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06章 丰收

    与仙帝的短暂交手,声势太过浩大,惊动了十九重天的所有暗族修士。

    这其中,有从黑暗大陆撤回的狩猎者,有看守回神稻田的守卫,更多的,却是暗族最底层的族人。

    修真界本处处等级森严,似暗族这等庞大大物,内部同样有着等级划分。

    十九重天属于偏僻之地,有数千万暗族底层修士生活于此地,他们并不关心暗族与乱古传人的纠纷,对于东天的种种传闻亦从不关心。这些人看待宁凡的眼神,很少会带着仇视。

    只有茫然。

    “娘,那个大哥哥是谁,他,他好帅呀,居然和我们族的仙帝打得不分胜负…我也想和他一样,无人可挡,我不想像蝼蚁一样,一辈子都困死在第十九重天。”

    有稚童指着天空,好奇问道,眼中全是亮闪闪的光芒。

    “我儿休得胡言!那人,那人是坏人,不能学他…”

    “坏人是什么?”

    “坏人就是…就是坏人…”

    宁凡一路疾驰,雨念覆盖整个十九重天,一草一木,一云一土,皆在心中图画般呈现。

    他对于暗族的等级划分并不关心,亦不屑杀戮那些连他是谁都不知道的普通人。

    第十九天并非只有回神稻田值得掠夺,此地随便一草一木,都是东天难得一见的珍品。

    那看似不起眼的连峰,居然是炼制先天法宝的良材!

    那平平静静的湖底,居然蕴有水行仙珍!

    那些盛放在山水之间的奇花异草,居然无一不是稀世灵药!

    身后有九名仙帝在追杀,宁凡自然不可能掠尽十九重天所有物资,他,只埋头朝着十八重天前进,沿途遇到的好东西,只挑贵重地抢夺!

    于是,宁凡所过之处,仙山被连根拔走,湖海被抽干灵液,奇花异草满地狼藉,被人拔了个干净。

    九名仙帝恨得牙齿痒痒,欲阻止宁凡劫掠,可他们根本追赶不上宁凡,前往十八重天的路,才追了三分之一不到,宁凡居然已经闯入了第十八重天!

    两重天之间,皆有暗界门耸立,十九重天的暗界门,有一名二劫仙尊驻守。

    此刻,那仙尊如往日一般,在几名莺莺燕燕地服侍下,舒服地晒着月光,品着灵茶。

    直到宁凡犹如一个古之杀神,出现在此地,这名万古仙尊才懒散地眯开双眼,呵斥道,

    “什么人!太没有规矩了!不知道每日辰时到申时,是本大人的休息时间吗,绝不会开启暗界门,给任何人放行的!本大人只会在夜里上工!来人,给我拿下此人,教教他十九重天的规矩…”

    那万古仙尊肥胖的脸上,原本满是傲气,毕竟他的长辈,可是暗族某个仙帝,行事便是嚣张些,也无妨。

    但当他看清宁凡的容貌后,所有的话语,全部噎了回去,一口灵茶险些将他呛死。

    和那些不关心俗世的普通暗族人不同,他,认得宁凡!

    “是、是你!你为何会在我族大暗黑天,你想要干什么,你休得胡来,否则老夫不介意将你…”

    “聒噪!”

    宁凡眉头一皱,带着煞气血芒的眼神扫过,那万古仙尊便立刻觉得好似被万剑刺中双目,闷哼一声,喷出鲜血,内心骇然到了极点。

    无数守卫被宁凡气势一冲,口吐白沫,昏阙于地。

    这是何等可怕的煞气,他好歹也是一个万古仙尊,便是面对仙帝,也不至于如此窝囊,但在宁凡面前…居然连简单的对视都做不到!

    这…就是传说中的乱古传人吗!!!

    君不见,经历了黑暗大陆的二十四日厮杀之后,宁凡的煞气更上一层楼。若他不收敛一身煞气,除非是那种久经血海的万古仙尊,否则连和他简简单单对视都做不到!

    宁凡不打算在大暗黑天多造杀孽,自然也懒得理会这名守门仙尊。

    他更不需要这名守门仙尊替他打开暗界门,此门之坚固,足以拦下普通仙尊仙王,但却拦不住他!

    即便没有开启十字光环,宁凡也可稍稍做到天地借法,大手一抓之下,周遭天地的天地之力,疯狂汇聚而来,成为宁凡源源不断的法力源泉。

    而后,古魔破山击,一拳轰出,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

    轰!

    一声巨响,传遍整个十九重天,听闻此声,九名追击仙帝皆是气得破口大骂。

    他们追不上宁凡!

    他们无力阻止宁凡进入十八重天掠夺!

    当这九名仙帝终于追到第十八重天,宁凡已经冲上第十六重天!

