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99章 封帝(三)

第1099章 封帝(三)

    压抑在杀戮殿头顶的阴云,因为小妖女这么一闹腾,瞬间转变成了笑声的海洋。?

    姗姗来迟的宁凡,彻底无语了,他之所以来迟,是因为大典之前,一直待在七代的坟前,陪七代的孤坟喝酒。

    他哪里知道,今日会有一群损友使坏,被这些人一闹,他这封帝大典想不遗臭万年,都难啊。

    不过,倒也很有趣就是了…牛鞭、龙精、椿宫图,这些人为了搞气氛,也是蛮拼命的。

    连宁凡自己都没现,其嘴角,有了笑意浮现。

    内心更是有了家的温暖,毕竟唯有家人聚在一起,才会如此胡闹、随意。

    也许多年之后,他都不会忘记今日封帝大典所生的一切,已深深铭刻在脑海中,成了一份珍贵回忆…

    “啊雨君,你的雨有四个点,为什么有四个点,两个蛋蛋两个眼~”

    “我的雨君,风骚风骚最风骚,摩擦,摩擦,风骚风骚最风骚~”

    “套马的雨君你威武雄壮,一望无际的东天随你流浪~吹呀吹呀,你赤脚不害怕~咿呀咿呀呦,咿呀咿呀呦~”

    不过么…这歌曲当真有些不忍直视,还是应该出面管一管这个闹腾的丫头吧。

    再唱下去,还不知会唱出什么玩意儿,这丫头搞起事情,可是极擅长的,她的古灵精怪,他早在修道之初便领教到了。

    盛装的小妖女,眼睛眯成邪恶的月牙,在星空中引吭高歌,她所带来的数千名神虚阁修士,则敲锣打鼓,随着她的歌声载歌载舞。

    忽然歌声中断了,并有一声羞恼欲死的尖叫传出!

    却是宁凡不知何时,出现在小妖女身后,当着无数人的面,一把将她横抱而起。

    并似故意一般,大手在其臀瓣一掐,说不出的快意。

    听说你玩得很尽兴呢,连我的椿宫图都敢画…抱歉,惩罚来了…

    “是雨之仙君!他来了!看来封帝大典要真正开始了!”

    “哈哈!神虚阁总阁主被雨君抱起来了!还被摸屁股了!”

    “亲一个,快亲一个!”

    “滚滚滚,又不是成亲闹洞房,亲个屁!放下来,快把神虚总阁主放下来,我们要听神虚总阁主唱歌,还没听够,雨君你可不能扫了我们的兴啊!”

    处处都是喊话声、口哨声、笑闹声。

    “放、放我下来!这、这么多人都在看,你抱着我成何体统,成、成何…”小妖女羞得话都说不好了,脑海中嗡嗡的,只有一句话…她被宁凡摸了屁股…她被宁凡摸了屁股…当着无数人!

    再闹腾,她终究还是一个姑娘家,当众和人搂搂抱抱,她受不了。当然,背地里,她和宁凡办事,还是很放得开的。人前人后,总得不一样才行嘛…

    “哦?你竟还知道体统二字?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椿宫图画得不错,你的歌也不错,【宁凡爱妻小妖女】的题字也不错,真是辛苦你了,稍后我会抽个时间,好好奖励你的。当然,是在床上奖励…”

    宁凡故意语气带着轻佻。

    四周顿时响起了更多的口哨声,嘘声。

    小妖女恨不得把宁凡的嘴缝上,她败坏宁凡的名声可以,宁凡可不能败坏她的名声!正在寻思怎么样报复一下宁凡,却见宁凡身形一落,落在了会场,将她放在神虚阁的席位。

    “安分点!算我求你可好…”宁凡终究一叹,无奈道。

    “别别别,你乱古传人说什么求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安分,我听话!我不闹了!放心吧宁大少帝!”

    小妖女嘴上在讨饶,眼珠却在滴溜溜地转着,显然仍在不安分,哪有半点听话之态。

    宁凡大感头疼,微微苦笑,以这小妖女跳脱的性子,他估计自己这辈子都别想真正降服她。

    宁凡一至,所有人都站起身来,抱拳一礼。

    宁凡拱手还礼,还没有说些什么,怀中忽然一软,挤入一个银小萝莉。

    “爹爹,好想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生仙仙的气,上一次,是仙仙错了,仙仙不该不认你!”

