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20章 七叶澜

    第十一水路,第六关,玄狮关。??

    水天之间,一座雄关遥遥在望,巍峨如一头低头饮水的雄狮。

    玄狮关上下,黑压压地全是异族强者,放眼望去,如飞蝗过境,数量何止有数百万。

    战舟之上,众东天修士士气如虹。宁凡前后两战,已连擒六名异族仙帝,将第十一水路搅得天翻地覆。谁都不知道,接下来这场玄狮关攻略战,会不会又有大量异族仙帝参战,因此所有人都做好了死战一场的准备。

    不过随着战舟不断逼近,越来越多的东天修士表情一松,感到不可思议:玄狮关当中,居然没有仙帝坐镇…

    如此一来,在宁凡等四名仙帝级战力的碾压下,此地异族几乎毫无反抗之力,一击即溃,血流成河。

    玄狮关,一战光复!

    再之后,是偃兵关,古象关,通云关…一座座关隘,相继光复,古怪的是,这一路上,宁凡始终没有等到异族的大规模报复。

    那种感觉,与当初苦等暗族报复不至一般无二,好似全力挥出一拳,却打在了空气上。

    转眼,数月过去。

    第十一水路的最后一座关隘凌云关,最终还是被宁凡一行攻破。至此,第十一水路的关隘,全部光复!

    每一条水路,都有一个主关,为该水路阵法之枢纽。主关阵法之强,是诸关之最。

    凌云关正是十一路的主关,主关的收复,意味着宁凡一行在十一路的任务圆满结束。唯一让宁凡在意的,是异族报复迟迟不见动静。

    此事不合情理,宁凡隐隐觉得,异族不来寻仇,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因此他不敢有任何疏忽大意,始终保持着最高警惕。

    不过雷仙真君等人倒是认定,异族是被宁凡打怕了,所以才不敢来报复。

    数日后,一纸调令忽从太渊渡出,令雷仙真君等人撤离凌云关,支援其他战线的攻略。

    至此,凌云关的仙帝级战力,又只剩宁凡一个了。

    宁凡并没有被调离此地。他收到的命令,是继续坐镇凌云关,直至其他水路全都光复,才会有新的安排。

    十一路是东界河所有水路当中,第一个完成全境光复的水路,这不仅仅是因为宁凡一行实力强大,更因为十一路的关隘本就不多,只有区区十三座而已,工程量较小。

    似连接西、北、南三天的水路,无不是过百座关隘,收复起来,自然极耗时间。至于其他死水水路,目前为止,绝大多数都只收复了一半关隘不到,与十一路相比,进度显得十分缓慢。

    宁凡在凌云关中住下了。

    凌云关阵法极强,当此关彻底完成重建之后,便是仙帝也难以正面攻破阵法。在阵法的自动防护之下,宁凡的守关生活变得十分轻松。他不必时时刻刻参与关隘的守备工作,偶尔有零星异族来袭,直接就会被阵法抹灭。

