哨的东西,喜欢直来直去,往往直接将丹药的功能、品阶冠在魔药的前面,便算是太古魔药的名字了。

    四颗太古魔药中,有两颗九转帝品解毒丹,一颗九转帝品破奴丹,一颗九转帝品炼体丹。

    其中,解毒丹可解所有种类的毒素,破奴丹可破所有种类的奴禁类禁制,炼体丹则可强化肉身。

    由于古魔服食太古魔药,药效可以数倍发挥,宁凡只吃了一颗九转帝品解毒丹,便化解了体内的碧波火毒,甚至吞噬了部分碧波火毒的力量,使得体内毒力略有精进。

    破奴丹他用不着,炼体丹倒是吃掉了,肉身精进了少许,聊胜于无。

    谁要他神灵肉身的基础那么高呢,想要大幅度提升,十分困难。

    解毒之后,便是疗伤。

    疗伤之后,宁凡开始整理其他战利品。

    几件缴获的先天法宝,除了鬼花夫人的【冥土花锄】,全部被宁凡焚炼掉了。

    没有焚炼掉这个先天下品的花锄,有两个原因。

    其一,冥土花锄虽然攻击力不强,但若是拿来定期给药园翻土,可提升药园内植被的生长速度。

    要知道神农百草园里,不止种了七宝妙树、天地桃树这等神树级别的植物,更种着剑祖的魂草。这个小锄头,似乎能帮助剑祖的魂草加速成长了…如此,便有留下的价值。

    其二,冥土花锄的名字里,带着一个冥字,这个字,隐隐让宁凡感到熟悉…

    之前的荆棘巨花,宁凡已经知道名字了,叫做冥界鬼花,同样带着一个冥字。

    冥界鬼花也好,冥土花锄也好,其上都有一丝极淡的气息,让宁凡觉得熟悉。

    他略一回忆,便找到了熟悉感的来源。他曾为了救剑祖,闯入冥主的头颅,进入到了冥土世界。

    在那里,他曾和采薇圣并肩作战,曾借助冥土神树的力量,与无数古老英灵交手…

    宁凡不知道冥土神树是什么树,不知道冥土世界是什么地方,不知道冥主是谁。

    他只知道与冥字有关的东西,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尤其是冥界鬼花、冥土花锄之上,都有极淡一丝冥主的气息…不会错,这上面那丝气息,和当日那个冥主头颅,很像,很像…

    “莫非这小小的花锄,曾被那位冥主使用过?话说那位死去多年的冥主,生前究竟是什么修为?听采薇圣的口吻,那冥主生前,似乎是个十分恐怖的人物呢…”

    宁凡摇摇头,将心中杂念压下,召出神农百草园,以冥土花锄,将整个百草园的土松了一遍。

    但他做完此事,百草园内的植物,愈加精神饱满、生机盎然了,可见这冥土花锄还是很有用的道具。

    只是不大适合拿来战斗就是了。

    冥土花锄的能力,可以辅助植物生长,但那种辅助效果,差不多间隔半年才能再用一次。

    如此一来,宁凡倒也不必日日守着百草园翻土,只需要有空的时候,定期来翻土便是。

    此战宁凡斩杀仙帝不少,炼杀仙帝得到的万灵血自然不少,通通吃掉后,宁凡的神格增强了少许。

    拥有神格的神灵,服食万灵血不会再直接强化肉身,而是会通过强化神格,同步提升整个神灵身躯的肉身强度。

    吃完万灵血,宁凡又梳理了一下此战斩杀仙帝得到了几种有用神通,都是通过虚空夺道的能力,杀人夺来的,能修炼的,皆被他略微修炼后,融入到了十字光环之内。

    其中唯有一种神通,他虽然夺来了修炼法门,却无法修成。

    【落宝神光】。

    此术一开,可落世间一切宝,为金钱妖的天赋神通,必须配合体内的金钱妖血使用,否则无法发动神通。

    金钱妖的妖血?宁凡有些头疼了,他似乎不具备这种妖血,也就是说,不能使用这种犀利神通?

