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95章 师兄...

    多出的四个心跳是什么,宁凡没有去问,因为他隐隐感觉,自己就算问了,戮圣天荒剑不会作答。:

    他没有多问,只是努力让自己泛起波澜的内心,恢复平静。

    之前他的内心,有着一定程度的不平静,那不平静的缘由,一部分是因为骤闻圣人心跳的震撼,一部分,也是得知了戮圣天荒剑另外一重身份身份,有些意外。

    戮圣天荒剑的另外一重身份,居然是初代杀帝?初代杀帝不是人?是剑?

    此事,宁凡之前同样想要询问,亦没有开口,他知道事情主次,此刻首要任务是努力让内心放空,让身心归于一体,以免浪费每位少帝唯一一次的聆圣机缘。

    “代少帝继任杀帝,好处有三个,聆听圣人心跳,是第一个好处,因为某种限制,一人一生,只能经一次。代杀帝成帝前,都会来此聆听圣人心跳,并从中获得领悟…我,又该选择哪一个圣人心跳去听…”

    宁凡忘记了身边的一切,抛开了一切杂念。渐渐地,他的气息开始时有时无;渐渐地,他的气息彻底从天地间消失。

    人明明还盘膝坐在地上,整个人却好似成了天地的一部分,又或者,是天地成了宁凡身体的一部分…

    天人合一,第二境界!

    【这是何等可怕的专注力…此子,竟似乎注意到了心跳数的问题,这可是代杀帝都做不到的事情。不愧是天人第二境修士…不愧,是身具两大天品道象的人杰…】

    戮圣天荒剑再次出声,这一次,是惊叹,可惜,此刻的宁凡已经完全听不到这惊叹声了。

    心中无一物,六识不染尘!此刻便是有人持刀砍向宁凡,宁凡也会不为所动!

    咚咚!

    咚咚!!

    咚咚!!!

    耳边回荡的心跳声,越来越勐烈,越来越清晰。一幅幅圣人画面在宁凡脑海流过,所包含的妙理,一一呈现。

    在这些纷繁错杂的圣人心跳面前,宁凡有了渺小之感。他感到了自己十几万岁的骨龄,看似漫长,实则短暂;他感到自己一路走来的艰难苦涩,不过是平湖风起所吹皱的水面,此刻安宁的内心,却是那静于湖底的浩瀚湖水…

    脑海中不断流转的画面,虽说还是切换匆匆,但那种来回切换,已因宁凡内心沉静,而速度放缓。

    切换间,能看到的画面长度,也渐渐延展。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画面中,一个蓑衣圣人居于桃花源中,正在给桃花源内的十万门徒**。抬手间,他捻动一片桃花瓣,一念真诀,竟在区区一片桃花瓣中开辟了天地,花瓣天地内有兆亿生灵,如此之多的生灵,竟不觉得花瓣世界狭窄,反而仍旧探不到花瓣世界的边际。这些生灵更不知,他们居住的天地,其实只是…圣人随性捡起的一片飞花…

    那蓑衣圣人神色淡然,将手中花瓣震成齑米分,花瓣毁去,一并毁去的,还有花瓣世界的兆亿生灵,尽都死去。

    他开辟世界,创造兆亿生灵时,没有喜悦;他毁去世界,灭杀兆亿生灵时,亦无怜悯。

    在他眼中,一切凡灵,只是虚妄…

    十万门徒议声如潮,蓑衣圣人则闭上双眼,没有给那些门徒解释任何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那蓑衣圣人睁开双眼,似有所感,皱了眉头。他嘱咐了门徒几句,继而腾空一跃,飞离了桃花源,飞上这片植满桃树的天地之巅。

    他抬手将这桃花源天地撕开,并从中走出,无数门徒听到动静,起身恭送祖师离去。

    外界,一道流光从一滴桃花露水中飞出,落地成了蓑衣圣人,他回头看着露水,摇头不已。

    “尔等孝心可嘉,然,非人也…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所谓的桃花源世界,其实…也只是更外围世界的一滴露水,而之前恭送他离开的十万门徒,细细看来,就像是那滴露水当中,个头稍微大些的一个又一个细菌,更弱小、细微的东西,则无法从外界看清了,更无法在露水当中呈现,唯有进入其中才可看到…

    “天荒古境战事加剧,这一次,连我都得介入了。”

    那蓑衣圣人摇摇头,腾空而去,画面至此切换。虽然还是切换,却已比之前,多呈现了太多内容…

    宁凡只觉内心一震!

