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94章 四个心跳

第1094章 四个心跳

    在宁凡之前,历代杀帝皆有封号,依北斗而定。初代杀帝封号【贪狼】,二代【巨门】,三代【禄存】,四代【文曲】,五代【廉贞】,六代【武曲】,七代【破军】。

    七代死于副殿等人的暗害,宁凡搜了血长空等人的记忆,看到了七代陨落的一幕幕。

    零散的记忆画面中,隐约映出了北斗血界,破军星空。

    画面中,七代杀帝死气一日重于一日,早已封闭了北斗血界,独守血界。

    画面中,北斗血界已不再容许旁人进入,唯有得到七代特许的副殿主血长空,可以带人在特定时间进入,将一殿强者搜集而来的天材地宝,进奉给七代服食。

    画面中,七代杀帝含笑嘱咐着血长空什么,血长空一一作答,神态恭敬无比。

    画面中,血长空献上了喂毒的丹药,供七代服食,那是祸族的秘药,强如七代若不反复查看,也是绝对看不出隐患的。

    七代待血长空如子,更是不疑有他,见丹药确实对身体大有好处,便服下了祸族毒丹,而后毒发,一身修为百不余一。

    他本就是行将入土的身体,修为再被封印,自然难敌血长空等人的谋害,却仍然死战到了最后一刻。

    【我一生无子,视你为最,你为何要如此…为何…】

    【原来你是祸族的人…原来你是来执行任务的…你我立场不同,我可以不怪你背叛,但却无法容忍你伤害北斗裔民半点!这里,是我的家!也是无数北斗后裔的家!这北斗血界有戮圣天荒剑的剑意守护,你杀我容易,想杀这些北斗后裔,却是难如登天!】

    【北斗的意志,会一代代传承下去。相信我,你们祸族,是无法屠尽我北斗裔民的!你可知,曾有一个小子答应过我,他,会接替我的意志,替我守护北斗血界!我信他!他一定会来!】

    【当日送他玉简自保,如今看来,那玉简怕是再无用途,也罢,玉简无用,我便换些宝贝,送给他吧。我留给他的宝贝,你,得不到!】

    临死前,七代仍旧深信,宁凡会履行诺言,前来接替他的意志。

    我信他,他一定会来。

    简单的一句,却在宁凡心中泛起了一圈又一圈涟漪,久久无法抹平。

    至于杀帝还说有宝贝专门留下,宁凡找了找,并未在破军星宫找到杀帝所说的宝贝,只得作罢。

    找不到便找不到吧,宝贝,他其实也并不缺的。

    七代的坟,被宁凡建在破军星宫,首级缝回肉身,置入棺椁,一同放入棺椁的,还是宁凡终究没有用光的杀帝玉简,至此尘封。

    并没有风光大葬,只有极少杀戮殿长老,出席了七代的简单葬礼。

    北斗血界千千万万的裔民,并不知道七代的逝去,他们有戮圣天荒剑的剑意守护,这次叛乱,没有丝毫波及到他们。

    坟前,宁凡亲手血祭了一个个叛徒,以此告慰七代杀帝的英魂。

    而后他遣散了众杀戮殿长老,独自一人站在破败的破军星宫,眺望着星宫下方的土地,城郭,眺望者芸芸北斗裔民。

    宁凡想起了当年北斗问道的岁月,对北斗血界,他也有一定的感情,但那感情,显然不如历代杀帝深的。

    他终究不算真正的杀戮殿中人,他终究没有七代杀帝对于此地的故土眷恋。

    但他答应过的事情,便一定会做到。七代既死,则从此刻起,北斗血界,由他宁凡守护!

    “宁大少帝,你…节哀…”身后,忽然传来姚青云的安慰声,她紧紧握住宁凡的手,美目满是担忧,很担心宁凡会因为杀帝的逝去而难过。

    宁凡一诧,摇头轻笑。

    节哀?

    不必。

    对于修士而言,生死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

    古来人杰,又有几个可以真的长生不死?凡人有寿数之限,仙人有大小天劫之限,芸芸仙修,更有数不清的生死危机需要面对。

    若惧了死亡,这道便也不必再修了。

    让宁凡在意的,并不是杀帝陨落一事,就算他为杀帝延命,也只是令杀帝多活些日子,终究还是要消亡的…

    他所遗憾的,只是杀帝死得太过痛苦,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却被视如亲子的人背叛,临死之际,该是何等的凄凉…

    “你没有和其他长老一起离开?”

