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97章 封帝(一)

第1097章 封帝(一)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宁凡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在进入血牢前,跨域传音,对远在千秋宗的土魔、铁鸦二仆下了一个命令。

    将整个千秋宗,全部迁入杀戮殿所在血海星域,转移根据地!

    既然下定决心当好这个八代杀帝,宁凡自然不好分心两地,索性将两大势力移到一起,一起管理,落得方便。

    当然,千秋宗及其附属势力,没有直接并入杀戮殿,而是客居血海星域,独立存在。这是因为千秋宗是宁凡的私产,而杀戮殿则不同,日后还会传到九代杀帝手中,只是暂时归他管理而已,非其私人之物。

    如此一来,这两个不同势力一旦合并,就会有诸多问题浮于水面,倒不如不做此事。

    在宁凡进入血牢的半年当中,千秋宗的迁宗计划,早已结束,并完美收尾。

    迁移宗门一事,不必葬月等人出面,由土魔、铁鸦这种万古仙尊处理都显得有些大材小用了。两名万古仙尊在前面开路,一共迁过来三十七颗修真星,声势极其浩大,又成了震动东天的一件大事。沿途路过的势力,往往都会自觉让开星路,让这三十七颗修真星通过治下星域;至于沿路无数的修匪,一听是千秋宗在迁星,便压下贪念,不敢冒犯,谁叫千秋老祖宁凡,魔名在外呢,震慑宵小自然不在话下。

    这三十七颗修真星,除了千秋宗所在的主星,余者都是后来依附千秋宗的势力,如药宗,如六欲宗,规模最低都是真仙势力。

    当三十七颗修真星迁到血海星域后,得到了杀戮殿修士的热情迎接,毕竟此事宁凡已经和冥海仙王打过招呼。

    最终,千秋宗上下三十七颗修真星,全部迁移到了杀戮星不远的地方,与杀戮星合入同一个星系。

    血海星域漫长的历史当中,有过无数排外的事情生,外来势力很难在这里站住脚;但这一次不同,因为宁凡是杀戮殿、千秋宗的共主,故而千秋宗迁移来此,没有任何本土修士从中阻挠。

    一切都很顺利,按部就班,循序渐进。

    安置好千秋宗后,杀戮殿修士继续忙碌封帝大典一事。这是宁凡的封帝大事,对杀戮殿而言,更是头等大事,对于整个东天,本该同样是一件盛事。

    可惜,根据冥海仙王的说法,这一次盛事,极少有东天老怪愿意掺上一脚,绝大多数的人,都想和宁凡、和日薄西山的杀戮殿撇清关系。

    自七代杀帝陨落的事情悄然传出,整个东天都震憾了。毕竟准圣不出,七代杀帝可以说是东天诸帝中的最强者,如此强大的人物都悄无声息陨落了,谁听了都会唏嘘的。

    所有人都认定,鼎盛了七代的杀戮殿,将从第八代开始,彻底没落!

    宁凡会继任八代杀帝?那又如何!宁凡只是一个万古仙尊,再厉害,也不能和真正的仙帝相比,可谓杀戮殿历代最弱的一个杀帝了!

    “雨之仙君?八代杀帝?呵呵,全部都是扯淡!杀戮殿历代杀帝都是仙帝修为,最次也是六劫修为继位,强的甚至会以七劫、八劫修为继位,什么时候万古仙尊都能获得杀帝的名号了?八代杀帝非帝,真是可笑!倒不如改叫杀尊好了!哈哈哈!”

    “看来杀戮殿是真的要没落了,居然会找一个万古仙尊当杀帝,且这万古仙尊,还和秘族有大仇,不智,不智啊。”

    “昔日威震东天的顶级仙帝势力,终于要沦落成一个仙尊、仙王的势力了么…可悲,可叹啊。”

    “传闻杀戮殿与南天某个秘族有仇,而这即将继任的八代杀帝,又和暗族有仇,哼!没有仙帝坐镇,居然还得罪两个秘族,下场可想而知,绝对蹦跶不了多久的!我等虽收到邀帖,但还是莫要前往杀戮殿,与此殿牵扯过多!”