    神光一开,落人法宝。传说太古之时有一件法宝,名为落宝金钱,便是类似的能力,如今看来,似与这落宝神光大有关联呢。

    “若我能够修出金钱妖的妖血,便能修成落宝神光。那名异族仙帝无法凭落宝神光落掉我的先天中品法宝,并非是这个神通不强,而是他的道行不够。倘若是玄尾道人使用落宝神光,我的先天中品法宝可能就会被彻底封印,无法使用了。若我能修成此术,并将此术炼为墨印,融入十字光环…”

    届时十字光环一开,范围内的所有敌人,法宝全部失灵…

    宁凡摇摇头,大感可惜。若条件足够,他这等乱古传人多修炼一个金钱妖血,其实并不困难。

    难得是凑足修出妖血的条件。

    首先,宁凡本身不是金钱妖族的人,所以需要一些东西,辅助觉醒体内妖血。如直接吞噬一些金钱妖的血脉,又如借助某些蕴含金钱妖血脉的法宝、传承之器。

    其次,他还需要金钱妖族的后续修炼功法,不知古国交易阵有没有卖。

    宁凡使用了古国交易阵,结果令他失望。原来金钱妖本是真界大族,却早已灭族无数年了。有关金钱妖的东西,不知宁凡想要,很多真界老怪也想要,需求一高,价格自是不菲。以宁凡的青铜贵宾权限,还需要提升两到三个等级,才有竞价购买这等商品的权限。

    居然会权限不够?宁凡感到十分惊讶。他的青铜权限买第三步解毒丹都足够,居然还需要再提升两到三个贵宾等级,才能参与竞价…居然还不是直接就能买到!

    与金钱妖有关的东西,居然如此珍贵吗,比第三步解毒丹还要珍贵好几个等级?

    宁凡感到自己掌握的落宝神光有些烫手了,忽然念头一转,逆向思维了一下。

    既然与金钱妖有关的东西他买不了,落宝神光便无法修炼了。

    无法修炼,干嘛不拿来出售呢?也不知通天教收不收购这种神通,毕竟神通不像法宝,是唯一的。只要通天教内拥有落宝神光的修炼典籍,他们根本不可能再花钱收购宁凡的神通的。

    然而这一次,宁凡又没猜到结果。

    通天教内居然没有落宝神光的修炼法门!

    当宁凡试探性问了一下,通天教收不收购类似于落宝神光的神通时,接待他的通天教老者,一下子激动了。

    “道友竟有落宝神光?那可是开天级大神通啊,道友竟有!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开天级神通?宁凡一诧。

    若是那种等级的神通,就算当然那名异族仙帝道行不足,也足以轻易封印他先天中品法宝才对。

    莫非他获得的落宝神光,并非真正的落宝神光?

    果然,当宁凡将落宝神光的部分描述告知通天教老者时,对方果然沉默了好久,好似当头泼了冷水一般,久久缓不过来。

    许久,才无语地对宁凡道,“若不是我与道友已经颇有交情,绝对会认为道友是故意戏耍于我。罢了罢了,道友手中的神通,虽然不是真正的落宝神光,却也算是一种伪神光了。能落先天下品法宝,已经十分不凡了。不瞒道友,我教手中,类似的伪神光已经掌握了上百种,根据模仿程度的高低,价格高低不一。只要道友手中的伪神光不是其中之一,我教十分乐意再多收一种伪神光的,只是价格绝不可能太高。”

    宁凡点点头,将落宝神光的内容通过古国交易阵,直接发给了通天教老者。

    对于通天教,宁凡十分信任,并不担心对方会白拿他的神通不给钱,只是担心对方可能已经有了这种伪神光,不愿收购;又或者对方愿意收购他的神通,但开出的价格不会太高。

    通天教收货的价格,一向很低,所以宁凡向来不愿卖修真物资给通天教,这一次不过是抱了废物利用的想法,才会没事找事贩卖落宝神光。

    当宁凡得知手中的落宝神光只是一种伪神光后,对于靠此术赚钱,已经不抱任何奢望了。

    可惜,人生总是充满了喜剧与不确定性。

    他的落宝神光虽然是一种伪神光,但经过通天教老者鉴定后,却断言,宁凡的神光,是目前为止,通天教掌握的所有伪神光中,仿得最像的神光了!

    此术简直不像仿造,硬要说的话,更像是金钱妖族修炼真正的落宝神光以前,拿来筑基的东西。

    此术的价值,根本不是其他伪神光可以比的!

    “道友!此术价值太大了,老夫的权限根本不足以断言它的真正价值,需要请示教内高层!道友稍等,老夫这便去请示长老阁,定会给此术定一个令道友满意的价格!”

