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14章 阴马族

    宁凡与冲和帝一战的事情,不胫而走,传遍整个太渊渡。

    因为此事件没有闹出人命,故而并没有造成多少负面影响,反而成了群修津津乐道的谈资。无形之中,宁凡的名头,又响了许多。便是一些原本不信宁凡厉害的仙帝,再看宁凡的眼神,也都有了一些忌惮。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世间关于宁凡的传闻再多,也比不了亲眼所见来得震撼。冲和帝被打成血人的一幕,再度证明了宁凡的强大,可惜此战过程被那斗技场铁幕遮掩,故而旁人难知细节。

    宁凡本人对于击败冲和帝一事,并没有多么在意。或许是仙帝级战斗经历的太多,他的心境早已对此不为所动。

    从冲和帝那里,宁凡知道了很多想知道的事情。

    譬如,他隐约知道了乱古大帝的行踪。当年乱古大帝暗中离开了神墓,离去时连宁凡、向螟子都没有通知,却唯独去了招摇山,找过冲和帝一次,并给冲和帝留下了一些东西…

    宁凡屏退侍女,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烧得焦黑的古老头骨。

    这头骨不知存在多少年了,透出的岁月气息,仿佛比乱古大帝、冲和大帝这种古之存在还要久远。

    头骨的额骨位置,有一个小孔,似乎是被什么针、钉一类的利器所刺穿,手指抚过那小孔,仍能感受到一丝锋锐之意,有刺肤寒意亘古不散。

    头骨的主人,生前大致是堪比远古大修的存在,可惜因为年代太久,此骨灵性损尽,已无任何用处。

    根据冲和帝的说法,当日乱古大帝造访招摇山,见面之后,什么废话都不和他讲,只拿出此骨,隐晦问道,

    【你还能记起这个头骨的主人吗?】

    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冲和帝表示费解,这样答道,【老夫根本不认识这个头骨,自然不可能记得的。说起来,乱古你果然还没死!是你那徒儿为你成功延命了吗,居然瞒天过海,骗过了整个东天,你那徒儿口风还真是很严啊!只可惜,天道小数可改,大数如一,你虽靠着徒儿,可多苟延残喘个千百年,却终究还是要死的!】

    听到了否定的答案,乱古大帝似乎大感失望,转身离开了,却当然懒得和冲和解释他为何还活着,更懒得和冲和帝争辩。

    只不过离去没多久,乱古大帝忽然又折返而回,将那来历不明的头骨留给了冲和帝。

    【哼!你将这破头骨留在我这里干什么!】

    【若我徒宁凡寻我,告诉他,我去杀这头骨的主人去了。东天将乱,让他小心…】

    【老夫凭什么给你带话!回来!拿走你的东西!给我回来!】

    最终,任性的乱古大帝也没有和冲和帝多说第三句话,飘然而去,把冲和帝气得不轻…

    他凭什么给乱古老儿带话!

    凭什么,凭什么!烈元宗出来的人,都是自说自话的混账,混账!

    …

    “或许冲和帝与乱古师父之间,有过一些交情吧…”

    宁凡微微一叹。

    若非隐约察觉到这点,他不会那么容易和冲和帝了结因果的。此事有很大原因,是看在乱古大帝的面子上…

    宁凡查看起手中的焦黑头骨,只是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没有任何线索…

    没有任何头绪…

    乱古大帝是去杀这头骨的主人了么…头骨的主人,具体何指…

    真是让人费解的行为啊,不知乱古大帝的行动,与此刻的四天大乱,是否有关…

    头骨之上,没有遗留任何情报,宁凡微微沉吟,忽然开启了神灵天赋,去聆听万物,去听这头骨深藏于魂的声音。

    这一听,不要紧,头骨之内,竟传出一道惑人心智地男子冷笑森冷,妖异,听着说不出的不舒服那是唯有万物沟通的神灵,可以听到的声音!

