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08章 焚我残躯不回头!

第1108章 焚我残躯不回头!

    【焚我残躯,永不回头。古国神灵,永不为奴…】

    宁凡一路朝着大暗黑天下层天空逃离,身后是越来越响亮的喊杀声。

    他的脑海中始终回荡着这句刻在焚炼炉上的话语,回想着三万年苦修的一幕幕。他的脸上没有取巧战胜黑绳的喜悦,没有因暗族背弃约定所产生的愤怒,只有复杂…

    他不是黑绳的对手,此战胜之不武,故而无喜。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相信过暗族,没有任何心理落差,故而无怒。

    他早就料想过来到暗族,会因为种种原因与暗族真正撕破脸,但他还是来了,只为了回报乱古大帝的恩惠。一切的一切,都是有心理准备的。

    好在,他虽不是黑绳对手,那也只是自身不如黑绳而已,最终也没有辱没乱古大帝的名声。

    毕竟他已成功地向整个暗族证明了,乱古绝学并不弱于暗祖绝学!当他以不如黑绳的修为,破尽黑绳的暗族绝学时,当他逼得黑绳放弃使用幻术、法术,不得不用半神肉身来战时,便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黑绳拥有强于他的实力,却无法凭借暗祖神通在他手中占到任何便宜,暗祖神通,确实不如乱古绝学!

    “只要能维护住乱古大帝的名声,其他事情,并不重要…即便为了取巧战胜黑绳,付出的代价有些巨大,也无妨的,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指望能凭一场决战,真正与暗族和解,暗族,非善类,终究与南族不同…”

    宁凡叹息,闭上双目。

    三万年的片段,在脑海中一幕幕回放。时间仿佛又倒回他撕开玄阴界的那一刻…

    …

    时间倒流到之前。

    轰!

    黑绳仗着拳力,生生打穿太古雷鼎,冲了出来。见状,宁凡心知自己不是黑绳对手,必须做出改变,卷起狱雷绳、太古雷鼎等残损法宝,撕开玄阴界,开着灭神巨人冲入其中,一路飞入一座万年岁月塔。

    对于黑绳而言,尚还沉浸在目睹宁凡破界而逃的那一瞬,微微皱眉,继而不屑。

    对于宁凡而言,却在对方皱眉的一瞬,度过了漫长的一万年。

    第一个万年。

    一入岁月塔,宁凡便重重砸落在地上,散去灭神巨身,解除十字光环,咳出一口鲜血。

    这是太古雷鼎被打穿,反噬造成的吐血。

    看着地上被打出一个大洞的太古雷鼎,宁凡说不心疼,是假的。狱雷绳损毁不要紧,毕竟只是先天下品法宝,宁凡法宝多,多一件少一件先天下品法宝,差别不大;但太古雷鼎却是末法时代稀少的先天中品法宝,纵然没有完全损毁,只是被打出一个大洞,也足以让宁凡感叹了。

    怪物!这黑绳,绝对是一个怪物!除了黑绳,还有哪个仙王,能一拳打穿太古雷鼎?

    不,就算是末法时代的仙帝,也做不到,最少…也要准圣才可。

    这等拳力若是真的打在自己身上,只消得几十拳,便能将灭神巨人都打爆…

    “好在我有从暗族掠夺而来的五万颗无量丹,令四系修为全部突破万古境界,倒也足够…若能令实力更进一步,我再战黑绳,或许可以轻松一些…”

    “斗法不敌,便取巧而战,此举确实有失公平,但不公平又如何!真要算起来,也是那暗元辰老儿先不公平的!”

    宁凡不屑冷笑,笑的是暗祖卑鄙,自欺欺人。

    枉他之前还以为暗祖是远古大修,器量会稍微大点,却不料,还是高估了暗祖的器量。

    居然拿一个假传人,来和他决战,真是无耻!

    宁凡又不是瞎子,相反,他身为天人第二境修士,眼力极其可怕,早已在一连串的交手当中,看出了黑绳身上的一些问题。

    这黑绳,算个狗屁的乱古传人!身上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暗族功法,体内亦无一丝一毫的暗祖血脉!

    不是后人,亦非弟子!

    而是暗祖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怪物,随便传授了对方几手神通,便声称对方是自己的传人了,专门拿来对付乱古传人用的!

    暗祖什么水平,怎么可能教出黑绳这么可怕的弟子!

    应该说,黑绳的强大,和暗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君不见,黑绳使用暗祖神通时,伤不到宁凡一丝一毫!黑绳的强大,仰仗的是其肉身、气血,但这肉身、气血,偏偏又不是修炼暗族功法修出来的…

    那是何等可怕的气血!身为仙王,气血之强居然超过仙帝数千倍!这是暗祖能教出来的吗?若他能办到此事,暗族族人岂不是各个都成怪物了!