    所有人都震惊地合不拢嘴巴,这白帝居然直接对雨君投怀送抱…

    极雷宫和杀戮殿的关系,难道真的已经亲密到如此地步了?

    白帝之前的胡言乱语…莫非也不全是玩笑话?

    就连小妖女都惊得捂住了嘴巴,她果然低估了乱古传人的能耐,连白帝这等女子,都神不知鬼不觉的拿下了?

    很了不起嘛。

    “你,怎么又变小了…”

    小丫头在怀,宁凡感到自己冷硬的心好似被什么柔软撞中,叹了叹,宠溺地摸了摸仙萝莉的小脑袋。

    当日帮了兰云仙,却被兰云仙冷漠对待,他不是不伤感。但仿佛只要这小粉团子随便一句道歉,他心中所有怨念,都能平息,烟消消散。

    算了,过去的事,他本就不是太计较,过去就过去吧。

    “是我自己想变小的,因为只有变小了,才可以继续给爹爹当女儿…仙仙不想和爹爹当陌生人…心会疼…很疼…”

    “…”

    宁凡叹息不已,将仙萝莉放在地上,在仙萝莉身后,是四个极雷宫护法,紧紧跟随。

    “宫主不愿长大,她真的很在乎你,所以任由身躯变回童身,而不阻止,心智,也倒退回之前的状态了…”四个护法苦笑道。

    她们也没料到,兰云仙会做出如此决定,但既然是宫主的决定,则她们无法阻止。

    宁凡点点头,表示了解了,又蹲下身,仔细检查了一下仙萝莉的身体,现她除了身材、心智变回仙萝莉的状态,其他方面并无大碍,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拍了拍仙萝莉的头,“等爹爹,爹爹还有事情要办。”

    “嗯,我会乖乖等爹爹封帝大典结束的。”仙萝莉乖巧道,并踮起脚,趁机亲了一口宁凡的脸颊。

    宁凡一愣,却没有躲,而是叹了叹,拍拍她,站起身,又对四名护法道,“辛苦你们了,保护好她,今日怕是会有些变故生。”

    变故?

    四名护法一怔,继而神情凝重地点点头。

    所有听到宁凡此言的人,也都是神色一凛!

    莫看众宾客闹腾起来像傻子一样,但又有哪个不是智计绝之辈?瞬间就从宁凡话语里捕捉到了一些重要信息。

    今日杀戮殿的封帝大典,怕是有人要闹场啊。是暗族吗?还是传闻中与杀戮殿结仇的南天秘族?又或者,是其他…

    明知今日可能有大变,但却无人离去,众人反而闹腾地更厉害了,仿佛完全不知今日会有危险一般。

    他们不惧有人来犯!更不会因为此事就离席!敢来此地的人,都做好了陪宁凡、配杀戮殿一路走到死的觉悟!

    不仅不惧,若有变故,这里的所有宾客,都会悍不畏死冲出,与来犯之敌死战!

    怕死谁来杀戮殿!

    怕死不当东天士!

    宁凡注意到周围宾客神色变化,神色有了柔和,心中,更有一丝沉默感动,如平湖,在微漾。

    并没有和此地熟识之人一一深谈,只是对那些人微微示意,便身形一晃,出现在了会场中心的祭坛。

    祭坛之上,只他一人。

    吉时已到,该进行封帝大典了,至于和诸多好友一一交谈,则大可在封帝之后的宴会上,再进行的。

    这一刻,来人虽说不多,宁凡却处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心,是焦点所在。

    他朝着四面会场郑重一抱拳,朗朗道,

    “诸位同道,无论从前如何,今日既然肯来给我宁凡捧场,给我杀戮殿捧场,则从今往后,诸位便是我宁凡的朋友,便是我杀戮殿的朋友!日后若有困难,尽管开口,刀山火海,绝不推辞!”

    没有寒暄。

    反而一开口,便是一句郑重承诺!

    宁凡生性便是如此,旁人敬他一分,他便还人十分。他明明为了今日封帝大典,准备了一大堆说辞,但目睹了众人的真心以待,竟让他之前准备的所有陈词滥调,都说不出了!