    那冷笑传入宁凡耳中的瞬间,宁凡只觉识海一痛,目光啥事有了茫然,脑海中此时此刻正在进行的记忆,竟生生被那笑声抹去了。

    那茫然,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宁凡才恢复清醒,暗暗心惊。

    再看那头骨之时,有了不解。

    “我刚刚,怎么了…”竟是一点点都不记得自己曾用万物沟通的能力,听这头骨的声音了。

    “我记得,我正打算使用万物沟通的神灵天赋,去听这头骨…当时界河沿岸的时间,才刚刚黄昏…但此刻,窗外却已入夜…我似乎生生被抹去了一个时辰的记忆…是这头骨对我做了什么吗?好诡异的头骨!”

    宁凡眉头一皱,再看这头骨,已不敢有任何小觑。

    沉吟了少许之后,宁凡再度开启神灵天赋,去听头骨,结果又被头骨一声冷笑,生生迷惑了一个时辰。

    并在迷惑解除时,失去了又一个时辰的记忆…

    “看来是打探不出什么了…只不过是一个灵性耗尽的头骨,便如此诡异,乱古师父去杀这头骨的主人,恐怕过程不会容易…”

    宁凡初时还有些担心乱古大帝的安危,不过转而一想,乱古可是杀过圣人的古之存在,如今的末法时代,估计也没有多少东西能给他带来危险,倒是有些多虑了。

    又试了一些其他办法,仍旧无法从这头骨之内获得有用的情报,宁凡只得放弃了此事,将头骨的事抛开。

    除了乱古大帝的行踪,冲和大帝还送上了一些与暗族有关的情报,用以偿还因果,交好宁凡。

    那些情报之中,有冲和大帝亲赴黑暗大陆废墟,调查到的一些东西。

    【根据老夫的调查,暗族似乎已经不在东天了,举族失踪,当真是一件怪事。看起来,小友似乎短时间内,不用被暗族报复了,真是可喜可贺。】

    【只是暗族消失的时间,未免也太凑巧了些,方一消失,界河便乱…此次界河之乱,绝不简单!以老夫的个性,本该明哲保身,不趟这界河浑水。不过老夫也知,覆巢之下无完卵,倘若这一次界河之乱,真的发展到空前规模,则老夫无论如何,都无法置身事外的,唯有舍身入劫,才有望脱劫,这也是一种自保。】

    【你问我暗族去了哪里?呵呵,老夫又不是那些暗族修士肚子里的蛔虫,怎会知道此事。莫非小友怀疑我与暗族之间有所勾结?小友多心了,老夫之前确实和暗族有一些交易,也替暗族算计过小友少许,但却绝非和暗族一心,只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就算此次界河之乱的背后,真有暗族的手笔,也与老夫无关。老夫虽恨紫斗仙皇看轻于我,却也深知身为紫斗仙修的使命,祸乱幻梦界的事情,老夫绝不可能去做的!】

    【元丹?摩诃?他们当时确实也派门人去了极丹圣域,去协助暗族行事,解封太古雷鼎,可他们都是单独和暗族接触的。他们私下里与暗族关系有多深,做过哪些交易,老夫一概不知。不过老夫恰好知道一件事,那元丹、摩诃的本体,并非东天修士,而是从极丹圣域之内逃出的魔物…极丹圣域的大卑族,无法在外界生存,但一些丹魔、尸魔之类的东西,却偏偏可以存活于外界,你说有趣不有趣…】

    【你问我暗族为何要图谋太古雷鼎?小友,你错了,不是暗族要太古雷鼎,而是…看来此鼎真的落入小友手中了,如此说来,飞雷所说小友攻打圣山一事,怕也都是真的…那小友应该确实遇见过百足道人了吧,有些东西老夫不便明说,小友意会便可。太古雷霆其实也是一件祭器,有些人唆使暗族,协助图谋此鼎,并非为了此鼎本身,而是为了此鼎身负的某种意义、使命…只要此鼎还在小友手上,则小友与那百足道人背后的封魔巅,终究还是要再度交锋的…】

