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16章 捅破天

    十日过去了,龙且没有回到众龙马太子的身边。

    二十日过去了,龙且仍旧没有归来。

    三十日,四十日…随着时间流逝,一众龙马太子,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开始施法联系龙且,欲责令龙且快些回到水底,莫在水面上耽误时间。

    但龙且却音讯全无,怎么也联系不到…

    “不好!老九怕是出事了!”

    五太子龙蚩祭起河图镜,去追查龙且的下落,这一查,不要紧,所有龙马太子都被河图镜当中,那模糊不清、却震撼人心的战斗画面惊到了。

    画面里,一个看不清容貌的白衣仙尊,将龙且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并最终将龙且的真灵抽出,擒走…

    明明只是万古仙尊,但此人却拥有碾压仙帝的实力,其强势姿态,宛如真正的古之仙尊…

    “大意了,真是大意了!没想到末法时代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仙尊,难怪能成为界河副将!”

    “以仙尊擒仙帝,此人绝非无名之辈,为何我等从未听说过!若早知此人厉害,老夫定不会放任老九一个人跑去水面的!可恨!”

    “哼!便是此人堪比古之仙尊,又如何!敢将老九伤至如此,抽其真灵囚禁,老夫决不放过他!”

    “吾等一起出水,将此人碎尸万段!”

    诸龙马太子皆怒,杀气森然而出,震碎了河底无数珊瑚大山。

    一个个龙马太子荡其巨龙之身,欲游向河面,但最终,皆被阻拦。

    阻拦众龙马太子的,是骨龄最为苍老的一个龙太子,连龙须都已花白,周身透着庞大的腐朽气息。

    诸龙马之中,此龙马最强,他苍老的目光带着威严,冰冷扫过一众龙马太子,斥道,“胡闹!大神司的命令,难道尔等都忘了吗!若只有龙且一人出水,此事还不算严重;但若尔等同时出水,事后大神司必定震怒,便是活剐了尔等,都是轻的。尔等莫非以为身具异种真灵,大神司便杀不死尔等了吗!”

    此言一出,其他龙马太子皆是巨目一凉,有了畏惧,似回想起了大神司的可怕。

    “大哥,难道我等真要眼睁睁看老九被擒,不去救援?”有龙马太子不甘道。

    “哼!谁说不去救了!我只是不许尔等全部出动,但若是一次只去三五人,则即便大神司事后问罪,惩罚也在我等承受范围。那个东天仙尊就算真有古之仙尊的实力,也不可能同时抵挡数名仙帝联手的。从河图镜的画面来看,那东天仙尊身怀堪比中品先天法宝的成套法宝,更疑似修出了传说中的炎雷…这样,十三、十四、十五,你三人出水,将那东天仙尊擒回来。十三擅火,十四擅雷,十五修有破宝法目,三人皆出,应该能克制此修一身手段了。老七,你也去,以你那金刚不坏之躯,便是此子还有其他手段,也能应对一二。为了以防万一…老五,你也去!我怕此人一见尔等势大,掉头就跑。有你那河图神光坐镇,此修插翅难逃!”

    被点名的五龙,欣然领命,纷纷朝着河面游去。

    余下诸龙皆是冷笑,似乎已经预见到宁凡横死的一幕。己方共出动了三名六劫仙帝,两名七劫仙帝,如此庞大的阵容,就算对方是堪比末法仙尊的存在,又如何,必死无疑!

