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40章 白酒青盐我是谁

第1140章 白酒青盐我是谁

    神空帝等人中了准圣女子的海妖之歌,此刻昏倒在冰川上,久久无法苏醒,十分狼狈。

    宁凡没有立刻救醒这些猪队友。

    他目光带着几分探究,打量着眼前的准圣女子,眼中青芒闪烁,欲以天人目力,洞穿此女身上的神秘。

    这个疑似阿芙洛的女子,身上好似笼着一层看不透的迷雾。此女困于网中,分明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但宁凡面对此女,却不知为何,感到一股挥之不去的距离感。仿佛他与此女的实际距离,不止一步,甚至不止千山万水,而是隔着不同时空,无尽轮回…

    阿芙洛,此女,居然也叫阿芙洛…

    修真世界,何其广阔,会出现一两个重名的修士,本不足为奇;但若是连容貌、气息、行为举止都近乎相同,便不能以巧合视之了。

    直觉告诉宁凡,此女与他之前擒下的阿芙洛,一定存在着某种联系;只是这种联系,现在的他,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想透彻。

    阿芙洛被宁凡灼灼烫人的目光,看得有些着恼。她鱼尾摆动着,想要挣扎出宁凡的紫霞大网,却只是徒耗力气。随着乱世紫霞的魅术力量不断侵入体内,她渐渐感到浑身酥麻无力,气得银牙紧咬,斥道。

    “居然对我使用魅术,卑鄙!你真的是火蟾大圣的门徒吗!难道不知火蟾大圣严令门徒,不得修习这等左道吗!”

    宁凡摇头道,“我可不是什么火蟾大圣的门徒。”

    “哼!休得狡辩!你明明拥有火蟾大圣赐予门徒后人的传承之毒,何必欺我!难道是怕我脱离梦境后,将你擅修魅术一事,告上神蟾宗,告到你祖师爷火蟾大圣跟前吗!”

    “脱离梦境?神蟾宗?”宁凡目光困惑,完全不知道神蟾宗是个什么东西。

    见宁凡的困惑不似伪装,这一次倒是轮到准圣女子疑惑了,“你真的不是火蟾大圣的门徒?”听语气,倒是终于相信了宁凡几分。

    “不是,姑娘口中的圣人传承之毒,是我杀了某个倒霉的火蟾族仙帝以后,获得的战利品。”

    “咯咯,真是有趣,你居然敢抢神蟾宗的东西。虽说梦境试炼当中,并不存在真正的死亡,但你毕竟抢了神蟾宗弟子的传承之毒。火蟾大圣生平最是护短,待你从梦境试炼中脱离,神蟾宗定然不会放过你的。除非你有涅圣保护,否则天地四荒,绝无你容身之处!”准圣女子讥讽道,她正气宁凡暗算她呢,一听宁凡即将倒霉,自然十分快意。

    “梦境试炼?神蟾宗追杀?涅圣保护?天地四荒?姑娘在说什么,在下一头雾水,听不太明白。”

    宁凡心中的古怪感觉更浓了。

    他感觉,自己和这名准圣女子对话之时,有一种强烈的不和谐感,却说不出那种不和谐感从何而来。

    “你连天地四荒都不知道?任何一个真界修士,都不可能不知道天地四荒吧!”准圣女子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宁凡。

    按理说,此女是宁凡的俘虏,以宁凡的性格,本不屑于和一个俘虏多说废话。

    但此刻,宁凡心里的不和谐感越来越多,他想要找出那感觉的源头,故而耐着性子答道,“我非真界修士,而是幻梦界修士。”

    “幻梦界,什么是幻梦界?”准圣女子更迷茫了。

    “你不知道幻梦界?”宁凡一诧。

    “听都没听说过。”

    “那你可知三大真界?”

    “什么三大真界?真界不是只有一个么,界内有四大洲…”

    “你身为鲛人,必也是鲛人族的一员。鲛人族应该是紫薇末裔的其中一族吧?”宁凡试探性问道。

    “什么紫薇末裔?胡说八道什么!我紫薇仙域可是好端端地存在着,从未毁灭,汝安敢胡言乱语!”准圣女子似被宁凡污辱了心中荣耀,勃然大怒。

    “想必姑娘在这冰川之下困了太多年,竟不知紫薇仙域已于十几亿年前覆灭了…”宁凡道。

    “一派胡言!我不过在梦之试炼困了数亿年,折合成现实时间,不过数百息而已。我大紫薇仙域,此刻分明好端端的占着北俱芦洲半洲之地,举行着十年一次的梦之试炼。而我位于北俱芦洲的真身,仍能给我传递外界消息!汝竟胡言乱语,说我大紫薇仙域覆灭了?哼!果然你和那水宗八子是一路货色,真是知尔等是哪一洲哪一宗的修士,竟敢在我面前如此诽谤紫薇仙域。此事若让紫薇大圣知晓,定然不会轻饶了你!”

