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23章 琅琊天勾玉!

第1123章 琅琊天勾玉!

    宁凡并没有当着凌云关修士的面,直接潜入界河水底,而是飞离凌云关极远之后,才一头扎入界河河水之中。???

    潜入河底的行为,太过骇人听闻,在东天修士眼中无异于自寻死路,宁凡并不想因此事动摇凌云关的军心。

    宁凡深知,界河河底极其危险,不过么…他不是擒拿了一个名为阿芙洛的鲛人女帝么?竟从对方那里,得到了不少界河情报,故而才颇有信心在界河之下自由来去。

    他的手中已有七个龙马真灵,因为对方不修识海,无法搜取记忆。

    阿芙洛身为异族,同样不修识海,不过宁凡通过窃言术、魅术的配合使用,竟从阿芙洛心中打探到诸多情报。

    这让宁凡颇为意外:对于普通雌性异族,窃言术无法奏效;但对于半步准圣的阿芙洛,窃言术反而可以使用,这是为何?

    在凌云关闭关期间,宁凡一共拷问过阿芙洛三次当然了,被擒拿的阿芙洛,并不知道那是拷问。宁凡一没有上刑,二没有用强,只是平平常常和她问话,让她失去警惕。

    阿芙洛不惧宁凡杀她,她同样修有异种真灵,且是比龙马异族更高级的真灵,万难击杀的。她的口风很严,无论宁凡询问什么问题,她都缄口不言,只对宁凡怒目而视;偶尔开口,也不过是威胁宁凡放她离去,否则会被鲛人一族大举报复云云…

    阿芙洛不知宁凡拥有窃言术,故而不知,即便她缄口不言,只要心中动念,很多情报还是会被宁凡打探出来。

    若阿芙洛是正常状态,身为一个半步踏入准圣的存在,宁凡是无法凭借窃言术窥探此女内心的。

    不过此女此刻被魅术封印了修为神通,宁凡便可以从容窥探此女心事了,获得了大量与异族有关的情报。

    若无这些情报,宁凡便是再大胆,也不会贸然潜入河底的。此次潜入行动,并不是冲动之举,而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看似大胆,实则信心十足。

    扑通。

    当宁凡跃入河水的瞬间,一圈圈封印之力,从水面荡开,传至很远很远,那是紫斗仙皇布在界河的封印。

    经过宁凡的清理剿灭,如今十一路的水面,异族几乎荡然无存;但水底,仍旧是龙潭虎穴,处处可见异族游来游去。

    附近不少异族,感知到这股入水波动,有好事者立刻过来查看,看看是否是东天修士偷偷潜入了河底。

    几头碎念修为的横公大鱼,最先游过来,略一查看,现入水的并不是什么东天修士,而是一个鲤鱼。

    那鲤鱼,自然是宁凡变化而成。

    之所以能变化为鲤鱼,还要多亏了他当年吞服过道鲤的鱼目,体内修出了极少一丝鲤族妖血。

    在获得阿芙洛的情报之后,宁凡通过古国交易阵,购买了一些道具,稍加掩饰之后,竟将鲤族妖血的妖气伪装成了异族的气息。

    这是十分大胆的行为!

    其他东天修士潜入河底,无不是小心翼翼,隐藏身形;宁凡却反其道而行之,光明正大伪装成一个异族,公然在河底行动!

    “路阿纳?赛摩赛摩,喀喀鲁提耶。”

    几名横公大鱼说着水族语言,询问着宁凡的身份。

    宁凡从阿芙洛的记忆之中,学到了一些水族基本对话。此刻听几头大鱼叽里咕噜的话语,倒不至于和其他东天修士一样如听天书。这句话翻译过来,是这样的。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你是哪一族修士?”