    宁凡闭上眼,脑海中回荡着冲和帝的话语,面上却没有多余表情,看不出内心在想些什么。

    一晃眼,又数月过去。

    如今的界河沿岸,已有数万东天仙宗云集,规模空前。

    小股异族的侵扰,也越来越频繁,几乎每一日都有数十次异族进攻,规模也是一日大过一日。

    如此一来,纵然金牛宫布置在界河沿岸的阵法足够强大,也在异族不计死伤的冲击之下,裂开了一些缺口,守河修士之中开始出现大批伤亡…

    阴云,开始笼罩整个界河。

    这数月间,因冲击界河阵法被灭杀的异族,足有数百万之多,其中包括数十名仙尊、仙王。

    明明被斩杀了这么多异族,但异族进攻的势头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又愈演愈烈的趋势,仿佛水底深处的异族,永远也杀不尽一般…

    谁都看得出来,一味地防守界河沿岸,不做进攻,是不行的。

    会盟高层之间数次会议之后,终于确定了新的攻守方略,开始有大量会盟修士被派出,去收复界河上失守的数百关隘。

    那些关隘各据地势,倘若全部收复,可与金牛宫的阵法遥相呼应,在界河水面之上,形成一层封锁,不让界河异族轻易破水而出。

    盟主、副盟主在界河居中不动,收复界河关隘的重任,落在了主将、副将的肩上。

    界河上空,一座巨大战舟呼啸飞行,已朝着界河外围水域,整整飞行了十日。

    宁凡站在舟头,身后跟随着数千东天强者。身为副将,他也需要参与收复界河关隘的行动,此刻正在战舟之上,翻看着金牛宫发下的一份界河地图。

    地图十分古旧了,其上标注着【东界河】【第十一水路】的字眼。

    四天界河,各有名称,所谓的东界河,指的自然是东天界河。

    东界河共有十二条水路,其中第三水路通往西天,第六水路通往北天,第九水路通往南天。其余九天水路,曾经也都通往着某处,但可惜,早已在岁月长河当中废弃,无法使用,成了名副其实的死水区域。一般情况下,渡河前往其他天界的修士,是不会走这些荒废水路的,故而在这些水路上建造的界河关隘并不多,关隘的规模也往往不大。

    此次行动,宁凡负责的是收复第十一水路上的关隘。在这第十一水路之上,只有十三座关隘。根据情报,当日异族攻陷第十一水路的关隘后,并没有在第十一水路设置重兵把守,可以说,收复十一路关隘不会太大风险。有异族重兵把守的,是第三路、第九路、第九路的关隘,毕竟那三路,与其他三天相连,战略意义最重…

    考虑到十一路没有异族重兵把守,随宁凡出征的数千修士,大都神色轻松。

    在宁凡身后,侍立着三名万古仙尊,是苍帝派来协助宁凡的人。

    这三名万古仙尊,神色同样带着轻松,因为情报显示,第十一路没有异族仙帝镇守。以宁凡杀过仙帝的实力,对付其他异族仙尊、仙王定是手到擒来,他们跟着宁凡办事,风险近乎于零。

    三人正自谈笑风生,忽见宁凡放下地图,目光带着几分不悦,扫了过来。

    “你们太放松了,再有半日水程,就到水月关了。此地已进入界河外围水域,有异族袭击的几率很高,不要大意!”

    水月关,是第十一水路上的第一座关隘,根据情报显示,那里驻扎着十万异族,其中有仙尊四人,仙王一人…

    宁凡自然不会将区区仙尊、仙王放入眼中,但他曾被金衡帝告知过异族的恐怖底蕴,对战异族不敢有任何疏忽。

    那三名仙尊却不知异族的恐怖底蕴,虽说近几个月因为异族进攻界河沿岸,造成了数万东天修士的人员死伤,但异族死得更多啊,足足被界河阵法灭杀了几百万之多!