    那是何等可怕的肉身!居然一拳打穿了先天中品法宝,暗祖传承当中,有哪一个,能让仙王获得足以打穿先天中品法宝的力量!

    “暗祖可以不厚道,我却不能给乱古大帝丢人。他弄个假传人来战我,我不敌,是事实,但却不代表我师绝学不如他暗祖绝学!至少在神通比拼上,我是所修乱古绝学更占上风!”

    黑绳的黑曜指、黑水图、阴煞炉三大神通,皆被宁凡以斩道神剑正面破掉,从这一点来看,乱古神通却是没有被暗祖神通击败;若考虑到宁凡本身实力远远逊于黑绳,神通方面却能战个势均力敌,则足以说明,乱古绝学对于战斗力的加成,是要高于暗祖神通的。

    无疑是乱古神通更强!这一点,相信那些个暗族准圣,都已经亲眼见证了。

    在败尽黑绳的暗祖绝学以前,宁凡并没有避入岁月塔,而是选择咬紧牙关,堂堂正正破尽了黑绳的暗族绝学。

    他承认,自己不是黑绳对手。

    但他绝不承认,乱古不如暗祖!

    他更不承认,这个虚假的暗祖传人,这次虚伪的决战,有任何公平可言!

    “以我如今实力战胜黑绳,没有任何可能,若我能办到此事,便也能战胜向前辈,战胜后土前辈,战胜暗族的一阶准圣了…”

    “倘若未察觉到这黑绳的功法问题,或许我还会执着于此战必胜,但如今,已不必了。胜,没有可能,败…就算对方是虚假传人,我也…不愿败!黑绳虽强,非我可胜,但我若实力更进一步,却也有信心与黑绳磨个平手,至少…不能让外界传出乱古传人不如暗祖传人的流言蜚语,我不在意自身荣辱,但却不愿暗祖阴谋得逞,以一个虚假传人,获得战胜乱古大帝的荣耀!”

    宁凡收了杂念,开始服食无量丹修行,想要和黑绳拼个平手,也是需要一番计划的。

    塔中三百年过去,他率先令古魔修为突破返祖境。

    又五百年,古妖修为也突破万古境。

    又七百年,古神修为也突破至万古境。

    至此,宁凡神妖魔修为,皆达到了新晋仙尊的层次。唯一遗憾的是,一入万古零劫,需要服食两倍丹药,才能增长一劫法力,此事直接导致宁凡吃光了全部无量丹,都没有令任何一系修为,突破到万古一劫的高度。

    神灵废体真是太霸道了,普通人吃五百颗无量丹就能突破新晋仙尊,他却前前后后吃了数万颗,才突破…

    四系修为全部突破万古境,宁凡感受自己再施展从前的神通、法宝,威能皆有了大幅提升,尤其是心神强度,居然也提升了一大截,全盛状态下,他开启十字光环的时间,直接从227息,上升到了415息!

    心神几乎强大了一倍!

    各方面实力皆有提升,再战黑绳,宁凡不由得有了更多信心。

    第一座塔内,余下的时间,宁凡开始巩固各系修为,逐渐令气息凝练。

    漫长的打坐中,宁凡脑海时而会浮现出与黑绳交手的一幕幕。当时他没有察觉黑绳身上的一些诡异,但渐渐地,他开始想明白黑绳身上为何会带给他一丝诡异的熟悉感…

    第四千年,他忽得从体内逼出了一丝紫色神力。

    他的神力是金色的,这紫色神力,不是他所有!

    这紫色神力,居然是当日兽牙匕首割开他掌心之后,偷偷潜伏在他体内的!

    这一刻,宁凡忽然有了顿悟,原来黑绳…竟是一个身具神力的存在!

    “莫非那黑绳,也和我一样是个远古神灵吗!难怪如此逆天!莫非其神灵等级,更在我之上,是后天神灵甚至先天神灵?”

