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19章 如人言道,无需理解

第1119章 如人言道,无需理解

    太渊渡口,金牛宫中,以八景帝为的数名留守仙帝,正条条框框,陈述着宁凡自独领一军开始,一系列的过失。

    八景帝是此次界河会盟的副盟主之一,他生性谨慎,属于群修之中的主和派。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会盟修士,都主张和异族全面开战,不死不休。群修固然都是来界河守卫东天的,但具体要如何防守,和异族打到什么程度合适,众人的想法各有不同,存在分歧。

    亘古以来,四天修士对于界河异族的态度,既憎恨,又敬畏,既恨之如鬼,又敬若神明,充满了矛盾。

    三千二百万年前,界河大举进攻东天,可谓是东界河历来爆的异族动乱中,规模最大的一次。

    在东界河的历史之中,大乱只有这么一次,但小乱却有过无数次。

    不说那些小规模动乱,只说修士渡界河前往其他天界一事,便有着巨大风险。根据金牛宫不完全统计,在近一亿年当中,约有六成的旅行者,在半路遭遇过异族袭击。

    幸运的人,忍气吞声给那些异族一些好处,便可令异族满意退兵。

    倒霉的人,便是给钱也无法活命,倘若打不过敌人,逃不得性命,便只能被异族吃掉。

    过三成的旅行者,会葬身于袭击者的腹中。只有不到七成的旅者,最终能够成功渡河,抵达其他天界。正因为有着如此高的渡河死亡率,没有重要原因,四天修士是不会前往其他天界的。便是万古老怪出门游历,也不会太过频繁渡河过界,可见对界河异族是何等的忌惮。

    实力群的万古老怪,固然不易在界河遇难,可谁都有倒霉的时候。倘若此人渡河渡到一半,恰好遇到数名异族仙帝出水觅食呢?呵呵…若遇到这种情况,便是四天仙帝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保住性命…运气,同样是渡河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

    大多数修士,终其一生都不会走一次界河,只求固步自封于土生土长的天界,便已十分满意。对于这种人而言,只要界河异族不攻到天界内部,要如何袭击旅行者都行,他们并不关心此事。

    使用界河频率最高的,往往是那些四天级势力,其中以四溟宗为最。这些级势力不止经营一域,更需要时常在其他天界走动。尤其是四溟宗,有着监管四大天界的职责,就不可避免地要时常派人渡河前往各大天界。譬如前些年的东天森罗之乱,四溟宗便出动了大批人马来到东天,其中还有宁凡熟识的离小小…

    这些级势力,不少都与异族有所约定,每年都会给异族献上大批童男童女、三牲祭祀,祈求风平浪静,水域安宁。此举被世人称作祭河神,是一种愚昧、但无可奈何的举措。

    被当成祭品的童男童女,固然可怜,但与那些级势力的切身利益相比,少数祭品的性命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然而,并不是你对异族恭恭敬敬,奉若神明,对方就会心怀感恩。即便四天的级势力每年都会献上大把童男童女,仍有相当数量的异族贪得无厌,持续不断地袭击着过往的旅行者。

    有人说,异族是一群喂不熟的白眼狼,可谁头恶狼,偏偏就无人敢惹。

    紫斗仙皇尚存的年月,这些异族不敢放肆。但在末法修真界,谁都拿这些异族没有办法。招抚意义不大,进剿又只是徒然送死的行为,历史长河之中,不知有多少怒而杀入河底的万古老怪,几乎没有人能从水底生还归来…

    这便是四天界河所处的大环境。

    正因为有了这样一种大环境,当日宁凡与龙且一战,一见面就直接动手的强势行为,才会令龙且大吃一惊,惊讶于东天还有宁凡这种硬骨头,原来并不全都是软蛋…

    在这种大环境下,人们对待异族的态度,便难免扭曲。更因如此,宁凡一个不慎,惹来五名异族仙帝出水复仇的事件,让一些对异族心存敬畏的东天仙帝惶恐难安。

    异族…是那么好惹的吗!若是软柿子,谁都会去捏的,但异族并不是什么软柿子啊!