    故而绝大多数的东天修士,因为一连串的战绩,对于异族都是有些轻视的,认为这一次的界河之乱,可能不会有上一次那么严重。

    “呵呵,副将军多虑了,有您老人家在身边,十一路的异族根本不足为惧!我等对于副将军的实力,可是发自内心的信服!”一个秃头老者微笑摇头,他是万古二劫的修为,道号化龙仙尊。

    “化龙道友说得有理,在属下等人看来,副将军一个人便足以扫平十一路的异族,可惜每一条水路之上,都有一座主关,而这主关必须留下重兵把守才可…我等跟随而来,也不过是为了在收复主关之后,在主关留守罢了,不过是出些苦力,有副将军顶在前面,哪会有什么危险。”又一个文士模样的仙尊笑道,他是万古一劫修为,道号金风散人。

    “咯咯,妾身也觉得副将军多虑了。当下距离水月关还有半日水程,战舟之上有化龙、金风两位道友看守就可以了,副将军不妨去妾身的房间,稍作歇息如何…”一个烟视媚行的魔修女子,对宁凡娇笑道,居然想邀请宁凡春风一度。

    她是一个新晋仙尊,人称羞花夫人,是一个靠采补得道的女尊,气息虚浮,属于万古仙尊的弱者,此次会盟修士当中,不少男修都是她的面首。

    宁凡眉头皱得更深,对于三人轻率的态度,十分不喜,却没有再多提点什么,更不可能在这一时间地点,跑去和羞花夫人鬼混的。

    战场之上,哪容寻欢作乐?旁人轻视异族,他却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雨念早已暗中散出。但因为界河上空存在某种磁力干扰,可混乱修士的感知,他的雨念无法看清太远之外的东西…

    偶尔取出确定方位的罗盘,罗盘上的指针也是乱转个不停,根本无法测定方位…

    这就是界河。

    此地充斥着混乱的空间磁力,便是宁凡这等大能修士,若对界河不熟悉,都会在此地迷失方向。

    所以才需要使用金牛宫特质的舟船来渡河。

    战舟在云端穿梭,看起来好似是在漫无目的地飞行,却又冥冥之中遵循着某种玄妙的轨道,只要事先设定好目的地,则这战舟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这界河迷路。

    此舟飞行速度,也就和普通仙尊的速度相差仿佛,但因为宁凡对界河不熟,唯有乘舟才可抵达目的地,却是不得不耐着性子乘舟赶路了。

    唏律律!

    忽有无数阴森的马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战舟之上,原本谈笑风生地群修,皆是面色一变,便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当中,前方河水忽然左右分开,并有成千上万的马面异族,从水下杀出。

    “不好!此地有埋伏!是阴马族的人!”

    阴马族,是界河异族当中的一支,族人多是马头人身,以喜吃人肉著称。

    往年每隔一段时间,东天修士都会向界河异族供奉童男童女,以祈求出行平安。那些供奉的童男童女,有很多就是被阴马族的强者吃掉的。

    此刻这些破水而出的阴马强者,看待战舟上修士的目光,仿佛是看待食粮一般。

    数百名手持阴魂锁链的阴马强者,以锁链捆住了战舟,令战舟不得前进。

    其余阴马强者则说着不知名的言语,一路狞笑,杀上战舟!

    因为这些阴马强者袭击地突然,当场便有近百名东天修士陨落,或是被那些阴魂锁链刺穿身体,或是被阴马族的弓箭手以阴箭射杀。

    虽说对属下们的大意不喜,但当真有上百人因大意被阴马族杀害,还是激起了宁凡眼中的寒意。

    成千上万的阴箭射向战舟,那些阴箭也不知是如何打造地,威力极大,普通第二步命仙根本挡不住那阴箭的攻击。

    其中更有一些特制阴箭,连真仙、万古都可杀伤。

    化龙尊者一时不慎,竟被一道墨绿阴箭一箭射断左臂,狂喷鲜血,大吃一惊。

    更有一只四蹄踏着火焰、鬃毛由墨绿火焰所化的独角马,狞笑着朝化龙尊者冲至,一口咬断了化龙尊者的脖颈,将他的头颅吞下!