    “紫薇大圣?那是谁?”

    “孤陋寡闻!连紫薇大圣都不知,那可是我紫薇仙域的始祖!堂堂涅圣的存在!”

    “涅圣?始祖?你紫薇仙修的祖先,不应该是第四步的紫薇仙皇吗?怎会是涅圣。”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我紫薇仙域可从未出过第四步仙皇…甚至不知为何,一提第四步,紫薇大圣总是面北而泣…”

    “…给我讲讲你们真界四大洲的历史,如何?”宁凡似有猜测,对女子道。

    “哼!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对你言听计从!”准圣女子不屑道。

    “你此刻是我的俘虏,若不听我命令,莫怪我惩罚于你!”

    “哼!区区惩罚,何足道哉!大不了再做一场媋梦,我可不怕!”准圣女子傲然道。

    那傲然的表情,一如当初另一个阿芙洛被宁凡刚刚擒拿时,不屈的贞烈。

    像,真是太像了…

    两个阿芙洛,分明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对付那个阿芙洛,宁凡已经很有心得了,不知那些经验手段,用在眼前这个阿芙洛身上,是否有用。

    宁凡袖袍一卷,欲将这名准圣女子带入玄阴界,却发现玄阴界居然无法收纳此女入内。

    准圣女子见宁凡想拿界宝装她,顿时冷笑,讽道,“不要白费力了!你的界宝世界装不了我,便是将我带离这片冰川世界,也是无法办到的。这也是水宗八子无奈将我镇压于此的原因,他们无法将我带出这片冰川世界。”

    “无法带出此地?”

    宁凡双目射出青芒,洞穿天地。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地观察这片冰川世界,渐渐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印证了心中猜测。

    “…既如此,就不换地方了地对你实施惩罚好了!”宁凡将被魅术渔网罩住的女子,狠狠按在冰壁上,大手隔着渔网,揭开了女子胸口用以遮挡的贝壳。

    “你你你,你想对我做什么!”

    准圣女子顿时羞不自抑,意识到了宁凡想要对她做什么,七分愤怒,却又有三分欲拒还迎,极其不合情理。

    “口是心非!”宁凡暗暗鄙夷起此女的虚伪,隔着薄若无物的魅术渔网,一口含住了此女的丰满。

    “可、可恶!是你,原来是你!我记起来了!啊,好舒服…”

    准圣女子靠着冰壁,仰着脖子发出难耐的娇吟,任宁凡施为,竟并不多少抗拒之心。

    此刻在她脑海之中,无数模糊的梦境画面,逐渐开始清晰。她曾做过无数媋梦,梦中无数次被人按着侵犯,无数次失去鲛人泪。

    她不知那些媋梦因何而起,只记得侵犯者无一例外,都是一个看不清容貌的白衣男子。

    此刻那些梦境片段变得清晰,她才记起,原来所有的梦境侵犯者,全都和眼前的男子长得一样!

    难怪,难怪此子虽然擒拿了她,她竟不觉得多么仇恨,反而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原来…原来她早在梦中,和此子无数次肌肤相亲…

    “原来是你!该死,该死…啊,轻点,你咬疼我了!不要,不要,妾知错了,你想知道什么,妾都告诉你!快别舔了!”

    准圣女子满面潮红,终于出言讨饶。

    无数次媋梦经历告诉她,若她不讨饶,接下来一定会被宁凡弄到虚脱,并流下珍贵的情人泪。

    见此女服软,宁凡也不想太过折辱她,松了嘴,又将贝壳盖回到女子的胸口。

    准圣女子一面轻轻喘息,一面暗暗松了一口气,内心深处似有无数被宁凡折辱的阴影,隐隐对宁凡多了一些惧怕。

    宁凡再问她所处的真界历史,她自是知无不言,当然,对于紫薇仙域有损的情报,她宁死也不肯告诉宁凡。这点坚持,倒是和另一个阿芙洛一样,固执又可爱。

    “我所在的真界,源起于鸿钧祖师传道,那时候,天地尚无真界,世界一片鸿蒙…”

    随着准圣女子娓娓道来,宁凡终于明白,之前的距离感、不和谐感都是从何而来了!