    因为不是正规学习水族语言,宁凡会说的话并不多,但基本对话还是勉强可以办到的。知道言多必失,故而宁凡只用极为简单的水族语言,回答道。

    “小人是天丛鱼族的修士。”

    “天丛鱼族?”几名横公大鱼微微一茬,继而目露不屑之色。

    天丛鱼一族,并不是第十一水路的强族,族内连仙王都没有一个,只有几个万古仙尊坐镇,实力弱的可怜,甚至不如一些强族的子辈族群。

    此族本就弱小,宁凡表现的修为亦不强大,只约莫是碎虚左右毕竟他的鲤血很稀薄,伪装不出强大水族气息。

    如此一来,这几个横公大鱼根本懒得和宁凡废话,略略盘问几句后,便直接掉头游走了。

    它们只需要确认入水者不是东天修士即可,并没有和弱小天丛鱼攀谈的打算。

    见骗过了第一批异族,宁凡信心大涨,催动巨鲤妖身,朝更深处的水底游去。一路上,偶尔还会遇到其他异族前来盘问,宁凡愈从容不迫,俱都以天丛鱼的身份作为掩饰,蒙混过关。

    怪只怪异族的数量太庞大了,便是仙尊、仙王修为的异族,也不是人人都认识,更何况是一只碎虚修为的第一步小鱼了。

    如此一来,宁凡竟是在水底畅行无阻,自由行动了。

    如今他神念大涨,水底磁力虽然比水面更强,但宁凡却也不至于完全散不开神念,还是能感知数千丈的范围的。虽然不是太远,却也不至于在水底摸不着方向了。

    他更将搜宝罗盘偷偷含在鱼口之中,以搜宝罗盘来定位。如此一来,对于河底方向的辨认,几乎和真正的异族一样熟悉了。

    周身上下竟是没有半点疑点,可以让别人识破身份!

    宁凡潜入河底的目的十分明确,那就是尽可能多的偷走异族的阴沉木储藏,拿回去炼丹,提升修为。

    不过根据阿芙洛的情报,河底的阴沉木虽然量大,却全都是有主之物,被各大水族控制在手中。

    天丛鱼族正是掌控阴沉木矿藏的族群之一,不过因为此族势弱,手中的阴沉木数量和那些大族无法相比。

    当然,比之东天势力,仍然很多就是了。

    异族并不服丹修炼,他们直接将族群建在阴沉木矿藏之上。万古之上的异族,会直接抽取阴沉木的灵气,炼化修行。

    根据阿芙洛给出的情报,以及搜宝罗盘的定位,宁凡大致确定了天丛鱼族的水底方位,朝着该方位游去。

    宁凡表露出的鲤血修为,只是碎虚而已,故而不能在其他异族面前游得太快。好在水族在河底游动,并不全靠自身遁,可乘着水流前进,以此大幅加成度。

    乘上水流之后,宁凡度竟也不慢,只数日,便游到了天丛鱼族的族地。

    入目处,是一座气势恢宏的珊瑚巨城,七彩的珊瑚宝光将黑暗的河底照的分外明亮,有如白昼。水底明明暗无天日,此城却永远不会有黑夜一般。

    城门上,以异族文字书写着三个古老大字。

    宁凡自然不认得这些字,却从阿芙洛那里打探过,此城的名字,是【勾玉城】。

    天丛鱼异族,人人都修炼一种名为勾玉的古怪神通,这神通,几乎是天丛鱼的象征,可惜宁凡只是一只假鱼,自然是不会的。

    但他也不怕被天丛鱼族识破身份。

    此次来到天丛鱼族,宁凡扮演的身份,是第一次回归天丛鱼族的外地族人。

    异族的繁殖极为随意,水面也好,水底也好,处处都是散乱的虫卵。这些虫卵可以孵化出数量庞大的幼生期异族,当然,并不是所有幼生期异族都能活到长大,绝大多数都会夭折,被其他幼生期异族吃掉。能从自然选择当中优胜劣汰出来的,必定是精英,这些人长大之后,会遵从血脉深处的召唤,不远万里回归本族,接受本族强者的安排与指导。

