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28章 凌云血战!

第1128章 凌云血战!

    第十一水路,凌云关。

    因为宁凡连擒数名仙帝,十一路异族深受震动,不敢再轻易出水,偶尔来攻凌云关,也都是小股骚扰性质的攻击,连阵法防御都无法突破,无须守关修士亲自出战。算算时间,凌云关这般风平浪静,已有将近一年了。

    宁凡不在的期间,凌云关的大小事宜,由金风散人决断。

    金风散人是当初跟随宁凡出征的三名仙尊之一,另外两名仙尊,则是羞花夫人、化龙尊者。

    羞花夫人早已战死,此刻自然无法协助守关;至于化龙尊者,曾因重伤被毁去肉身,只剩元神。在宁凡潜入河底的一年当中,化龙尊者积压多年的大天劫,终于压不住了。

    倘若他肉身不毁,渡过此次大天劫,倒还有六七成的把握,可如今身负重伤,他的把握连两成都不到。

    最终,化龙尊者勉强渡劫,却死在了大天劫当中,灰飞烟灭。

    金风散人面沉如水。东天本就是战乱之地,他自小见惯了厮杀,对于同道的陨落,本该漠视才对。

    明明和那些战死在界河的修士交情不深,但金风散人还是感到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大人,负责侦查水域的兄弟,从凌云关西南方向,现了不规则的水波,疑似有大规模异族出水。”忽有一名斥候前来传令。

    金风散人面色一变,问道,“可能判断敌人的具体人数?”

    “不下、不下千万…”

    “什么!竟有这么多异族出水,这、这怎么可能!如此数量的异族,绝不可能没有异族仙帝指挥,看来对方是想一举踏平我凌云关了,来人,焚香祷告,请宁将军回来守关!”

    金风散人可不认为自己这点微末修为,能对付异族仙帝。

    虽然宁凡说了如有大事,可以召他归来,但金风散人却摸不准宁凡多久可以赶回。

    他内心阴沉一片,下令再派数百名斥候前往凌云关方向查探。

    可那些斥候还没有出,西南方向便忽然有了无数气泡冒出,波涛变得汹涌。

    不多时,一个个身形巨大的异族猛兽,从水底冒出,浮上水面。入目处,黑压压的全都是异族,其大军竟绵延了数百里!

    整个凌云关慌乱一片,敌军数目,不下千万,更让人震惊的是,敌军军阵严明,中军之处,赫然坐镇了十名仙帝!

    “完了!全完了!对方竟有十名仙帝,我等守不住!”

    “守不住也得守!只要守到宁将军归来,我等便还有一丝生机!”

    “拼了!全军登上城墙,将法力输入到阵法之中,加强阵法防御!”

    “全力防御!”

    “全力防御!”

    凌云关的守关修士不过千人,在异族大军面前,显得极为微不足道,然而此刻的士气,却还没有全盘崩盘。

    只因此关之中,曾有一人带给他们无穷信心,告诉他们异族仙帝并不可怕。那个人虽未归来,但只要能等到他回来,异族,便没有什么好惧怕的!

    “进攻!”

    龙安国一声令下,异族大军顿时潮水般朝凌云关攻至。

    凌云关的阵法十分厉害,便是仙帝都可击退,灭杀普通异族,简直就是砍瓜切菜。

    成百上千的低阶异族,被阵法所杀,尸体沉没入水,鲜血染红了江面,但却有更多的异族前仆后继,似完全不知道死亡的可怕一般。

    “这些异族仙帝好生狡猾,他们不想硬撼阵法的威能,他们想拿低阶异族的性命,耗尽阵法的威能!”金风散人咬牙道。

    他看得出对方的计策,可却无法阻止。当异族填进去十万条性命后,凌云关的阵法开始衰弱。

    当异族死伤四十万后,凌云关的阵法开始出现裂痕。

    越来越多的东天修士法力不济,无力支撑阵法。那阵法的裂痕越来越多,完全破开,只是时间问题。

    “大人,怎么办!阵法最多还能支撑百息,宁将军怕是赶不回来了…”有东天修士面露绝望。

    金风散人一咬牙,狠声道,“本尊既然来参加会盟,便早有战死于此的觉悟,此关守不住了,尔等自行逃命去吧,我来给你们争取逃命时间!”

    众东天修士闻言,皆是沉默,但不多时,一个个目光皆是燃起了战意。

    “大人不走,我等也不走!”

    金风散人沉默,继而大笑,“好!我等一起战死于此,不负袍泽一场!”

    “不负袍泽一场!”

    “死战不退!”

    “死战不退!”

