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04章 黑绳

    “暗君狂死了?”

    几乎在暗君狂陨落的瞬间,附近追杀宁凡的暗族强者,皆有了感应,微微一诧。

    但也只是一诧而已,毕竟暗君狂在暗族百子当中,不过排第九十七位。区区碎念修为,连万古仙尊都不是,被宁凡击杀再寻常不过了。

    “哎,真是麻烦,老祖为何一定要如此针对这乱古传人,我暗天途,平生最讨厌的就是麻烦了…”

    黑沉沉的天空中,一个背生双翼的青年仙尊,不耐地自语道,他,是暗族百子第十七位,暗东来。

    嘴上说着麻烦,但却仍旧跟着罗盘的指引,朝宁凡拼命追去,慵懒的眼神中,同样深藏一丝贪婪。

    暗东来不喜欢麻烦!

    但若击杀宁凡,能获得巨大赏赐,则例外,为了此事,他可是做了诸多准备的!

    根据罗盘的显示,他与宁凡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对方应该在朝他迎面飞来,且将一路所遇到的所有暗族天骄,都击杀了。

    “第九十四子,暗海也死了么…”

    “第八十二子,阴雷陨落…”

    “第六十九子,阴宵死…”

    “第四十三子,暗锋死…”

    距离宁凡越近,暗东来的目光便越阴沉,短短百息不到,居然已经有十多个暗族天骄、上百名暗族碎念死于宁凡手中了?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所有参加这次狩猎的暗族修士,可都是做了充足准备,才来猎杀宁凡的…

    近了,近了…

    暗东来与宁凡的距离越来越近,不可自抑地,他有了一丝紧张,一丝兴奋…

    啊!

    前方忽然有了大片火光燃烧,暗东来猛地收住遁光,瞪圆了双眼。

    就在他的眼前,又一个暗族碎念天骄,被宁凡一蒲扇烧成了飞灰!

    “连第十九子暗天石都不是此人一合之敌?呵呵,看来我也很危险啊…”

    嘴上说着危险,但暗东来却难掩兴奋,一步步朝宁凡踏空而去。

    宁凡从遮天火光中走出,目光冷漠无情,看暗东来有如一个死人。

    此人万古二劫仙尊的修为,无法让宁凡有任何重视。

    但不知为何,此人居然带给宁凡一丝危机感,使得宁凡没有小觑暗东来,亦没有选择一见面就出手击杀,而是在观察…

    “嗯?这乱古传人见了我,居然没有立刻灭杀?”

    暗东来一诧,心道宁凡该不会看出自己体质的诡异了吧,转而又将这种念头压下。

    他共死之体何其隐秘,除了族内极少数存在,谁也不知!

    共死之体,顾名思义就是杀他者,会和他性命相连,遭到诅咒,共同死去!

    除非是那种修为高于他数个级别的仙王、仙帝,否则谁也无法无视这种共死诅咒!

    宁凡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万古仙尊,暗东来深信,宁凡无法抗衡自己的特殊体质!

    丹田之内,暗东来的元神手捧三颗紫金色的丹丸,兴奋异常。

    这三颗丹丸,是族内耗费巨资,为他寻来的免死丹,可令他复活三次!

    今日杀宁凡,也许…只需要耗费一颗丹药,共死一次就够了…

    “你,就是乱古传人?这点修为也敢独自一人来我暗族,真是垃圾!”

    暗东来口气极为嚣张,欲激怒宁凡出手。

    宁凡深深扫了暗东来一眼,眼中青芒闪烁,好似一瞬间将暗东来整个身体都透视。

    暗东来内心一凛,此刻被宁凡注视,他居然有了被自家始祖注视的感觉,当真匪夷所思。

    “诅术…原来如此,你的身体,带着诅咒,这是天生的么,携如此特殊的体质出生,你在暗族,应该有相当超然的地位吧。”

    宁凡淡漠道。

    简简单单一席话,却说得暗东来面色大变。族内仙帝若不事先了解,都看不穿他的体质,宁凡居然一眼便洞穿了全部!

    这就是乱古传人的眼力?!