    主和派的仙帝,只想守住界河,守住东天门户,并顺带收复丢失掉的水上关隘,守成便好。虽说异族进攻东天的贼心昭然若揭,但这些人仍旧存有一丝侥幸之心。主和派收复沦陷关隘的初衷,只是想给异族展示界河盟军的强大实力,试图令异族因此而忌惮,知难而退,并最终重新与东天修士罢手言和。

    事情没有展到最糟糕的地步,主和派并不想真的和异族拼个你死我活。倘若宁凡生擒龙且一事,并没有激怒异族,毫无疑问,此事将会是最好的震慑,能让异族意识到盟军修士的强大。

    可偏偏,宁凡此举一下子招来了五名异族仙帝,可想而知,十一水路下的异族仙帝,已经因为此事而震怒了。如此一来,好事便成了坏事,这些主和派便又转过头来,数落宁凡的不是,并试图稍稍惩戒宁凡一二,以此平息异族的怒火。

    阵前斩敌,本来有功,却反而要受过。此举看似荒唐,但无论是修真历史,还是凡人历史,都不乏这种冤案生。主和派与宁凡没有私仇,之所以会突然针对宁凡,只有一个原因…

    这些人,太怂了。

    “哼!盟主大人未免也太护短了!只因你与那宁凡有些交情,便派三名仙帝去救宁凡,是否有些私心过重!”

    “严惩,必须严惩!这宁凡未得命令,竟敢擅自和十一路异族仙帝开战,致使异族派出五名仙帝出水,坏我十一路大好局势!此子不惩,老夫不服!”

    “这一次是五名异族仙帝出水,下一次呢?倘若任由宁凡此子继续肆意妄为,从而导致异族与我东天全面开战,谁来承担这个责任!盟主吗!还是在座的副盟主!又或是尔等主将!”

    “倒也不必太过严惩宁凡,毕竟这宁凡也不是好惹的…老夫认为,私底下不必太过苛责宁道友,但面上功夫必须做到位,大不了事后给宁道友一些补偿便是。既要让那些异族看到我们的实力,也要让他们看到我们求和的诚意,如此,才有和异族再度讲和的可能,界河可恢复千秋安宁!”

    人一句,越说越激动。在座诸修,不仅有仙帝,亦有一些留守于太渊渡的仙尊仙王,此刻听了八景帝等人的言语,不少人都是暗暗点头,深以为是。

    当然,也有一些主战派修士,厉声斥责八景帝等人的软弱行径,主将来俊大帝,便是其中一员。

    他有至亲死于界河之手,恨不得立刻与界河异族全面开战,听闻宁凡生擒龙且,乃是诸帝当中最高兴的一个,自然是极力替宁凡撑腰。

    同样为宁凡撑腰的,还有苍帝,金衡帝、牛横帝等人。其中,苍帝身为盟主,必须同时顾忌主战、主和派的颜面,很多话都不能直接开口,便只能暗示来俊等人讲了。

    “软蛋,一群软蛋!傻子都能看出,异族是想再度沦陷东天,尔等居然还祈求和异族讲和,真是与虎谋皮,不知死活!宁兄能以仙尊修为擒敌方仙帝,尔等谁能做到此事?好好的大功一件,竟被尔等说成是罪孽深重,不顾大局,尔等要脸不要!”牛横帝破口大骂,宁凡可是他看中的义兄弟,他自然不喜旁人非议宁凡,一骂起来,当真是六亲不认,很多往日与他称兄道弟的东天修士,都被他骂得面色涨红。

    “天地万法,皆重赏罚。会盟一事,亦须赏罚分明。有功便是有功,如何能说成是有过。至于通过惩罚宁道友来平息异族怒火…这种蠢事,尔等居然也能想得出来,哼!岂不闻割肉饲狼乎!狼且不退,乃先毁汝万里长城!”来俊帝冷嘲道。

    “哼!大局重要,还是个人荣辱重要!只要东天安宁,谁人不可稍作牺牲!宁凡又如何,他比别人高人一等吗!又不是让他死,只是让他稍受惩罚,和异族低个头,很难吗!”有主和派东陵仙翁,面红耳赤地还击道。

