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46章 寂寞

    东天叛帝皆被种下了禁制,鬼花夫人不敢独自逃生,不得不硬着头皮留在此地,援助万圣龙王。

    她咬破舌尖,吐出一滴黑血,洒向长满水面的荆棘巨花。这滴黑血用出,鬼花夫人原本美艳的容貌,一瞬间变得苍老丑陋,而那些荆棘巨花,则一个个鬼气暴涨,慑人无比。

    正与灭道雷婴联手,对万圣龙王等异族强者赶尽杀绝的宁凡,眉头一皱,感知到了水面荆棘巨花的变化。

    不过他并没有将那些巨花放在所有事情的首位,玄尾道人逃了,宁凡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干掉万圣龙王。

    眼见鬼花夫人用出了黑血,万圣龙王微微松了一口气,拼尽全力挡下宁凡、灭道雷婴联手一击后,朝着宁凡诡异一笑,“阎罗小儿,你确实很厉害,老夫不是你的对手,更不是你灭道雷婴的对手,但若老夫想从这里逃走,你,拦不住!哈哈,接下来是百鬼夜行的时间,鬼卒,现!”

    万圣龙王话音一落,水天之间的阴风,一瞬间阴冷了十倍不止!

    水面的荆棘巨花,更在这一刻,凭空长出了血盆大口,宛如食人花一般。

    更有一个个阴气森森的鬼魂,被成百上千的荆棘巨花从嘴巴里吐了出来,身上沾着恶心的粘液。

    “这是…”宁凡目光微微一变。

    那些被荆棘巨花吐出来的鬼魂,似乎有些眼熟…

    里面似乎有他之前杀掉的仙王仙尊,也有他成片屠戮掉的低阶异族,更有一个个被他毙掉的异族仙帝…

    越来越多的鬼魂,从荆棘巨花的口中飞出,目光茫然看着宁凡。

    但随着万圣龙王一声令下,所有的鬼魂都对宁凡流露出杀机,疯狂杀至。

    “这些异族强者,应该都被我击杀了才对,为何魂魄可以保存下来。人死如灯灭,仙死如念散…那些第一步修为的异族倒也罢了,死后魂魄不灭,并不困难。但若是第二步强者陨落,想要魂魄重生,简直难如登天…扶离灵轮有这等逆天能力,这些荆棘巨花,竟然也有…”

    嘭嘭嘭!

    宁凡斩缘剑、日月星辰碑、七宝妙树齐齐祭出,欺近的鬼魂被他成片成片地轰成粉碎。

    然而被轰碎后,那些鬼魂居然还能一次又一次地重生,怎么也杀不干净。

    低阶鬼魂也就罢了,就算可以无限重生,也只不过是送菜,宁凡抬手就能成百上千地屠灭。

    但那些高阶鬼魂就有些棘手了。一条命的仙尊仙王,威胁不大,但若是无限条命的仙尊仙王,甚至比弱一些的仙帝还要难以对付。

    最让宁凡感到棘手的,是那些可以无限重生的鬼魂仙帝…

    这些仙帝活着的时候,无人能挡宁凡几招;变成鬼魂以后,反而连先天中品法宝都不能真正毁灭他们的鬼魂了,当真古怪。当一群仙帝没有了死亡的威胁,可以不计损伤的攻击敌人,所爆出的杀伤力是极其恐怖的。

    幸而宁凡万古真身防御极强,十字光环也十分逆天。这些鬼魂仙帝死了以后,身上可没有克制定天术的平东符,灵智也变得十分低下。一个个才刚刚杀进宁凡千丈范围,便被十字光环定死,然后被宁凡一次次灭杀,再重生,再毁灭,再重生…

    杀之不尽,恶心无比!

    宁凡虽不惧这些鬼魂仙帝,但他终究还是被这些鬼魂拖住了脚步,没有余力顾忌万圣龙王了。

    灭道雷婴同样被好几个不死不灭的鬼魂仙帝缠住了,没有办法再对万圣龙王发动追杀。她无往不利的雷柱,居然也轰不死这些鬼魂,这让她大感受挫。眼前这些可以无限重生的鬼魂,连她都感到有些棘手。

    同时还觉得有些眼熟。

    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肯定是十分久远的记忆了,否则她不会想不起来。

    “哈哈哈!阎罗小儿,你也不过如此,些许半成品的不灭鬼卒,就让你感到头疼了么!你就在这里和不灭鬼卒缠斗吧,老夫要走了!”

