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00章 封帝(四)

第1100章 封帝(四)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宁凡很尊敬那些为了寻求道的本质,穷毕生之力追寻大道的人。只是一心求道者,往往会忽略身边很多重要的东西,而宁凡,偏偏是个放不下身边羁绊的人。

    从仙家之言来讲,就是凡心难断。

    凡人难断者,往往难有所成,但若能成功,又往往比那些斩尽凡心的人更加厉害。

    宁凡忘了周遭的无数注视,忘了自己的肉身,忘了耳边的风声,内心空无一物,周身则青光弥漫。

    有人认出了这青光竟是天人修士的光芒,惊声四起。这是宁凡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示自己天人修士的身份。如今的他,身份地位与当初已然不同,不会因为暴露某些东西,引来杀身之祸,又何须处处藏着掖着。

    旁人的惊呼,他听不到。

    他聆听着自己的道心跳动声,审视着自己的一生;他感到自己与身下的无涯海,正一点点身心交融。

    他感到自己的一生道念,正一点点融入无涯海的海水,接受海水的洗练,并得到某种升华。

    这,便是洗礼。洗的并不是宁凡的身,而是道!

    这一刻,宁凡没有睁开眼,但却仿佛能从无涯海水当中,映照自己的一生,看得竟比睁眼时更真切。

    他感到自己的一生,如此短暂,如此渺小,与那无涯海的水天无涯相比,简直微不足道。

    他看到了自己从一个凡人少年,毅然踏入七梅城的风雪;他看到自己为了提升实力,几乎无所不用,所有神通法宝,在他手中,都只是工具;他所体会到的修道快乐,从不是屹立于万人之上,而是走下山时,以普通人身份,与亲朋挚爱其乐融融的一幕幕。

    上山为仙,下山为人;上山是为了生存,下山才是为了生活。

    如此心境,有利有弊。

    好处是,宁凡始终不忘初心,没有被修真路上的功名利禄所迷失。

    坏处是,宁凡对于修真本身,并不是多么热忱。他一身绝学,很难有几种是他日夜研习的,都是够用便可;他一身法宝,更极少开法宝的不同使用方式,都是得过且过。

    他很强大,但从未将身上的潜力完全开,因为时间不够。

    他从夺天印当中领悟了自己的执天印,却没有将执天印继续完善。

    他从紫斗轮回当中悟出风烟术,以自身经历创出风雪术,以一身道念创出西风术,但都没能研至顶峰。

    他魔化黑夜道象大成,形成道术,那道术,最终未被他继续开成一式完整幻术。

    他曾苦修了三花聚顶一段时间,最终也是无疾而终。

    怪只怪,他修为提升太快!他的神通法宝,往往前脚入手,后脚又因威能跟不上,被他无奈舍弃。

    世人皆有成名绝学,强如乱古,弱如下界神皇,都有。

    但宁凡没有。

    让世人铭记的,往往是他的杀伐战绩,而不是某一种成名绝学。

    他身上可以开的东西,太多太多,所以,再获得一两种压轴神通,没有太大意义;再多几件先天法宝,同样没有太大意义。

    他需要的不是增加,而是凝练。

    他需要的不是一味向前,而是停下脚步,修缮自己走过的路…

    但,如何才是凝练,如何才是修缮…

    无涯海水当中,忽然有了零零星星的小海鱼跃水而出,在半空中翻一个身,再重新跃入海中。

    那些小海鱼,并非活物,而是宁凡融入无涯海水中的道,所具现化的形象。

    历来以无涯海水洗礼的人,都能以道生鱼,所生出的鱼越庞大,越瑰丽,则说明此人获得的洗礼好处越大。

    宁凡所生道鱼,基本都只是存许长的小鱼苗,这即是说,此刻的他,从洗礼当中获得的好处并不大。

    “果然只是第一层次么,这也难怪,便是我祸族少帝中的仙尊修士,能在洗礼当中进入道无涯第二层次的,都不多,基本都是第一层次。只是没有料到,这小子如此不起眼,居然是一个天人修士?这世间的天人修士可不多啊,哼!此子据说还是那个乱古大帝的传人?莫非是乱古大帝牺牲了自己的天人门,替此子强行开门?此子可真是幸运!有个好师父!”

