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96章 师叔...

    时光飞逝,一月时间,一晃而逝。

    宁凡仍旧盘膝于血牢当中,不曾移动,周遭呼啸肆虐的戮圣天荒剑意,则逐渐趋于平静。

    一个月过去,宁凡彻底炼化了七代杀帝遗留的掌位道果,修出古神阴阳杀阴阳;其古神心脏的心窍数目,则通过吸收古神圣人的心力,增加到了五窍。

    血牢第七层,死一般的寂静,宁凡盘膝不动,周身的古神威压随着时间推移,节节攀升。

    此刻的宁凡,不再是一个三窍古神,而是一个五窍古神,在这古神绝迹的末法时代,几乎已是等级最高的古神了!

    古神以心窍数目划分等级,三窍古神服食丹药,药效只是常人八倍;五窍古神,则是恐怖的三十二倍!

    宁凡感到自己古神血脉在体内沸腾,因为吸收了诸多古神圣人的心力,古神血脉也在不断提高。

    若有人能够透视宁凡体内血脉,定会发现,此刻他的体内,竟有一滴祖血,在一点点成型,透着庞大气息!

    又一个月过去!

    那祖血在宁凡的控制下,终于初步成型,透着无边雨意。

    当年,宁凡因雨祖一场机缘,成为王血古神,故而其古神血脉的根源,与雨祖血脉同源。此刻古神血脉吸收圣人心力,级别虽然提高,本源却始终未改变,其血脉基础仍是…雨!

    祖血一成,宁凡周身的古神威压,自是暴涨无数倍,体内的古神法力流转,也远比从前更为流畅了。

    血脉的提升,所带来的好处并不会直接体现在修为上,但却会深远影响宁凡日后的修道路,不可谓不重要。

    宁凡开始巩固体内新生的古神祖血,如此又过去四个月,体内的新生祖血才彻底稳固,真正成了他血脉的一部分!

    至此,宁凡神、妖、魔、劫四系血脉中,有三系,都修到了祖级,成了当之无愧的神妖魔共祖!

    他感到自己神妖魔三系修为彼此之间更为融洽,体内阴修为、阳修为对立的局面,也愈发平衡、和谐。周身四万万毛孔,无不透着清凉之感,更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修炼速度,又有了大幅提升。

    他站起身,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抚了抚眉心多出来的杀阴阳的星点,神色复杂。

    有掌位道果帮助,宁凡修成杀阴阳的过程,几乎比当初乱古大帝帮他修成雨阴阳,还要顺利。

    毕竟炼化了一整个掌位道果,此物,可是末法时代极为稀少的东西…

    末法时代的掌位大帝,屈指可数;掌位大帝陨落形成掌位道果的几率,亦不算多高。君不见,当初太素雷帝道灭,都没有生成雷掌位的道果。纵然如此,仍有无数东天修士,不遗余力的寻找着那不曾存在过的掌位道果,做着一夜登临第二步顶峰的春秋大梦…

    若宁凡还有其他掌位道果,修出其他阴阳,不会多难,可惜这种机缘,以后怕是很难遇到的…

    至于修出杀阴阳所带来的修为提升…抱歉,他此刻的古神修为,因为尚未突破万古境界的原因,已无法有一丝一毫的境界。

    于是乎,杀阴阳所带来的修为提升,都被神灵废体霸道地夺去了,用来增加神灵废体的各方面强度…

    宁凡确实感觉到,自己的神灵废体,又增强了少许…

    “多谢前辈赠我这场机缘。”饮水思源,宁凡得了好处,对于戮圣天荒剑自然感谢,朝着血光当中的朦胧剑影,抱拳一拜。

    直至此刻,他仍旧没有见到戮圣天荒剑的真容,微微有些遗憾,却没有将这遗憾表露出来。

    对方不以真正剑容和他相见,多半是有某种原因的,宁凡知道轻重,不会强求。

    【呵呵,还叫前辈?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了?果然还是不愿叫我一声师兄啊。】戮圣天荒剑的心声,带着笑意传出。

    宁凡一怔,而后苦笑道,“师兄见谅,并不是我不愿这么叫,只是有些不习惯,一不小心,就忘了该这么叫。毕竟我一路修行至今,虽有过师父,却从未有过师兄弟,亦不懂得师兄弟之间,要如何相处…”

    【呵呵,多叫叫,慢慢就习惯了!每一代杀帝最初改口之时,都不容易的。当然了,你我之间的师兄弟情分,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培养出来的。此刻你我尚有些生分,都是人之常情,无碍的,无碍的。倒是你…你既然已经得到了继任杀帝的第一个好处,便应该快些离开血牢了。此代大长老,怕是已经在外面布置好封帝大典,只等你这主角前去了。】

    “封帝大典是么,我知道了,这便前去,只是…”

    【只是你离去前,内心有一些疑问,想要问我是么?】

    “是。”宁凡答道,对于戮圣天荒剑竟是初代杀帝一事,他有太多想要询问。

    杀戮殿的历史明明记载,初代早已死在上古岁月,但为何…仍然活着!