    当宁凡来到勾玉城时,立刻被巡城大鱼现了其天丛鱼族的气息,以及没有修炼过勾玉神通的事实。

    如此一来,这些巡城大鱼,自然将宁凡当成了认祖归宗的小鱼,没有怀疑其身份,却还是要按例盘问一二的。

    “嘿,小鬼,你从哪里来?”盘问所使用的语言,自然还是异族语言。

    “水水面上。”宁凡用并不熟练的异族话语回答道。

    见宁凡的异族语言不熟练,几头巡城大鱼顿时起了轻视之心。

    资质较高的异族,成年之后,一般都能凭借血脉记忆,自动学会异族语言。

    唯有那些资质低劣的异族,才会语言不全,说起话来磕磕绊绊。

    几名巡城大鱼从内心里,已将宁凡当成了一个资质平庸之辈,说起话来便也不甚客气了。只给宁凡指明了认祖归宗需要做的事宜,便将宁凡打进了勾玉城。

    宁凡倒也乐得不和这些巡守者废话,言多必失这个道理,他当然懂。

    失落在外的异族认祖归宗之后,先需要前往本族长老所在的长老院,进行开蒙。

    勾玉城很大,只一座城池,便可容纳数百万头的天丛大鱼;又因勾玉城的建筑千篇一律,宁凡问了很多次路,才找到长老院所在。

    此刻,长老院中已聚集了数千头第一步修为的小鱼,等待着开蒙仪式,这些全都前来认祖归宗的天丛鱼。

    每一日都有很多小鱼从外地赶回,但坐镇长老院的鱼老,却自然不可能日日前来给这些小鱼开蒙的。

    只有水族历法的每月初一、十五,鱼老才会出现。今日尚只是水历的初七,还要再等八天,鱼老才会前来。

    宁凡混在一众天丛小鱼之中,静静等待,打算在这里等上八日。

    他倒不担心会在水底呆得太久,倘若凌云关出现战事,他会立刻赶回去,此事并不是什么问题。

    等待的期间,他不时催动搜宝罗盘,暗暗探查此地矿藏。

    若搜宝罗盘显示无误,在这勾玉城地底,蕴藏着上百斤储量的八亿阴沉木。

    要知道,一块拳头大小的八亿阴沉木,都能让东天仙帝大打出手,何况是上百斤八亿阴沉木了。倘若全部拿去炼丹,不知道能炼制出多少瓶无量丹…

    宁凡忍耐着心中渴望,没有直接出手抢夺这些阴沉木。

    异族水底,地脉相连,倘若他直接抢夺这里的阴沉木,绝对会被异族的准圣现十一路本土,倒是没有准圣,但其他水路有!若是其他事情,那些异族准圣跨域而来,搅和十一路的事情;但若是有哪一族的阴沉木地脉被人破坏,立刻便会有准圣前来问罪。此事在异族心中,竟是头等大事,严重性似乎还要远远过宁凡为祸十一路的事情…

    念及于此,宁凡不由得有些头疼了。

    他当然不想引来异族准圣,却也对此地的阴沉木志在必得。

    那么,要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取走这里的阴沉木呢…他陷入了沉思。

    这一等,便是八日。

    每一日,都会有许多天丛鱼从外地回归,来到长老院等待开蒙。宁凡来时,院内只有数千小鱼,等到十五那天,院内已有小鱼上万。

    这些小鱼彼此之间并不交谈,因为谁都知道,同届参加开蒙仪式的人,是竞争对手,无需笼络交情的。

    天丛鱼族的开蒙十分血腥,据说要成千上万头鱼混战厮杀,最后幸存下来的一批,才有资格接受鱼老的开蒙,正式加入天丛鱼族。

    能够来到天丛鱼族的小鱼,本就是经过自然选择的精英,再通过杀戮择优而取,也难怪异族的实力大都比同级东天修士要高了。

    当鱼老来到长老院,所看到的,便是上万头小鱼安静等待的一幕,对于这些鱼的安分守己,他还是很满意的。

    这是一个以分叉鱼尾为足、以鱼鳍为手、直立行走的古怪大鱼。

    身为天丛鱼族鱼老,他有着碎念巅峰的修为,是仅次于族内三名万古仙尊的第四号实权者。

    鱼老的目光淡淡扫过下方,暗暗催动血脉感知。他现,下方万鱼之中,似乎有好几个好苗子,血脉浓度极高。当然,那几个是否真的是好苗子,还需要通过厮杀来确认。

    “尔等随我来屠宰场!”