    “那不如东陵道友先去牺牲一下,如何?”金衡帝沉声道。

    眼见双方越吵越凶,苍帝终于出面,制止了众人的争吵,并盖棺定论,宁凡有功无过,当赏,不当罚。

    此言一出,主战派自是人人欢喜,主和派却各个面色难看,内心暗道苍帝徇私。

    先是派人救宁凡,后又一力包庇宁凡,谁不知道苍帝及师尊木松道人,与宁凡交好…

    听闻宁凡无罪,元丹帝面色含笑,内心却是微微遗憾。他始终隐藏着对于宁凡的敌意,不欲任何人知晓,眼见宁凡不会受罚,元丹帝忽然不咸不淡道,“功过倒是其次,老夫觉得我们更应该关心宁道友等人的安危才是。虽说盟主委派了雷仙道侣、机造道友去救宁道友,但只凭三名六劫仙帝,能否真的救出宁道友,谁也说不准…要知道,敌人可是五名异族仙帝,想要在五名异族仙帝追杀之中逃回太渊渡,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能否平安归来,尚未可知,真是让人担心啊…”

    此言一出,主战派各个皱了眉头,反而是主和派的人,面色和缓了不少。

    主战派的人,因元丹帝一席话,开始有些担心宁凡一行的安危了,担心他们会在五名异族仙帝的追杀之中,损失惨重。

    主和派的人,却巴不得宁凡的人多死点人,来平息异族的怒火若是可能,宁凡这个元凶死了更好,将来再与异族讲和,也比较容易开口…

    “元丹道友多虑了,敌人虽强,我等却也弱不了太多。宁道友的实力自不必说,盟主还派去了三位仙帝协助宁道友一行撤军,即便被五名异族仙帝追杀,也不至于损失过重吧。”金衡帝沉吟了片刻,言道。

    “金衡道友此言差矣。异族仙帝既然敢出水报复,岂能不做完全准备。我料这五名异族仙帝之中,至少有一人是七劫修为,且必定对于宁道友的一身手段,做了某种防备。同级之中,异族仙帝本就比我东天仙帝强大。如今对方人数占优,修为亦占优,更有着界河地利之便,事先还对宁道友的手段做了针对性防备。我料宁道友一行,纵然最终成功撤回太渊渡,也必定损失惨重,甚至可能会有仙帝道友因此事而陨落!元某既非主战派,也非主和派,但在这里,却不得不说句公道话了。盟主当真不该为了一己私心,将其他仙帝道友推入火坑,陪宁道友玩命…”

    言下之意,昭然若揭!

    今日,苍帝可以为了弥补宁凡的过失,派出雷仙道侣、机造大帝去送死。

    下一次,苍帝也能派出其他人去送死,谁都可能被苍帝派出去牺牲!

    元丹大帝此言绵里藏针,话一出口,绝大多数的仙帝面色一变,便是主战派中,也有几人神情动容。

    “苍某此举,乃是为了顾全大局,绝无私心!倘若真有仙帝道友因为救援宁道友而死伤,所有责任苍某人一力承担!”苍帝豁然站起,正色道。

    “哼!盟主话说得好听,怎不见你亲自前往十一水路,去救那宁凡!”有人阴阳怪气道,却在苍帝怒目一瞥之后,骇得闭了嘴。

    嘴是闭住了,但内心终究还是不服。众人心中如何作想,却不是苍帝能够决定的。

    眼见自己随口一句挑拨,便让会盟高层人心各异,元丹帝面色不显,内心却是颇有几分得意,暗暗嘲笑所谓的界河会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他更在内心暗暗猜测,倘若自己真的三言两句就将界河会盟说散了,异日异族再度沦陷东天,他能否凭此事向异族背后的那些人请些功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有趣,有趣啊…

    “可惜,可惜…雷仙道侣、机造道友都是义气深重之辈,否则也不会明知十一路危险,还跑去救人了。奈何异族太强,有五名仙帝齐出。雷仙道友等人怕是凶多吉少啊…”

    元丹大帝面露悲悯之色,叹息连连,每说一句,人心便多散一分。

    眼前宁凡生擒异族仙帝所鼓舞的士气,即将被元丹和主和派三言两语毁尽,苍帝内心大感失望,却忽有一封急报从十一路传回。

    所有人心头一紧,心道宁凡等人这么快就被异族五帝击溃了?否则为何会有情报传回?

    这才过去几日?坏消息居然已经传回来了…异族竟恐怖如斯!

