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25章 白衣阎罗

第1125章 白衣阎罗

    宁凡的修炼并没有耽搁太久,以阿芙洛的强健体魄,只数日,便恢复了健康。

    感知到此事的宁凡,再度进入玄阴界,向阿芙洛索要鲛人泪。

    阿芙洛当然是不肯给的,只不过这一次,她面对宁凡之时,不再辱骂,脸上的敌意少了一些。

    “我不知你从哪里学到了水族语言、天勾玉神通,但你既然学到了这些,想必已经知道我等水族的真正身份了。我是紫薇仙修,与你紫斗仙修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族荣耀,更不容许我将珍贵的鲛人泪送给敌人的。”阿芙洛固执道。

    “所以说,这一次你仍然打算让我自己来取眼泪,是么。”

    “哼!这一次就算你再如何羞辱我,我也不会流下眼泪了。上一次是我大意,这一次我会小心!”

    “是么,既如此,便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不过在我再度折辱你以前,你得先把这些丹药吃掉。”

    “这是什么丹药!我不吃!这丹药肯定有问题,你肯定想拿丹药害我!”阿芙洛气愤道。

    宁凡百般折辱她也就算了,如今竟还拿出丹药算计她,她如何能忍下这口恶气!

    “…”

    宁凡懒得和这条多疑的鲛人,解释丹药的好坏。

    这些丹药,皆是固本培元之物,是为了避免阿芙洛被取走眼泪后,虚弱受伤的。

    但若是阿芙洛硬要拿恶意揣度他,他也不屑于和阿芙洛解释的,一只元神小手捏开了阿芙洛的下巴,另一只手直接将丹药硬灌入阿芙洛的口中。

    “唔…唔…唔…”阿芙洛想要挣扎、反抗,却还是被宁凡逼着,吞下了丹药。

    一瞬间,阿芙洛感到了巨大屈辱,痛苦地闭上眼,等待着丹药作。

    她不知道这些丹药是毒药还是迷惑人心的丹药,又或者是其他卑劣效果,专门控制女人的。

    此刻她神念被宁凡的魅术锁住,无法感知,一想到丹药化开后,她有可能正式沦为宁凡的奴仆,便痛不欲生。

    直到药力在体内化开,阿芙洛才惊讶地现,这些丹药并非有害之物,而是滋补身体的好东西。

    “你,你为何…是了!你这是想收买人心!你以为对我好些,我就会屈服吗!告诉你,这不可能!高贵的鲛人,既不会屈服于敌人的威逼,亦不屈服于利诱!”阿芙洛骄傲道。

    可那份骄傲,很快就在宁凡的挑弄之下,化作细细碎碎的娇吟声。

    半个时辰后,宁凡再度凭借手指、唇舌,将阿芙洛送上云端,阿芙洛也再度流下了情人泪。大概是这一次适应了宁凡的挑弄,比上一次更加舒服,共流下了五滴泪珠,比上次更多。

    而由于宁凡事先给阿芙洛喂了培元丹药,阿芙洛并没有在流泪之后过于虚弱,只是如普通女子巅峰之后那样,略微有些酥软无力。

    “为、为什么,我明明控制了,为何还是会流泪…”阿芙洛一面享受着曼妙的余韵,一面心有不甘,娇喘如兰。

    宁凡没有回答阿芙洛的问题,他可没有义务给此女普及生理知识。

    “小鱼人,好好休息,五日之后,我还会来。”

    “你才是小鱼人!本姑娘是鲛人,鲛人!”阿芙洛朝着宁凡离去的背影,气骂道。

    转而一想到宁凡五日后还回来,又倍感耻辱。

    这该死的囚徒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

    有阿芙洛的鲛人泪相助,宁凡进境神。

    五日后,宁凡的天勾玉数目,达到了236枚。

    他再入玄阴界,没人知道他在玄阴界里,和阿芙洛又做了些什么,只不过这一次,他带出了六滴鲛人泪。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宁凡的天勾玉数目再度修炼到瓶颈,达到了恐怖的一千枚!

    天丛圣卷第三卷,终于修炼完了。

    “这才两个多月,此子竟修完了我几百万年都修不完的第三卷!”

    鱼老心中生出浓浓的挫败感,但更多的,是激动!

    只要他杀了宁凡,夺其修炼成果,最终的赢家只会是他,而不会是‘碎虚修为’的小小宁凡!