    若是初代真的还活着,又为何任由祸族入侵,坐视不理?又怎会眼睁睁看着七代被一群叛徒害死,而不插手?

    不明白…

    【我知道你在困惑什么,为兄也不瞒你,我之所以没有出面保护七代,不是不愿,而是,不敢…杀戮殿的历史没有出错,为兄确实早已死去,但因为为兄本体是剑,是无上神兵,死后躯体得以作为神剑永久保存,更有一丝意志,留存在了此剑之中。你此刻见到的我,其实也不是我,只是我灵识消散前,存在戮圣天荒剑的一丝意志罢了。因为戮圣天荒剑的存在,祸族纵然对我北斗末裔有所图谋,却也不敢大举进攻,而是有所收敛,否则,单只那祸族族长祸斗一人亲临杀戮殿,或者随便派出一两个准圣,都足以屠灭杀戮殿成百上千次了…】

    【我虽然保留了一丝意志,可操控戮圣天荒剑守卫杀戮殿,但其实,也只有一击之力罢了…这一击极强,若全力出手,便是等闲远古大修来临,也有一丝几率斩杀,极大几率重创!但斩杀后,我留在戮圣天荒剑内的意志便会散尽…戮圣天荒剑,再无人能够控制,亦无法发出震慑远古大修的威能,将成为无主之物…将引来,无数末法修士的抢夺…】

    【…七代死时,我恨不能出手相救,但我深知,一旦我按捺不住出手了,就算当时救下七代,之后迎来的,却绝对是祸族的全面进攻…再有祸族准圣来临,杀戮殿,还是要灭,七代,还是要死…反而若我坐视七代死去,杀戮殿的其余门徒弟子,及那些北斗裔民,还有机会保存…哎,我口口声声称七代为师弟,但却两次枉顾他的生死…我,对不起他…】

    戮圣天荒剑的语气,带着深深的痛苦与自责,那种眼见师弟死于眼前,却不敢相救的痛苦,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宁凡微微沉默,明白了戮圣天荒剑的苦衷。

    戮圣天荒剑是初代杀帝的躯体,初代早已死去,只留最后一丝意志在剑内,可操控此剑,发出最后一击。

    这一击的强大,足以让远古大修都闻风色变,但…却只有唯一一击,不可复制出第二击…

    因此这一击,不能乱用,反而应该始终不用,才能让所有敌人忌惮。

    曾有六名祸族仙帝,进攻杀戮殿,使得七代拼死一战,重伤垂死。那一战,应该没有准圣介入。若有多名准圣来临,以七代九劫巅峰的修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守住北斗血界的。

    祸族身为秘族,自然不会缺少准圣,且极可能不止一个准圣。准圣没有齐齐露面的原因,多半是畏惧尚有一击之力的戮圣天荒剑,怕露面后,会被戮圣天荒剑斩杀,从而一世修为付诸流水…

    世人谁能没有私心?强如准圣,亦不愿牺牲自己,成全他人吧…

    只要戮圣天荒剑的最后一击永远不用掉,祸族准圣便永远不敢充当进攻杀戮殿的先锋,来犯之敌,最多也会是被祸族视为炮灰的普通仙帝了。

    当年曾有六名仙帝进攻杀戮殿,这阵容堪称豪华!不过单从准圣没有出手这一点来看,宁凡便知,祸族用心歹毒!竟是想以这六名仙帝为先锋,为诱饵,将杀戮殿逼至绝路,迫使戮圣天荒剑不得不用掉最后一击,之后,才会有再无顾虑的准圣大举来犯…

    牺牲六名仙帝来攻杀戮殿,这种手笔,当真也只有十大秘族拿得出来了。

    可祸族失算了,即便戮圣天荒剑没有出手,当年的七代,竟也凭一己之力,打退了六帝围攻,守住了北斗血界!