    古国交易阵安静了一会儿,对面的通天教老者似乎去请示高层了。

    这让宁凡失笑不已。本来他都对伪落宝神光失去期待了,没想到却又峰回路转,被告知此术可能会卖出一个不菲的价格。

    真是有趣。

    如此一来,他赊欠通天教的钱,应该能还上一部分了。

    不多时,古国交易阵对面有了回应。

    不过这一次,接待宁凡的不再是那名通天教老者,临时换成了一个语气威严的中年男子。

    隔着古国交易阵,宁凡自然感知不出这名中年男子的真实修为,然而只听其声音,宁凡便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和当日的采薇圣在对话,极具压力,顿时一惊!

    要知道,采薇圣可是始涅荒三等圣人中的荒圣!

    此刻接待他的神秘中年男子,莫非也是一名荒圣不成!

    那名中年男子没有和宁凡废话,他似乎很忙,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但还是因为此术,抽了时间,来处理与宁凡的交易。

    通天教从来不会店大欺客,更不会做出有违诚信的事情。

    宁凡的完整神通,早就发给了通天教,现在轮到通天教给宁凡钱了。

    令宁凡没有料到的是,他不经意夺来的落宝神光,居然卖出了三万金的高价!

    三万金!一件正常的先天法宝,也不过百金浮动,他意外得到的落宝神光,居然这么值钱!

    那湮灭在真界历史的金钱妖族,究竟什么来历!连正版神通都不是,此术居然也能卖三万金!

    如此一来,宁凡不仅一举还清了几百金的赊账,更获得了两万九千多金的零花钱!

    更在那名疑似荒圣的中年男子建议下,宁凡的贵宾权限,直接上升一个等级,变成了白银级贵宾。

    除了可以在通天教享受更多的购物折扣,可购买的商品种类也增多了!

    “道友可还有其他东西,想要卖给我教?若是有,日后大可拿出,只要东西够好,我教绝对会给道友开出一个满意价格。”

    那名中年男子离去前,似乎还想再买宁凡其他东西。

    他隐隐感觉,宁凡能拿出如此珍贵的神通,并非偶然,在此人身上,应该还要更多的珍贵宝物可以出售…

    可惜的是,宁凡不打算再卖其他东西了。

    他身上当然还有东西,能让通天教心动,但那些东西和落宝神光的性质不同,要么就是卖了以后宁凡自己没得用,要么就是牵扯太大,不能示人。

    总之,这场交易圆满地结束了。宁凡没有任何亏本,不过是将落宝神光刻印了一份,卖给通天教,便赚得锅满瓢满。

    就连那名通天教老者,都因为这场交易升了教内职位,当然,日后还是他专门接待宁凡。

    诸事完毕,宁凡心情相当不错,开始检查最后一件战利品。

    这是一颗透着阴森鬼气的种子,是鬼花夫人枯萎而亡后,从其元神之内掉出来的。

    借着万古沟通的能力,宁凡轻易便知晓了这颗种子的来历。

    【血契花种】!

    是召唤冥界鬼花的契约!

    根据鬼花夫人的记忆,此花种是她未成帝时意外获得,靠着这颗种子,她才一步步走到仙帝之境。

    只要与这颗种子订立契约,他便可以成为冥界鬼花在这处幻梦界的唯一契约人。

    冥界鬼花无尽轮回之中,只有唯一的一朵,没人知道此花从何而来,现在何方。

    唯一可以知晓的,是持契约者,可召唤冥界鬼花助战。

    契约等级越高,召唤的冥界鬼花越厉害。

    不过订立契约,对于契约者本身,具有巨大的副作用。

    冥界鬼花会不定时地在契约者体内产生毒素,这种毒素唯有通过大量的男女交合,才能释放。

    毒素严重时,甚至不能只和一名对象交合,而需要同时和数人办事…

    这正是鬼花夫人生性放荡的原因,她需要通过这种事情释放毒素。

    当日她急着找宁凡交合,也是因为体内毒素积压地有些多了,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男人,来帮她解毒。