    宁凡心中有了猜测,可却无法印证这个猜测。紫色神力不能说明什么,并不能断定这神力是黑绳自己修炼的,也有可能是通过别的途径获得的…

    只是每每念及对方带给他的诡异熟悉感,宁凡便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是真的。

    修真无岁月,万年终于还是过完了。

    出了第一座岁月塔,宁凡几乎是立刻便进入了第二座万年岁月塔,开始了第二个万年修行。

    万古修为已经巩固,他决定在这第二个万年当中,试着修一修万古真身。

    对于万古修士而言,万古真身可大幅提高战斗力,君不见万古一劫的乌老八,一变身成巨龟,便堪比二劫仙尊了。宁凡心知,若他也能修出一个万古真身,战斗力必定会大幅提升。

    可万古真身并不是想修便能修出的。

    需要资源,亦需要机缘、感悟。

    资源要多少有多少,宁凡在暗族掠夺到的好东西,不计其数。暗祖怎么也不会想到,宁凡拥有逆天的岁月塔,外界只过去一瞬间而已,他便有足够的时间慢悠悠吃光绝大多数的好东西。

    若知道此事,暗祖多半会干涉宁凡掠夺行为的,而不会任由宁凡在暗族之内蝗虫一般刮地皮。

    修炼万古真身的资源,宁凡不缺,缺的只是机缘和体悟。

    机缘可遇不可求,于是乎,第二个万年当中,宁凡只忙一件事,那便是增加自己对于万古境界的感悟。

    碎念修道念,万古修士修道则。

    道则者,大道之法则也。神妖魔修为一入万古,宁凡发现自己使用道则之力,比从前更加轻松、完美,同样数量的道则之力,所爆发的威能有了大幅提升。

    万古真身,需凝聚一身道则之力,融入道念,拟化万物,因而成形。

    这世间,没有绝对相同的两个万古真身,所有人的真身,都是不同的。

    乌老八的真身,是乌龟,是兽态,当然也有很多人修的是人形真身,根据各人际遇不同,真身也不尽相同。

    对于宁凡而言,凝练道则之力不难,但凝练成什么形态的真身,却始终缺少一个概念。

    并非他想凝什么样的真身,便可凝什么样的真身,真身的形态,往往与修士所修道则种类息息相关。乌老八是龟,因为他是以水之道则凝聚真身的。

    宁凡的道则太多,太庞杂,反而不易凝出固有形态…

    数千年一晃而逝,宁凡仍旧没有凝出真身。

    无奈之下,宁凡不得不暂时放弃凝聚万古真身一事,转而整理起暗族缴获的诸多战利品,试图从中找出一些东西,提升一下战斗力。

    他倒是从暗族当中掠夺了大量的炼器材料,可炼器是那么容易的吗?想要孕育一个先天法宝,万年根本不够,宁凡才懒得自己花时间炼宝。

    且他的炼器水平,在万古境中属于很烂的一类了,就算花大量的时间去炼制,也未必能炼制出心仪的法宝。

    倒不如直接抢别人的法宝,来得更快…

    一件又一件炼器仙料,被宁凡当做垃圾,丢到了储物袋的角落。

    从暗族缴获的灵根、道泉,被他置入神农百草园,于是乎,神农百草园愈加山明水秀了,更多了一根根模样古怪的植物。

    古王道果树,灵葡藤,三亿年紫玉桃,翡翠普洱…

    有灵茶树,有灵果树,更有道果树,宁凡通通种入神农百草园。倒不是说他真的多么看得上这些植株,而是他发现,神农百草园的植物越多,灵气便也越盛,有利于剑祖的魂种在此生长…

    剑祖…

    漫长岁月中,宁凡没有人陪伴,只有神农百草园的小小魂草,伴他摇曳,却彼此沉默。

    是,魂种早已破土而出,露出一小截青翠的嫩芽,宛如一棵小草…

    这是剑祖的魂草,只要这魂草一直生长下去,终有一日,他会再见到剑祖…

    从暗族得到的好东西,还有很多。

    【飞仙池】,此池可助第一步修士洗髓,提升第一步修士两成的成仙几率。此物价值之大,难以估计,是可以兴盛一族的至宝!暗族仙修多,不是没有原因的,普通人成仙几率连百分之一都困难,人家暗族用个飞仙池,直接每人提升两成成仙几率,如此一来,自然会有大把第二步仙修诞生了。

    当然,使用飞仙池需要耗费巨量的道晶,但这不是问题。人当然比钱财重要,有了飞仙池,宁凡可以想象,他的鼎炉,他的雨界亲朋,将有无数人因此而受益,获得问鼎第二步的机会…

    也不知暗族从哪里得到这么个好东西的,可惜,此物从此要姓宁了!

    【镇界泰山】,这是一件横扫同级的先天下品法宝,足以让很多仙帝抢破头了。考虑到连水淹瓶、太古雷鼎都对付不了黑绳,宁凡默默将此宝扔到了角落。

    【太古蟒皮】,可解天下绝毒,亦可服之,修炼毒功。宁凡炼化了这蟒皮,毒阴阳威能自是提升不少。

    【黑暗明王图】,这是一幅记载真界神通的绝学,但想要学习图中法术,居然还需要拜此图中所画黑暗明王为师,并向此图三跪九叩宣誓,一生一世效忠…

    开什么玩笑!