    终于没有用掉戮圣天荒剑的最后一击…

    而后,祸族又派了几个内鬼,来暗害七代,并试图在七代死后,凭几个内鬼,暗中耗掉戮圣天荒剑的最后一击。

    可惜这图谋,又因为宁凡的介入,而胎死腹中!

    念及于此,宁凡内心一跳,忽然有了不妙之感。

    祸族始终忌惮的,并不是七代杀帝,而是戮圣天荒剑的最后一击,这是他此次来到杀戮殿之前,所不知道的事情!

    若七代未死,只要七代一日尚在,祸族准圣不出,便无法将杀戮殿逼上绝路,再来数名仙帝围攻,七代多半也能守住。无法逼出戮圣天荒剑的最后一击。

    七代自己估算的生命,只能苟延残喘两千年,故而才给宁凡两千年的成长时间!

    他需要宁凡接替他,守卫杀戮殿,抵御祸族准圣之下的人物来攻。

    可现在两千年的期限还没到,七代便死去了!

    祸族知不知道七代的死讯!

    若知道,他们…是否会趁虚而入!

    失去七代守卫的杀戮殿,甚至不必准圣来临,随便来个仙帝,便足以杀光杀戮殿的门徒、长老,为杀戮殿降下灭顶之灾!

    届时戮圣天荒剑若不出手,便要眼睁睁看着祸族的仙帝屠尽北斗裔民;若出手,则只有一击之力,就算杀掉当前的入侵者,之后的入侵者,却再也无力抵挡,杀戮殿,仍会覆灭…

    【你的顾虑很有可能出现,若我没有猜错,你此次的封帝大典,很可能有祸族仙帝来犯,来试探你的深浅。若你连仙帝都抵挡不了,便只有我来出手解决那些敌人了…】

    “若师兄用掉最后一击…”

    【若真走到那一步,杀戮殿的气数便真的用尽了,你不必再死守北斗血界,守也是守不住的,我只让你做一件事,那便是保护少数北斗裔民逃离,至少…为北斗裔民,留下最后一部分血脉…】

    “师兄莫怕!就算我的封帝大典,真有祸族仙帝来犯,也不必惧怕!幸好我早有安排…有拙荆葬月在,此次封帝大典,绝不会出乱子!”

    【葬月?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我在世时,似乎听说过这个新人的名字…只是那女子是上古之修,多半和师弟说的不是同一人吧…】

    “哦?师兄听说过拙荆的名号?这倒是巧了,也算是冥冥中的某种缘法吧。不瞒师兄,此女是师弟的房中人,正是一名上古大帝,几经辗转,在末法时代重现天地。她身上虽有重伤,不能过度斗法,但以她如今半只脚踏入准圣的修为,震慑几个祸族仙帝还是绰绰有余的。当年祸族只派六名仙帝围攻七代,怕是也有一些限制,无法派出更多了,此次若只是试探,而非大举进攻,甚至未必会有六名仙帝前来,极可能只有一两人到来…再加上师弟我,多少也能抵挡一名六劫仙帝了,从旁相助的话,自会更加稳妥!祸族不派人探查我底细就罢,若真派仙帝前来,师弟必让那仙帝铩羽而归!”

    【嘶!师弟竟将一个半步踏入准圣的上古大帝收为姬妾?师弟行事,可真是不能以常理度之…】戮圣天荒剑的语气有些古怪了。

    收一名半步准圣的奇女子为姬妾?此事连他这等远古大修级存在都不敢奢求,只能碰缘分,宁凡居然真的做到了…

    这小子…果然是个不可以常理揣度的怪胎…

    【居然师弟对此次封帝大典胸有成竹,我就不多言了,总之…若事情真发展到了最坏的一步,师弟可要记得师兄交给你的任务…】

    宁凡沉默,不置可否。

    【总之,你记住为兄的嘱托便是。除此之外,你还有其他事情想问的么?关于真界,关于紫斗仙域,关于北斗仙域…你想知道的东西,能说的,为兄会尽量告诉你。】

    “祸族对杀戮殿的图谋,是戮圣天荒剑么?又或者,还有其他图谋,比此剑更重要?”宁凡想了想,问道。

    【他们图谋的是戮圣天荒剑,但又不仅仅是戮圣天荒剑,具体的东西,不能言…】

    不能言?那就是说此事涉及第四步存在了,莫非与北斗仙皇有关?

