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10章 风起界河

第1110章 风起界河

    此刻,暗族尚存的仙帝,全部集结于下层天空,共十四人,各个面沉如铁。??

    这其中,有与宁凡交手过的仙帝,亦有未交手过的人,诸帝各据长空而列,彼此间威压好似激流对撞,帝威覆盖之下,低阶修士连呼吸都困难了。

    当听说宁凡居然战胜了怪物黑绳,所有暗族大帝都震撼了。黑绳有多厉害,暗族仙帝无人不晓,那可是准圣都无法真正击溃的存在,居然会败在宁凡手中,简直不可思议!

    更匪夷所思的是,宁凡的修为要比黑绳低得多…

    末法时代居然有人能越级击败黑绳这种怪物,这岂不是说,那个宁凡比怪物还要怪物了…

    莫看这十四帝嘴上说得自信满满,但其实内心全都在打鼓。

    此子能击败黑绳,能从五名准圣眼皮子底下逃脱,要阻拦他离去,怕是很难,很难…

    “此子隐藏很深,以他之前表现的实力,断然不可能击败黑绳,此子极可能还有我等不知道的厉害手段…不可大意!”

    “不过老祖的命令是绝对的,我等便是战死此地,也要拦下此子,不能放他离去!”

    “若倾尽我族之力,也未能将他留下,我族颜面何存,岂不是要被整个东天所耻笑!”

    “只要拦他一时片刻,准圣长老们自会追至,到时候拿下此子易如反掌,我等要做的只是拖延!”

    “就怕他鱼死网破之下,使用水淹一界瓶…”

    “哼!不要怕,老夫这一次可是准备了一些克水手段,以有心算无心,已不需惧怕此瓶!”

    “呵呵,巧了,本帝亦准备了一些后手,这一次断然不会再被那水淹瓶打得狼狈逃窜了。”

    “老夫也有一些防备措施,正待一用。”

    “那宁凡不用水淹瓶也就罢了,若是使用,老夫必定要他有来无回!”

    诸帝正自信誓旦旦,忽有一道冷如九幽地狱的声音,随着无边风雨,从遥远天际飘至,带着一丝冷嘲之意。

    “尔等似乎很怕我使用水淹瓶呢,放心吧…这一次,我不会水淹尔等…”

    竟是宁凡的声音,借着雨术,跨域而来,带着无尽杀机,回荡天地,声震如雷!

    一些修为不济的暗族修士,直接被宁凡天威般的声音震得吐血,惊惧难言。

    “…毕竟先天中品法宝,我并非只有水淹瓶一件!”

    轰隆隆!

    雨至,雷亦至!

    风雨当中,忽有闪雷惊现,像是无数古之神剑,划破天空,将原本暗沉沉的天地,映照的亮如白昼。

    有倒霉的暗族修士,躲闪不及,直接被交错于天地的雷霆劈成飞灰,便是仙尊仙王被劈中,也往往身受重伤,大感骇然!

    因那轰天裂地的雷霆,赫然竟是先天雷霆,以宁凡如今修为施展,便是仙帝也要略施手段,才能在那雷霆之下无伤!

    雷至,人未至!

    宁凡人还没到,却已有一尊透着古老气息的大鼎,一路破空而来,卷着无上雷威!

    诸帝还未看清那大鼎是何物,便有一帝被那大鼎砸中,喷血而退,神情骇然。

    砸人,并不是此鼎的能力所在,可此鼎等级摆在那里,便是寻常一砸,也有无边伟力的。

    忽见鼎盖忽然大开,有无上神光从鼎内扫射而出,化作漫天光雨,朝诸帝爆射而下,划破黑暗之时,有着说不出的美丽。

    那光雨,是璀璨到无法直视的银色雷光,便是仙帝也被那雷光晃得睁不开眼。有仙帝强行去视那雷光,竟被直接刺瞎双目,两道黑血流下眼眶,心惊不已;又有仙帝冒着光雨散开神念,结果扩散开来的神念,直接被那密集的光雨打成了筛子,念崩人伤,什么也感知不到…

    双眼,无法视物!

    神念,无法感知!

    这太古雷鼎是一件集攻击、控制于一体的法宝,可困人入鼎灭杀,亦可放出闪耀雷光阻绝敌人的一切目力、神念。

    此刻宁凡身后还有准圣在追击,根本没有时间和这些仙帝缠斗,甚至连使用水淹瓶的施法时间都不够。

    故而一出手,直接使用太古雷鼎,隔绝了诸帝的目光锁定、神念锁定,并趁着诸帝连眼睛都睁不开的绝佳时机,一路驾着乌仙云,冲过了十四帝近乎于我的防守,扬长而去!