    她看上了宁凡,可惜宁凡觉得此女城府太深,似有图谋,拒绝了此事。

    对于绝大多数的修士而言,经常找人交合,是一种负担。不是所有人都有大量的妻妾可以解毒,甚至有些人功法特殊,不能过多行事。这些人,显然不适合成为冥界鬼花的契约者。

    宁凡反而十分适合。

    他微微失笑,这冥界鬼花简直就像为他量身打造的东西。

    倘若订立契约的副作用,只是区区可以释放的毒素,宁凡并不介意与冥界鬼花订立契约的。

    他按照鬼花夫人的记忆,在血契花种上面滴了一滴自己的血。霎时间,花种之上出现了一圈圈血痕,并有一道充满冰冷、绝望的女子声音,透着花种,传到宁凡耳中。

    “发下心魔大誓,若遇见我,将我救出,则契约成立。”

    “发下心魔大誓,若遇见我,将我救出,则契约成立。”

    说话的,莫非就是冥界鬼花的本体?

    若遇见她,将她救出…这就是订立契约的代价么,似乎不是很大呢。

    “好,宁某承诺,若遇见你,自会尽力解救你。但能不能救出,宁某不敢保证。”宁凡没有随便给承诺。

    他虽然不确定有生之年能否遇到冥界鬼花的本体,但若是偏偏就遇到了呢?对方名头似乎很大,连她都需要解救,该是面对着何等困境?宁凡便是遇见了,也没有自信真的救出冥界鬼花。

    他的性格,从来不会乱给承诺,给了,便会全力以赴去完成。

    他不知道自己这种模棱两可的语言,能否订下契约,若可以,皆大欢喜;若不能,他也不会为了强行订立契约,胡乱承诺做不到的事情。

    冥界鬼花的声音,明显迟疑了一下。

    亘古岁月中,无数人和她订立契约,无数人给了她希望,获得了她的力量,却又欺骗了她。

    宁凡是第一个,没有为了力量胡乱给她希望的人。

    宁凡只说若遇见她,会尽力…

    会尽力啊。

    你真的愿意尽力么,契约者…

    冥界鬼花好似苦笑了一声,她并不相信宁凡真的愿意尽力。她被骗过太多次,她无法再相信任何人。

    可她有不得不离开囚牢的理由!

    她一定要离开这里,一定!

    “契约者,希望你遇见我的时候,真的愿意尽一份力。现在,你可以得到我的力量了。”

    “当然,作为订立契约的奖励,我会送你一个礼物,此人本是你当日斩杀的强敌之一,现在,他是你的不灭鬼卒了。日后若你还想制作其他不灭鬼卒,便需要自己努力了,我的力量被封印了太多,无法过多帮助你…”

    “再见了,契约者,我会等你来,等你来…”

    轰!

    一声巨响忽得在玄阴界中炸响。

    宁凡只感觉一股庞大的召唤之力涌入体内,心念一动,脚下顿时召唤出了无数荆棘巨花,皆是冥界鬼花!

    无数鬼花吞吐阴魂,那些阴魂凝聚之下,竟是凝聚出了一只半圣气息、八只蛇头的白鳞巨蛇!

    “这是我的…不灭鬼卒?”

    宁凡一愣。

    这个八头巨蛇,好像是他当日斩杀的万圣龙王啊…真的,不灭了么…

    “万圣,参见主人!”

    轰!

    八头大蛇八个头颅,全部匍匐于地,已示臣服。

    他保留了所有与战斗有关的记忆。

    却失去了所有与万圣龙王这个身份有关的记忆,心中只剩下对于宁凡的绝对忠诚!

    这就是不灭鬼卒!

    倘若当日宁凡也被杀死,也被制成不灭鬼卒,此刻的万圣龙王,便是他的下场!

    “有趣,万圣龙王的八个头颅本就难以击杀,倘若再变成不死生灵,恐怕就是对上真正的准圣,对方都会觉得它棘手…”

    宁凡一笑。

    订立契约后,他似乎,又多了一个强力打手,且还是那种不用担心属下损伤的不死存在…

    “要试一试这只不灭鬼卒的不灭程度么…”宁凡嘴角勾起笑容,召出逆海剑,剑上覆盖了斩命人剑。

    八头万圣,顿时打了个寒颤。他没有生前的记忆,但宁凡的剑光,居然让他这等不死生灵,感到了致命威胁,对于宁凡,他终究还是感到惧怕,根本不敢忤逆宁凡的命令…

    不灭鬼卒也有不灭鬼卒的骄傲!

    可这种骄傲,他一丝一毫都不敢发泄给宁凡…。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