    宁凡和冥海仙王敲定了封帝大典的大小事宜后,飞离杀戮星,独自立在血海星域的星空,长无风而动,雨念悄然散开,朝着一个又一个遥远星域延伸而出。

    雨念覆盖下,他听到了太多东天修士的流言蜚语,听到一个又一个的冷嘲热讽。

    没有人看好杀戮殿,更没有人看好他这个八代杀帝。

    历代最弱杀帝是么…

    呵呵…

    宁凡平静一笑,摇摇头,并没有因为旁人的看法,而生出多余的情绪。

    他的雨念,更多的是想朝着东天当中、一处名为黑暗大6的地方探查。

    那是一座漂浮于东天星空中的大6,无人知那片大6有多么辽阔,因为据说,进入的人都已死去,便是仙帝擅闯,也必死无疑。

    历代东天修士都只知道,黑暗大6上东天仙界的一处大凶之地,却极少有人知道,所谓的黑暗大6,其实是某个秘族的所在!

    暗族!

    此事从来罕有人知,但自从暗族给宁凡的战帖传遍东天,此事已不再是什么秘密。

    尘封于历史长河的暗族,已再度现世!

    “暗族与封魔巅怕是有某种关系,否则,那百足道人不会护着暗族修士进入极丹圣域…”

    “我入血牢,已经过去半年,百足道人极可能也已经从极丹圣域出来了,没来杀我,是另有图谋,还是惧了我师乱古威名,又或者,还未归来…”

    “我在极丹圣域闹出的巨大动静,暗族,是否已经知晓…第二封战帖后,还会不会再来第三封战帖,催我前往黑暗大6决战…”

    “前往黑暗大6,只是迟早的事,在此之前,封帝大典才是最重”

    “历代少帝继任,可获得三重好处,一是聆圣,二是封帝当日,召唤【北斗无涯海】接受洗礼,三是洗礼之后,【焚香采道】…聆圣之时,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不是普通心跳,而是虚无缥缈的道心,所引…对于神通、法术,我又有了新的态度,正欲尝试,封帝时的第二、第三好处,应是我凝练一身所学的最佳时机…”

    “我既走出血牢,则距离封帝大典,还剩十日…”

    宁凡身形一晃,从星空中消失,也不知是回了杀戮星,还是去了附近的千秋宗。

    十日一晃而逝,十日中,偶尔会有零星遁光,从遥远的星空飞来,来给杀戮殿捧场,参加封帝大典。

    真的只是零星遁光,来客太少太少,甚至还不如当年杀戮殿收徒热闹,更不能和前代没一任杀帝继位时,百万上仙来贺的空前盛况相媲美的。

    绝大多数的人,只当宁凡继任八代杀帝是一个笑话,可惜有时候绝大多数的观点,并不意味着正确!

    旁人如何,宁凡不管,至少杀戮殿当中,对于他继任八代杀帝,还是很高兴的,只是这种高兴,不适合表露出来罢了,毕竟七代才刚刚逝去,谁都不可能真正笑出来。

    星空中,没有往届封帝大典张灯结彩的大红星灯,没有仙乐歌舞,没有流光溢彩,没有烟火庆祝。既然眼下不适合喜庆,宁凡索性下令,让一切形式从简。

    只在杀戮星上,建了一个简简单单的祭天祭坛,周遭建了会场,所有来客,都在祭坛之外的会场就座。

    祭坛与普通祭坛样式不同,四面高,中心低,好像一个四方的【凹】字。那低洼之处,似是用来储水的,但杀戮殿门徒,并未向祭坛中心注水,而是在等,等封帝大典开始,此祭坛自己装满海水。

    据说历代杀帝继位,都可在北斗仙域无涯海的海水当中进行洗礼,好处极大;来此观礼的宾客,同样能获得些许好处。故而从前的杀帝继位,来客可都是抢破头的,座无虚席;这一次,贵宾席位上,却处处都是空缺席位,往往数十个席位,才有一家在座。

    冥海仙王微微叹息,在众多杀戮殿长老的簇拥下,提前来到大典现场。

    内心暗暗一数,来恭贺宁凡继位的居然只有一百来个势力,绝大多数还都只是东天小势力,此情此景,怎能不让他触情伤情。

    难道我杀戮殿真的要没落了么?