    情报被递到苍帝手中之时,还未启封过。

    苍帝内心极为沉重,他虽然深知宁凡实力惊人,但宁凡具体如何惊人,他并没有亲眼见过,都只是道听途说。

    或许,这封情报里面,会传回雷仙道友等人陨落的消息…

    又或许,会传回宁凡本人陨落的消息…

    苍帝内心愈沉重,翻看起情报,但只看了一眼,他的复杂之色便尽消,俊美的脸上,布满了震惊。

    没有太多喜悦。

    因为情报的内容,已出了他的想象,让他下意识怀疑起情报的真实性。

    生擒五帝…其中更有两名七劫…这怎么可能!宁凡是人不是神,是仙尊不是准圣,他怎么可能做到此事!难不成这竟是异族伪造的情报吗!

    “哎,前线溃败的情报,已经传回来了吗?盟主如此震惊,看来是相当严重的坏消息了,多半是有仙帝陨落。也不知是哪位道友,步了汉云道友的后尘,真是痛煞我心!异族该杀,异族真是该杀!”

    元丹大帝故作悲戚、愤怒之色,内心却巴不得异族多杀些东天仙帝。

    他口口声声说着异族该杀,但他的话,却一句句瓦解着在场群修为数不多的士气。

    “又有仙帝道友被杀了么!几人,陨落了几人!盟主为何缄口不言!莫非是不敢承担这一过失吗!”有人怒声道,怒声当中,却难掩对于异族的惧意。

    “老夫就说这宁凡小儿是个惹祸精,如何!被老夫说中了吧!这种人,就该严惩!”主和派仙帝表面震怒,内心却在暗暗高兴,寻思着己方既已死了仙帝,擒下的龙且真灵多半也已被异族救走,如此一来,异族对于东天的恨,应该就能减轻一些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锁定着苍帝,期待着苍帝的回答。

    苍帝从愣神之中回过神来,深感惭愧。他长得像少年,又不是真少年,好歹也是活了几千万年的人物了,居然会被一封情报惊得愣神,当真有些失态了。

    情报不是假的!毕竟情报后面,还附带了宁凡击灭龙马五帝的部分战斗录影呢。

    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啊!

    哈哈哈!

    苍帝再不掩饰惊喜之色,放声大笑。

    众人皆被苍帝的笑声,弄糊涂了。

    “呃,盟主莫非因为前方大败,精神失常了?”有人暗自怀疑。

    元丹帝则暗暗心中一沉,有了不妙之感。

    “敢问盟主,十一路前线伤亡几何?”元丹帝小心翼翼地问道。

    “伤亡?哈哈哈,有伤无亡,差强人意,差强人意啊!宁道友等人并没有撤离广宗关,而是在广宗关前,与那五名异族仙帝大战了一场,经过宁道友、雷仙道友等人的努力,竟将五名异族仙帝全部生擒,无一漏网!其中更包括两名七劫仙帝!如何!这一次大胜之后,没有人再说宁道友的不是了吧!倘若连擒六帝都是罪,这世间,可没有人敢领功劳了!”

    什么!

    又生擒了异族五帝!

    其中竟还包括两名七劫仙帝!

    所有人面色骤变,便是八景、虚空、神空、铁犁等八劫仙帝,也难以坐定,豁然站起,面容激动到抖。

    便是趴在茶桌上呼呼大睡的白玉楼白老魔,也骤然惊醒,拍案而起,一把将苍帝手中情报抢了过去,震震看着玉简中的汇报,目瞪口呆。

    生擒比击杀更难,宁凡等人竟能一个不漏生擒五名异族仙帝,其中还包括两名七劫!

    这种骇然听闻的事情,便是目空一切的白老魔,都不认为自己能够做到,宁凡等人居然能…他们才多少人,一个仙尊,三个六劫仙帝而已….

    不会是假情报吧!

    “情报是真!”苍帝一句话,打碎了所有人的幻想,微微一笑,将白老魔手中的情报拿了回来。

    情报是真!

    千真万确!

    宁凡等人居然只凭一尊三帝,便达成了一场空前大胜,这…这未免也厉害了!!

