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38章 古怪雕像

第1138章 古怪雕像

    宁凡对所谓的古仙帝洞府,并不感兴趣。

    无奈的是,挂着副盟主头衔的神空帝,偏偏对他百般邀请,硬要拽着他前往那处古帝洞府一观。

    与宴的虚空帝等人,同样兴致勃勃,力邀宁凡前往一探,并声称洞府内封印了不少秘宝神丹,宁凡去后,可分出一些,送与宁凡。

    这倒是让宁凡十分好奇了,在座的仙帝为何如此热情,一致邀请他前往那处古帝洞府,瓜分洞府藏宝?

    此事会是一场居心叵测的算计么?

    这些仙帝会不会将他引到那处古帝洞府以后,联手谋害他?

    这个阴谋论在宁凡心头一闪,旋即又被宁凡掐灭,失笑摇头。

    这些年他经历的算计有些多了,故而一遇事情,往往会把人心往坏处想。不过眼下界河正乱,这些东天仙帝应该不至于同时背叛东天,算计他的。故而这种阴谋论,可能性根本不大,是他想多了。

    这些东天大帝的动机很简单,应该只是想借花献佛,拿别人洞府里的宝贝,讨好于他。

    又或者,那洞府内还有某些宝贝,凭神空帝等人的能力取用不得,故而想要一定程度上,借助他的力量。

    想通了其中关节,宁凡最终还是随口答应了神空帝等人的邀请,却没有明确答应,哪一日和诸帝前往那处洞府。

    这算是一种变相的敷衍了,宁凡更关心第九路的战情,暂时不想理会那座古帝洞府。

    一晃,三日过去。

    眼下界河正是秋高气爽的天气。这一日,虚空帝、神空帝、赤驼帝、明河童子等四名仙帝,忽然齐齐登门求见,邀请宁凡前往那处古帝洞府一观。

    宁凡略感无语,心道这些人怎么对那座古帝洞府如此上心?眼看实在是敷衍不过去了,只得点头,陪四帝走一趟。

    四帝所说的古帝洞府,距离万圣关并不是太远,连半日水程都不到。那处洞府位于万圣关的后方,处在阵法保护范围,地理位置十分安全。前往此地一探,并不存在遭遇异族伏击的危险。

    洞府位于一处独立空间当中,因为年代久远,这才在不久之前裂开一道细微的空间裂缝,恰好被诸帝寻得。

    这是一座极为古老的洞府空间,已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其内的天地灵气都有些朽化了。然而古怪的是,洞府内的阵法威能居然仍保留了两三分,并没有完全湮灭于岁月,颇有几分神奇。

    宁凡起初对这古帝洞府并不上心,不过见识了这座洞府的奇特之处后,终于还是起了几分兴趣。

    洞府空间的地貌,是一望无际的冰川。冰川之上,耸立着八座高耸入云的巨大冰山,如八个巨大守卫,笔直挺立。

    每一座冰山之上,都曾有一名古帝在此开辟洞府。这里确确实实是一处古帝洞府空间,但却不归某一个古帝所有,而是归八名古帝共同拥有。

    根据神空帝等人的考据,这八名仙帝应该是东天祖帝一个时代的人物。八人是同门师兄弟,被同时代的人物称作“水宗八子”,貌似有不少东天古籍,都提到过这八名古帝。

    这个称号从何而来,后人不得而知。

    根据古籍记载,这八人平生最光辉的战绩,是曾合力打败过东天祖帝这位盖世人杰,用的是水行神通。

    能击败东天祖帝那等人杰,纵然仗了人多,也足以自傲了。这水宗八子本事不小,可惜再厉害的人,也抵挡不了岁月。八帝最终还是陨落在了岁月长河当中,只留下八座洞府留存至今,见证着世事变迁,令人唏嘘。

    每一座冰山之上,都布有大量阵法,威能莫测。八座冰山因主人不同,阵光的颜色也各不相同,八种色彩,八色冰山,在此地交相辉映,颇有几分瑰丽。

    八座冰山当中,有五座已被神空帝等人攻破阵法,取空了宝贝;可惜还有三座出了神空帝等人的能力范围,时至今日也未能攻破,反而因为阵法,各自吃了不少苦头。

    如此一来,这些人便存了心思。反正最后三座冰山的宝贝,他们也拿不走,倒不如借花献佛,拿来送给宁凡。

    当然了,若是其中有什么宝贝是宁凡看不上的,他们倒是不介意分上一分。宁凡吃肉,他们喝汤,也不错啊!

    “宁老弟威名卓著,我等钦慕已久,苦于没有门路结交。以宁老弟的本领,破开后三座洞府阵法,想必易如反掌。只要宁老弟破开阵法,最后三座冰山的宝贝,但凡对宁老弟有用,通通归宁老弟所有!”