    宁凡修道以来,所接触到的世界格局,是三大真界,加上无数个幻梦界。

    此女接触到的世界格局,却只有唯一一个真界,真界当中分为四洲。

    宁凡接触到的修真界里,紫斗仙皇以一己之力灭掉了紫薇、北斗两名仙皇。

    此女接触到的修真界里,根本不存在紫薇仙皇,紫薇一脉最强者,不过是一个涅圣,属于始、涅、荒三大圣人境界的中层水平。

    若是刚刚踏入修真路的宁凡,肯定会以为眼前的女人是疯子,在胡言乱语。

    可惜,宁凡早已不是当年的修真菜鸟。他相信,此女没有说谎。彼此了解的世界格局,之所以不同,另有原因。

    宁凡对于真界的历史,知道的并不多,然而大体的历史走势,还是知道的。

    先有神灵,后有仙灵,再后来才有真界仙修,这是真界发展的大致历史。

    但在准圣女子所处的世界,世界最初时鸿蒙一片,后来鸿钧讲道,再后来混沌开辟,其后是巫妖年代,再后来是…

    此女来自另一个修真世界!在那个修真世界里,没有紫薇仙皇,没有北斗仙皇,也没有紫斗仙皇。

    那个世界里,也有至高无上的第四步仙皇,在争夺大道。但那个世界,却没有幻梦界这一类阴面世界。

    那个世界的存在,就好似平行于宁凡所居世界的一处…平行时空!

    当初,屠皇曾在宁凡不能理解的情况下,给宁凡灌输了很多平行时空的轮回知识。

    现在,宁凡稍稍有些明悟了。

    他不再细听准圣女子所处世界的历史变迁,而是陷入了思考,微微出神。

    准圣女子正讲到精彩的洪荒大战,对于这段历史,她可是最最神往的。本以为宁凡也会喜欢听,忽然见宁凡居然神游天外,对这段历史丝毫不感兴趣,顿时有些气恼了。

    能不气么!明明是宁凡让她讲真界历史了,她乖乖讲了,宁凡又不好好听,居然敢走神!

    “哼,你不认真听,我便不讲了!咦,这是,这是!这不可能!这是草木臣服!你怎能做到此事!”

    准圣女子本还想埋怨几句,忽然就被眼前奇异的一幕吸引住了。

    此地冰川之上,本因严寒而寸草不生,但随着宁凡袖袍一卷,附近的冰面上,竟凭空长出了一簇簇高及人腰的蒲草。

    无中生有,制造草木,这是木之道则的运用,且不是普通道则,而是掌位层次的力量!

    那些蒲草一经出现,立刻一簇簇地拜倒在地,就是在叩拜宁凡一般,并非神通驱使,而是发自内心地臣服。

    这让准圣女子内心剧震,没料到区区仙王修为的宁凡,居然能将木掌位运用到如此境界!

    传闻同一个时代,修炼同掌位的掌位大帝之中,只能有一人,成为该掌位的无上君王。也唯有那种存在,才能令该掌位的生灵万物,发自内心的臣服。

    莫非宁凡区区仙王修为,便已君临了木掌位的?这不可能!

    宁凡没有理会准圣女子的震惊,更不会给对方解释自己木之父神的无上身份。

    此刻的他,陷入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体悟当中,这份体悟,竟让他体内的轮回之力缓缓增多!

    从这名准圣女子的话语之中,宁凡看到了全新的轮回之貌。

    他明白了屠皇当年所说的平行时空,是怎么一回事。他记得屠皇提到过轮回连接点这一概念…

    【…你问我轮回连接点是什么?当然就是指许许多多轮回所连接的地方啊!什么,还听不懂,真头疼,怎么给你讲明白呢,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动嘴教人了…】

    【…轮回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它不止一层,而是一层叠着一层;每一层轮回,如同平行时空,每一个人从那平行时空延伸出去,可以有无数种过去,也可以有无数种未来…你可以将轮回连接点,理解成不同平行时空的边界。你的过去,不一定是你这一世所经历;你的未来,不一定是这一世所遇见。明白了么?】

    轮回连接点,是了,这处冰川世界,分明是水宗八子意外发现的一处轮回连接点!

    这处冰川世界,连接着另外一个轮回,在那个平行轮回里面,同样有一个阿芙洛,正在进行紫薇仙域十年一次的梦之试炼。

    若不出意外,这名准圣阿芙洛,就是他之前抓到的半圣阿芙洛,在另外一个平行轮回当中的样子!

    平行轮回可以有无数,同一个人,可以有无数轮回。这些轮回因其平行,故而永不会相遇,但也有例外…那例外,便是轮回连接点这种奇妙的所在,竟能将平行的轮回连接!