    …

    宁凡自然不知,此刻有五名龙马太子朝自己追杀而来。

    距离收复水月关,转眼过去了四十多天。当日与龙且一战之后,前方水路之上,宁凡再未遇到仙帝级别的存在,等闲异族自然远远不是他的对手,战舟所向披靡,无人可阻。

    铜云关,红砂关,两目关…一座座关隘,在宁凡一行人的强势进攻下,相继光复。

    阴马族,清蛟族,水蜃族,洞鬼族…一个又一个异族的王,被宁凡斩杀,举族屠灭,凶名渐渐在十一路的低阶异族之间传开。

    转眼之间,宁凡已行军到第五座关隘广宗关。

    此关不过有三名异族仙王坐镇,自然不是宁凡的对手,可惜,三名仙王当中,有一人擅长诅杀之术。纵然宁凡反复提醒手下要小心,仍有一名万古仙尊被直接咒杀…

    羞花夫人死了…

    那个曾**邀请宁凡,前往战舟舱内春风一度的女魔,如今变成了一具死不瞑目的冰冷尸体…

    宁凡不喜欢羞花夫人放浪形骸,但对于羞花夫人战死于疆场一事,却多少有些敬重。

    只剩元神的化龙尊者,与身负重伤的金风散人,皆面露戚戚之色。他二人在行军路上,都做过羞花夫人的面首,虽说只是逢场作戏,却也难免会有兔死狐悲之感。

    今日是羞花夫人一个不慎,被敌人秘术杀死。

    他日再有异族施术暗算,他二人,可能活到最后…

    说不怕死,是说谎,世人谁能不怕死。但…却不能逃避,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战斗下去。

    若人人都逃,这界河谁来守,这东天,谁来保卫…

    “属下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副将军答应。”

    “嗯?”

    “倘若属下和羞花道友一样,不幸战死于界河,希望副将军能将属下的本命法宝带回东天,交给属下的后人。”

    “…好。”

    “属下也有一个请求。若属下不幸殒命,希望副将军能将这封书信,转交给吾弟,就说来年的仙宗花会,大兄不去了…”

    “…好。”

    对于手下诸修的些许要求,宁凡并没有拒绝。此时此地,这里的东天修士从前有何私怨,已不重要。同仇敌忾者,皆为袍泽,仅此而已。

    广宗关之内,同样有满地碎骨需要收敛,同样有满关虫卵需要清理,同样有诸多阵纹需要修复。

    宁凡一行,必须在这广宗关停留数日,来稍作休整了。

    一日过去。

    两日过去。

    广宗关尚未完成重建,忽有庞大的七彩光芒,从遥远的界河方向破浪而来,是仙帝才有的气运色。

    且从那气息判断,这一次到来的仙帝,并非只有一人,而是数人之多!

    群修皆惊,只道这一次竟有数名异族仙帝来攻了,皆是寒气冲顶。

    让人意外的是,这一次到来的,并不是什么异族仙帝,而是…会盟仙帝中的数人。

    主将雷仙真君,副将玉华仙子,副将机造大帝,三名仙帝齐至!

    三帝一至广宗关,所有东天修士都放下手中工作,出面迎接,不敢怠慢。

    三名仙帝,以雷仙真君职位最高,自是以他为首。他阴沉着脸,无视群修的行礼,直接朝着宁凡走去,一见宁凡,也不作任何寒暄,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沉声质问,

    “竖子!你可知你已铸成大错!”

    竖子…这种称谓放在平辈当中,可是相当无礼了。虽说宁凡只是仙尊,但世人早已将他与仙帝对等而视。这雷仙真君开口就是竖子,话语中的不善之意,几乎丝毫不做掩饰。

    宁凡原本拱了一半的手,微微一僵,收了回来,眉头一皱,不卑不亢问道,“雷仙道友何出此言?宁某可不知,自己曾铸下什么大错。”

    “哼!你之前不是还命人向太渊渡邀功吗?怎么现在又不记得犯下何错了!”

    “道友所说的大错,莫非…是指我擒下一名异族仙帝之事?”宁凡眉头皱得更深,问道。

    “不错!你可知你所擒拿的,是何等存在!那可是龙马十六太子中的一人!你已捅破了十一路的天,不日将会有其他数名龙马太子来围剿你,你死期已至,却不自知,真是愚蠢!”