    万圣龙王得意一笑,趁着宁凡无法分心阻拦他,开始撕裂天地间的大势封锁,欲从宁凡的封锁之下逃离。

    宁凡目光一眯,哪肯让万圣龙王跑掉,忽得将绝大多数的法宝攻击中止,只将斩缘剑持在手中,使了个古怪的剑术,将欺近光环范围的数千个低阶鬼魂斩成两段。

    万圣龙王心中不屑,连头都懒得回,认定宁凡的斩击是在做无用功,被斩灭的鬼魂应该还会无限重生才对。

    不灭鬼卒哪是斩击可以灭掉的,无限重生可不是说说而已!即便这些鬼魂只是半成品的不灭鬼卒,并非完全体,也绝非这点手段可以灭杀!

    甚至于,若不是这些不灭鬼卒只是半成品,有着时间限制这一致命缺陷,万圣龙王绝对会选择留在此地,带着鬼卒大军围攻宁凡的。

    只有真正的不灭鬼卒,才能永久使用,半成品的不灭鬼卒,只能当场召唤,使用半个时辰左右。

    可惜,太可惜了…这一次进攻万圣关的计划,看来是失败了,没有机会将宁凡这个逆天仙王制作成真正的不灭鬼卒了…

    “以这小子的实力,若被制成不灭鬼卒,大神司也会感兴趣的。可惜,可惜…”

    万圣龙王一叹。

    啊啊啊啊啊!

    忽然幻听般地,他似乎听到了身后不断传来鬼魂的凄厉惨叫。

    不可能,一定是他幻听了!那些半成品的不灭鬼卒怎么可能惨叫?由于可以死后重生,那些鬼魂被灭杀时,绝对不会哼唧一声才对。

    万圣龙王摇摇头,默念了一个静心咒,试图将耳边的幻听声压下。

    然而那些幻听声音不仅没有消去,反而更剧烈了!

    啊啊啊啊啊!

    更多的鬼魂在惨叫!

    不是幻听!

    那些半成品的不灭鬼卒,居然真的在惨叫!

    才撕开一般天地封锁的万圣龙王,面色一变,猛地回头,看到了无法置信的一幕。

    当宁凡使出了一招古怪剑术后,号称时间限定内不死不灭的半成品不灭鬼卒,居然被永久性地毁灭了,无法重生!

    “怎么回事!那是什么剑术,居然可以毁灭不死生灵!”

    万圣龙王感觉人生观受到了巨大冲击,忽然想到了什么,八头巨大蛇头齐齐倒吸冷气。

    他记得,有关宁凡的情报里,似乎提到过一句“乱古传人”。

    乱古传人,该不会是他以为的那个乱古传人吧!

    那个上古年间,砍不死生灵如切菜的凶星,那个以第二步境界,被数名真界仙皇齐齐看中的妖孽大帝!

    乱古大帝!

    “传说乱古大帝可轻易灭杀不死生灵,此事我本不信,想不到…竟是真的!”

    “此子居然不惧不死生灵,他他他,他竟拥有足以伤害不死生灵的剑术…”

    斩斩斩!

    在宁凡阴阳五剑斩命人剑的强势攻击下,大片大片的半成品不灭鬼卒,被永久毁灭。

    灭道雷婴看呆了!连她都觉得棘手的不灭生灵,宁凡居然能轻易毁灭,头一次她发自内心地,对宁凡这个便宜主人有了一丝崇拜。

    太帅了!

    这就是他的主人吗,宛如一个金焰天神,持神剑灭杀忤逆苍天轮回的不死生灵…太太太太帅了!

    灭道雷婴可耻地脸红了,一个金色巨婴俏脸飞红,那模样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不可能!冥界鬼花的不灭鬼卒,怎可能被轻易击灭!乱古大帝灭杀不死生灵的功绩,不是后人胡编的么,难道竟是真的!”

    鬼花夫人、摩诃大帝吓得冷汗淋漓。

    连不死生灵都无法阻挡宁凡,一旦宁凡杀光这些不死生灵,下一个就是杀万圣龙王,杀他们这些叛徒!

    “鬼花道友,此地不宜久留!我有封魔巅赠予的一次性魔腔,我带你离开此地!”摩诃大帝忽然一反常态地豪爽起来,要带鬼花夫人一起逃。

    魔腔是古魔的特有绝学。他持有一次性魔腔,即便宁凡封锁天地,他也能从此地逃脱,当然那种逃脱手段只能用一次,且魔腔走到一半,还需要给魔腔供奉仙帝级别的元神,作为祭品,否则魔腔会半路崩塌…

    摩诃大帝冷笑,所以他才要带着鬼花一起逃啊!鬼花,不就是现成的仙帝祭品吗!