    不,只要有少主在,就一定还有希望!

    见杀戮殿大长老来临,在座的一百来个势力,皆不敢托大,起身抱拳行礼,一番寒暄后,转而坐下。

    来贺的一百来个势力当中,居然只有四个万古仙尊,这四人还都是曾经欠了杀戮殿的大恩,这才冒天下之大不韪,来临的。

    仙王,无一人…与当日宁凡考入杀戮殿的那一日,显然不能相比。

    “那小家伙的朋友呢,怎么一个都没到场?来到的势力,竟都只是和杀戮殿交情极深的势力…是了,那小家伙性格冷硬强势,怕是整个东天,都没有几个真心朋友…”

    姚青云银牙紧咬,为宁凡封帝大典的冷清感到不平。

    忽有一道流光,自遥远星域赶回,直奔杀戮星会场而来。

    杀戮殿守卫见着流光来得莽撞,正欲拦阻一二,忽得见那流光打出了信号,竟是同殿中人,便网开一面,没有拦阻。

    心道对方定是外面急于返回的杀戮殿修为,因为太过着急参加封帝大典,才会不合礼数地忽然闯入会场,这急切心情,倒也可以理解嘛。

    那流光没有佩戴面具,进入会场后,有些抱歉地对守卫解释了一番,并送上了参加大典的贺礼,才寻了个靠后的位置就座。

    他,是吴尘,当年完成了蛮荒的任务后,便又被重新派出,回到之前所在的杀戮分阁坐镇。

    八代杀帝继位固然重要,但宁凡有令在先,不让远在万界星域外的分阁中人为了区区走过场而赶回。

    驻守在外的杀戮分阁阁主们,常年劳苦,忙于接领任务,甚至还有人任务执行了一半,已接近成功…倘若横渡无数星空赶回主殿,很多人都得放弃耗费无数心血的任务,更需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来赶路,太不值得。

    身为分阁阁主的吴尘,于情于理,都不必风尘仆仆赶回来的,身为本殿弟子,更不必送贺礼的。

    但他还是坚持要回来,还是坚持要走这个过场。他不是在乎形式的人,但却不能不给朋友撑场面!就算他只是小小渡真,就算他竭力寻来的贺礼在无数老怪眼中微不足道,他也要来!

    姚青云身后,一名长老认出了破坏会场秩序的吴尘,不悦皱眉道,“这吴家小子太冒失了,封帝大典何其正式的场面,竟被此子一人破坏秩序。莫非是渡真带来的喜悦,让此子得意忘形,以为天下可以横行了么?看来有必要找个时机稍加惩戒一下此子,敲打敲打这个小辈,不能让他过于骄横,这,也是为他好!”

    又一名和事佬一般的长老劝道,“算了!此子是分阁阁主,所在分阁还离主星极远,人家肯赶回来,心意总归是好的,不必罚了!”

    “弟子倒是隐约知道,这吴尘和少主之间,交情匪浅…少主修为尚弱时,我见过少主去吴尘的分阁找他,二人还曾交谈甚欢呢…”某个侍立在长老旁边的低辈命仙,忽然道。

    此言一出,所有长老皆是面色一变,更有一些人正色询问,吴尘是何时何地,如何与宁凡交往。

    当确知吴尘确实可能与宁凡有交情后,就连之前那个扬言要惩戒吴尘的严厉长老,都不敢再说吴尘半个不是了。

    功利的人,对吴尘羡慕不已。须知这世上最难能可贵的交情,就是布衣之交。这吴尘能在宁凡尚弱时,真心与之结交,在宁凡内心必有重量,日后宁凡在杀戮殿内,简直就是名副其实的帝王,凡人有言,上为帝师,中为帝友,下为帝臣。这吴尘乃是帝友,前程一片锦绣…