    哦?不日将会有数名龙马太子来剿我?尔等为何能提前知道此事,莫非…

    宁凡虽然不喜雷仙真君高人一等的口吻,却顾全大局,懒得和雷仙真君计较,目光转向了玉华仙子布满霜寒的俏脸,继而落在了满面苦笑的机造帝身上。

    “传闻机造道友精通卜之一道,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居然连宁某即将被剿一事都能推演而出,当真了得。”

    见宁凡没有和雷仙真君当场打起来,机造帝微微松了一口气,苦笑道,“不错,确实是老夫推演出了此事,并将此事跨域上报给了盟主等人。道友莫怪雷仙道友口气冲,我等来此,其实是一番好意,奉了盟主命令,来此救你的。”

    机造帝将事情的原委娓娓道来,宁凡这才知晓事情始末。

    当日他擒下龙且真灵之后,几名属下为了邀功,曾将此事上报给太渊渡。

    事情传回后,坐镇太渊渡的苍帝等人自是大喜,当场就将此事通报给了其他水路的副将们,以振奋军心。

    起初,进攻其他水路的副将们得知这个消息,都是大喜过望。毕竟自会盟开始,还是头一次有异族仙帝被直接生擒,当真大快人心。而首先做到此事的宁凡,更是得到了不少仙帝的交口称赞。

    只有机造大帝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内心一跳,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大凶之感。

    他立刻施法推演事情始末,这一推演,大为震惊,竟将宁凡将会被五名龙马仙帝围剿的事情都算了出来。

    身为盟友,机造帝自然不会对宁凡的危险置之不理,立刻将此事上报给了太渊渡。

    之后,苍帝等人再也坐不住了!

    要知道,如今异族还没有大举出水,水面上的异族仙帝屈指可数,就算被异族重兵把守的第三、第六、第九水路,最多也只有一二名仙帝单守一路,似五名仙帝同时出水的事情,还从未出现过!

    众人皆知宁凡厉害,曾在封帝大典之中,以十字光环镇住秘族三帝。可这一次围剿宁凡的,不是三帝,而是五帝!且对方是为报仇而来,定是有备而来,宁凡很可能会吃亏,甚至直接殒命当场…

    于公于私,苍帝都不愿宁凡性命有损,当即抽调了进攻第四路的机造帝、进攻第七路的玉华仙子,并派出坐镇太渊渡的雷仙真君,三人一道来救宁凡。

    界河水路,本来必须使用战舟才能自由行动。不过当年崇明凤帝就没有使用战舟,而是靠着逆天的推演能力在界河之上来去自如。

    机造大帝在这一方面并不逊于崇明凤帝,实力虽非诸帝最强,却是诸帝当中极少数能在界河来去自如的人。

    也因如此,苍帝才会派机造帝同行,有机造帝在,其余几帝并不需要乘坐慢如龟爬的战舟,直接破浪而行,驰援而来。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宁凡原本对于雷仙真君的一丝不满,也消散了。

    他分得清好歹。

    对方态度固然傲慢,但却是为了救他而来,乃是一番好意。便是言语之上稍有不妥,也并非不能原谅。

    内心当中,更是因苍帝、机造帝关心自己的行为,有了一些暖意。

    五名龙马仙帝来剿的事情,自然吓不到宁凡,他连暗族十数个仙帝都战过,何惧区区五帝。

    尤其是此刻,事先知道了对方来攻的消息,有所防备之下,不会被对方偷袭,更不会惧那五帝的。

    只是这话却很难和机造等人明言。

    难道直接告诉对方,我不怕对方五帝,便是对方有十多个仙帝,我也能打得过?

    这口气也太狂妄了,容易引人反感。虽然宁凡确实有狂妄的底气…

    雷仙真君奉命来救宁凡,并不是来帮宁凡打架的。

    他们是要将宁凡一行安全带回太渊渡,暂时放弃攻略第十一水路的事情。

    宁凡是不惧五帝围剿,但不代表普通人不惧,便是苍帝这等存在都不敢贸然陷入五帝围剿,何况是普通仙帝了。

    机造帝等人反复劝宁凡撤军,暂时回太渊渡休整,避开龙马五帝的锋芒。

    对于三帝的劝说,宁凡婉言谢绝。雷仙真君见百般劝说无果,一怒搬出了苍帝的调令。

    “盟主大人有令,‘倘若形势不利,十一路大军即刻撤回太渊渡,不得有误’!宁凡,你莫非是想违抗盟主的命令吗!”

