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39章 在这个世界相遇

第1139章 在这个世界相遇

    宁凡隐隐觉得此地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

    神空帝等人被宁凡说得心里发毛,一遍遍检查了此地洞府,最终相视一笑,觉得宁凡想多了。

    以他们数千万年的阅历,实在看不出此地有何不对。且在他们心中,宁凡强大地超乎想象,堪比古之仙王。纵然此地有问题,他们也深信宁凡能够摆平一切麻烦。

    宁凡的话,四帝终究没有放在心上。

    “宁兄既已破了这座黑冰山的洞府阵法,何不一鼓作气,将其他两座冰山的阵法一并破了?那两个洞府,应是水宗八子老大、老二所有。老三的洞府都已经收获不小了,那两个洞府必定收获更大。不要管这个雕像了,肯定没问题。我等速速前往下一座冰山吧?”神空帝等人催促道。

    宁凡看不上的葬江术,被他们视如珍宝,只盼着能在其余两座冰山之上,获得更多好处,故而催着宁凡赶紧去破其他冰山的阵法。

    宁凡回过头,双目青芒闪烁,锁定着冰雕仔细探查。可惜,无论他怎么探查,都看不出这座冰雕有何异常,最终也只能将心中不适之感压下,离开了此地洞府,随着神空帝等人前往下一座冰山了。

    两炷香之后,宁凡将另一座紫色冰山的阵法攻破了,尽收洞府内的藏宝;同样的,在这间洞府之中,宁凡又发现了一座只雕了个开头的女子冰雕…

    此地阵法完好的冰山越少,宁凡心中的不适之感便越多。

    他不知道这些不适之感从何而来,潜意识里,他不愿再破坏最后一座冰山的阵法了,本能地觉得此举不妥;然而神空帝等人为了获得更多宝物,硬拉着宁凡攻打最后一座冰山。

    最后一座冰山,是一座血红冰山,归水宗八子的老大所有。两炷香之后,这座血红冰山也被宁凡攻破了…

    当最后一座冰山也攻破,整个冰川世界,开始轻微晃动。

    宁凡的不适之感更强烈了,没有立刻进入最后一座洞府寻宝。他对冰川世界出现的晃动十分在意,对神空帝等人劝道,“我的不安之感绝非空穴来风!此地绝对有什么事情,是我等不知道的。先不要急着进入洞府寻宝,且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找出此地不安的根源…”

    “呵呵,看来这些年的界河厮杀,宁兄没少经历生死危机啊,故而才会事事谨慎,草木皆兵。宁兄放心,此地不过是个废弃洞府,哪里会有什么危险。你的不安,都是错觉!这最后一座洞府归水宗八子的老大所有,其内藏宝必定比其他洞府都要丰厚,阵法既破,我等速速进入洞府寻宝,没什么好担心的。”

    “是极,是极,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我等既入宝山,岂有不取之理!”

    神空帝等人不以为然,笑着进了洞府,开始寻宝。

    不多时,洞府内传出了众人的欢笑声。

    “哈哈!诸位快看老夫找到了什么!此地居然有一颗半成品的十转祖丹!”

    “远古大修级神通!这是一册远古大修级神通!”

    “嗯?这个铁锈盒子里封印的是什么,怎么打不开…这是什么铁盒子,居然连先天法宝都劈不开!好诡异!”

    “嘶!这里竟有八件保存完好的先天法宝!别管那个铁盒子了,你们快过来看!”

    “什么!八件完好的先天法宝!明河道友莫不是在开玩笑!嘶,竟是真的!”

    “嗯?这八件法宝摆放的位置,好像有些奇怪…”

    “不管了,先取走这些先天法宝再说!管他摆放位置奇不奇怪!哈哈,我等发财了!居然得到了这么多先天法宝!发财了,这次真的发财了!”

    谁都没料到,最后一间洞府之内居然会有如此丰收,一举捡到八件先天法宝。神空帝等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就将八件法宝收取了。

    宁凡本还在洞府外观察此地的古怪,一听洞府内居然找到了八件先天法宝,登时一个激灵,心中所有模模糊糊的不安之感,好似一瞬间找到了源头!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直接冲入洞府,并对神空帝等人劝阻道。

    “诸位且慢!先不要动那些先天法宝!”

    一入洞府之内,宁凡便看到了近乎诡异的一幕!