    所有人都被情报的内容震住了,除了主和派的人,所有人都惊喜交加,士气大振,甚至有种置身梦中之感。

    “不可能!雷仙道侣是强,但只凭一尊三帝,绝不可能生擒五名异族仙帝!便是击败都没有可能才对!便是自保都困难才对!雷仙道侣根本没有这个本事!只凭盟主自说自话,如何证明情报是真!这情报定是盟主编造的,大概是想拿来稳定军心吧!”有主和派犹自不信,提出质疑。

    苍帝目光微冷,朝那人扫去,沉声道,“没有证据,就莫要乱嚼舌头,否则后果自负!如若不信,便自己看吧!”

    苍帝朝着情报玉简打出一道指诀,霎时间,有无数破碎光影从玉简中飞出,化作一幕幕战斗画面,呈现在众人眼前。

    毫无疑问,这些战斗画面可以证明情报的真实性。

    只是…这些战斗画面未免也太震撼人心了,方一播放,整个金牛宫大殿,便一瞬间鸦雀无声了,静得针落可闻!

    无他。那些不信情报真实的主和派就不说了,即便是那些相信的人,也都以为这场空前大胜,是以实力最强的雷仙道侣为主导。

    最不济,也是一尊三帝各立功劳,才换来了这次大胜。

    然而事实的真相,却让所有人惊掉唇舌!

    是,雷仙真君等三名仙帝,确实在此战当中出力了,但却并没有获得任何战果,从头到尾,都只是起到了略微的拖延作用,替宁凡分担了敌人部分战斗力,给了宁凡分而破敌的机会。

    从战斗画面上看,强如雷仙真君,从始至终都在被敌方仙帝压着打,机造等人就更狼狈了…

    三名东天仙帝皆被异族仙帝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反而是区区仙尊修为的宁凡,轻易地便碾压了对方所有仙帝,无人可挡!

    画面中,有堪比先天中品法宝的日月星辰二碑!

    有可秒杀仙帝的十字光环!

    有可在七劫仙帝潮水般的攻击之中,毫不损的万古真身!

    宁凡所展现的实力,让在场所有仙帝头皮麻,便是九劫修为的白老魔,都被这一幕幕碾压仙帝的战斗画面震撼了!

    换做是他,或许也能击败对方的五名仙帝,但却做不到碾压,更不可能无伤做到此事,必定会付出一定代价;且若对方有心逃跑,他没有信心将对方生擒,生擒仙帝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比击杀更难好吗!宁凡生擒仙帝,靠的是东天祖帝的定天术,他又不会此术!对于宁凡而言,定天术只是诸多底牌当中不起眼的一个,但对于普通仙帝而言,此术已经是盖世神术,不可奢求…

    “好小子!想不到后世竟能出如此才俊!”白老魔惊叹连连,从不服人的他,竟对宁凡感到心服。

    一个时代只能存在一个东天第一魔。

    身为不同时代的东天第一魔,白老魔对于宁凡,始终有着一番轻视,那轻视,甚至没有因为宁凡击败冲和减轻多少。

    白老魔不知道冲和大帝的隐藏。

    他只知道,在他年轻之时,在他未入仙帝以前,并非没有击败过六劫仙帝。宁凡能做到的事情,他似乎也能做到,可能还比宁凡做得更好,宁凡算个屁?

    然而此刻,白老魔深刻认识到,年轻时候的自己,完全没有办法与宁凡相提并论。就算是如今九劫修为的自己,或许也只是实力上比仙尊修为的宁凡略强一线,论手段还要远远逊色于宁凡…

    怪物!区区仙尊,竟能做到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当真是个怪物!若此子都不能成为此代东天第一魔,还有谁能够胜任!

    一群狗日的还想惩罚如此豪杰,真是蠢材,不可与谋!

    元丹帝面色仍维持着仙风道骨的微笑,但微微抽搐的嘴角,**地说明,他此刻的内心,一点也不平静,一点也没有因为宁凡的煊赫战绩兴高采烈。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区区万古仙尊,竟能打得五名龙马仙帝毫无还手之力,且对方更连龙圣祖云都召唤了一缕,竟还是败了…那宁凡小儿已经强到这一步了吗!他还只是仙尊啊,只是仙尊!”