    “本以为此子没有我提供珍贵灵药,需要百年才能修完第三卷,没想到竟会这么快。真是可惜,我手中只有天丛圣卷前三卷功法传承,并无第四卷,否则倒是可以给此子第四卷功法,令其继续修炼,而后再收拾他…”

    “若我贸然和族内三名仙尊索要第四卷功法,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届时我便无法独享此子了…”

    一整夜,鱼老都在权衡着此事。

    这一权衡便是数日,他终于下了决心,决定开宰宁凡,不再喂养。

    “来人,传四九二六来长老院!”

    此命令一下,长老院的侍从,都明白鱼老是要对宁凡下手了。

    没有人会同情宁凡,这里是弱肉强食的水族世界,弱者就该被强者吃掉!

    很快,侍从们就把宁凡领到了长老院,退下了。

    偌大的水殿当中,只有鱼老居于上位,下方是化作鱼身的宁凡,面带笑意。

    见宁凡事到临头,居然还笑得出来,鱼老内心微微有了一丝不妙之感,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什么出了他的掌控…

    不,不可能的,定是他想多了。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第一步碎虚,而他则是天丛鱼族排名第四的高手,堂堂碎念巅峰的存在!此子,不可能脱离他的掌控!

    “你应该听说过老夫的恶名。”鱼老直言不讳道。

    “确实听说过。”

    “你也应该知道,老夫今日找你过来,是要以秘法吃掉你。”言及于此,鱼老凶芒毕露。

    “确实知道。”

    “你也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我等祖先所居的紫薇世界,本就是强存弱亡的地方,强者猎杀弱者,正是祖先的传统。你弱,便活该被我吃,若你强于老夫,老夫自然也心甘情愿被你吃掉的。老夫今日非吃你不可,希望你配合一二,若你反抗,老夫获得的好处便好少一些。你左右都是死,何不放弃反抗,成全老夫,让老夫获益最大?若你配合,老夫可放你魂魄重入轮回;若你反抗,老夫便叫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生!”

    说了这么多,鱼老无非是想逼迫宁凡自愿被吃。

    宁凡没有理会鱼老的长篇大论,他只是平平静静看着鱼老,直看得鱼老头皮麻,隐隐不安,却又不明所以。

    许久,宁凡才再度开口道,“若我强于你,也能吃了你,是么?”

    “不错!我族天勾玉,是可以通过彼此吞噬来提升境界的,甚至于血脉浓度都能通过彼此吞噬来略微提升。你若有本事,自然也能吃掉老夫,可你没有那个本事!你只是小小碎虚,而老夫却是高高在上的碎念,你…”

    “谁告诉你,宁某只是碎虚!”

    天地大势,陡然在宁凡的掌控之下,封锁了长老院的所有空间,没有任何气息可以从内散出。

    而后,在鱼老惊惧不已地目光中,宁凡在一阵光华之中,从一只大鱼,变成了一个白衣翩翩的青年。

    他站在此地,此地便仿佛以他为天!

    他周身传出的滔天煞气,几乎让鱼老直接终止呼吸,前一秒还在狂妄自大,后一秒便抖如筛糠,看待宁凡如同看待什么绝世猛兽。

    “人、人形修,你不是我族修士,你是东天修士!你竟瞒天过海,潜入我族,偷学我族绝学!”

    “你是万古仙尊!不,这等煞气,便是仙帝都杀过很多很多,这样逆天的东天仙尊,我只听过一个!你是前段时间连擒七名龙马仙帝、生擒阿芙洛大人的【白衣阎罗】!”

    白衣阎罗,是宁凡犯下一连串大案后,被十一路异族冠上的称号。这个称号已传遍十一路水域,传言白衣阎罗修有一种十字光环,光环一开,可杀仙帝;又传闻这白衣阎罗先天法宝极多,仅先天中品法宝便有三件,若有水族仙帝落单,或者三三两两遇到白衣阎罗,必须逃,不可与此子争锋,否则难逃杀身之祸!

    鱼老当然听说过宁凡的凶名,却做梦都没有想到,凶名赫赫的阎罗王,会如此惊悚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种感觉,就好像幻想多日的美梦,一瞬间变成了最最恐怖的噩梦

    宁凡不过目光动了一下,鱼老便以为宁凡要出手杀他了,顿时大惊,仓皇便出手了。

    “天勾玉!”