    那独角马,赫然有着堪比四劫仙王的修为!

    只一个照面,化龙尊者便头断身亡,元神险之又险地逃出尸身,却又被那独角火马追至,张口便是一吞。

    化龙尊者祭出数件法宝自爆,却皆被那独角马一角撞毁,眼看就要被那火马吞杀,化龙尊者眼中有了绝望。

    “我命休矣!”

    必死之际,却见那独角火马忽得惨叫一声,被什么东西轰中,吐血惨叫,飞了出去。

    却是宁凡眼看化龙尊者将死,不得不出手,只随手一拳,便把那独角马轰飞,又追上补了一拳,直接把四劫仙王修为的独角马打爆。

    墨绿的污血碎肉,顿时洒满战舟的舢板!

    那独角火马一对眼珠在舢板上滚过,带着至死不信的眼神,怎么也想不明白,这队东天修士里面压根没有仙帝,为何有人能够只随手两拳,便将自己灭杀…

    “阿里莫哀!阿里莫哀!”不少阴马族强者,一见独角火马被宁凡所杀,顿时眼睛都红了,不顾一切朝宁凡冲来,那气势,竟是有着不顾一切的决然。

    看来这独角火马是阴马族内重要存在,它的死,将这些阴马强者全部激怒了。

    但激怒了,又如何!

    宁凡翻手召出逆海剑,向天一祭,指诀一变,逆海剑顿时爆出成百上千的幽蓝剑影,朝着周遭阴马强者席卷而去,所过之处,万古之下的阴马强者,无一能挡那剑影一击之威,皆被绞杀而亡。

    只数个呼吸,冲上战舟的阴马强者,便全部被宁凡杀尽。

    那些还没来得及冲上战舟的阴马强者,则一个个兽瞳胆寒,看待宁凡的眼神,已如同看待绝世魔神。

    随着阴马强者当中,一名二劫修为的仙尊一声号令,所有阴马强者潮水般退去,欲逃回界河水下。

    但,逃不掉!

    宁凡喷出魔火,焚烧水面,周遭百里的水面,有百丈水深,被魔火烧成蒸汽,所有跃入水中的阴马强者,皆被魔火烧死,无一幸免。

    又催动逆海剑一斩,束缚战舟行进的阴魂锁链,尽被宁凡斩断。

    “继续前进!”

    宁凡淡漠道,随手取出一块布巾,将拳上的马血擦掉,似击杀一名四劫仙王,击杀上万阴马异族,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战舟之上的气氛,终于有些沉重了。

    那些之前小觑异族的修士,再不敢对异族有任何轻视。只一时大意,便有一百多个同道殒命,若再被异族偷袭几次…

    众人不敢深想,终于有了危机意识。

    化龙尊者面色苦涩,后悔不已,若非他太过大意,纵然那四劫独角马厉害,也不可能一个照面毁他肉身的。

    如今失去肉身,他一身实力几乎废去九成,行同累赘,只能暂时进入舱内,和那些受了伤的修士闭关疗伤去了。

    自阴马族袭击后,一路上,宁凡一行又遇上了数次异族偷袭,众人虽有戒备,仍被异族灭杀了数十人。

    当然异族损伤更重,单只宁凡,这一路便杀了数十万异族,其中包括七名仙尊,五名仙王。

    只是这一次,数千修士谁都没有因为这些战绩而喜悦。

    明明击杀了这么多异族,然而这一路所遇异族,竟没有半点数目减少的趋势…

    异族究竟有多少强者!

    难道真的杀不完吗!

    这…就是他们即将面临的敌人吗!

    半日后,一座损毁严重的巨关,出现在战舟前方。

    水月关!

    说是关隘已不准确,如今的水月关,早已被攻陷此关的异族强者经营数月,改建成了一个巨大巢穴。

    关隘城墙上,处处可见墨绿色的巨大虫卵,如心脏般蠕动着。

    十万异族强者杀机森然,等在关内,当战舟来到时,无数阴马族强者从关内杀出,阴箭、阴魂锁链、阴火飞叉,无数攻击朝战舟袭至。

    十万异族前方,更有一条周身燃着墨绿火焰的巨龙,猩红着目光,朝宁凡杀至。

    那是一个准帝!