    这名准圣阿芙洛无法被人带出这片冰川世界,无法被人收纳进界宝空间,只是因为她不属于这个轮回,故而被此界轮回封锁了自由。

    “你可知,轮回?”

    宁凡此刻目光空澈,好似包含了诸天万道,对准圣阿芙洛问道。

    准圣阿芙洛一怔,摇头。轮回是她有资格知晓的东西么?准圣的她,不过刚刚触碰到一丝圆满之意,但距离领悟轮回,成就圣人,还很远,很远。

    “这,是我所在的轮回。”

    宁凡随手拔下一把蒲草,将其编成一个草环,展示给阿芙洛。

    阿芙洛不明白宁凡在做什么,不明白为何区区一个草环,便是一个轮回,没有言语,等着宁凡解释。

    宁凡却没有和她解释,而是又拔了一把蒲草,编织出第二个草环,道,“这,是你所在的轮回。”

    阿芙洛更加不解,身为准圣,她对于轮回二字,必然也是有初步了解的,但宁凡的话语太玄乎了,玄乎到她一个字都听不懂。

    宁凡仍然没有解释,忽然将两个草环平行堆在地上,问道,“明白了么?”

    阿芙洛摇了摇头,眼中的困惑更多了。

    她死死看着地上两个草环,脑海中好似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发问。

    这两个草环为何平行存在…

    这两个草环怎可能平行存在…

    同样的世界,不可能有两个…

    “不明白是么,那这样,你可能明白?”

    宁凡又拔了一根蒲草,一端绑住一个草环。如此一来,这根蒲草变成了两个平行草环的唯一连接点。宁凡指了指连接平行草环的蒲草,对阿芙洛道,“我不知你所说的梦之试炼是什么,不过若我没有猜错,你可能一不小心,走错了路,误入到了平行轮回的连接点,这才被水宗八子镇压于此…”

    “平行轮回,连接点…”阿芙洛醍醐灌顶,美目大惊,似在这一刻,想通了很多很多问题。

    她此刻身处的地方,并非什么梦之试炼;她在此地遇到的人,也完全不是她那个轮回里的人物。

    难怪,难怪她始终对这片冰川世界感到一丝违和,原来原因竟在这里!

    她竟一不小心,误入到了另一处轮回当中!

    “轮回,何为轮回;平行,如何平行…”

    宁凡拔下更多蒲草,编织出更多的草环,竖着对方在地上。

    草环堆成了一座小塔,越堆越高,渐渐堆了一人多高,宁凡眼中的困惑却反而越来越多。

    他不再堆那草环,而是在地面上,花了一条笔直的线。

    在阿芙洛眼中,这条直线,只是一条线。

    但在宁凡眼中,这条直线之上每一个点,都是一个草环,都是一个平行轮回。

    轮回平行,堆叠在一起,自然形成一条直线。

    但宁凡又知道,轮回当中,其实是不存在什么直线的。再笔直的线,一路走下去,最终也会回到起点,形成一个圆。

    宁凡将那条直线画得很长很长,又将为数不多的轮回之力,全部覆盖在双眼之上。

    他的双目不再是青光闪烁,而是被一层紫金色的轮回之力覆盖。

    当这些轮回之力覆盖上双目后,宁凡所看到的时空开始扭曲,直线不再是直线,地面上的直线扭曲之后,最终首尾衔接在了一起,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圆。

    可这个圆,这个衔接,这个时空扭曲,只有宁凡可以看到,阿芙洛却看不到。

    “无数平行时空堆叠在一起,会形成一个全新的大圆。而这个圆,才是真正的轮回。我所在的轮回也好,准圣阿芙洛所在的轮回也好,其实都只是完整轮回的一个组成部分…”

    “倘若将我最初编织的草环,视为天道第一环,则无数平行存在的天道第一环,堆叠之下,可形成一个更大、更广阔的轮回大圆,此为天道第二环。倘若将天道第二环也如此堆叠,无数平行存在的天道第二环,又可堆出天道第三环。若再将天道第三环也如此平行堆叠下去…”

    “世界的存在,是无数小圆,堆成大圆!但大圆到了极点,极可能,又回归到最初的小圆…”

    “无数的平行轮回之中,有无数个阿芙洛,是否也有无数个我,无数个宁凡…”

    “我是谁…无数平行轮回,可以有无数个宁凡…倘若我与其他宁凡相遇,只用宁凡来做区别,区别不了我们。”

    “所以我是宁凡,也可以说,不是宁凡。”

    “但若我不是宁凡…我是谁…”

    宁凡在发出这一问的瞬间,周身气质,陡然一变!

    这一刻,他开始分不清自己是谁。

    但这一刻,世界的脉络,在他眼中,无比清晰!