    诸帝有心阻拦,但他们连宁凡在什么方位都看不到,气息都无法锁定,自然是无法出手拦截了。倘若闭着眼乱打,倒是有可能打中自己人,得不偿失…

    许久,雷之光雨消散,太古雷鼎亦不知所踪,已被宁凡带走。

    无数被刺瞎双目的暗族守卫,在地上痛苦打滚,呻吟…

    十四帝皆是面色阴沉,谁也没料到,宁凡居然还有第二件先天中品法宝,且还是如此一件异类法宝,居然可释放如此强光,连仙帝双目都能刺瞎…

    虽说没有人被太古雷鼎所杀,但在场修士,起码有数万人成了瞎子,重创了识海,其中,包括两名仙帝…

    好厉害的法宝!

    简直就是杀人越货的最佳装备!犯完事后,若有人追赶,直接闪瞎敌人的双目、闪伤对方的识海,可从容逃离!

    “该死!更下层天空,已无足够战力,阻止此子逃脱!”

    “奇耻大辱!这绝对是我族自建族以来,所蒙受的最大屈辱!竟被一个万古仙尊,扫落了全部颜面,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老夫不服!此子不过是仗了法宝之利,算什么本事!有种不用法宝,不用十字光环,老夫杀他只需一弹指!”

    “老夫要追出大暗黑天,要追出黑暗大6!老夫要将他碎尸万段!”

    “追!”

    但,追得上吗?

    连拥有先天遁宝的葫芦准圣都追不上宁凡,区区一群仙帝,岂能追上宁凡!

    如今的宁凡,别的不说,单说度,他有十足的自信脱离绝大多数第二步修士的捕捉。

    九重天。

    十二重天。

    十五重天。

    十九重天。

    宁凡将五名准圣、十四名仙帝全部甩在身后,一路横冲直撞,闯出大暗黑天,又一路飞离黑暗大6。

    一路阻拦之修,皆化作腥风血雨,死于他手,却无人可令他稍稍留步。

    黑暗大6边界的封锁,被宁凡数百拳古魔破山击打碎,他要走,区区大6封锁岂能阻挡!

    虽说成功逃出了暗族,但宁凡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因为逃,终究是不光彩的。

    这一次,他实力远不如暗族底蕴,故而只能在暗族小闹一场;若还有下一次,他定要将暗族闹个天翻地覆才罢休!

    至于此次事件后,会不会被暗族疯狂追杀…宁凡付之一笑。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并不是他乖乖听话,暗族就会放过他。既然没有差别,放肆一场又有何妨!

    这一次大闹暗族,他好处不少。战绩上,他斩杀了诸多暗族仙尊仙王,更灭杀了两名暗帝;收获上,他洗劫暗族,并借用暗族资源修为大进,四系修为全部进军万古,这种以战养战的作风,宛如一个修匪。

    修匪?呵呵,就是要当修匪才好!

    最重要的是…他没有辱没乱古传人的名声。他本该是一个极为现实的人,很难为了浮名虚利冒生死大险才对,但这一次,却为了那个苟延残喘的老人,破了例。

    此次独战暗族,怎么看也不是明智之举,但若是为了维护乱古大帝荣耀,明不明智,他不在乎。

    至少结果还算不错,这一次来暗族,来的不亏…

    “此战之后,暗族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此一来,我虽不愿劳烦向前辈等人,却也不得不借助他们的力量,来与暗族打一场真正的战争了。”

    宁凡寻思着离开此地后,便向向螟子等三名准圣求援,来应对暗族的报复。他正欲离去,忽有巨大崩溃声,从身后的黑暗大6传来。

    那崩溃声中,更有一道少年不甘的咆哮声,夹带其中!

    “宁凡!这一战,我不服!你胜得…不公!”

    宁凡目光一缩,猛地回头,却见黑暗大6数百万座大6,竟不知为何,全部都在疯狂崩溃,似被什么人一击之力,全部摧毁!