    所有人都没料到,今日封帝大典,会是以这样一句话开场。

    众人一愣过后,皆是大笑,当然,是善意的笑声。

    “世人皆言雨之仙君行事阴狠狡诈,卑鄙无耻,简直一派胡言!雨君分明是个直肠子嘛,快人快语,反而正是我辈风范!哈哈哈,还有哪届封帝大典,会有如此江湖气的开场白吗!雨君真是个妙人呐!”

    “平生豪气意相逢,此生有酒,有兄弟,足矣!雨君既然当我们是朋友,则雨君这个朋友,我们也认了!哈哈,老夫以此酒,敬雨君!”

    “说得好!这话说的我等心中一热,看来这杀戮殿果然没有来错啊!便是今日血洒此地,又有何撼!更有何惧!”

    “快哉雨君!当浮一大白!”

    整个会场,竟全都是一片豪气干云之语,哪还有之前半点粗俗鄙陋!

    罗睺、吕瘟皆是大笑,此情此景,看来他们不必再担心宁凡的封帝大典会冷清寥落了。

    宁凡抬手示意,会场瞬间又安静了。

    “吉时已到,恕我不能和诸位多谈,必须开始此次封帝大典了。不过大典之后,会有宴会,到时候,我愿与诸君把酒深谈,还望诸君赏脸!”

    “哈哈!正事要紧,雨君快开始封帝大典吧,等宴会开始,我等自会与雨君痛饮千杯的!”

    “一言为定!必与诸君痛饮千杯!”宁凡笑道。

    “一言为定!痛饮千杯!”

    “一言为定!痛饮千杯!”

    是无数人的应和声,声彻云霄!

    冥海大长老欣慰一笑,此刻的宁凡,或许修为不如历代杀帝,但气场丝毫不弱于任何一代杀帝的。

    他身形一晃,同样朝祭坛降落,他是大长老,必须由他亲自给宁凡披上帝袍、帝冕,授帝剑、帝印,马虎不得。

    “授冕服!”宁凡如同演练过无数遍一般,闭上双眼,抬起双臂。

    “诺!”

    冥海仙王一拜宁凡,为宁凡披上血红帝袍,帝袍上绣着星辰大地,那是北斗血界的风景。

    他再一拜,为宁凡戴上帝冕,冕冠上,锈着八颗星辰,前面七颗是北斗七星,每一颗,都对应着一代杀帝,而宁凡是第颗,代表的是他八代杀帝的身份!

    他睁开眼,微微震撼,只觉得从开穿上帝袍、戴上帝冕开始,自己与杀戮殿、与北斗血界之中,竟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因果联系。

    他明明没有释放出一丝一毫的威压,但身着冕服的他,举手投足间,居然带着无上帝威!

    仿佛唯有这一刻的自己,才是真正成了杀帝,继承了八代之位!

    体内的皇气金龙,更是不可自抑地在体内咆哮!

    “传闻历代杀帝只要继任杀帝名号,便可获得杀戮殿历代先祖的帝威加持,此事果然不假!”会场中,有知情者有感于宁凡身上的无上帝威,啧啧称叹道。

    宁凡也知道此事,只是亲身感受到周身凭空多出来的的无上帝威,还是有些惊讶。

    杀帝二字,并非虚名,既得此号,必有帝威,乃是实利!

    他平复了心情,又道,“授帝剑!”

    “诺!”

    冥海仙王恭恭敬敬呈上一个长盒,盒中静静躺着一柄青铜古剑,并非什么绝世法宝,却是象征着杀戮殿权柄的重器,由历代大长老保管!

    剑身上,铭着北斗七星,每一颗星,都是以血铭成,岁月湮灭中,那些血液早已化作血锈,给人以沧桑之感。

    那是历代杀帝留在此剑上的血,而宁凡,也需要留下自己的血!

    他朝此剑郑重一拜,取出古剑,在指尖一划,以血涂抹此剑。

    霎时间,此剑剑身之上,铭上了第八颗星辰,包含了宁凡的血液之力!

    宁凡将此剑高高举起,所有道场的杀戮殿修士,全都长揖一拜,高呼道,

    “八代杀帝在上,我等杀戮殿门徒,此生此世,必对八代誓死效忠,如违誓言,天诛地灭!”