    鱼老淡漠一语,从长老院后门走出,众小鱼顿时紧随鱼老身后游去。

    在长老院后面的沙地上,有一片开阔之地被阵法圈禁起来,其内鱼骨无数,是历届开蒙小鱼厮杀的地方。

    在鱼老的命令下,上万天丛鱼鱼贯进入屠宰场之中,当阵门关闭的瞬间,厮杀,开始了!

    纵然早有心理准备,宁凡还是对低阶异族的漠视生死感到惊讶了。俗话说蝼蚁尚且偷生,莫说是东天修士,便是那些异族仙帝,又有哪一个不怕死?

    然而这条定律,却不适用于低阶异族。

    低阶异族灵智很低,即便能够口吐人言,也只具备极低的思维能力。

    他们不懂得安于享乐。

    他们保留了自然生物的野性。

    他们只知物竞天择,对于杀戮,对于生命,几乎没有任何感觉。

    对于他们而言,杀戮是十分平常的事情,便是因此死亡,也无所谓。

    宁凡表露出的鱼身修为,是碎虚境界,却还是有一些融灵、金丹等级的天丛鱼,朝他厮杀而来,面无惧色,只有贪婪。

    想要吃掉宁凡的鱼肉!

    想要喝下宁凡高等级的鱼血!

    何其盲目!

    宁凡自然不可能站着不动,让敌人咬杀的。他想要混入天丛鱼族,便需要在这开蒙仪式之中,拿出战绩,暂时加入此族。

    厮杀,不可避免!

    此地,强者为尊!

    吞!

    宁凡鱼口大吞,直接将欲攻击他的天丛鱼吞食。

    此举不但没有吓到旁人,反而激起了更多天丛鱼的凶性,纷纷朝他攻来。

    他自然是一个不落,全部吞掉了。

    这一幕落在鱼老眼中,令其目光一亮,继而森然一笑。

    “这个小家伙,似乎不错。血脉虽说不强,但凶性却远比其他小鱼要可怕,倒是可以将其收入门下,等养大些,再将他宰杀炼玉…”

    宁凡此刻还不知,他居然被鱼老盯上,动了歹念;便是知道,他也并不在意。区区一个碎念巅峰,想谋害他,远远不够格的。

    鱼老也并非只盯上了宁凡一个人,在这批小鱼当中,还有还几个好苗子,凶性虽说不如宁凡,血脉却又胜过。孰优孰劣,倒也难说。

    半个时辰后,屠宰场的阵门开启。

    只有包括宁凡在内的百来头小鱼,从屠宰场内生还,其余的人,全部葬身于混战。

    纵然宁凡没有刻意表现,他的实力,仍旧被鱼老视为众人之最。

    “你们很好!从今日起,你们便是真正的天丛鱼族人了!接下来我会给你们安排住处,并传授你们本族基础功法。你们可以在勾玉城自由活动,但无老夫允许,百年之内不可出城,记住了么!”