    重情的人,则理解了吴尘急急忙忙赶回杀戮殿的心情。以吴尘的修为,从那么远的分阁横渡星空赶回,怕是从一接到消息开始,便在急于赶路了。

    因为以极限度不眠不休赶路半年,吴尘周身疲惫是个人都看得出来,甚至连身体根本都有了些许亏损,更不知为何,似乎伤势极重…

    吴尘的到来,是带来贺礼的。

    不多时,便听到收礼的执事弟子,检查完吴尘的贺礼无物,正式登记,收下了吴尘的贺礼,并略带惊讶地向旁边众人报道,“分阁阁主吴尘,送上贺礼八百万年灵药一株。”

    嘶!

    会场中顿时有了倒吸冷气之声。

    八百万年灵药,对于碎念老怪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这吴尘区区渡真,竟拿得出?他买得起么!

    不,不对,不是买的…

    当执事弟子开盒检查灵药时,有心人注意到,那灵药根须带着尚未干枯的泥土,泥土上,更有血迹,从气息判断,竟是吴尘的血…

    此药居然是吴尘,以渡真修为从某处险地冒死采来的!

    “这吴尘疯了不成!居然以渡真修为,冒死去采八百万年灵药!东天之内,但凡有这等灵药的地方,可都是大凶之地,碎念进入也有陨落风险的…”有长老微微震撼。

    再看吴尘之时,目光有了敬重,那敬重,已不仅仅是因为宁凡的裙带关系了。

    姚青云也是微微震惊,继而才有了笑意,满意地点点头。

    “这吴尘修为虽只平平,人品却还不错…宁凡还真是会挑朋友呢。”

    这样才好,就算这次封帝大典来的人再少,只要宁凡真心结交的朋友能来一二人,以他的个性,便不会感到遗憾了吧。

    她果然还是怕宁凡一生当中极为重要的封帝大典,留下遗憾呢…

    吉时一点点接近,忽然冷清的星空中,又有了一道横行无忌的遁光到来。

    与吴尘不同,吴尘只是渡真,故而遁光莽撞些,才会有守卫拦住。此人身形还未现出,但只看遁光,便知是一个修为惊天的仙王,故而无人阻拦,只有迎接。

    冥海仙王及众长老的面色,也因为这名仙王的到来,有了缓和,舒了一口气。要知道目前为止,此次杀戮殿的宾客中,还没有一个仙王到来,此人的到来,多少能为此次封帝大典遮一遮羞。

    只不知,这位仙王是谁,是与冥海仙王交情颇深的灵通仙王,还是曾立誓欠七代一条命的古舟仙王,又或者,是…

    众长老正自猜测,忽然目光一怔,继而叹息,苦笑。

    他们都猜错了。

    来人,并不是与杀戮殿有交情的仙王,而是…宁凡的朋友。

    寥落的会场中,顿时有了零零星星的惊声。

    “竟是瘟王吕瘟!他不是还在闭关疗伤吗,怎么出关了!”

    “传闻瘟王与雨君有结义之情,如今一看,果然不假!这瘟王传在外面的名声不佳,但人品还是有可圈可点的地方,以如今乱古大帝时日无多的形势,所有人都避雨君如蛇蝎,此人居然还肯为雨君捧场!”

    “据说瘟王还在千秋宗中挂名为客卿…看来这传闻也是真的!”

    “不过瘟王同样是神虚阁的客卿长老,他莫非是代表神虚阁而来?”

    似听到了人群中的议论,吕瘟哈哈一笑,答道,“吕某并非代表神虚阁而来,只是以个人名义,来给我义弟捧场的,此地道友虽少,但都是好人,都是好人!哈哈!”