    这一问,问的不是名字,而是本我!

    当这一问发出的瞬间,宁凡有了资格,修本我尸,修善尸,修恶尸!有了通过斩尸之法,问鼎圣人境界的资格!

    当然,发出此问的宁凡,自己都没意识到此事,更不知道什么斩尸法门了。

    他是不知道,但不代表准圣阿芙洛不知道!

    她所在的平行轮回,有许许多多的圣人、仙皇存在,她更是有幸,亲眼见过有大修通过斩尸成就圣人位!

    她不懂宁凡,但却从宁凡身上,感知出了一丝本我尸的气息!

    “此子做了什么!区区仙王,体内竟孕育了一丝本我尸的因果种!这不可能!世间怎会有这般资质逆天的存在!便是那些大修、大妖、大魔,能够感悟三尸因果种的,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否则怎会有那么多无上存在困死在第三步的大门前,又怎会有那么多人放弃斩尸之法,退而求其次,寻求功德成圣的门路…”

    “他是如何孕育出本我因果种的!”

    “他不过是编了一些草环,说了一些奇怪的话,画了一条直线…”

    阿芙洛心湖难平,她隐隐意识到,有一个领悟斩尸法门的珍贵机会就摆在她的眼前,可她却无法领悟。

    她死死盯着宁凡画在地上的直线,想要把这个直线看出花来。可惜,这个直线在她眼中,永远只是直线;唯有在那些初步触摸到轮回奥妙的人眼中,才能时空扭曲、首尾衔接。

    她注定是不能和宁凡一样逆天,轻易修出本我因果种了。

    “我是谁…”

    宁凡好似死死陷入到这个问题当中,无法自拔。

    好似有无数魔音,在他耳边质问,可他越是明悟轮回,偏偏越找不到答案。

    我是宁凡?

    不,我不是宁凡…宁凡有很多很多,而我,如何才能是唯一…

    阿芙洛怎么看那直线,都看不出端倪,又见宁凡好似走火入魔一般,不断喃喃自语“我是谁”,登时一惊。

    不好!此子区区仙王,哪有资格修炼本我因果种,这是贸然触碰斩尸之法,走火入魔了!

    “我要不要救他!我要不要…”

    准圣阿芙洛陷入了挣扎。

    一瞬间,脑海中浮现了无数次和宁凡肌肤相亲的媋梦。

    那些媋梦很远,远到就好像另一个轮回的事情。

    那些媋梦又很近,近到她的体内,仿佛还留有宁凡所赠丹药的药力未化。

    记得某次媋梦当中,她因为流出鲛人泪虚脱,险些跌落境界,而宁凡从此以后,每一次索取鲛人泪,都会关切地喂她丹药,固本培元…

    内心明明还在挣扎,但身体却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当你知道自己是谁时,你不是你;当你不知道自己是谁时,你才是你!”阿芙洛忽然开口提醒道,这一开口,连她自己都惊讶。

    她居然…会如此在意宁凡的安危!

    这句话有何深意,阿芙洛不知道,她只知,她所在的紫薇仙域,曾有一名大修修出本我因果种时,和宁凡一样走火入魔了,疯疯癫癫地自问“我是谁”。

    当时紫薇大圣便是如此道了一句,将那名大修给唤醒的。

    宁凡陷入到了走火入魔当中,神识浑浑噩噩,灵台最后的清明告诉他,此刻的情形十分危险!

    轮回,果然不是他可以轻易领悟的。

    他似乎因为乱悟轮回,引来反噬了…

    宁凡感应到,自己体内的轮回之力,竟不知为何,流入到了元神当中,在元神之内,形成了一颗紫金色的古怪种子。

    宁凡不知道这颗种子是无数大修梦寐以求的本我尸因果种,但隐约能看出,自己此刻走火入魔,与这颗奇怪种子大有关联。

    心道若是再走火入魔下去,必有性命之危,倒不如毁了这颗奇怪种子,如此,大概能从走火入魔当中苏醒。

    正欲以所剩无多的意识,毁去此种,阿芙洛的话语,忽然传到他的耳中。

    【当你知道自己是谁时,你不是你;当你不知道自己是谁时,你才是你!】

    一瞬间,宁凡似有所悟,体内肆虐的心魔,忽然有了平息之势。

    “是了,是了…宁凡也好,我的无数平行轮回也好,并非是以我的意志诞生的!我不知造物主是谁,但倒是不妨将画出这的人称之为造物主。造物主创造了一只蝴蝶,这种创造,是造物主的意志所在。但却不是我的意志!我之所以是宁凡,并非因为造物主想要创造一个宁凡,而是因为…我想成为宁凡!我的存在,与躯体无关,与姓名无关,与我一身修为、道行通通无关。我的意志所在,我,才是我!”