    “且河图镜居然被此子打碎了!那可是,那可是…”

    “搅屎棍!这个该死的搅屎棍!少了河图镜,异族大神司的计划,怕是要有些许变动了,定会震怒…此子该杀!”

    “哼!看来需要找个机会,暗中铲除此子了…如今乱古已死,老夫已无掣肘之忌惮,便是杀了此子也无妨!对于此子的十字光环,老夫已有办法躲避,至于此子的万古真身…这倒是个变数,但若是老夫能借异族之手…呵呵,说不得还有机会从此子阴阳锁之中,获得极丹圣域那座天荒石门的钥匙”

    元丹帝强忍内心的惊涛骇浪,心中暗生毒计…

    饶是如此,他仍旧不得不服,宁凡表露的实力,真是让他难以谋害,必须从长计议。看来需要找个机会和摩诃商量商量了…

    …

    太渊渡的震动,宁凡并不关心。此刻他正在广宗关上空的云层中,尝试炼化那一缕缴获而来的云光。

    这云光虽只一缕,但似乎包含了极为高深的玄门变化,那种变化,便是天人第二境的他,竟都有些无法参透。

    这只说明了一件事!

    此云光蕴含的神通变化,还要出他天人第二境的辨识!

    这是什么概念!

    天人第三境,有着堪比始圣的眼力。

    天人第二境,眼力还要出绝大多数的末法准圣。

    以宁凡的眼力,都难以参透此云,足以说明此云所蕴含的神通变化,已出了第二步的范畴,达到了第三步!

    【龙圣显灵,祖云护体】

    这是之前五太子龙蚩所喊出的言灵咒语。

    再加上这区区一缕云光之中,居然存在着圣人意志,宁凡有九成把握断言,那令五、七龙马太子实力大涨的祖云,是一种第三步的圣人云术!

    庆云即祥云,不少第二步修士都爱修一些庆云,用来加入神通变化。

    可那都只是第二步的庆云神通,对于这种层次的庆云术,宁凡从来都是兴趣寥寥。

    但若是第三步的庆云术,则例外…

    “若我将这一缕云光强吞,融入到我的万古真身之中,不知能否令万古真身防御再增一筹…”

    宁凡尝试着抹灭云光中的圣人意志。他连包含了劫主意志的尘树都吞过,会怕区区圣人意志?

    怕倒是不怕,只是抹灭圣人意志颇费时间罢了,并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事情。

    六日后,宁凡仍未完全抹灭云光中的圣人意志。

    但广宗关的阵法却已修复完毕,必须继续进攻下一处关隘了,他不得不暂时放下炼云之时,再度启程,带队攻略下一处关隘。

    战舟载着宁凡一行,沿着不可观测的天地磁路,疾驰而去。

    雷仙真君等人并没有离去。三人皆有伤势,本该返回太渊渡疗伤,但考虑到宁凡又擒了五名异族仙帝,便有了犹豫。宁凡前后共拿下六帝,第十一水路的天,这下子是真的捅破了,谁知道下一处关隘会有什么凶险、报复等着宁凡?他们有必要留在宁凡身边,继续帮助宁凡啊。

    对于宁凡而言,与龙马五帝一战,危险程度接近于零,没有任何激动感觉。

    但对于雷仙真君的人而言,这一战却绝对是背托生死、险象环生的一战了,可作为一生经典战役来回忆的。女人的友情,可以因为很多无关紧要的东西结成,也可以因为很多无法理解的小理由破碎。

    男人则不同。

    男人之交,可以因酒肉而生,也可因生死而生。酒肉之交为轻,生死之交却重。

    当日一战,几经生死,互托背颈,岂非生死之交乎?

    生死之交有难,又岂能独自离去?

    因为宁凡展露出的盖世神威,雷仙真君、机造大帝已对宁凡心悦诚服,又忧心宁凡前路可能会遇到更多的异族仙帝报复,哪肯独自返回太渊渡疗伤?