    如此一来,宁凡就有了大把的时间,处理自己的私事。

    经过宁凡几个月的努力,那一缕龙圣祖云的云光,终于被抹灭所有圣人意志。

    宁凡开始尝试炼化那一缕龙圣祖云,随着祖云一点点被炼化,宁凡的万古真身有了少许变化,金焰铠甲、巨盾表面,多了少量庆云云纹,令真身防御增加不少。

    同时,借由万古真身所释放的护体金光,也有了形态上的改变。

    从前,宁凡的护体金光,只是普普通通的金光万道。

    但如今,那万道金光当中,有部分金光开始雾化,形成云雾形态。当宁凡再度使用护体金光时,会有少量金色庆云在金光中若隐若现,使得护体金光的防御提升不少。

    只不过炼化了一缕圣人庆云而已,便令防御再度精进,这龙圣祖云,果然不凡,可惜没有更多了,否则宁凡还能获得更多好处。

    炼云结束后,宁凡又将随身香火界打开,将这段时间香火门徒开采出来的天道金银取了出来。

    而后,又秘密地使用了古国交易阵,从通天教手中购买了数件处理品先天法宝,经由焚炼炉炼为神液,吞噬服食。

    自暗族归来的数十年中,宁凡已先后从通天教手中,购买了上百件处理品先天法宝,用于焚炼神液。

    之所以不买完美品质的法宝,是因为完美法宝的价格太过昂贵,是处理品的十数倍不止,用于焚炼并不划算。

    完美法宝焚炼出的神液品质,和处理品差距不大。焚炼法宝看重法宝等级,有没有瑕疵倒是并不重要。如此一来,宁凡当然不会多花冤枉钱。

    通天教虽有珍宝无数,处理品却只占一小部分,不可能太多;且同是处理品,价格也不是件件都便宜。

    宁凡只挑便宜的买。每一次开启古国交易阵,他都会将价位不过十金的先天法宝买光。更贵的,则不买。他手中虽有三金五银八条天道矿脉,然而采矿度已经达到矿脉的极限,无法更快。手中的天道金银有限,经不起乱花,必须合理使用。

    日子一天天过去,相继有其他水路被全境收复,捷报频传,凌云关上下士气一日高过一日。

    宁凡将手中的天道金银用得差不多后,便不再焚炼法宝,而是进了玄阴界,以搜集到的补魂灵药,着手救治崇明凤帝的女儿‘凤妃’七叶澜。

    承诺,终究是要兑现的。每次使用搜宝罗盘,宁凡都会想起对崇明凤帝的承诺,不愿再将此事再拖延下去了。

    只是不知救人一事,需要多长时间。念及于此,宁凡事先下了命令:除非凌云关遇到阵法无法剿灭的大敌,否则不要通知他出面作战…

    玄阴东界,某间女子闺阁中。

    宁凡将七名天澜凤女全部叫了过来,将救治之事告诉七女。

    这七女,自然是七叶澜妖魂妖体七分的产物,听闻宁凡终于打算救她们了,七女自是喜不自禁。

    只是转而想到妖魂归一的难度,又有些忐忑不安,患得患失。

    七女被宁凡囚禁了太久,骨子里的傲气,早已被时间磨平。再见宁凡,七女小心翼翼,不敢大声说话。

    “不要怕,我既然与你父亲有过约定,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你的,在我面前,你不必如此谨言慎行。”宁凡笑道,目光却微微飘远,想起了当年那个在界河岸边瞻前顾后的崇明凤帝。

    那个想见女儿又不敢见的笨拙父亲,如今,如何了…

    “你真能救我…”七女不确定地问道。

    “能倒是能,只是需要多费些时间…姑娘魂分为七,各成一体,妖体亦分为七,想要重新融合,先便需要破后而立,将七魂七体分别打碎,再进行复魂之事。打碎妖魂妖体,风险极大,不容有失,接下来的数月,我只会做一件事,那便是观察你的妖魂、身体,熟悉你每一寸魂体构造…这一过程,可能会得罪姑娘,希望姑娘配合一二…”

    “宁兄放心,小妹知道轻重。只要是对复魂有益的事情,小妹都会配合宁兄的。”七女爽快地回答道。

    只是宁凡的研究方一开始,七女便后悔了,却已箭在弦上,不得不…

    “脱衣服。”

    “宁、宁兄,你不是研究我的妖魂、妖体么,为何,为何要脱衣服…”

    七女大羞,羞恼中更有一丝嗔怪,怪宁凡太过轻薄,想要借机占她们便宜。

    自从恢复了自由,七女便在玄阴东界和宁凡的鼎炉一同生活。也是在这一刻,七女才见识到宁凡的后宫,究竟开得有多么庞大。在那玄阴东界,与宁凡有着不纯洁关系的女子,竟需要以万为单位,才能计算。太可怕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百万年一遇的色中饿鬼…

    七女想起了当年刚刚被宁凡擒下时,被宁凡看光身体的一幕幕。

    又想起当年,宁凡曾豪言要把她们收为鼎炉…

    【对我而言,采补七具舍空鼎炉,自然不如采补万古鼎炉好处大。所以,我会想办法令你们妖魂重新融合,待到那时,再采补你们】

    这可是宁凡当年亲口说的话!张嘴就是采补…

    这个男人虽然口口声声为了约定,不会再伤害她们,但若是他反悔了呢,若是他突然色心大呢,自己可能反抗…

    “不要胡思乱想!你的心思,我能全部看到。你所担心的事情,不会生!”宁凡无语,沉声道。

    七女想法被看穿,面色更红了,不敢再胡思乱想,只得听从宁凡吩咐,将衣服一件件脱掉,白嫩滑腻的肌肤,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空气中。

    “你,过来,不要抱着胸,每一寸肌肤都要露出来…”

    “你,干嘛把腿并得那么紧!这地方确实羞人,但也必须露出来…”

    “你!脑袋里放空,不要胡思乱想,心一乱,妖魂的魂力波动也会乱,我难以记下你的魂力波值…”

    “还有你!不要在心里骂我无耻!如果你不想获救,便继续挡着身体便是!我也并非多么乐意救你!”