    花瓣中的兆亿生灵,花瓣世界的创造毁灭,十万门徒所居桃花源实则也是一滴露水,人如蜉蝣,界中有界…一切的一切,都好似给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让他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不懂…

    下一副画面中,有着一个甲胄圣人摘取星辰,冶炼法宝。

    那圣人炼宝手法之精妙,已超出了宁凡的理解,绝非第二步的常识可以明白!

    那圣人炼宝炼至一般,忽然皱眉,自语道,“天荒…”

    而后,竟直接将炼了一半的法宝一收,行色匆匆地离去了。

    画面再变,有圣人一剑覆灭数万处世界,那剑术之高妙,若被宁凡掌握,绝对可以末法时代无敌!

    画面又变,是两个圣人徒手对决的一幕,所使用体技,皆是超出第二步的东西…

    一声心跳,一副画面,一种感悟!

    前面四十三声心跳,全都是这般,没有例外。

    在这四十三声心跳感悟中,宁凡甚至看到了一个以杀证道的圣人,一举一动间,皆包含了杀之一道的玄机,若体悟,可一步步领悟杀之掌位,由掌位至道源,甚至…到达更高的层次!

    有圣人饲养第三步灵虫,有圣人开坛**,言传身教,有圣人捏土造人…

    然而当第四十四声心跳出现的时候,之前在宁凡脑海来回切换的四十三个画面,全部平静了。

    从第四十四声心跳开始,后面的心跳声,似乎与之前的大不相同…

    看不出任何妙理,看不出任何感悟,仿佛那些体悟并不流于表面,而是深藏。

    这一幕画面当中,只有一个凡人老者,抬着头,看着夜空,凝视着夜空中的北斗七星,似在看星辰,又似在看…自己!

    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却无法获得答案,故而眉头皱得很紧。

    他的双目是璀璨的银色,那银色,是天生,是星辰的颜色,银目望天,沉默不语。

    他一动不动,连表情都不曾变过一下,若非画面之中的草木会动,夜空上的星辰会闪,宁凡几乎会以为着凡人老者是立足在一副静止不动的画卷里。

    更有自然飞鸟,在那银目老者肩头搭巢,竟是将这活人,当成了一颗树…

    银目老者脚下的草木刚刚破土,周围的季节,似乎是春…

    “凡人?不,不会,这第四十四声心跳,毫无疑问,也是圣人心跳,这老者看似凡人,实际上却是一个圣人无疑。”

    “抬头望北斗,却仿佛在看自己…这一幕感悟,倒是让我有些似曾相识之感,但和我从前领悟到的‘今日人钓鱼,他年天钓我’,似乎又有不同…”

    宁凡双目紧闭,微微皱起眉头,正欲细细参悟这一幕,画面却又变了。

    无法继续深入研究,第四十五个心跳声,擅自闯入宁凡的双耳。

    第四十五幕画面,是一个中年男子仰望北斗星空的一幕。

    那中年男子,同样是一双银目,他的容貌与第四十四幕的银目老者极为相似,就好像是之前银目老者的年轻形态。

    但又不止是容貌年轻,修为带给宁凡的感觉,似乎要比银目老者弱上一些…

    这银目中年同样抬头望天,眉头皱得比银目老者还要深。

    他望着夜空上的北斗,同样如同在看自己,但看的,又似乎并不只是自己…

    他的肩头,有一个已经搭建了一整个春天的鸟巢。

    他的脚下,草木已长到膝盖茂盛,时节已入夏季。

    “这一幕的银目中年,和前一幕的银目老者,应是同一人。”

    “古怪的是,从时间顺序上看,第四十五幕应是在四十四幕以后,但这银目圣人,却仿佛越活越年轻了。这里面,似乎包含了一些我所无法企及的感悟…”

    很快,第四十六声心跳强行切了进来。

    第四十六幕画面中,秋夜月正圆,一个银目青年却不看月,而是在看北斗七星。

    他肩头的鸟巢,已经鸟去巢空。

    周围的草木开始枯黄,落叶铺了厚厚一地。

    时间由夏入秋,这银目圣人却似乎更年轻了,修为也减弱了更多…

    他依旧沉默不言,直到第四十七幕画面切入,仍旧没有言语。

    第四十七幕画面,是隆冬!