    当九帝追至第十六重天,宁凡已上到十重天的高度!

    无数仙珍,被宁凡一路掠夺,其中价值较大的有:第十七重天的古王道果树,五百万年一熟,一次可产十二颗仙王道果;第十四重天的飞仙池,此池可助第一步修士洗髓,提升第一步修士两成的成仙几率;第十二重天的焚炼炉,据说任何投入此炉的法宝,都可熔为锻造液,用以锻造任何品阶的法宝。

    这些东西,随便一件都是无价之物,可令一族昌盛。

    无论宁凡如何掠夺,暗祖都没有阻止,宁凡不傻,他当然猜得出暗祖为何不阻止他劫掠暗族。

    因为暗祖自信!

    无论宁凡劫掠多少东西,只要他最终败给暗祖传人,死于此地,夺走的东西,都能一次性抢回来!

    十重天之上,有一名古之傀儡镇守界门,周身透着准帝的庞大气息。

    这傀儡强则强尔,却也只受了宁凡古魔破山击的二百余连击,便被毙掉!

    八重天守将,是一头处于化龙期的巨蟒,一旦化龙成功,则可成为又一名暗族大帝…最终,败于宁凡第六百七十一拳,蛇瞳眼睁睁看着宁凡闯入七重天,不敢阻拦!

    四重天守将,是一个六劫仙帝,他没有参与黑暗大陆的狩猎,有着守土之责。

    当宁凡来到,凭十字光环一个照面制住此帝,此帝骇然色变,直接以秘法弃了肉身,逃走了元神…

    三重天守将,同样是一名六劫仙帝,见宁凡到来,面色剧变,不战而逃…

    宁凡掠夺的仙珍越来越多,让他稍稍重视的有:十重天的镇界泰山,是一件威力横扫同级的先天下品法宝;八重天的太古蟒皮,可解天下绝毒,亦可服之,修炼毒功;三重天的黑暗明王图,竟是一副记载真界神通的古图。

    收获最丰的,要数二重天!

    一重天是暗祖所在,二重天则是整个暗族的库房所在!

    暗族所有功法、典籍,所有丹药、法宝,全都存放于此!

    当然,放在此地的,绝对是暗祖本人看不上的东西,甚至未必是仙帝修行的必需品。

    但对于宁凡而言,宝库内的珍宝却已是价值无量了,正合所需!

    成品无量丹居然有五万颗之多,完全足够他神妖魔三系修为突破万古仙尊境了!

    便是无量丹药材当中,最为稀缺的八亿阴沉木,暗族都屯了数千斤之多!

    宁凡几乎想要放声大笑了!

    当真痛快!

    若不攻暗族,他要掠夺多少仙帝势力,才能得到足够的无量丹突破万古仙尊?五百颗无量丹可打造出一名万古仙尊,五万颗的数量,足以打造一百名仙尊了!

    不愧是暗族,也只有暗族这种庞然大物,会在族内囤积如此数量的无量丹,当成战略物资吧!

    可惜啊…

    这些无量丹,从此刻起,通通改姓宁了!

    宁凡抢光了二重天,有无数暗族修士气得破口大骂,却终究无人敢阻。

    宁凡一路飞至二重天的界门所在,那是通往一重天的入口,那里的守将,早已撤入一重天,在那里,站着五个气息浩瀚的老者。

    这五名老者,身上皆有不同程度的圆满之意透出,各个气运加身,有八彩光芒冲天。

    竟无一不是准圣,各个都对宁凡怒目而视,欲杀之而后快,其中,包括了宁凡曾经见过的准圣暗天斗!

    但,他们不能出手,因为暗祖不许!

    他们理解不了暗祖无论如何都想胜过乱古一次的执念,他们只知道,若擅自动了宁凡,暗祖绝对会一怒毙掉他们,便是准圣的身份,也救不了他们!

    暗祖…就是这么冷漠绝情的存在!

    五名准圣目光如天,携天威扫射而来,强如宁凡,都被五圣势如天地的目光,震得几乎站立不稳,险些跌下苍穹。

    他咬紧牙关,目露桀骜,脚踏金焰,一步步踏出,硬是以势字秘卸掉了五圣威压,使得五圣面色更黑了。

    但却有一个笑声,从五圣身后传出,似对宁凡卸掉五圣威压一事,十分满意。

    那是一个狗耳少年,目光带着倨傲,从五圣身后走了出来,每一步踏出,居然都使得天地之间的暗之道则产生回应!

    暗掌位!

    这是一个五劫仙王,却已经对暗掌位的力量了若指掌。他战力直逼九劫大帝,且不是普通大帝,而是那种掌位大帝!

    “你,就是乱古传人是么,我终于见到你了,你,不错。对了,你叫宁什么来着?”