    “记住了!”众小鱼异口同声答道,异族对于命令,向来是绝对服从的。

    宁凡可不是那些听话的天丛鱼,自然不会服从对方的命令。

    若他想走,随时都可以离开天丛鱼族,不过此刻阴沉木还未得手,他自然不急于离去的。

    他要想个办法,将此地的阴沉木神不知鬼不觉带走。

    最终,宁凡等人被安排在了勾玉城的下等城区。想要住进更高规格的城区,是需要战功、等级的,很显然这些刚刚回归本族的天丛鱼,并不具备那些资格。

    所有人都拥有单一鱼舍,那是一个贝壳形状的建筑,装潢简陋,毕竟只是下等城区。

    宁凡来到自己的鱼舍,微微意外。

    他的鱼舍虽然也很简陋,但与其他同期开蒙的人相比,明显要宽敞不少,室内更配备了珊瑚灯的照明设施,这可是其他鱼舍所没有的待遇。

    “那鱼老,似乎对我格外优待,也不知是优待是善意,还是恶意…”宁凡略带深意地一笑。

    他如何没有注意到鱼老最后和他对话时,双目之中毫不掩饰的贪婪之意。

    对方或许想要对他图谋不轨,故而才格外优待,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会怕一个碎念巅峰吗?

    站着不动让对方杀,对方都杀不死他,这,就是层次的不同。

    “不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天丛鱼族的功法,似乎颇有几分门道…此族的实力,在界河不算强大,但其来头,居然不小…”

    通过开蒙仪式的小鱼,皆获得了三个传承鱼鳞的赏赐。鱼鳞之上,附有传承,吞服鱼鳞炼化,可获得传承。

    宁凡使用传承鱼鳞之后,神情忽而凝重,浮现一层阴云。

    第一个传承鱼鳞,传承的是异族的文字、语言。

    第二个传承鱼鳞,传承的是天丛鱼族的渊远历史。

    第三个传承鱼鳞,传承的是一些粗浅的天丛鱼入门功法、神通。

    修士过目不忘,有传承鱼鳞帮助,宁凡只用了半日,便学会了天丛鱼族的全部语言。如此一来,他的异族语言,再不是半吊子了。

    他更从第二个鱼鳞之中,了解到了天丛鱼族的渊远历史。原来被紫斗仙皇镇压在界河的异族,真实身份,竟是紫薇仙皇的后裔!

    此事,东天修士罕有人知,宁凡骤然听闻,也是十分震惊的。

    他更是解释了一些心中疑惑。

    难怪这些异族的神通各个不凡,不少神通更是玄门气息极浓,原来竟是从紫薇星域传承而来!

    紫斗紫斗,紫薇北斗!

    当年紫斗仙皇覆灭紫薇、北斗两大仙域,却又在幻梦界中,保留了敌人的后裔血脉。前有杀戮殿的北斗裔民,后有界河下的紫薇裔民。紫斗仙皇是当真肚量宽宏,可以容忍这些敌人后裔的存在,还是说,另有谋划…

    宁凡目光一时幽深,却自然想不出答案。

    许久,他收了杂念,吞服了第三片传承鱼鳞,获得了传承。

    记忆里,瞬间多出了【天丛十二圣卷】第一卷的内容。

    这些内容,只包括了金丹期以前的天丛鱼功法神通。金丹期,宁凡并不重视,但却有两个地方,让他十分在意。

    一个是天丛鱼族功法的名字。

    天丛十二圣卷…想来他所获得的,只是十二圣卷的第一卷了,但这功法居然带着一个圣字。莫非,这竟是一步圣人功法?

    又或者,这个圣字并非实指,只是一个形容词…

    另一个让宁凡在意的地方,是十二圣卷第一卷之中,所记载的一式神通。

    【琅琊天勾玉】…

    这神通,是天丛鱼族的身份象征,也是勾玉城的名称由来。

    宁凡所获得的,只是琅琊天勾玉的入门法门,并不是太过高深的内容。

    饶是如此,他也被这琅琊天勾玉的介绍吸引住了。

    紫薇仙皇座下,有三百圣人随侍,其中有一位,人称琅琊祖师,正是天丛鱼族的先祖。

    琅琊祖师平生最得意的本领,正是琅琊天勾玉。这是极少数可直接提升道兵威能的神通,可修炼天勾玉,并将天勾玉镶嵌在道兵之内。若只是平平常常拿勾玉来杀人,威能反而并不强大。