    面对七女的娇美身躯,宁凡倒不至于生出邪念,魅术越精深,他的自制力便越强。只是多少还是会觉得有些尴尬…

    七女妖魂、肉身分离已久,想要重新归一,难度极大,风险亦大。宁凡必须弄清楚七女每一缕魂力、每一寸肉身的构造,否则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他必须仔仔细细研究七女的身体,仔细到每一个器官,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他要记住七女的魂力波动,血液流,细胞数目…他要从内而外,将七女研究透彻…

    这一过程,便只能用羞耻二字来形容了。

    如此微观地研究人体,亦不是什么容易之事,极耗心神,幸而宁凡有回神米,倘若心神疲惫,便会随时补充。

    一日过去。

    两日过去。

    一连数日过去。

    七女渐渐现,宁凡研究她们的身体之时,神情始终平静,当真没有半分欲念。她们终于相信,宁凡让她们摆出各种羞耻姿势、露出各种羞人部位,不是有意调戏了。

    可终究还是会感觉羞耻啊…

    那种分开双腿、挺立酥胸,让男人细细研究一个个私密部位的羞耻感,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

    修士固然不那么重视清白,但这已经不是清白的问题了,感觉作为凤族的高洁与尊严都丢掉了好嘛!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

    七女开始习惯宁凡的研究,她们的每一寸肌肤,都已深深刻在宁凡脑海,早被看光到不能再看了。

    习惯真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此刻,七女再被宁凡命令摆出各种羞耻造型,露出各种羞人部位,已不会再多么抵触,因为已经…习惯了!

    七女以为,她们习惯了这种程度的羞耻玩法,便再也不会在宁凡面前露怯了。

    可她们错了,简直错的离谱。

    之前半个月,宁凡只是用看的。

    之后的时间,却开始用手抚摸,触碰!这里捏捏,那里掐掐,这里戳戳,那里掰开看看…

    最羞耻的是,身为正常的女子,被男子如此羞耻地摆弄来摆弄去,怎么可能没有生理反应!每到这个时候,七女都恨不得立刻死了才好…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呸呸呸,都是什么歪诗啊!

    宁凡觉得自己无敌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已经快要成为面瘫了。明明内心尴尬无比,脸上却始终没有一丝表情。

    他感觉,他这辈子都没有对女子的构造研究地这么透彻,透彻到了每一个细胞…

    他眼覆青芒,以天人目力在极为微观的条件下,记忆着七女的妖魂、身体。

    一个月过去。

    两个月过去。

    七女的身体在宁凡眼中,已不再是什么美人身躯。那构成身躯的无数细胞,恰如同无数星球,格局若成,人体即为星空…

    什么红颜祸水,什么美人如玉,什么红粉骷髅,竟通通都看不到了。

    这一刻,宁凡对于七女的复魂一事,已有了九成把握。

    剩下的一成,便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整整两个半月,七女被宁凡看遍摸遍,内心怎可能没有波动,没有复杂。

    那种心绪,未必就是感情,而是一种习惯,一种由羞耻转化而成的被动承受,与渴望…

    而当宁凡突然中止一切研究行为以后,七女反而感到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似乎对于宁凡的抚摸触碰,有了不舍…对那种时而飘飘欲仙的感觉,更是无法遗忘,似生了瘾…

    “崇明凤帝学究天人,卜术绝世。不知他有没有算到自己的女儿,会被我这般研究。可这研究过程偏偏又是必不可少的…我虽问心无愧,此事,终究还是失礼于人…”