    宁凡点点头,没有就此事继续发问,又问道,“我能感受到戮圣天荒剑极为不凡,不,不能说是不凡,此剑给我的感觉,简直就是恐怖!蕴含的杀意,是我生平仅见!此剑应是一种类似于香火剑的存在,但又有些似是而非。此剑究竟什么来历,既名戮圣天荒,与连接幻梦界、三大真界的天荒古境,有何关系?”

    【哎,不能言…】

    “那便算了…”

    【你就不想问点紫斗后裔都关注的问题?关于真界,关于紫斗仙域,关于…】

    “反正绝大多数的东西,都是不能言的对吧?问不问没什么区别,何必多问。”

    【确实如此,为兄确实无法给你太多回答,你不感兴趣,为兄便不多言了。】

    “也不是全部都不感兴趣,我对真界某个人就很感兴趣。”

    【哦?对何人感兴趣?能说的,为兄都会给你讲讲。】

    “我对剑祖很感兴趣。”

    【剑祖?为兄在真界行走之时,北斗仙皇尚未驾崩,那时候,真界并无真仙之上的大能,以剑祖为号。真界何其辽阔,非第四步,谁也无法真正了解真界的全部生灵,或许是为兄孤陋寡闻了。】

    “应该不会孤陋寡闻才是,此女是荒古仙域的人,似乎还是荒古仙皇座下的第一仙帝。”

    【荒古的第一仙帝?女子?为兄在世时,荒古的第一仙帝,并不是什么剑祖,更非女子,而是东海大尊。历代第一帝,也都是以大尊为号,若叫剑祖,可就有些奇怪了,不符合荒古仙域的风俗…】

    “或许此女是在师兄逝去后,才道成,号称剑祖的吧。”

    【你知道她的名字吗?若说名字,我或许能有些印象。】

    “名字?她或许叫姬青灵,或许,这只是个假名…”

    【姬青灵?没听说过。不过姬是荒古仙皇的仙姓,这一点我倒是知道的。这个姓,在别的地方或许只是普通,但在荒古仙域却是一种无上荣耀,非普通人可以使用,唯有立下大功的荒古仙修,才有资格被仙皇赐予此姓;功劳更大的,则有机会连名字一并赏赐…这姬青灵之名,有可能是此女在为兄逝去后的岁月,立过大功,方被赐予的姓名,故而为兄才没听说过。从前的她,应该不叫这个名字…】

    “算了,我只是随便问问,师兄不知道也无妨的。”

    想起剑祖两度从眼前逝去,宁凡内心微微一痛,此女对他而言,应也是极为特殊的,可对于她的事,他却知之甚少。

    好在他种下了她的魂种。

    好在她并未真正从天地之间抹去。

    终有相见之日…

    “我还有一些其他的问题想问,都是一些关于修炼的问题,并不是什么天地大秘…”

    许久,宁凡才和戮圣天荒剑谈完话。

    离去前,戮圣天荒剑让宁凡将他那五个活宝小剑灵留下了,同样留下的,还有五行瓶有助于提升器灵修为的先天法宝。

    【你当年带来的五个小剑灵,资质不俗啊,能窥探到我的剑体,单这一点,放在剑灵当中,就是百万人才有一个的资质了。若是好好培养,日后也可成为你的臂膀。为兄本体是剑,或许可以指点一下那五个小丫头修炼。】

    “这…那五个小丫头太吵闹了,留在这里,会影响师兄的清修吧。”

    【无碍的,因为一些原因,我在发挥最后一击前,无法走出血牢第七层,很难在外界给你任何帮助,唯一能做的,只是帮你教导剑灵,以此稍稍助你。且我一生无子无女无徒,这五个小丫头,恰可拜我为师,受我衣钵。我的绝学多是剑灵才可使用,对普通人没什么大用,对这几个小丫头,或许会是一桩机缘…】

    宁凡知道,戮圣天荒剑收几个剑灵小丫头为徒,真正原因并不是几个小丫头资质出类拔萃。

    而是为了帮他培养剑灵,为他增加实力…

    这几个小丫头资质再高,也不会高过真正的先天器灵,先天器灵虽说,却也存于世间,若戮圣天荒剑真想找个徒儿传承衣钵,找到比五个小丫头资质更高的器灵,并不难。

    只是为了帮他罢了…

    从前,他对这杀戮殿的印象,只有承诺,只有恩。

    但如今,却渐渐有了一丝真正的情分。

    也真正的,开始将杀戮殿,当成一个家。

    有兄长在关心自己的地方,不是家,又是什么呢?