    “诅咒,随因果而生,若无因果,则无从诅咒,你以为能和我共死,但其实,只是徒劳…”

    宁凡好似看穿了暗东来的一切,心中顾虑再无,风火蒲扇猛然煽动,无数火光朝着暗东来席卷而去,让暗东来胆寒的到快要窒息!

    这一扇,是先天法宝的一击!

    但却又不仅仅是先天法宝的威力,更因为融合了先天雷霆、先天火焰的力量,使得此宝威能凭空翻了一倍不止,极少有先天下品法宝,能达到如此威能了。

    暗东来堂堂万古仙尊,居然没有在这火光当中撑住一息片刻,直接被烧成了飞灰!

    同一时间,数千大陆之外,一处早已被暗东来标记过的山丘上空,忽然光华大作,并有一个双翼仙尊,完好无损从中走出。

    也并不是真的完好无损。

    重生一次后,暗东来的修为有了极大跌落,从万古二劫,跌落到了一劫,显然这种重生,并非真的没有代价。

    “可怕,太可怕了!这就是乱古传人的力量吗!我族从前就是在对付这样一个妖孽吗!我也是仙尊,他也是仙尊,我甚至可与一些弱小仙王一战不败,但在他手上,居然连半息都活不到!人与人的差距,怎可能…这么大!”

    “不过他还是动手了,还是选择将我击杀了,哈哈哈!此人再强又如何,终究还是被我共死掉了!明明看穿了我的一切,居然还敢动手,此人真是愚…”

    最后一个蠢字,还未出口,暗东来便感觉汗毛猛地竖立起来,背后更在这一刻,传来了冷如九幽的言语,冰冷刺骨。

    “有趣,居然还能死而复生,只不知,你能重生几次。”

    是宁凡!

    此人居然剥离了因果,没有被他的共死诅咒伤到分毫!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你明明杀了我,你明明…”

    暗东来的脸色开始扭曲,开始惊恐,哪有平日半分潇洒!

    宁凡懒得和暗东来废话,又一蒲扇,将暗东来烧成了飞灰。此人体质特殊,让宁凡给予了一定重视,但也仅此而已。这世间,身怀特殊能力的敌人太多了,宁凡见得多,击杀得也多,早已见怪不怪。

    数万大陆外,暗东来第二次重生,冷汗如雨。

    宁凡居然没有被共死诅杀!

    宁凡居然瞬间跨越了数千大陆的距离,追上他,并将他灭杀了第二次!

    好在他第二次复活点,设置地更远,宁凡应该追不过来,必须立刻逃,立刻…

    暗东来转身欲走,但才刚刚转身,便看到一张冷漠无情的脸,在与他对视。

    是宁凡!

    数万大陆的距离,此人居然能一步跨越,世间怎可能有如此可怕的速度!

    “爆!”

    暗东来杀伐果断,直接自爆了肉身元神,但这自爆,自然伤不到宁凡分毫。

    他没有坐等宁凡杀他,因为他知道,共死的诅咒,对宁凡无效!

    十万大陆外,暗东来最后一次复活,修为已跌落至碎念。

    他面色惨白,内心狂跳,免死丹已经全部用光,这可全都是货真价实的九转帝丹,他身上再找不到第四颗了!

    “这一次,应该能跑掉了吧…他的神念,应该不能锁定这么远才对,就算速度足够,神念应该也…”

    滴答,滴答,滴答…

    是一滴滴细雨,不经意地从天洒落,并有一个白衣男子,从雨幕中淡漠走出。

    仍旧没有和暗东来废话,仍是一扇子将暗东来烧成了灰。

    这一次,暗东来无法再重生了,而宁凡,终于完成了这一次击杀,目光微微凝重。

    “果然,这一次暗族随便哪个人,都对此战准备十足,连一个万古仙尊都能重生三次,更厉害的,怕是更加不容易对付…”

    口中说着不易,但宁凡神情却始终平静,显然即便如此,也没有将暗族同辈中人放入眼中。

    这场杀戮才刚刚开始了,对方有反抗之力,不是更加有趣么?