    “什么!道友竟有一次性魔腔这种逆天之物,可是我等中了异族大神司的禁制,若是抛弃这里的异族大军独自逃脱,会被禁制灭杀…”鬼花夫人先是惊喜,而后又有些担心道。

    “不要怕!我有秘药,可压制紫薇仙修的奴禁,拿去!”摩诃大帝又爽快地交给鬼花夫人一颗不知名的丹药。

    他有秘药的事情,是真的,但送给鬼花夫人的药,却是假的。

    一个祭品而已,哪配使用珍贵的,糊弄糊弄就行了。

    “多谢道友救我脱离苦海,从此妾身便是道友的人了,愿给道友朝夕侍枕席…”生死关头,鬼花夫人不疑有他,服了丹药后,给摩诃大帝抛了一个媚眼。

    不过她忘了,此刻她使用了冥界血契的力量,容貌变得十分丑陋,这一个媚眼,险些没让摩诃大帝当场吐出来。

    “我们这便逃走吧,魔腔,开!”

    摩诃大帝发动了一次性魔腔,于天地间凭空撕开了一个漆黑通道,带着鬼花夫人,闪身就要进入。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贯穿千里的凌厉剑光,一剑劈了过来,将一次性魔腔轰了个粉碎。

    摩诃大帝、鬼花夫人皆闷哼一声,被魔腔崩溃的飓风轰了出来,面色一瞬间难看之极。

    却是宁凡已灭杀了绝大多数的高阶鬼魂,并摆脱了鬼魂的纠缠,追到了二人跟前。

    “宁凡!你敢阻我逃生,老夫和你不死不休!”摩诃大帝气疯了。

    “说什么傻话,尔等身为东天叛徒,我怎么可能放你眼睁睁逃掉,死吧!”

    嗤!

    宁凡金焰真身持斩缘之剑,一剑临身,摩诃大帝什么本领?据说曾经和成帝前的罗睺打过一场,居然被三拳惊退。这点道行,接斩缘之剑一剑都够呛。

    啊!

    一声惨叫发出,摩诃大帝被宁凡一剑劈死,古怪的死,摩诃大帝体内并无元神这类东西。

    他的肉身便是全部了。

    “果然,这摩诃大帝是一只尸魔…”宁凡回忆着当日灭杀元丹大帝后得到的情报,微微冷笑。

    元丹大帝也好,摩诃大帝也罢,实际上都不是东天本土修士,故而背叛东天,一点都没有心理负担。

    他们一个是丹魔,一个是尸魔,都是从极丹圣域逃到东天的魔物!极丹圣域的活人,无法离开圣域,但类似于丹魔、尸魔这些奇怪生灵,却偏偏可以离开。

    正因为当初有不少丹魔、尸魔逃离了极丹圣域,永远留在了东天,极丹圣域才会加大管制,再不允许任何非人生灵逃离圣域。

    扯远了…

    摩诃大帝的出身来历,宁凡压根不关心。比起摩诃大帝,他更加在意鬼花夫人。

    眼前的丑陋女人本事不小啊,能召唤荆棘巨花和不死生灵,有趣。

    若是往常,宁凡倒不介意留鬼花一条命,带在身边当鼎炉或是当仆从。

    可惜此人是叛徒呢,叛徒的话,怎能饶恕…

    因此女背叛,不只有多少东天修士被害死,那些人都算是宁凡的袍泽,是无私守卫东天的志士,尸骨未寒,此女必须付出代价!

    “不要杀我!我我我,我可以给你侍枕席!”丑到面容扭曲的鬼花,一见宁凡冰冷的目光扫向自己,立刻哀求道。

    面上是在哀求,内心却是下了一个狠辣决定,毫无征兆地,宁凡的背后忽然空间撕裂,并从中飞出一把鬼气森森地先天花锄,朝宁凡当头打落。

    是偷袭!且是那种极难闪避的偷袭,时机把握地太好了!

    可惜宁凡面对区区先天下品法宝的攻击,用得着闪避吗!