    那是一个狗耳少年,行走在大6崩溃当中,单手抓着一座黑暗巨门,一点点走近。无论大6崩溃声势多么浩大,居然都损不了他太多气血。大6的崩溃,使得大6上连通大暗黑天的暗界门全部崩溃,唯有少年手中抓着的这一座,并未破坏,是他刻意保留。

    这少年,居然是本应被宁凡打晕的黑绳!

    看情形,这黑绳不仅已经从短暂的昏阙当中苏醒了,更不知如何,赶在了所有暗族强者之前,从二重天的高度,第一个追出大暗黑天,一路追至宁凡身后!

    竟比那葫芦准圣都要快!

    “此战我确实胜得不公,但你暗族行事便公平么。你是来追杀我的吧,多说无益,动手吧!”宁凡忌惮道。

    他本打算逃离暗族之后,立刻离开,但眼下看起来,不先摆脱黑绳的追杀,是休想轻轻松松离开暗族了…

    且黑绳居然能后先至,赶在葫芦准圣之前追出大暗黑天,所表现出的极限度,可能已经接近远古大修了!宁凡自问,自己的极限度不如黑绳,想要以度甩掉黑绳的追杀,希望渺茫,如此一来,就需要另想办法,来摆脱这黑绳的纠缠了…

    “动手?哼!现在你的不配和我动手,只会暗算而已,和你打,没有意义!”

    黑绳神情不忿,恨恨出言,却不知为何,并没有跟宁凡动手的意思。他明明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亲手击杀宁凡的表情,却又在拼命忍耐心中的杀机。

    一番内心挣扎后,黑绳终于还是收了所有杀意,郁郁哼了一声。

    “你一击将我识海致眩,所使用的力量,是古国灭神之力吧?我早该想到的,你那金焰巨人的法相,应该就是古国灭神盾了!怪只怪我诞生地太晚,在末法时代降生,并没有亲眼见过此盾,否则我之前打你的时候,多少会留些情面的。”

    呃,这黑绳在胡言乱语些什么…特地赶来,并不打算来一场厮杀么?

    “…你焚炼了古国灭神盾碎片,身具灭神之力,更兼具万物沟通的神术,按我古国的规矩,起码可列入神王第四顺位继承者,虽说古国已不存,但若有可能,我仍是不愿伤你的…”

    神王第四顺位继承人?什么意思…

    “我燃烧了一半神灵气血,换取了短时间内越远古大修的度,故而才第一个追出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下一次再见,我们会是真正的生死大敌,只要你还和你乱古师父是一条心,以守护幻梦界为己任,则我们终将再度兵戎相见,这暗族,有太多你不知道的秘密!”

    还会再次兵戎相见么…

    “…当然,那些秘密我不可能告诉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背叛我的恩师。我打碎了黑暗大6,破坏了连接大暗黑天的所有空间节点,已是过分。没有数年时间修复空间节点,其他暗族人追不出来!这数年时间,不会有暗族中人追杀你;至于数年之后,暗族是否还在东天,那可就说不准了。我父王的焚炼炉,便暂时寄存在你手上吧,下一次再见,我会胜过你,以最强姿态,堂堂正正将此炉夺回!”

    “再见了,蝼蚁!我族前路,乃是在诸天之上,非你这等东天蝼蚁可以仰望!”

    轰!

    黑绳闪身进入手上抓着的最后一座暗界门,回到大暗黑天,并在进入的瞬间,一拳将这最后一座暗界门击碎。

    如此,黑暗大6与大暗黑天的通道,全部都毁去了!

    黑绳就这么云淡风轻地回去了,只留下数百万持续崩溃着的黑暗大6,山崩地裂,狼藉一片…

    宁凡眉头紧皱,他不明白这黑绳忽然前来,又忽然离去,目的何在。

    考虑到数百万黑暗大6被黑绳全部打碎,宁凡暗暗猜测,这黑绳,莫不是特意赶过来帮他的?口气虽然令人生厌,但实际上是一番好意?

    要知道,黑暗大6是大暗黑天连接东天的必经之路,若空间节点全部毁灭,则即便是暗族准圣,也休想在节点修复之前离开大暗黑天的,只能困于族内。

    黑绳毁掉数百万黑暗大6的行为,无形之中,斩断了暗族修士追出大暗黑天的所有可能,替他挡下了暗族的追兵…

    这不是帮助是什么?