    一瞬间,鱼老爆出了全部修为,显化出一生苦修的数百枚勾玉光符,朝宁凡爆射而出。

    这些勾玉光符威能不俗,密集打在宁凡身上,却无法撼动宁凡肉身半分,实在是宁凡的肉身太厉害了,非这等程度的勾玉攻击可伤。

    见状,鱼老哪里不知自己和宁凡差距过大,连伤宁凡一丝都办不到。他再无任何犹豫,再无任何侥幸心理,直接破门而出,想要逃出长老院,却为时已晚,被一层层大势波动阻挡,无法逃离。

    “饶、饶命…”无路可逃之下,鱼老选择了屈服,直挺挺跪在宁凡跟前,竟不同于那些悍不畏死的低阶天丛鱼,相当的能屈能伸。

    宁凡眉头一皱。

    兴许是这段时间,和宁死不屈的阿芙洛相处得太久了,他一见此鱼对他屈膝臣服,竟反而有些不悦。

    当然了,他本来也不介意趁这个机会,收服鱼老,作为心腹的。有此人帮助,他可以更方便的在勾玉城修炼,何乐而不为。

    但这却必须有一个前提!

    阿芙洛因为没有触犯这个底线,所以宁凡对于阿芙洛虽然保持了敌意,却还是十分客气的。

    只不知,眼前这个鱼老,触没触犯这个底线。

    “你吃过人肉么?是不是觉得,很难吃”宁凡忽然道。

    “不不不,并不难吃,很好吃的,那些过往的旅客,简直是天赐的美味,大人想要吃人肉么,老夫的储藏里,还有一些人肉制成的肉脯,一直留着没舍得吃…”鱼老此刻为求活命,便是珍藏多年的肉脯都愿意拿出来给宁凡吃。可话还没说完,就见宁凡眼中动了杀机。

    再没有机会说完剩下的话了。

    但见寒光一闪,鱼老硕大的鱼头,被一把镶嵌了一千枚天勾玉的逆海剑,一剑削断,剑风拂过,带着海浪的咸腥味道。

    更在逆海剑断头而过的瞬间,天勾玉的力量在鱼老体内肆意破坏,直接将其妖魂毙于体内。

    一剑毙命,更断绝了妖魂所有生机!

    以逆海剑的威能,杀一个碎念巅峰本没有什么稀奇,但宁凡还是敏锐得感知出了这一剑与从前的不同。

    镶嵌了一千枚天勾玉的逆海剑,威能比从前强了一倍不止。其中差别,杀一个碎念巅峰或许看不明显,但若是到了仙帝级别的斗法,效果定会极为显著。

    “我虽有心饶你一命,可你偏偏吃过那些渡河的四天旅者,留下你,我无法给我死在界河的部下们一个交代。这是我的底线,你越过了,所以你还是死掉好了。”

    击杀了鱼老后,宁凡以天丛圣卷的法门,吞噬了鱼老修炼的数百枚天勾玉。

    天丛鱼吞噬同族的天勾玉,并不是一比一获得好处。若是天勾玉造诣低的人吞噬造诣高的人,好处会稍微大些,吞掉对方几百枚天勾玉,大致能令自己生成一二百枚天勾玉的样子。

    但若是造诣高者吞噬造诣低者,好处便会少很多。宁凡吞掉鱼老数百天勾玉,居然只让自己的天勾玉数目,上涨到1o22枚。

    果然,吞噬只是小道,修炼才是根本。想要快增加天勾玉的数目,还是应该通过正确的功法,刻苦修炼。

    鱼老是天丛鱼族第四号强者,他的死,自然是瞒不住的。

    宁凡也没有打算隐瞒鱼老的死亡,他变回鱼身,撤掉长老院周围的大势封锁,一游出长老院,便见长老院外,已布满了黑压压无数大鱼,皆是感知到鱼老的死亡,赶来此地的天丛鱼高手。

    其中,甚至包括了天丛鱼族的三名万古仙尊!

    在天丛鱼族,万古仙尊乃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地位极高。能让三名仙尊齐齐出动,必是族内生剧变,才有可能。

    眼见宁凡活着走出长老院,三名仙尊当中,顿时有一只白色大鱼,沉声问道。

    “你为何要击杀堂堂鱼老,你可知,此事犯了族内重罪!”