    他躲都没躲,任由那花锄打在天灵盖上,连体表金焰都没有被攻破。

    “果然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死到临头还敢反咬一口,不错…”

    宁凡冷笑,一道斩缘剑光劈出,将鬼花夫人的肉身斩成粉碎,顺手擒下了鬼花的元神。

    没有立刻丢入炼神鼎灭杀。

    他对鬼花夫人召唤荆棘巨花、不灭生灵的手段,还是很感兴趣的。正打算对鬼花夫人搜魂,鬼花夫人的元神,却因为离开了肉身,急遽枯萎了。

    这一幕,就好像被拔出泥土的鲜花,死得极快。

    眼见居然会有如此奇异的一幕,宁凡面色微变,抢着时间,对鬼花夫人进行了搜魂。

    只十来个呼吸的功夫,鬼花夫人的元神便彻底枯萎而亡了。这么短的时间,宁凡搜魂获得的信息,十分有限…

    而在鬼花夫人元神枯萎后,一颗鬼气缭绕的种子,从她的元神之中掉了出来。

    几乎在鬼花夫人陨落的瞬间,被她召唤出的冥界鬼花,全部化作虚影消失了。

    冥界鬼花一消失,半成品的不死生灵也一个个失去力量源泉,消失了。

    这正是宁凡不追万圣龙王,反而先来击杀东天叛帝的原因,那些不死生灵太烦人了,比万圣龙王还难对付。

    没有了那些不死生灵,敌人的高端战力,又只剩万圣龙王一个了。宁凡和灭道雷婴都腾出了手,可以专心对付万圣龙王了。

    万圣龙王绝望了。

    他还差一点,才能完全撕开宁凡的大势封印。这是宁凡以一万三千五百劫的法力,布下的封印,太难破掉了,就好像是一个中等实力的一阶准圣,在阻拦他的退路一般!

    封锁不破,他便逃不掉;逃不掉,便要承受宁凡、灭到雷婴的怒火!

    宁凡不是玄尾道人,此刻没有单打独斗的必要,他干嘛要和万圣龙王讲江湖道义,当然是选择以多欺少啊!

    如此一来,万圣龙王哪还有半点胜算,即便手段齐出,终究还是被宁凡、灭道雷婴联手斩掉了。

    宁凡一个人当然也能办到此事,不过那太费时间了,万圣龙王别的不说,八头之身确实值得称赞,太难杀了。按照宁凡的估计,没有灭道雷婴帮助的话,他起码需要数日苦战,才能耗尽万圣龙王八个头颅的全部力量,将之灭杀。

    有了灭道雷婴的帮助,他只用了一个时辰,便干掉了万圣龙王。

    自然,此次来攻万圣关的低阶异族,因为宁凡事先封锁的缘故,一个不落,全部被干掉了。

    虽说逃走了玄尾道人,整个万圣关还是陷入了一片欢呼,无数狂热的东天修士,经过了今日之事,几乎将强大的宁凡奉为心中神明了。

    以一己之力击溃两名半圣、十数名仙帝的大军,宁凡的战绩,东天准圣之下绝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超越!

    就连虚空帝、神空帝等东天老辈人物,都开始发自内心的,将宁凡当成一个前辈来对待了。

    所有人都在欢呼。

    只有吕瘟、云雷没有欢呼,而是在自责。

    当宁凡独自面对异族大军时,他们不是没有随宁凡并肩作战的勇气,只是他们深知,就算他二人跑出万圣关阵法,也无法提供给宁凡任何帮助。

    他们太弱小了。

    与宁凡的差距早已不是一两个境界,而是次元的不同…

    弱者,没有资格给强者当朋友啊。

    弱者就算想和强者并肩作战,也只能成为强者的累赘…

    是夜,万圣关的惊人战绩,再一次轰动了整个界河盟军。

    是夜,体力完好的虚空帝等人,带着东天修士,趁着异族打败、群龙无首之际,朝第九路最后一座雄关朱雀关,发动了突袭。

    吕瘟、云雷没有参战,异族留在第九路水面的兵力,已经被宁凡一个人屠戮殆尽,守卫朱雀关的异族不多,更没有一个仙帝。有虚空帝等人出战,足以轻易碾压朱雀关的,他们不屑于去贪图这等近乎白捡的功劳。

    他们更希望和宁凡一样,真刀真枪地和异族大干一场,可他们没有那个实力。

    留在万圣关的少数修士,举行了盛大的宴会,来感谢第九路的英雄宁凡。

    按理说,这等宴会,吕瘟、云雷身为宁凡的朋友,是不可能缺席的。

    但他们还是缺席了。

    因为羞愧。

    酒酣耳热之际,宁凡目光平静如水,落在一旁两个空座位上,似明白了什么,微微苦笑。

    他何等心智,哪里猜不出,那两个酒肉好友,这一次有点钻牛角尖了。

    酒宴在宁凡的建议下,并没有举办太久,便结束了。

    所有人都知道宁凡白天刚刚经历一场大战,此刻需要休息,自然不会通宵达旦庆祝。

    宁凡离开宴席后,却并没如众人猜测般,真的跑去休息,而是提了几个酒坛,径直跑去找吕瘟、云雷二人了。

    他宁凡的朋友,强也好,弱也好,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出乎于真心,这便够了。

    倘若吕瘟、云雷有足够的实力,能够稍稍帮助宁凡哪怕千万分之一,他们都会选择出战的。

    倘若他们牺牲自己,能挽救宁凡的性命,他们也一定愿意慨然赴死的。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是,他们就算牺牲性命、拼尽全力,都企及不了宁凡的衣角。