    这群东天修士明明弱小,然而此刻传出的战意,却是惊天,倘若阵法被破,则他们将孤注一掷,以上千兵力冲击敌方军阵!

    躲藏在异族大军之中的宁凡,神情感叹不已。末法时代的四天修士,固然有很多缺点:自私、功利、贪婪…但也并非一无是处。

    至少,他们还保留着祖先的血性,那是紫斗仙修曾经死而不屈的荣耀。

    生死全为紫斗仙!

    大阵再有七八十息便要破了,宁凡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凌云关血流成河。

    他混在泰山鱼的战阵之中,神念却化作雨,化作雾,锁定着异族的中军。

    在那里,有龙马仙帝在内的十名仙帝坐镇;在那里,更有一根擎天巨柱耸立,高数百丈,由一只准帝修为的巨龟驮着。

    那擎天巨柱似是一件古物,十分陈旧,布满铁锈。在铁锈的遮掩下,看不到一丝宝光流出。

    且看起来,那铁柱子十分沉重。要知道负责驮柱子的,乃是十一路水族当中,以力量著称的搬山龟。一只仙尊搬山龟,便能力驮数颗修真星,准帝修为的搬山龟,起码能驮好几把逆海剑快行走。

    但此刻,这只准帝搬山龟,却神色吃力,显然背上的铁柱子,重量有些出他的掌控了。

    若是普通仙帝去感知,多半看不出这个铁柱子的具体品阶。可宁凡何等眼力,何等感知,自然能感受到这根铁柱子之中,所蕴含的庞大威能,并不只是沉重而已。

    先天下品,不,应该是先天中品…

    隔着层层铁锈,宁凡的感知虽无法做到十成准确,却也有**分的信心,断定这是一件先天中品法宝。

    但却并没有多少信心,断定此物就是定海神针。

    神针神针,听名字,应该是细小之物,怎会是一个如此巨型的铁柱子?

    明明就是一根铁柱子啊,若是以针为名,似乎有些不合理呢…

    但这根铁柱子之中,却又确实存在着一股庞大的封水力量,几乎足以压制水淹瓶的全部威能,厉害无比…

    宁凡目光闪烁,似在犹豫,眼见大阵被破在即,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犹豫了。

    他猛一掉头,假装被凌云关的阵法所伤,面露惧色,朝着搬山龟所在的中军方向悄然游去。

    负责镇守中军的一些高阶异族,自然注意到宁凡的接近,皆是皱眉。

    在他们看来,宁凡这是在当逃兵,不过是被凌云关阵法打伤了而已,竟然朝中军方向溃散,该杀!

    “兀那泰山小鱼,返回战场,否则杀无赦!”中军守卫当中,一名雷鲨族的仙王强者杀机一闪,对宁凡出了警告。

    宁凡却好似被凌云关大阵吓破了胆,失去了理智,完全无视了雷鲨族仙王的警告,仍旧朝中军游来。

    见状,雷鲨族仙王冷笑一声,大口一张,喷出一道紫色神雷,将宁凡生生劈成了无数焦糊碎肉。

    那碎肉朝着中军方向乱飞而出,不过并没有人理会那些残尸碎肉,更无人注意到,其中一块碎肉,似有意似无意地,朝着搬山龟方向飞了过去。

    眼见一大块泰山鱼肉飞了过来,负责背定海神针的搬山龟,贪婪地流出了口水,一口将那鱼肉吞入腹中。

    搬山龟不只爱吃人肉,同样爱吃鱼肉,似泰山鱼这等滑嫩鱼肉,更是他钟爱的美味。

    这搬山龟自然不吃,只不过随口吃一块鱼肉而已,竟然吃出了祸事。

    之前偶尔也有鱼族的残尸飞过来,他都是大口吃掉,从无意外。但这一次,却出了事。

    他忽然觉得腹中传来剧痛!

    并不是普通的剧痛,而是,有什么东西在肆意破坏他的内腑!

    要知道,身为搬山龟的他,内腑早已修炼的硬如法宝,但此刻竟被小小一块鱼肉,接连摧毁了无数脏器!

    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惧色,想要将之前吞下的焦糊鱼肉呕出。

    但,为时已晚!

    随着一道冲天剑光斩出,这只贪吃的搬山龟,直接从内而外,被宁凡一剑劈成两半,死不瞑目。

    那块焦糊的鱼肉,则从搬山龟体内飞出,在无数异族高手震惊的目光中,摇身一晃,化作宁凡!

    一袭白衣,风采绝伦,偏偏神情好似九幽寒冰!

    “此针,归我了!”