    那似乎是…阴马族的王!

    宁凡目光不经意地落在战舟下方的关隘之中,却见关隘之内处处都是修士的白骨,白骨之上的筋肉,早已被阴马族修士啃食一空…

    都被吃了啊…

    曾经镇守水月关的东天修士们…

    “敢杀吾儿…吾要…吃了你!”

    阴马族强者说的话语都是本族方言,但这阴马族的王,竟懂得东天修士的语言,只是说的不太流利罢了。

    “可以,我让你,吃一回!”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忽然飞下战舟,白衣猎猎,直奔那巨龙血口而去。

    巨龙先是一愣,继而杀机更甚,他不知宁凡为何会傻傻直奔自己血口而来,但这是一个机会,可将宁凡吞杀!

    “死!”

    巨龙一口将宁凡吞入口中,这才稍稍平息了心中的怒意。

    可随机,他忽然面色剧变,有了恐惧。

    轰地一声巨响,他的龙腹竟被宁凡从内而外轰开,硬如钢铁的碎肉、脏腑碎块,溅得到处都是。

    “很可惜,你似乎没本事吃掉了,那么,便换我来吃掉你吧!”

    嗤得一声,剑光从内劈出,将巨龙整个身体劈开。

    宁凡破开龙尸飞出,手中握着一个模样惊恐地虚幻龙魂,随手将其抛入炼神鼎之内,血光一闪,已炼成万灵血的丹丸,随口吞入腹中。

    “杀!”

    宁凡闪身冲入十万异族的战阵之中,开始了无人可挡的屠戮。

    战舟之上的群修,皆被宁凡瞬杀准帝的一幕所振奋,操控战舟,迎着异族杀至。

    一番血战之后,十万异族被杀尽。

    宁凡麾下,则又有数十人死亡,近百人负伤。

    水月关,光复!

    同一时间,界河水域深处,无尽水底之下,十多条沉睡已久的长须巨龙当中,忽有一条居然睁开了愤怒的双目。

    “阴马族乃本祖第七十四子所建族群,竟被人杀尽了!哼,东天蝼蚁已经开始收复第十一水路了么,可惜,有本祖在,尔等皆会成为本祖口中食粮,想要收复第十一水路,不过是痴心妄想!”

    竟是腾身而去,直奔水面游去。

    其余巨龙这才睁开了龙目。

    “龙且去水面了,怎么办?大神司可是严令我等仙帝,如非接到命令,不可出水…”

    “不用管他,随他去吧。龙且实力不弱,便是遇上东天仙帝也不会吃亏,快去快回地话,大神司也不一定会知道。”

    “嘿嘿,老夫也想去水面尝尝人肉的味道,这样吧,老夫也去帮龙且…”

    “老夫也去!”

    “算我一个!”

    “站住!龙且一人出水,已是违反命令,若尔等也去,一旦被大神司知晓此事,难以解释。”

    “这…罢了,再过一段时间,大神司便不会限制我等出水了,那时候再去吃肉也是一样。嘿嘿,东天的人肉,已有三千二百万年没吃过了,当年那两个东天仙帝的血肉,可真是美味啊…”

    “老五,你最擅长感知,可能感知到这群东天蝼蚁,是以何人为主?”

    “让我以河图镜窥探一二,嗯?第十一路领头之人,似乎是一个姓宁的副将…嗯?此人不是仙帝…”

    “连仙帝都不是?”

    “只是仙尊…”

    “居然只是仙尊?”

    众巨龙皆是一怔,继而纷纷蔑笑。

    东天蝼蚁们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如今的岁月,居然连仙尊都能当选界河会盟的副将。

    什么姓宁的副将,听都没听过!果然只是蝼蚁吧龙且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吃光所有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