    若是其他神通,宁凡大概不会多么感兴趣的。

    但这琅琊天勾玉却可镶嵌在道兵之上,提升道兵威能,不得不说,这很吸引宁凡。

    若他修炼了这琅琊天勾玉,想必可以令逆海剑威力更强。道兵道兵,追随一生,宁凡对于法宝比较漠视,对于道兵还是十分重视的。毕竟如今的逆海剑,都已经是宁凡的主要攻击手段之一了,若是逆海剑的威能更进一步…

    宁凡笑了,为获得一个意外收获而高兴。

    不过,放眼天丛鱼族,就没有几个人修出道兵,大都只是拿天勾玉直接杀伤敌人,威能自然不高,平白辱没了祖先的威名。

    不是这些天丛鱼族不想修炼道兵,实在是他们走的就不是正常的修道路线。在漫长岁月之中,这些异族距离紫薇仙修的修炼方式越走越远,不修道兵,不修识海,不化人形,反而开始朝变异化的妖物魔兽展…

    索性宁凡暂时没想到安全取走阴沉木的方式,倒是不介意混在天丛鱼族,学一学对方的不传绝技。

    至于暗中取走阴沉木的方法…且等他再琢磨琢磨,看看有没有两全之策吧。

    凝聚天勾玉,需要吸收天地间的水元力,若是普通碎虚,没有数千年,休想凝聚一个天勾玉。

    可宁凡何等修为,只三日过去,便凝聚了一个天勾玉出来,使得勾玉城周围的水元力,略微下降了一些。

    所谓的天勾玉,是一个勾玉形状的透明光符,一经修出,宁凡立刻将此光符镶嵌在了逆海剑上。

    不多时,逆海剑的剑身之上,多出一个极小的勾玉符文,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宁凡神念一扫,现镶嵌了天勾玉之后,逆海剑的威能,果然提升了一丝虽然只是很少一丝,但若是他在逆海剑上镶嵌成千上万的天勾玉呢…

    在宁凡修出第一个天勾玉的瞬间,远在长老院闭关的鱼老,忽然有了感应,骤然睁开双眼,目瞪口呆。

    实际上,由他安排的族人鱼舍,全都暗中种有禁制,谁修成天勾玉,都会传来感应,让他知晓。

    鱼老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加入天丛鱼族三天,宁凡便修成了第一个天勾玉。

    这度,未免也太逆天了!倘若宁凡是那种传说级血脉的天丛鱼,或许可以在碎虚之时,拥有这等修炼度。但根据他的查探,宁凡的鱼血明明很稀薄啊…

    “莫非,老夫竟看走了眼?莫非此子一入勾玉城,便刻意隐瞒了血脉等级?哼!定是如此!他定是早在来到勾玉城以前,便打听到老夫喜欢残害同族优秀者,用于修炼,故而才刻意遮掩…区区碎虚,竟能瞒过老夫法眼,怕也是有所机缘的。且能有如此心性,比之其他低阶水族,倒是厉害了很多。”

    “可惜,可惜!任你机缘再多,终究只是一个碎虚!你便好好在这勾玉城中修炼天勾玉吧,你修炼的天勾玉越多,老夫杀你之时,好处便也越大的!老夫决定了,便拿你,充当老夫进军万古仙尊境界的主料!”

    鱼老森然一笑,唤来几个大鱼守卫,吩咐了一番。

    不多时,便有大批赏赐,送到了宁凡的鱼舍,皆是蕴含了极强水元力的天材地宝,有助于修炼天勾玉,不少都是东天难寻的绝种灵药。

    宁凡面不改色地收下了这些赏赐。

    他当然知道鱼舍之中设有禁制,可感知天勾玉的诞生,不过这一禁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当一个人的实力,远敌人无数倍之上,所有的阴谋诡计,都将失去效果。宁凡根本不惧怕鱼老如何算计他,因为对方在他眼里,只是一个跳梁小丑啊。

    “也好,便用你天丛鱼族的庞大资源,供我修炼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