    身形一晃,宁凡消失于雨幕,远方的天空,不断有火光爆开,有暗族天骄死于他手。

    有暗族天骄可勾连天地大势,一瞬间发出仙帝之力,却被宁凡一脚踏碎大势,连人一起跺成了肉泥。

    有暗族天骄体内孕育百万阵法,一言一行皆是阵,却在宁凡面前,阵力全部凝固,至死都无法合上震惊的双眼…

    有暗族天骄体内孕有大星,星术近乎同级无敌,却被宁凡随手一扇,焚灭所有大星,死不瞑目。

    有暗族天骄引来黑暗大陆所有地火,欲将宁凡烧死,却被宁凡随口吸干了所有地火,反帮助宁凡恢复了大把法力…

    暗族百子,一个个死去,同辈中人,就算准备充分,也仍旧不是宁凡一合之敌。

    活跃在黑暗大陆的气息,越来越少,阴罗煞面沉似水,早在极丹圣域,他便见识过宁凡的实力,却不料,如今的宁凡似乎比当初更厉害了!

    暗族百子敢来杀宁凡,哪一个不是带着底牌前来,便是换成东天大帝来此,也绝对落不得好。

    但却谁也杀不了宁凡…

    “当日极丹圣域,我在此子面前毫无反抗之力,那是因为我的最强尸甲没有带去,但这一次,我不会输!我是阴罗煞,是我族自始祖以后,历代资质最高的人,宁凡算什么东西,怎配和我相比!”

    阴罗煞身后,一个巨大黑棺竖在大陆上,好似一座百万丈大岳,气势冲天。

    近了,近了…

    宁凡距离此地越来越近,阴罗煞终于撕开巨棺上的所有符封,将此棺打开。

    尘土漫天!

    巨棺中,是一个身高接近百万丈的巨人,双目空洞无眼。

    巨人一袭黑色龙袍,服饰说不出地威严,周身有黑色星力隐而不发,给人一种万古不催之感!

    巨人每一寸肌肤,都是残破的,以针线强行缝合在一起,已失去所有血肉生机。

    这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具尸体,是一个昔日的无上存在,自爆后遗留下的残尸,被暗族一一寻到碎尸,缝合之后所得到的全尸!

    当宁凡追寻着阴罗煞的气息来到此地,所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具双目空洞的巨尸。

    巨尸传出的气息十分可怕,使得宁凡面色微变,却也仅此而已。

    但当宁凡看清了这巨尸的容貌后,内心的骇然与愤怒,却怎么也无法扼制!

    这巨尸容貌,不是旁人…竟是慕微凉的生父,天帝!

    天帝之尸,为何会在暗族手中!

    天帝不是在古天庭一战当中自爆陨落了么,为何会陈尸于此地!

    与天帝的一幕幕交集,在脑海中闪过,万物沟通之下,他听到了天帝尸骨当中的悲哀…

    “你们对天帝的尸身,做了什么…”宁凡冰冷问道。

    “不要急,你马上就会知道的…”

    阴罗煞冷笑一声,身形一晃,化作一道暗芒,飞入天帝巨尸的丹田。

    便在这一刻,天帝空洞的眼眶,有了黑色鬼火在燃烧,说不出的诡异。

    “原来如此,以自己一身修为,充当此尸元神,来操控此尸么…”宁凡眼中青芒闪烁,似看穿了一切。

    但他没有太多时间研究了。

    因为天帝巨尸已在阴罗煞的操控下,崩碎巨棺走出,并抬脚一踏,欲将宁凡踏成肉泥。

    百万丈巨身的一踏,直接在大陆之上留下一个十多万丈长的巨大脚印,继而整个大陆微微一震,山川河流,草木生灵,全部化作了飞灰!

    那是精确到尘埃的粉碎,若打在人身上,足以将末法时代的六劫仙帝都重创了!

    宁凡没有被踏中,他速度惊人,早已身形一晃,飞上高空,避过了这一击,却也被这一击的威力所镇住。

    只以阴罗煞的修为操控此尸,就能发挥如此威力,若是以天帝本人修为去攻击,又会是何等毁天灭地的画面…

    天帝生前,应也是个远古大修吧。死后,则成为区区阴罗煞的杀人玩具…

    “小苍蝇,怎么还不打开你那十字光环啊?莫非你也知道,你的十字光环定不住天帝这等远古存在?还是说你以为不使用全力,就能和天帝一战,可真是狂妄啊!”