    五个剑灵小丫头很久没到外面撒欢了,一被宁凡放出来,立刻在血牢第七层撒泼打滚,乐此不疲。

    宁凡十分怀疑,这五个调皮捣蛋的小丫头,是否真的能从戮圣天荒剑这里学到本领。

    不是师父不过高明。

    是徒弟太顽皮!

    好在戮圣天荒剑略带严厉的剑压一开,五个小丫头顿时怂了,乖了。

    她们无法与戮圣天荒剑直接沟通,但剑与剑对话,有时候也无需言语的,彼此的剑意交织,便可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也不知戮圣天荒剑对几个小丫头说了些什么,总之,之前还闹腾的五个丫头,居然有模有样地朝着血光中的剑影,恭恭敬敬磕了响头,拜了师父。

    见五个小丫头终于安分下来,宁凡便也放下心来,又将五行瓶留下,自然是为了以此瓶温养五个小丫头,助她们增长实力了。

    宁凡走后许久,戮圣天荒剑忽然以剑意,和五个小丫头对话道。

    【为师说什么来着?你们的主人,很喜欢你们,专门给你们留下一个先天法宝,助你们修炼呢。他是希望你们学成本领,再娶你们作媳妇,才会暂时忍痛和你们分别,留你们在此。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不可顽皮,不能辜负你们主子的心意!若顽皮了,你们的主人就该不要你们了,娶别的剑灵当媳妇了!】

    戮圣天荒剑丝毫没有欺骗小娃娃的觉悟,一本正经地胡编乱造道。

    闻言,五个小丫头顿时急了,哭出声来。

    “呜哇!我一定好好学习,学好本领给小凡凡当媳妇,我不让别的剑灵狐狸精抢我的小凡凡!”晶晶哭地眼泪哗啦。

    “呜哇!沫沫会很乖的,沫沫要和小凡凡过一辈子,生一大堆小剑灵!”沫沫眼睛都哭肿了。

    “呜哇!其他物种和小凡凡如何,我不管,反正水水要做小凡凡剑灵大媳妇!”

    “不行!花花才是小凡凡的剑灵大媳妇!”

    “我…我…我…”某个名为彤彤的结巴小剑灵,也想说话,可惜完全插不赢嘴。

    于是,五个小丫头很快就因为‘谁来当小凡凡剑灵大媳妇’的问题,争执起来。

    【别争了!谁学到的本领厉害,谁才是大媳妇!这是你们主人亲自告诉为师的。还有,你们既然拜我为师,以后叫你们主人,就改叫师叔了,毕竟为师可是你们主子的师兄。】

    “呀!小凡凡成我我们师叔了!和师叔生宝宝,好刺激耶!”

    “沫沫喜欢这样的禁忌关系!”

    “水水也喜欢!”

    “花花也喜欢!”

    “彤…彤…彤…”

    “彤彤也喜欢是吧,我们都知道呀!你快别说话了,急死人了!”

    总之,五个小丫头这次是真的打定主意,要和戮圣天荒剑好好学本领了,虽然动机不纯就是了,一开始就打算和宁凡发生些超物种、超伦理的禁忌关系。

    戮圣天荒剑则一副老小孩的姿态,没事就骗五个小丫头几下,乐此不疲。

    老小孩,老小孩,说的就是这种人,不对,这种剑。戮圣天荒剑,并不是什么古板之人呢…

    时隔半年,宁凡终于走出血牢,早已恭候在外的冥海仙王顿时大喜,迎了过来。

    “少主收获可丰?”

    “嗯,收获不小,甚至认清了自己的内心,如此一来,我倒更加期待封帝大典当天,接踵而至的第二、第三个好处了。我的神通太多了,或许这一次,正是我凝练为一体的时机。封帝大典什么时候开始?”

    “宾客都来得差不多了,只是,只是…”

    言及于此,冥海仙王忽然有了一些尴尬。

    这一次杀戮殿八代杀帝继位,他向东天势力广发邀帖,但愿意赏脸观礼的势力,却并不多…几乎是历代杀帝封帝大典的最少一次!

    想也难怪,毕竟宁凡身份尴尬,为暗族所仇视。

    如此一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给宁凡撑场子的人,自然不可能太多的…

    但若肯来,几乎无不是值得结交之人!

    朋友不在多,而在精!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故而就算这是杀戮殿历史上宾客最少的一次封帝大典,宁凡也会认真对待,感谢每一个宾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