    宁凡开始真正着手,给七女复魂。

    他熟练地将七女妖魂、妖体打成碎片。七女身躯爆开,却并没有爆成血雾,而是碎成了无数星光,玄妙难言。

    将人体打爆成星光,此事宁凡本无法做到,但这一次通过研究七名凤女,竟是勉强做到了。

    人体即星空。

    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细不可查的分子原子,都是星空中沿着轨道运行的星球。

    七具女子娇躯,在宁凡的眼中,成了破碎为七部分的星空。

    他必须将这七个星空归为一体,重新拼合。这一过程,不允许损伤星空中的星球与格局,更需要精准到每一个细胞的修复,难度之大,简直无法想象…

    重新排列,重新组合…

    又一月过去,宁凡终于将那浩渺星空融为一体,一个清丽脱俗的赤身女子,从星光中走出,待穿好衣物,才满面羞红地朝宁凡垂下了头,低声道,“谢谢…”

    话语竟是难掩喜悦,毕竟七魂归一,是她多少年的梦想!

    她从未没有想到,自己竟真有七魂合一的那一天!

    当年父亲告诉她,已推演出她的救星位于何方,此事,她不信…

    当年宁凡擒下她,声称自己可以助她复魂,她亦不信…

    但此刻,她却不得不信宁凡的惊才绝艳,竟能做到连爹爹、连天妖界的许多妖帝伯伯,都做不到的事情…

    这个男人虽然很色,但却真的很有本事…

    “不必言谢,宁某救你,只是为了完成对凤帝前辈的承诺。且救治过程,宁某对于姑娘多有冒犯,此间得罪,还望姑娘海涵…”

    “宁兄也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此事,小妹…小妹已经忘了,希望宁兄也不要再提…”七叶澜俏脸红得可以滴出血。

    她不愿宁凡再提那羞耻的救治过程。

    她不愿回想起,自己在宁凡的抚摸下一次次春水潺潺的狼狈画面…

    “…”宁凡脸皮再厚,也难掩尴尬之色。

    “…”七叶澜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姑娘好生休息…这里有一些丹药,或许对姑娘恢复实力有所帮助。宁某有事在身,就不多留了。日后有机会,定会完成其他承诺,送姑娘回凤族的。”

    宁凡取出一些丹药留给七叶澜。他面上难掩疲惫之色,持续数月的救治过程,可谓心力交瘁,即便吃了回神米,仍旧需要好好休息休息了。

    七叶澜七魂虽已合一,想要恢复到全盛修为却还需要一段时间,宁凡的丹药,宛如雪中送炭。

    接过宁凡递来的丹瓶,七叶澜的脸更红了,她的手指,不小心碰了宁凡手指一下…只一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肢体接触,她的脑海便忽然冒出了一大片羞耻难言的研究画面。

    就是这双手…

    将她一次次掰开…

    将敏感的她,一次次害得江河决堤…

    一走神,她居然忘记感谢宁凡赠药。

    待回神,才现宁凡已经快走到屋外了,连忙叫住宁凡。

    “何事?”宁凡诧异问道。

    “…谢谢。”

    “只是些许丹药而已,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宁兄,你…你其实,是一个好人,当年小妹在黄河迷宫对你出手,请你原谅。”

    “当年的恩怨,我已经忘了。”宁凡面色如常,内心却是有些无语,他怎么莫名其妙就被了一张好人卡。

    转而又想起了什么,对七叶澜叮嘱道,“幸好你叫住了我,倒是忘了提醒你,你如今虽说七魂归一,但妖魂想要真正适应一统,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期间若是出现七魂排斥、魂力失控的情况,你便在这玄阴界内焚香祷告,我自会有所感应,前来替你治疗的。”

    “啊?还、还有后续治疗?”七叶澜唰地一声,满面羞恼。难道她以后还得被宁凡继续摆弄么,怎、怎么会这样…

    宁凡嘴角一抽,看穿了七叶澜的不情不愿。当他很愿意劳心劳力给她治疗?心神流水一般消耗不要钱?他的回神米可是用一点少一点啊…

    见宁凡似有不悦,七叶澜有点害怕,一咬牙,连忙补救道,“宁兄不要误会,小妹没有别的意思,若宁兄还想治疗…小妹、小妹可以忍耐的…”