    阴罗煞笑声回荡天地,操控着天帝巨尸,朝着宁凡所在天空瞬间打出百拳。

    他自信宁凡定不住天帝巨尸,根据他的研究,宁凡的十字光环覆盖距离有限,不会超过万丈距离,不足以将天帝的巨大尸体全部罩住。

    呵呵,身体大,有时候也是有好处的!起码身体一大,就能超出十字光环的覆盖范围了!

    天帝的上百拳芒封住了宁凡所有退路,使得宁凡无法回避,只能全力硬接。

    宁凡没有动用灭神盾,因为他不确定,此刻暗元辰是不是在监视自己,是否会认出开天之器…

    他选择开启十字光环!

    十万墨印符文交织之下,宁凡踏天而立,周身透出一股古老神灵的威严。

    天帝以拳攻,他便也以拳回击,十字光环一旦开启,宁凡不仅法力无穷,更有着巨大肉身回复!

    古魔破山击,一瞬间便打出百拳,与天帝拳芒一一对撞!

    周遭一座又一座大陆,被拳芒对轰的波动震碎,化作齑粉消失!

    在百万丈巨大的天帝面前,宁凡体型渺小地如同一粒微尘,但这场拳芒对轰,却是势均力敌!

    若是真正的天帝出手,宁凡当然不可能做到此事,但他的对手只是天帝的残尸。阴罗煞能够发挥的天帝力量,可能连天帝本尊实力的万分之一都不到…

    天帝,天帝…

    宁凡目光有了一丝感伤。

    那个曾经和他在幻境当中对弈的前辈…

    那个曾守护古天庭直至战死的帝王…

    那个传授他黑星术时、犹在担心女儿的慈父…

    如今,只剩下一具针线缝合的残尸了。

    若慕微凉知道生父沦落至此,会是何等悲伤…

    若古天庭的修士尚存,知道他们的帝王被一介小儿随意操控,又该是何等悲伤…

    宁凡感到,自己的古魔破山击似在融入什么,威力一拳拳加深,越来越强。

    那种增强,并不只是因为连击数在提升,而是因为此时此刻的宁凡,挥出的每一拳,都有情,都有意志透出!

    古魔破山击,依古魔破灭道而生,唯有宿主想要破灭什么时,威力才能最大。

    这种古魔破山击一丝丝升华的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宁凡不想问天帝之尸为何会在此地,不想问暗族这些年来,都对天帝尸身做了什么。

    他此刻只想做一件事!

    打破天帝的所有束缚!

    替天帝残尸真正送葬,让他安息于黄土之下!

    “嘶!区区末法修士,居然能和古之天帝对拳不败!”

    天帝体内,阴罗煞大惊失色,指诀一掐,天帝巨身之上,顿时有无穷黑色星力射出,星光锐如飞剑,十亿星剑斩向宁凡!

    黑星之术…原来还能这么用?宁凡有了诧异。

    诧异过后,更多的,还是感叹。

    若是天帝本人放出星剑杀他,他一定不是对手,但若是阴罗煞如此,则不值一提。

    轰轰轰!

    宁凡一拳拳轰出,无数星剑崩溃于苍穹,寂灭碎散。

    天帝残尸之上,还有剩余的黑色星力,但这星力,已然只剩极少,连全盛时的亿万分之一都不到了吧。

    否则为何宁凡的古魔破山击余波落在天帝巨尸之上,都能打出伤口,无法愈合…

    否则那些碎肉,为何定要针线才能缝合在一起,为何无法伤口愈合…

    “居然连万象星空剑都杀不死你!那再接一招太古星空印如何!”

    天帝单手向前一按,成百上千的虚幻大星出现于空中,朝宁凡撞击而来。

    宁凡默默计算着时间,一拳拳打出。

    十五息,十六息,十七息…

    这是十字光环开启的时间!

    二百连击,三百连击,四百连击…

    这是古魔破山击不断增加的连击数!

    五百连击!

    六百连击!

    七百连击!

    八百连击!

    八百古魔破山击的反噬之下,宁凡身体一次次在十字光环当中崩溃,却又会墨影一闪,血肉重凝。

    此刻,他不必担心法力不够,不必担心*承受不住八百破山击的反噬。

    要担心的,不是他,而是…阴罗煞!