    宁凡眉头一皱。

    你,不错。

    这是上位者对下位者才会使用的称赞

    你叫什么?

    枉他在暗族大闹了一场,对方居然连他的名字都没记住么

    何其轻蔑!何其藐视!

    此人,应该就是暗祖传人了吧…

    该来的一战,终究还是来了!

    无数二重天的暗族修士,瞩目着这即将到来的一战!

    越来越多的暗族修士聚集此地,喊杀声震天!

    “请五圣出手,斩杀乱古传人!”

    “请神尊出手,斩杀乱古传人!”

    “暗修荣耀,不可亵渎!”

    “犯我暗族,万界追杀!”

    “杀!杀!杀!”

    那仙王少年忽然皱了眉头,眼中杀机一闪,一个晃身,便不见了踪影。

    瞬息后,他回到原地,手中…竟多出了数百个元神,被暗之道线穿成一串!

    便在这一瞬,有数百名暗族真仙,被仙王少年所杀!

    杀人夺神后,此少年更是将这些元神一个个吞食入腹,大快朵颐。

    霎时间,周遭暗族修士各个噤若寒蝉,不敢再大声呼喊了。

    此人居然在吃同伴的元神?

    宁凡眉头皱得更深。

    吃人的事情,他此生也没少干,但他可从来不会对自己的同伴下手,只会对敌人狠辣无情。

    眼前这个少年,则完全没有这种顾忌,看待周遭暗族修士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待食粮!

    何其冷漠,何其麻木,如看猪狗!这种冷漠,却又不知为何,带给宁凡一丝诡异的相似感,似这少年身上,有什么东西,和自己相似

    “神尊,请不要为区区口腹之欲滥杀族人!”五名暗圣皆是不悦,却不敢大声呵斥仙王少年,只劝谏道。

    仙王少年却理都不理五圣,只舔舔满嘴鲜血,淡漠道,

    “好了,我吃饱了,你们不要插手,这个小辈,我来杀!”

    他容貌虽是少年,骨龄却已有数百万年之久,称呼宁凡一声小辈,并不过分。他固然不算同级当中的老者,但谁叫宁凡在同级修士当中年轻地过分呢?

    少年每一步踏空而行,脚下暗之大道都会形成波纹,在天地间回荡。

    宁凡从这名少年身上,感受到了空前压力,那种压力,便是神虚双帝一级的存在,都无法带给他。

    从这名少年身上,宁凡找到了初次会见七代杀帝的压迫感,心道这名少年,战力莫非已经可比七代杀帝了?

    这一战,他能胜吗?

    宁凡不知道自己能否取胜,他只知这一战,他不能逃,也不会逃!

    “我叫黑绳,你,好弱啊…”

    名为黑绳的少年,明明还在一步步朝着宁凡逼近,但声音却不知为何,忽得从宁凡背后传来。

    甚至没有给宁凡回头的时间,少年的利爪,已从宁凡背后刺入,鲜血淋漓中,狠狠抓出了宁凡的元神。

    而后,一把将宁凡元神捏爆,鲜血四溅!

    原来真正的黑绳,早已不知何时,潜入到宁凡身后!

    那个还在一步步踏天而行的黑绳,则化作幻象,一点点消失了。

    居然只是幻术!

    暗之道则,本就适合释放幻术,这黑绳既然是暗掌位之修,幻术使得无声无息,并不足为奇。

    只一击就杀掉了宁凡,黑绳感到十分失望,但那失望只持续了瞬间,下一瞬,便化作愤怒。

    却是宁凡不知如何,居然未死,反而如法炮制,潜伏到了他的身后,逆海剑一剑贯穿了他的后腰,在他大意之时,刺透他的丹田!

    精通幻术的他,居然被宁凡以幻术暗算了?

    这乱古传人的幻术造诣,莫非还要超过他这等暗掌位之修!

    嘭!

    被逆海剑贯穿的黑绳,身躯开始化作幻光消失。

    远处,毫发无损的黑绳,撤掉幻术光芒,现出身形,神情冰冷。

    “我想起来了,你是叫宁凡对吧!你,有与我一战的资格!”

    他哪里是不知道宁凡的名字!

    他只是不屑于称呼宁凡的名字,但此刻,被宁凡识破幻术,他才对宁凡有了少许认可,并真正认同了对方的决战资格。

    “我以暗祖传人身份,邀你一战,若你败,则死;若你胜,我黑绳,允你从暗族带走一切,包括…我的命!你可敢入我掌位虚空,与我决一死战!”

    黑绳言罢,抬手一划天地,撕开一道裂缝,踏入其中。

    滚滚黑暗气息从那裂缝当中席卷而出,使得周遭天地无光!

    “有何不敢!”