    若是对宁老弟没用的东西么,嘿嘿…你白衣阎罗实力通天,家大业大,眼界自是极高,想必会有很多东西都看不上眼,总该让我们捞些汤水吧…

    神空帝等人,皆摆出一副极其大方的表情,仿佛带宁凡来此,让宁凡捡了多大的便宜一般。

    这让宁凡十分无语。

    他算是明白这些人为何如此殷勤,要请他来此地一观了。

    原来是想让他出力,然后跟在他屁股后面捡些好处啊…

    神空帝等人在前领路,将宁凡领到了一座散着黑气的冰山跟前。

    这是最后三座冰山当中,阵法威能较弱的一个,归水宗八子的老三所有。

    宁凡一行刚刚靠近这座冰山,顿时便有无数黑色冰刺,凭空出现,朝宁凡等人攻击而来。

    即便年代久远,那些冰刺仍保留了一二分威能,足以击伤弱小仙帝。

    神空帝等人纵然早就领教过这冰刺的厉害,此刻仍旧被这冰刺逼得有些手忙脚乱。虚空帝、神空帝、赤驼帝还好,都是七八劫的人物;明河童子就比较吃亏了,他只是六劫修为,纵然早有防备,仍是一个不慎,被其中一根冰刺攻破防御神通,刺入左肩。

    明河童子大惊,立刻拔除了黑冰刺,没有任何迟疑。饶是他动作迅,伤口仍是流出了大量黑色脓血,腐臭异常。

    明河童子也因为这区区一根冰刺的攻击,而面色苍白,居然已经有了不轻的伤势!

    古仙帝的阵法,即便威能大减,竟也能轻易伤及末法仙帝。这就是今人与古人的差距么…

    “诸位且退后,我来对付这些冰刺。”宁凡一叹,对明河童子等人道。

    此言,确是出于一番好意。这几个仙帝虽然是想利用他来破阵,他却不愿对方损伤过重。

    这些人多损伤一些,界河盟军的实力便多损失一些。大局为重,他倒是不介意替这些人挡下此地所有危险。

    可惜他的一番好意,落在对方耳中,却显得有些刺耳了。

    “宁老弟未免也太小瞧我们了。老弟你实力绝顶,我等可也不弱的!何惧这些黑冰刺!退后之言,休要再提i!”

    “明河道友受伤,只是一个意外,反而是道友才应该多加小心。这些黑冰刺极为厉害,乃是水宗八子的绝学之一,只消得数十个冰刺同时攻击,便是七劫八劫的仙帝也难以招架的。我等联手,成算才能更大!”

    “道友不可轻敌!”

    神空帝等人全都皱了眉,觉得宁凡有些太过小瞧他们了,居然让他们退后。此行他们虽说是来讨好宁凡的,可哪一个不是骄傲之辈,又有谁愿意被宁凡如此小瞧呢。

    宁凡皱眉,见四帝坚持,便也不再多做劝说。面对迎面攻至的无数冰刺,只将七宝妙树高高祭起,接连刷了千百次。

    霎时间,成百上千的黑冰刺被七宝光芒轻易刷爆,过程不要太轻松。

    神空帝等人瞪圆了双眼,张口结舌,久久合不拢嘴。

    他们前一刻还在责怪宁凡轻视他们,更说数十冰刺攻击,足以让七劫八劫的仙帝难以招架,后一刻宁凡便用事实告诉他们:这些冰刺于他而言,简直微不足道,上千冰刺,抬手可灭…

    一瞬间,神空帝等人骄傲尽碎,心中全都生出浓浓的挫败感、无力感。

    他们知道自己与宁凡之间存在差距,却不料,差距会大到如此地步,彼此之间犹如隔着不可跨越的天堑!

    “…看起来,宁老弟一个人也能轻易攻破此地阵法,我等确实不必出手的。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虚空帝好似一瞬间老了几百万岁,苦涩道。

    神空帝等人也全都像打了霜的茄子,在宁凡面前提不起半点气势了。

    见自己随便一出手,便把心高气傲的东天四帝打击成这副模样,宁凡叹息更甚,不愿过于伤害四帝的自尊心。扯出几分笑意,对四帝略作安慰,四帝方才重新振作了一些。

    不过接下来的阵法,倒是全部交由宁凡一人破除了。

    黑冰山的阵法,共有十九重,第一重是黑冰刺的攻击,被宁凡三两下就破掉了。

    第二重是水毒攻击,宁凡身负毒阴阳的力量,丝毫不惧此毒,反倒是神空帝等人在水毒的攻击下苦不堪言,若非宁凡相救,险些就要闹出人命了。

    第三重阵法,幻化出了一个六劫仙帝修为的水巨人,被宁凡七宝妙树轻易毙掉,惊得神空帝等人寒气冲顶,看宁凡如看鬼神。

    第四重阵法幻化出了遮天大浪,朝着整个冰川淹没而来,水势之强,几乎卷的四帝站立不稳,法力大乱;宁凡却随手取出一根不知名的乌铁细针,只拿细针一指,居然令所有海浪一瞬间蒸消失…