    宁凡欲夺取此针,却忽而目光微变,现此针居然无法被他装入玄阴界!

    欲以肉身气力拿走此针,却现凭他如今气力,居然拿不动这定海神针!

    好不容易伪装潜伏,接近了此针,本想一举夺走此物,却现无法夺走!

    战机转瞬即逝!

    身旁传来了无数异族的怒吼声!

    “是白衣阎罗!小心,他想夺定海神针!”

    “拿下他!杀了他!”

    “不能让他夺走此物!”

    便是一众仙帝,都纷纷震惊,没想到会被宁凡伪装欺近,前来夺针。这可是他们手中唯一能够拿来对付宁凡水淹瓶的东西,若被夺走,后果不堪设想。

    唯有龙安国,面对宁凡夺针,没有任何慌张。

    他从来没有低估宁凡!

    他始终深信,凭宁凡的本事,能从某些渠道,得知他此次大举攻来,准备了定海神针这一克制法宝。

    他更在脑海之中,预演了此战无数次,每一次,他都将最糟糕的战况考虑到了,想尽了宁凡可能对付定海神针的方法。

    他考虑过宁凡可能持有某物,恰也能克制定海神针。若是如此,他只能认命。

    他考虑过宁凡可能会偷偷过来盗取定海神针,若是如此,他便设个局,诱骗宁凡来盗针好了。

    只是没料到,宁凡居然会伪装成一只泰山鱼,以此方式,偷偷接近定海神针,如此一来,倒使得他布在周围的破隐身阵法,失去了效果。

    不过不要紧,不管宁凡是如何接近定海神针的,他都预留了后手!

    先,定海神针无法被收入界宝空间!

    其次,定海神针沉重无比,实际上,便是准帝搬山龟,也不可能搬动这等重量,便是他这等九劫仙帝,也无法凭一人之力搬动定海神针。君不见,他当日去借定海神针,还是请了大神司座下另一名九劫仙帝的帮助,合两人之力,才将定海神针搬回来的!

    那只准帝搬山龟,其实事先服下过损耗根基、激潜能的丹药,故而可以短时间内爆出十倍力量,这才勉强搬动了定海神针。

    可宁凡绝对是搬不动的!

    此子就算凭阴谋诡计接近了此宝,也无法带走此物!

    轰!

    失去搬山龟驮运的定海神针,轰地下坠,砸入水中,却在龙安国施展了某种秘术之中,此针只没入界河水面一般,并没有全部下沉,而是诡异地漂浮在了水面。

    龙安国没有给宁凡迟疑的时间。

    他再次动神通,宁凡周围的空间,顿时裂开,并从空间裂缝之中,射出无数寒气逼人的缚仙索,将宁凡死死缚住。

    宁凡被缚仙索缚住,似乎十分震惊,看着龙安国,满脸不可置信,欲催动法力,却被缚仙索封印了所有法力,犹如废人。

    龙安国只略施小计,便擒住了宁凡,终于一扫心中阴影,快意道,

    “呵呵,什么狗屁白衣阎罗,不过如此!老夫只略施小计,便拿下了你,你只道老夫会拿定海神针对付你的水淹一界,却不料,老夫会拿定海神针为诱饵,设伏抓你!你大意了!小杂种!”

    “是啊,宁某真是太大意了。”宁凡面露绝望之色。

    在宁凡绝望的同时,整个凌云关的东天仙修,也全都陷入绝望。

    本来他们现宁凡忽然现身,更直接击毙了一名准帝搬山龟,还是很高兴的。

    可宁凡刚一现身,便被敌军仙帝拿下,这让他们大受打击,好似内心深处最后一丝希望也幻灭了。

    怎么会,怎么会…

    那么厉害的宁凡大人,为何会被敌人一招拿下…

    不,是他们错了。

    他们对宁凡大人期望太高了,他们不该给宁凡大人如此沉重的负担与压力。

    宁凡大人战绩再高,终究不过是一名万古仙尊啊。当敌人识破宁凡大人的一切手段,并加以克制,他便只能凭本身修为来决胜了,毫无优势。

    作为万古仙尊,宁凡大人一直以来,做得已经够多了,够好了。反而是他们这些属下过于弱小,过于无能,才一次次拖了宁凡大人的后腿…

    倘若他们之中,有谁能和宁凡大人一样,力敌敌军仙帝,即便宁凡大人被擒,他们也能将宁凡大人救回,再做图谋。

    可他们救不回宁凡。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宁凡陷于敌手。

    金风散人目光忽然有了一股决死之意!

    是,他是没有能力救回宁凡,但这并不是他不去救援宁凡的理由!