    “嗯,我有些担心。”

    “担心我?放心吧,我并没有多么难过,我与七代交情其实并不多深,维系在我和他之间的东西,只是恩,只是承诺…所以我才有些感叹。叛徒,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宁凡笑道,抚了抚姚青云的青丝,脑海中想的,却是曾经阴墨背叛紫斗仙域的事情,才间接导致了紫斗仙域的覆灭…

    姚青云面上一红,左右看过没人后,才任由宁凡继续抚摸,她抬起头,却又对上宁凡黑若深潭的目光,不知如何,就想起了当年六欲仙王洞府内,二人疯狂的一幕幕,那时候,宁凡的眸也是这么幽深…于是,她可耻地脸更红了。

    鬼使神差地,对宁凡低声道,“小家伙,我不会背叛你。”

    “嗯,我当然知道你不会背叛我,你的身体一向很诚实。”

    “那宁大少帝要不要来我洞府坐坐,试试我诚实的身体呢?”姚青云没好气地白了宁凡一眼,她在说正经话,宁凡却在打岔!

    说起来,她还是很责怪宁凡将他们的关系公之于众呢,此事已传开,她日后在其他长老面前要怎么抬头做人!现如今,整个杀戮殿都传遍了,身为长老的她,身为舍空强者的她,曾经老牛吃嫩草,霸王硬上弓,硬上了当时修为尚低的宁凡,简直没羞没臊…

    看这可耻的流言,传成了什么样子!

    不过这也难怪,当年她修为远远高于宁凡,外人当然不会相信她才是被硬上的那个!谁又能想到,当时她欲毒发作,意乱情迷,胡言乱语,任由宁凡揉捏…结果就被宁凡硬上了,她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此刻邀宁凡去洞府,说的可都是反话!她已经打定主意了,短时间内绝不和宁凡有任何啪啪啪的行为,长期的话再说…反正短期之内,她不想被人捕风捉影,传出更多流言。

    “也好。我最近诸事不顺,正有些烦闷,需要好好释放一下,稍后我便去你洞府找你。”宁凡深深看了姚青云一眼,笑道。

    “你真的要来?咳咳咳,这不好,真的不好…我们…要注意影响!”姚青云一本正经道。

    “嗯,特殊时期,确实应该注意影响…”

    宁凡点点头,仿佛认同了姚青云的观点。

    这让姚青云微微松了一口气,又隐隐有些失落。想想也是,七代陨落,八代继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宁凡处理,他当然没有时间和自己厮混的,他只是说笑,并不会真来。

    不来也好。

    宁凡在东天强势崛起,已不是当初弱小的小小命仙,再见宁凡,姚青云内心其实也有一些复杂,一些忐忑,一些患得患失,一些自卑…总之,她其实还不知道,未来的日子要如何面对宁凡。

    还要不要和宁凡保持*关系?

    她又该如何称呼宁凡呢?

    她其实更爱称呼宁凡为小家伙,可宁凡无论殿内职务,还是修为,都已不能再这么随意称呼了…

    曾经,她是舍空,是长老,宁凡是命仙,是弟子。

    如今,她还是舍空,还是长老,宁凡却是万古老怪,是少帝,是未来的八代杀帝…

    更有甚至,她需要仰望的碎念老怪,万古仙尊、仙王,在宁凡眼中简直就是尘土!

    或许,她和宁凡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还是保持一定距离的好…

    于是,姚青云带着几分小怅然,离去了。

    她发誓,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儿女情长过!

    可惜,当晚,她心中的小怅然,就全部变成羞愤了。

    这是她的洞府是吧!

    这是她的贵妃榻是吧!

    谁能告诉她,她不过是在贵妃榻上半倚小睡,宁凡怎么就压在她身上剥她的衣服了!

    “少…少帝大人,你…你干什么!住手!影响不好!这里不行,不要摸!”

    “放心,你的婢女、洞府守卫,都中了我的幻术,今夜之事没人会知道,更不会传出任何流言!”宁凡一副‘我安排得很周到你只管放心’的口吻,开始对姚青云深入。

    姚青云羞得无地自容,她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宁凡这么无耻的!

    说好的注意影响呢!