    雷仙真君不走,身为雷仙真君傀儡的玉华仙子,自然也不会走了。此事当日已被龙马七太子揭破,雷仙真君索性不再隐瞒,而是堂而皇之地告诉众人,他的道侣确实是一个傀儡。

    宁凡啧啧称叹,仙帝级别的傀儡,竟瞒过了整个东天的耳目,从这一点来看,这雷仙真君倒也有几分本事…

    这都是闲话。

    宁凡其实并不在意雷仙道侣二人跟随与否。当日一战,二人展示出的实力无法令宁凡满意,故而宁凡对二人并没有报以太大期待,跟不跟,无所谓。当然,你若是跟,这份情意,宁凡还是心领的。

    虽然你很弱就是了…

    倒是机造大帝…此人居然能凭推演之术,在磁力混乱的界河之中来去自如。此事宁凡自问是做不到的,故而对于机造大帝,他倒是真心有些佩服,虽然此人实力同样很差就是了,但好歹有一技之长啊。

    于是前往下一关的旅途当中,宁凡除了对付沿途伏击的异族,便抓紧时间向机造大帝请教推演之术,再闲下来,他才会去折腾那难以抹灭圣人意志的一缕祖云。

    卜之一道哪是那么容易精通的?宁凡自然不可能仅凭几日学术交流,就令自己的卜道大涨,但也确实受益良多。

    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正是此意。

    若是旁人来问他的卜道秘传,机造帝定是不肯深言的,这可是他赖以立身于世的绝学,岂能透露给他人?

    可机造帝早已被宁凡心悦诚服,敬畏有加,宁凡只要问的不是他的最大秘密,他知无不言,当真是学无藏私了,品德颇高。

    起初,宁凡面对界河的混乱磁力,只觉得是一团乱麻,毫无头绪。

    经过机造帝讲解之后,他再看那些界河磁力,渐渐有了不同。

    再听天地间的风声,同样有了不同。

    这界河迷宫一般错综复杂的水路,似乎,也有其固有格局呢…

    再看搜宝罗盘,同样有了奇异之感。

    古怪…

    这搜宝罗盘,似乎是主人卜道实力越高,搜索内容越多,范围越广…

    从前宁凡没有意识到此事,只因卜道不足,但经过机造帝的点拨,他如今的卜道修为,似乎堪堪达到了使用搜宝罗盘最高搜索能力的最低要求…

    宁凡把玩着搜宝罗盘,惊讶地现,随着他卜道略有精进,这搜宝罗盘居然能无视界河磁力,进行方向定位与物品搜索了…

    之前有磁力干扰,可做不到此事呢。宁凡本还道所谓的【天上地下无物不搜】,只是徒有虚名,却原来,弱的不是搜宝罗盘,而是宁凡自己…

    卜道达标的宁凡,拿搜宝罗盘随意一搜,忽然面色一变。

    在这搜宝罗盘之上,竟出现了数十个黑色光点,直指界河水下!

    那些黑色光点,无一不是末法时代极为少见的八亿阴沉木,且各位置的阴沉木,数量似乎不少啊!

    八亿阴沉木,八亿年才可成形,是无量丹药方里最难得到的主材料!

    无量丹,则是万古修士提升修为最重要的东西!

    一块巴掌大的八亿阴沉木,便能引仙帝势力的争抢。

    宁凡难以想象,这河底究竟有多少八亿阴沉木,仅这数日水程所包含的阴沉木储量,便足够近百名碎念巅峰晋级万古仙尊了吧!

    整个十一水路,又该有多少阴沉木?

    这是何等惊人的矿藏!

    可惜都握在水中异族手中呢…

    宁凡忽然有些明白,异族为何会有那么多的万古老怪了,简直杀之不尽。

    不仅仅是因为异族繁殖能力强,更因为异族有挥霍不尽的八亿阴沉木,有挥霍不尽的无量丹主材料,可源源不断制造强者!

    “若能深入水底,将这些阴沉木全部掠夺就好了,可惜…”

    宁凡一叹。

    水面上的磁力便已极强,水底磁力更是水面之上的数十倍不止。

    宁凡连在水面上确定方向都做不到,进入水底,将更将迷失方向吧。

    不过他如今卜道达标,搜宝罗盘倒是可以拿来确定方向,虽然借助罗盘确定方向的过程比较费时间,倒也未必不能在河底行走的…

    但他还有任务在身。

    且河底异族仙帝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更可能有准圣。宁凡可不认为,异族仙帝都是他抓到的那种脓包货色。

    其中,肯定有如今的他,尚无法企及的强者!