    而宁凡,也压根不需要他们的帮助…

    “干!”夜已深,吕瘟、云雷却避开了热闹的酒宴,独处阑珊处,相顾喝着闷酒。

    往昔与宁凡相交的一幕幕,此刻似乎都飘远了,有些看不清了。

    “从前吕某只知结亲需要门当户对,却不曾想,交友原来也许如此。哎…我等连随朋友同生共死的价值都没有,羞为友人…”

    “凡间帝王,身处于巅,故而只能是孤家寡人;修士若登临极点,同样只能是孤家寡人。不是他不愿交朋友,而是已无其他人,配与他同席饮酒、交托生死了…”

    二人正自叹息,忽见夜色中,一个白衣青年面带微笑,提酒而至。

    二人的面色一瞬间有些尴尬了,转而愧色更浓。

    宁凡好似没看到二人脸上的惭愧一般,自顾自坐下,一开口,便语不惊人死不休,自负道,

    “我很强。”

    玛德这小子今天好臭屁啊,知道你厉害,但是挂在嘴上自吹自擂,不觉得脸红吗!

    原本还在羞愧自责的吕瘟、云雷,忽然就感觉吐槽无力了。

    “也很弱…”

    宁凡没头没脑,又说了这么一句。

    原本还觉得宁凡是在自吹自擂的吕瘟二人,忽然就感受到宁凡话语里的孤独与沉默。

    不知为何,二人的内心,忽然就平静了下来,似被宁凡的寂寞所感染。

    “我曾因为弱小,没有保护好我的义弟,令他最终无缘仙路,沉默在了雨界的轮回之中…”

    雨界?这小子居然是下界飞升上来的人?以前怎么没听说!

    等等!这小子在四天树敌这么多,若是此事泄落,会有多少人设法下界报复他的亲人?这种事怎么能随便告诉别人,为何要告诉他们!

    “宁兄,打住,打住!你说的这些乃是大秘,不可以随便告诉他人!我二人倒不是担心彼此口风不紧,只是一旦死于敌手,被人搜魂,难免会…”吕瘟、云雷二人一急,正打算阻止宁凡说下去,宁凡却摇摇头,道,

    “别打断我,听我说。”

    “我曾因为弱小,失去了义弟,又因为弱小,无法令父亲恢复记忆,无法守在母亲身边,帮她直接解除石化之苦…前世的我因为弱小,无法改写古天庭的命运;今生,我无力改写乱古师父的命运,无力阻止七代杀帝的陨落,就连一个对我很重要的女人,也因我的弱小,至今成为魂草,尚未到再见之期…”

    “我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修真目标,对于修真的尽头,更是没有任何愿景与期待。我不求长生,不求永恒,我想要守护什么,但却一直在失去…”

    “我很彷徨,在界河水下,我见到了如今的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的怪物。我很彷徨,不知道这样的自己,是否真的能守住界河,守住东天。但我不能后退,无论如何都不能…这很累,但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是这般走过来的…年少时,我背负着兄长的责任;后来,我背负的七梅城主、黑魔传人的责任;再后来,我背负了越国的责任,雨界的责任,并最终,背负了守护东天的责任;日后,这个责任还可能随我的能力,不断增大…我很累…”

    吕瘟、云雷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羞愧有些可笑了。

    什么狗屁的羞愧!

    只是被宁凡实力打击到了,在自卑吧!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宁凡,宁凡给世人的感觉,永远锋芒万丈,浑身都是刺,谁去加害都要反被扎。

    但原来,这浑身的刺与荆棘,只是一个壳,壳子下面,是无数孤独与疲惫…

    责任?

    修士需要背负这种东西吗?

    宁凡这种人,又真的会在意天下兴亡吗?

    他所在乎的,从来不是苍生,仅仅是身后的少数身影…

    “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让其他人灭杀你们,搜你们记忆的。我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失去,我要挽留的东西,便是天意阻挡,我也要留!”

    宁凡的眼神,忽然变得睥睨霸道,抱起酒坛,一饮而尽。

    而后对吕瘟、云雷道,“今夜我想稍作歇息,陪我饮酒否?”

    “废话!”

    吕瘟、云雷想通了。

    他们的修为,或许无法帮上宁凡,但至少,他们能以酒水,稍稍融化宁凡心底的寂寞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