    八百连击之下,天帝残尸被打爆,无数被强行缝合的碎肉爆散开来,腥风漫天!

    阴罗煞狂喷鲜血,现于空中,此刻他失去了天帝肉身保护,哪里还敢和宁凡打,浑身止不住地发抖!

    打爆了!

    天帝的肉身,居然被宁凡八百拳连击打爆了!

    虽说天帝残尸早已生机不存,但就算是一些东天大帝,都没有办法粉碎天帝的残尸才对…

    宁凡却能做到!真是一个怪物!

    “暗祖大遁!”

    阴罗煞失去最大依仗,不敢再战,身形一晃,消失无影,却被宁凡撕裂天地,从中摄出,而后一拳打爆。

    能被古魔破山击的八百零一拳打中,也算是阴罗煞的荣幸了,自是毫无反抗之力,一拳便成了血雾,连惨叫都没有发出,直接被毙掉了。

    无数感应到此事的暗族老怪,全部倒吸一口冷气,谁能料到连动用了天帝残尸的阴罗煞,都不是宁凡的对手!

    明明没有被十字光环定住,却还是无法匹敌吗!

    “废物,全都是废物!同样都是年轻一代,为何我族小辈与那宁凡差距这么大!这等废物,死不足惜!”

    一名三劫仙王内心震怒,一路隐身潜行,朝着宁凡与阴罗煞交战的方位赶来。明明是隐身赶路,速度居然比很多高阶仙王全力飞遁都要快,当真有些了得。

    此人名为暗天行,是暗族老辈仙王,亦是此刻距离宁凡最近的人!

    他不是暗族修为最高的人,却一定是最擅长暗杀的人!

    不知为何,宁凡毙掉阴罗煞后,居然待在原地,没有前往任何地方,这一点,让暗天行意外。

    暗天行弓着身子在天空中飞行,不时地,手会摸一摸挂在腰上的。

    那是一个兽牙制成的,刀口看起来并不锋锐,但却给人一种无物不撕、无物不碎的诡异感觉…

    只要一模这个兽牙,暗天行便会感到安心,纵然对方是可杀仙帝的人,暗天行也不惧…

    当暗天行一路潜行到大战之地,见到宁凡忙于搜集天帝尸块的一幕,顿时明白宁凡为何留在这里不走了。

    “原来此子是对天帝的残尸动了心,可惜,这些尸块生机早已耗尽,形同废铁,便是老祖,也无法将天帝残尸真正修复。仅仅是缝合此尸,都耗费了巨大代价,回报却也只是多了一具仙帝战力的尸甲,对小辈还算有用,却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如今此尸被二度打爆,就更加没有用途了…此子搜集这些尸块,没有意义,却不自知…”

    暗天行内心不屑。

    他蹑手蹑脚,一步步朝着宁凡逼近,他自信自己的潜行天下无双,便是仙帝也极少能察觉到他的接近!

    他一生中最为骄傲的战绩,就是曾参与暗杀南族一名仙帝,虽说那名仙帝没有被他击杀,却也因丹田重创,根基大损…

    有着丰富的暗杀经历,暗天行自然不会有任何紧张,即便这一次的对手,是宁凡!

    若正面斗法,他的实力便是放在三劫仙王中,也属于弱者,多半不是宁凡一合之敌…

    但若是暗杀的话…便是十个宁凡,他也有自信全部刺杀!

    十步,九步,八步…

    暗天行距离宁凡越来越近,他将拔出,打算从背后,刺入宁凡腰身,破开宁凡丹田…

    七步,六步,五步,四步…

    暗天行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并非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兴奋!

    三步,两步,一步…

    暗天行将猛地刺出,准确地刺在了宁凡的腰背上!

    刀切豆腐般的触感,没有让暗天行感到疑惑。他知道宁凡肉身强大,但再强,在【万物贯穿】的神器前,仍旧只是豆腐…

    可很快他就无法淡定了!

    被刺中的宁凡,忽然如镜花水月般,变淡,消散。

    “该死,居然是幻术!不好!解!”

    暗天行大惊,强行解开幻术,咳出一口鲜血。

    而后…亡魂大冒!

    之前刺杀宁凡的一幕,居然全都是幻象!

    此刻的他手持,仍保持着弓身潜行的姿态,但居然…没有隐身!