    宁凡又不缺神通,考虑到暗族就没有一个像样的神通,足以说明那些跪拜此图的暗族修士,也没有学到什么真本领,于是乎,宁凡最终将此图扔到了角落。

    【焚炼炉】,此炉不错啊。宁凡搜了守炉仙王的记忆,貌似任何投入此炉的法宝,都可熔为锻造液,用以合成更高品阶的法宝。

    当时那个守炉仙王,正拿数十件十一涅法宝,在炉内熔炼,结果居然合成出了一把十二涅飞剑。

    若有足够多的十二涅法宝,甚至有可能凭借此炉直接合成先天法宝呢…以低阶法宝,合成高阶,怎么看都不亏。

    不过根据搜取的记忆显示,合成法宝,似乎有不小的失败率…

    考虑到整个暗族都没有几件先天法宝,宁凡暗暗猜测,要么就是合成先天法宝,需要的低阶法宝数量惊人,连暗族都不堪负荷;要么就是合成先天法宝的失败率太高…

    总而言之,此炉还是颇让宁凡心动的,他破烂法宝要多少有多少,先天法宝都有许多用不上。若是全部丢入炉中锻造合成,不知道能合成出什么品阶的法宝…

    他不需要数量,他只求质量,若能合成一件先天上品的攻击法宝,他或许真有可能弄死黑绳…

    宁凡取出了一堆低阶法宝,迫不及待地想要拿这焚炼炉实验一二了。

    却不料,他将眼前这堆低阶法宝全部焚炼后,居然没有合成出一件高阶法宝。

    法宝没有合成出来,倒是得到了一滴烧红的金属液,看色泽和铜很像,却当然不是铜的…

    “怎么回事?”

    宁凡皱眉,将铜液取出,细细打量。

    可没多久,那铜液居然直接蒸发,生生消失于天地间,似这天地不容许此铜液存在一般。

    宁凡眉头皱得更深,取出更多的低阶法宝试验。

    他发现,仙宝之下的法宝,只能焚炼出铜液,后天法宝则可焚炼出银液。

    无论是铜液还是银液,一旦从炉中取出,只能在空气当中存在极少时间,便会蒸发消失,被天地所抹消…

    “为何我无法像那个暗族仙王一样,以此宝合成高阶法宝?”

    宁凡百思不得其解,决定用万物沟通的天赋,直接和焚炼炉聊聊,看看是怎么回事。

    这一聊,不打紧,对方第一句话,就让宁凡大吃一惊!

    焚炼炉:“吾乃古国王室臣民!首逆四十七枯焚炼炉王!愿为上神效死!”

    宁凡:“…”

    焚炼炉:“请上神服食铜甲神液,铜甲银液,修炼天神护甲,不要浪费,被天地所灭…”

    宁凡:“…”

    他好像捡到了了不得的东西!竟然与远古神灵有关!

    考虑到暗族的黑绳,本身就疑似远古神灵,暗族会有此物,倒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若与远古神灵有关,此物必定极为贵重,怎会被放在下层天空,没有被暗祖珍藏?

    说起来,此炉似乎是叫首逆四十七枯焚炼炉,这名字,倒是和他捡到的炼神鼎很像啊。

    九逆二十一枯炼神鼎…

    那几逆几枯,莫非是编号一类的东西么…

    首逆,是指第一逆么…

    炉王又是什么鬼?之前的炼神鼎,可没说它是什么鼎王。炼神鼎也无法这么轻松和他对话,貌似这个焚炼炉,比炼神鼎高级很多啊,居然拥有一定程度的思维。

    宁凡:“你为何会被扔在第十二重天?难道暗族之人没有发现你的价值吗?”

    焚炼炉:“暗祖?上神是说那些仙灵后裔么,哼,区区仙灵后裔,就算知道我的存在,也无法得到我的效忠!”

    仙灵,又是仙灵。

    如今的宁凡已经能稍稍分清这些该念了,天地间先有神灵,后有仙灵,神灵被灭了,模仿神灵而修的蛮、古神、古妖、古魔全部成了阴面,成了天地异类;劫念、佛修等等则成了主流,这些,似乎都是仙灵后裔…

    这天地的所有矛盾,原本只是仙神对立…

    宁凡:“你是说,暗族的人无法使用你?可我明明见暗族之人使用你合成法宝了,为何换成是我,便无法合成…”

    焚炼炉:“上神说笑了!合成外物有何用,增强自身才是神灵正道!再强的法宝,也挡不住真神的一拳。我只是想诱使那些仙灵后裔步入邪路,故意给他们指个错误用途的!区区仙灵后裔,想使用本炉王真正用途,没有任何可能!”

    宁凡:“你的真正用途是什么?”