    连姚青云都一本正经地说着此言。

    别人是否真心,她不知,但她,是绝对不会背叛宁凡的,绝不会…

    “诸位免礼!”

    “谢杀帝!”众人高呼道。

    “授帝印!”宁凡将古剑放回长盒,还给冥海。

    “诺!”

    冥海收起古剑,又取出一方印玺,递给宁凡,上有血星七颗,同样需要宁凡抹血涂之。

    宁凡在印玺之上铭上第八星,在刻星成功的瞬间,他感到此玺之内,有七道古老意志,冲入自己体内。

    那是历代杀帝对于夺天印的感悟!

    日后宁凡若对于夺天印修炼有成,同样需要将感悟注入此印玺,代代传承下去,此刻倒是不必。

    七道感悟传入识海,宁凡只觉脑海鸿蒙一片,继而血光大现,无数关于夺天印的修行记忆,生生印入识海!

    夺天印是宁凡入杀戮殿时,便学成的神通,却从未将此印真正修至顶峰。

    事实上,所谓夺天印本就只是残缺不齐的神通,便是初代杀帝,都远远没有将此印诀修至顶峰。

    夺天印本是北斗仙皇的绝学,真名为【北斗三千印】。流传至今的夺天印法门,其实只是初代杀帝从北斗仙皇的三千印当中,领悟到了区区七印而已,自然不敢称为北斗三千印,这才改叫夺天印的。

    从前,宁凡对于夺天印的认知不多。

    但此刻有了历代杀帝的夺天印修炼记忆,他竟如同醍醐灌顶,对于夺天印有了匪夷所思的理解!

    这夺天印,莫非,莫非…应该这么使用,才是正确?!

    深吸一口气,宁凡将脑海中一幕幕感悟画面熄灭,将铭过第八星印玺还给冥海保管。

    而后,宁凡抱拳向天三拜,以此为祭。

    再翻手一印,一式夺天印击向苍穹,以此为夺!

    此刻虽获得了巨大感悟,宁凡却还没有机会将那些感悟化入己身,故而夺天印仍是从前的使法,威能并不可观。不过宁凡修为摆在那里,此印打出之后,倒也颇具声势,让众宾客开了眼界。

    至此,礼毕!

    冥海大长老恭敬离开祭坛,祭坛上,再次只留宁凡一人。

    宁凡知道接下来,便是他从封帝大典收获好处的时候了。

    他感到,此刻真正成为八代杀帝的自己,与另一处世界的汪洋大海,多出了一丝因果联系。

    与他生出联系的汪洋大海,并不存在于幻梦界,而是存在于…三大真界!

    海名,北斗无涯海!

    末法时代罕有人知,北斗仙域尚在时,域内曾有一片无边之海,连北斗仙皇都无法窥其边,只能将其封印在自己的体内。

    后北斗仙域覆灭,此海几经辗转,落入真界其他势力手中,实属无奈。

    北斗无涯海的海水取之不尽,虽不似紫斗逆尘海那般沉重,但若论海水总量,却是逆尘海的成百上千倍还要多!

    北斗仙域尚存时,任何一个北斗仙域的仙帝,都可以召唤阵召唤无涯海的海水,用来施展水行法术、法宝,可大幅提升威能。

    宁凡不是北斗仙帝,但身为杀帝的他,同样可以使用这种福利。

    他早已熟记了无涯海水召唤阵法。

    他深吸一口气,忽然十指掐诀,继而猛地弯腰,五指狠狠按在地上。

    霎时间,地面有了一个北斗阵式出现,继而阵光当中,涌出无穷海浪,将祭坛中心的凹槽灌满,形成了一个巨大水池!

    水池带着海浪的咸腥,那海水,是淡红,如古仙血液稀释的颜色。

    所有人都被这种单向召唤海水的神秘能力镇住了,不少水行修士,羡慕不已地看着宁凡,却自知非杀帝的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拥有这种奇异能力。

    这些宾客不知道那么多真界那么多秘闻。

    他们只知道,历代杀帝都可凭空召唤腥风血雨,血雨之下,一切水行法术、法宝的威能都可凭空增加一倍甚至数倍!

    众人只道,这腥风血雨是一种杀戮道的神通,却无人知,那腥风,实则是海风之腥;那血雨,实则是北斗无涯海的海浪颜色!