    实话说,宁凡之前也有将黑暗大6空间节点全部粉碎的打算,不过黑暗大6数百万座大6连成一体,想要全部粉碎,难度不亚于一拳毁去先天中品法宝,宁凡自问做不到此事,故而只能放弃这一打算…

    但黑绳却做得到此事,且真的这么做了。

    明明彼此敌对,这黑绳,为何要帮他阻挡暗族追兵…

    从此人言及暗祖之时的尊敬神色来看,此人并没有背叛暗族的打算,但又为何要帮助暗族的敌人…

    “此人话语里提到了古国灭神盾,提到了神王继承人…他之所以帮助我,莫非是因为我身具古国灭神盾么…灭神,灭神,这灭神二字对于古国神灵,究竟有什么特殊意义…灭神盾不惜焚毁自身,也要逼我踏上神灵路;黑绳也因此物,违心帮助了敌人…这灭神二字的背后,定有很多事情,是我所不知的。”

    “且这黑绳话语虽说得遮遮掩掩,却又似有所指…就像是,在给我提醒一般…”

    【只要你还和你乱古师父是一条心,以守护幻梦界为己任,则我们终将再度兵戎相见】

    十大秘族是紫斗仙皇留在幻梦界的守卫,无论风评如何,至少是以守护幻梦界为己任的。但黑绳这句话,却似乎在告诉宁凡,暗族并不是如此…

    【数年之后,暗族是否还在东天,那可就说不准了】

    数年之后,暗族不在东天,还能去哪里?此言究竟是想暗示什么…

    【我族前路,乃是在诸天之上,非你这等东天蝼蚁可以仰望!】

    诸天之上,而非东天…此话,何解…

    宁凡目光微微凝重,他对于推演之道虽不精通,却在黑绳一番提醒之后,听到了黑暗大6风声中的暗流。

    东天当中,有什么大事,快要生了…

    这大事,似是与暗族脱不了干系…

    宁凡忽然有些意兴阑珊了,他本还想在未来变得更强,再度和黑绳一争长短,但黑绳帮了他一次,让他对黑绳的恶感大减。

    沉默少许,终究还是转身飞离黑暗大6了,任身后黑暗大6如何崩溃,似乎都与他无关了。

    在他离去后许久,黑暗大6始终没有暗族修士追出来,果然因为空间节点毁去,所有人都无法自由出入大暗黑天了…

    数月后,黑暗大6崩溃的事情,震撼了整个东天。有好事仙帝,从天地之间复原出黑暗大6的诸多影像,其中,包括了宁凡以一人之力战整个暗族的影像,此事一经传出,整个东天一片沸腾!

    谁都没有想到,宁凡会不声不响一个人跑去黑暗大6,独自一人,战一整个秘族!

    最关键的是,大战暗族之后,宁凡居然还好端端的回到了杀戮殿,简直不可思议!

    而被扫落了脸面的暗族,更是不知为何,没有任何动作,任由宁凡继续在东天蹦跶,好似看不见一样…

    古怪,太古怪了!

    无数东天修士,都在猜测宁凡与暗族之间究竟生了什么,可惜的是,就算是仙帝,也只能从黑暗大6的废墟之中,复原极少数大战片段,很难推测出此事具体。

    只知道宁凡在黑暗大6之上,杀了很多很多暗族人…

    暗族在黑暗大6一战当中,被宁凡击杀了无数族人,为何竟不报复?这一点,不符合暗族的阴暗作风!

    有人猜测暗族为了某种利益,与宁凡达成了和解;也有人猜测,暗族是转性了,懒得再报复宁凡了。

    唯有极少数东天老怪,从黑暗大6的破碎空间节点之中,找到了答案。

    暗族不是不想报复宁凡!

    只是因为空间节点被毁,无法来到东天,对宁凡予以制裁!

    “呵呵,这宁凡可真是狡猾,居然毁掉了暗族与东天的空间节点,难怪暗族这么久都没有任何动作。可惜,此举并无大用。对于暗族这种庞然大物而言,修复空间节点要不了太久,最多数年,便可重现东天。那时候,暗族说不得要在东天掀起一阵血雨腥风,其矛头,必将直指宁凡!”