    焚炼炉:“任何一个真神,都能用我熔炼天地仙料、法宝,用以修炼【天神护甲】!上神自然也可以如此!”

    宁凡无语道:“我只想拿你合成法宝…”

    焚炼炉:“法宝只是外物!上神不可误入歧途!”

    宁凡更无语了:“若我一定要拿你合成法宝呢…”

    焚炼炉:“小炉宁可自爆炉身而亡,也不忍看上神走上邪道!”

    …

    ……

    这焚炼太任性了!宛如一个固执的老臣,宁可撞柱自尽,也不愿看君王走上歪路…

    宁凡好似看到那样一副画面,自己一意孤行要合成法宝,焚炼炉老头宁死不从,最后宁可撞柱自尽,以死劝谏…

    宁凡嘴角抽了抽。

    若是不能拿焚炼炉合成法宝,他要此炉何用?

    难道真听此炉的话,去修炼什么什么【天神护甲】?

    听名字,这天神护甲还挺霸气的,莫非是专属于远古神灵的某种厉害神通?

    若是够厉害,或许可以学一学,增加点实力打黑绳…

    宁凡:“我问你,天神护甲要如何修炼?”

    焚炼炉费解道:“上神的父王没有告诉上神吗?”

    父王…

    他父亲是云天诀,貌似和什么远古神灵的父王不沾边…

    焚炼炉:“每一个王族神灵,都会获赐神灵四宝,并传授使用四宝的机要,上神莫非失忆了,连这个都不记得了?”

    宁凡:“我不是王族神灵,是…自己修出来的神灵血脉。”

    焚炼炉:“上神说笑了,能和小人对话,唯有万物沟通的上神才能办到。而万物沟通又属于九大神术最为特殊的一种,非王族神灵不可觉醒。上神能和小人对话,足以证明您老人家王族身份。”

    宁凡:“…没有例外么。”

    焚炼炉:“有,但这种例外,只会发生在叛神身上,那种修炼了仙灵功法的叛神,倒也有可能自行修出王族血脉,不过上神一看就不是修炼仙灵功法的叛神。”

    不,我是…

    我神灵、仙灵,乱七八糟的玩意,都学过…太杂了…

    宁凡:“总之,将修炼天神护甲的方法告诉我。”

    焚炼炉:“上神果然失忆了,既如此,便听小人细细道来,等上神修成天神护甲,务必杀尽天地间所有仙灵后裔,为我古国复仇。”

    古国什么仇?

    算了,一点都不想问这种天地大秘…

    也一点都不想杀尽天下仙灵后裔,紫斗仙修貌似也算仙灵后裔吧,但凡是真界的人,都是仙灵后裔,幻梦界的,好像也算,他的女人们,亲人们…

    咳咳咳,傻子才会听一个烧火炉的话,跑去毁灭世界。

    宁凡问完了修炼天神护甲的方法,便不再理会喋喋不休的焚炼炉了,关闭了万物沟通的技能。

    没办法,这个技能不宜持续性开启,否则天地万物都在和你对话,任你心如磐石,时间一久也会精神分裂…

    再看焚炼炉,宁凡眼神有了凝重。

    根据焚炼炉的说法,它并不是一个普通焚炼炉,而是一个王族焚炼炉,本身亦属于焚炼炉中的炉王。

    故而才排在首逆的排位里面…

    首逆是最高排位,皆为王族神器,二逆之后,则是普通神灵的神器。

    在那最古老的年代,每个远古神灵生来便会获赐四件神器:炼神鼎、焚炼炉、气血葫芦、神识磨盘,是神灵提高自身实力必备之物。

    宁凡不是古国神灵,只是误打误撞修出神灵,他当然没有神器傍身。

    炼神鼎是在极丹圣域捡来的。

    焚炼炉则是从暗族抢来的…

    至于气血葫芦、神识磨盘,他当然没有,也不知道具体功效。问了焚炼炉,并没有获得答案,原来这焚炼炉受过大损伤,记忆不全,活得又久,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不过光听名字,宁凡就能猜测,所谓的气血葫芦,肯定是神灵拿来提升气血的,神识磨盘的话,可能是提升神念的…

    炼神鼎炼制万灵血提升修为,焚炼炉则用于修炼天神护甲…

    说起来,黑绳气血那般可怕,该不会是用过什么气血葫芦吧?

    黑绳…极可能是一个神灵,但并非是真神。

    真神只有三种:先天神灵,后天神灵,神灵废体。

    根据焚炼炉的说法,黑绳是无法使用它的,非真神。非真神,若也是神灵,则有可能是半神。

    半神,意指父母双方并非全都是神灵…

    黑绳会是一个半神么?