    说好的暂时和她保持距离呢!

    呃…宁凡好像没说要和她保持距离…

    脑海中还欲胡思乱想些什么,却很快被潮水般的冲击弄得一片空白,想要羞骂几声,话到嘴边,却都成了细细碎碎的娇吟。

    狗屁的少帝!

    这小家伙,还和当年一样无耻,一样…威猛!啊…太…太深了…

    很好!真的很好!

    是你要撩拨本宫的,既然进了本宫身体,可不要后悔!

    姚青云一个翻身,改将宁凡压住,撩了撩鬓丝,冷笑道,“小家伙,本宫今天不把你榨干,姚字倒着写!”

    宁凡满意一笑。

    这,才是他认识的姚青云,之前那个,太陌生,太拘谨了!

    一夜疯狂。

    第二夜还是疯狂。

    第三夜…姚青云体力不支败阵了,宁凡则神清气爽地走出洞府,叫来姚青云的侍女服侍姚青云,微笑离去。

    一场疯狂,将宁凡心中的负面情绪发泄了出来,心情当真好了很多。

    再看暗族,祸族,杀戮殿,乱古大帝…宁凡已经能够冷静对待,无忧无惧。

    人生很长,何须多虑,快意而行即可!

    刀光剑影,血海尸山,都只是家常便饭,大可一锅烹之!

    乌老八等仆在姚青云洞府外的一块空地上等候,见宁凡终于完事,各个惊为天人。

    整整三天,主子都在办事,可真是持久!什么叫铁血真汉子!这就是了!

    “主子好本领!连续三日雄风不倒,姚主母想必是很满意的!佩服!古来花间高手,小八只服主子一个!此情此景,小八想要咏诗一首,那个,那个…有句古诗怎么说来着,万花丛中一点绿,主子的脑袋绿油油,呃,不对,不是这句…”乌老八一急,说错话了。

    “愚蠢的乌龟呦,那叫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没文化真可怕!”朱二懒得理会乌老八,并背对乌老八放了一个屁以示羞辱。

    乌老八顿时炸了,和朱二扭打一团。

    一旁的鸦天狗嗷呜一声,加入战圈,时而帮着乌老八咬朱二一口,时而帮着朱二啃乌老八一下…

    宁凡摇摇头,无视这三个二货,独自去找冥海仙王。

    也不知与冥海谈了什么,之后便有人带他前往杀戮殿的血牢了。

    血牢的底层,有一把远古封印之剑,似叫做【戮圣天荒剑】。

    宁凡屏退众人,独自进入血牢。当年的他,修为尚弱,需要佩戴先天鬼面才能进入血牢深处,如今则不必多此一举,只凭本身实力,便一路来到血牢第七层。

    第七层笼罩在强烈的血光之中,那血光,是强大到无法想象的煞气,给人以震撼。

    宁凡自问一路走来,也算击杀过仙帝了,面对此地煞气,仍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难怪血牢第七层据说是仙帝也难以进入,果然不是虚言。至少此刻的宁凡没有灭神盾护体,便不敢擅入其中。

    隐约中,他能感受到第七层无边血光中,有着一道极为凌厉的剑意存在。在他踏入此地的一刻,那剑意便锁定在他身上,仿佛一旦他有任何异动,便会将他斩杀于此!

    可惜,宁凡仍旧看不到血光中封印之剑的影子。

    当年他也没有亲眼见到,只是从五个剑灵小丫头口中听说的。

    【你,是七代选择的少帝…你,又来了…】无边血光中,竟有一道声音,在和宁凡对话!

    这是宁凡使用万物沟通能力后,才听到的声音,从前的他,听不到,其他人,同样听不到!

    “嗯,我又来了,杀戮殿八代少帝宁凡,见过前辈。”宁凡朝着无边血光一抱拳,对那封印之剑,选择以前辈相称。

    【你,竟能听到我的声音?原来如此,你是…废神灵…】那声音有了诧异。

    不待宁凡言语,那声音又道,【你来此地,是为了继任八代一事?】

    “是。”宁凡答道。

    历代少帝继位,都需要先获得远古封印之剑的承认,也因如此,宁凡才会来到此地。

    当然了,其他少帝是无法和远古封印之剑直接沟通的,需要焚香祷祝,祈求此剑认可。

    宁凡不必如此,他可以直接对话的。

    【那么,你做好接受我一生感悟的准备了么?】那声音又问道。

    “准备好了。”

    宁凡言罢,盘膝于地,双目闪烁起璀璨青芒,黑发无风自动。

    【居然是…天人第二境。七代真是找到了一个了不得的怪物…若是你,或许能从我这一生道悟当中,获得不同于其他杀帝的领悟吧。】

    咚咚!