    有仇视宁凡的人,暗中散布出了这种流言。

    这流言越传越广,渐渐的,所有东天修士都知道,数年之后,暗族与宁凡之间会有一场大战了。

    与宁凡交好的势力,都在密切关注此事,一旦宁凡有难,他们会立刻出手援助,便是战死也在所不惜的。

    与宁凡交恶的势力,则在等待时机,想要在暗族难之际,对宁凡落井下石…

    宁凡本人,亦在防备暗族,他早有和暗族决一死战的心理准备,但暗族,迟迟没有出现…

    是黑绳在背后帮他么…

    一年过去了。

    三年过去了。

    十年过去了。

    二十年过去了。

    按理说,有这么长的时间,暗族的空间节点应该早就修好了。

    但古怪的是,黑暗大6之上的空间节点,没有任何修复的痕迹…

    就仿佛暗族之内,根本没有人打算修复这些空间节点,任由这些空间节点损毁着。

    二十年过去,天地间的风声,开始出现乱象…

    东天不乏精通推演的老怪,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情况,渐渐地,东天修士不再关注暗族与宁凡的纠纷,只道这二者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和解…

    他们更关注天地间频频出现的乱象!

    七个月前,东天不少星空,出现了妖星赤贯划破天际的大凶异象,此事似乎和天妖界、四天界面之间的赤贯通道异变有关…

    四个月前,四天之间的界河,忽然有了异族暴动,镇守东天界河的各宗各派修士,竟被那些异族屠杀一空,此事,引起了东天各宗各派的震怒!

    两个月前,有东天汉云大帝带领门徒弟子,前往界河异族讨要说法,一共去了四百仙修,最终无一归来…

    至于这些人留在宗门内的命牌,则全部粉碎,其中包括汉云大帝的命牌!

    毫无疑问,又有一名东天大帝陨落了,且居然死在了界河异族的手中!

    四天与妖族之间,是以赤贯通道相连,赤贯通道又在四天内部,以界河的形式,将四天分隔开来。

    从前,四天修士需要前往其他天界,必定需要渡过界河才能抵达,但如今界河内部不知出了什么变故。其他三天修士若走界河来东天,全部会被界河异族所杀;东天修士欲走界河前往其他三天,同样会被杀害…

    更不知为何,界河之上生出了一股屏蔽之力,使得东天与其他三天的跨域通讯,全部中断,失去联系…

    这一日,共有九名东天大帝,聚集于苍帝的洞府,各个面沉如水。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界河异族与我四天修士历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这一次要大肆杀害我等门徒传人!且他们竟连汉云道友都杀害了,要知道汉云道友素来与界河异族交好,每当界河异族有变,都是汉云道友出面,无不平定…但这一次,他们竟连汉云道友都没有放过!太狂妄了!”

    一名七劫修为的红袍仙帝,怒气冲冲道。这是赤驼大帝,算是东天诸帝中的老辈人物,极少在世间走动。若非这一次他的嫡亲后人被界河异族所杀,断然不会出现在此地的。

    “井水不犯河水?哼!那只是四溟宗要求我等每隔千年投放活祭,以此买来的虚假和平罢了。赤驼道友莫不是忘了,三千二万年前,我东天修士还曾与界河异族生过一场大战,血焰道友、初荷仙子就是在那一战陨落的。界河异族对我四天修士怀有敌意,可不是一两天了!”

    一名满面胡渣的中年仙帝冷哼道,他是铁犁仙帝,万古八劫修为,同样极少在东天走动。可界河异族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杀死他的徒儿,一想到徒儿惨死于界河尸骨无存,铁犁仙帝双目有了血红,若非顾忌界河异族强大,以他的暴脾气,早已一个人杀去界河了。

    “哼!东天界河出了这么大的乱子,秘族不管也就算了,四溟宗居然也不管,时至今日也没有派人来查探!看来下一个千年,我东天宗派不必再向四溟宗缴纳任何份例了,直接退出即可!”

    摩诃大帝阴测测地说道,他对于四溟宗素来不喜,倒不介意寻个机会便黑一下四溟宗。

    “摩诃道友此言差矣,根据老夫的推演,不只是我东天界河有了乱象,西天、南天、北天界河皆出了乱子…尤其是北天,似乎乱象最凶,恐怕四溟宗的精力,都放在北天,因此才无法分心理会我东天之事…怪只怪这一次界河乱子出得非同小可,居然连跨域通信都可屏蔽,我等已于北天四溟宗失去联络多时,很难做到信息共享…否则四溟宗再怎么不管东天,至少也会给我等一定权限,全权处理界河之事的…”

    是机造大帝在为四溟宗辩解。

    这是一个六劫仙帝,论修为不算东天诸帝的强者,但却极擅衍算一道。东天诸帝每有困惑,都会寻求此帝帮助,推演一二。故而此帝修为虽说不强,在东天的人缘却素来极好。也因如此,被机造大帝呛了一句,摩诃大帝虽说不喜,却也没有当面争执,而是因机造大帝一句话,有了沉吟与凝重。

    在场诸帝,皆被机造大帝之言镇住了!