    洞府的最深处,同样供奉着一座只雕刻出大致轮廓的女子雕像。

    雕像的附近,布有极为强大的封印,并有八件先天法宝,分布封印各个方向,死死封印着这尊女子雕像。

    一看清洞府内的封印格局,宁凡好似确定了什么,面色一变。

    而让宁凡意想不到的是,他明明已经出言阻止四帝收取此地先天法宝,四帝却好似闻所未闻,根本不理会他的阻止。

    居然破坏了雕像附近的封印,将八件先天法宝强行取走了!

    “不好!”宁凡心道要糟,这群猪队友这次真的干了一件蠢事!他们不该乱动这里的先天法宝!难道看不出这些先天法宝很有问题吗!

    这一刻,宁凡彻底想通不适之感是从何而来了!

    他想通了此地八座冰山屹立冰川的大势格局,是怎么一回事!

    他想通了为何最后这间洞府里,会有八件先天法宝,封印一个雕像!

    他全部明白了!

    可惜明白得有些晚了!

    “…这里有好多先天法宝,我们发财了,发财了…”

    神空帝等人目光呆滞,满面贪婪,深陷在获得八件先天法宝的喜悦当中,无法自拔,无法清醒,手捧先天法宝,反反复复都在说这么一句话语,好似魔怔了一般。

    宁凡长叹一声,他这才注意到神空帝等人的表情极为不正常,似被什么力量迷惑了神智;周围的空气之中,竟存在一丝极为隐晦、强大的魅术力量,想必是这魅术之力,迷惑了神空帝等人,才令他们做出破坏封印、擅取法宝的行为。

    倘若不是因为这些人同为守卫东天的袍泽,宁凡真想骂这些人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

    当即没好气地一声暴喝,“还不醒来!”

    这一喝,宁凡用上了一万三千五百劫的法力,一喝之威,堪比一阶准圣之吼,直接就将周围的魅惑之力震散了。

    神空帝等人浑身一震,如梦初醒,骇然色变。

    “嘶!好险!我等似乎被什么力量蛊惑了,一入洞府,便不受控制地想要取走此地封印法宝…此地果然有问题!是谁,是谁在蛊惑我等,破坏这里的封印!”

    “该死!这里既有封印,定有什么东西受封;我等破坏了封印,可千万不要放出什么邪祟之物才好…”

    “但愿没有铸成大错!”

    四帝面色皆有些愤怒、羞愧。

    他们又不是傻子,倘若是清醒状态,看到眼前有一个古怪雕像被八件先天法宝封印,怎可能去乱动!

    “咯咯,咯咯,咯咯…”回应神空帝等人的,是一道极为阴森、渗人的女子尖笑声,从无穷后的冰川动土之底,一路传到冰川之上!

    那声音,透着无法想象的威压,赫然竟是一名一阶准圣所发出!

    “速速将八件法宝放回原处!”宁凡面色一变,不容拒绝地命令道。

    神空帝等人皆是聪明绝顶之辈,之前不过是受了魅惑,才会莽撞地将八件先天法宝一股脑收取了。此刻听宁凡这么一说,立刻将收取到的法宝放回原处,试图重新封印那个诡异的女子雕像。

    然而,为时已晚!

    这一刻,整个冰川世界开始晃动。起初那晃动十分细微,但随着时间流逝,界面的晃动越来越剧烈了。

    不过十数个呼吸的时间,界面的晃动程度,居然已经加剧到连仙帝都很难站稳的程度!

    神空帝等四帝,一个比一个面色难看。此刻这片冰川世界的空间之力极为混乱、狂暴,就好似整个天地都在飞速旋转一般。四帝必须法力全开,才能勉强在那天地旋转当中站稳。

    更因为天地旋转地过于剧烈,天地间的光线,折射出了一道又一道诡异的彩虹桥。当那些彩虹数量增多到一定程度,忽有庞大的七彩之力从彩虹之中斩出,将八座冰山尽皆斩成齑粉,继而又将整个冰川大地劈成两半,露出冰川下方封印着的无尽冰渊!

    宁凡等人险之又险地从冰山洞府中逃出,没有随冰山洞府一并化作齑粉。

    便在众人逃出冰山崩溃的瞬间,无尽冰渊之底,同样有一道古老的女子的白影从地渊飘出,阴森森地唱着古老歌谣,长发在阴风中飞舞,鱼尾在风暴间摆动。

    “鲛人居,水仙湖。

    自从仙皇过湖去,世人不识真仙儒。

    灵丹掷湖水,湖水清如酤。

    鲛妃惜不得,贮在明月壶。

    鲛人夜饮明月腴,夜光化作眼中珠。

    手擎莲叶盘一株,盘中走珠汞不如。

    世人无仙意,波心荡漾青头凫。

    烹龙炮凤日日千金厨,何以洒君心热宁君躯。

    洒君热,宁君躯,须饮鲛人明月珠。

    水仙已乘鲤鱼去,一夜芙蕖红泪多。”