    雪夜当空,大雪纷飞。

    一个银目少年立在风雪中,不曾挪动过一步,他看着风雪中的北斗七星,忽然咳出一口血。

    而后,叹息。

    “哎,这条路,果然走不通…人皆言第四步仙皇为逆圣,但这逆之一字,却是从何而来,至何而终…我不知世间是否有第五步,但便是有,我也是…不敢走的…”

    风雪中,银目少年容貌渐渐沧桑,修为则不断攀升!

    渐渐地,少年变回银目青年,变回银目中年,变回银目老年。

    当他白发及地、皮肉干瘪如枯、牙齿都掉光的刹那,一股绝强的第四步气势,从他身上冲出。

    这一刻,隆冬开始倒溯,回归暮秋,又回到盛夏,再回到初春!

    他大手一抓,竟直接从无数天地外的另一处天地,抬手摄来一座宗门,落于此地。

    “仙皇可成功?”

    宗门内,几名圣人修为的亲随走出,来到银目老者面前,恭恭敬敬问道。

    银目老者只默然摇头。

    仙皇!

    后四声心跳,竟不是普通圣人的心跳,而是第四步逆圣的心跳!

    宁凡暗暗心惊,心道这夜观北斗的仙皇,莫非就是北斗裔民的祖先仙皇?这心跳,莫非就是北斗仙皇的心跳!

    但为何,同样一个仙皇的心跳,会发出四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根据宁凡的观察,最后四声心跳有很多相同之处,但却又更多的不同,并不似同一个人发出的心跳,反而更像是四个不同的人发出…

    北斗仙皇究竟在感悟什么?

    他口中‘走不通’的路,指的是什么…

    不明白,不理解…

    宁凡越是想要深入去想,便越是无法想明白,头疼欲裂,血液似燃,体内道则如崩!

    他知道,自己怕是正在贪求不该贪求的东西,一咬牙,斩断贪念,静下心神,将最后四声心跳抛诸脑后,如此一来,那些苦痛便也消失了。

    直觉告诉他,最后四声心跳所包含的道悟,出自第四步仙皇,价值自然远超前面四十三声心跳!

    但理智告诉他,后四声心跳,并不是自己能够获得的东西,自己最多也只能从前面的诸多心跳声中获利。

    宁凡忽然有些意兴阑珊了。

    他开始审视己身,他发现,自己就算能从之前诸多心跳当中获益,但那获益也只是暂时的。

    他此生学过了无数绝学,随便一样拿出来,都能让普通修士同级无敌。

    他不缺神通!

    他也不缺踏上末法巅峰的法门!

    若是沿着当下的路,一路走下去,宁凡有自信一步步登临末法时代幻梦界的顶峰,然后,朝着传说中的圣人境界冲击!

    成则天下无敌!

    就算成圣失败,也至少是个加强版的乱古大帝,仍旧可以横扫幻梦界,守护想要守护的东西。

    君不见乱古大帝没有成圣,却也杀过圣人,何其彪悍!宁凡比乱古多出一个劫血,日后成就自然高于乱古,纵然止步于圣人境界,也足以成为传说了。

    至于问鼎三大真界?呵呵…

    那似乎…并不重要啊。

    宁凡修道的初衷,并不是修成世间最强,从一开始,他便和绝大多数的修士动机不同。

    只要能扫平幻梦界的敌人,只要能守护至亲,则成圣也好,第四步也罢,都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可有可无…

    他的眼界,其实很小很小,只守住眼前一亩三分地,便足矣。

    但如此去想,他却也有些迷茫了。他越是修道,便越是有些…找不到自己的路。

    因为路是向前延伸的,而他,并没有一路向前开拓的**,他只想,守住身后…

    “人的精力,终究有限,我所学盖世绝学本就极多,但说乱古大帝的阴阳五剑,便已是不逊色于第三步圣人的绝学了…同级别的东西,还有更多…但也因为所学太多,使得我一路走来,很多东西都没有时间精研。”

    “这一次聆听圣心,本该是我再获得一式立身绝学的机会,但看过北斗仙皇悟道后,我却愈加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反而不打算这么做了。”

    “也许,我的路并不知指向前方。也许,我的路,至此为终点,已经足够。”

    “我无需去追求路的长度,我大可停下脚步,拓宽路的宽度…”

    “我愿意为了我所在乎的东西,在这条修真路上停下脚步…又或者,这种半道而终的停步,才是…属于我的路?”