    原来不只是东天界河有异变,四天界河皆出了岔子!且北天居然还是最凶…

    “莫非那些异族又想背弃四溟律令,与我四天战上一场了?可惜,派入界河探查的人都死了,目前还没有一个活着回来,故而界河异族是个什么态度,本帝至今仍未明确。若不开战就罢,若开战…说不得要做些准备了!”神空大帝冷哼道。

    若界河异族真的又要开战,东天怕是又要血流成河了…

    “师弟所担忧的事情,也是我所担忧的。我等虽未探明界河异族的意向,但却不得不防这种可能性。毕竟若无准备,以界河异族的凶残,一旦大战开启,战火将烧及东天绝大多数的星空,死伤无数…我等诸帝基业,怕也要损失惨重的。”虚空大帝叹道。

    “我建议以我等诸位仙帝的名义,向整个东天起征兵令。界河事关重大,不容有失,纵然这些异族想要开战,也要将战场定在界河内部,不能让战火烧至整个东天!”见众人始终不提解决之法,只顾左右而言他,苍帝不得已,建议道。

    “苍道友所言甚是!”

    苍帝身份特殊,乃是准圣门徒,且其师木松道人,更是东天三大准圣的最强。他的话,自然在诸帝当中最有份量,一言出,瞬间便得到众人附和。

    事实上,诸帝心中都有起征兵令的打算,但此事并未得到四溟宗的准许,众人不敢牵头行事。如今东天因为界河之乱,已与其他三天彻底失去联系,得不到四溟宗任何任命。就算是特殊时刻,私开征兵令也是一大罪责,总需要有背景深厚的人来牵头才行。

    苍帝自然是最适合背锅的人选,就算事后四溟宗问罪,考虑到苍帝的师父是木松道人,苍帝绝不可能被重罚的,最多只是书面责备一二。

    “既如此,苍某这便草拟一份征兵诏书,公布天下。只是…诏书之上必须有诸位道友共同签名才可,这一点,诸位没有意见吧?”

    “呃…自然没有意见的,正所谓法不责众,我等一同草拟诏书的话,也能让四溟宗无话可说。”

    苍帝微微一笑,人家精明,他也不笨,征兵令他可以带头去,但若是到时候四溟宗降下责罚,罪责还是大家一起承受更好。

    数日后,以苍帝为,共有九名东天大帝联名布了一封仙诏。

    此仙诏,只针对东天第二步之上的各宗各派出,措辞极其强硬,不容拒绝!

    【界河异族乱我东天,诏令东天仙宗,会盟界河,声讨异族!不至者,杀!】

    此仙诏一出,整个东天惊声一片,所有人都知道,动乱不断的东天,又要卷入空前的大乱了。

    与界河大乱相比,宁凡与暗族之间的龌龊,直接被人忽视、遗忘…

    作为千秋宗的宗主、杀戮殿的殿主,宁凡自然也收到了这么一封仙诏。

    当然,因为宁凡与木松道人颇有交情,作为木松徒的苍帝,对于宁凡所使用的的措辞,相当客气。

    【东天有乱,为兄不日将赴界河,守御东天黎庶,不知弟来否?】

    宁凡一叹,放下手中仙诏,沉默不言。

    若界河之乱,关系到整个东天的兴亡,宁凡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的,毕竟这东天,有太多太多他在意的人,不可能任由界河异族杀戮肆虐。

    只是…

    这一次界河之乱,使得他忽然想到了当年纳兰紫的三命卜算。

    【我看到了未来,可怕的未来四天会被孤立,北天会有大战之后灵王会死,会死于西妖祖之手被灵王吃掉的灵儿,也会死,也会死】

    曾经,他不懂得这卦辞说的是什么,现在,他稍稍明白了前面的一部分。

    四天会被孤立…这孤立,说的便是界河大乱,四天之间的种种通讯都被阻断吗?