    若是半神,血脉还不如神灵废体高级,为何能压着他打?宁凡表示费解。

    忽然又有了猜测…

    这焚炼炉会不会就是黑绳的?

    黑绳会不会是王族神灵?但由于父母又一方非神灵,故而…身具王族血脉,却无法使用焚炼炉?

    那就真的太可悲了…持有宝贝,而无法使用,着实可怜。

    若黑绳连天神护甲都修出…可能远古大修他都不惧了吧。

    “那我可就更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了…”

    根据焚炼炉的说法,天神护甲很厉害,但却很难修成,一百个王族神灵当中,能有两三个修成来就很逆天了。

    修炼的方法,是将各种仙料、法宝焚炼成【神液】,然后服食神液,淬体修炼。

    就算未能修出天神护甲,服食神液的过程,也可极大提升肉身各方面防御。

    与炼神鼎不同,焚炼炉提升的,只是神灵的皮肉骨骼防御,不提升元神、识海。

    “也好,我倒不指望能修出天神护甲,但若是能提升肉身防御,则例外。也不知将我手中无用法宝,都焚炼掉,能提升我多少肉身防御…”

    “暗族仙王使用此炉,焚炼出的是锻造液,用于合成法宝;而我焚炼出的,却是神液,是用来锻体的,孰强孰弱,倒是难说,试过才知道…”

    宁凡把一堆堆用不上的低阶法宝取出,置入焚炼炉焚炼。

    于是乎,大把大把的铜甲神液,被宁凡焚炼了出来,一一服食。

    时代变了,这是不容许神灵存在的时代,神液一旦炼成,必须快速服食,否则会被天地抹去存在。

    铜甲神液是最低的等级,银甲神液次之,在此之上,还有金甲神液,最为稀有,根据焚炼炉的说法,唯有极品先天法宝及开天之器,能炼成金甲神液。

    宁凡开始试着服食铜甲神液。

    但才服食第一口,他便吃了大亏,肠胃直接被炽热的神液烧穿,一瞬间便重伤…

    这还只是铜甲神液,据说品质越高的神液,温度约炽热…

    宁凡暗暗腹诽,心道若非焚炼神液过程太漫长,神液存在的时间又太短,他说不得能拿铜甲神液直接泼人,保证泼出去一盆,烫死一堆仙修。

    当然只是玩笑…这想法,无法在末法时代实现的。

    宁凡定了定神,忍着剧痛,一面回复体内伤口,一面强行炼化铜甲神液。

    最初,并没有什么不妥,炼化过程渐渐回归正轨,一切都很顺利。

    但,很快就出了问题!

    每炼化一丝铜液,这天地,便多排斥他一分!

    肉身防御增加的同时,吸收天地之力的难度…竟然在增加!

    更为糟糕的是,炼化神液的同时,宁凡的寿命在飞速流失!

    骨龄倒是没有增加,但苍天定给他的仙寿,却在一点点剥夺,作为宁凡修神灵道的惩罚!

    当宁凡炼化完整整一滴铜甲神液后,居然有数个小天劫直接轰了下来!

    又炼了两滴铜甲神液,连大天劫都轰下来了!

    宁凡暗暗心惊,哪里不知只这一小会儿功夫,他便被上苍剥夺了九千年仙寿!

    万古修士九千年一次大天劫,宁凡刚刚突破万古,理论上是要隔九千年才有大天劫来临的。这九千年,是上天给修士的修炼时间,来提升修为。修士修为会越来越高,大小天劫也会越来越猛烈。若修士提升修为的速度能超过天劫增强的速度,则可以长生不死;若不能,则会被天劫抹杀…

    大小天劫的间隔时间,是上天给予修士的恩赐,是一个修为提升的缓冲期。

    这便是仙寿,独属于仙人的寿命!

    但这仙寿,却在眨眼之间,被上天剥夺了九千年!

    宁凡不得不中止了体内铜液的炼化,面上有了犹豫。

    剥夺九千年仙寿,看起来不可怕,但聚沙成塔,集腋成裘。若是宁凡炼化更多的神液,绝对会被剥夺九万年,九十万年,九百万年,九千万年…数之不尽的仙寿!

    因为如今骨龄十分年轻,宁凡根本不惧怕大小天劫。

    但若被剥夺的仙寿过多,大小天劫猛烈到连仙帝、准圣都能灭杀…他,该如何!

    这神灵道,绝对不能修,否则终有一日,会被天地抹杀掉!