    无数距离外,桑海帝冷哼一声,语气微微有些不平衡。

    若是普通东西,他身为七劫仙帝,不可能不平衡。但天人合一可是仙帝都难求的东西,能大幅提升悟性,对于修道而言好处巨大,罕有仙帝拥有。他这等秘族仙帝都没有,宁凡一介蝼蚁却有,真是上天无眼啊。

    桑海帝是南天祸族修士,常年闭关不出,连南天的年轻一代都认不全,又怎可能认识遥远东天的宁凡?更不可能知道宁凡的天人合一,并非乱古强开天人门,而是凭自己能力推开…

    对于宁凡的事迹,桑海帝知道的很少,也并不关心。见宁凡果然只是道无涯第一层次的水准,更加轻视宁凡了…

    “不过我倒是听说,这宁姓小儿,连血长空都亲手灭杀了。血长空可是我族第十九少帝,此子能杀血长空,怎可能连血长空都比不了。我记得血长空那小子,当年在族内洗礼时,可是进入了道无涯第二层次的…且当时的血长空,连万古仙尊都不是…”扶山帝不解道。

    “这不是更说明,此子击杀血长空一事传闻有误吗?我可不信我族少帝,会被一介东天蝼蚁越级斩杀!”桑海帝摇头道。

    “若此子洗礼只是道无涯第一层次,则持续不了多久的,最多半个时辰就会结束…”扶山帝同样摇头道,并未对宁凡有丝毫重视。

    道鱼跃水而出,激起道力无穷:宁凡身处海水中心,吸收的道力最大,灵台越来越清明,好似整个人飘然入了仙境;会场的众宾客、众杀戮殿修士,也感受到零零星星的无涯道力,皆舒服地难以言语,许多往昔困惑的修炼问题,都在此刻想明白。

    宁凡忽然从海面上站了起来。

    他仍旧没有睁开眼,但双手,却开始掐诀。

    “我所修神通,种类繁杂,难以一一理清,但若是沿着末法修真体系来看,则理清,并不难…”

    “元婴修士,有瞬移;化神修士,有挪移;碎虚修士,有化身、抽魂、皇影三大神通…”

    宁凡身形一晃,忽得从水面金光一闪消失,出现在不远处的另一处海面。

    场中修士,极少有人能看清宁凡如何移动,那度太快,那是宁凡使出的纵地金光!

    宁凡悟性本就极强,更打开了天人第二门,此刻再加成无涯海的道悟加成,他对于纵地金光的领悟,几乎高到空前!

    纵地金光,共有九逝等级,踏天地而生波,波纹回荡间,人已纵地亿万里而去,断的是厉害无比。

    宁凡从未将纵地金光修至最高境界,但这一刻…他却在尝试!

    他踏着金色天地波纹,身形在海面之上飘忽来去,他渐渐明白纵地金光的原理,直指纵地金光本质!

    所谓的纵地九逝,其实是一种遁术的叠加!

    纵地第二逝,是要在一瞬间,连续使用十次以上第一逝,叠加遁术飞出么…

    第三逝,是要在一瞬间,瞬间踏出一百步,将一百次纵地金光,凝为一体。

    第四逝,是瞬间踏出一千步,第五逝,第六逝…原来同理。

    “有趣,此子竟想借助无涯海的悟性加成,感悟纵地金光?纵地金光可是上古失传的秘术,因已断传,末法修士很少有人能将此术修至最高境界。修成亦难,必须兼具古神、古妖、古魔的力量,我等末法修士若想修炼此物,必须借助返祖之果,强修些许三族之力,难度极大。便是在我祸族,也只有族长祸斗…”

    无数距离外,桑海帝正欲评论一二,忽然瞪圆了双目。

    却见无涯海上的宁凡,闪烁间度越来越快,脚踏天地之时,引的响动也越来越巨大,好似踏着奔雷前行!

    “第、第二逝!此子此刻度,绝对已经达到第二逝级别!怎可能这么快!这种度,老夫都做不到!”

    “第三逝!绝对是第三逝!族长曾经使出第三逝,便是如此…”

    “第四逝!不可能!这么子肉身不会承受不住吗,他只是一个万古仙尊!只是仙尊!”

    “这是第五逝吗,我没见过第五逝,无法估计,但此子的度,未免也,太快了…族长也许也能这么快,族内的准圣也许也能…但此子可只是个万古仙尊啊…”

    桑海帝嘴角微微抽动。

    此刻对于宁凡,桑海帝哪还有半分小觑,完全都是看怪物的眼神!