    宁凡内心忽然咯噔一声!

    他好似在这一刻才认清自己!

    他好似在这一刻…才听到…自己的心声,自己的心跳!

    是的,他是个小富即安的人,他只是极易满足的人…若无外部压力,他并不愿追求那些虚幻的修为、名利…

    若他荡平了幻梦界的所有大敌,若他再无提升修为的必要,再遇到必须冒死才能晋级的境界,他一定会选择放弃的…

    “这才是我的…心!”

    “我不屑于一路向前,但若我当真决定止步于此,则此地便是我的国家,剑锋所及之处,谁,也不能侵犯!”

    咚咚!

    咚咚!!

    咚咚!!!

    一声声心跳声从宁凡体内传出,这心跳声论威压,远不及第三步圣人的浩瀚,但却比任何一个圣人心跳都要坚定不移,掷地有声!

    此刻,宁凡的心跳声中,或许仍有疑惑,但却将最后一丝对于第三第四步修道的迷茫,彻底扫去了!

    因能舍妄念,故能执于心!而对于宁凡来说,他人极为看重的浮名浮利,长生不死,其实…也都只是虚妄。

    【此子竟在第二步,做到了明圣心!这…怎么可能!】

    【他能听到北斗皇尊的心跳,已是难能可贵,但其实,那也只是因为天人第二境的帮助罢了,任何一个天人第二境之修,大概都能听到这些…但明圣心…就连真正的圣人,都罕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便是偶有人做到,也无一不是圣人当中最强的荒圣!】

    【就算是最弱的始圣,也无一不是达到天人第三境的人杰,显然,天人合一并不是帮助此子明圣心的理由。】

    【不,也不能说是明圣心,此子并不是圣人,他所做的,其实只是明心,但若是当真有一天成圣,则此子可轻而易举做到明圣心,即便只是刚刚踏入始圣!】

    戮圣天荒剑难掩内心的骇然,若非死去多年,只剩意志残留剑内,他定然会现出人形,去好好摸摸宁凡的身体,研究一下此子为何如此出类拔萃!

    这一刻,他终于相信宁凡拥有超越北斗仙皇的道象,不是偶然了。

    道象是道的具现!此子选择的道,怕是在执道当中,都属于极为逆天的一个;而若有一天,这道有幸成了路,则此子…怕将又是一个碾压同级的紫斗仙皇!

    【恐怕就连紫斗仙皇本人都没有料到,这类似乱葬岗一般的幻梦界,居然还有这等紫斗后裔诞生…可惜,可惜…此子资质再高,也无法从乱葬岗中登顶…他生错的年代,若生在紫斗仙皇未死的时代,前途简直不可限量!即便不入第四步,也足以有盖世之日!】

    【我的能力,不足以帮他从阴死,回归真阳。但就算此子终其一生,只能止步于幻梦界,我也乐意助他,将刚刚明悟的内心,巩固!】

    【此子似乎看不上这些圣人心跳?说起来…此子恰是一个古神啊。既如此,便拿这些古神圣心之力,助其开辟古神心窍好了!代杀帝继任的好处,从不落空,总不好让此子在我这里空手而还!就算此后杀帝,再无缘聆听圣心,也无妨了!此子能否变强,强到与祸族对抗,才是我杀戮殿气数能否存续的关键!】

    嗤!

    一道血色剑意忽得在血牢第七层蔓延开来,将宁凡瞬间淹没。

    此刻宁凡心跳声正一点点平稳,对于其他的圣人心跳已不再重视,正欲中止这次体悟,忽得察觉到铺天盖地剑意袭来,登时倒吸一口冷气。

    这剑意太过恐怖,杀他几百几千次都足够了!这是戮圣天荒剑的剑意,若有恶意,他必死无疑!