    但若不修神灵道,他要如何战胜黑绳,要如何维护乱古大帝的荣耀…

    “我好像又遇到重大选择了。与乱古大帝的荣耀相比,是个人都会选择生命吧…我,亦惜命,亦怕死,大不了不修这神灵道了,不修这天神护甲了,又有何妨。以我如今修为,只要缜密算计,也有一定把握,和黑绳耗个平手了…且就算修了神灵道,逆天而行,就能胜过黑绳了吗?大概也还是平手吧…”

    “这天神护甲,不修也罢…”

    宁凡一叹,有了决定,但这决定才刚下,忽然有哭声,传入耳中。

    那哭声,竟是灭神盾所发出!

    第一次,灭神盾不受宁凡控制。

    第一次,灭神盾自行飞出宁凡身体,摇身一晃,化作一个白胡子老者,虚幻的身体,虚幻的金甲,背上背着虚幻的剑与盾,沉默不言,跪在宁凡身前!

    “你是…灭神盾?”宁凡目光一眯,问道。

    虚幻老者老泪横流,摇头,却又沉默,点头。

    宁凡皱了眉,催动万物沟通技能,想要听一听这虚幻老者的心声。

    但,听不到!不知为何,百试百灵的万物沟通,在这老者跟前,有了失效。

    老者只是沉默不言,朝着宁凡叩拜着,宁凡不知道这老者想要表达什么,正自费解。

    却忽得见到老者大急一下,一跃跳入焚炼炉中!

    嘶!

    宁凡自是大惊!

    这老者代表的是灭神盾,灭神盾是宁凡最大依仗,就算他修炼神灵道,也不可能把灭神盾给焚炼掉!

    怎会容许老者跳入焚炼炉自灭!

    何况他根本不打算走神灵之路,自取灭亡!

    又怎可能眼睁睁看着灭神盾在眼前焚炼成一滩神液…

    宁凡冲至炉边,欲将炉火内的老者救出,但手才刚刚伸进炉内,就被炽热的炉火焚掉整个手臂,若非他手拉出地极快,怕是火苗会窜至全身,将他整个存在抹去!

    这是灭神盾焚炼时所释放的热量,开天之器,何其恐怖!渐渐地,宁凡发现他连焚炼炉周遭十丈都无法靠近了,百丈,千丈,万丈…

    恐怖的热量不断扩散,使得宁凡不得不避开极远,若他有灭神盾在,或许还敢开了灭神巨人,顶着高温逼近焚炼炉,但可惜…灭神盾此刻在炉中啊!

    这灭神盾是横了心,要将自己焚成神液吗!

    为什么!

    为何要哭泣,为何要悲伤,为何要跪拜,为何要自灭…

    宁凡面沉如水,心情极为糟糕。

    他之后还要和黑绳大战,却不料会在站前出了意外,失去灭神盾这一最大依仗…

    这该怎么打!

    难道只能坐视灭神盾把自己炼掉?

    开天之器炼成的神液,服食会有多大好处呢?

    但仅仅服食极少铜液,便失去了九千年仙寿,若换成开天之器…

    宁凡更感烦闷。

    他是堂堂十代蛮神,古国灭神盾则是初代蛮神道蛮山亲手赐他的宝贝,是蛮神的象征。

    竟就这么失掉了…

    长者赐,他没有看管好;十代蛮神的象征,他没有守好,他…失职了…

    【主人,勿悲…】

    是遥远的炉火当中,传来了灭神盾的声音,一如当年宁凡听到的声音,如出一辙。

    之前灭神盾似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告诉宁凡什么,又或者告诉了,话语却被天地间抹去了。

    但此刻,宁凡却终于听到了灭神盾的话语。

    他很想抓出这个好伙伴,好好问问,你为什么要自灭,为何要哭,为何要跪,为何要弃我而去…

    但终究没有开口询问。

    因为他从灭神盾的话语里,听到了歉意。

    对方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才如此的…

    只是那苦衷,无法瞒过天地,告诉给自己…

    “你我相伴,也有不少时间了,一路征战,彼此守护,我视你为友,你应该知道我亲眼见你焚成虚无,是何等的心情,你…真的无法再回到我身边了么…”宁凡长叹,闭上眼,不忍看灭神盾焚灭的一幕,拳头握得很紧,很紧,紧到指甲刺破了血肉,都不自知。

    【主人,勿悲…】

    【主人,勿悲…】

    【焚我残躯,永不回头。古国神灵,永不为奴…】

    【天地为笼,吾主破之。苍生皆苦,吾主救之…】

    【恳请吾主,吞我入腹,踏碎神路,覆灭真空…】

    再没有任何声音了。

    天地间的热量,好似一瞬间消失,有清凉微风拂面,带着一丝落寞和萧索…

    “你为何,一定要死…”

    宁凡一瞬间意兴阑珊了。

    他性格偏执,很难视活人为朋友,因人心叵测,故而他更爱收些形形色色的古怪玩意儿为仆。

    是仆,亦有感情,尤其是灭神盾,一人一盾,几经生死,说是生死之交也不为过了。

    但一夕间,皆离我而去,如叛…

    宁凡甚至没有弄清,灭神盾非走不可的原因…

    此盾为何一定要逼他吞噬神液,走上神路。

    这里面是否有某种算计…

    但为何,宁凡只从灭神盾的话语里,听到了焦急,那种焦急,是无法掩饰的担心,在担心他这个主人…

    是有什么原因,攸关主人至深,所以灭神盾不得不死吗?