    他没有听说过宁凡的任何战绩,任何魔名,但只此刻见识到宁凡的无上度,他便感到无法置信了。

    这杀戮殿的八代杀帝,哪是什么草包,分明是一个资质逆天的怪物!

    扶山帝同样震得说不出话,宁凡所展示的度,让他感到匪夷所思,他甚至怀疑,若自己出手追杀宁凡,能否跟上宁凡的度,或许会被宁凡两个晃身甩掉追踪,那才尴尬…

    不只是桑海、扶山二帝震惊了,此刻会场当中,又有那一个人,不感到心惊!

    就算是仙萝莉这等度见长的七劫雷帝,也没有宁凡此刻展现的度快!

    就连藏身于暗处、张开口袋坐等祸族仙帝的葬月等人,都一个个张圆了下巴。

    “主子这度,可以和准圣不相上下了吧!”乌老八感觉自己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了,他从前认识的好像是假宁凡!

    “纵地金光九逝,一法通,万法通。主子能使用到第五逝,只要肉身够强,后面的度也定然都能用出来…可怕,太可怕了!此术末法断传,主子居然自行领悟了全部?”朱二惊讶无比。

    “我才只会第一逝而已,这小霪贼居然如此厉害…”葬月感到内心有一个小人,在微微的不平衡,却有更多小人,在为宁凡感到高兴,有一种一手帮助宁凡走到今日的喜悦…

    宁凡不知道旁人的看法,不知道旁人的言语,他只知道,自己此刻,算是把这纵地金光全部领悟了。

    唯一的麻烦,是纵地金光度快到一定程度,瞬身而出的一瞬间所产生的冲击力,几乎足以让仙帝肉身直接崩溃。

    即便是宁凡的神灵废体,承受第五逝的度已是极限,若他肉身够强,便是此刻使出第九逝的极限度,都不难的。

    但,领悟纵地金光,却不是他此刻的重点…

    不知何时起,海中跃水而出的小海鱼,不再是零零星星,而是有了数百。个头也不再是存许长的小鱼苗,而是尺许长的肥鱼。

    道无涯第二层次!

    能以仙尊修为做到这一步,宁凡这次洗礼,基本已经达到祸族仙尊少帝的平均水平了。

    “纵地金光,纵地金光…此术领悟地再高,于我而言,似乎还没有一个瞬移简洁明快。纵地金光的动静太大,而瞬移,更加轻微…”

    “而化神挪移之术,又有兼具了移动、搬运之妙…还有黑魔派的黑魔遁,还有流传极广的缩地成寸…”

    “若将我此生所学、所见遁法,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融为一体,会如何!”

    “阴阳之妙,在于万物兼容并包,扬长而避短…此刻我受着无涯海的洗礼,若不抓住机会将我所学全部凝练,岂不是浪费!”

    忽然间,宁凡停下了纵地金光。

    继而,抬起脚,向着前方,一步跨出。

    这一步过程极为缓慢,好似一瞬间将成千上万步凝为一步,又好似,只是平平常常一个元婴瞬移。

    这一步看似极简,但却玄奥到无法想象,使得所有关注此地的修士,没有一个能够看懂宁凡在做什么!

    宁凡一步踏出,却…无法踏下!

    他感到这一步踏出的瞬间,无数道念在自己脑海当中生冲突,他想要博采众长的想法很好,但这一步,却是难如登天,连许许多多的准圣、圣人都未必能办到。

    他的额头冒出冷汗,他感到若自己强行踏下这一步,此生所学的所有遁术所包含的道念,都会在体内炸开!

    难以兼具?

    为何…

    是他阴阳变修得好不够完美吗…

    还是说,他没有抓住关键…

    大道至简,大道…至简…

    是了,是了…

    所谓的遁,精髓在于移动,除了移动外的一切动作,其实都只是累赘,都只是多余…

    道才是根本!

    宁凡内心忽然静了。

    他开始将脑海中种种遁的领悟…压下!

    从无涯海当中获得的纵地金光领悟,价值难估,被他压下!