    做不做得到是一回事,做不做,是另一回事!

    “本尊要杀入敌军中军,救回宁将军,不怕死了,且随我来!”

    “我去!”

    “我也去!”

    “算我一个!”

    就在金风散人下令撤掉凌云关阵法、杀出凌云关的瞬间,异变陡升!

    被缚仙索捆住的‘宁凡’忽然化作一道幻光,爆开了。

    便在同一时间,前一刻还在开怀大笑的龙安国,后一刻被一把镶满天勾玉的利剑,一剑贯穿!

    继而,一千道天勾玉的刺目神芒,轰地一声,在龙安国的钢铁龙躯内爆开!

    龙安国甚至来不及反应,其肉身便被宁凡一剑砍爆!

    镶嵌了天勾玉的逆海剑,每一剑砍出,都有无穷爆炸之力,这是天勾玉所附带的威能,这威能,或许不足以伤到仙帝的钢铁外皮,但若是从内部炸开,便是九劫仙帝,也难以抗衡!

    “天、天勾玉!怎么会!”

    血雾当空,龙安国的真灵仓皇逃出,险之又险避过了宁凡接下来的一剑。

    他的真灵胸口贴着防御定身的神秘仙符,真灵小脸之上满是错愕、惊怒、怨恨。

    他不明白,不明白!

    明明是他算计得手,阴到了宁凡,却又为何被宁凡反阴了一把,连肉身都毁掉了!

    该死该死该死!

    肉身被毁,他此刻能挥的实力,也就和普通八劫仙帝相差仿佛,且因为真灵伤势,他无法动用过多法力,否则必损根基!

    虽说定海神针没被夺走,可他稳压宁凡的九劫实力,却暂时无法挥了,得失之间,却是难说!

    “我明明在周围布下了隐身阵法,你是如何潜行到我身旁的!你不可能隐身才对!”

    宁凡冷笑,他又不是白痴,干嘛和敌人在战场上聊天,给对方将自己偷袭得手的方法。

    被擒拿的,是他以幻术变化出的假身。

    他的真身,则藏在远处。龙安国等人自以为将他擒下,大喜之下,心神自有片刻放松,便是这片刻,宁凡抓住机会,对所有人施加了幻术,光明正大走到龙安国背后,狠狠刺了一剑。

    他没有隐身,故而周围克制隐身的阵法,自然不会出任何警报。

    倘若龙安国不是自以为擒下了宁凡,心神有了放松,宁凡如今的幻术造诣,是不足以对这等存在直接种下幻术的。

    且纵然种下话术,也不可能迷惑太久,但瞬息还是可以办到的。有这瞬息,他砍龙安国一剑还是足够的。

    见宁凡并没有被擒,反而一剑重创了敌军修为最高的仙帝,凌云关上下,欢声雷动。他们所敬仰的宁将军,没有让他们失望,被擒只是假象,一剑伤九劫仙帝,才是现实!

    “宁将军威武!”

    “宁凡大人威武!”

    “杀帝殿下天下无敌!”

    “雨之仙君天下无敌!”

    与凌云关的欢声雷动不同,异族大军,因为宁凡一剑重创龙安国,陷入了诡异的死寂。

    数量过千万的低阶异族,一个个震慑于宁凡身上的滔天煞气,不敢妄动。更有很多巨兽,挡不住宁凡的凶戾威压,而不自禁地抖。

    龙安国真灵小脸布满狰狞,见宁凡竟然不屑于理会他,面色更是近乎扭曲。

    他恨不得生吃宁凡的血肉,啃烂宁凡的骨头!须知他一身神通,绝大多数都在肉身之上,事后就算重修肉身,修为、神通也多少会有一些削弱。今日就算杀了宁凡,也难消此恨,这恨意,甚至比他那些兄弟被宁凡擒拿,更重!

    “杀!不必理会凌云关的蝼蚁了!只杀此子,吾愿足矣!不杀此子,寝食难安!”

    “是!”

    随着龙安国一声令下,千万异族大军,军阵大变,无数神通结成阵型,朝宁凡轰至,更有龙马太子等九名仙帝,在上千万神通的暴雨攻势下,寻找缝隙,袭击宁凡。

    龙安国没有参与攻击,他此刻失去肉身,只剩真灵,不宜过于动用法力,法则倒是不介意亲手将宁凡碎尸万段的。

    【闭眼!】这是宁凡给每一个凌云关修士的传音!

    仗着度,宁凡直接闪出数百里,闪到异族军阵之外,使得无数攻击打空。

    若是仙帝级攻击,以仙帝级法力锁定他,他难以闪避,但若只是区区低阶异族,便是数量再多,又有何用?