    好在宁凡深信戮圣天荒剑不会害他,左右无力抗衡,反而淡然处之了,任由那铺天盖地的剑意临身。

    果然,剑意临身后,并未对宁凡造成任何伤害,仅仅只是钻入宁凡身体,并朝着宁凡心脏狠狠刺入。

    宁凡感到心口传来钻心之痛,却没有任何阻止,因为…他感受到了剑意刺心所带来的巨大好处!

    这戮圣天荒剑,竟化开了圣人心跳的力量,来助他开辟古神心窍!

    【八代,你既然不愿聆听圣人心跳,我便换种更为直接的方式,给你好处好了。我当年搜集而来的圣人心力本就不多,因为代杀帝聆听圣心,更是损耗不少,残余心力,大致足以为你开辟第四、第五心窍。更多的心窍,则需要你另寻机缘来开辟了。】

    这还是戮圣天荒剑第一次如此正式的称唿宁凡。

    八代!

    这不仅仅是对宁凡的认可,更是一种尊重,视如平级!

    这一刻,他不是以戮圣天荒剑的身份来和宁凡对话,而是以初代杀帝的身份,来给晚辈好处的!

    【说起来,七代还给你留了一个东西,通过秘法送到了我这里,没有被那些叛徒夺去。掌位大帝死,会有一定几率生出掌位道果,七代死得不幸,或许上天因此有了补偿,使得他的杀戮掌位,流传了下来!接下来,我不仅会助你开辟心窍,更会助你吸收这股杀戮掌位的力量,你当然不会直接凝出掌位虚空,但对于杀之道则修为大进,却也是理所当然!】

    【我杀戮殿一门七代杀帝,不论成帝前彼此是何关系,父子也好,师徒也罢,成帝后彼此都以师兄弟相称。你是八代,也是同理。今后,你可唤我初代,也可唤我…师兄…亦可唤我戮圣天荒剑,远古封印剑…随你。至于师父,我们…没有师父…只有共同的信念,一代代传承,维系在我们中间。那是守卫北斗后裔的信念,和单纯守卫北斗仙域不同,我们守卫的,并不是北斗仙皇,而是…北斗血界,是家…是独属于杀戮殿修士、北斗末裔的故土…】

    【当然,最想听到你以八代身份喊一声师兄的,其实应该是七代吧,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平白又多得了个杀戮掌位的力量,宁凡双目没有惊喜,反而一黯,心头一酸。

    七代死得悲哀,死得屈辱,但就算临死前,居然还为他,截留下了杀戮掌位的道果…

    他宁凡何德何能,能受七代如此多的恩惠…

    【我信他!他一定会回来!】

    【我为此子留下的宝贝,你们,得不到!】

    宁凡握了握拳,闭上眼,将所有的情绪藏于心底,再睁开时,已一片冷静,与坚决!

    心窍,一点点开辟…

    烈元术,暗暗在体内催动。

    掌位道果的力量,轻易被宁凡凝成了品阶最高的天品道晶,他忽而向天一指,道经呈现,食指凌空勾画,在道经上书写新的篇章!

    那是独属于杀戮的篇章!

    被宁凡,写入到神星之列!

    因为他接收到的杀戮掌位之力,并无魔气滔天,只有…长辈对晚辈的关怀,只有,临死前的余温,所遗留的温暖…

    并不暴戾,反而温馨…

    如师兄,关怀未来的师弟…

    “七代,不…前辈…不…师兄…有宁凡在一日,必不让杀戮殿灭于我前,这个担子你已背了太久太久,今后,我替你背…”

    宁凡内心暗道。

    更有一丝复杂,在心中流淌。

    他从前无师兄,今后,却是有了…

    而这些师兄,与他内心认可的所有师父,都无关,更与种族无关,亦与仙域阵营无关…

    若七代尚在,听到宁凡以八代身份唤一声师兄,应该会很欣慰吧,可惜如戮圣天荒剑所言,再也没有机会了。

    “若还有另外一次轮回,我会在你跟前,亲口唤你一声师兄,以此为弥补。”

    宁凡似自语,又似在说给不断涌入体内的杀戮掌位之力听。

    那些杀戮掌位力量当中,本还有一丝近乎遗憾的负面情绪存在,当宁凡说出此言之后,悄然消散…

    似七代杀帝最后一丝遗憾,也释怀了,有了老怀欣慰。

    我信他!

    此子一定会守好杀戮殿,一定!

    因为,他是我亲自选择的八代少帝,是我亲自选择的师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