    “因无尽轮回有无数个我,所以,我不是宁凡;因我的意志存在独一无二,所以,我还是宁凡!”

    纵然平行轮回能造出无数个容貌、气息相近的宁凡,相同的意志,却永远只有一个!

    我就是我,何须自问!

    宁凡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将心魔彻底压下,因渡过这场走火入魔,体内多出的神秘种子,似乎更稳固了,死死扎根于元神当中,以元神之力为养分生长着;生长的同时,滋养着宁凡体内的轮回之力,使得轮回之力以一种极缓慢、极稳定的速度缓缓增长着。

    居然能提高轮回之力?

    这个不知名的种子,还真是了不得啊!他刚刚可是险些要把这颗种子毁掉的!

    宁凡复杂地看着渔网当中的准圣阿芙洛,叹息一声。

    若无此女出言提点你,他断然无法如此轻易挣脱心魔的,怎么也得将体内这颗神奇的种子毁掉才行。

    如今他靠着此女,保住了这颗神奇种子,却也因此欠了此女一个人情。

    一想到自己之前还轻薄此女,此女却以德报怨,饶是宁凡脸皮极厚,此刻也有些羞愧了。

    “多谢。”

    他神通一展,居然将罩住此女的魅术大网解除了。

    阿芙洛也是一愣,没料到自己随口提点了宁凡一句,宁凡便感恩到将她放了。随着魅术大网解除,阿芙洛的法力一点点恢复了过来,庞大的准圣气息再度呼啸而出,撼天动地。

    法力一挥复,阿芙洛下意识就想干掉宁凡,找找之前的场子,只是一想到宁凡居然是她无数次媋梦的幻想对象,又念及宁凡将她放走的恩情,她便是再心狠手辣,也不忍在此刻对宁凡出手了,内心堵堵地,说不出的感觉。

    “你干嘛放了我!”竟反过来责了宁凡一句。

    宁凡无语,回道,“放了你不好么?还是你更喜欢我把你关起来蹂躏?”

    “呸!不要脸!”阿芙洛老脸一红,她又不是受虐狂,怎么可能喜欢被宁凡关起来蹂躏?

    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依恋媋梦里的各种快感…

    没想到做了多年的媋梦,才发现幻想对象确有其人,这种感觉不要太羞耻。

    又想到宁凡刚刚还趴她胸上啃来啃去,她更觉尴尬,看了看周围的冰川世界,转移话题道,“没想到此地居然是连接平行轮回的连接点,这就是说,我们不是一个轮回的人咯?原来这里不是梦之试炼,难怪当年我误入此地,会被水宗八子大惊之下,直接镇压…他们可能还以为我是域外入侵者呢。镇压我之后,还以叩问之术,通过叩拜我的雕像,聚集香火,推演我的来历…”

    叩问之术?

    宁凡一怔。凡间倒是有一些庙宇通过叩拜,聚集香火,抽签算命的。想不到修真世界也能这般使用香火,倒是神奇,可惜这类叩问神通,似乎早已在修真界失传了,如今的末法仙帝,也不是特别重视香火这种东西。

    “我被水宗八子关了好几亿年,虽说对于我之前参加的梦之试炼,只是数百息的时间,但恐怕已经大大影响我的试炼分数了。哎,我必须回去了,回到我所在的轮回。”

    阿芙洛怅然一叹,梦中数亿年,现实数百息。然而她终究体会了数亿年的镇压之苦,修为虽说没有一丝增长,道心比之从前,倒是坚固了数倍。

    “这处冰川世界,是我当年迷路之时误入,入口早已不可寻。这一次我可施展秘法回去,日后却是再也找不到入口回来了。再见了,梦郎…”

    梦郎!

    宁凡浑身一个激灵,本能地觉得这个称呼无比恶俗,心道若是阿芙洛回到了异世界,心中永远这般称呼他,未免也太难听了。

    想了想,宁凡还是决定告知此女自己的姓名。他是宁凡,独一无二的宁凡。

    “我叫宁凡。”

    “宁凡么…好的,我记下了,梦郎,再见了。”阿芙洛回眸一笑,深深看着宁凡,终于还是恰起指诀,施展了某种秘术,打算离开这处冰川世界了。

    “等等!我这里有个人,想让你见上一见?”宁凡忽然心念一动。

    他很想知道,若是让两个时空的阿芙洛相见,会如何。

    或许会对二女造成危险,又或者,会带给二女不同的机缘。

    若有危险…看在阿芙洛的出言提醒份上,他自会竭尽全力保住二女。

    若有机缘…或许能凭这份机缘,稍稍偿还准圣阿芙洛的提醒之情。

    “你想让我见谁?”准圣阿芙洛一诧。

    “见了你便知道。”