    宁凡能感受到,这个召唤北斗无涯海海水的能力,对于自己实力上的巨大帮助!

    他的水行神通不多,却有一个极为常用的神通,恰是与水有关。

    窥天雨术!

    若召唤北斗无涯海的海水来施展雨术,雨术的威能,绝对可以远从前!甚至有望一举越创出此术的雨祖!

    这绝对是一个巨大好处!

    但杀戮殿典籍记载的封帝第二好处,并不单单指这件事。

    召唤北斗无涯海的海水,是每一代杀帝都拥有的能力,也是曾经的北斗仙帝,必定拥有的能力。

    但其实,北斗无涯海的海水,还有另一个用途!

    被无涯海所认同的强者,可以使用无涯海的海水,举行一生一次的洗礼!

    无涯海的无涯二字,并不单单是指海水无边无涯,无穷无尽,在真界,这无涯还有另外一重深意。

    道无涯!

    有仙皇曾亲自潜入无涯海的海底,在海底见过一个取不出的天外古碑,古碑上所刻三字,正是道无涯!

    无人知,道无涯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只能隐约猜测,这是天外的某种修行境界。

    道无涯,多么贴切的三个字,正可描述无涯海的玄妙!

    真界盛传,若以无涯海的海水举行一生一次的洗礼,则可在极短时间,令道悟提升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洗礼过程中,领悟神通也好,领悟修炼瓶颈也好,都可获得数千倍的效果!

    唯一遗憾的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使用无涯海的海水举行洗礼。

    宁凡不是北斗仙修,甚至还是北斗仙修的仇人紫斗仙修,于情于理,他本不可能被无涯海所认同。

    但在他真正成为八代杀帝的瞬间,一切的一切,都有了改变!

    他被无涯海所认同,因他继承了守护北斗末裔的北斗意志!

    他,有资格举行这次好处巨大的洗礼!

    无数人的瞩目中,宁凡一步踏入无涯海海水,盘膝于海水之上,闭上双眼,开始感悟自己的一生所修。

    咚咚,咚咚。

    他静静,聆听着自己的心跳…

    同一时间,遥远星空之外,两名佩戴鬼面的星袍仙帝,目光如炬,跨越无数距离,注视着宁凡的洗礼。

    “洗礼,开始了…有些棘手啊,会场当中,竟有一名七劫仙帝坐镇。”其中一个稍显矮胖的六劫仙帝,皱眉道。

    他,是祸族的仙帝,名扶山!

    他今日来此,是奉族长之令,要来试试八代杀帝深浅,若有机会,一举覆灭杀戮殿、逼得戮圣天荒剑出手也无不可…

    本以为七代死后,杀戮殿只是一盘散沙,却不料,穷途末路的杀戮殿,居然还能请动一个七劫仙帝撑场子。

    看来事情有些不好办了…

    “怕什么!那女娃娃是七劫修为,老夫可也是七劫修为,且老夫还有族长亲赐之宝,今日未必就不能覆灭杀戮殿的!”另外一个身形较高的七劫仙帝,不屑道,全然没将行事天真的仙萝莉放入眼中。

    他是祸族仙帝,桑海!

    “赫连长老怎么还没到?若有赫连长老在,我等行事也可十拿九稳…”扶山帝眉头皱得更深。

    “大概是路上遇到什么事情耽搁了吧,别着急,那小子正在进行洗礼,此刻不动手也无妨,观其洗礼,同样能侧面判断此子的威胁性…等赫连长老到了,再动手!”桑海帝冷笑道。

    倨傲的目光,更加没有将宁凡这等毛都没长齐的娃娃放入眼中。

    万古仙尊?八代杀帝?

    呵呵,蝼蚁尔!

    北斗无涯海的洗礼,共有十二层次,此子,最多只能悟到最粗浅的第一层次、第二层次吧。

    毕竟,只是一个万古仙尊,且还是末法时代的弱小仙尊呵…

    要知道,能从北斗无涯海的洗礼获得多少好处,不仅与此人悟性有关,更有此人修为有关。

    修为越高,好处才能越大!一生一次的无涯海洗礼,居然被此子拿仙尊修为浪费,可惜,真是太可惜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