    宁凡目光平静,闪身踏入裂缝,一入裂缝,便有一头黑暗巨龙咆哮冲至,有着仙尊修为。

    宁凡翻手一剑,以逆海剑斩了那黑暗巨龙,但那黑暗巨龙一死,残尸居然一分二,二分四,瞬间便有了成百上千的仙尊巨龙,咆哮而来!

    似乎会越杀越多…

    宁凡从表情上看,就仿佛已经被上千仙尊巨龙的声势镇住了,从一开始便打算全力出手,将十字光环开启后,抬手祭出了水淹一界瓶,似欲将上千的仙尊巨龙群杀掉。岂料水淹瓶方一腾空,便被一道轻飘飘的黑暗指芒定住了,威能被封,丝毫催动不得,继而被黑绳强行抓入手中,强夺。

    “以你如今修为,在我面前使用法宝,无异于班门弄斧。定天指,我也会一些,硬要说的话,我所掌握的东天祖帝传承,可比你更加完整!从现在起,此瓶,归我了!”

    水淹一界瓶的威力,黑绳可是亲眼见识过了,就算是他这种眼高于顶的人,都对水淹瓶大为动心。

    宁凡修为太低,水淹瓶在宁凡手中,根本无法重现昔日威名。而他黑绳就不同了,若换成是他使用此瓶,十一名暗族仙帝起码有九人会死,即便他无法像宁凡那样召唤无涯海加成此瓶威能!

    “没了水淹瓶,此子不值一提。黑暗龙息,杀了此子!”

    黑绳再一令,上千怒龙开始狂喷龙息,那龙息似毒非毒,似火非火,成百上千汇聚在一起,形成红绿相间的龙息火海,顷刻便将宁凡淹没。

    见宁凡被龙息攻击居然不逃,黑绳无聊地打了一个哈欠,心道上千龙息合一,便是仙帝也要暂避锋芒,宁凡被直接击中,怕是死得连渣都不剩了。

    无聊,太无聊了,他还没热身,对方居然已经死了,果然是弱者…

    正失望间,黑绳忽然闷哼一声,竟不知为何,喷出一口毒血。

    他面色一惊,继而一沉,怒视手中的水淹瓶,却见其上布满墨印,好似细小的蝌蚪在瓶身游动。若不激发,这些墨印看起来就像是瓶身上的青花,但其实…并不是!

    那些墨印包含了近乎庞大的毒力,被宁凡事先藏在水淹瓶上,等的就是黑绳抢夺此瓶。而黑绳一个不慎,果然被宁凡毒术偷袭成功…

    这毒力十分霸道,毕竟是宁凡以三荒毒仙为本源,修出的毒力!

    黑绳将水淹瓶抢至手中,也只几个呼吸而已,但握着水淹瓶的右手,整个手掌都已变成紫黑,被剧毒所侵…

    纵然黑绳法力无边,肉身亦强,强行压下了体内毒力,但终究…还是被宁凡伤到了一些!

    右手因毒素而略感麻痹,更使得黑绳没有握住水淹瓶,被水淹瓶趁机化作一道流光,挣脱逃走了。

    而后水淹瓶一路飞回上千龙息燃烧的中心,那是宁凡的所在,物归原主!

    “当日的兽牙匕首,和你有相同的气息,应是被你取走的吧。你割我一掌,我毒你一掌,也算是礼尚往来了!”

    宁凡收回水淹瓶,张口一吞,熊熊燃烧、毒力亦猛的连天龙息,俱被他吞入腹中,面色如常,仿佛吞的只是空气,而非什么火毒龙息。

    又喝了一声‘解’,上千仙尊巨龙便一个个化作幻术光芒,碎散了…

    他从一开始就有本事直接破掉千龙幻术,之所以装成无法破除之态,不过是为了设个圈套,诱骗黑绳中毒罢了。

    但他没有料到的是,黑绳居然懂得定天术…如此一来,十字光环的封定效果,多半对黑绳没什么用了…

    外界,五名暗圣似有所感,皆是微惊。

    五人皆知黑绳一旦身处掌位虚空,幻术有多么难破。且千龙幻更是暗族幻术卷宗里面,威力最强的一种,岂料宁凡居然能够轻松破掉此术,并反过来小小算计黑绳一把

    这可是他们这些准圣,都不易办到的事情了。

    此战,似乎不会像他们想象中那样,太快结束的

    “呵呵,就算这乱古传人不惧幻术,又能如何!黑绳最擅长的,从来都不是幻术,而是体术!以其万物贯穿的神力,配合体术,堪称无解!就算是我等准圣,轻易也不愿和黑绳以体术交锋的!”

    “黑绳直到此刻,都没使用体术,只有一个理由乱古传人,还未逼出他真正实力!”

    “幻术无效,黑绳大概要使用法术了,老祖四大神通,黑绳已学成了三式。乱古传人,危险了,只不知,他能撑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