    天丛鱼族虽不禁止同族厮杀,但对于以下犯上,还是要严惩的。

    “…”宁凡懒得和这名天丛鱼仙尊废话。

    他早就知道杀了鱼老会引起一些麻烦,但那又如何?什么重罪不重罪的,制约得了他么?他会乖乖接受这几个仙尊天丛鱼的惩罚吗?

    对方若是识相便好,若不识相,他不介意让这三只仙尊天丛鱼,步鱼老的后尘,一并死去。

    届时他杀光了天丛鱼族的头几号人物,倒是可以趁机窃居高位,入主天丛鱼族,做一做天丛鱼族的主人。

    嗯,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若成为天丛鱼的老大,在此地行事定会方便很多,也有利于他设法图谋此地的八亿阴沉木。

    三名仙尊天丛鱼自然不知,在他们眼中只配稍作忌惮的宁凡小鱼,此刻已对他们动了杀机。

    又一头红色的仙尊大鱼道,“此子能杀鱼老,虽不如我等,倒也是个人才,若按照族规直接将他杀了,以命抵命,未免有些可惜。两个哥哥莫不是忘了,我们不是有更好的方法,惩罚此子吗?”

    另一头黑色仙尊大鱼道,“嗯,直接杀了确实可惜,但此子凶性太过,便是你我见之也要心悸,留下他,始终是个祸患,等此子变得更强,翌日岂不是敢胆大包天到对我等出手了?这样吧,将他关押到地底矿脉,接受十万年期限的【木龙刑罚】,如何?”

    计甚好!木龙刑罚可完美剥离一个人的血脉、修为、神通,灭杀罪人之际,还能给我等带来好处,只是耗时太久…罢了,不过十万年而已,我们倒也等得起。到时候,此子的血脉、天勾玉,皆归我等,你我三兄弟可是要平分这些好处才行啊!”

    三名仙尊旁若无人地算计着宁凡,完全不怕宁凡听了他们的算计,心生怨恨之心。

    三尊身后的无数大鱼,一听宁凡即将被关入地底矿脉接受木龙刑罚,皆是大笑。

    嘲笑宁凡悲哀的命运!

    接受木龙刑罚的人,从来没有可以活着回来的,必死无疑,且死后还会被剥夺一身修为神通,供他人吞噬。

    笑声传遍勾玉城,不知道的,还以为勾玉城此刻生了什么喜事。

    宁凡微微一愣。

    他没听错吧?

    这三名愚蠢的仙尊天丛鱼,打算将他关入勾玉城地底的阴沉木矿脉?

    等等,这会不会是获得地底阴沉木的一个绝好机会,可光明正大接近矿脉…

    若是如此,他便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了。是灭掉三个仙尊天丛鱼夺权,入主天丛鱼族合适,还是乖乖接受惩罚更加省事…

    “四九二六,你对我等判处你接受木龙刑罚的决定,可有异议?”

    “没有。”

    “没有?哈哈,这小子看来还不知道木龙刑罚的可怕,居然没有异议。好,真是太好了!那你便乖乖被我等关入地底矿脉吧!”

    “来人,开地底入口,将此子关入木龙矿牢!”

    “是。”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宁凡始终没有对此地的阴沉木动手,是因为此地阴沉木矿脉,有界河准圣布下的禁制阻拦。那禁制的开启,不遵从任何人的命令,只服从种下禁制的准圣之令,便是天丛鱼族的万古仙尊,也没有资格随意开启这些阻拦禁制,进入地底矿脉。

    若宁凡以蛮力破坏那些禁制,会被布下禁制的界河准圣第一时间知晓,届时若是因为此事引来了准圣大敌,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眼下却没有这等顾虑了。

    天丛鱼族竟主动焚香祷告,获得了准圣的许可,将地底矿脉的禁制入口打开了。

    而后,宁凡被孤零零地关入地底,周围连一个看守都没有。

    开玩笑!

    有哪个天丛鱼修士愿意陪宁凡一起死在地底?自然没人来看守宁凡的。

    没人认为宁凡能打穿准圣禁制逃出来,那么,便只能乖乖死在地底,死于木龙刑罚了。

    却无人知,宁凡被关入地底,反而正趁了他的心愿。

    这下子,他总算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对地底的阴沉木动手动脚了。

    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既拿走此地的八亿阴沉木,又不被界河准圣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