    北天会有大战…如今东天已传遍了机造大帝的卜算一事。根据机造大帝的说法,北天的界河之乱,最为严重…

    宁凡很难想象,如今的北天究竟生了什么样的大乱,居然严重到了四溟宗无法分心插手东天局势的程度…

    要知道,当年森罗乱东天,四溟宗便派人来了,但这一次的事态,似乎比森罗之时更严重,攸关东天兴亡…

    但四溟宗却始终默不作声…

    北天,是不是已经陷入了巨大的危险…

    宁凡的眼前,浮现出洛幽、元瑤、北小蛮等女的身影,她们似乎都是北天修。

    眼珠怪、烛弓似乎也在北天…它们是否已被卷入乱象。

    还有黑魔派,那是老魔的宗门,也是宁凡的宗门,是否被这乱象影响。

    宁凡不得不承认,当他听闻机造大帝卦辞的一刻,他的心,有些乱了…

    沉默着,却忽然对一旁的冥海仙王吩咐了一声,而后大步走出了杀戮殿。

    “冥海,我又要离开杀戮殿些时日了,我不在,你便是杀戮殿副殿,全权掌管杀戮殿的一切。”

    “殿主要去哪里?”

    “界河。”

    “嘶!殿主莫不是又要一个人去?二十年前殿主独自前往暗族,已是极大的不妥,这一次…”

    “放心,我不会贸然深入界河的,只是前往界河边界,与苍帝等人会盟而已。”

    “殿主还是多带些人…”

    “不必了,我先去看看情况,若界河之乱真严重到无法收拾,我会召你们前去的。”

    宁凡一路飞离杀戮殿,并没有立刻奔赴界河,而是先去了一趟神虚阁。

    他直奔神墓而去,在神墓底层,看着空空如也的乱古墓宫,沉默。

    乱古大帝的肉身,失踪了…

    正是在这十多年间神秘失踪的,当然若是用向螟子的说法,乱古大帝不是失踪,而是…去私下处理什么事情了…

    “我师父还没有回来么…”

    宁凡一叹,对一旁的向螟子问道。

    “别担心,乱古大帝行事自有分寸,他先是胎息假死,后又不知所踪,必定有重要事情要办的。”

    “暗族,也还没回来?”

    “嗯,老夫留在大暗黑天的分神,没有觉任何暗族修士归来的迹象…依老夫之见,这次界河大乱,怕是与暗族的失踪有着某种干系,而乱古大帝,怕也是为了此事方才走出神墓的…”

    “所以呢?”

    “所以,听老夫一句劝,这界河,去不得…界河异族,不是你想象中那般弱小,反而强大到可怕,因为才被紫斗仙皇镇压于界河之下…”

    “多谢前辈提醒,晚辈会注意安全的。”

    “哎,老夫的心老了,当真不敢乱管红尘是非了,但若是你需要…只需一声呼唤,老夫必定前往界河助你!”

    “那就提前谢过前辈了!”

    “说谢就生分了!若无你所赠极阳水,老夫怕是此生都看不见二阶准圣的路…对了,你那葬月夫人不跟你一起去界河?如今的她,似乎已经真正摸到一阶准圣的瓶颈了吧?”

    “嗯,她正处于修炼关键时期,此次不宜带她同去。我一个人便好。”

    “若有困难,找苍家小子,他是木松的徒儿。”

    “嗯,记住了。”

    宁凡一路飞离神墓,朝东天界河直奔而去,当途径曾经的黑暗大6时,宁凡微微停留了一小会儿。

    而后再度飞离此地。

    暗族,已经不在了…

    整个暗族不知去了哪里,大暗黑天空无一物,这还是向螟子等老怪私下修复空间节点,进入暗族,所探得的事情。

    暗族这等庞然大物,为何要弃东天而去,他们去了哪里?

    乱古大帝,又去了哪里…

    【数年之后,暗族是否还在东天,那可就说不准了】

    当年黑绳的一席话,竟真的一语成谶。

    根据黑绳的说法,下一次再见,便会是真正的生死大敌…

    也就是说,暗族绝对不会永远失踪,一定还会归来!

    “暗族,封魔巅…”

    宁凡怀着种种猜测,一路驾云飞至东天界河。

    此刻,东天界河边界,聚集了数万东天仙宗的修士,这是一场空前的会盟,以仙帝为盟主,整个东天的第二步仙宗、势力都需要加入!

    “嘶!那是乌仙云吧,是八代杀帝宁凡,他竟然也来了!”

    宁凡方一到场,便有无数修士面色一变,起身相迎。怪只怪宁凡如今的名头,已经大得吓人,比一些东天仙帝都要震慑人心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