    第五重阵法…

    第六重阵法…

    第七重阵法…

    神空帝等人渐渐麻木了。在他们眼中凶险万分的阵法,无不被宁凡三两下破掉。宁凡层出不穷的手段,足以应对所有情况,让他们眼花缭乱,最终心悦诚服。

    若说最初见到宁凡的真正实力,他们觉得打击,待见得多了,便觉得习以为常了,觉得本该如此。

    悄然间,神空帝等人改变了称呼,不再称呼宁老弟,而是称呼宁兄。面对宁凡,他们不敢再托大,自恃辈分;对于此行,更不敢再存浑水摸鱼的小心思。

    只一炷香不到,黑冰山的十九重阵法,俱被宁凡破掉。

    宁凡进入黑冰山的洞府内部,搜刮了一番,寻得丹药十多瓶,其中包括两颗九转帝丹,可惜丹力流失过半;寻得法宝三件,皆是半损毁先天法宝;寻得神通玉简一枚,记载着一种名为【葬江术】的水行攻击神通。

    亘古岁月过去,这些丹药法宝居然还没有彻底灵性耗尽,此事让宁凡极为诧异,这在他见过的古修士遗迹里面,算是极为少见了,水宗八子似乎极为擅长保存东西

    半损毁的先天法宝可以拿来焚炼神液。

    丹药药力虽然流失过半,却也勉强还能吃,当然,这些丹药对宁凡用处不大就是了。

    葬江术宁凡看了,不是什么厉害神通,威力连湮流大河十分之一都达不到,就算他学了,也不过是多一种融入十字光环的神通罢了。

    宁凡决定将法宝留作自用,丹药拿去给众人分分,结果神空帝等人谁也不要宁凡的丹药。

    倒不是这些丹药不好,而是他们不愿、不敢再占宁凡的便宜。

    见四帝执意不收这些丹药,宁凡也不勉强,只将神通玉简拓印了四份,一人送了一份。

    而后也不理会四人,独自在洞府内转了第二圈,想看看有什么遗漏之处。这一转,不打紧,宁凡忽然一诧,在一个古怪冰雕跟前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个古怪雕像,以玄冰雕刻而成,放在洞府最深处的位置,不知用途。

    第一遍搜刮洞府时,宁凡的注意力都在洞府内的法宝、丹药、玉简之上,没有注意到这根奇怪雕像。

    第二遍调查时,他才注意到这个奇怪雕像,且他注意到,雕像的跟前,似乎还遗留了一滩风化的草灰。

    宁凡蹲下身,仔细观察那草灰,现这些草灰,实际上是蒲团风化之后,遗留下的残迹。

    这个雕像并没有雕完,只雕了个开头。勉强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女子雕像,因为她长及腰;可惜脸部却没有雕刻好,身体也没有雕刻好;偏偏雕像之上,仍有丝丝缕缕的香火之力留存,显然曾被洞府主人认真叩拜过。

    女子的身体虽然没有雕刻好,但从雕像的大致形状判断,女子的下身,应该不是要雕刻双腿,而是打算雕刻成一个鱼尾。

    上身人、下身鱼的女人?

    宁凡的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了阿芙洛的音容,暗道这个雕像想要雕的,莫非是一只鲛人女子?

    那么问题来了。这间洞府的主人水宗八子的老三,为什么要雕刻这么一个鲛人雕像,又为何要叩拜她呢。

    见宁凡居然盯着这个古怪雕像看,神空帝等人诧异道,

    “这个雕像可是有什么不妥?道友莫不是从这个雕像之中,看出了什么玄机?”

    “不,并没有,只是觉得好端端一个洞府,里面放着这么一个未雕完的女子雕像,有些奇怪。”宁凡答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之前我等破开的五个洞府,皆有这样一个看不清容貌、形体的女子雕像。这个女子多半是水宗八子的师长,故而才能令他们诚心叩拜吧。”

    “其他洞府也有么…”

    宁凡摇摇头,将内心之中的古怪感觉压下,转身走出洞府。

    在他走出洞府的瞬间,他似乎感觉背后方向,那个没有雕出五官的雕像女子,对他笑了一下寒意彻骨的笑容。

    他猛地回头,皱眉凝视那雕像。

    “这个雕像果然有所不妥么?”神空帝问道,反复检查那雕像,却当然检查不出任何问题的。

    “小心一些,我觉得这里不太对…”宁凡传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