    “若我也有黑绳那般庞大的气血就好了,便是遇上准圣,对方也难以将我击杀,我可从容来去,自保无虞…可惜,我获得炼神鼎、焚炼炉的过程都很顺利,偏偏这气血葫芦,却怎么都找不到…放眼东天,竟无任何一丝此物的消息,连古籍都没有丝毫记载,想要修出黑绳那种气血,几无可能…”

    自从见识过黑绳的变态气血,宁凡对于气血葫芦的热衷,还在炼神鼎、焚炼炉之上。

    在等待暗族报复的数十年中,他暗中搜罗了东天绝大多数的葫芦法宝,却无一是气血葫芦。

    说到葫芦…

    宁凡一翻手,又取出了先天紫葫芦。

    此物,是他当年初入东天之时,切神藏切出来的,是炼制先天法宝的良材。

    看到这先天紫葫芦,当年和烛弓相处的一幕幕,恍如重现,历历在目。

    他想起了烛弓,想起了眼珠怪,这两个二货,现在应该在北天吧,以眼珠怪对与苍生的守护执念,大概不会对北天的界河乱局视而不见的。连天荒巨门的火道都敢冒死去闯的人,怎会对北天之乱熟视无睹…

    想起眼珠怪,宁凡难得地露出了一抹笑容,只是目光重新落回先天紫葫芦后,又有了几分凝重。

    这先天紫葫芦令他感到凝重,自然不是因为它是一个炼宝良材。炼宝之事,宁凡算是彻底放弃了,无他,他没有时间耗费几百几千万年,炼制一件先天下品法宝,想要这种法宝,直接抢不是更快么?

    让他凝重的,是先天紫葫芦带给他的诡异感觉。

    似有一丝牵动他的神灵血脉…

    但此葫芦,又绝非传说中的神灵神器气血葫芦。

    你问宁凡怎么知道这些情报的…

    当然是因为他和葫芦聊天了啊。

    “我问你,你是不是气血葫芦?”

    “不是,不是,不是…我是紫术伪器…我是紫术伪器…我是紫术伪器…”

    “紫术伪器是什么?莫非和气血葫芦有关?”

    “哈哈,哈哈,哈哈…”

    “你在笑什么…你只是一个葫芦…有什么事情能令你感到高兴吗?”

    “我是紫术伪器…我是紫术伪器…我是紫术伪器…”

    “我再问最后一遍,什么是紫术伪器…”

    “哈哈,哈哈,哈哈…”

    又笑…

    宁凡好似神经病一样,和先天紫葫芦对话了半个时辰,却问不出一点有用信息。

    除了紫术伪器,就是哈哈哈哈,这葫芦就不会说第三句话…

    宁凡深感怪异。

    已真正决定踏上神灵路的他,分明感到这先天紫葫芦与他的神灵气血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那关系不深。

    但确实存在。

    这不是气血葫芦。

    但或许,包含了某种寻找气血葫芦的线索也未可知…

    紫术伪器。

    紫术…

    紫术…

    这紫术二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宁凡闭眼沉吟,片刻之后,忽然一震。

    他当年从紫斗仙皇那里感悟到的风烟一指,不就是以紫术为前缀的么…

    【风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紫术,风烟】

    紫术,紫术…

    …

    宁凡正自沉吟,身后却有一大堆东天修士面面相觑。

    他们不理解宁凡在干什么。

    和一个葫芦自言自语?如果不是知道宁凡是一个智力正常的天才修士,他们大概会以为宁凡是一个…神经病…

    “宁道友的爱好真是奇特,居然会和葫芦聊天,莫非此举暗含某种大道不成?圣人以万物为刍狗,宁道友却反其道而行之,以万物为友,与万物交流。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如此奇异的修炼手段,真是闻所未闻,令人佩服啊!”

    “上士闻道,躬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此言正是此意!真正的大道,定是与众不同的,岂是常人可以理解!我等弗如远矣!”

    雷仙真君等人叹服不已。

    当你崇拜一个人到极点的时候,就算他真的只是一个神经病,你也会觉得他是一个无人理解的天才…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如人言道,无需理解。

    在这般战后群情振奋的氛围当中,下一关,遥遥在望,却已无人畏惧异族来战…

    因为,宁凡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