    是他中了幻术的瞬间,隐身自动解除了吗!

    “你手中的,居然能带给我一丝危机感,若真让你欺近,我可能会被你一击毙掉…”

    可惜修真厮杀,哪有那么多可能,哪有那么多如果!

    宁凡雨术感知何其恐怖,又怎可能被人潜行欺近暗杀!

    暗天行心知不妙,再度隐身,欲逃离此地,但却被宁凡随手一撕,撕开天地,捉了出来。

    若不暗杀,他,只是一个弱小仙王,怎可能是宁凡对手!

    暗天行把心一横,展开神通与宁凡搏杀,但只一个照面,便被宁凡风火蒲扇烧成飞灰。

    出手稍微有些重了呢…

    暗天行连同他的储物袋,全部被烧成了飞灰…

    嗯?还有战利品?

    宁凡微微一诧,将暗天行随身携带的兽牙摄入手中,此,居然没有被风火蒲扇烧出一丝火痕,还真是不凡啊,难怪能带给他一丝危机感。

    并不是先天法宝…此物,没有经过任何打造,这是单纯在一颗锋利兽牙上,加上了坠饰,看起来就像是一个…

    且不知为何,一握住这个,宁凡便感受到自己神灵血脉,有了一丝共鸣之感,极为古怪…

    正欲细细研究此,此忽得有灵一般,化作流光冲出宁凡手掌。

    宁凡抬手欲抓,却被划开掌心,错愕的瞬息间,已被这趁机跑掉了。

    宁凡目光微微一沉,凝视着掌心血口。

    他的神灵废体,连先天法宝都可硬抗一二,却被一个法宝都不是的兽牙轻易划破…

    这暗族,果然底蕴很深,连一个三劫仙王,都有这等神兵利器么…果然不是东天仙王可比,恐怕他刚刚击杀的这个仙王,在暗族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吧。

    可惜,宁凡并没有询问暗天行的姓名,因为他对死人身份,真的不感兴趣啊。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当日前辈传我黑星术,今日我便替前辈火葬,给前辈肉身一个解脱…”

    宁凡没有将暗天行的刺杀放在心上,收敛好天帝的残尸后,喷出一道雷火交织的火焰,将天帝残尸焚成飞灰,并将骨灰小心收好,准备带回去之后,转交给慕微凉。

    做完这一切,宁凡闪身离去,再度猎杀起暗族天骄。他并不知,此刻正有一道野兽一般的目光,偷偷观察着他。

    黑暗大陆连通着的另一处世界中,暗元辰躺在黑棺当中,对棺材外一名狗耳少年问道。

    “黑绳,这个猎物,你觉得如何?可配得上当你的敌人!”

    名为黑绳的少年,上半身*,下半身穿着兽皮裙,脖子上带着一串狗牙骨链,长发编成满头细辫,垂至腰间,长着一对黑色狗耳。

    他皮肤黝黑,狗一般蹲坐在地上,把玩着手中带血的兽牙,神情慵懒。

    “他,不够!虽然和我一样,有着半神的气息,却,太弱,没有让我咬杀的资格…”

    “呵呵,我知道你看不上此子,但你须知,这一战,你是代表为师而战,你应该知道,为师无论如何都想赢乱古一次,派出那些小辈,只是为了试探此子深浅,给你一个参考。此子弱些才好,弱些,为师才能赢一次啊…”

    “我,理解不了弱者的思维,但若是此子没有展现足够的价值,我,不会出手…”

    “真是麻烦,为了让你对此子感兴趣,为师还得牺牲更多后辈才行啊。”

    “一群垃圾而已,死了,便说明他们并没有存在的价值。”

    黑绳不再理会暗元辰,将兽牙吞入腹中,趴在地上呼呼大睡。周身时隐时现的威压,居然比九劫仙帝相差仿佛了,但要知道,这黑绳才只是一个五劫仙王啊…

    “乱古,我一生不如你,但这徒儿,却绝对胜过你徒儿千百倍的,这可是一个初代半神,在我的喂养下,便是比传说中的神灵废体都不差多少了。你那徒儿虽然也有神灵之力,却不知是血脉稀释多少代的半神了,你压我一世,却终究还是有一项不如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