    那歌声透着无穷无尽的魅惑之力,歌声一起,纵然神空帝等人早有防备,仍旧被迷惑了灵智,双目陷入到了茫然当中,一个个昏倒在了板块断裂的冰川大陆之上。

    唯有宁凡不受那歌声蛊惑,面沉如水,也不理会拖后腿的神空帝等人了,一闪身,飞上天空,踏空而立,冷冷望着那道飘若无物的古老女子。

    那是一个肤色透着病态惨白的女性鲛人,鱼尾是银光熠熠的白鳞。她的周身透着一阶准圣的庞大气息,即便被水宗八子封印了无数年,那股气息仍旧绝强,不减半分,带给宁凡扑面而来的气场。

    此女,是和向螟子一个层次的高手!不容小觑!

    那个女子说不出的美艳,且不知为何,竟和阿芙洛长得极为相似,气息也几乎一致!倘若不是宁凡知道阿芙洛此刻正关在玄阴界中,几乎要以为此女就是阿芙洛了!

    此女美目之中,透着无法形容的薄情,见宁凡居然没有被她的海妖之歌迷惑,秀眉登时一沉,但一见宁凡容貌,又不知为何,有些疑惑,沉默了片刻,问道,

    “小辈,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宁凡眉头一皱,不知道对方为何有此一问,答道,“我们应该第一次见才对。”

    “第一次见么…果然是错觉,我确实没见过你。”

    此女摇摇头,将心中一丝疑惑压下。既然宁凡不是熟人,那就不必留情了,当下杀机如九天银河倒泻,冷笑道,

    “哼!你倒是厉害,区区仙王修为,竟能挡我海妖之歌,看来你和那几个废物仙帝,不是一个等级呢。”

    “前辈是谁!”宁凡不惧此女庞大杀气,淡然道。

    “我是谁?我是一个可怜人,一个被关入梦中,无法苏醒的可怜人。我本以为,此生此世都会被水宗八子镇压于梦中,可谁料到,会有一群傻子,意外闯入这片封印冰川,并接连破掉了五座冰山封印阵法。那几个傻子不识此地封印,竟想将此地封印全部破掉,以取宝物。却不知,此举可能将我放出。可惜他们太弱了,有三座冰山阵法超出他们能力范围,他们花了数十年都破不掉。你倒是不错,居然一出现便破掉余下三座冰山阵法,将我放出。咯咯,从这种意义而言,你可是救我离开封印的大恩人呢。不给你些赏赐,可说不过去…”

    “前辈想要给我什么赏赐?”宁凡打起了十二分警惕,他可不觉得对方真想给他什么赏赐。

    因为对方的杀机,早就毫不掩饰,将他锁定了!

    “咯咯,当然是…赐你一死了!你不知,我平生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恩将仇报,以怨报德!”

    那女子准圣尖笑一声,笑声好似厉鬼索命,周身忽然炸开,化作大把泡沫消散了。

    几乎在化作泡沫的瞬间,宁凡眼前一黯,身前咫尺位置,凭空闪现出一个鱼尾女子。

    女子的遁法太快,快到宁凡来不及做出反应,便已欺到宁凡身前,手掌轻飘飘地印在了宁凡胸口,看似柔弱无力,却透着准圣一击的浩瀚威能。

    霎时间,宁凡好似被成百上千颗修真星正面撞中,喷出一道血箭,被女子一招轰飞,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却已身负重伤。

    谁教女子偷袭太快呢?他都来不及开启万古真身呢,若是开了万古真身,大概不会受伤吧。

    不过么…自己虽被此女偷袭了一掌,此女也不会好受就是了…宁凡眼中寒芒一闪,一缕算计之芒在他眼中一闪而过。

    见自己全力一掌,居然没有毙掉区区一个梦境仙王,女子十分惊讶,惊讶之后,是更为暴涨的杀机,笑得更开心了。

    “有趣,真是有趣,一掌打不死你才好,倘若一下子弄死你,可就没得玩了。嘶!怎么回事!”

    女子正欲再度攻击宁凡,忽然花容色变,咳出一口黑血。

    竟不知何时,中了剧毒!

    “不可能!我不过打了你一掌,你为何能在那么短的肢体接触当中,将如此猛毒种入我的体内!这是什么毒,竟有一丝第三步的威能!这不是小小仙王能够拥有的毒力!你是火蟾大圣的什么人!”

    宁凡冷笑,万古真身、十字光环同时开启,一个光环缠绕的金焰巨人,顿时出现在女子眼前!