    口气倒没有多么无礼,反而极为客气。他生性不是个礼貌的人,也不是什么会说话的人,但今天是宁凡的重要日子,他会尽量克制,不去胡言乱语,惹是生非,以免破坏气氛。

    与冥海仙王等人寒暄过后,他入了会场,上了自己的礼。

    收礼执事打开礼盒,只觉一股腥气扑面而来,顿时皱了皱眉,但一看清腥气的根源是何物,顿时骇然了。

    “铁…铁甲神犀的牛鞭化石,此物…是真品!”

    闻言,会场顿时一片骇然,当然也有一些女修面色羞红。

    牛鞭固然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东西,但若是铁甲神犀的牛鞭,则例外!

    铁甲神犀乃是上古年代,古神最钟爱的坐骑之一,为犀牛种,非古神之血不能认主!此犀牛名为铁甲,但体表其实并无鳞甲,只有粗厚的皮肤。肉身随便哪个部位,都可硬抗同级修士的全力一击,是生来便可越级肉搏战的物种!即便是牛鞭这种男修软肋,都能一鞭戳开同级修士的铠甲,当武器来使用…

    铁甲神犀早已绝种,便是化石,天地间也绝对不多的,吕瘟寻来此物,绝对不会容易,心意是十分重的。只这一块化石,价值之大,几乎可以让一些仙帝微微心动了,仙王的话,则绝对原因为了此物打破头,拿来炼制法宝…

    “瘟王可还有铁甲神犀的其他部位,此牛鞭送给雨君,我等不敢觊觎,但若是还有其他不稳,我等倒是极为乐意要些牛角、牛蹄、牛牙…若有,我等愿倾家荡产去换!”会场的几个仙尊宾客,眼热地问道。

    “哎,若有那些部件,吕某会拿根牛鞭送给义弟?我也知道此物有伤风化,不过我又一想,牛鞭好啊,我义弟修的是双修大道,若是话儿硬入法宝,岂不是…咳咳咳,失言,失言,哈哈!诸位同道自己意会吧。”

    哈哈哈!

    吕瘟的荤笑话,逗乐了场中不少大老爷们,却也惹得不少女修面红耳赤。

    总而言之,算是稍稍炒热了会场冷清的气氛。

    姚青云满面晕红,暗骂宁凡的这个义兄,怎么如此没个正形,这都是什么人呀!义弟封帝,送个牛鞭,且还是铁甲神犀的牛鞭!

    宁凡还需要补?不补都把她璀璨了三天三夜…若是补了,她会不会直接被戳死…

    真是有什么样的义弟,就有什么样的义兄,呸呸呸,都挺不要脸!

    不过…人倒是不错呢,肯在此时此刻现身,等同于站在暗族的对立面,若宁凡将来被暗族所杀,吕瘟,也没有好下场的…

    “那小家伙无耻归无耻,但,真的很会交朋友呢…今日,有友至,有兄在,他应无憾了吧。”

    姚青云正自想着,忽然听到遥远星空中,传来一声撼天动地的粗豪笑声。

    “哈哈!真是巧了,吕兄居然和罗某人想到一起了,你拿了铁甲神犀的牛鞭为礼,我却拿了太古蛟龙的龙精为礼。我等不讲那么多虚礼,送礼什么的,上不上台面并不要紧,重要的,是心意!我等都想让宁老弟在床榻上,雄风再上一层楼!这份拳拳关切之心,可是千金难买的!”

    人未至,笑声已至,带着成帝已进行一般的浩瀚威压!

    所有人都震惊了,便是冥海仙王也大为意外,没料到,连即将成帝的战王罗睺,都来了!

    且居然拿出了太古蛟龙的龙精,那可是号称【一滴贵于先天灵药】的大补之物啊!

    又有不少男修对那所谓的龙精眼热了,也有更多的女修羞骂不已。

    姚青云老脸一红。

    她可从来不知道战王罗睺也是这种人!

    果然…一旦和宁凡做朋友,绝对是会被带坏的!真是一群没羞没臊的家伙!

    但会场的气氛,却真的被这些人给强行炒热了。

    或许,这才是这些人的真意…不想让宁凡的大好日子,太过沉默冷清吧…

    虽然是一群狐朋狗友

    但确实是一群好朋友呢…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