    咚咚!

    咚咚!

    血牢第七层,忽然有了诡异的心跳声传出。

    那心跳声回荡天地,与乱古大帝当日引发的心跳极为类似,但又有所不同。

    血牢第七层的诡异心跳,不是一个,而是…数十个!

    在远古封印之剑的控制下,那数十心跳声没有传出血牢,只在血牢第七层回荡。

    只有宁凡能听到那数十心跳声,只有宁凡,能察觉到那心跳的可怕!

    这数十心跳声,无一不是七窍古神才能拥有的圣人级心跳声!

    浩瀚的古神威压在此地回旋,使得宁凡内心狂跳难止,其心跳频率,几乎只一瞬间,便被对方数十心跳所同化!

    【北斗尘劫灭,残兵化帝,戮圣天荒,生夺天之念。仙皇三千印,始悟七印,炼天为掌,化掌成印。横扫紫仙,败尽北帝,难敌墨重,舍夺天之念,立殿杀戮,号令星河,守裔血界!】

    【我名戮圣天荒,二代之后,无人知我名,亦无人知,我除了身为一把剑,更有另一身份,为初代杀帝!】

    【你守卫杀戮殿的一战,我全部看在眼中。你,不错!我很少会信任紫斗仙修的后裔,而你,是极少的例外。】

    【你所听到的四十三个心跳声,皆是我从天荒战场之上,搜集而来的圣人心跳,每一个心跳,都有圣人感悟遗留,每代杀帝,只可从中选取一个体悟,多则道崩。】

    【七代从中悟到了掌位之路,六代悟到了仙灵武技,五代悟的是御兽仙法,四代悟的是神行之秘,三代悟的是仙火宗的绝学,二代悟的是空间岁月妙理…你,会悟到什么,我很期待!】

    远古封印剑,没有再和宁凡说话,便是说了,宁凡也没有心思去听。

    此刻他的耳边环绕的,全部都是圣人级心跳声,每有一个心跳声入耳,眼前必有一幕幕鲜血淋淋的画面出现。

    那些画面中,有着一个又一个圣人,在战场厮杀,直至战死…

    宁凡努力维持内心的平静。

    此刻入耳的圣人心跳声,纷繁错杂,但随便一个心跳声,于他而言都有莫大好处。

    少帝继任杀帝,其中一个好处,便是可以得到远古封印剑的奖励,选择一个圣人心跳聆听,可从中获得莫大感悟。

    若非继任杀帝有诸多好处,宁凡当然不会走这些形式,更不会贪图八代杀帝的虚名。

    咚咚!

    一声圣人心跳入耳,宁凡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是一个圣人踩着极光,飞天遁地的画面。

    那一幕,似乎是极为高深的第三步遁术…

    咚咚!

    不待宁凡看清这遁术,另外一声心跳挤入耳中,使得宁凡脑海中,出现了另外一幅画面。

    画面中,一个圣人弹出一粒微尘,便镇死一个远古大修,那一幕,有着说不出的惊艳…

    咚咚!

    画面再变,是一个圣人呼出一口青气,化出三具不死不灭分身的一幕…

    咚咚!

    画面不断改变!每一幕画面,都有着说不出的玄妙,但每一幕,都很难看全,才刚刚看到一点,便会被其他画面打断。

    宁凡有些明白了,为何每一个少帝只能选择一个心跳去听。若是多选,则不同画面会来回切换,使人无法看全,无法完美体悟。

    “冥海给我的玉简有言,若选定其中一个心跳,可将其标记,并施法请求戮圣天荒剑抹去其他心跳声,如此,才可专心去听唯一选择的心跳…”

    “每一个心跳声中,都包含了无上感悟,随便一个都能让我实力精进,但,我有一事不明…”

    “我所听到的圣人心跳声,明明是四十七个,为何戮圣天荒剑告诉我,是四十三个…”

    “多出的四个心跳声,是我听错,还是…另有缘由!”