    为何,为何…

    焚炼炉中,多出了一滩金色神液,那金色神液透着无比庞大的能量,却也渐渐有了蒸发消散的迹象!

    那是灭神盾所化…

    那神液当中,更不知为何,透着一股仇视神灵的气息,但却唯独对宁凡不予排斥。

    只因宁凡是十代蛮神…

    是这金色神液,曾经的主人…

    “你为何,一定要离我而去…”

    宁凡沉默立在焚炼炉前,看炉中渐渐冰冷、却永不凝固地神液,看着天地欲将其一点点抹消,似在内心挣扎,做着什么决定…

    脑海中,一遍遍回响着的,是灭神盾临死前的恳求。

    【焚我残躯,永不回头。古国神灵,永不为奴…】

    【天地为笼,吾主破之。苍生皆苦,吾主救之…】

    【恳请吾主,炼我为甲,踏碎神路,覆灭真空…】

    “我对拯救苍生没有兴趣,对踏碎神路、毁灭世界同样没有兴趣。我师紫斗教我,少年人要心存理想,要以平定乱世为己任,但我渐渐发现,那很难,很难…我想要守护什么,却一直在失去,青灵走了,七代走了,如今你也弃我而去…”

    “我欲为乱古师父延寿,但,终究没有见到他的苏醒…”

    “我欲挑战暗族,却无法打败黑绳。这黑绳虽说只是虚假传人,比我强,却也是事实…”

    “我并不强大,反而弱小,越是修为提高,这种认知便越明确。人力有时尽,自得到你,我一遇危险,便会躲在你的守护之下,这是一种依赖,一种依存,却令我的心,渐渐有了软弱,与怯…”

    “就如这一次,我竟在惧怕仙寿剥夺,在惧怕天意,在惧怕失去,因无可挽回命运,所以渐渐无奈,渐渐妥协…这,不好!”

    “我不知你为何要走,但你的离开,却点明了我一件事。”

    “妥协,是错的…”

    “天欲夺我仙寿,它,凭什么这么做!”

    “暗族欲杀我,他们,又凭什么!”

    “若化作神液,为我所吞,是你所愿,那么我,成全你…”

    “你若不愿作为盾牌,挡我身前,那么便化入我体,炼我血肉骨骼!与其让天地将你抹去,倒不如,让我…吃了你!”

    宁凡摄出灭神盾的神液,在其消散前,眼中寒芒爆射,一饮而尽。

    内心却在微微撕扯,在自嘲。枉他还嘲笑黑绳吞食伙伴,如今的他,却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主人,勿悲?

    呵呵,凭什么!

    你叫我不悲,我便不悲?你是主,还是我是主!

    轰隆隆!

    在宁凡开始炼化灭神盾神液的瞬间,天空中忽然一次性出现了成千上万的大小天劫。

    呵呵,大天劫一次性便降临了近千,这岂不是说,他一次性被上天剥夺了九百万年仙寿?

    “老伙计,看到了吗,你让我一下次失去了九百万年寿命,这条路一旦踏上,我便…回不了头了!”

    “所以你就得负责到底,随我…打穿这些天劫!随我…放肆!”

    “至于你的恳求…我会酌情考虑!害你流泪的人,我帮你…揍!”

    宁凡眼中杀意暴涨,他现在心情很不好,很不好,就算这近万大小天劫加在一起,威能可杀六劫仙帝,他也不想作任何闪避!

    什么狗屁天劫!

    什么狗屎暗族!

    什么狗耳黑绳!

    他要通通打穿!

    焚炼炉:“上神,狗耳好像不是骂人的话…”

    宁凡:“安静!那不重要!”

    【杀神灵!】

    【杀神灵!】

    【杀神灵!】

    原来天劫也会说话啊,呵呵,以前怎么没有认真听!

    轰隆隆!

    无数天劫同时降临,宁凡瞬间被空前浩大的风火雷劫彻底淹没,但却有更为猛烈的护体金光,从天劫最深处爆射而出…

    一个形态不稳的金甲巨人,正一点点,在天劫当中呈现,带着无法掩饰的怒容与癫狂,再不是…从前的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