    他没有回答女子的问题,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女子口中的火蟾大圣是什么人。考虑到当初的圣人猛毒是从一名火蟾族的异族仙帝那里夺得,宁凡暗暗猜测,所谓的火蟾大圣,大概是那名火蟾族仙帝的祖先,是那滴圣人猛毒的真正主人…

    “嘶?始圣之环?不,不对,这十字交错的黑色光环,并不是始圣光环…”女子眼力极高,竟隐约看出宁凡的十字光环,和第三步始圣之环隐约存在有某种联系。

    一瞬间,她对宁凡的忌惮空前提高,再没有因为宁凡是一个仙王而有所小觑了,冷笑道,“任你是火蟾大圣的后辈,又如何!既在梦境相遇,杀了你,又何妨!正好成为我破除梦境的契机!”

    “因果射杀!”

    女子将体内圣人毒暂时压下,不敢再和宁凡近身拼斗,神通一展,幻化出了一把金弓,二话不说,便朝宁凡连射三箭。

    一箭射天灵!

    一箭射心脏!

    一箭射丹田!

    这一幕,宁凡极其熟悉,当日阿芙洛也是这么射他的。让宁凡略感古怪的是,此女就连射箭的神态表情,都和阿芙洛很像…

    当初阿芙洛只是半步准圣修为,三箭并未带给宁凡致命危机;眼前的三箭则不同,是由真正的一阶准圣全力射出,不容小觑!

    “爆!”

    宁凡不打算给此女射出三箭的机会!

    他指诀一掐,此女体内顿时便有一丝极为隐晦的乱世霞光,骤然爆开,出其不意!

    宁凡之前被此女打了一掌,不仅趁机在女子体内种下了圣人毒,更在圣人毒中,混入了一丝乱世紫霞的魅术力量!

    圣人毒只是表象,是掩护。宁凡并不指望凭一丝圣人毒力击杀这名一阶准圣,只是想拿圣人毒吸引此女的注意力罢了。

    果然,女子的注意力被那圣人毒吸引了,反而忽略了趁机混入体内的乱世紫霞。

    这是宁凡糅合了乱古大帝、西子画这两名盖世人物的魅术之后,所凝聚的全新乱世紫霞!

    这是宁凡之前,一招擒下阿芙洛的依仗,此刻,又成了宁凡对付眼前一阶准圣的最大依仗。

    倘若这名一阶准圣是男人,宁凡还要苦战一番,且最后的结果,多半是要战败的。

    万幸的是,敌人是女子!有让宁凡施展魅术的余地!

    随着一缕乱世紫霞在此女体内爆开,混乱的紫霞力量,瞬间化作魅术大网,将猝不及防的女子罩入其中。

    一阶准圣又如何!

    单论法力浑厚,宁凡已经能和一阶准圣一较高下了!

    被宁凡法力全开的魅术大网网中,饶是那名女准圣道行高深,也在一瞬间被宁凡封印了全部法力,成了困死在网中的可怜鱼儿。

    她的双手在渔网里挣扎,鱼尾在渔网里连踢,却怎么也逃不出宁凡布下的魅术渔网。

    前一刻,此女还神情骄横,后一刻,她便气势弱了下去,对宁凡软语相道,“放、放我出去!”

    语气七分气恼,三分羞涩。

    气恼的,是自己堂堂准圣,竟一个不慎成了小小仙王的网中鱼。

    羞涩的,是她曾梦到过类似的媋梦,在梦中,屡屡被一个看不清容貌的白衣男子网住,而后肆意舔弄、羞辱,被对方抢走鲛人泪…

    “准圣?准圣又如何,想杀我,便要有做我网中鱼的觉悟!你是我抓到了第二个鲛人的,管你是不是准圣,从今日起,你便一起当我制造鲛人泪的容器吧!”宁凡冷笑道。

    此女对他动了杀机,他自然不会对此女手下留情。

    “哼!捉便捉了,又能如何!陷于你手,也不过是再做一场媋梦罢了,我阿芙洛绝不会向你求饶低头的!”

    “阿芙洛,你说你叫阿芙洛?”

    宁凡眉头一皱,隐隐有了古怪之感。

    怎么这一次捉到的鲛人,也叫阿芙洛?

    不仅和阿芙洛长得像,就连名字都一样?这是巧合,还是另有缘由…

    一瞬间,宁凡对此地冰川封印的女鲛人,起了几分探究的兴趣,潜意识告诉他,这个女鲛人似乎真的和阿芙洛存在联系…

    一种此刻的他,还远远无法理解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