    宁凡深吸一口气,许久许久,终于还是将半圣阿芙洛从玄阴界放了出来。

    对于半圣阿芙洛,宁凡就没有那么信任了,虽然放出,还是以魅术绳索捆着。

    起初,准圣阿芙洛对于宁凡有几分兴趣,对于见其他人兴趣不大。

    但当准圣阿芙洛看到另一个阿芙洛出现时,她的美眸,一瞬间就睁圆了。

    惊得合不拢嘴!

    当然,半圣阿芙洛同样被眼前一幕惊住了。

    不需要更多解释!

    二女只需要面对面站着,便能感应到彼此的血脉流淌!

    有如自身!

    更在这一瞬,二女的记忆有了叠加,修为有了融合!

    准圣阿芙洛的修为,一瞬间多出了半圣阿芙洛的那等修为,同样多出的,还有半圣阿芙洛的种种记忆。

    半圣阿芙洛的修为更是暴涨,几乎一口气冲开准圣之阶,若非因为感悟不足,绝对可以一步成为准圣!

    这一刻,两个轮回轨迹本不相同的女子,因为轮回叠加、重合,好似成为一人!

    就好似残缺在不同轮回的两块碎片,寻到了彼此,组成了…稍微大一些的碎片。

    “不同时空的人若是相遇,便是这种情形么…似乎好处很大呢。如此,倒也足以还清此女的提点之恩了。”宁凡见不同时空的个体相见,并无危险,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转而又多了一层明悟,一层猜测。

    第三步以后,修炼的该不会…就是和不同平行时空的自己相遇吧。

    若是如此,他今日让两个不同的阿芙洛相遇,该不会给了阿芙洛一丝晋入第三步的可能吧?

    “我是阿芙洛。”准圣阿芙洛对另一个阿芙洛笑道。

    “我也是阿芙洛。”对方同样露出明悟般的微笑。

    “你是我。”

    “你也是我。”

    “他是梦郎。”

    “对,他是梦郎。”

    这一刻,二女同时将目光落在宁凡身上,带着极为复杂的情感。

    宁凡大感头疼,梦郎这等恶俗的称呼,难道要被这阿芙洛一辈子叫下去么…

    不论是异时空,还是同时空?

    “你回那边去吧,本我留给我,毕竟梦郎在这个轮回。”半圣阿芙洛忽然对另一个阿芙洛命令道。

    准圣阿芙洛明明修为更高,然而对于半圣阿芙洛的命令,却是极为遵从。

    二女也不知做了什么,一瞬间,二女忽然有了主次之感。

    而后,准圣阿芙洛施展秘术,永远回归了她所在的异时空。

    而半圣阿芙洛,则不可思议地感知着体内多出的本我因果种。她竟也悟出本我因果种了,不过她知道,她是不可能和宁凡一样,画一条直线便画出因果种的,之所以能修出因果种,靠的还是逆天无比的机缘和另一个时空的自己相遇的机缘。

    这是无数圣人都渴望的相遇。

    她居然尚未成圣,便获得了这等奇遇。

    “梦郎,你想捆我到何时?”

    “叫我宁凡…”宁凡大有深意地看着半圣阿芙洛。

    此女看他的表情,竟和那个准圣阿芙洛一样,带有一丝复杂情感了,真是一件稀奇事。

    半圣阿芙洛本是他的俘虏,不过看在另一个阿芙洛的面子上…他还是点点头,将此女身上的魅术绳索全部解开了。

    “好,叫你宁凡。宁凡,你给了我一个成圣希望,我阿芙洛有恩必报,从今日起,不会再与你为敌,从前恩怨,一笔勾销。但让我帮你对付其他紫薇同伴,也是断然不可能的。你我,终究是敌对,我必须回到我的族人那里…”

    “你要回十一路?”

    “不一定回哪一路,十一路,并不是我鲛人族的根基所在。不过若是大神司知道我脱险,大概会直接将我召回第六路吧,毕竟血神大人的祭祀已经…总之你可以放心,就算我回到族内,也不会帮他们对付你的。我阿芙洛,不会对恩人出手,如违此誓,有如此箭!”

    阿芙洛随手变出一根金箭,将其断为两截,箭尾一端自己收了起来,箭簇一端则递到宁凡手中。

    “同样的,若你有困难,只要不伤害我紫薇仙修的利益,持此箭簇来,我可以替你完成一件事。你对我有明圣路之恩,若我有成圣资质在,大神司或许会对我鲛人族手下留情…此恩很重,必报之!梦郎,不,宁凡,再见了!”