    忍耐什么?忍耐被侵犯?果然还是把我当霪贼啊。

    算了,不解释了。

    宁凡忍下无语,又安抚了七叶澜几句,便离去了,只留七叶澜一个人在原地欲哭无泪,暗暗祈祷千万不要魂力失控,否则还得被宁凡继续蹂躏…

    …

    救过七叶澜,宁凡内心大石少了一个,顿觉轻松不少。

    回忆起将七叶澜肉身打碎成星空的玄妙过程,他更是觉得这一次出手救人受益良多,竟对于人体一道,有了更高层次的明悟。

    回到凌云关之后,等待宁凡的,是一如之前风平浪静的守关生活。

    不过这一次平静,并没有持续太久,主将身份的元丹大帝,忽然带领门人,自太渊渡而来。此行不为其他,只为给宁凡论功行赏。

    “盟主为了表彰宁道友连擒六帝的功劳,特委托老夫将这些奖赏带到凌云关。其他道友皆有任务在身,唯独老夫尚还清闲。老夫寻思着,倒是可以趁这个机会,和道友亲近亲近,便索性接下这趟差事,特意赶来此地…”

    奖赏之物是一些先天法宝的炼器材料,对普通仙帝算是贵重了,对宁凡而言,却意义不大。

    元丹大帝说明来意,谈笑风生,并时而表露出和宁凡结交的意图。

    宁凡面上和元丹大帝有一句没一句地寒暄着,内心却暗暗警惕着此人的来意。

    他可是知道的。

    这元丹老儿早就觊觎他的阴阳锁了,当初森罗乱东天时,此人还曾向森罗索要过此物…

    对于这只暗中觊觎阴阳锁的笑面虎,宁凡当然不可能和对方真心结交,不过是虚与委蛇罢了。

    更在暗中动万物沟通的神灵天赋后,听到了如下话语…

    元丹大帝的衣物:“杀宁凡,杀宁凡,杀宁凡!”

    元丹大帝的储物袋:“杀宁凡,杀宁凡,杀宁凡!”

    元丹大帝的鞋:“杀宁凡,杀宁凡,杀宁凡!”

    …

    ……

    宁凡无语了。

    这元丹老儿究竟有多想让他死?居然连衣帽鞋袜都染上了杀意,可见此人背地里,没有少对他乱泻杀机啊…

    可惜,任元丹大帝如何掩饰自己的杀意,都瞒不过万物沟通。

    “此人对我心存杀意,没有半点交好之心。他千里迢迢跑来凌云关,接下这趟苦差事,自然不会是为了向我结交,怕是另有所图,不得不防…”

    元丹大帝自以为将杀意藏得很好,却不料宁凡早已看穿了一切。

    联想起异族始终没有对自己大举报复,而这元丹帝又好巧不巧地,突然来到,暗藏杀机…

    宁凡目光微闪,似有猜测:倘若此人真的别有用心,送完奖赏之后,大概不会立刻离去吧…

    果然,元丹帝将苍帝的奖赏交给宁凡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去,其战舟居然好巧不巧地,出了故障,需要十数日的检修,才可重新使用。

    如此一来,元丹帝不得不在凌云关稍作逗留,等待战舟修复了。

    更巧的是,在元丹帝逗留凌云关的第六日,凌云关以西三千里,忽有大片祥瑞出现,乃是异宝现世的征兆。

    “想不到这凌云关不远,竟有宝物现世,看这祥瑞规模,竟像是先天法宝!老夫意欲前往一观,只可惜老夫的战舟尚未修复,想借道友的战舟一用,不知…”

    宁凡似乎同样对那异宝现世极为意动,不仅答应借给元丹大帝战舟,更要求与元丹大帝同行。

    元丹大帝故作推脱,似乎不愿意和宁凡同行,生怕宁凡分他的宝贝一般。但毕竟有求于人,最终,元丹帝不得不向宁凡妥协,不情不愿地和宁凡定下约定:倘若二人此行当真现了宝贝,须各凭本事收取,他是不可能和宁凡平分的。

    当战舟载着元丹、宁凡,一路驶出凌云关的阵法范围,元丹帝内心喜不自胜。

    这小子,居然这么容易就上钩了,果然是利令智昏啊…

    贪爱沉溺即苦海,利欲炽燃是火坑。这个道理,就让老夫好好教教你吧,学费么,呵呵…当然是你的小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