    瞬移,挪移,黑魔遁,御器腾空…种种飞行记忆,都被他压下。

    他甚至忘了作为修士,该如何飞天遁地。

    他甚至忘了,此刻想要在海面上保持悬空不沉,需要如何如何。

    脑海中的记忆仿佛遗忘了,但身体的记忆,却维持着他的浮空,没有让他沉入海底。

    他追寻着这种似铭记、似遗忘的感觉,好似遗忘了所有遁术的形式,如此反而接近了一个又一个遁术的真髓。

    他将脑海放空。

    他想起了第一次踏入七梅城的一幕幕。

    他想起了自己踏入修真路的第一步,那一步…是他飞天遁地之始!

    脑海中,不再有那么多道念彼此冲突。

    宁凡这一步,终于踏下!

    他身形极为缓慢地一个闪烁,从海面一处,移动到另一处。

    那度根本不快,几乎就只相当于元婴修士的瞬移,在场所有人都能看清宁凡的轨迹。

    “古怪。雨君酝酿了许久,为何只是这极不起眼的一遁…”有人感到不解。

    “这是什么遁术,度虽说不快,却不曾在修真界见过…”也有人注意到宁凡所使遁术的陌生,似乎比纵地金光还少见,难道也是上古失传的遁术?

    唯有极少数老怪看出来了,宁凡居然是在自创遁术!

    在场绝大多数老怪,都曾自创过神通,但自创神通,也有高低之分。宁凡所创遁术虽然不快,但其中所包含的妙理,此地竟无任何人能够参透,足见有其高明之处…

    “这是什么遁术…”就连遥远星空外的桑海、扶山二帝,都感到了凝重。

    宁凡心如止水,脑海中反反复复回忆的,都是自己踏出修真第一步时的心情。

    第一步走出后,才有第二步,第三步…他在修真路上越走越远,但如今,他却想将自己所学所得,全部倒流到最初。

    “这条修真路,我本不愿前进,但若是不得不向前,则我…还可以走得更快…”

    宁凡一步踏出,又好似一瞬间踏出了一千步、一万步!

    他的度越来越快,起初只相当于元婴修士的瞬移,继而不断攀升,达到了纵地金光的度,并一点点…越纵地金光…

    所有人都震惊了!

    纵地金光已是名震上古的遁术,宁凡自创一术,居然能越此术,就算有无涯海来加成,也未免太过逆天!

    跃海而出的海鱼,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上千条,每一条都有数尺之巨。

    桑海帝暗暗心惊,如此尺码的道鱼,说明宁凡起码进入了道无涯第四层次,也难怪能自创出如此匪夷所思的神通了!

    放眼祸族历史,能在仙尊修为进入道无涯第四层次的,只有族长祸斗一个人啊,余者要进入道无涯第四层次,起码得有仙帝修为!

    此子修道之资,莫非竟和族长不相上下?

    不可思议!

    “这次调查,还真是来对了!若不来上一趟,我等怎知这杀戮殿八代杀帝,是个如此逆天的人物!”桑海帝神情凝重之极!

    “等等,无涯海的道鱼,又变了!”扶山帝忽然一震!

    却是宁凡忽而停下脚步,不再使用新创遁术。

    而后改了神通,五指朝整个无涯海一摄,竟生生抽出了无涯海的海魂!

    也在这一刻,无涯海的道鱼,变得更大,数量也变得更多,进入了道无涯的第五层次!

    抽魂术!

    抽魂术很多仙修都会,但能抽出无涯海海魂的人,末法时代绝对找不出第二个!

    宁凡区区万古仙尊…为何竟能做到如此逆天之事!

    那可是…北斗仙皇才有办法压制的无涯海啊!

    “碎虚三神通,为化身、抽魂、皇影。其中抽魂之道,为蛮族所创。蛮人眼中,万物有魂,可抽自然之魂,我为十代蛮神,于抽魂一道,造诣非同小可;而蛮人的山海有魂之念,其实由是学自远古神灵亲近自然一事…我是神灵废体,这一点对于抽魂术的加成,甚至比十代蛮神的身份更可怕…”

    “所谓的抽魂,其实和修士天地借法没有什么不同…世人对于抽魂术难有进境,是因为他们抽魂,只是为了短时间内增幅修为…”

    “抽魂,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曾经的我,以为抽取六道魂就是最强,但其实不是…所谓抽魂,实际上是要将天地间的一切,化入自己体内。这种化,不能只是抢夺,用抽来形容,仍有些粗暴了…倒不如用借之一字,更为贴切。神灵司掌自然,可从自然借法…”