    或许他站着不动的情况下,会被千万异族的联手攻击一招击毙。

    可他为何不动,为何要被对方集火攻击,为何不躲?

    更在躲避的同时,宁凡抬手一祭,祭出了太古雷鼎。

    此鼎一现,龙安国在内的所有仙帝皆是大惊,二话不说便闭上双眼。

    不少异族强者事先听说过太古雷鼎,有所防备,此刻也都纷纷闭眼。

    可还是有数百万异族来不及闭眼。

    当耀眼到无法想象的雷光闪出,有数百万异族巨兽,被雷光射瞎了双目,洞穿了为数不多的神念。

    一击得手,宁凡却不打算解除太古雷鼎。

    定海神针盗不走。只要此针还立在此地,他的水淹瓶便会被克制,无法挥海浪攻击。

    如此一来,他虽说靠着偷袭,先毁掉了对方最强仙帝的肉身,却还是占了极大劣势。

    毕竟对方可是整整十名对他进行过针对性防御的仙帝!

    他无法保证自己用过的神通当中,有多少被对方克制了。

    如此一来,他必须寻找自己的优势,寻找胜机!

    太古雷鼎,便是他的胜机所在!

    只要太古雷霆雷光一开,所有人都无法睁眼、动用神念,大家都是两眼抓瞎,对于异族而言,胡乱释放神通,只会伤到自己人,很难打中宁凡。

    可宁凡不同啊!

    他人数少,在此刻却有了优势!

    身处千万人的军阵当中,对方若想以单体神通击中他,几乎是千万分之一的命中率。

    若是释放群体攻击,便会波及自己的士兵,造成己方大规模损伤。

    宁凡却没有这等顾虑,这千万异族大军之中,可没有东天修士,他随便找个方向释放神通,杀的都是敌人!

    十字光环,开!

    万古真身,开!

    日月星辰碑,给我随便砸!

    逆海剑,给我随便砍!

    七宝妙树,给我随便扫!

    宁凡神通大开,四周不断有惨叫声传开,耀眼雷光之中,宁凡不敢睁眼,并不知他都击杀了哪些人、多少人。

    反正都是敌人,无所谓!闭着眼也能杀个痛快!

    龙安国等人却傻眼了!

    他们试图以听力捕捉宁凡的方位,朝着惨叫密集处,闭眼释放单体攻击。

    可这些攻击,往往都打不中宁凡,只能误伤自己人;便是偶尔碰巧,打中宁凡,也会被宁凡防御逆天的万古真身无伤挡下。

    众异族仙帝皆是感到内心憋屈,他们虽不在乎手下的生命,但被敌人逼得亲手打死手下,还是跟吃了苍蝇屎一样难受。

    “不要担心!这种刺目雷光,必定无法持久!这可是先天中品法宝释放的大范围雷光,此子才多少法力,怎么可能持久释放!等他雷光一断,我们便集火杀了他!”龙安国自信道。

    可惜,十字光环的状态下,宁凡偏偏就是法力无限,除非心神耗尽,否则这近乎作弊的刺目雷光,可以一直开启!

    至于心神损耗,还有大把回神米的宁凡,是丝毫不用担心的。

    他就是要作弊!

    他就是要卑鄙无耻!

    凭什么敌人可以出动出动十名仙帝打他,他就不能还手?他要把敌人的千万大军打痛,他要让异族血流成河!他要让所以谋害他的人,付出代价!

    一炷香过去。

    两炷香过去。

    雷光没有半点削弱!

    龙安国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宁凡的法力太浩瀚了,浩瀚地不正常,便是九劫仙帝,也无法如此长时间使用先天中品法宝吧!

    可惜,他们对十字光环的研究有限,只知定身,只知神通集火,却不知道十字光环还能令宁凡法力无限。

    眼见雷光没个头,不知还要多久才能消失,龙安国虽然不甘,却不得不下令,让低阶异族的大军暂时潜回水底,撤出此战。

    有太古雷鼎摆在这里,那些低阶异族,已经帮不上忙了,想凭人数打消耗战,或是凭人数神通集火宁凡,已经没有可能!

    不多时,异族大军撤回水底。

    雷光之中,只剩龙安国在内的异族诸帝,以及宁凡!

    如此一来,众仙帝虽说仍旧睁不开双眼,却能凭借听声辨位,来确定宁凡的方位了!

    “小子,你的雷光已经没有用了,受死!”龙马二太子放声大笑,和其他几帝一起,朝宁凡联手动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