    言罢,就连这个半圣修为的阿芙洛,也飞出了冰川世界,离去了。

    对于阿芙洛此女,宁凡还是十分信任的。这是个信义重于生命的女人,被他百般折磨都不曾背叛族人,如今既然立誓,自然也不会背叛他的。

    只可惜,此女一放,日后再也无法搜集鲛人泪了,再想要快速修炼天勾玉,便需要另寻法门了。

    罢罢罢,反正经此一事,他也无法再狠心折磨阿芙洛了,放了便放了吧。

    他是不可能囚禁恩人折磨的,此女毕竟提点过他,也算是他的恩人呢。

    轰隆隆!

    整个冰川世界忽然地动山摇,似是因为八座冰山皆被破坏,而位界不稳,濒临崩溃了。

    眼见世间少有的轮回连接点,即将毁掉一个,宁凡虽觉得可惜,却无力阻止这种位界崩溃,只得放弃。

    位界崩溃中,宁凡只来得及带走昏迷不醒的神空帝等人。刚出冰川世界不久,整个世界便空间坍塌了。

    这个轮回连接点,永远不复存在了…

    宁凡遗憾一叹,将神空帝等人救醒。

    众人一醒,便紧张地询问宁凡,他们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凡看着这群猪队友就来火。倘若被封印的不是女准圣,而是一个男准圣;倘若不是一阶准圣,而是二阶,三阶,宁凡今日极有可能丧命于冰川世界!

    这几个货为了寻宝,连冰川世界的底细都没摸清,便喊他前去破阵,差点没把他坑了。

    如此一来,宁凡自然不可能再把缴获到的八件先天法宝分给几人;神空帝等人问起,他只说法宝被那女准圣抢走了;问女准圣去了哪里,便说对方跑掉了,至于和准圣阿芙洛发生的一切事情,则只字不提。

    一听先天法宝皆被女准绳抢走,神空帝等人皆是大感可惜,不过又觉得此事十分正常。

    敌人可是一名准圣啊!宁凡能把他们救出来,已经难能可贵了,哪有能力保住法宝?

    恐怕正是因为宁凡舍弃了法宝,那女准圣才没有对他们穷追不舍吧…

    “多谢宁道友救命之恩!我等异日必报!”神空帝等人大难不死,对宁凡自是感激涕零。转而想起海妖之歌的可怕,又纷纷冷汗直冒,惊为天人。

    眼见这几个猪队友起码还知道知恩图报,宁凡心情稍微好了些。至于几人的回报,则压根不在意。

    “先天法宝虽然失了,不过应该还有其他宝贝,没有被那名女准圣抢走吧?”

    “我记得最后一个洞府,有一颗半成品的十转祖丹!”

    “我记得还有一个奇怪铁盒,被死死封印,怎么都打不开!”

    “那铁盒似乎有一丝水掌位的气息呢,也不知盒子里面封了什么。敢问宁兄,那个宝贝可否保住?”神空帝等人期待道。

    铁盒?水掌位?

    宁凡一诧,他救醒神空帝等人之前,确实看到虚空帝手中死死抱着一个铁盒。那个铁盒被他顺走了,如今藏在玄阴界内。他没有细细感知那个铁盒,自然不知此铁盒之中,透着一丝水掌位的力量。

    莫非那些洞府藏宝中,真有足以令他重视的收获?

    譬如,这个来历不明的水掌位铁盒…

    “有这么个铁盒么?我只道那是个普通铁盒,故而被那准圣抢走了,也并未拼命抢回,而是趁机带着诸位道友逃命了。”宁凡装模作样道。

    “丹药呢?那颗半成品祖丹!”

    “也被抢走了。”

    “可恨!那准圣欺人太甚!”

    对于欺骗这几个猪队友,宁凡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对于独吞猪队友的宝贝,亦没有任何负疚感。

    神空帝等人听说宝贝都被敌人抢走,顿时骂骂咧咧,当然了,骂的都是敌人。对于宁凡这等救命恩人,他们还是很感激的。

    几人虽然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身为仙帝,怎会不知欠人因果的危害,回报宁凡的心意,倒是出于真心,皆寻思着日后如何还清宁凡的因果。

    宁凡倒不在意这点因果。此地诸事既已了结,他只想快些返回万圣关,看看那所谓的水掌位铁盒当中,有何玄机,有何收获…

    说起来,那个半成品的十转祖丹,似乎也有些门道呢。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