    “…山海有魂,与我道念相通的事物,无论是生灵,还是山海,他们的力量,他们的魂,我身为神灵废体,应该都能借才对…”

    这一刻,宁凡对于抽魂一术,领悟上升到了空前。

    他将海魂放回无涯海,而后抬起手,再此按下。

    这一按,没有任何蛮横,没有任何强夺,但却不知为何,此地星空也好,星辰也好,修士也好,山海也好,所有人的力量,都有一丝,被宁凡借了去…

    无形的魂力,源源不断汇入宁凡体内。

    那些魂力没有用来增幅宁凡的修为,而是化作源源不断的法力,积攒在宁凡体内。

    宁凡感到自己法力前所未有的充沛,仿佛怎么挥霍都用不尽!仿佛此刻他打个古魔破山击几百连击,都用不光!

    但从周天万物借法力,却也极耗心神,只十多个呼吸,他便感受到了疲惫,不得不中断借魂一事…

    “怎么回事!雨君做了什么,居然…抽走了我等一丝魂力!”所有人都骇然了,骇然于宁凡的手段,却也只宁凡没有恶意。

    如此骇人听闻的抽魂术,从未在修真界见过,这,也是雨君自创的么?

    “不,这不是自创之术,这是…【万物借法】!但又和我族绝密卷宗中记载的万物借法,有所不同!似乎有些不完整啊,此子莫非是在领悟这种无上秘术吗…”无尽星空外,桑海帝失声道。

    “万物借法!那不就和我族当中囚禁的那个怪物一样了吗!只要心神足够强大,则斗法之时,根本不必使用自己的法力,完全可消耗周遭一切事物的魂力来抵消!此子居然也会?他也是那种怪物吗!”扶山帝同样失声。

    “不知,族长曾言,若是遇到类似于那只怪物的生物同类,尽量活捉,有大用…这宁凡使用的抽魂术,和万物借法很像,只是看起来更加残缺,不似完整…他是不是族长需要的那种怪物,也还不能确定…或许赫连长老来到后,能给出一个答案。”桑海帝不确定道。

    宁凡中止了借魂后,服下一颗丹药,那是专门恢复心神的九转金丹,但就是有丹药,消耗的心神之力,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补回来的。

    他知道,自己借助无涯海的帮助,对于抽魂一术的领悟,上升到了空前。

    当然领悟借魂,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

    他恢复法力的方式,还有木之道则的生生不息,还有大五行体,还有杀生之术…他的初衷,是将这一切纷繁手段,融为一体!

    亦不知,自己刚刚领悟借魂术,竟隐约触摸到远古神灵另外一种天赋【万物借法】的门槛!

    和万物沟通这种非战斗能力不同,万物借法对于战斗力的提升,极大!领悟了这一天赋的远古神灵,只要心神够强,便可某种意义上法力无穷。

    当然,这种天赋也是极难觉醒的,像宁凡这种已经觉醒过一种天赋的神灵废体,没有特定的神灵手段,即便触摸到门槛,也不可能悟得第二种神灵天赋的。

    “每一种恢复法力的手段,都是不同的,想要永远融为一体,并不可能,但若只是短暂融合…”

    宁凡周身气息忽然一收。

    不知过了多久,一缕缕五行光芒,从体内生出。

    那五行光芒明灭不定,许久,许久,才被宁凡熄灭…

    无人知那五行光芒是何物,只有宁凡隐隐有了惊讶,似有所得,又似仍有些困惑之处无法解决。

    “雨君在做什么?”

    “不知,大概是在研究什么东西吧。”

    “咦,雨君的衣服…怎么一点点变黑了…”

    在众人的目光中,宁凡一袭白衣,化作帝袍帝冕,全部化作黑色

    墨流分神术,时隔多年,再次出现!

    从前的墨流分神术是一种化身运用,但这一次,却在宁凡强行融合下,成了一个复杂载体。

    借魂,大五行体,木之道则,杀生之术…一切的一切,都被宁凡融入到这具化身当中…

    也因如此,此刻的黑衣宁凡,竟给人一种,比等闲六劫仙帝更可怕的感觉!

    “好可怕的压迫感!区区化身,为何会如此!这是什么化身!”桑海帝、扶山帝皆是一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