    “盟主说了,倘若形势不利才须撤兵十一路。可在宁某看来,如今的行事并没有任何不利,诸位或许不信,宁凡有信心对付对方五帝,不敢说必胜,却有十成把握,令他们知难而退。”顾忌机造等人的脸面,宁凡没说自己能把对方五帝打得屁滚脲流,只说能勉强击退。

    饶是如此,雷仙等人也认定宁凡是在狂妄自大。

    “军令如山,就算是拖,本君也要把你拖回太渊渡!”

    雷仙真君目光一冷,抬手朝宁凡打出一道雷光,幻化为绳索,欲将宁凡缚住。

    宁凡却只云淡风轻地一挥袖,就将雷仙真君的雷霆全部击碎,微笑不言。

    雷仙真君暗暗一惊,没想到宁凡能如此轻易挡下自己的攻击。即便这一击,自己有所留力,也不应如此才对…

    换成是其他六劫仙帝,可做不到如此轻松的,毕竟他可是那种六劫无敌的存在。

    “夫人助我!”雷仙真君对一旁的玉华仙子淡漠道,话语里听不出任何一丝蜜语柔情。

    玉华仙子则始终保持着温婉甜蜜的笑容,但那笑容不知为何,总带给宁凡一丝僵硬、虚假之感。

    却见玉华仙子樱唇一张,喷出一口不知名的红雾,卷向雷仙真君。

    那红雾也不知是何物,一经临身,竟使得雷仙真君气息大涨,境界竟在短时间之内,拔升到了万古第七劫!

    修为暴涨的雷仙真君,再度抬手打出雷光,束缚宁凡,这一次,他出了十成力,因为不敢再小觑宁凡了。

    可宁凡仍旧是之前那般云淡风轻,一挥手,一拂袖,便将雷仙真君的攻击全部击碎了。

    而后人畜无害地笑道,“承让了。”

    雷仙真君顿时有些脸面无光了。

    一番试探之后,他已经试出来了。他就算是全力出手,也没有把握制住宁凡。武的不行,文的也不行,看来他还真的无法带宁凡离开这广宗关了…

    “你当真决意死守这广宗关,与那龙马五帝一战!”雷仙真君沉声道。

    “不错。宁某深感诸位万里驰援的好意,只是宁某既然负责这十一路的攻略事宜,无论如何都不愿将已攻占的关隘拱手还给异族。对方要战,我在此恭候便是。当然了,几位并无攻略此路的职责,无须留在此地,和宁某一道冒险…”

    “一派胡言!凭你一人之力,要如何和五名异族仙帝交战!”

    雷仙真君一副竖子不足与谋的表情,摇头不止,最终长叹一声,道,

    “罢了,罢了!同为会盟而来,总不能眼睁睁看你横死此地,本君便留在此地,助你与那龙马五帝打上一次。只是丑话说在前头,若事不可为,你必须听从本君的安排,立刻从战场撤离,随本君回太渊渡!你,可能做到此事!”

    宁凡一怔。

    他还以为以雷仙真君的傲气,一见他不听话,铁定会拂袖而去了。

    此人性格虽傲,却能顾全大局,忍内心不悦,助一个看不惯的人守关,倒也不能说没有优点…

    “道友放心,若事不可为,宁某自然不会傻傻待在此地,任对方斩杀的。宁某行事虽不拘一格,却也不是无谋之辈,若无一定把握,是不会自寻死路的。”

    “哼!但愿如此!”

    如此一来,雷仙真君纵然心中不满,仍旧还是留了下来,助宁凡守关。

    龙马五帝即将来攻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广宗关。

    一时间,再没有人可以镇定自若了,即便己方有三名仙帝、一个宁凡在,但对方可是五名仙帝呀!终究还是占了劣势…

    阴云,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全关上下,也只有宁凡一个人能没心没肺地盘膝于天空,自行感悟修炼了。

    第三日。

    第四日。

    这一日,广宗关河面之上,忽有五个巨大旋涡出现,天地之间,乌云密布,风雷炸裂!

    原本正在盘膝打坐的雷仙道侣、机造大帝,皆是霍然睁开双眼,眼中布满凝重。

    同一时间,五道充斥着愤怒情绪的龙吟马嘶之声,响彻水天之间!

    “宁姓小儿,给吾等死来!”

    五帝齐临,杀机盖世,界河忽然掀起连天巨浪,朝广宗关淹没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